2020年5月25日 星期一

甘棠燒鵝:窮L台北之友燒鵝聚



圍內的窮L台北米芝蓮團友,見疫情稍為穩定下來,終於可以來個遲來的「開年局」。

知性又時尚的GH,提議去南華會的甘棠燒鵝,眾人贊成,因為除了她之外,沒有人去過。

限聚令只可以一枱八人,本來我們有九人,要分兩枱坐,但GH作為始作俑者,當晚竟然未能出席,最終我們一枱過,不用麻煩。

屈指一算,已經有二十年沒踏足過南華會半步,甘棠燒鵝位於二樓保齡球場內,入場先要量度體溫,再填張健康申報表;這間飯店由鏞記的後人開設,特別請來當年飯店的燒味師傅坐陣。

他的名字叫馮浩棠,而鏞記創辦人姓甘,所以稱之為甘棠燒鵝。




開瓶費收$100一支,沒人帶酒之下,我們只飲啤酒與可樂,燒味要預留,小炒到時叫也可,見到有不少客人,應該是南華會的會員,一身運動裝束,吃碟燒味、小炒,沒有鏞記的那份氣派,相對比較輕鬆。

鏞記後人近年開支散葉,甘牌燒鵝成為米芝蓮一星,但我在開業初期時去過,水準很普通,及後已成為了遊客熱店,未有機會再訪;天后的甘飯館,其燒鵝水準較前者好,但已經在上年結業。

這次的甘棠聚,我是滿有期望的。



金錢雞的特別之處,冰肉與雞肝之間,夾著一粒馬蹄,在座的窮L,無不感到新鮮,傳統的金錢雞,大塊叉燒加晶瑩的冰肉,與及膽固醇同樣超標的雞肝,簡直是邪惡軸心;我想師傅將馬蹄融入金錢雞裡面,大約是藉著其爽甜,來平衡它的肥膩。

總好過用秀珍菇來代替雞肝吧。



中環老店 - 陳意齋的其中一款名物:蝦子紮蹄,也可以在此品嚐到。



鴨腳包與金錢雞一樣,屬於懷舊美食,近年開始有飯店復刻,功力紮實,腸衣包著叉燒、雞肝、鴨腳,先醃後燒,上枱切件,又是重口味之友的至愛,當晚沒有Pinot Noir,配啤酒也不失興致。



皮蛋酸薑是鏞記的A must,這裡就要另外叫。



有人想吃鹵水拼盤,便叫,鵝腸帶點肥膏,爽脆中帶著油香,鵝掌好送酒。



豉椒炒鵝腸則是惹味的版本,香氣十足熱辣辣,個人始終覺得,鵝腸可以肥一點就更好,像當年在太子珠江酒家,肥膏逼爆的滋味。



第一位主角出場 - 甘一刀叉燒,上桌時,眾人嘩嘩聲。

名符其實地燶邊,燶到有點過份,充滿燒烤與蜜味香甜的外表,裡面的肉質,鬆軟到不得了,味道香甜有肉汁,應該叫碗白飯。



飯店剩下兩份鵝紅,也送在我們的肚裡,軟滑得直搗喉嚨。



K小姐想吃大蝦粉絲煲,水準正常,蝦肉新鮮不霉,粉絲乾身且索味。



終極主角 - 賣相像海龜的原隻燒鵝,賣$580一隻,聽說師傅用72刀斬成如此磅礡的賣相,你亦可以說它正在振翅高飛,皆因鏞記的飛天燒鵝,聞名全世界。



上桌時再淋上秘製鵝汁,眾人已經急不及待,有人要鵝髀,有人要鵝背,有人正在猶豫上莊定下莊,眼見燒鵝皮較挺身,與當年鏞記的軟皮鵝有點分別,一咬,鵝油與燒烤的香味雙管齊下,皮下的鵝肉味道濃郁,質感鬆化可口,要與鏞記相比,只欠了一把炭火。

在有限的資源下,能夠做到昔日的八、九成水準,已經很了不起。



薑汁芥蘭作為當晚的綠葉,也稱職。



最後再追加了炸大腸,香口惹味,脂香豐腴。



陳皮炒河在鑊氣之下,散發出淡淡陳皮香,感覺沒有干炒牛河般重,但食味亦不輸蝕。



鵝油撈麵的敗筆之處,在於鹼水味重,未能展示鵝油香。

恰巧遇上認識的酒友,在隔離台搞酒局,還請我飲了幾杯,我沒有甚麼可以回敬,甚為慚愧;他們吃的不是普通的燒鵝,而是琵琶鵝,沒錯,是琵琶鴨的近親,只是由鴨變成鵝,我真的沒有想過,可以用鵝肉來彈琵琶。



這道賣相霸氣逼人的琵琶鵝,是我們下次再訪的理由,可以嘗試搞兩圍,當然要等限聚令完全解除之後。

甘棠燒鵝:銅鑼灣加路連山道88號南華體育會1樓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