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6月18日 星期四

鮨.齋藤Sushi Saito:三人包房Omakase



一切是誤打誤撞,才催生這場飯局。

在炮台山時代冰室吃罷早餐,我與友人K先生,乘坐燒山千金YY的順風車,去中環吃拉麵,不知是誰提起,城中很難訂位的高級壽司店,米芝蓮二星的鮨.齋藤

(一直喺我飲食名單裡面,但係又話要咩咩大代VIP先訂到。)我慨嘆。

(其實又唔難訂嘅,我有辦法。)K先生。

(幾時?我有興趣!)YY附和。

定好日子,訂位的任務,就交由K先生負責,數天後,他說訂位作實,要預先收一半訂金。

(到時千祈唔好放飛機呀!)K先生千叮萬囑。




當日我們訂了中午時間,特別早十分鐘到達,壽司店未開門,我先在對面的酒店club lounge坐坐。



踏正十二點,兩位友人也準時到達,我們安排坐在八人房內,為我們服務的是藤本健一師傅。

望穿秋水的一餐,喝住熱茶,屏息靜氣在吧枱前等待,壽司店經理見我帶住部單反相機,更提供餐巾,墊住放在用檜木製成的吧枱上面,挺細心。

中午的Omakase價錢為每位$1680 +10%,眼見這間房只得我們三人,經理說因為社交距離關係,不接受太多訂枱,如是者,變相包場。

那就可以更加輕鬆,以往去高級壽司店,氣氛嚴肅,拿部相機出來拍照也有壓力,有些更不進拍照,這裡卻沒有甚麼束縛,但也不代表我們可以亂來,起碼,去高級壽司店,請不要噴香水。

簡單不過的道理,你知,我知,單眼佬都知,但其實還有好多人不知。

首先師傅循例問我們,有甚麼不吃,YY說只要刺身,不要飯,我們倒也沒有特別要求。



前菜兩款,肉厚的北寄貝輕輕地用醬油襯托,與紫菜提味,配合師傅細膩的刀功,入口的感覺像水彩在舌頭上化開般優雅,爽脆而帶纖嫩。



烤千葉太刀魚,只是用鹽作調味,吊出其魚鮮,香脆微焦的魚皮之下,嫩滑的肉質,鹹味與魚油香交集。



壽司一共有十貫,由右口魚開始,鮮爽的特質,油份不多,沒有冬日的浪漫,只有夏日傾情;眼見師傅只須用三兩下手勢,握出來的壽司飯,鬆軟得入口即化,調味不強,沒有搶去魚生的風頭,大師級即是大師級。



熊本的小肌,酸度恰當,秀麗不庸俗,纖嫩可人。



石桓島的吞拿魚,先來赤身,外表流露著赤紅熱血的衝勁,但肉質細嫩到不得了,醬油醃得點到即止,沒有過火位,有時在一些壽司店,吃到的偏鹹味道,未致要洗腎但也不爽;醬油與魚香深進壽司飯內,不羨仙。






中拖羅與大拖羅,色香味俱全,尤其是後者,深深地一刀,醬油與魚脂的結合堪稱完美。



晶瑩剔透的魷魚,幼細的一絲絲刀痕,留著鮮甜溶解在口裡的記號。



鹿兒島池魚,K先生說:(呢度嘅池魚,係我食過之中最正。)



質素上佳是必然,微爽的身軀,藏著吃得令人滿咀生香的喜悅,面頭的薑葱蓉閃爍生輝,它的出現,味道幾何級數提升。



壯碩的日本大蜆,塗上甜醬油,鮮與甜交織。



始終最令人引頸以待的,還是北海道馬糞海膽,色澤金黃明亮,用手拿起,一口吞下實在太過浪費,那就與它來個French kiss吧!



滋味也無需多講,試想想你與愛人擁吻之後的感覺,大約是如何?欲罷不能再吻一會,繼續溫柔繾綣下去,抑或若有所失?



仍在懷念海膽的那口甘甜,鰻魚的細嫩標緻,醬油輕輕一揮,也得貪新忘舊。



拖羅碎手卷出場,響起了這頓Omakase將近完結的訊號。




喝過麵豉湯,最後的玉子,是真正的高潮,鹹甜的蛋香,軟滑如布甸,在口腔內搖晃,搖兩搖,心誠悅服。




動彈不得的日子,想念以往想飛就飛的時光,現在去不到日本吃好西,省回來的機票住宿錢,留待振興本地經濟,光顧高級餐廳,接近二千大元的一頓午市Omakase,殊不便宜,但想起東京的總店,實在一位難求,就算你要訂位,隨時要搭上搭一哭二問三上吊跪求,也未能如願。

美女朋友KL得知我與兩位朋友前來,登時詐型,說很想試,當日她剛好在中環上班。

我是不介意再來多一次的,遲些市面回復正常,應該不像當日中午吃得那麼風騷了。

當然,訂到位先講。

鮨.齋藤Sushi Saito:中環金融街8號香港四季酒店45樓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