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6月11日 星期二

六.九,BEYOND,1989,預言,今日香港



上星期日,六月九,我早上如常地上班,收到瓜母電話,說今晚到我家煮飯,煎牛仔骨,煎大蝦,一年都唔知食唔食到兩餐住家飯。

酒櫃有瓶平平地的法國隆河Syrah,配黑椒牛仔骨實無死,但即開即飲,明顯好生硬;瓜弟吃了很多煎大蝦,而我就包辦了大半煎牛仔骨,好送酒嘛。

吃了兩碗飯,即刻去沖個涼,我說要出去,瓜母問我去邊。

(去遊行呀!)我老實地答。

瓜母聽罷,問我去嚟做乜,話我人云亦云,我只簡單去解釋:(唔行唔得!)

我都四張幾,不再是十八廿二,瓜母當然奈我唔何,出門口前,她還給我一瓶自己煲的涼茶,叫我一邊行一邊飲。

晚上七點多,我從灣仔加入,九點多,到達政總,待民陣公佈了遊行人數為103萬後,步行到灣仔坐巴士回家,始終我明天要上班,背著太多包袱,恕未能與年青人一同留守,實在抱歉。



回到家,再喝剩下半瓶的Syrah,經過兩個多小時之後,果味漸趨香甜,而酒身亦柔和了不少;打開CD機,拿張BEYOND在三十年前,剛好是六四之後一個推出的大碟,以前憑音樂去控訴,三十年後,歌詞的內容,卻一一應驗在今天的香港。

//有些人,選擇身體力行,去抵抗社會的種種不公義,有些人,選擇沉醉在這金色璀璨又一天,你在地下抗爭,聲嘶力竭大叫某某下台,我在高高在上的酒店餐廳裡面,品嚐龍蝦生蠔飲香檳,誰會在意身邊一切是瘋癲;以前香港的黃金歲月,我們曾是擁有,曾在午夜沉醉,一切多麼的美好;可惜自從1997年7月之後,一切已往矣,逝去日子,回望已是多麼遠。

近年政府統治漸趨獨裁,用盡方法去打壓異己,總有位去入你,宣誓玩嘢?DQ你,主張自決,DQ你;淘空庫房去作大白象基建,明日大嶼根本是fucking bullshit;每日放150個單程証落嚟,拖低晒生活質素,品味,大媽在公園跳老舞,勾引阿伯一百幾十,妳就賺錢,阿伯就馬上風;打尖插隊排公屋,真正有需要者卻上樓無期,幸運地上樓,分配去飲鉛水的屋邨,還要與那些入鄉但唔隨俗的大陸人為鄰。

面對著如此越來越無理的荒謬社會,我夠想去逃避,但始終過不到自己的心理關口,每天上網看到接二連三的新聞,難平人憤怒。

瓜母,原諒我今天,生果都未食就要出門口,因為有些事一定要做,走到去政總添美道,面前的警察,有如一道黑色迷牆,像要將一切都變灰;六月天的天氣像火般的高溫,燒滾了一百萬人;這刻,想起好友小寶,今早send message比我,四個字:今天不散。

我很想與你同行,真的,也曾懷念當天深夜,在倫敦某處抱緊你。

最終,一個人走到盡頭,踏著步伐,未必能夠闖出新領域,如果,是一百萬人呢?

面對著是歪曲的制度,問那方是我家土?無須多講,香港,我真的愛你。//

希望最後結果像這瓶紅酒一樣,先苦後甜,盼永遠擁有自由。



今晚在政總的朋友,小心。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