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9月28日 星期一

倫敦:冷雨中的陽光@AIDA Shoreditch


英國又爆鑊勁,單日六千幾宗個案,我們親愛的政府,剛把英國列入高風險地區,越是想念這個地方,卻離我越來越遠。

很想在蘇格蘭的酒廠飲威士忌。

很想在愛華頓主場看台上,為球隊吶喊助威。

很想在當地的米芝蓮餐廳,吃一頓盛宴。

以上,本來是現實,現在竟變成夢想。

有些朋友對我說:(你算好彩啦,起碼今年大爆發之前,你都去到台北同歐洲。)

這樣地渾渾噩噩過了七個月,九月尾下雨天的晚上,懷念二月中灑著冷雨的下午,在東倫敦喝過的咖啡。

2020年9月27日 星期日

一個味道一個故事:一切由迴轉壽司開始



如果我是半張廢紙,讓我化蝶。

二十年前的Kenny,根本就是一張廢紙,中五會考只得兩分,出路只有兩條:搵工,繼續進修。

主權移交之前市道還好,讀書不成也能找到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,而Kenny在VTC讀了兩個月房務員速成班,即刻有一間四星級酒店聘用,時為人工八千多一個月。

一向沒甚異性緣的她,讀書時期沒有女生肯與他交朋友,他的長相並不差,但是比較不懂得說話,即是開口夾著脷,嚇怕了所有女同學。後來到酒店工作,職責是一日執成十四,五間房,當時仍有不少日本,美國客人,連同小費,加埋一個月人工過萬,以他的學歷與年紀,兼做正行,不去Nu Life做傳銷搵朋友笨柒,已經很不錯了。

畢業後與舊同學斷了線,Kenny的生活圈子,就只剩下這班爛飲爛賭的男同事,下班後不時一起去晚飯飲酒,同事果然三分親。

2020年9月26日 星期六

龍景軒:市道不景氣之下的米芝蓮三星



四季酒店旗下有兩間米芝蓮三星餐廳 - Caprice龍景軒,有麝自然香,無須做優惠已經一位難求;但酒店業不景氣之下,這段艱難時間,也不得不接受現實。

早前酒店推出折扣現金券,只限指定餐廳的晚市可用,門檻較高一點,所以外界反應不算熱烈,因為不少人選擇取午市捨晚市,皆因價錢便宜一截。

我買了面值$4000現金券,實際上付$2800,月前的晚上,訂了龍景軒晚飯,與家人大快朵頤。

當時限聚四人一枱,我們三個人坐四人枱,變得闊落,環境不多說啦,飯店安排窗口位給我們,純屬意料之外。

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

越發地道河內料理:奧巴馬撈檬更勝牛肉粉


有不少喜歡吃Pho朋友,對油麻地砵蘭街的「越發」推崇備至,尤其是香港人飲食group的網民,大讚這裡天上有地下無, 除了價錢合理兼有水準之外,重點是同聲同氣。

數個月前去到門口摸門釘,方發覺晚市開六點半,對我而言太晚了;上個月就找日下午六時一刻去,見到門外沒有人排隊,原來是食店提早開門,剛好滿座,推斷起碼要等超過半小時或以上,走人。

死心不息,選擇某日放假的下午前往,接近兩點,在我前面仍有兩位食客正在等候,幸好很快便入座。

入門口之前,先量體溫,後用搓手液消毒雙手,兩者缺一不可。

2020年9月22日 星期二

龍蝦吧:酒吧重開第一晚

 



酒吧剛剛在上周五重開,友人B先生急不及待,相約圍內的朋友出來飲兩杯。

原定去尖沙咀某間很型的酒吧,但是有人穿着短褲,有違酒吧的服飾限制,最後轉往港島香格里拉的龍蝦吧

仗著B先生的面子,一行數人沒有訂枱,依然有位坐,鑒於酒吧只限二人一枱,我們要分開坐。

2020年9月19日 星期六

安南:半價二人餐


早前托友人G小姐買了一些海味,趁我放假的日子,相約交收兼吃午餐,地點不是跑馬地就是銅鑼灣。

G:(銅鑼灣啦,我坐小巴出嚟。)

就在小巴總站附近,有不少餐廳選擇,利園內的安南,最近推出的套餐,價錢為$298一位,現在買一送一,看過菜單,差不多精銳盡出。

前一晚致電訂枱,只能訂到午市較後時間,沒所謂,反正我有空。

2020年9月16日 星期三

Page Common:為了Tiramisu



有好幾位朋友,曾經說過尖沙咀柯士甸路的Page Common,其Tiramisu水準之佳,全港數一數二。

不時去借wifi寫文飲咖啡的我,一直沒有為意,以往經常喝latte而已。


一到周末日的黃金時間,酒店門外例牌大排長龍,風雨不改,或許不只是這裡,差不多所有咖啡館也是如此。

(記得五一當日,經過大南街黃竹街一帶,多人到嚇死你。)

早上十一點前來,那就不用等了,但已經有不少客人,現在還好,限聚令放寬至四人一枱,否則,還是要等。

2020年9月13日 星期日

MONO:快樂不知時日過



疫情幾時會完?沒有人知,執筆之時,法國又爆一鑊勁,單日錄得過萬人確診。

以往說飛就飛,現在插翼難飛,new normal的日常,少了娛樂應酬,多了回家自己煮飯,看電影,重拾很久沒聽的唱片,很久沒翻閱的書,也許是在這段艱難的日子一點少少的得著。

還有,一直很難訂位的食肆,這段期間卻如入無人之境,月前在Sushi Saito的午餐,友人輕易訂到位;一行八人在天龍軒晚飯,臨急臨忙在前一晚訂。

預計今年度至明年頭半年,應該不能外遊,本來用作旅行的錢,變成振興本地高級餐飲業。

上月尾,友人N小姐在中環MONO訂了四個位午餐,問我有沒有興趣。

現時約人很容易,基本上除了上班的日子,其餘時間都有空,只在乎我有沒有興趣而已。

2020年9月10日 星期四

後生仔海南雞1998:女人街的海南雞


後生仔,又不一定要傾下偈,吃個海南雞飯也行,最近在女人街近登打士街的一段,有間新開的泰國菜館,掛著後生仔排頭,賣海南雞。 

「後生仔海南雞」,後面加了1998這四個數目字,大約推斷是這裡老闆的本命年? 屬實的話,果然後生可畏也。

2020年9月8日 星期二

Xuân:同舟人誓相隨食碗Pho



數個月前在某場公開活動,經友人KH介紹之下,認識了越南大廚John,當時他向我透露,將會開設新餐廳,到時希望我來試試。

不久,限聚令再度收緊,個半月時間晚市禁堂食,待稍為放鬆的日子,才再作安排。

Xuân,位於灣仔聯發街的越南餐廳,較早時間友人N小姐曾經到訪,在其Facebook大讚這裡的Pho,全港第一。

美女朋友KL見狀,即刻留言表露想試的意願,不如就一起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