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3月28日 星期二

Foam Bar & Restaurant:界限街的自家釀製啤酒



相約文青朋友YH晚飯,這一餐可說是望穿秋水,因為等了我足足兩個月。

(真係要約個時間晚飯,順便分享一下,之前我睇完妳兩套主演嘅話劇,一啲感想。)約人都要有個理由。

她是不折不扣的啤友,約會地點當然可以沒有飲品只有啤酒,有一間我想去很久,全港少數會自己釀啤酒的Foam Bar & Restaurant

餐廳地點位於界限街,對我當然不是甚麼一回事,對YH就有點難度。

部落客生涯原是要圍爐取暖?



時光可變,世間可變,地球在轉,快如閃電。

身處一個自媒體的圈子,由以往在blog寫文,經營專頁,到經營Instagram,拍片,又要剪片,好像行慢一點,都會脫節,被後起之秀蓋過。

上星期Wine dinner後,與同行的年青飲食記者,一起行去搭車途中,討論過這個問題。

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

瘋鳥:夢了,瘋了,倦了



由土瓜灣沿著界限街,再穿過大坑東,石硤尾,本來以荔枝角為終點站,可惜狀態不佳,去到三公里已經有點支持不住,最後在東京街停下來,全長4.5公里。

唉,我是否操過籠?抑或要真的調節一下?

長沙灣一帶不愁沒有地方午飯,可以吃大碌竹壓麵,可以飲茶吃點心,亦可以吃碗黃鱔米線。

忽然,想去咖啡館,長沙灣近東京街一帶,有咖啡館嗎?

有,在順寧道。

在友人E小姐的Instagram,看到她在名叫瘋鳥的咖啡館,吃過一頓不錯的晚餐。

這個舖位都幾邪門,由嗱渣街開始,沒有一間做得長,斗膽在舊區開設咖啡館,不得不佩服店主藝高人膽大。

或者,他像店名一樣地瘋鳥。

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

蘭芳園:台灣人的Top 20香港美食之耐人尋味



當看過較早前,某台灣旅遊網站,公佈台灣人心目中Top 20的香港美食。

(唔撚係掛。。。。。)

這是我第一個反應。

台灣人來到香港,喜歡吃甚麼,其實我略知一二,近年接觸過不少台灣朋友/讀者,他們來香港旅遊,有好幾個地方是必去:

澳洲牛奶公司(下稱澳牛)
蘭芳園
翠華
金華冰廳
鏞記
添好運
九記牛腩

順理成章,以上七間食店,皆打入Top 20。

個人而言,只會推薦金華冰廳(當然是菠蘿油,千萬不要點碟頭飯,簡直是災難!),澳牛還可以,其他真的算鳩數罷。鏞記由同室操戈開始,水準直線下跌,九記的湯頭越來越庸俗,早已與它一刀兩斷,翠華的價錢直頭離地,台灣人不覺得貴嗎?

排第一的添好運,由拓展業務開始,再不是以前只是小店時代的添好運,今天依然拿米芝蓮一星,是飲食界的一大奇聞。

早前友好李聲揚,已經在他的網媒專欄,表露出震驚之情,在此不再花時間說太多,今篇文章的主角,排第三的蘭芳園,與添好運的case一樣,分店越來越多,但水準則成反比。

2017年3月22日 星期三

Emporio Antico:原裝入口的高品質



高級食材供應商Country Fresh,早前在灣仔商廈開設Emporio Antico;一間既售賣高級食材又與名廚合作主理的餐廳。其實城中大多高級餐廳,包括四季酒店、文華東方酒店、麗思卡爾頓酒店,米芝蓮三星餐廳Bo Innovation8 1/2 Otto e Mezzo Bombana,皆沿用Emporio Antico提供的部分食材。Emporio Antico家族早在上世紀三十年代已經在澳洲開展銷售新鮮食材事業,多年經營建立了良好聲譽,更得到澳洲政府嘉許,被授予Australian Export Award for Outstanding Export Achievement之榮譽。

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

Angelini:生日2017之我在窗前等你



今年我的生日飯局,想見的人最終卻沒有出現,其中一位,就是九龍香格里拉酒店的C。(沒錯,是小鎂)

她在開局前數天,才回覆我未能出席,殊為可惜。

C:(不如過嚟我度食返餐啦,Angelini啱啱推出新菜單。)

我:(好啦。)

放假的平日中午,天色陰暗,偶然還耍雨粉,坐在Angelini's,喝著礦泉水,期待再見她一面。

C:(你幾好嘛?)

我:(唔係咁好,你睇出面個天?)

哈哈,用天氣作開場白,好像很久沒試過。

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

Main St Deli:留得身體在,那怕無Reuben吃?



朗廷酒店旗下的美國餐廳 - Main St Deli,一向走大件夾抵食路線,最近開飯網推出的折扣優惠,平日二人起可享有七五折,便宜得令人發笑。

可是,一個人來的話,就無福消受,不過拿著朗廷餐飲會藉卡,照舊有八五折優惠。

這天晚上要到調景嶺看舞台劇,捧文青朋友YH場,一早知道那區是美食沙漠,下班後,心血來潮,來到Main St Deli。

雖沒有像樓下波士頓人,一別十年的久別重逢,但對上一次來,差不多五年前,我在這裡有過一段甜蜜回憶,如今驀然回首,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