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4月4日 星期六

倫敦:全球唯一迴轉芝士吧@Seven Dials Market



插翼難飛的日子,特別想念隨性而飛的時光,現在只能藉著寫遊記,當自己去一趟旅行好了。

上年十月,與好友小寶在Covent Garden的最新飲食熱點:Seven Dials Market,匆匆吃了個意粉,飲了杯啤酒,然後,我就趕住出機場,乘搭當晚的航班回港。

見到地下的迴轉芝士吧,只能說聲時不予我,心想下次要來補中。

就只是相隔不到四個月,終於再訪這個以香蕉作標致的美食廣場,在倫敦的第一晚,即刻來吃芝士。

2020年4月1日 星期三

堅石燒:疫境下鋸扒



本來,這一晚我計劃約幾位朋友,去某間最近備受爭議的冰室晚飯,結果被朋友當我發噏風。

(唔好啦,我之前瀨過兩次嘢,事不過三呀。)友人質疑我是否靠害?

窮L admin F先生,提議去燒山地頭,時代冰室堅石燒

有人想吃牛,就堅石燒。


2020年3月29日 星期日

回顧三月,我去過的黃店



話就話踏入三月中,疫情進一步惡化,很多人也不敢外出,截至今日,原來我在這個月裡面,已經光顧了超過二十間黃店。

(有啲係眾所周知的黃,有些就大眾覺得係黃,但對方一直沒有承認或否認,深淺級別,留待閣下去衡量。)

我並非說自己很勁,很有堅持,期間我還會去一些中立的餐廳的,但以比例來計算,黃店是一面倒。

2020年3月28日 星期六

兩姊妹涼皮有限公司:立食粉皮



林奠昨晚公佈抗役新措施:餐廳只限最多四人一張枱,每張枱要有1.5米距離。

消息一出,我的Facebook隨即被洗版,謾罵之聲不絕於耳,大家都想,為何當初不封關?若然真的要抗疫,可以強制食店停業,但政府要作出補償。

現在不斷搞小動作,無非想令到食店因為生意大跌而自行結業,到時關人隱事,想到這一著,好絕。

有些仍然好生意的黃店,影響最大,看它們的專頁,有網民提議不如做外賣頂住先。

並非每間餐廳的菜式,都可以做外賣,比如omakase,天婦羅之類,而且外賣質素難以控制,若在家/公司或其他地方,吃罷感覺不適,可以怪誰?但最近的確有不少地方,增設外賣服務,某些酒店更紆尊降貴,破天荒推出外賣,也不理是否降格不降格,總之捱過這段疫境,才算。

太子邊陲位置的柏樹街,有間主打涼皮、擔擔麵的小店,一直以來都支持抗暴運動的示威者 - 兩姊妹涼皮有限公司,只做外賣,每次在黃昏時間經過,生意好到不得了。

2020年3月24日 星期二

金芝龍:黃金芝士撈烏冬



武漢肺炎的毀滅性攻擊,無人可以獨善其身,餐飲業叫苦連天,以前就有句話:(高級high嘢,低級就撈嘢),現在就冚家high high high撚晒嘢。

除了某幾間黃店,憑著高品質的出品,或某間被外界譽為黃色酒店的中菜,憑著點心減價的優惠,依然其門於市之外,其他大部份,正處於捱打狀態;說實話,現在時勢,黃袍加身並不是免死金牌。

最近不時收到我的follower傳給我的訊息,內容是一堆告急的黃店,希望藉著我一點影響力,可以盡點綿力去推一推;看過名單,恕我真的沒有三頭六臂兼兩個胃,只能選擇光顧一些我自己比較有興趣的黃店。

深水埗汝州街的金芝龍,看個名都知道,大約與芝士有關。

2020年3月22日 星期日

夜館:酒在瘟疫蔓延時



在酒圈叱吒風雲的友人池兄,最近經常在他的Facebook,分享一間在深水埗,新開不久的居酒屋 - 夜館

上星期他約我,窮L admin F先生,清酒界T先生,經常去武館的部落客潮童焗飯,與及霸氣逼人的部落客凌影,在此來個男人飯局。

我問池兄:(間夜館其實係咪你有份?)

池:(梗係無份啦!)

2020年3月20日 星期五

倫敦:遇上立陶苑餃子@Brick Lane Upmarket



住在Brick Lane,不愁飲食沒選擇,周末才營業,位於Vintage Market旁邊的Upmarket,是其中一個cheap eat的地方。

當日晨早走去Hackney飲咖啡,再搭巴士去Borough Market吃生蠔,本來出發之前說過不會再去這個市場,但最終因為生蠔癮起而破戒;然後行去London Bridge坐巴士回Liverpool Street,經過見到有TK Maxx,即刻下車,手痕買了一件西裝外套與白恤衫,加埋也不用50鎊。

行回去酒店途中,見到Brick Lane Upmarket很熱鬧,好奇之下便入去看看。

2020年3月19日 星期四

心燒食堂:燒酎周末夜



相隔六年,再次到訪心燒食堂,上次是我的生日飯,今次也一樣,不過由文青女生,變成一皇四后的局面。

美女朋友L說要同我慶祝生日,地點任我揀,她訂枱。

(黃店啦,就心燒食堂啦。)我隨口說。

後來她再召喚三位女生,造就了這晚黃色架步生日飯局。

2020年3月16日 星期一

合利潮州粉麵:黃色筋腩加墨魚鬚



少數在黃色經濟圈裡面的粉麵店,新蒲崗的合利潮州粉麵,以前我在附近,光顧成記數次,手拉麵小廚亦去過兩次,這間區內老牌麵店,因為它是黃色而上門。

在新蒲崗上班的友好部落客YFL,不時來這裡午餐,評價正面,有些老友就已經光顧了很多年,說水準穩定,勝過某些名店。

門面貼上尋人啟示,有人自稱發燒,走進麵店搞事,我想大約一切都是藍絲的套路,收錢做嘢,文宣較其他黃店低調,但只要肯貼肯表態,已值得去支持。

2020年3月15日 星期日

肥後屋:甜在瘟疫蔓延時



今年生日很高興,因為好友小寶在我身邊。

記得上年他的生日,我們在西倫敦的米芝蓮一星餐廳 - Harwood Arms吃晚飯,當時我還問他:(下年我生日果陣,你會唔會喺香港?)

他沒有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。

因為今天真的不知明日事,這時候在倫敦,或許因為一個決定而回來,又或許回來之後,因為一些事情而暫時留下。

總之,他能夠陪我過生日,已經心滿意足。

當時我又說過:(如果到時我生日你在,不如去間黃店慶祝?)

名單上有不少餐廳想試,今次選擇了銅鑼灣信德街,需要預約制的居酒屋 - 肥後屋

很多人拿它與台北吃鰻魚的肥前屋相提並論,一前一後,然而其實兩者是並沒有關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