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9月20日星期六

永華麵家:第一最愛雲吞麵



雲吞麵與政治,宗教,根本扯不上任何關係,但是,當一談起雲吞麵,激烈程度並不下於維園阿伯。

當我讚麥奀的細蓉,擁護拳頭沾仔的你,即刻走出來大罵麥奀又貴又細碗,羊牯才甘願上釣。

當我讚沾仔的拳頭,懂吃的你們,即刻衝出來恥笑:(呢啲基因突變的雲吞你都話好食?舌頭是否弱智嗎?)

先則口角,繼而。。。。幸好,還未試過因為一碗雲吞麵,而發生流血事件。

2014年9月19日星期五

格拉斯哥:一個人吃生蠔 - Rogano



今次艾雷島之行,最遺憾的,除了不能走盡八個蒸餾廠之外,還有沒有品嚐到生蠔!

我也覺得奇怪,為何生長水遠來到這個小島,連生蠔也不吃一顆?我住在Port Ellen,這邊的餐廳,是沒有生蠔供應。

那可以去Bowmore的一邊呀。可是,晚上的艾雷島,交通極不方便,黃昏後的巴士停駛,到時只能坐的士,但是,整個島只得數部的士。。。。

當我坐渡輪,再轉巴士,歷時五小時的旅程,回到格拉斯哥後,第一件事想到:(我要吃生蠔!)

2014年9月18日星期四

湯品小棧:信心燉湯



大角咀的食店,有不少臥虎藏龍,單是富多來商場一帶,已經是兵家必爭之地。

本來,這晚想一試區內人氣的小籠包店,不過,路經這間小店的門外,看見其宣傳旗幟,寫明絕無味精,絕對健康。

他的名字,叫做湯品小棧,英文名叫Soupreme,似乎對自己的出品,非常有信心。

當然,有信心是好事,還是那一句,要試過才能証實。

2014年9月17日星期三

759雲吞麵:阿信的故事



759阿信屋,是近年香港另一個傳奇。

超市霸權當道之下,阿信屋的出現,像大衛打到哥利亞的橋段一樣,逼到大型超市透不過氣,更惹來超市霸權向可口可樂施壓,禁止向阿信屋供貨。

失了可樂,但贏盡民心,阿信屋,已成為對抗霸權的英雄。

零售的食品種類,像分店一樣越來越多,連西班牙原隻風乾火腿也賣起來,開始有點與當初的定位背道而馳。。

今天,踩過界進軍飲食業,在長沙灣村開設第一間以759為名的食店,759雲吞麵

HMV kafé :等一個人咖啡



以前的HMV,怎會是這樣子?現今賣耳筒不特止,更開設生活概念店,兼營咖啡館。

時代不斷向前,仍堅持單一賣雜誌,唱片的話,老早執了九世,我又問問大家,你們上一次買CD,在何年何日?

這天的黃昏時份,在中環HMV獨處一隅,看著Bjork在椅背,桌上的Zero 7黑膠碟。

腦海不斷想著,寫一篇有關HMV廿載情的文章,但不知怎樣下筆。

2014年9月16日星期二

Mistral:讓一切隨風



十二年前的某一夜,在尖沙咀海景嘉福酒店,旗下的意大利餐廳,海風餐廳,吃過當時覺得最好吃的龍蝦意粉。

開心的東西,要專心記起,那些不快回憶,我選擇性失憶,現今回想起,為何我沒有拿走龍蝦碟?(註:當客人惠顧龍蝦意粉,可獲贈龍蝦圖案碟一隻。)

哈哈,你問我會否舊地重遊?我當然想啦,可是,好像與這裡時辰八字不太夾。

2014年9月15日星期一

皇嘻哈小食:講呢啲?不如食呢啲!



作為一個過氣潮人,最忌被人稱之為MK仔,偏偏,很多生活上的必需品,例如球衣,唱片等等,非要到旺角不可。

你要極力擺脫MK仔?除非你不食人間煙火吧。

哈哈,在骨子裡,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內裡潛在著MK的基因,原來我有很多第一次,都是在旺角裡面發生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