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9月30日 星期五

穴蔵ANA Gura:又一城的Omakase



一連七篇台北食記,是時候稍停一下,日前E小姐約我吃Omakase,地點在又一城,新開不久的穴蔵ANA Gura

六年前曾訪中環店,主打天婦羅,水準甚高。當時的天婦羅師傅Eric,年前蟬過別枝,為吟彩效力。

而這間ANA Gura,走高級路線,晚市的Omakase,每人過千起跳。

(嘩,咁都過千一個人?)當初,我的確抱著懷疑態度。

交通出現了一些狀況,遲了少少到埗,一個箭步衝到吧檯前,打個招呼後,先用毛巾抹抹手,喝一口茶。

很久不見貌似吳若希的朋友C小姐,自然地問她:(近排點呀?工作忙嗎?)

C:(唔好再話我似吳若希啦,邊忽似呀?)

我:(哈哈,我都係人云亦云,聽人講㗎咋。)

2016年9月29日 星期四

台北:再戰延三夜市




Mikkeller喝過兩杯啤酒,時間還早,又是時候晚飯,台北友人老許提議去一個他常去的路邊攤。

揮手截停小黃,上車,向目的地進發。

這間路邊攤,位於延三夜市裡面,檔口的黃色招牌,寫著旗魚新竹米粉。

在坐無虛席的檔口前等了一會,剛好有客人離坐,我與老許,與一對台灣年青男女搭檯。

2016年9月28日 星期三

台北:柒到盡頭就是皇家傳承牛肉麵




可能我在Whisky Live喝得太多吧,連航班時間也記錯,下午五時多由台北市中心起程,坐高鐵到桃園。

再看看我張機票的航班起飛時間,為何是晚上九點五十分?

我一直認為自己是乘坐下午八點五十分的航班,今次真的不禁嘆一句:(呢次真係柒到爆!)

一小時在台北,可以去一間咖啡館,先喝杯單品咖啡才上路。既然記錯時間,唯有在先check in,再找點東西吃。

赫然發現曾經在某某牛肉麵比賽,拿著獎的皇家傳承牛肉麵,就在第二航廈裡面。

2016年9月27日 星期二

台北:重口味的古早味@三重知高飯



話說我在日前,上載一張筒仔米糕的照片至Facebook,台中網友T留言:(隔離的知高飯,超強!)

即刻上網google一下,知高飯是新北市三重的名物,聽聞知高二字,與台語的豬腳讀音相近,所以得此名字。

大橋頭筒仔米糕一條橫街之隔,三重知高飯,周日的上午只得我一個客人,其他的,在大橋頭筒仔米糕店前排隊。

2016年9月26日 星期一

台北:遊客止步的早餐@大橋頭筒仔米糕



上年五月在台北的某個早上,胡亂地上網搜尋台北的早餐地點,結果,大橋頭筒仔米糕,名列前茅。

看過地圖,距離西門町不算太遠,乘坐捷運大約十五分鐘左右。(我估計)不如,找個早上來吃個早餐。

一拖再拖,拖到去上個星期五,早上八點多起床,目的只是為了筒仔米糕。

2016年9月25日 星期日

台北:東京頂級拉麵店在中山@麵屋一燈



人在台北最後一天的早上,先在大橋頭吃個早餐,然後再乘坐捷運到中山站。。。

目的是為了由東京開到過來台北,當地排名第一的拉麵店,麵屋一燈

連出名嫌尖的blogger 劍心,也給予東京的麵屋一燈90分的評價,相信台北店的水準,應該相差不太遠吧,畢竟是直營,並非像大勝軒般,跟過山岸一雄就可以掛名開店的濫竽充數。

說起上來,麵屋一燈的創辦人,正是山岸一雄的徒弟。後來自立門戶,受到各方的認證,可說是青出於藍勝於藍。

數月前剛進軍台北,一躍成為人氣熱店,每天只招待280位客人,由早上十一點半開始營業,門外人龍從不間斷。

2016年9月24日 星期六

台北:善導寺站附近的皇家黃牛肉麵



今年台北Whisky Live,在華山1914舉行,位於捷運板南線忠考新生站,與善導寺站中間。

文青常去的地方,這兩天,多了像我們的酒徒,令到整個文創園地,變得熱鬧起來。

好了,喝過不少好酒,連輕井澤也喝過,酒過三巡,熱鬧過後,獨自走到來善導寺站附近,友人D先生推介的皇家黃牛肉麵,吃點東西才回Hostel沖涼。

2016年9月23日 星期五

台北:再訪阿財虱目魚




因為Whisky Live Taipei,所以造就我又一次回到第三個家鄉,台北。

下班後直接出機場,乘坐長榮航空夜機,晚上八點五十五分起飛,十點三十五分到埗。

第二航廈除了由下機閘口到過關的一段路,比較長之外,過關時間極快,完全不用排隊,沒有寄倉行李的我,台幣與電話卡一早在香港準備好,隨即跳上國光巴士,直出台北市中心。

剛好零時十分,到Hostel check in,安頓好一切之後,即刻動身去宵夜。

地點是我兩年多前曾經去過,與我下塌的住宿,距離不用十分鐘腳程的阿財虱目魚

2016年9月21日 星期三

拉麵陳期間限定:超重口味玉葱芝士醬油拉麵




上個月與E小姐在Spoon晚餐,是我與她一年兩度的約會。

交談之中,得知她想試混亂拉麵,不過一直沒有人陪。

我:(下次就約妳一齊去,之前我去過幾次啦!)

一個月後舊事重提,E小姐說今個月沒有空,最快下個月。

日前在拉麵陳的Facebook上見到,他又推出新款,玉葱芝士醬油拉麵,在影片上聽到他的描述,很濃的醬油,正中下懷。

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

倫敦:轉角遇到咖啡館@FIKA London



又一次在Brick Lane,又一次二人共享一個鹹牛肉Beigel,旁人看在眼裡,似是很sweet?

其實,只是我與小寶不太肚餓,一人一個Beigel有點吃力,就是而已。雖然,我都想整個畫面,變成我心目中所想。

離開Beigel店,發現隔離有間名叫FIKA的咖啡館。

當晚,我會去在Old Street附近舉行的Whisky Live,小寶亦有約,如果我倆在Brick Lane的盡頭轉左,沿著Shoreditch方向慢行,半小時之內便到達目的地。

我:(趁仲有時間,不如入去再坐一會?)

小寶答應。

2016年9月19日 星期一

Jinjuu:飛來艷遇蘭桂坊



蘭桂坊的吸引力,的而且確大不如前,由以前型人蒲點,變成遊客到此一遊地點。再沒有以前的高不可攀,著得隨便一點也不敢踏足的高傲。

見到老蘭的象徵,Post97,也敵不過時間的巨輪而退下來,唉,像我輩上世紀末開始蒲老蘭的老鬼來說,沒有甚麼唏噓,只覺得:(呢一日,終於來臨了。)

江山代有才人出,新舊不斷在交替,以前曾在California Tower地下的酒吧,留下過不少腳毛。上年原址重建完成,全新面貌示人,再找不到以前的珠絲馬跡。

California Tower地下,對著蘭桂坊的一邊,有走型格路線的韓國餐廳Jinjuu,由倫敦蘇豪開到過來。

身邊有朋友曾到訪過,他們說水準不錯,並非徒具玩味的三不像,尤其是周日的brunch,$400一個人,任吃頭盤加自選主菜,相對較化算。

難得不用當早班的星期日,本來約了每次見面,都叫她下年選港姐的美女友人L,與我一起走上德忌笠街的斜路。

2016年9月18日 星期日

怡東軒:連中三元得獎菜



今年旅發局舉辦的美食之最大賞,怡東軒成為了大贏家,在四個組別之中,蛋組,蟹組,點心腸粉組,與豬肉組,得到兩金一銀的佳績。

在眾多對手之中突圍而出,主廚黃永強師傅功不可抹。剛在五月尾才品嚐過他的新菜式,以一記碧綠燕液雞荳花,震懾了人心,將雞肉化整為零,做出有如豆花的香滑,不得不佩服其創意。

上星期怡東酒店的公關,邀請小弟再訪怡東軒,品嚐新鮮出爐的得獎菜式。人多好辦事,便拉埋友人陳真,AM730專欄作家J仔一起赴會。


2016年9月16日 星期五

Tivoli意大利餐廳:獨孤一味Carbonara



根據非正式統計,香港的餐廳turnover速度,應該是全世界最快。每個月有很多新餐廳開業,有很多餐廳結業,循環不息。

經營了差不多三十年,或以上的餐廳,已經被稱之為老店,在外國的老店,閒閒地七,八十年,甚至過百年歷史。

公司附近的Tivoli意大利餐廳,推斷沒有三十年,也有廿多年歷史。

初中年代開始學人打扮,每逢周末的節目,就是行街。先由海運大廈出發,再過隔離三越,然後向著新世界中心方向進發,東急,百利商場,最後以恆豐中心為終點站。

由百利到恆豐,經過柯士甸道,當時已留意到這間意大利餐廳的存在。

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

汕頭街三文治大戰



五年前剛由Openrice跳出來開Blog,即刻收到邀請,擔任美食大賞的飯組評判。由早上到下午,要試足五十多位參賽者的作品,你說不辛苦是騙人,但也不失是一件好玩的事情。

風光只在一時,之後數年,旅遊局再無找我上門,雖然近年在這個圈子,叫做有點成績。不過機會與實力,又不一定對等。有些人懂得攀附,交際,就算本身實力只屬三,四流之輩,一樣有機會上大酒店吃免費飯。這個圈子,就是那麼畸形。

早前收到邀請,出席一個三文治比賽,參賽者來自八間餐廳,我的工作是試足八個三文治,從而選出冠軍。

由Crave Magazine、Deliveroo及The Forks & Spoons舉辦的三文治比賽,在灣仔汕頭街Bread & Beast舉行。

2016年9月14日 星期三

蠔的季節,又來了



上年在Restaurant and Bar Hong Kong,海鮮展裡面,初遇Fine De Claire Verte,我稱之為綠邊Fine De Claire。生活在Marennes Oleron內港,在Nantes與波爾多之間的養殖場,其綠色是生蠔吸收海水裡面的藍色矽藻,形成了如此鮮豔的外表,甜美的味道。

今年,在海鮮展再見Huîtres Marennes Oléron,可惜沒有Fine De Claire Verte。

上年接待過我的氣質女生稱:(今年仍未準備好。)

2016年9月13日 星期二

千禧新世界香港酒店The Lounge:鳥語花香的活動工作間



陳慧琳在千禧年說過:有衣帽間再不需工作間。

今日我在千禧新世界香港酒店,新開的The Lounge,心裡大叫:我終於找到理想的工作間!

對我這個背負著每星期三個報章/雜誌專欄,兩個月一個生活雜誌專欄的人來說,隨時隨地都要保持腦部運作暢順。總之一hang機,就仆街。

手提電腦長期與我常在,總之找到有WIFI的地方,就要開工。咖啡館是我時常打躉的地方,尤其是尖沙咀的N1 Coffee,近我公司嘛。

上個月,任職千禧新世界酒店的公關C,相約小弟來到The Lounge午餐。主打一些輕食,與各款花茶,當日試過貨真價實的蟹餅,喝過不少花茶,加上WIFI任用,似乎,我又多一個好地方,給我停下來寫稿。

一個月後,趁飯局前還有空檔,便走過來喝杯茶,直到九月尾,全單八折。

2016年9月12日 星期一

Winstons Coffee:雲絲頓的下午




如果你是與我同輩,或者年紀比我大,見到這個標題,第一時間可能會想起上世紀七,八十年代風行一時,雲絲頓香煙。

家父是一名煙鏟,最高紀錄一日抽五包,(他自稱,而我卻未曾見過)他抽的,是雲絲頓。

小弟直到今天,一根煙也沒碰過,或者是兒時陰影,吸煙危害健康,小學生也知道。

這篇文章,與雲絲頓有何關係?

上個月某個放假的中午,無須做採訪,想找個地方喝杯咖啡,看看書,聽下歌。衝動地跳上101號巴士,由它來作決定地點。

想起皇后大道西,近西營盤站,有間小小的咖啡館,一直想試。

他的名字,叫Winstons Coffee

2016年9月11日 星期日

棠記海鮮小廚:做節大過天



飲食圈的花生,雖沒有酒圈的惡哽,不過密密食,始終對身體無益。

據說某位所謂人氣Instagramer,惹來追隨她的粉絲,緊貼她的飲食路線圖。只要這位IG人去那裡,他就去那裡,連拍照角度也有雷同之處。

結果,惹來抄襲疑雲,那位所謂人氣Instagramer,控訴有人抄她,最終更被專欄作家把此事推上報,若然只看一面之詞,你會覺得這位IG人是苦主。

另一方面,亦有人覺得,這粉絲的行徑,只是對此IG人的一種恭維,信任,相信她的推介,沒有任何企圖。至於拍照的風格嘛,此屬後話。

總之,正反兩方各執一詞,無論如何,我對此人一向有所保留。只要你與她持相反意見,她總會覺得你沒有她般懂吃,沒有她的見識。難怪她在圈內的人緣,比我更差。

既然跟風也被試為抄襲,那麼,這晚我與家人來到三聖村,在棠記做節,豈不是抄襲他人?我的讀者看過我的專欄/部落格文章,而跟著去的話,豈不是我要說他/她們抄我?

不諱言我看過某些朋友,上星期來晚飯,覺得OK才決定過來。

2016年9月10日 星期六

胡同:大紅燈籠高高掛



一向對尖沙咀北京道一號,曾經拿過米芝蓮一星,走型格中菜路線的胡同,抱著懷疑態度。

只覺得是外國人,ABC才會去的地方,做出來的中菜,我們會接受嗎?

想起MOTT 32,路線相若,但我非常受落。

藉著上月尾的最後一個星期日晚上,受邀來率先試餐廳為中秋節而設計的餐單,見識一下。

一踏出電梯,古色古香的氛圍,加上陰暗的環境,在摩登與傳統之間,就是有種強烈的時尚感。

2016年9月8日 星期四

格拉斯哥:Where The Monkey Sleeps@搞鬼的Cafe,難飲的Latte



三月下旬的格拉斯哥,早上只得兩,三度,正如新馬仔拿著乞兒兜,唱著冷得我騰騰震呀。。。

無須鬧鐘也得自然夢醒,回想之前與小寶在倫敦的兩天,在艾雷島的三天威士忌之旅,為何歡樂時光總是轉眼消逝去。

早上八時多,穿上外套出外走走,吃個早餐。

沒有目標地逛,拿著手機的APP,看看附近有甚麼吃早餐好地方。

市中心裡面,發現有一間,名字很搞鬼的cafe:Where The Monkey Sleeps

2016年9月7日 星期三

Qi - Nine Dragons:平地驚一聲辣



灣仔的Qi以川菜為主打,一向低調行事甚少宣傳,結果上年尾拿下米芝蓮一星之榮譽。最近Qi進軍尖沙咀,在北京道的商廈裏面開設其分店Qi - Nine Dragons。Nine Dragons寓意九龍這一點顯然易見,餐廳位於商廈最高層,室內環境以帶着神秘的暗黑作主調。臨近窗前好風光,海景一覽無遺,鳥瞰北京道有種大地在我腳下的懾人氣勢。

2016年9月6日 星期二

COCO:I should COCO



尖沙咀美麗華酒店大員相約小弟,試酒店的COCO新推出下午茶。

見到時間許何,抱著興奮的心情應約,上次在酒店飲下午茶,大約是半年前港島香格里拉,生日前夕的一口巴黎之花。

可是,出門口之際,有兩件事我忘記了。

第一,忘記帶雨傘,天有不測之風雲,去到尖沙咀,下了一場大雨。

第二,這次下午茶是有主題,與貿發局合作,以時裝為主題,當日是傳媒預演,請來一大班真正模特兒,穿上本地時裝設計師的出品,在酒店與甜品之間穿梭。

整件事已經有晒畫面,但是,我只是穿著球衣加短褲。。。

2016年9月4日 星期日

勝香園:再度重遇你



人去茶涼,當你離開一個地方,便自然地漸漸把它淡忘。

三年多前,離開工作三年多的仆街公司,(人工低,福利差,老細衰,仲唔夠仆街?)當我回去拿最後一期薪金的支票,從此與它不相往還。再沒有踏足此地半步,亦沒有與舊同事聯絡,就算在街上碰面,也裝作不見。

可能我不肯埋堆,不大懂與同事發展工作以外的關係,所以我在這間公司的人緣,一向頗差。

連帶當時在公司附近的地方,以前常去,離開以後,從未回頭。

像中環歌賦街的勝香園

2016年9月2日 星期五

Suede廿載情:那些年,我們一起Coming up



友人兼同事阿金,每次午飯時間,皆與我一起坐在員工飯堂,某天,他無啦啦問我:(你有無聽過Suede?)

我:(有呀!你又啱?)

阿金:(有日我執房果陣,見到部電視個MTV台,播著Suede的Trash,好正!聽聞新碟啱啱出咗,不如收工陪我去旺角買?)

心裡面暗喜,身邊的竟是知音人,吾道不孤。

這是一段二十年前的往事,1996年的夏天。

當時,英格蘭憑著地利,在歐國杯去到四強。岩井俊二的情書,只有灣仔影藝戲院上映,一票難求。

2016年9月1日 星期四

霞小飛:火熱動感辣子雞



應該是我平生之中,吃過最辣的辣子雞,記得當晚吃到差點要跑去超市買益力多解辣。

原本在尖沙咀K11商場地庫的霞飛點心拉麵,月前改名為霞小飛,以一系列的川滬菜再戰江湖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