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1月12日 星期一

倫敦:從倫敦泰晤士河畔飄來的啤酒香@Fuller's Brewery



英國人對啤酒的趨之若鶩,早上來杯Morning pint,中午又來一杯佐餐,下班後的酒館,永遠水洩不通;一去到足球比賽的日子,啤酒是球迷們的生命之水;所以不時聽到英格蘭球迷因醉酒而鬧事的新聞,今年世界杯分組賽期間,在英格蘭球迷大力支持之下,單是啤酒的稅收,高達三百萬鎊,去到十六強賽事,英格蘭對哥倫比亞,據報可賣出六百萬品脫啤酒。

今年四月的英國之行,沒有時間北上蘇格蘭,與生命之水緣慳一面,在倫敦停留的期間,反而到過當地有名的啤酒廠,Fuller's的大名,喝慣啤酒的朋友,應該聽過其名字,尤其是他們旗下的London Pride,與Honey Dew,遠在六千哩以外的香港,也可以輕易喝到。

初春的倫敦,雖不太冷但天氣反覆不定,偶然下一場雨,添上點點寒意;我與好友從市中心,坐地鐵到Zone 2邊緣的Chiswick站,跟著Google map漫步而行,大約十五分鐘,終於見到對面馬路,掛著Fuller’s招牌的小酒館Mawson Arms。

這是酒廠之行的集合地點。

2018年11月11日 星期日

兩合:解酒羊腩煲




在酒展喝得有點多,幸好沒有瞓低,當晚沒有節目,散場後坐船到尖沙咀,轉乘巴士回家休息。

去到半路,收到友人S的訊息,問我有沒有空晚飯,地點在紅磡街市的兩合

上年我去過,對他們的原汁原味,肥膏逼爆的鵝腸念念不忘,回家沖個涼換件衫,乘著酒氣赴會。

周五晚上生意好到不得了,訂位也要等,何況沒有訂?已經有不少客人,排列一字長蛇陣等候入座。

2018年11月10日 星期六

蘇格蘭:威士忌跑步@The Dramathon 2018



上月歐洲十六天之行的目標,就是在蘇格蘭Speyside舉行的跑步比賽 - The Dramathon 2018,今次是第二年舉辦。

當外國可以容得下以葡萄酒、威士忌為主題的跑步比賽,我們的香港卻連一個Beer Run都被所謂學者批評,繼而跪低,以往我們的國際視野,似乎由回歸大陸開始,已經慢慢消失;不過,我今次參加的威士忌主題的跑步比賽,只是在衝線之後,才給你三小瓶威士忌,作為紀念品而已,無須一路跑一路飲。

今年初開始接受報名,我即刻登記10K,The Dramathon有分三個路程:全馬、半馬、10K,起點各有不同,但一律以Glenfiddich酒廠為終點。

2018年11月8日 星期四

倫敦:蠔情生日飯@Wright Brothers Soho



今次倫敦之行,適逢好友小寶生日,心裡早已有一堆wish list,但是他遲遲未給我檔期,當一作實,很多都已經fully booked。

包括我心儀很久的The Ledbury,另一間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,在年中遭受祝融上門,因而被逼關閉,要到今年十二月才重開;十幾年前去過的Bibendum,被Claude Bosi接手之後,上年成為米芝蓮二星,要到很晚的時間才有檯,身處有錢人所在的Fulham,米芝蓮一星的Gastropub - Harwood Arms,也沒有檯。

小寶:(我著得咁寒酸,點及得上你?唔使食得咁fancy啦。)

我一直沒嫌他的衣著點點點,我就是喜歡他的隨意率性。

我:(咁。。。食海鮮啦,酒店附近有間海鮮餐廳,上年我去過Spitalfield分店,1鎊1隻生蠔,抵到爛!)

及時在O字頭訂檯app拿到當晚的一張二人檯,Wright Brothers Soho,就在Carnaby Street後面的Kingly Street。

2018年11月7日 星期三

Blue Supreme:摩羅街的比利時啤酒



上環摩羅街一帶,早已被認定是遊客集中地,真真假假的古玩店、地攤,如非這處有一,兩間咖啡館,與兩,三間時裝店,相信像我的本地人,實在難以涉足。

或者,Blue Supreme的出現,一間主攻比利時啤酒的酒吧兼餐廳,會令到大家(啤酒迷為甚)再次關注這條一直被冠以遊客才會去的地方。招牌低調得不太顯眼,一道藍光映照著墨綠色的牆身,開放式的酒吧盡收眼簾;見到每位客人手拿著啤酒,看見吧檯的牆上有不少beer tap handle,旁邊雪櫃擺放著各式樽裝啤酒,我已覺得自己去對了地方。

2018年11月6日 星期二

蝦匠:外強中乾



路過九龍城福佬村道,見到有一間掛著蝦頭招牌的小店 - 蝦匠

能夠以匠一字來稱之,代表其信心十足,令我想起同樣以匠掛帥,尖沙咀的雞匠,不論是海南雞或其他出品,皆很出色,我曾在此部落格撰文稱讚,今年七月亦在這間小店,包場搞飯局,眾出席者吃到直豎姆指,絕非火船充炮艇之流。

這間蝦匠如何?下班後坐多三個站,在九龍城舊機場對面下車,行過來吃碗麵,證實一下。

2018年11月5日 星期一

倫敦:禮失求諸野@旺記



倫敦唐人街的旺記,有很多關於他的都市傳說。

試過有留學生問侍應:(呢度有無cloakroom?)即刻被趕出門口。

試過有人即場投訴出品差,即刻被侍應用粗口問候。

就算外國人也不倖免,upstair!upstair!如不照跟的話就下逐客令。

服務如此地差,依然生意興隆,無他,價錢真的很便宜。(在當地來說)

我第一次去倫敦,時為1999年,當時的她在英國留學,日子一久自然思鄉病發作,某天的中午,我倆便到旺記午飯。

一方面是慰藉她的思鄉之情,有飯到肚是人生的溫暖;一方面是我純粹好奇,來見識一下這間惡名昭彰的名店。

服務,不算很差,有求必應,只是侍應欠缺笑容;食物,還可以,當年的香港飲食文化,未淪落到今天的地步,要作比較,香港出品始終優勝很多。

這二十年來,我到過倫敦十九幾次,但再沒踏足旺記半步,很多人說倫敦無啖好食,若你是一個普通觀光客,跟著旅遊書的大路推介去走,或者會有這個壞印象;若你是像我對美食特別敏感者,總會吃到不少好東西,倫敦的米芝蓮星級餐廳,價錢便宜過香港,質素當然。。。哈哈!

選擇太多,加上人在旅途,沒必要吃中菜,留待quota品嚐當地美食方為上策。

相隔多年重臨,原因只有一個:(好友小寶想吃廣東菜。)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