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

波記燒臘粉麵店:一吻似蜜糖



以前經常去的宵夜店,今日已成為米芝蓮推介之一,西環的波記,由山道年代開始光顧,那時於某間港島區酒店上班,長期當中更,晚上11:30下班,不時坐小巴到西環,吃一頓宵夜才回家。

自從搬出去皇后大道西,反而越來越少機會到訪,數年前得到米芝蓮認證,多了一批大中華客人,偶然看台灣部落客的文章,也有介紹過這裡,掛著米芝蓮排頭的燒臘,他們好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般驚奇。

我們吃慣吃熟,當然沒有那份冀盼,但每次想起這裡的燒鵝/燒鴨瀨粉,又流口水了。

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

彩Aya(西環):城西窄巷的一口沾麵



在元朗發跡的日本沾麵店 - 彩,年前傳出清盤的消息,其後的發展,可以自行google。

上年年尾,麵店老闆砂田先生,去到西環屈地街開設分店,於內街的住宅地區一隅,有傳媒冠以隱世之名。

當今世道,想寫文章去吸引人看,起個靚標題是成功的一半,隱世如叫春,我已經盡量不用這兩個字去形容食店,除非真的是很難去,位於深山野嶺的地方啦,否則,又怎能以其稱之?雖然位於內街,但是彩的名字,早在香港拉麵界沾上一席,元朗店更大排長龍,而且屈地街有間很有名的火鍋店 - 火井,還有西環老字號麵店翁記,都在這個範圍以內,還隱乜撚嘢世?

平日早上由土瓜灣坐巴士,交通暢順,在石塘咀街市下車,來到剛好十一點半,是拉麵店開門營業時間,已經有三數客人正在門外,等候店員帶領入座。

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

英記美點小食:憶苦思甜豬油撈麵



生於七十年代的我,對於六十年代的事物,只能憑著文字記載與光影留情,去認識一個我仍未出世的時代。

小學時代,已聽過教中文的老師,提及過六七暴動,那時我年紀少,未能太過了解整件事,要到長大之後,看回有關書藉,再看當時的錄影片段,左派暴徒惡行罄竹難書,(整土製菠蘿炸死人,放火燒車燒死人,咁仲唔係暴徒?點解梁天琦等人,只係想保護香港人的核心價值,就被冠以暴徒之名?)三十年後改朝換代,有個當年曾參與暴動的人,卻獲頒大紫荊勳章?!多麼的諷刺。

當時暴動的源頭,就在新蒲崗的工廠,今日路過看似平靜,半世紀之前的風風雨雨,早已隨著歲月無聲消逝;同區有間門面殘舊,主打六十年代風味的麵店,年前曾經入圍米芝蓮街頭小食,不過只維持了一年便除名,英記美點小食,三年前首嚐其撈麵,真的不得了。

2018年5月18日 星期五

證券商協會會所:窮L上會所



早前為我的窮L飯局,定下了未來方向,不再只停留再價廉物美的階段,現今值得與一大班人前往,便宜兼有特色的地方,要去的早已去過。

窮L,是一種精神,並非我們窮L沒錢開飯,而是錢要用得其所,希望用一個合理的價錢以食會友,大前題是,窮都要窮得有品味。

上個月的星月居飯局,其燒乳鴿是我近年吃過最出色;還有黃皮老虎斑兩味,同樣惹來食友們激節讚賞。

今個月的飯局,在證券商協會會所舉行,這是得來不易的兩圍。

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

武館 Bukan:Omakase好武功



位於大角咀,主打Omakase的日本料理 - 武館,門面其貌不揚,只做晚市,沒有做宣傳,一直靠食客口碑相傳。

直至上年有客人包場,打死狗講價之餘更擅自加人,最後因不滿意店方安排,而事後在網上給予該店劣評,結果惹來店主反擊,大數客人不是;及後事情發展下去的戰情是一面倒,網民力撐該店,該批食客被公審,惡人自有惡人磨,有幾個臭錢並唔係大撚晒的。

這單茶杯裡的風波,反令到武館的知名度提升,最近他們擴充業務,搬往不遠處的利得街,而且適逢開業3周年記念這個大日子,由即日起至六月尾,逢星期日至四,價錢一律8折。(Omakase每位原價$1500 + 10%)

當優惠一出,圍內的食友反應熱烈,有朋友已計劃組隊前往,我見到街坊J與另一位土瓜灣之友,說到要一起去,我加把口,問:(幾時?)

上月尾,街坊J問我:(過兩日得唔得閒?一齊去武館?)

我:(哈,咁啱無約,殺你!)

Felix:四度半島酒店最高層




香港Fusion菜始祖之一 -   Felix,二十年前,當時我還是二十出頭的少不更事,膽粗粗與當時的朋友,一起來到半島酒店最高層,望著海景飲兩杯,至於喝過甚麼就已不太記得,最令我留下深刻印象的,卻是男廁。鳥瞰著北京道大筆一揮,挺有種大地在我腳下,鯨吞天下的磅礡氣勢。

與這位朋友已久沒聯絡,他日再遇舊時重提,相信他亦未必會記起這段軼事。

數個月後再來,形式不同了,這次是與兩位女性朋友來晚飯,記得是坐在白色長形雲石吧檯,三人行未必有我師,但一人一杯雞尾酒,而我卻獨自享用煎三文魚(?!)

好了,上次來的時候,我不知從那裡來的雅興,穿上整套Hugo Boss西裝赴會,未免有點太過隆重,畢竟我不是去吉地士呀!

2018年5月16日 星期三

魚有魚味 X 燒乜Yakimon:擺花街的日式孖寶



今年初,擺花街8號的商廈,又再出現新舊交替的局面,原有的意大利餐廳與越南餐廳結業,由同集團的兩間風格迴異的日本料理頂上。

以前看飲食節目,經常聽到主持說到魚有魚味,當時覺得只是得啖笑,心想魚有魚味,不是理所當然的嗎?事隔多年,這四字真言,竟成為這裡其中一間日本料理的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