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2月13日 星期四

倫敦:獨身手沖咖啡@TAP Coffee No.114



今個秋天的倫敦之行,可以用美滿二字來形容,住了一間很棒的酒店,在酒店的餐廳,吃過水準甚高的晚餐;雖然未能到城中任何一間米芝蓮星級餐廳,但是能夠與好友小寶,在蘇豪區的海鮮餐廳共晉晚餐,是我的榮幸。

(都話唔使去啲咁高級嘅地方啦,我著得咁隨便,襯唔起你呀。)他經常掛著這番話在口邊。

其實是相反,我高攀了他。

最後一天在倫敦,他另有節目,無論如何,他陪足我三天,我真的不能奢求甚麼了。

出發之前,曾經在某位很久沒聯絡,現時在倫敦留學的朋友,其社交網站留言,道出我的來意。可是她一直沒有理會我。難得在倫敦,見個面喝杯咖啡,談談近況也好。

獨個兒去那裡也沒所謂,反正沒有計劃,心儀的餐廳中午沒有位,隨意地在London Bridge一帶閒逛,Borough Market例牌多人到爆,本來想冒險南下,到米禾爾主場看球賽,當日面對葉士域治;路過酒吧,聚集一大班葉士域治球迷,正在高歌,多名警察如臨大敵嚴陣以待,最終還是選擇留在市中心,拿著相機街拍。

沒有意欲購物,(說到尾,是行李的重量岌岌可危)最佳節目,莫過於去咖啡館,今年四月之時,已想去Tap Coffee,這是我的咖啡迷朋友其中一間推薦的咖啡館,可惜時間有限,留待今次補中。

我去的是Tottenham Court Road的一間,門牌號碼114號,位置比較近Warren Street地鐵站,若是從Tottenham Court Road地鐵站前往的話,行餐死。

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

FINDS:尖沙咀的白色聖誕



到芬蘭旅行,在筆者的Wish list內已久,雖然現今往芬蘭非常方便,有航班直達赫爾辛基,但是我始終提不起勁,最後都是情歸英倫,看看未來兩,三年,能否付諸東實行?

由中環LKF年代,到今天的尖沙咀,帝樂文娜酒店裡面的FINDS,是全港唯一一間正式的北歐餐廳,Scandinavian(斯堪的納維亞)菜式在香港向來不太流行,多年來也曾出現過零星過客,而FINDS的地位依然屹立不搖,全憑芬蘭大廚Jaakko Sorsa,教曉大家甚麼是北歐菜,尤其是他處理三文魚菜式特別有一手。

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

2019米芝蓮的新與舊



對於普羅大眾而言,米芝蓮三個字,是呃鬼佬,堅離地,搵笨實的代名詞;有時在某些飲食群組,見到一些人狂踩米芝蓮,但是說米芝蓮種種不是的那一班人,根本不是屬於那個消費族群,可能一生人也未去過米芝蓮星級餐廳;像看王晶電影走去X王家衛的人一樣,一句講晒:層次大不同。

對於某些資深飲食家/飲食部落客而言,米芝蓮三個字,早已變了質,年年都是好幾間鐵膽,他們眼中有些是名不乎實,有些應該入榜就沒有份,只是一場遊戲而已。話須如此,
始終都有其參考價值,當然總會受到一些非議,例如某某酒店集團,從來沒有拿過星,而該酒店集團有不少出色的餐廳;某某食店的水準正在走下坡,依然受到眷顧,信不信由你。

2018年12月9日 星期日

蘇格蘭:屬於威士忌人的客棧@Highlander Inn



今次在Speyside的五個晚上,有三晚待在Highlander Inn,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住宿體驗,若我下年再訪Speyside的話,定必會再來。

位於Craigellachie的高地人客棧,我沒有車牌,只能由Elgin乘坐26號往Dufftown的巴士前往,一下車,客棧就在對面。

相信The Dramathon會吸引不少人到訪,所以早在數個月前,經電郵詢問飯店的住宿狀況,比賽前一晚已爆滿,其後的日子就沒有問題;確定了日子,再致電提供信用卡號碼作為訂金,只是20鎊而已,我一個人住,每晚的房租為75鎊。

2018年12月7日 星期五

AHA by ZS:南瓜不怕海龍皇



上年尾在盈置大廈開業,份屬灶神飲食集團,走健康路線的AHA,只經營數月便結業,令人有點驚訝。

我曾光顧過一次,跑完步以這裡的健康便當為晚餐,水準還不錯,它們的pressed juice的選擇亦多,最喜歡是有如紅牛般,充滿能量的一款,名字已忘記,真的抱歉。

闊別數月,AHA在威靈頓街尾重開,路線亦有所轉變,以前舊店是開放式廚房,新店的格調偏向時尚,酒吧架上陳列不少威士忌;餐廳大門前的橡木桶,是來自美國KOVAL酒廠;與前身走的健康路線南轅北轍。

日前的中午,連同友人K先生來試菜,午餐的價錢大約百多元一位,包一個自助頭盤,有沙律,風乾肉等選擇 ;而我們試的是餐牌上的散叫菜式。

2018年12月6日 星期四

高雄:生命之源@醉俠酒館



想看一個人對某些事物的鍾愛程度,就要觀察對方會為其喜歡的事物,付出多少。

有位朋友,以前口口聲聲說喜歡飲酒,當認識的日子一久,他所謂的喜歡,只是借酒買醉,不理是大陸廉價啤酒或超市紅酒也甘之如飴;就算你請他喝Fine wine,我想也喝不出其價值,最記得有一次,他喝大兩杯,把我帶來的威士忌斟滿一整杯,我見狀即刻喝止。

(我唔介意你飲,但係你斟滿晒成個水杯,你飲得晒先好!)

下次有局,他想喝酒的話,帶瓶Claymore(很廉價的調和威士忌),任由他自隊好了,各安天命。

近年認識不少真正喜歡威士忌的朋友,喜歡到旅行也要去酒廠參觀,到當地的威士忌吧,參加外地的酒展;今次來到高雄,自然不愁寂寞,與友人J先生吃過Omakase,三個人幹掉兩瓶大吟釀,(其實好少事)當然還未喝夠,於是便坐小黃,來到高雄很有名的威士忌吧:醉俠酒館

2018年12月5日 星期三

FUMI:日式聖誕夜



轉眼間,已經踏入十二月,臨近聖誕節,大家準備怎樣慶祝?吃一頓自助餐?吃一頓西餐?也不盡然,來個日式聖誕又如何?

中環蘭桂坊California Tower的日本料理FUMI,為了這個普天同慶的節日,餐廳的日籍行政總廚今井雅一師傅,憑著他敏銳的觸角,加上其懷石料理的根基,設計出既有外表,亦有內涵的節日套餐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