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7月18日 星期三

肉料理‧廣:熊熊烈火飛驒牛




早十多年前想吃高級一點的壽司,選擇遠不及今天的多,千禧年代初開業的壽司廣,是其中一間表表者,當時的我只懂得叫個壽司set,根本不知道師傅發辦的概念。

今年它們踩過界,在銅鑼灣的渣甸中心,取代伊呂波的舊址,開設旗下第一間日式燒肉店:肉料理 . 廣。將日本和食與燒肉料理來個大融和,與一般日式燒肉店,只專注賣燒肉的不同。

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

福岡:潮區暗巷食野味@Nico Appartement



我與KH皆是重口味之友,喜愛吃Game meat,當他提議去食野味,當然舉腳讚成。

福岡市大名一帶,是潮流集中地,有不少日系時裝店,外國時裝店如Paul Smith,手造眼鏡專門店,古著店等等,亦有不少餐廳。

這晚KH帶我到位於巷內,主打野味的餐廳 - Nico Appartement

日本飲食網站Tabelog,以法式/日式小酒館來形容這裡,格局像一間拉麵店的Nico,開放式廚房內,只有主廚與其助手,面績雖小,但看見餐牌上的野味選擇就絕對不少。

主廚見我們非日本人,先奉上英文餐單,KH懂日文,只看牆上的餐牌,已經可以點菜。

猛烈南瓜七年之癢



俗語有云:(七年之癢),今日,是我的個人網誌七周年。

這七年裡面,我得到甚麼?

七年前,是一班Openricer紛紛跳出去開blog的熱潮,路遙知馬力,當初的一股滿腔熱血,今天還有幾多人仍在堅持著?

就由我網誌第一篇文章,大班樓說起。。

2018年7月16日 星期一

福岡:亞洲五十大的法日料理@La Maison de la Nature Goh



友人KH得知我訂了機票往福岡,他對我說:(如果你訂到La Maison de la Nature Goh,我跟機!)

他提及的餐廳,貴為本年度2018 Asia's 50 Best Restaurants,排名第48名的好漢,是榜內No.1,曼谷Gaggan的友好;而Gaggan將會在兩年後結業,搬往福岡繼續其事業,聽聞與Goh的主廚福山剛合作開餐廳,此消息一出,Goh的行情持續看漲,一直很難訂檯。

KH此話一出,轉個頭,他真的致電去福岡訂檯,出奇地,又給他訂到兩個月後的晚餐!

(搞掂,我等陣訂埋機票!)KH氣定神閒,一向淡定有錢剩。

喜歡吃的人,特別瘋狂,為了一餐飯而飛往外地,也視為生活的一部份;上年我與兩位氣質女生,就是為了一個三大主廚聯乘的餐單,專程到台北兩日兩夜。

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

Nepal Nepalese Restaurant:蘇豪老字號



在這裡寫了二千多篇文章,終於寫到尼泊爾菜。

港英年代,尼泊爾人來港當踞喀兵,當主權移交之後,有不少沒有回國,在香港落地生根。這段歷史我不會花時間多講,想了解一下,大可到錦田、元朗、佐敦兜一個圈。

(我以前的尼泊爾同事,就是住在我以上提及的地區。)

照計,香港有那麼多尼泊爾人,應該很多尼泊爾餐廳才對?實際上是相反,與鄰近的印度相比,後者大比數勝出。

以前佐敦道投注站樓上有一間,元朗亦有些尼泊爾小店,但說到最熟悉的,一定是位於中環蘇豪區的Nepal Nepalese Restaurant

2018年7月13日 星期五

雞匠:窮L包場局



尖沙咀金巴利道的雞匠,我不時來吃午餐,海南雞飯水準高,安格斯牛肉雞湯烏冬,值得一吃再吃。

友人SK(Facebook專頁 - 東主有喜的網主),是這裡的常客,有時他會在此搞局,我問他:(不如喺度包場搞一局,有無得諗?)

結果,當我在窮L飯局群組,出帖試水溫,一呼未算百應,也有幾十個吧。

揀好日子,跟SK說:(今次真係麻煩你喇。)

2018年7月12日 星期四

漁民麵館:真參膠黐埋一舊




荃灣路德圍一帶,大大小小食店林立,最近有復辟之勢的台茶店,近年上位極快的鹵味店,賣蠔餅的小食店,老牌茶餐廳,麵店,酒家等等,當然好吃與否是另一回事。

在葵芳起家的的日本拉麵店丸京,開到來這裡,見狀心思思想來碗低溫叉燒拉麵,但是隔離的漁民麵館,主打花膠麵,較日本拉麵更吸引。

即刻拿部電話,問問谷歌大神,(我是果啲不求人,只求谷歌大神果種人,因為做伸手黨,係唔受歡迎的。)原來該麵館的總店在元朗,短時間連開三間分店,這間是其中一間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