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5月18日 星期三

新景園咖喱小廚:千軍萬馬炒牛河


三年前,某位曾經受到萬人景仰的天皇巨星,來到灣仔春園街「新景園」,怎料到被請吃閉門羹?

這股義薄雲天之氣,惹來不少人叫好,本來憑著出色的咖喱豬扒,一直得到不少食客支持,此消息一傳出,情況更加一發不可收拾。

今年初晚市禁堂食的第一天,出席酒會之後,時為四點多,過來吃個early dinner才回家,心想在下午茶時段,應該沒有人排隊吧。

沒想到它們在下午茶時間休息,到我吃了一記閉門羹。

2022年5月16日 星期一

大圍小館:沒有酒精的麻甩飯局


友人高達兄召集飯局,他提議幾個地方給我們選擇,看過名單上的食肆,我是完全沒有異議的。

因為全部都想試,就看那一間先訂到位。

今年初曾到訪過的「大圍小館」,現時晚市分兩個時段,我們一行四人,在晚上八點入座,直至十點完全,對我而言時間剛剛好,當晚吃完飯就要返通宵班。

所以當晚謝絕酒精,四個麻甩佬,飲茶便好。

2022年5月13日 星期五

海言どんぶり専門店:Omakase一碗丼


Omakase有如雨後春筍,開完一間又一間,簡直是疫市奇葩,周不時聽到那一位師傅過檔到另一間鮨店,那一位師傅跳出自立門戶的消息。

數年前曾經到訪過元朗國的「壽司源」,午市的Omakase,$380 +10%一位,言師傅主理,當時我為這餐飯撰文,尾段說到日後可否抽空來晚市。

最終還是空口說白話。

現在,言師傅已經離開元朗,進軍中環開設Omakase,名叫「海言」,與之前最大分別的是,由壽司變成丼飯。

價錢是與數年前的「壽司源」午市Omakase一樣。

2022年5月9日 星期一

Be With Years:三訪黃埔店


近年比較成功的素食餐廳,「素年」穩佔一席,現時已經發展至四間分店;它們亦在汝州街分店隔離,開設精品店,有時裝有黑膠唱片,但是Hip Hop音樂並非我所好。

上個月尾,本地歌手許廷鏗更在汝州街店,客串一日店長,更推出以他為名的菜單,與及他的自資黑膠唱片,當我收到這個消息之時,訂位名額已滿。

其實,我只是想買他的唱片而已。

因為素年有不少菜式以不可能素肉入饌,我是絕對不碰的。

每次到訪,只會選擇意粉,黃埔分店最近我,今年之內已經去過三次。

2022年5月8日 星期日

金山海鮮酒家:快上快落食海鮮


再訪佐敦莊士倫敦廣場的「金山海鮮酒家」之時,是堂食放寬至八人一枱的第一天,早已訂了枱當然無痛苦,企圖walk in是沒可能有位。

晚市時間依然不變,七點入座,人齊就點菜,快上快落,一小時多少少便埋單走人。

密食當三番嘛。

2022年4月30日 星期六

五月星牛肉麵:獨闖駱駝漆食碗牛肉麵


「程班長」買棹歸航,在香港還有甚麼地方,可以吃到一碗像樣的台灣牛肉麵?

較早前我再分享「尚青商號」的帖子,有讀者留言,觀塘的「五月星」也不錯。

現在我經常出入這區,因為到附近的廠廈買唱片,這天又要上去破財,正是午飯最旺場之前的時間,想起讀者的推介,順便吃碗麵吧。

但是見到駱駝漆大廈三期門外,排隊乘搭電梯的人龍,心裡十五二十,排不排好?

一場來到,唔爭在啦,其實也不是等了很久,第二輪便到我入𨋢。

2022年4月29日 星期五

海﹒三碗麵:一夫當關


尖沙咀金巴利道的同路小店,上年已經結業,其位置由「海﹒三碗麵」,當時經過,只覺得門面平凡,沒有特別留意。

不久,有關該店的好評漸多,聽過更誇張的是要等超過一小時,六個位的小店,只得老闆一雙手,標榜慢工出細貨,但為了一碗好麵,很多食客心甘情願等待。

大約由十多年前的「壹碗麵」開始,打破以往麵食的傳統,分別在天后與灣仔,已結業的「大熱高湯」,「魔廚麵館」,也是走精緻路線;女人街的「麵賜園」,是同路店「越興園」踩過界之作;大圍「好湯好麵」是表表者,超過十款不同風格的麵食,最終打動米芝蓮芳心,成為推介食店。

作為喜歡吃麵的人,樂於此現象開始成氣候,轉工之後少踏足此地,放假的下午,趁著要去附近沖曬菲林,就來一試虛實。

2022年4月28日 星期四

大丈夫食堂DAI JOU BU SHOKUDO:默默地去幹掉吉列豬扒


上次吃日式吉列豬扒是何時何地?沒記錯的話,好像是三年前在高雄SOGO裡面的「杏子」,用上黑豚里肌,甜美的肉香與豐富的油脂感,這股滋味是不能忘記。

曾經喜歡的「Tonkichi」,接近十年沒訪,今日的水準如何只能道聽途說;聽聞現在有不少人對中環的「Porker」推崇備至,但一直未有機會試。有不少住在長沙灣尾的朋友(大約是近聯邦,麗新的一邊),不約而同推薦走價廉路線的「大丈夫食堂」。

尤其是吉列豬扒定食,區區一百頭的價錢,水準絕不輸蝕,成為他們的心頭好。

年前在「程班長」吃罷牛肉麵,行到過來想再下一城,但店內坐滿客,都是不要勉強自己了。

最近搬往元州邨對面的新落成住宅二樓,面積更大,從土瓜灣乘坐6C巴士,在發祥街下車便是;記得這個位置以前是一排唐樓,有間名叫「必達」的遊戲機中心,曾幾何時是我經常打躉的地方。

2022年4月25日 星期一

魚鈁:晚市復活第一餐


長達三個半月的晚市堂食禁令,終於在上星期四解除。

收到友人S先生Whatsapp:「今晚食唔食飯?」

我:「咁急,訂唔訂到位先?」

隨便說出兩間食店的名字,老地方「盛記」,記得上年初晚市堂食解禁第一晚,我們就是在沙田瀝源邨打邊爐。

最終選擇了另一間,竟然給我訂到位,一行四人在深水埗欽州街「魚鈁」,開瓶青島,舉杯暢飲。

「為晚市堂食復活乾杯!」

2022年4月24日 星期日

Not One Less Coffee:聽故事的人



與好友到中環找達叔修理相機,當時還提議不如順便去樓下的「陸羽」飲茶,但是因為避疫而暫停營業。

二月有段時間,天氣寒冷下著雨,兼疫情大爆發,百業蕭條,萬籟俱寂,為這城劃上一絲絲哀愁。

行到去必列啫士街的舊樓,並非拜訪神級鮨店,沿住旁邊的樓梯落下一層,就是這天到訪的咖啡店「Not One Less Coffee」。

裡面與外面食截然不同的光景,熱鬧非常,相信來得這裡的客人,都是同聲同氣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