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31日 星期四

Taste Kitchen:韓國甜姐兒@Claire de Lune




型男朋友D先生,約我去下午PMQ Taste Kitchen試菜,最近來了一個韓國女生,主打甜品。

我心想:(兩個男人,食咩鬼甜品?)

再看看有關這位韓國女生的資料,曾經在澳洲接受過廚藝訓練,其後她在當地的餐廳任職,這次碰著她的另一半在香港工作,因利成便,借PMQ這個舞台來一展廚藝。

或許在座有很多人不太明白,我先略略講下PMQ的Taste Kitchen是甚麼的一回事。

2018年5月30日 星期三

Circa 1913:西日藝術風



時常掛在口邊:(藝術是生活的一部份。)就算你沒有興趣參加藝術展,逛博物館,其實,藝術早已滲進大家的日常生活裡面。

穿的衣服是藝術,住所的裝飾是藝術;看的電影,也是藝術,當然,怎少不了吃?

我在中環藝穗會的回憶,不是看展覽,就是聽爵士樂。(十多年前裡面有間酒吧,每逢周末有駐場樂手奏出一串串的爵士怨曲)以前亦有間很有名的餐廳M at the Fridge,年前的結業消息一傳出,即時惹來關注。

現址今日已變成另一間餐廳,主打西日料理的Circa 1913

2018年5月29日 星期二

程班長台灣美食:牛肉麵之外




若有留意最近網上的飲食新聞,應該也知道,位於荔枝角的程班長,被某位三,四流的飲食部落客擺上檯,借另一間台灣食店的食評,明踩班長。

首先,這篇食評充滿著很多疑點,第一,這間台灣食店與程班長走的路線不同,前者是主打台灣小吃,而班長就以牛肉麵作主角,作為一個寫食評的人,理應明白Orange to Orange,Apple to Apple的道理。

第二,此人在食評裡面大讚的食物,班長是沒有的。

第三,此人沒有在食評列舉出,在班長吃過甚麼而覺得中伏。要去到群情洶湧,才逼使他吞吐地說出吃過甚麼,當中並沒有牛肉麵。

起初此人仍死撐,覺得自己是對的,後來才死死氣道歉,但最後把我拉下水,說我是程班長的打手,擺出一副跌咗落地都要拿返咋沙的姿態。

2018年5月27日 星期日

倫敦:臨走之前啤一啤@Euston Tap



每一次到倫敦,總會經過Euston站,因為我坐火車往利物浦/由利物浦坐火車到倫敦,這裡是起點/終點。

只要等到Early bird優惠,最便宜只須十多鎊單程,兩個多小時的旅程,還要貪便宜乘坐National Express?

車站外面有間專攻精釀啤的酒吧 - Euston Tap,我以相逢恨晚這四個字來形容。

何解?因為我在上個月,才第一次到訪這間酒吧。

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

大叔五月仲夏夜之夢



上個月某一夜,我和他在倫敦Leicester Square站大堂吻別,他說下個月會回來數周,看看有沒有時間見面。

上星期,突然收到他的訊息,問我近期香港有甚麼事物值得explore。

也許早已習慣他的飄忽,我不以為然地問:(噢,你返咗嚟。)

(沒錯,明晚得唔得閒?)

(咁啱無約,就食餐飯啦。)

剛剛想起The Cribs在當晚來港,於油塘Hidden Agenda開show,記得數年前,他們有份在Clockenflap表演,我們都在台下,但不算十分迷。

我叫她聽聽他們最近的作品,才決定去不去,畢竟三百多元入場費,始終要想過先。

(聽日先去荔枝角D2睇BEYOND展覽,如果去睇show的話就先去程班長食碗牛肉麵?)我提議。

2018年5月23日 星期三

倫敦:Jason Atherton另一顆星@Social Eating House



Jason Atherton,近年英國飲食界其中之一個重要名字,最初對他的認識,當然是他在香港的三間餐廳:22 shipsHam & Sherry,與及Aberdeen Street Social

先後到訪過以上三間,各有不同格調的地方,創新tapas是22 ships的看家本領,偏向傳統的Ham & Sherry,與及開業初期,走Modern British路線的Aberdeen Street Social,各擅勝場。

年前在倫敦,抱著潮聖心態,往Pollen Street走,沒有訂位之下只能摸門釘,但是接待員介紹我過對面的Little Social,走Bistro酒館路線,平易近人。

上年終於一登Pollen Street Social,這間米芝蓮一星的大門,由頭盤到主菜的水準皆出色,只恨我沒有加錢,享用在芝士車內的任選芝士。

今次倫敦之行,就來到他在蘇豪區,另一間米芝蓮一星級餐廳 - Social Eating House

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

波記燒臘粉麵店:一吻似蜜糖



以前經常去的宵夜店,今日已成為米芝蓮推介之一,西環的波記,由山道年代開始光顧,那時於某間港島區酒店上班,長期當中更,晚上11:30下班,不時坐小巴到西環,吃一頓宵夜才回家。

自從搬出去皇后大道西,反而越來越少機會到訪,數年前得到米芝蓮認證,多了一批大中華客人,偶然看台灣部落客的文章,也有介紹過這裡,掛著米芝蓮排頭的燒臘,他們好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般驚奇。

我們吃慣吃熟,當然沒有那份冀盼,但每次想起這裡的燒鵝/燒鴨瀨粉,又流口水了。

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

彩Aya(西環):城西窄巷的一口沾麵



在元朗發跡的日本沾麵店 - 彩,年前傳出清盤的消息,其後的發展,可以自行google。

上年年尾,麵店老闆砂田先生,去到西環屈地街開設分店,於內街的住宅地區一隅,有傳媒冠以隱世之名。

當今世道,想寫文章去吸引人看,起個靚標題是成功的一半,隱世如叫春,我已經盡量不用這兩個字去形容食店,除非真的是很難去,位於深山野嶺的地方啦,否則,又怎能以其稱之?雖然位於內街,但是彩的名字,早在香港拉麵界沾上一席,元朗店更大排長龍,而且屈地街有間很有名的火鍋店 - 火井,還有西環老字號麵店翁記,都在這個範圍以內,還隱乜撚嘢世?

平日早上由土瓜灣坐巴士,交通暢順,在石塘咀街市下車,來到剛好十一點半,是拉麵店開門營業時間,已經有三數客人正在門外,等候店員帶領入座。

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

英記美點小食:憶苦思甜豬油撈麵



生於七十年代的我,對於六十年代的事物,只能憑著文字記載與光影留情,去認識一個我仍未出世的時代。

小學時代,已聽過教中文的老師,提及過六七暴動,那時我年紀少,未能太過了解整件事,要到長大之後,看回有關書藉,再看當時的錄影片段,左派暴徒惡行罄竹難書,(整土製菠蘿炸死人,放火燒車燒死人,咁仲唔係暴徒?點解梁天琦等人,只係想保護香港人的核心價值,就被冠以暴徒之名?)三十年後改朝換代,有個當年曾參與暴動的人,卻獲頒大紫荊勳章?!多麼的諷刺。

當時暴動的源頭,就在新蒲崗的工廠,今日路過看似平靜,半世紀之前的風風雨雨,早已隨著歲月無聲消逝;同區有間門面殘舊,主打六十年代風味的麵店,年前曾經入圍米芝蓮街頭小食,不過只維持了一年便除名,英記美點小食,三年前首嚐其撈麵,真的不得了。

2018年5月18日 星期五

證券商協會會所:窮L上會所



早前為我的窮L飯局,定下了未來方向,不再只停留再價廉物美的階段,現今值得與一大班人前往,便宜兼有特色的地方,要去的早已去過。

窮L,是一種精神,並非我們窮L沒錢開飯,而是錢要用得其所,希望用一個合理的價錢以食會友,大前題是,窮都要窮得有品味。

上個月的星月居飯局,其燒乳鴿是我近年吃過最出色;還有黃皮老虎斑兩味,同樣惹來食友們激節讚賞。

今個月的飯局,在證券商協會會所舉行,這是得來不易的兩圍。

2018年5月17日 星期四

武館 Bukan:Omakase好武功



位於大角咀,主打Omakase的日本料理 - 武館,門面其貌不揚,只做晚市,沒有做宣傳,一直靠食客口碑相傳。

直至上年有客人包場,打死狗講價之餘更擅自加人,最後因不滿意店方安排,而事後在網上給予該店劣評,結果惹來店主反擊,大數客人不是;及後事情發展下去的戰情是一面倒,網民力撐該店,該批食客被公審,惡人自有惡人磨,有幾個臭錢並唔係大撚晒的。

這單茶杯裡的風波,反令到武館的知名度提升,最近他們擴充業務,搬往不遠處的利得街,而且適逢開業3周年記念這個大日子,由即日起至六月尾,逢星期日至四,價錢一律8折。(Omakase每位原價$1500 + 10%)

當優惠一出,圍內的食友反應熱烈,有朋友已計劃組隊前往,我見到街坊J與另一位土瓜灣之友,說到要一起去,我加把口,問:(幾時?)

上月尾,街坊J問我:(過兩日得唔得閒?一齊去武館?)

我:(哈,咁啱無約,殺你!)

Felix:四度半島酒店最高層




香港Fusion菜始祖之一 -   Felix,二十年前,當時我還是二十出頭的少不更事,膽粗粗與當時的朋友,一起來到半島酒店最高層,望著海景飲兩杯,至於喝過甚麼就已不太記得,最令我留下深刻印象的,卻是男廁。鳥瞰著北京道大筆一揮,挺有種大地在我腳下,鯨吞天下的磅礡氣勢。

與這位朋友已久沒聯絡,他日再遇舊時重提,相信他亦未必會記起這段軼事。

數個月後再來,形式不同了,這次是與兩位女性朋友來晚飯,記得是坐在白色長形雲石吧檯,三人行未必有我師,但一人一杯雞尾酒,而我卻獨自享用煎三文魚(?!)

好了,上次來的時候,我不知從那裡來的雅興,穿上整套Hugo Boss西裝赴會,未免有點太過隆重,畢竟我不是去吉地士呀!

2018年5月16日 星期三

魚有魚味 X 燒乜Yakimon:擺花街的日式孖寶



今年初,擺花街8號的商廈,又再出現新舊交替的局面,原有的意大利餐廳與越南餐廳結業,由同集團的兩間風格迴異的日本料理頂上。

以前看飲食節目,經常聽到主持說到魚有魚味,當時覺得只是得啖笑,心想魚有魚味,不是理所當然的嗎?事隔多年,這四字真言,竟成為這裡其中一間日本料理的名字。

2018年5月14日 星期一

澳門:Happy birthday to me@根 Japas




生日前夕來到澳門,鳳凰天空雜誌的總編C小姐,於當日晚上,在黑沙環的工廠區內,一間小小的西餐廳,連同數位朋友,與我慶祝生日。

根 Japas,大隱隱於市,而其最引以為傲之處,就是在附近的廠廈有個單位,在寸金尺土的澳門種起菜來,即是大家認知的Urban Farming。

肥水不流別人田,所有農作物皆只供應給Japas,晚飯前由C小姐帶領下,踏足他們在工廠裡面的有機水耕菜場,不論是香草、蔬菜等等,全部在同一屋簷下慢慢成長。

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

倫敦:跑完步去咖啡館@Prufrock Coffee



當跑步本應已成習慣,但是在二月期間,一直地咳嗽,運動量大減,去到三月的情況更糟,鬼叫我生日月,節目堆得密麻麻,結果慢慢打回原形,要急起直追了。

帶著跑鞋去旅行,早上從Russell Sq起步,沿著泰晤士河畔,跑到去Cannon Street地鐵站,沒跑一段日子,氣量未復舊觀。休息了兩分鐘,回氣再跑,經過千禧橋,跑到對岸OXO Tower才停下,斬件跑六公里,真失敗。

還好,肌肉沒出現酸痛,繼續向前行,不乘搭交通工具,返Hostel之前,先在附近一帶吃個早餐先。

前一晚我在Shoreditch,友人KH見狀,說很掛住Prufrock Coffee。原來該咖啡館的位置,在Chancery Lane站的不遠處,距離我下榻的Hostel,步行的話大約十五分鐘。

2018年5月12日 星期六

Tipsy Restaurant & Bar:Little Tai Hang生日飯




兩個月前我生日,好友J小姐請我到大坑的Dough Kitchen晚飯,今次輪到她,自然禮尚往來,順便去挑選一些,早已記低想去的餐廳。

無獨有偶,我揀中的餐廳,都是在大坑,位於服務式住宅Little Tai Hang一樓的Tipsy Restaurant & Bar,是我其中一間在wish list裡面。

恰巧在E字頭的訂檯APP,發現這裡也有做優惠,只要在黃昏六點入座,餐牌上的所有食物,一律半價。

不要說我孤寒,請人食飯也要計過度過,又要威又要帶頭盔,但是,付鈔的一方是我,關人隱事?好聽一點叫精打細算,粗俗一點就叫屙篤尿都要隔過渣,的而且確,我是一名窮L,點都要慳一點,哈哈!

NARA Thai Cuisine:曼谷名牌進軍沙田



金鐘太古廣場的Apinara,是泰國名牌餐廳NARA的副線,上年我曾在報章專欄介紹過,黃金地段,燒鵝味道,收的卻只是九龍城價錢。

今個月,Nara終於進軍香港,選擇在沙田新城市廣場開店,將會在今天正式開幕,昨晚有幸出席傳媒飯局,先睹為快。

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

FANG FANG:在蘭桂坊食點心




上年我在報章專欄裡面,介紹過位於蘭桂坊LKF Tower,走新派中菜路線的FANG FANG,及後有些朋友/讀者,跟著去吃相若東西,覺得有點名過其實。

(隻鴨油到呢。。。)食慣好西的友人J小姐,似乎對我的推介略有微言。

承蒙很久不見的公關A之邀,相隔大半年再踏足LKF Tower 8樓,品嚐剛推出的點心。

2018年5月8日 星期二

倫敦:有營潮人@Deliciously Ella



隨著踏入大叔之年,生活方式亦開始轉變,以前一星期去幾次試食局大魚大肉,滿足口腹之慾的代價,就是重了幾磅。這非幸福的表現,人到中年,身陳代謝漸慢,有如中了不瘦降之迷。

以前很難想到,去到我這一輩,身邊已經有人因飲食習慣,而導致身體出現問題,最終騎鶴西去。由上年開始重新起步,減少出席試食局,取以代之,開始找些吃得有營的食店,觀塘的Veggle Cafe,是我其中一間推介的素菜店。

看過友人JL的Facebook,她早前在倫敦,專程到一間名叫Deliciously Ella的素食餐廳,用到潮聖二字去形容。全因Ella是當地走健康飲食路線的Youtuber,成立不到五年,已經有十多萬個訂閱者,其Facebook讚好人數接近三十萬,IG更犀利,追隨者一共有131萬人,由網上拍片分享,到出書教學,繼而擁有自己牌子的產品,去到今日開餐廳的地步,這才是成功的KOL呀。

她有一間餐廳在Bond Street附近,中午時份先在不遠處,Avery Row的Paul Smith Sale Shop出了一點血,然後來吃午餐。

2018年5月7日 星期一

懷歐敘 Brasserie on The Eighth:Blend Brothers之荷蘭十日



上年四月中,我在荷蘭阿姆斯特丹,三日三夜實在未能全面去認識這個城市,有高水準的米芝蓮餐廳,有令人患上選擇困難症的芝士,或者今個秋季會再到此一遊。

曾經來過香港與餐廳搞Pop up的一對荷蘭Buysse兄弟,今年四月重臨香江。

他們以Blend Brothers之名,以全新意念的經營方式行走江湖,沒有固定地方有如遊牧民族,以美食走遍世界,兩年前他們曾在PMQ裡面的ISONO(已結業)客串過,上年這個時候,受港麗酒店之邀請,在旗下的餐廳 - 懷歐敘作短期Pop up,響應Dutch day。

神通廣大的窮L美女G,早在三月得知荷蘭兄弟,再度來港麗酒店客串,於是便召集一眾志趣相投的為食友,品嚐四月的荷蘭之味。我們選擇經酒店官網預訂,皆因Hungry Tuesday的優惠太吸引,可享有原價75折,折實連加一每人$950,四道菜加一杯雞尾酒,不過要在訂位之時付全數,甩底的話不獲退款。

2018年5月6日 星期日

Pizza Express(中環店):漆黑將不再面對



這一晚的生日飯局,恕未能逐一記低吃過甚麼薄餅,大家就當一個朋友飯聚的記敘吧。

上年因緣際會,認識了游B,今年她生日之前,不知何來的膽量,我厚著面皮,約她食生日飯。

(你邊日得閒?)我就咁問佢。

今年我的生日飯局,她亦俾面出席,我亦想找個機會禮尚往來。


一行數人,在中環Pizza Express開局,因為有朋友在這間公司擔任要職,憑著員工福利可享用半價優惠,包括餐牌上的所有食物,與及酒水。(瓶裝的飲品例外)

2018年5月5日 星期六

倫敦:夜店一個角落裡,獨坐以Gin and Tonic作伴侶@Holborn Dining Room



以前飲Gin and Tonic,不出是Gordon Dry Gin與玉泉湯力水的組合,基本上你去酒吧跟酒保說要一杯Gin and Tonic,都是千篇一律的組合,只視其為party drink,沒有閒情去深入研究。

近年開始興起飲Gin,有緣接觸過不少細廠牌的Gin,方知道天外有天,甚至湯力水也非常講究,甚麼Gin配甚麼Tonic water,是一大學問。

香港有兩三間Gin Bar,最出名的當然是置地廣場的一間,但消費不太便宜。

藉著今次又去倫敦,想找間Gin Bar去見識一下,原來在我下榻的Hostel附近,有間號稱全倫敦最多Gin的酒吧,地點在Holborn地鐵站附近,Rosewood Hotel裡面的Holborn Dining Room

2018年5月4日 星期五

星月居:名人飯堂順德菜



四月的窮L飯局,在灣仔星月居舉行,連開三圍。

上年剛開業的時候,受友人S小姐邀請來試菜,與飯店少東結緣,當晚品嚐過不少好菜,燒乳鴿堪稱一流,豉油王大蝦香口惹味得連殼吞。

相隔差不多一年,是時候再來回味一下,於是在我的飯局群組開局,數分鐘內旋即爆滿。然後找少東訂位,說出心目中的預算,當我看過張菜單,除了有上次吃過的某幾道菜之外,還有一道菜是令我有所驚喜。

上年來的時候,我沒有為意這間由順德聯誼總會前總廚主理的飯店,光顧的客人不乏巨星級人馬,偶然看它們的IG,發現上年宇宙最強的甄子丹,她的太太與她一家人,在此擺幾圍慶祝生日,又見到港姐冠軍陳凱琳,大讚這裡的燒乳鴿呢。

窮L越級挑戰名人飯堂,三圍人馬坐在廂房,不亦樂乎。

2018年5月3日 星期四

欽記麵家:粉嶺老字號進軍土瓜灣




粉嶺老字號麵店 - 欽記,於上年年尾進軍土瓜灣開設分店,成為近期第二間老牌麵店在此區開業。(另一間是傲雲峰地下的金源至尊,主打炸醬麵。)

每次去粉嶺吃麵,只會想到群記的豬手,沒有其他。對這間欽記全無認識,當我發現他們來到土瓜灣,便上網搜尋該店的資料,以牛雜、牛腩、雲吞為主的麵店,年前曾經被飲食男女訪問過,一家人幾兄弟胼手胝足,如此便過了數十年,成為該區的名店。

今次開分店,也是一種突破,內情是如何我當然不知道,作為陌生食客的身份,少說話多吃麵才是王道。

土瓜灣店位置在下鄉道,對面是專營大陸鴨仔團的酒家,前後來過三次,畢竟一次過,難以吃到太多東西。

2018年5月1日 星期二

利物浦:星期日梗係要食Sunday Roast@East Avenue Bakehouse



參觀過披頭四博物館,時間仍早,我倆皆在當晚離開利物浦,不過兵分兩路,我就南下倫敦,他就一路向東,往曼徹斯特。

趁下午的空檔時間,到Bold Street的咖啡館,喝杯價廉物美的單品咖啡,沒錯,是我兩年前到訪過的一間。

但我沒想到,星期日的營業時間,只去到下午三點,望著門外的鐵閘,只能輕嘆。

Bold Street是利市出現Liverpool One之前,最旺的地方,時裝店,特式餐廳林立,上年與M先生在這條街,吃過一頓不錯的秘魯菜。

遙望對面有間餐廳,環境看似不錯,寫著Bakehouse,直覺是吃麵包喝咖啡的好地方。

East Avenue Bakehouse,誤打誤撞之下進內,卻摸著肚皮,滿足地離開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