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2月31日 星期一

邊緣回望2018



2018,過得很快,而我仍未跑得很快。

相比2017年的忐忑,今年似乎已經放鬆了不少,事業路上例牌平坦,準時上班準時下班準時出糧,兩個幾月花紅,幾個%人工加幅,以我公司的工作量來說,已經算不錯了,也不知說過多少遍,踏入大叔之齡,沒有雄心去爭一日之長短,但求穩穩定定,有假期就外出,享受一下人生。

反正我計過條數,他日到我退休,不愁無屋住,不愁無錢用,只在乎我幾時才提取強積金而已。

2018年12月30日 星期日

太子海鮮菜館:窮L2018最終回



本年度窮L最後一局,敲定在長沙灣元州街尾,小巴站旁邊的太子海鮮菜館,樓上的一角連開四圍。

兩個多月前,我曾經為這間貌不起眼,實際上是臥虎藏龍的飯店,寫上去我的報章專欄,當時試過的菜式,只是佔飯店老闆兼大廚,文偉龍師傅的一小部份,他說如果在此包房的話,會替我安排特別菜單。

我開出每人$300的預算,龍哥大筆一揮,看過菜單之後,非常期待;飯局當晚安排好四張大檯,好整以暇,開瓶費當然全免,食友們自攜酒品是常識。

2018年12月27日 星期四

福岡:冠軍人馬咖啡館@REC COFFEE



兩條麻甩佬在外地,一樣要去咖啡館,這天中午,我與友人KH吃過一頓滿意的Omakase,行到累了,不如喝杯咖啡,我人生路不熟,有甚麼好介紹?

REC COFFEE是福岡有名的咖啡館 ,其創辦人之一岩瀨由和,於日本咖啡界很有名氣,拿過世界咖啡師大賽(JBC)冠軍,兩年前更在世界咖啡師大賽(WBC)得到第二名,戰績彪炳。(以上資料當然從Google得知)

KH帶我來到這間位於薬院駅前的分店,下午茶時間福岡熱,接近三十度的氣溫,走進咖啡店,見到有張二人檯便坐下,四周的客人,絕大部份都年輕過我們,本能地望望,有沒有樣貌娟好的日本女生。

2018年12月26日 星期三

猛烈南瓜2018飲食大事回顧



還有不足一個星期,便是新的一年,記得三年前,我曾經為當年作了一個小小的飲食回顧,夾硬(其實很難)挑選當其時我去過十間,個人的心水餐廳。

每年都有機會旅行,都有機會到訪不少新餐廳,口福實在不淺;今年飛了四轉,(兩長兩短)大大小小飯局也搞過不少,米芝蓮餐廳當然不缺,好東西無須講求身份,飲食無分貴賤,可喜依然在街坊食店尋找樂趣;2018年猛烈飲食流水帳,趁我今晚有空,是時候清算一下。

(以下我所介紹的十間餐廳,絕對有私心,你對我的選擇有異議的話,我也沒有辦法。)

倫敦:生活語言@Monocle Cafe



由蘇格蘭Inverness南下倫敦,如果選擇坐火車的話,早上出發,下午三時多到埗,當然我沒有太多時間去浪費,坐飛機只須個多小時而已,機票價錢只是貴過火車票少許。

乘坐下午的航班,在飛機上看書,閱讀到一半,降落了。

從盧頓機場到St Pancras International的火車,班次頻密,時間又快,第一晚在倫敦,始終都住在那一間青年旅舍。安頓好一切,即刻動身坐地鐵往Baker Street站,下午三時一刻,與好友小寶相聚。

我們就在Monocle Cafe見面。

2018年12月25日 星期二

倫敦:離別前Full Monty@Jamie Oliver's Union Jacks bar



個人喜歡從London Gatwick走,多過London Heathrow,兩者與市中心的距離差不多,論車費,如果一早買定Heathrow Express車票,就好抵,但平時從London Bridge坐火車南下Gatwick,時間大約半小時,車票價錢也不用10鎊。

沒有Heathrow般大,航廈只分南與北,今次我從倫敦到巴塞隆拿,就是乘搭那個很容易的航空公司;提早一晚到機場,入住機場酒店,第二天早上施施然到航空公司櫃位,自己放下行李,步入機場禁區,還有大把時間。

找個地方吃早餐,不難,但你真的想吃Wagamama

想吃壽司,也不難,但你真的想吃YO!Sushi

近年因經營不善而債台高築,陷入經濟危機的英國著名廚師Jamie Oliver,是Gatwick其中之一大戶,你可以起飛前吃個沙律、麵包等輕食,亦可以吃一頓意大利菜。

而我選擇在Union Jacks bar,吃一頓豐富早餐。

2018年12月24日 星期一

龍圖閣:夏天的約定,冬日羊腩煲



半年前的約定,大家沒有忘記,男人大丈夫,一諾千金,只是沒有想到隨口說說,也能一呼百應。

羊腩煲飯局,講得出做得到,回到今年已經去過三次,尖沙咀的龍圖閣,一來熟架步,食物水準佳,價錢合理,免收我開瓶費是重點;飯店經理更細心用屏風另闢一角,給我們三圍人馬,私隱度高。

華洋美酒例牌不缺,但只限品酒,切勿隊酒,友人拿瓶舊版金花出來,固然要細心欣賞。

有時不想樣樣都要涉足政治,但是這晚說到明不談政治,只談風月,講下波經女人,那一間大牌檔小炒好?港豬飲飲食食最開心,衝乜鬼?

2018年12月23日 星期日

麥記美食:街頭米芝蓮生煎包



北角堡壘街的麥記美食,憑著其生煎包、窩貼等小吃,成功贏取米芝蓮的歡心,連續四年打進街頭小食推介榜內。

很多人說米芝蓮對於小店來說,是一個魔咒,當得到米芝蓮光環,先由業主加租開始,小店規模有限,應付不了突如其來的一大班食客,水準難免維持,慢慢地墮落,這些例子屢見不鮮,不止是米芝蓮,被某些媒體大力吹奏之後,效果也一樣。

當然大部份網民,皆抱著負面的心態待之,我曾經問過一些與我有交情的餐廳大廚兼老闆,假若米芝蓮看中你,會有甚麼反應?

D:(梗係好啦,我唔信死亡之吻呢樣嘢,最緊要睇你有無本事。)

S:(我目標就係希望拿下米芝蓮,推介已經很開心。)

凡事要看兩面,有些小店的確對米芝蓮三個大字存著恐懼,亦有些小店,視其為目標。

超過十年沒到過麥記,這天下午到同一條街的咖啡館,借WIFI寫稿,(我喺屋企好難集中精神,好多時要拿部電腦去咖啡館,才能逼出一千幾百字)我喜歡它們的Lemonade多過咖啡,但我連午飯也未吃,不如先在麥記吃點東西。

2018年12月22日 星期六

翁記潮州粉麵:西環人的葱油



走進西環屈地街的內巷,不其然想起八十多年前,同一個地點對面,曾經發生過煤氣鼓大爆炸,死傷枕藉,這段悲壯的歷史,隨著當年捨身衝入火場,壯烈犧牲的印籍護衛,其靈位不知所終,慢慢地被世人遺忘。

喜歡逛裡面的舊書店,拉麵店也去過,但是從沒踏足過翁記半步,月前收到老闆娘離世的消息,經過其舖頭,只見在鐵閘外面,掛著內部裝修,暫停營業的牌,唉,只能說聲一路好走。

西環有兩間翁記,這是老店,另一間在皇后大道西尾,聽說是其兒子打理,數年前曾經在此匆匆吃一碗麵,最有印象是它們的葱油,略施少許,整碗麵頓時點石成金。

2018年12月21日 星期五

金潮小廚:快過打針



很多年前已經聽過,位於葵芳的金潮小廚之大名,當年在開飯網挺多好評,有一年在附近搞過場窮L局,偏偏與它略門而過。

瓜母提議今次在這裡做冬,她說之前來過,價廉物美,本來我想入深井或三聖村,既然是她的選擇,我當然沒有異議。

五時下班,從佐敦坐地鐵到葵芳,經過葵廣,忍不住吃了一點東西,如若香港沒有葵廣的話,教我們怎辦?

施施然來到金潮小廚,下午五點五十五分,門外已經有人等候,瓜母說已經訂位,但我問店員,並沒有我們訂位紀錄,只派了張籌給我,人齊便可入座。

紅糖:提早冬至



紅磡碼頭旁邊,隸屬香格里拉集團的嘉里酒店,上年四月開業,輕易地成為2017年,最矚目的新酒店,當時我分別試過酒店的兩間餐廳:主打自助餐的大灣,與及新派中菜館紅糖

我上年尾說過,不會再吃自助餐,除非我食言,否則應沒有機會再訪大灣;紅糖就曾經想過在此與土瓜灣之友們,來個小小的飯局,最終不了了之。

相隔半年,再來到紅糖的門前,剛上任的公關B請食飯,連同兩位大叔部落客,四人同步過冬。

(今晚提早做冬啦,所有菜式都係好啱冬至飯局。)公關B如是地說。

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

Kaiseki Den by Saotome:米芝蓮星級懷石料理



由上環到灣仔,上年度奪回米芝蓮一星的日本懷石料理 - Kaiseki Den by Saotome,沒有刻意大肆宣傳,只能容納二十多人的餐廳,坐擁有日本國寶中田英壽的十四代清酒,連同酒水平均每位消費接近三千大元的懷石料理,一直以其手功、用料取勝,尤其是懷石料理,一向堅持著不時不食的宗旨,以最時令的食材示人。

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

巴塞隆拿:有型有款Hostel@TOC Hostel & Suites



只是匆匆在巴塞隆拿逗留了兩個晚上,當然有餘未盡,未來一定會再訪,手頭上有好幾間在我wish list裡面的餐廳,今次因碰正我停留的時間,剛好是休息日,有些是不接受一個人訂檯,只能期望下次有緣再見。

對飲食有要求,而且是經濟上負擔得來,其實是不應只留在香港消費,放眼看世界,擴闊視野,吃進肚的,是一種經驗,是一種回憶,年老時回首當年,覺得此生不枉。

在英國的使費差不多超出了預算,去到歐遊最後一站,住宿方面便宜一點,拉上補下,最好近市中心。

上網找到這間,鄰近Universitat站,看似很型的hostel - TOC,見價錢那麼便宜,不作他求。

兩晚的床位租金,大約四百多港幣左右。(未計稅)

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

翠亨邨(尖沙咀):秋冬記事之雙冬羊腩煲



本地老牌粵菜酒家 - 翠亨邨,最近推出時令的冬日菜式,當中不少得羊腩煲,時世轉易,以往只屬秋冬之味,現今發展至一年四季皆有供應,不過羊腩煲是暖身之物,始終留待冬天吃才合時。

沒可能獨樂樂,我在我的飯局群組,召集了十多人,於日前在尖沙咀美麗華的翠亨邨擺兩圍,全賴我的公關朋友,為我安排得妥當,連開瓶費也免卻,無言感激。

2018年12月15日 星期六

蛇王林:百年老號的一碗蛇羹



月前傳出上環禧利街的老字號 - 蛇王林,因師傅年紀老邁而退休的消息,惹來蛇店將會隨之結業的疑雲,由1900年開業的蛇王林,(當然不是在現址)想想現今在香港,還有多少過百年的老字號?

屬實的話,肯定是大新聞。

最終,年屆90的老師傅告老歸田,蛇王林後繼有人,結業傳聞不攻自破。

超過十年沒來過,這天下午的天氣微涼,心血來潮便來吃碗蛇羹。

這裡只有蛇羹,沒有糯米飯,沒有蛇湯,獨孤一味。

2018年12月13日 星期四

倫敦:獨身手沖咖啡@TAP Coffee No.114



今個秋天的倫敦之行,可以用美滿二字來形容,住了一間很棒的酒店,在酒店的餐廳,吃過水準甚高的晚餐;雖然未能到城中任何一間米芝蓮星級餐廳,但是能夠與好友小寶,在蘇豪區的海鮮餐廳共晉晚餐,是我的榮幸。

(都話唔使去啲咁高級嘅地方啦,我著得咁隨便,襯唔起你呀。)他經常掛著這番話在口邊。

其實是相反,我高攀了他。

最後一天在倫敦,他另有節目,無論如何,他陪足我三天,我真的不能奢求甚麼了。

出發之前,曾經在某位很久沒聯絡,現時在倫敦留學的朋友,其社交網站留言,道出我的來意。可是她一直沒有理會我。難得在倫敦,見個面喝杯咖啡,談談近況也好。

獨個兒去那裡也沒所謂,反正沒有計劃,心儀的餐廳中午沒有位,隨意地在London Bridge一帶閒逛,Borough Market例牌多人到爆,本來想冒險南下,到米禾爾主場看球賽,當日面對葉士域治;路過酒吧,聚集一大班葉士域治球迷,正在高歌,多名警察如臨大敵嚴陣以待,最終還是選擇留在市中心,拿著相機街拍。

沒有意欲購物,(說到尾,是行李的重量岌岌可危)最佳節目,莫過於去咖啡館,今年四月之時,已想去Tap Coffee,這是我的咖啡迷朋友其中一間推薦的咖啡館,可惜時間有限,留待今次補中。

我去的是Tottenham Court Road的一間,門牌號碼114號,位置比較近Warren Street地鐵站,若是從Tottenham Court Road地鐵站前往的話,行餐死。

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

FINDS:尖沙咀的白色聖誕



到芬蘭旅行,在筆者的Wish list內已久,雖然現今往芬蘭非常方便,有航班直達赫爾辛基,但是我始終提不起勁,最後都是情歸英倫,看看未來兩,三年,能否付諸東實行?

由中環LKF年代,到今天的尖沙咀,帝樂文娜酒店裡面的FINDS,是全港唯一一間正式的北歐餐廳,Scandinavian(斯堪的納維亞)菜式在香港向來不太流行,多年來也曾出現過零星過客,而FINDS的地位依然屹立不搖,全憑芬蘭大廚Jaakko Sorsa,教曉大家甚麼是北歐菜,尤其是他處理三文魚菜式特別有一手。

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

2019米芝蓮的新與舊



對於普羅大眾而言,米芝蓮三個字,是呃鬼佬,堅離地,搵笨實的代名詞;有時在某些飲食群組,見到一些人狂踩米芝蓮,但是說米芝蓮種種不是的那一班人,根本不是屬於那個消費族群,可能一生人也未去過米芝蓮星級餐廳;像看王晶電影走去X王家衛的人一樣,一句講晒:層次大不同。

對於某些資深飲食家/飲食部落客而言,米芝蓮三個字,早已變了質,年年都是好幾間鐵膽,他們眼中有些是名不乎實,有些應該入榜就沒有份,只是一場遊戲而已。話須如此,
始終都有其參考價值,當然總會受到一些非議,例如某某酒店集團,從來沒有拿過星,而該酒店集團有不少出色的餐廳;某某食店的水準正在走下坡,依然受到眷顧,信不信由你。

2018年12月9日 星期日

蘇格蘭:屬於威士忌人的客棧@Highlander Inn



今次在Speyside的五個晚上,有三晚待在Highlander Inn,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住宿體驗,若我下年再訪Speyside的話,定必會再來。

位於Craigellachie的高地人客棧,我沒有車牌,只能由Elgin乘坐26號往Dufftown的巴士前往,一下車,客棧就在對面。

相信The Dramathon會吸引不少人到訪,所以早在數個月前,經電郵詢問飯店的住宿狀況,比賽前一晚已爆滿,其後的日子就沒有問題;確定了日子,再致電提供信用卡號碼作為訂金,只是20鎊而已,我一個人住,每晚的房租為75鎊。

2018年12月7日 星期五

AHA by ZS:南瓜不怕海龍皇



上年尾在盈置大廈開業,份屬灶神飲食集團,走健康路線的AHA,只經營數月便結業,令人有點驚訝。

我曾光顧過一次,跑完步以這裡的健康便當為晚餐,水準還不錯,它們的pressed juice的選擇亦多,最喜歡是有如紅牛般,充滿能量的一款,名字已忘記,真的抱歉。

闊別數月,AHA在威靈頓街尾重開,路線亦有所轉變,以前舊店是開放式廚房,新店的格調偏向時尚,酒吧架上陳列不少威士忌;餐廳大門前的橡木桶,是來自美國KOVAL酒廠;與前身走的健康路線南轅北轍。

日前的中午,連同友人K先生來試菜,午餐的價錢大約百多元一位,包一個自助頭盤,有沙律,風乾肉等選擇 ;而我們試的是餐牌上的散叫菜式。

2018年12月6日 星期四

高雄:生命之源@醉俠酒館



想看一個人對某些事物的鍾愛程度,就要觀察對方會為其喜歡的事物,付出多少。

有位朋友,以前口口聲聲說喜歡飲酒,當認識的日子一久,他所謂的喜歡,只是借酒買醉,不理是大陸廉價啤酒或超市紅酒也甘之如飴;就算你請他喝Fine wine,我想也喝不出其價值,最記得有一次,他喝大兩杯,把我帶來的威士忌斟滿一整杯,我見狀即刻喝止。

(我唔介意你飲,但係你斟滿晒成個水杯,你飲得晒先好!)

下次有局,他想喝酒的話,帶瓶Claymore(很廉價的調和威士忌),任由他自隊好了,各安天命。

近年認識不少真正喜歡威士忌的朋友,喜歡到旅行也要去酒廠參觀,到當地的威士忌吧,參加外地的酒展;今次來到高雄,自然不愁寂寞,與友人J先生吃過Omakase,三個人幹掉兩瓶大吟釀,(其實好少事)當然還未喝夠,於是便坐小黃,來到高雄很有名的威士忌吧:醉俠酒館

2018年12月5日 星期三

FUMI:日式聖誕夜



轉眼間,已經踏入十二月,臨近聖誕節,大家準備怎樣慶祝?吃一頓自助餐?吃一頓西餐?也不盡然,來個日式聖誕又如何?

中環蘭桂坊California Tower的日本料理FUMI,為了這個普天同慶的節日,餐廳的日籍行政總廚今井雅一師傅,憑著他敏銳的觸角,加上其懷石料理的根基,設計出既有外表,亦有內涵的節日套餐。

2018年12月4日 星期二

高雄:吉列四拼@銀座杏子日式豬排



數年前去台北,想吃日式吉列豬扒,二話不說:杏子

那時,杏子是風頭躉,我去的是科技大樓附近的分店,當時我曾經以神級來形容。之後有次經過台北SOGO的分店,見到排隊的人龍,即刻打退堂鼓。

很難拿香港的吉列店拿它相比,水準實在有一段距離,很遺憾地,最近兩年去日本,沒有機會品嚐當地的出品,像今年六月,與友人K兄經過某間日式豬扒店,他對我說:(你食完呢啲,就唔會再食杏子喇。)

可惜,我們沒有時間去試,只能略門而過。

喝了不少威士忌,微醺的感覺最寫意,從酒展走出來,由85大樓行到過來SOGO,無非想回味一下,杏子的炸豬扒。

2018年12月3日 星期一

高雄:當地頂尖Omakase@鮨二七



上年高雄威士忌之旅,有一間當地的高級壽司,早已在我飲食名單裡,但最終因沒有訂檯而見遺,今次不容有失,數個月前友人J先生準備訂位之時,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?

鮨二七,在不少人心目中,它是高雄最高水準的Omakase。

從下榻的酒店乘坐小黃,直到鮨二七門口,抱著期待的心情進內,晚上七點,食客只得三,四個,而友人仍在路上。

2018年12月2日 星期日

高雄:最爽都係撈粗嘢@港園牛肉麵



今次高雄之行,行程排得密麻麻,想吃一碗牛肉麵,只能在下午偷一點時間出來。

於威士忌展喝到差不多午飯時間,本來想與同行的朋友一起吃個炒飯。(我知道85大樓附近有間炒飯是不錯,上年已經想試。)

收到友人的訊息:(我已經去咗食晏。)

上年就在附近的牛老二吃牛肉麵,今次坐捷運到鹽埕埔站,只為一碗在酒友P兄口中,想起也流口水的牛肉拌麵。

港園牛肉麵,我上網問谷歌大神,顯示出有三間,在鹽埕區大成街的一間,才是老店。

Prohibition Grill House and Cocktail Bar:紙醉金迷下的熟成牛扒



Prohibition一字,代表禁令,亦是新開不久的香港海洋公園萬豪酒店,裡面的扒房的名字。

一家大細合家歡的樂園,為何會加上這個比較負面的名字?我記得當年迪士尼興建之時,本來的陰澳,也要改成欣澳,來迎合其正面,歡樂的形象。

當然,小朋友可以繼續去樂園玩耍,像我的大叔輩會選擇到這裡,喝杯雞尾酒,吃塊牛扒,這間以美國上世紀二十年代的禁酒令作靈感,由今日開始,成為今日的大人在公園裡面的後花園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