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

邊緣回望2015



2015年,對我而言,不論是工作,或者是blogger身份,是充滿挑戰性的一年,尤其是下半年。

Vom Fass:自家裝瓶威士忌



今年初,來自德國的Vom Fass,第一間香港分店,進駐中環荷李活道,數個月後再下一城,在尖沙咀加連威老道開第二間分店。

對於酷愛美食的朋友,Vom Fass代表著頂級橄欖油,陳醋。對我這個威士忌人來說,焦點當然放在一桶桶威士忌身上。

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

猛烈南瓜的2015飲食大事回顧



人云亦云,一年將盡,先為自己個舌頭清算一下。

你要我這頭花心蘿蔔,去選心目中2015十大食肆,是有點一定難度,不如,就作個簡短回顧,屈指一算,這篇回顧裡面,應該不止十間食肆。

(條件是我在這年才第一次去,新舊不拘,本地與外地的餐廳,絕對包括私心,如果你不認同我的選擇,那就沒有辦法。)

2015年12月29日 星期二

天祥飯店:窮L2015最終回



上年與家人,在石硤尾邊陲位置的石硤尾街盡頭,碩果僅存的大牌檔之一,天祥飯店做節。

當時已埋下重組窮L飯局伏線,數天之後,即刻在Facebook重組飯局,連群組的封面照,都是在天祥拍攝。

一年之後,窮L飯局今年壓軸大戰,以羊腩煲做主角,回到天祥飯店,連開五圍,好不熱鬧。

2015年12月27日 星期日

永合隆飯店:炭燒燒味燒不盡



日前我在Facebook說過:(以前很喜歡與美女交談,現在很喜歡與大廚交談。)

有時藉著飯局,或採訪之便,順道與大廚交流一下,聽君一席話,勝讀十年書,尤其是像我愛吃之輩,除了吃多一點,還想識多一點點。

上星期到沙田18採訪,與總廚倪師傅談及他們的烤鴨,由開業到今天,六年了,仍然是全港最佳。

因為響應酒店的綠色政策,加上執法機關的僵硬發牌制度,炭爐在今天,只會越來越少。

提到鏞記清盤,我說如果屬實的話,鏞記大廈被拍賣,到時鏞記真的要搬,炭爐燒鵝,將成為絕響,實在非常可惜。

倪師傅說:(市區仲可以食到炭燒燒味,就係喺太子,砵蘭街尾,與基隆街交界,火鍋店隔離。)

原來是老字號,永合隆飯店,說起上來,超過八年沒來過,我在飲食網站上的永合隆食評,時為2007年4月。

2015年12月26日 星期六

Mott 32:如虎添翼的公館



讀英國文學的女生,是否嚮往自由自在,樂於做一隻無腳雀仔的逍遙派?

起碼,我認識兩個,一個是小寶,另一個,是以前在文華東方酒店,任職公關的A。

早前,A召集各方好友,在Mott 32飯局。剛由丹麥回來不久的她,對大家說:(我下年初回丹麥了,今次就當係farewell啦。

來又如風,離又如風,英國文學的女生,真的很難觸摸,起碼,與小寶認識接近十年,直到今天,還是不太懂她。

2015年12月25日 星期五

一個味道一個故事:從童年到現在炸魚薯條



在普天同慶的日子,眼巴巴看著別人風流快活,而我仍坐在辦公室,眼光光對著部電腦,不知想點。

趁有時間,開始為下年春天的長假期計劃一下,去那裡?都是那裡?

懂我的朋友,也許會知道我第二,第三個家在那裡。

例牌先去找當地的餐飲,近期的潮流是甚麼?有沒有注目的新餐廳開張?雖然我一個人,在旅途上經常即慶,不過作為愛吃之人,我起碼要知道當地最近的飲食潮流。

面對一大堆wish list,完全無頭緒,時間有限,我怎能一一攻陷?

唯有,先吃個炸魚薯條?

你說我因為崇英崇到底,連英國菜也愛屋及烏?

2015年12月24日 星期四

Blogger生涯原是。。。聖誕派對



是日平安夜,沒有派對沒有約會,因為,在工作中渡過。

現今像我的部落客,被外間視為傳媒的一份子,早在聖誕之前兩個星期,已經忙得不可開交,出席四場傳媒聖誕派對。

有人見我稱怡東酒店為娘家,每次去Dicken's飲酒例牌說回家,究竟是甚麼意思?十多年前,我曾經在此酒店任職,就是如此簡單。

今天以傳媒身份回到曾任職兩年多的地方,身份大不同,環境卻沒多大改變,Tott's窗外,還是維多利亞海景,三十多層高鳥瞰告士打道,依舊車水馬龍。

2015年12月23日 星期三

猛烈南瓜在Metro:The Fat Pig by Tom Aikens@In Pork We Trust!



小弟在今天(23/12)都市日報專欄,介紹這間由英國名廚Tom Aikens主理,由豬頭食到豬尾的新餐廳 - The Fat Pig by Tom Aikens

在26歲已經成為米芝蓮名廚,曾經跟隨Joel Robuchon的Tom Aikens,繼上年接掌裝修後的The Pawn,今次再下一城,在銅鑼灣時代廣場開設以全豬肉菜式掛帥,標榜由頭吃到尾的The Fat Pig by Tom Aikens。

2015年12月22日 星期二

北京老家:冬至飯局



在香港吃北京菜,來來去去都是那幾間,鹿鳴春算去得最多,泰豐婁亦然,兩者已有一段時間沒去了。

有沒有其他選擇?尖沙咀的北京老家,年前已經有意,與家人在此做冬,最後因訂不到位而作罷。

今次的情況相反,因為另一間目標餐廳爆滿,才轉戰到北京老家,我們去的是旺角分店。

2015年12月21日 星期一

新加坡:好雞在中峇魯 - 甘榜山雞餐室



經常批評新加坡的海南雞,水準不及吉隆坡,畢竟兩地的確有別,新加坡實施中央屠宰,食味怎能及得上吉隆坡的走地雞?

四年多年前首訪新加坡,一口氣試了五間海南雞飯,最好吃的,竟然是名不經傳,位於紅燈區芽籠的小店,最差的是名氣最大,價錢最貴的Chatterbox

被過份吹捧的天天,如果像飲食名人Anthony Bourdain所說:(只吃雞飯就可以。)絕對稱得上A級,但是連同海南雞的話,分數拉低到B-啦。

難怪有些朋友認為:(香港的海南雞飯,還比新加坡好。)

不過,今次新加坡之行,海南雞飯一定要吃,只是,去那一間呢?

有朋友提議:(甘榜山雞!)

2015年12月20日 星期日

麗香園冰廳:五時三刻西多士



你們記得上一次與朋友吃西多士,時間,人物,地點嗎?

你們吃西多士的時候,習慣下多少糖漿?

以上兩個問題,我可以答你:1)兩年前的九月中某個下午,與好友小寶,坐在美都餐室的二樓,靠牆的位置。

2)大約一茶羹左右,多一點會太甜,純屬個人口味,與人無尤。

年青一輩,或者是文青/偽文青當道,那些懷舊冰室,成為了他/她們的寵兒,拍個照當食咗,將西多士擺到靚一靚,拍照之後放上Instagram,對他們而言,Facebook已經outdated,呃LIKE速度不及前者快。

新加坡:誤打誤撞阿南鮑魚麵



旅行的意義,並不是靠旅遊天書就了事,尤其是像我愛吃之人,漫無目的誤打誤撞,隨時有驚喜。

所以,我沒看旅遊書已久,一部智能電話足以走天涯,你可以說做人不能完全依賴科技,萬一發生故障就麻煩。不過,我亦有應變計劃,就是。。。。筆記簿與筆。

這天下午,目標是一間以五金店改建而成的咖啡館,由MRT站步行到目的地,也要一段時間。

中途給我發現這間阿南鮑魚,以罐頭鮑魚做主角,價錢不貴,挺有趣。

2015年12月19日 星期六

樂園:一日之計在於晨



一日之計在於晨,每天最期待的,就是一頓美滿的早餐。

放假,或當中班的日子,都會吃早餐,除非,睡到中午。

無非是給我出外走走,看報紙的一個理由,當大多人已經與時並進,上網看報紙,我依然樂於拿著份報紙,看波經馬經世界大事之外,兼一嗅油墨味。在科技日新月異的今天,卻努力去重拾那一份實在感。

早餐地點不出居所附近,盡可能是步行路程半小時之內,九龍城,是我另一個經常吃早餐的地點。

街市熟食中心的樂園,已記不起光顧過多少次了,熟悉我的朋友,或追隨我有一段時間的讀者,也知道這是我其中一間常去的店。


2015年12月18日 星期五

新加坡:Asia's 50 restaurant之一 - Burnt Ends



藉著Whisky Live Singapore之行,順道找已移居當地的友人S小姐聚舊。

說起上來,差不多四年沒見面了,這次我約她,適逢她剛剛過生日,大條道理為她慶祝生日,應該不會拒絕我吧。

在出發前才訂餐廳,頭號目標是江振誠的Restaurant Andre,臨急抱佛腳,當然吃閉門羹。所以在收拾行李的時候,無須帶備西裝樓,恤衫,皮鞋應戰。

第二目標,今年Asia's 50 restaurant,排名第三十的Burnt Ends,只限傍晚六點至六點半,才接受定位,其他時間,唯有walk-in。

2015年12月17日 星期四

錫池:杯籌交錯的清酒之夜



不知是那一天,某位酒友在Facebook,說終於喝到好喝的清酒。

有酒友提出:(不如搞清酒局?)

我作為塘邊鶴,竟然比拉下水,最後,酒友F一言既出,約好時間,地點,然後再召集其他酒友。

近年專注飲威士忌多,對於清酒只是偶然才會喝,當然不及威士忌般深入。

一行數人的清酒飯局,F先生選址在灣仔瑞安中心的錫池

對這間日本料理認識不深,於是上網看看該店的資料,飲食網站上的記錄,大多人只寫午市,寫晚市的又不夠深入,只知道以懷石料理作主打。

2015年12月16日 星期三

猛烈南瓜在Metro:海景軒@西藏氂牛限時供應



小弟今天(16/12)在都市日報的飲食專欄,為大家介紹我已經去過數次,每次都有驚喜的海景軒。

對一些牛魔王來說,除了和牛之外,西藏氂牛也是一顆明亮的寶石,長年生活於高原,吃的是無污染的青草,在如此得天獨厚的環境之下,形成西藏氂牛一身是寶。難怪《呂氏春秋》都曾記載「肉之美者,氂象之肉」。可惜西藏氂牛絕少外銷到香港,尖沙咀海景嘉福酒店的海景軒,由今天起限時推出以西藏氂牛,與西藏羊入饌的菜式,眾牛魔王有福了。

2015年12月15日 星期二

一個味道一個故事:燴意粉情意結



若要人似我,除非兩個我,如果有幸找到另一個我,肯定雞啄唔斷,由足球說歷史,到音樂說世界大事了。

與我年紀相若,曾經當過數個月同事的翠珊,嚴格來說,彼此萍水相逢,交情只限在公司,一出公司門口,不相往還,當然,離職之後,再沒有聯絡。

短短數個月的共事生涯,她卻不吝嗇地,分享了自身的經歷,包括家人,喜好,飲食之類的話題。

音樂電影品味與我南轅北轍,她最喜歡容艾辛,看的是葉念深,還是談談飲食好了。

Yum Cha:偶遇的甜



在尖沙咀加連威老道,有間還未完工的酒店,不過,裡面的兩間餐廳,Urban Park,與Yum Cha,率先在沙塵滾滾之下開業。

餐廳名字捨飲茶取Yum Cha,蛻意走年青化/外國人路線,顯然而見。

班底是來自中環的唐宮小聚,飲茶是廣東菜的精粹之一,可是新一輩的年青人,已不太欣賞早安一盅兩件晨之美。

2015年12月13日 星期日

廟街牛什:街頭牛雜進化論



自從十三座牛雜敗走香港,將基地搬去台北之後(其實,用敗走這兩個字,似乎不太恰當,或者,用撤出會好一點。但是,港式牛雜要轉戰台北,某程度上是一種悲哀,區區一個國際金融中心,竟用不下我覺得是全港最佳的牛雜店?)

土地供應問題是老生常談,我不該再說下去,說回牛雜,自十三座一走,後無繼人?

我說是專門賣牛雜的小店,坊間的小吃店,賣牛雜之外,還會賣魚蛋,煎釀三寶,豬大腸之類,專注當然不及只買牛雜的專門店,所以當時十三座牛雜的水準,對我而言是全港最佳。

另一間專賣牛雜的檔口,廟街牛什,之前屈就於殘破的檔口,早前搬到同一條街對面舖位,來個大變身。

除了換上新穎的招牌,更賣起檸檬特飲起來。

2015年12月11日 星期五

新加坡:東亞餐室,早晨!



新加坡的早餐,其實非常簡單,烚蛋,架央多士,一杯奶茶/咖啡的組合,成為大多新加坡華人的一天元氣之始。

像我們的ABC餐,煎蛋炒蛋配個火腿通粉沙嗲牛肉公仔麵再加杯奶茶/咖啡一樣理所當然,每個地方的早餐,各具不同風格,這是常識,無須再多講。

這天早上,由牛車水步行到東亞餐室,十分鐘不用,餐室位置與之前一晚,與S小姐晚飯地點 - Burnt Ends,只是一條分叉路之隔。

2015年12月10日 星期四

老上海飯店:癲鳳狂龍鬥蟹粉



七年多前第一次踏足老上海,是小弟的生日飯局。

第二次踏足老上海,三年多前的往事,記得當晚是跑夜馬,晚飯前先投注,竟然給我贏回一餐飯錢。

第三次來到老上海,全靠J先生的安排,一行十一人,得以再次坐在廂房,期待著這晚的蟹粉盛宴。

2015年12月9日 星期三

猛烈南瓜在Metro:觀塘工廠區的天才 - Genius



小弟今天在都市日報的專欄(9/12),為大家介紹一間,位於觀塘的西餐廳 - Genius。

根據非正式統計,活躍在觀塘的獨立樂隊,保守估計超過一百隊。他們在廠廈裏面的單位另闢天地,總有一天會有知音人。除了Band房,餐廳亦愈開愈多,而且並非港式Cafe之級數,路線愈走愈高級,像這間位於駿業街南益商業中心的Genius。餐廳面積大得可在同一時間,坐上百六、七位食客。連同戶外的露天位置,可能是整個觀塘區之中,最大的西餐廳。

2015年12月8日 星期二

Godiva買一送一的大笑話



平日直行直入,垂手可得的軟雪糕,今天卻引來大排長龍,到底有甚麼吸引力?

期間限量?

有小鮮肉/美女餵食雪糕?

買雪糕送錢?

其實,只是一個價值四十多元的雪糕,買一送一而已。

Godiva,就是今次事件的始作俑者。

2015年12月7日 星期一

新加坡:與廢青在芳林巴剎熟食中心吃早餐



Whisky Live當天的早上,強行把廢青S拉出來吃早餐,既然身處牛車水,就帶她到Hong Lim Complex。

四年多前首訪新加坡之時,已經來過這裡,為的是一碟歐南園炒粿條

今次,目標一樣。

2015年12月6日 星期日

麵家山下:全港最北的拉麵店



上個月,水貨客為患的上水區,發生一單水貨客滋擾拉麵店的新聞。

那些水貨客有如過街老鼠,人人喊打,今次則反客為主,阻住別人做生意不特止,更聲大夾惡,最後驚動警方。

至於警方事後有沒有認真處理,並不是這篇文的主旨,近年上水被水貨客搞到民不聊生,是無可否認的事實,只有腦殘的藍絲帶,才會包容他們。

已移居新加坡的酒友R先生,日前與他飯聚,他是上水人,慨嘆區內的氣氛,再不像以前的和諧。

這件事的主角,麵家山下,數年前剛開業的時候,已經有興趣一試,結果,拖拖拉拉了三年。

2015年12月5日 星期六

新利苑餐廳:三個麻甩佬,煲著大冬瓜



人算不如天算,一早約了朋友看電影,朋友卻因工作而未能赴會,於是再約另一位朋友,她卻臨時有事辦而爽約。

噢,突然獨身,早已見怪不怪,本來在電影開場前,到附近的老冰室便算。當天早上,S先生傳來短訊:(今晚約咗K先生打邊爐,你得閒嗎?)

我:(我今晚要睇戲呀!)

S:(你睇幾點?)

我:(晚上八點。)

S:(咁就約六點半啦!)

地點在太子的新利苑餐廳,我問S先生,這裡有甚麼特別?

S:(冬瓜盅火鍋,別處所無。)

2015年12月4日 星期五

新加坡:發起人肉骨茶



Whisky Live之前一晚,酒友們陸續到埗,大家在中午自由活動,晚上相約發起人肉骨茶

有說新加坡有三大肉骨茶店,黃亞細松發,發起人。我去過前兩者,今次終於有機會連中三元。

J小姐說有點喉嚨痛,如果吃炒蟹一定吃不消,我口快快:(肉骨茶妳應該接受到。)

可是,我第一個印象,是馬來西亞的巴生肉骨茶,卻忘了新加坡的肉骨茶,是偏向潮州式胡椒的辛辣。

新加坡:綠色的興發炒粿條



一碟禧街炒粿條,豈能滿足到我這個炒粿條狂人?在新加坡的第二天,早上坐MRT到Pasir Panjang站,旁邊的熟食中心,聽說有間炒粿條,以蔬菜掛帥,感覺更加健康。

早上的興發炒粿條,已經開始有人排隊。

2015年12月2日 星期三

猛烈南瓜在Metro:韓流大大鑊



今天(2/12/15)小弟在都市日報的飲食專欄,為大家介紹一間,位於尖沙咀厚福街,應該是全港唯一的韓國鐵板料理。。。大大鑊

2015年12月1日 星期二

新加坡:窮L繼續住Hostel - Chic Capsule Otel



當每次出門之前,總會有朋友問:(你會住邊?)

我:(我呢啲窮L,梗係越平越好啦。)

除了澳門,其他地方,盡可能住最便宜的住宿。

我:(都係租個床位啦。)

有些朋友問:(你都算係media,可以電郵到當地的酒店,要求試住。)

對方邀請我就好地地,自己開口就肉酸,現今blogger界,就係越來越多這類人,親子博客呀,偽旅遊博客呀,動不動就去外地住resort,五星級酒店,你們覺得他/她們會真金白銀付房租嗎?

2015年11月30日 星期一

新加坡:二訪結霜橋叻沙



三日三夜新加坡威士忌之旅,時間緊逼,盡可能想去一些對上兩次未去過的食店。

可是,我實在太掛念結霜橋的炭爐叻沙了。

上年沒有去,一別四年多,再次來回味一下。

由$2坡幣加至$3一碗,當年$1坡幣對$6港幣,今天$1對$5.6,折合$16.8一碗,還是非常便宜的。

你難以在香港,用這個價錢去吃一碗像樣的雲吞麵,你可以在這裡,吃一碗超水準的叻沙。

新加坡:一落機,拖著行李到禧街炒粿條



已經連續四日,沒有更新部落格,是近年最長時間的一次,在此對各位讀者說聲不好意思。

因為,我又過去新。。。加坡,又是一年一度的Whisky Live。輕裝上路,沒有帶手提電腦,只是帶個hand carry上飛機。

乘坐大清早的酷航出發,到埗時間還是上午,坐MRT出到市區,未到十二時。

下塌牛車水的Hostel,時間尚早,索性到附近午餐,對於牛車水,當然不陌生,單在這一區,已經有三間比較出名的熟食中心。

拖著行李,來到Chinatown complex,目的明確,只為一碟炒粿條。

2015年11月25日 星期三

猛烈南瓜在Metro:秋天的蟹宴與邪惡的海膽鍋



每逢11月,除了大閘蟹之外,還有來自日本的鱈場蟹——毛蟹及松葉蟹,與牠爭妍鬥麗。

灣仔交加里的日本料理吟彩,剛推出二人前的蟹宴,價錢為$1,880,供應期直至12月尾,名副其實地由頭蟹到落尾。

2015年11月24日 星期二

Alma:海港城的葡萄牙人



近幾年香港的餐飲界,說到葡萄牙菜,只有LKF的Casa Lisboa,很多人有個想法,吃葡國菜,我不如過澳門?一個多小時船程,沒有甚麼方便不方便。

記得以前還有一間,在灣仔QRE,早已關門大吉,所以,你可以說Casa Lisboa獨大,又或者是後無繼人。

昨天中午,與兩位朋友來到海港城,目的是為了一試當天才正式開業,主打葡萄牙風味的Alma

2015年11月23日 星期一

三小姐海鮮小菜:窮L最愛的你



今個月要追回上兩個月的失地,我指是窮L飯局,整個九月,十月,鑑於小弟俗事纏身,未能抽空安排飯局。

又要上班,又有大大小小的活動,你估我真係唔L使做咩?

去到十一月,繼月初的大龍鳳,相隔兩個星期再下一城,在周六的晚上,再次來到闊別六年,大埔熟食中心的三小姐

相信很多人也知道,此三小姐的老闆,是八十年代尾出道,在九十年代初的樂壇,曾經紅過一陣子的男歌手,黃翊

2015年11月22日 星期日

大公館:荔枝角四重奏(4) - 工廠區的高級會所



終於完成小弟的荔枝角四重奏之系列,壓軸出場的,當然有一定的份量。

D小姐相約在D2,行會員制的的大公館晚飯,心裡暗喜:(終於輪到我了!)

雖然是行會員制,但是非會員也可以光顧,與會員分別之處,在於價錢,當然會員會便宜一點,而且不收加一服務費。

十一月中的天氣仍然炎熱,每天與短袖衫,短褲為伍,這一晚,差點出事。原來大公館有服飾限制,男仕們身穿背心,涼鞋,短褲,恕不招待。

幸好,這天我穿了長褲。

2015年11月19日 星期四

金光燦爛,一身是膽



社交平台盛行,只要有Facebook,Instargram,微博,推特等平台,人人都是一個媒體。

相機食先這種風氣,究竟由幾時開始?我也答不到你,只會想到擁有第一部數碼相機的時候,就開始拍食物照。

當年還未有社交平台,極其量只有新聞組,那時候手機仍未有拍攝功能,遑論上網?

時至今日,呃LIKE已成為潮流,很多時呃下呃下,便呃到不少商機,尤其是眾多毛都未出齊,已經受到追捧的所謂名Instagramer,那些是真?那些是買fans?真真假假,越來越難分。

先不說這個Instagramer買LIKE買粉絲的問題,說起上載食物照呃LIKE,海膽永遠是熱門之一。

見今期新假期雜誌,拿海膽為主題,我亦不甘後人,跟著雜誌的尾巴走,哈哈。

2015年11月18日 星期三

深仔記:雲吞月在跳



砵蘭街的宵夜名店,深仔記,上年在尖沙咀赫德道開分店。一直與他擦身而過,要到近期才有時間前往。

而且,一周之內,總共上門三次。

與本店一樣,營業至深夜,附近酒吧林立,不愁沒生意,記得以前對面有間廿四小時營業,名叫南豐的茶餐廳嗎?

2015年11月17日 星期二

巷仔豬骨粥:夜消沉



轉眼間,回到尖沙咀工作差不多半年,在當中班的日子,下班後根本不愁沒有宵夜,那位所謂紅遍港台的飲食部落客,之前的香港無宵夜之謬論,是否離地太高?

堪富利士道的暗巷,有間每晚十點半才開的粥檔,憑著豬骨粥,風行多年。

大家稱他為巷仔豬骨粥,對面的老牌韓國料理錦城早已不在,而這檔豬骨粥,繼續與對面的維多利亞酒店唇齒相依。

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

How Cool:磨拳擦掌



我最先認識的Portobello,就是倫敦Notting Hill的跳蚤市場。

後來,才知道此英文字有另一個解釋:大磨菇。

第一次品嚐大磨菇,在銅鑼灣開平道的Stonegrill,以火山石烤大磨菇,不論是火山石,與大磨菇,對於當時的我來說,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樣地驚訝。

自此,成為了大磨菇狂迷,偶然在超市見到,買回家將其切成一條條,爆香蒜蓉,加些忌廉,弄個簡單的大磨菇意粉,簡單到極。

當月前得知柴灣有間小吃店,主打烤大磨菇的 How Cool,即刻把他放進wishlist。(小弟的飲食名單,一向無分貴賤的。)

一拖數月,終於在上星期某個晚上,抽空前往。

2015年11月15日 星期日

樂意扒房:無獨有扒



兩個月前,好友小寶突然回來工作數周,所以今個秋天,不用飛去英法。

上年十一月,在巴黎逗留短短四十小時,我對小寶說:(見係妳生日,專程在英國之旅抽兩天,過來請妳食餐生日飯。)

世事永遠都是峰迴路轉,充滿戲劇性,上月中,小寶說日內會回港工作個多月。

莫非,這是命中注定,與她慶祝生日?

或者,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,以前她在香港的時候,大家不常見面。可能,今次她回來,不想見到我呢。

晚飯恐怕沒有機會,不如,約午飯?朋友,始終都要見的。

地點在她上班地點五分鐘路程範圍,隨便地想起好幾個地方,生記波士頓The Pawn

且慢,還有樂意扒房

2015年11月14日 星期六

華漢茶餐廳:早餐杯中物



曾經在網路上看過一篇文章,題目是 我不能跟一個中三畢業的男人在酒店吃飯,而此文的作者,相隔兩天後發表 我可以跟一個大學畢業生踎茶記,有點首尾呼應。

我不評論兩篇文章的內容是否略為誇張,小弟也是一位在網上寫文的人,適量的嘩眾取寵,是必須的。

不過,我想說的,中三畢業的男人並不是一無是處,也可以見識廣博,很有內涵,當然,視乎其人生的經歷。

大學畢業,也可以成碌柒,甚麼也不懂的井底之娃而已。

說到尾,男女之間的交往,志趣相投,才是最重要的一環。記住,是對我而言。

2015年11月13日 星期五

Ebb & Flow:初戀無限touch



二十年前,會考成績見紅,走投無路之下,報讀職業訓練局的酒店課程。

在第一天上課,給我預上了命中注定的她。

在一大堆女同學面前,她的冰冷面孔,成為眾男生的焦點。

當時不識死,自作多情向她獻殷勤管接送,直至課程完畢,大家到不同酒店工作,我依然對她死纏爛打。

而她當時任職的酒店,就是銅鑼灣的柏寧酒店。經常到酒店的員工入口等她下班。有一次時間尚早,到酒店的酒吧看歐國杯,完場後,她下班,旁邊還有她的男同事。

這一刻,差點醋意大發。

2015年11月12日 星期四

The Chippy:在遮打花園吃炸魚薯條,簡直是人生的溫暖



大英離開我們十八年,有些人會覺得脫離英國佬管治,回歸祖國而感到自豪。

有些人還是對事頭婆依依不捨,生母不及養母親,像我這些港英餘孽,你說我政治不正確,都係咁話。

如果現在環境好,何須回頭望過去?

好了,不說太多政治,維珍航空舉辦的Best of British活動,由今個星期一開始,直到周六,在中環遮打花園,舉辦為期六天的A slice of London。

Facebook活動上的圖片,是Carnaby st的招牌,而且在活動上,有以下的介紹:

Carnaby Street comes to Hong Kong where some of the country’s best-known retailers and fashion brands will be on display, with discounts aplenty.

The Best of British London shopping experience will transform the heart of Central into a shopper’s paradise for six whole days. Get your Christmas shopping in early and pick up something for a loved one, or simply come down to soak up the atmosphere and take a selfie with our replica London bus and enter a raft of UK-centric competitions to win a selection of fantastic prizes.

嘩,將Carnaby st搬過來遮打花園??????

2015年11月11日 星期三

猛烈南瓜在Metro:鐵板上的六本渥




小弟在都市日報的飲食專欄(11/11),為大家介紹一間鐵板燒。

外國的月亮不一定特別圓,本地薑亦不一定全無競爭力,我所說的是日本料理。

很多人總會覺得,出色的日本料理一定是由日本人掌舵,毫無疑問,日本人做日本料理,自然被看高一線。

尖沙咀格蘭中心地庫的六本渥,鐵板燒師傅Ken哥就證明香港人在日本料理的舞台上,表現絕不輸蝕給日本人。

2015年11月10日 星期二

Big Fernand:法國漢堡風情




凡是來自法國的人和事,是否也顯得特別有品味?

當你去過巴黎,你就知道幻想美麗,現實殘酷是甚麼一回事。

如非好友小寶在巴黎的話,我想我只能給他一個中性印像。

不要說法國甚麼都覺得很中產,很優雅,其實,早已與我們息息相關,滲入了生活的大小細節裡面,一切來得理所當然。除非,你仍是執迷於韓國流行文化,眼光只限於亞洲地區,或者,會覺得大驚小怪也不定。

法國人的時裝品味(曾經,我是APC的死忠粉絲),法國音樂(膚淺的我,只聽AIR,Daft Punk,Yann Tiersen,或一些曾經來港表演過的法國樂手。),法國電影(月中開鑼的法國電影節,已經買了幾場門票),還是令我多麼入神。

當然,少不了法國菜,有沒有發覺,這數年間,來香港開店的法國餐廳/甜品店,有越來越多的跡像?

中環IFC的Big Fernand,是其中一員。

2015年11月9日 星期一

珍寶坊:佐敦魚蛋歌



新一年的香港澳門米芝蓮,增設街頭小吃一欄,惹來大眾議論紛紛。

(米芝蓮自我降格?)

(就算你唔想有米芝蓮,米芝蓮都會嚟搞你,到時業主實有位入,瘋狂加租。)

(咦?咁多間入選小店,點解無一間賣牛雜,魚肉燒賣,魚蛋?)

係喎,魚蛋是最具代表性的香港街頭小吃,為何沒有受到米芝蓮青睞?

2015年11月8日 星期日

龍鳳廚坊:窮L大龍鳳



窮L,不是我們窮到要執紙皮,要吃二手飯維生,而是一種生活態度。

沒理由經常到高級地方大魚大肉,去一些地道,草根的地方,吃著小炒,用自備的酒杯,喝著自備的酒。與朋友的話題,由女人,足球,在電影節看過甚麼電影,到歐洲的遊歷,與及近期喝過甚麼威士忌,聽過甚麼唱片,當然,中間夾集著一些粗口。

這才是窮L的烏托邦呀!

本年度第三場窮L大局,一拖再拖,延至上周五,在太子邊陲位置,界限街的龍鳳廚坊,連開四圍。

2015年11月7日 星期六

つけめんTETSU:沾麵新秩序



早前經過堅拿道橋底,見到有一間疑似拉麵店,正在裝修,看看店名,咦?原來是東京元祖級沾麵店,つけめんTETSU

與拉麵戰況激烈的登龍街,相隔一條堅拿道。正面交鋒的對手,大抵只有拉麵。

剛過去的星期四(5/11)上午十一點半開張,這天亦是Wine & Spirits的第一天,先在酒展會場打個轉,然後相約在附近上班的陳真兄,一起嚐來自東京的沾麵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