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7月31日 星期四

拉麵天王:紅磡巷仔的四大天王?



上世紀九十年代,樂壇(抑或是娛樂圈?)是四大天王的天下,直到九十年代中後期才終止。

四位天王是誰也無須再多講吧,相信千禧年代出生的小朋友,也會知道黎張劉郭是誰。

當然,這篇文章並不是帶大家回到九十年代,亦不是借四大天王來說樂壇,而是。。。。。近日在紅磡黃埔新邨內的巷仔,出現了一間叫拉麵天王的拉麵店。

2014年7月30日 星期三

炳利飯店:赤裸的秘密



大熱天時,坐在沒冷氣的鐵皮檔,不是犯賤,是甚麼?

又或者掉轉去想,有甚麼原因,可以令你乖乖就範,在三十多度的中午,在這般環境下午餐?

沒有選擇?

有好吃的東西?

消費低廉?

年前在萬分不情願之下,要去九龍灣補領回鄉証之時,發現旁邊有個小小的熟食市場,格局像臨時街市一樣。

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

歡樂海鮮酒家:跟團吃這些!



上一次入去流浮山,是回歸的那一年,當時任職的公司,其中一項員工福利,就是一年一度員工本地遊。

還記得,行程包括在開發中的東涌遊車河,在青馬大橋下留倩影,午飯地點,直入流浮山。想起,與那些帶上鴨咀帽的大陸團友一樣,真老土。

相隔十七年,再次來到這地,無獨有偶,同樣以公司員工旅行身份,在流浮山大街上步行。老土,原來是循環不息地重演。

目的?當然是吃海鮮,地點是區內最有名的歡樂海鮮酒家

沒錯,即是剛剛因為欠下賭債,而自殺身亡的少年廚神的那一間。

2014年7月27日 星期日

金華冰廳:菠蘿油,奶茶以外的。。。。。。。



小店也好,大集團也好,只要做起個名,除了本地客人,更會吸引遊客上門,久而久之,小店被財團收購,連開分店,水準卻不如以往。

隨意舉一些例子,蘭芳園早已成為明日黃花,十個光顧後十個X。翠華的價格,遠超於正常茶餐廳的消費水平,日前剛登陸台北,惹來四百人排隊的添好運,同樣地,越是擴充,水準越是下跌,上年我曾經不客氣撰文狂插添好運,更翻查舊賬,主理人以前曾經表明不會擴充營業的立場。

當一間食店,成為了眾人心目中的遊客店,身邊的飲食男女們,不屑光顧這類食店。有外地讀者問過我:(添好運是否真的值米芝蓮一星?)我的例牌答案:(我介紹你們去其他點心店吧。。。)

遊客店三個字,彷彿成為了負面的代名詞,不過,凡是也有例外。太子的金華冰廳,是仍然保持高水準,連本地人也大讚的遊客店。

2014年7月26日 星期六

馬拉媽媽:忘情怡保湯河



上環的馬拉媽媽,已經在孖沙街有好一段日子,大約七年左右吧。數年前第一次光顧,亦是唯一一次,對其叻沙的湯底有正面評價,只是有點奇怪,好地地一碗叻沙,為何要下茄子?乾撈麵則醬油味不夠濃。土瓜灣星洲名廚的乾撈麵,水準更佳。

士別差不多五年再臨,價格驚覺上升了不少。晚市套餐的叻沙,索價$78,最便宜的怡保湯河,乾撈麵,各$55。

2014年7月24日 星期四

Doppio Zero:絕對零度



兩年前其中一餐生日飯,與氣質女生V,在上環的Doppio Zero共晉午餐。相隔兩年,收到C小姐邀請來晚飯,當然沒有拒絕的理由。

Doppio Zero開業三年,基本上餐單沒有甚麼改動過,一直以自家製,00麵粉造出來的麵條為傲。上次只是吃過Linguine Vongole與Beetroof Ravioli,今次終於可見真章了。

2014年7月23日 星期三

金鳳茶餐廳:春光乍洩凍奶茶



名震全港九新界,原味無添加的電油桶凍奶茶,你沒有理由不知道,是那一間的出品?

連遊客都懂得摸上門,你還不知道?

灣仔春園街的金鳳茶餐廳,其凍奶茶堪稱全港數一數二,道理其實很簡單,沒有加冰,將奶茶注入貌似電油桶裡面,然後放入雪櫃備用,原汁原味的冰凍感覺,香滑,甘甜,多年如一。

2014年7月22日 星期二

The Canny Man:全港唯一蘇格蘭酒館



香港曾經被英國佬殖民管治一百五十多年,自從回歸大陸十七年後,還有幾多昔日的港英年代的痕跡留下來?

當郵筒由紅變綠,當英皇御准變香港賽馬會,當皇后碼頭成為了歷史名字。。。。。無須等五十年,十多年,已經變化甚多。

可喜的,仍然可以在香港,找到英式酒館,其實,大多人只會統稱為英式酒館,包括English Pub,或Irish Pub。。

那麼,Scottish Pub呢?香港也有一間。

地點是估你唔到,隱身於專門接待大陸客的酒店,灣仔華美粵海酒店的The Canny Man,中文名叫精伶吧

2014年7月21日 星期一

麥兆記(祖傳)廣州雲吞麵:灣仔分店之細蓉



不諱言,我現今背著多篇文債,與兩科功課的Assignment在身,可是,我仍然要上班,完全分身乏術,我想真的要請槍手來幫忙了!

朋友們說:(你點會請到槍?你啲文一睇就知係你寫,咁容易學?)

哈哈,所言甚是,作為博客,個人風格是很重要,以上只是我借個位來吐苦水而已。

一切,還是要靠自己,近日難以保持每天出一篇,但是又要保持收視率,唯有以最快速度,寫一些比較容易的文章。

寫得快,不代表我求戀其。像越開越多分店,麥奀記後人的麥兆記,如今已經有四間分店,態度一樣認真。

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

Madam Sixty Ate:Riedel x Lindt x Penfolds,餐桌上的搖滾樂?



一隊四人的搖滾樂隊,由主音加結他手,有結他手/琴手,有低音結他手,與鼓手組合。缺一不可,否則,便完氣大傷,在近代音樂史上,失去主音的樂隊,能夠繼續走下去者,有英國的Joy Division,轉型玩電子,兼改名為New Order,結果成為了殿堂級電子組合,我們的,有BEYOND,當然,家駒永遠在樂迷的心中。

其實,在餐桌上,也可以表現出搖滾組合的團隊精神,像這一晚,我在灣仔的Madam Sixty Ate。。。

當晚的晚宴主題,為RiedelPenfoldsLindt,與Madam Sixty Ate,四個完全不同個性的成員組成。

2014年7月19日 星期六

龍記飯店:燒味佔領中環



中環結志街重建在即,有人依依不捨,有人拍掌叫好,像東北發展方面,支持的,永遠是既得利益者。

原有的老店,難道從此消失?就算面臨清拆,也要為未來打算,像賣燒味的龍記,已經搬了去同區,域多利皇后街,繼續為中環人服務。

2014年7月17日 星期四

猛烈南瓜披圍裙:麒麟一番搾之別注黑啤佐酒美食下廚樂



歌神許冠傑都懂得唱:(飲番杯冰凍啤酒,高歌一曲氣量厚。)就算是像凡人,如我,也懂得這個道理,夏日炎炎,你不唱歌,也會來一杯冰凍啤酒啦。

當然,啤酒不止喝,更可以用來烹調菜式,啤酒著青口,越南啤酒蟹,可能大家也吃過,講就天下無敵,做起上來,會否有心有力?

上個月,應邀出席日本麒麟啤酒舉辦的烹飪活動,全名頗長,叫做麒麟一番搾,冰上極黑之誘惑 - 別注黑啤佐酒美食下廚樂

2014年7月16日 星期三

神虎拉麵:灣仔之虎



光顧新店要搶先,寫食評要早著先鞭,當黃金時間一過,便淪為Old news is so exciting。

拉麵店,是網民們搶頭注香的重災區。尤其是某些殿堂資深食家,最喜歡在飲食網站,為新開的拉麵店拿下首名入球。

灣仔廈門街的神虎拉麵,開業差不多半年,要在日前才有空前往。如果以這個角度去看,已經跑輸大市了。

2014年7月15日 星期二

The Butchers Club Deli:香港仔的屠夫



作為男人,若果你另一半,要你陪伴她去Shopping,而且只逛一些女人專屬的地方,例如只限女裝的時裝店,化妝品店等等,就算你真的很愛她,也忍不住大叫很悶!

如果,角色掉轉,要你女性朋友/女友/老婆,陪你去Landmark Men,結果可能一樣。可能,我想法未免太過偏激吧,事實未必如此呢。

在以下情況,當你向女方提出要求,去廠廈Shopping,不過只限男裝,買完恤衫後,不如留下來吃牛扒?整件事會否變得好有品味?而對方亦較容易接受?

且慢,留下來吃牛扒?在工廠的時裝店吃牛扒?傻的嗎?

非也非也,隱身在香港仔工廠大廈的ED1TUS,就是一間專營歐洲男裝的Showroom。那麼,牛扒在那裡?

行入一點,你就會見到正在磨刀霍霍,面露兇光的屠夫,正在恭候大家。

而這位屠夫的名字,叫做The Butchers Club Deli

2014年7月14日 星期一

Mamoz:齊揮開灰塵,逃離鋼筋森林



久沒見面的年青人O先生,忽然雅興大發,相約小弟出來飲兩杯,地點由他決定。

O:(銅鑼灣利園附近的Mamoz!)

雖然我未去過,但我知道位置在那裡,與竹壽司Mango TreeBella Vita同一屋簷下,但不同集團。

2014年7月13日 星期日

麵鮮醬油房周月:月半小夜曲



當有些人覺得拉麵店越開越多,感覺很煩厭的同時,其實,有沒有試過放開懷抱,用另一個角度去看?畢竟,拉麵不只是現今最流行的豚骨湯底。。。

在中環歌賦街的周月,是本地最出色的拉麵店之一,上年我曾經在此,撰文大讚他們的帆立貝油伴麵,不久之後,周月在太古坊開設分店,聽說水準與本店相若。

趁著這晚在附近有活動,便來拜訪一下分店,就算是周五的晚上,周月只有零星食客。入夜後的太古坊,與日間是完全兩回事,上班一族撤退之後,剩下的,只是住在附近的街坊為主。

2014年7月12日 星期六

隆姐泰國美食館:變質海南雞飯?



去到今時今日,還有誰可以夠L膽向天發誓,說由十多年前開始,到今天仍然沒有變?

我敢說,沒有。

單是看博客圈內,還保留著初心之人,已經賣少見少,當一涉及利益,整件事便會變質,單純地真心分享?不想出名?一切只是bullshit!

我不否認,由寫文的第一天,去到今天的心態,已經變化不少,如果面前有持續發展機會,為何不用心去做好一點?不過,我的心依然擁有青春期的熱血,衝勁。否則,怎樣去進步?

反觀,多年前光顧的小店,以前的水準真的很好,當成名了之後,規模越來越大,可惜是水準不如以往。

2014年7月10日 星期四

Rondavy's Artisan Kitchen:鏗鏘玫瑰



日前為自己的面書,作了一個無聊統計,在我數十張Profile相之中,有幾多張是自拍,有幾多張是路人拔刀相助?

發覺有幾張相,是出自V小姐之手,其中有一幅,我頗為喜歡,就是在銅鑼灣樓上Cafe,Rondavy的油畫前,拍下的側面照。

原來,已是兩年前的事,今天,V小姐繼續自由自我,走遍千里,在歐洲追尋理想。Rondavy也有兩年沒來過了。

2014年7月9日 星期三

Torimen:再訪燒鳥人



當初Torimen以拉麵 X 串燒的概念,在蘇豪伊利近街的一角實踐,老實說,我並不看好。

是不是覺得拉麵,應該還拉麵,串燒還串燒,兩者勉強走在一起勉強無幸福?非也,因為這個舖位,是死位,開一間,死一間。

今天,Torimen打破了魔咒,開業接近兩年,憑著其混合湯底的拉麵殺出條血路,早已成為拉麵迷心水之一。

2014年7月8日 星期二

Ole:馬德里的情人




有誰料到,在世界杯開賽之前,上屆冠軍西班牙,成為首支出局的球隊?

波係圓的道理,人人都識講,當敗陣之後,眾球迷們開始醒覺,雄霸了球壇六年的西班牙,終有青黃不接的一天。

還是將話題回到餐桌上吧,近年西班牙料理吹得正盛,這兩年之內,出現了不少西班牙餐廳,但是,你又知不知道,本地歷史最悠久的西班牙餐廳,是那一間?(除了El Cid

沒錯,就是中環雪廠街的Ole

2014年7月6日 星期日

Jouer:四道菜馬卡龍



早在兩個月前,威士忌達人朋友T先生,說灣仔有一間新開的甜品店,推出了威士忌味道的馬卡龍,叫我快點去試。

可是,小弟實在太過忙碌,不是上班就是上學,飯局好像沒有間斷,待歐遊後的一個月,才有時間抽空前往。

而這間甜品店,位於灣仔秀華坊,名字叫Jouer

一個頗為陌生的地方,其實只是在聖佛蘭士街隔離,有看過電影月滿軒尼斯的朋友,片中張學友的家,就在這裡。

2014年7月5日 星期六

甘牌燒鵝:甘牌頭炮打不響



年前鏞記的爭產案,大少甘健成先生心力交瘁,最終騎鶴西去,二少成為贏家,不過,鏞記則成為大輸家,在打官司期間的紛爭,令到飯店元氣大傷,水準插水式下跌,由米芝蓮一星,到連推介也沒有。

作為捧了鏞記十多年的擁躉,心裡難免有點戚戚然,畢竟,我曾經在這裡,擁有過一些美好時光,分別與兩位前度在此撐枱腳,更有機會身處四樓會所,品嚐二十四橋明月夜,與甘大少有過一面之緣,此生不枉。

敗走鏞記的甘大少一家,另起爐灶開設甘牌燒鵝,與甘飯館,把甘大少的精神傳承下去。

下個月或者有機會與朋友們,在甘飯館開局,這天先來到灣仔軒尼斯道的甘牌燒鵝,一看究竟。

2014年7月4日 星期五

倫敦:福爾摩斯的酒吧 - The Globe



兩個立場南轅北轍的人,竟然在倫敦碰上,我說我與C先生,因為,他是利物浦球迷。

恰巧,我在倫敦第二日,他從曼徹斯特南下,相見不如偶遇,無獨有偶,當天是足總杯決賽的大日子。

C:(不如睇波?)

我:(哈哈,好,邊度?)

C:(就Baker Street啦。)

2014年7月3日 星期四

士林棧:台式港味?



小弟熱愛台灣,很多人也知道,當然,也愛台灣美食,可是香港大多台灣料理,做得不太像樣,比較近似的,大抵是砍掉重練的程班長

當我收到位於大角咀的士林棧試食邀請,在電郵上寫明是台式港味,想也不想,即刻full stop。

拒絕了邀請之後,店方鍥而不捨,嘗試說服我回心轉意,更給我看看有關報章的讚美文章。。

人總是好奇,既然店方信心爆棚,趁這晚沒有約會,便獨自來看個究竟,不過,我沒有應店方之邀請,純粹以普通食客身份赴會。

2014年7月2日 星期三

Dada Bar + Lounge:任吃任喝的歡樂時光




上世紀末的金融風暴之下,百業蕭條,經常聽到甚麼救市,逆市求生路的口號,就算是一些高級場所,也要割喉吸客,如果大家還有印象的話,富麗華酒店的扒房,曾經推出信用卡優惠,全單半價。舊凱悅的Hugo's,更出動到晚飯送一晚酒店住宿!看在未經歷過經濟低迷的年青人眼中,絕對是不可思議。

灣仔某間城中著名夜場,歡樂時光來飲酒,奉送免費小吃自助餐,有如半賣半送,喝酒也要有佐酒小吃,三杯到肚,輕易地回本。

估不到,今時今日,有酒吧推出這類優惠,尖沙咀金巴利道,帝樂文娜公館內的Dada Bar + Lounge,一星期七天,由黃昏六點開始,直到晚上八點半,這兩個小時裡面,指定啤酒,紅,白酒,烈酒任喝,小吃任食,大家想想,收費如何?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