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8月31日 星期日

鮨津樂:甚麼都吃,除了三文魚,而且,我很肚餓!



以上的標題,是我每當坐在壽司吧檯,吃Omakase之前,與師傅的例牌開場白。

日前的晚上,我在中環士丹利街,開業數個月的壽司店,鮨津樂的吧檯前,對師傅說出這篇文章的標題。

甚麼是Omakase,也不用花時間去解釋,鮨津樂的班底,來自ICC的星級日本料理,天空龍吟,對他們的實力,不用置疑。

壽司店只有吧檯,同一時間,只能容納大約二十人。晚市的Omakase價錢,分別為$880,與$1280。

2014年8月30日 星期六

泉昌美食:呃鬼食豆腐



兩年前,曾經在網誌上撰文,慨然今天的臭豆腐,再沒有以前般臭到冤,到底,還可以在那裡吃到名符其實的臭豆腐?

而那篇臭豆腐的文章,當中提及過灣仔的泉昌美食,徒具外表,欠缺內涵,臭味只停留於表面,吃得不夠過癮。

2014年8月29日 星期五

香港賽馬會滿貫廳:快活谷的彩雲之南



當你在飲食網站,嘗試用雲南菜三個字,來搜尋食店,得出來的結果,米線店一面倒。

好像,普羅港人眼中的雲南菜,大約只得米線?多年以來,坊間主打雲南菜的飯店,來來只得三數間,彩雲南阿詩瑪,與觀塘的那一間小店。

與福建菜一樣,雲南菜只屬弱勢社群?那你就錯了,對於雲南出產的茶葉,野菌,餌塊,我是超級喜愛的,多年前在家附近,已結業的雲南小店,吃過的大救駕,餌塊煙韌的質感,有如意大利的Gnocchi。可惜的是,坊間的米線店,是不會見到這樣的風味。

一向惠澤社群的馬會,久不久都會邀請國內的名廚,在旗下的中菜廳客串。今次,輪到雲南菜大師,王黔生,與他的團隊,在跑馬地馬場的滿貫廳,由昨天開始,直至九月七日,為食客們帶來正宗的雲南風味。

2014年8月28日 星期四

澳門:Grand Lapa 美食 + Spa 半天遊 ( 美食篇 )



上文提到,早前受到澳門金麗華酒店之邀請,來體驗一下,酒店內的Spa,與美食。只是小弟時間太過緊逼,沒有機會過一晚夜,殊為可惜。

由文華東方時期留下來的遺風,你可以在酒店一角找到,有關澳門前宗主國,葡萄牙的航海家之故事,同時亦保留著,昔日殖民地年代的風采。

酒店內的咖啡室,Cafe Bela Vista,正是默默地保衛著,澳門數百年的殖民地時光。有些所謂愛國份子,經常擺出殖民地年代,受盡屈辱的委屈。好了,又問問大家,如果香港沒有英國,澳門沒有葡萄牙,今天會變成甚麼樣子?

2014年8月27日 星期三

明珠閣:給我一碗叉燒飯



人在外地生活一段日子,總會想起屬於我們的美味,廿多年前曾在加拿大小住八個月,一段無所事事與悶到仆街歲月,那時候最期待的,就是收到朋友寄來的信,CD,與家人帶我去唐人餐館飲茶。

好,轉個話題,如果,一生人,只能獨孤一味,你會選擇甚麼菜,來與你長相廝守?

叉燒飯,應該是大多港人心目中之選,任由你怎樣西化,怎樣東洋化,始終敵不過,掛在燒味檔櫥窗上,令人垂涎欲滴的叉燒?

2014年8月25日 星期一

千家客:如果我們的語言是雲吞麵。。。



一切,都是村上春樹而起。

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,成為了我的威士忌入門,憑著這本書,造就了我數個月前的艾雷島之行。

好了,除了威士忌,還有甚麼共同語言,能夠惹起大家的共鳴?

其實,開口說甚麼都會說中,如果我們的語言是黃家駒,如果我們的語言是蒼井空,如果我們的語言是。。。。。

可能是一碗雲吞麵?

你不要對我說,你沒吃過雲吞麵!

2014年8月24日 星期日

Triple O's:英雄遲暮



早幾日上網看英國新聞,得知小弟昔日心目中的英雄,前英格蘭球星加斯居尼,再一次因健康問題入院,多年以來不斷酗酒的他,雖然未到五十歲,但外表已經像一名七十歲老人。。。

唉。

日前晚上,重臨闊別多年,金鐘太古廣場的Triple O's,竟然有相同感覺。

2014年8月23日 星期六

牛禪燒肉日本料理:亞洲小姐燒肉店



日本料理早已成為港人最愛的外國料理之三大,拉麵熱潮依然方興未艾,更有壽司店拿下米芝蓮三星之榮譽,日式咖哩店亦有後來居上之勢。

那麼,燒肉店呢?近年新開的燒肉店,比較囑目的一間,或者是和牛燒肉純

上個月,銅鑼灣世貿中心,新開了一間燒肉店,牛禪。沒有來自日本名牌的背景,是否先打折扣?

當你知道燒肉店的老闆之一,為前亞洲小姐冠軍,張家瑩,又會否另眼相看?

一風堂:三年之癢



三年前,香港首間一風堂,在尖沙咀新港中心出現,記得第一天營業的早上,小弟即刻走去上頭注香。。。

往後的日子,一風堂成為人氣店,更連開數間分店。

三年就是如此地過,一風堂仍有人氣,但注目度已不及從前。

同時,有朋友曾批評過,一風堂的分店水準不一,金鐘店是多間分店之中,水準最差的一間,偶然也聽過朋友們說金鐘的一風堂,其拉麵很難吃。飲食網站上的戰績,19勝24和6負,中性加上劣評的數目,遠高於笑臉,雖未致羞家,但絕談不上出色。

2014年8月22日 星期五

澳門:Grand Lapa 美食 + Spa 半天遊 ( Spa篇 )



在很多人眼中,小弟一於其名地猛烈,在網上經常抱打不平,挑起罵戰。其實,我名不乎實,私底下絕少發脾氣罵人的。

之前也說過,人在不同年紀,喜愛的人和事也不同,十多年的我,身邊的朋友經常到曼谷旅行,目的是做Spa,但我卻無動如衷。

當年紀越大,生活壓力亦相對地越來越大。所以,近一,兩年的外遊次數,較以前的多,就算只得兩天假期,也想出走去逃離這個鋼筋森林。

上星期,非常榮幸受到澳門Grand Lapa金麗華酒店)之邀請,來體驗一下該酒店的美食,與Spa。本來還有一晚住宿,可是我拿不到假期,而且晚上有事要辦,未能留一晚,只能說一聲可惜。

2014年8月20日 星期三

第三代肥仔小食店:傳承生腸



當大家正在擔心,熟食小販經過不斷打壓,再沒有生存空間,當手推車推到入舖後的風味,往往大不如前。。

港式的街頭小吃,正在面臨失傳,後無繼人的危機?

新一輩寧願從事一些高收入的行業,那有閒情跟你賣臭豆腐?

不過,近年有很多事業有成的人,放棄高薪厚職,鳥倦知還,為了重拾兒時的味道,便經營小食店來。除了滿足自己的慾望,還肩負起傳承港式小吃的重任。

這樣說未免太過言重,不過,作為香港人,沒可能沒吃過魚蛋,車仔麵,鹵味。。。

說起鹵味,怎能不提旺角好景商場對面的肥姐?近年在飲食網站大紅,每個晚上經過肥姐,店外總是排出一字長蛇陣。除了我們,遊客們亦來吃串生腸,墨魚。。。沒有甚麼雜誌報導,也得如此驕人的成績,實力之外,網上的力量亦記一功。

今天,肥姐終於有繼承者,其子在尖沙咀厚福街,開設了第三代肥仔小食店

2014年8月19日 星期二

Seasons by Olivier Elzer:名師出五星級高徒



上個月城中最囑目的新餐廳,一定是銅鑼灣利園二期的Seasons by Olivier Elzer

夠膽在利園此黃金地段開餐廳,當然非等閒之輩,首先我略略介紹,有關餐廳總廚,Olivier Elzer的背景。(可能有些老饗一早已知,亦有人對他一無所知,所以我還是要花時間去解釋一下)

出身於廚藝世家的Olivier,年紀比我還輕,三十有五。其祖父是俄國沙皇的御廚,也許是他的天賦之由來,他的履歷表絕對亮麗,在法國工作期間,任職八間餐廳,總共加起有16粒米芝蓮星星,五年前來香港,擔任文華東方酒店Pierre的主廚,期間為其拿下兩星,2011年轉到去L'Atelier de Joel Robuchon,一年後,晉升為三星餐廳。

拿著五星級大廚之名銜,月前自立門戶,與希慎合作,開設Seasons by Olivier Elzer

Yorkshire Pudding:輕談淺唱不列顛



三個月前,當我由倫敦乘坐飛幾,抵達蘇格蘭格拉斯哥機場,即刻拍下機場的照片,傳給蘇格蘭酒友A先生。。。

A:(哈哈,這是一個好地方,遲下可能要拿護照才能入境了。)

下個月,是蘇格蘭公投的大日子,蘇格蘭能否脫離大不列顛獨立?交由蘇格蘭人自決。

2014年8月17日 星期日

澳門:十月初五的南屏雅敘



這一年來,開始收到一些來自澳門的活動邀請。如果許可的話,通常都會早一點過去,或者是活動完結之後,稍作停留,尋找一些自己心儀已久的食店。

對於澳門街的食店,我只是停留在皮毛階段,除非我是長駐濠江,或者一個月過去起碼兩次啦。

所以,每次過大海,盡可能一石二鳥,日前在出席某酒店的活動之前,刻意早兩小時到埗,走去澳門街吃早餐。

南屏雅敘,是我其中一間,放在口袋裡已久的食店。

2014年8月16日 星期六

薈景餐廳:還十六年的心願



無論以前的經歷,有幾痛苦,無奈,當時間一過,歡笑聲,哭泣聲,慢慢地沉澱在歲月之中流逝去,今天回想起,往往只是笑話一樁。

我不介意與朋友,讀者們,分享以前少年時代的生活,喜好,年過三十,自然愛回帶。

說回以前,曾經瘋狂地愛上一位女生,因為她,我喜歡Calvin Klein Escape的香氣,喜歡聽Enigma,喜歡看西片,總之,因為她,我扮High class來迎合她。可能你們也曾經為喜歡的人,做過以上的傻事吧。

十六年前,沒錯,是1998年初,小弟生日的前夕,很厚面皮問她:(我下個月生日,不如你請我去會展的薈景餐廳食自助餐?)

2014年8月14日 星期四

速報:美食博覽2014



每逢暑假,都是展覽的季節,繼書展,動漫節之後,另一個城中矚目的展覽,美食博覽,由今天開始,一連五天。

這晚有幸參與主辦單位舉辦的博客活動,帶領我們在專貴美食區,看看一些比較特別的參展商。

2014年8月13日 星期三

養珍品牛肉麵:下午茶,吃一碗牛肉麵



有些菜式,形象一向平民,價格不高,例如車仔麵,雲吞麵,如果賣貴幾個錢的話,食客們會瓜瓜嘈的。

台灣牛肉麵,無論你去過台灣與否,也應該吃過,不論是在地風味,或者是港式味道,像那一間大角咀的牛肉米線。

好了,你們會肯付出多少錢,來吃一碗台灣牛肉麵?

台北的牛肉麵行情,普遍賣百多元台幣一碗,連同前菜一,兩碟,極其量二百多元。晶華飯店的牛肉麵,三百多元台幣,折合過百元港幣,我有幸曾經品嚐過,其味道的確令人驚艷。問題是,台北生活指數較香港低大約三分一,普羅台北人會否付出這個價錢,來吃一碗屬於庶民風味的牛肉麵?

2014年8月12日 星期二

つけめん屋 沾麵 真中:沾麵之真情



聽聞,個人認為全城最佳醬油拉麵店,麵鮮醬油房周月,在紅磡開了一間新店,名為つけめん屋 沾麵 真中。上個月尾進駐紅磡黃埔新邨小巷裡面。

此麵店的背景,來自日本四國,今次是首度進軍海外。

每次都是晚上才來到麵店,皆望門輕嘆,原來試業期間,只開中午時段。

如今正式開業,由中午至晚上十一點,也可以吃到其沾麵,與醬油拉麵,正代表著一眾九龍的周月擁躉,不用過海便可以吃到水準一樣的拉麵?

似乎一切言之尚早,要親身試過才証實。

2014年8月11日 星期一

談風: VS: 再說:荒廢樂園



今次本新書麻甩浪漫食堂,能夠順利面世,我要多謝一個人,就是友人A君。全靠她穿針引線,才能將我手上的爛產胎兒起死回生。

我說過,當新書推出後,要請她吃一餐飯。

大牌檔?居酒屋?我想到有一間新餐廳,她一定會喜歡。

就是觀塘大業街,廠廈裡面的談風:VS:再說

2014年8月10日 星期日

Amazake:Funky night with Whisky



久沒見面的公關J,我經常說她長得很像唐寧。(我說的是前女藝人,並非踢英超的那一位)早前,她轉職至另一間公司,相約小弟到她公司旗下的餐廳試菜。

你是喜愛夜蒲的話,Prive group的餐廳,酒吧,一定不會陌生,PriveCommon Room,還有新開不久的NUR。。。。

這晚,我們相約在安慶台的Amazake

2014年8月9日 星期六

雷拉麵:女人街的雷氣



究竟,拉麵熱潮是否不再是熱潮,已成為生活必須品?差不多每個月,都有新拉麵店出現,依然,以豚骨湯為主導。

隱身在女人街,沙爹王旁邊的雷拉麵,是上個月出道的拉麵新人。由本地班底主理,幕後是尖沙咀中菜館,雲來軒的同一班人馬,既經營中菜,亦涉足拉麵,野心可不小。

凡是新拉麵店在飲食網站出現,通常都會在短期內出現多個食評,連那位近乎歸隱的博客,也搶著為這間拉麵店,拿下首名,兼打破多月以來的入球荒。

2014年8月8日 星期五

怡東軒:主場之外



相信很多讀者也會知道,小弟的主場,就是怡東酒店地庫的雙城吧

同一屋簷下,中菜廳怡東軒之前也到訪過數次,但未試過在這裡飲茶。

2014年8月5日 星期二

香宮:米芝蓮二星之夏日香宮傾情



如果要拿米其林。。。。。(哎呀!作為港仔,應該說回米芝蓮才對!)的評級作指標的話,九龍香格里拉酒店的中菜廳,香宮,應該是全港八大中菜廳之一。

你問我在一星,二星的中菜廳之中,那一間最出色?我沒有福份吃盡每一間,有些只是喝過午茶,有些很久沒光顧,實在難以評價。

但是,香宮我到訪過兩次,對其稻草骨,生炒糯米飯,松茸鹽焗鮑魚等菜式讚不絕口。身邊有些朋友,也說香宮是本港米芝蓮中菜廳之中,其中一間水準比較穩定的代表。

2014年8月4日 星期一

The Butchers Club Burger:寂寞擁擠



漢堡包店是繼拉麵店之後,另一股飲食潮流,隔一排便有新漢堡包店出現,長流不息。

一直在黃竹坑賣牛扒的The Butchers Club,月前進軍灣仔,賣起漢堡包來,名字為The Butchers Club Burger。

連同區內的CaliburgerBeef & Liberty,還有。。。。皇后大道東的漢堡王分店,這十二個月裡面,灣仔區多了四間漢堡包店,所以其熱潮與拉麵並駕齊驅,此言非虛。

2014年8月3日 星期日

港畔餐廳 Harbourside:Flowers in the window



我沒有宗教信仰,對於上帝創造世界,安排第七天是休息日的原因是甚麼,我沒去深究。

從事服務業多年,早已習慣別人放假,我要上班的日子,近月比較好一點,多了機會在周末放假。

今時今日要我喜歡夜蒲?難了,周日自動自覺早上八點便夢醒,陽光射濕我張床。不如,落街吃個早餐?

且慢,差點忘記要留肚,因為有餐Sunday Brunch正在等待我。

洲際酒店港畔餐廳,可說是本地Sunday Brunch的先驅。而我亦差不多十多年,沒有踏足酒店的咖啡室。記得當年是請朋友晚飯,為了隆重其事,事前刻意穿上新買不久,排隊買下的半價Prada皮鞋赴會!偶然想起當年的年少輕狂,也不禁莞爾。

2014年8月1日 星期五

香港外國記者會:聚舊高峰會



一段友誼能夠維持十年,已經是難能可貴,如果是三十年呢?

S先生是我小學同學,屈指一算,認識差不多三十年,彼此在成長期間,曾經失去聯絡,幸好互聯網興起,才能重新連線。

當然,我的成就遠不及他。日前,他相約小弟,出來歡樂時光,飲兩杯。

S:(就去FCC啦!)

我:(當然無問題。)

FCC,即是香港外國記者會,我正在想,他不是外國人,怎能成為會員?尤其是這裡是嚴格執行會員制的會所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