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10月26日 星期二

Around Wellington:生日威靈頓


原本與友人YH慶祝生日的飯局,二人變三人,三人再變四人,訂位改完又改,另外兩位朋友都是我認識,這樣更好,熱鬧一點,還可吃多一點。

來到銅鑼灣登龍街的「Around Wellington」,見到門面與環境,也不用多解釋其鮮明的立場了。

2021年10月24日 星期日

牧羊少年咖啡館(葵青劇院):Pre-Theatre晚飯


唯一一次光顧「牧羊少年咖啡館」,已經數到去白楊街店開業初期,與當時的女友前往,如非看回該篇在2012年寫下的Blog文,或許我已經記不起了。

日前與好友到葵青劇院看「穿KENZO的女人」,開場之前要找個地方晚飯,有想過不如在葵廣掃街,但實在太多人;新都會廣場裡面的餐廳,不是藍色集團就是不太吸引。

似乎只剩下劇院旁邊的食肆二揀一,我們沒可能去「翠園」,牧羊少年的葵芳分店,生意興隆,要等一會才能入座。

2021年10月20日 星期三

麺屋こころ Kokoro Tokyo Mazesoba:東京撈麵


日本拉麵或沾麵,甚至烏冬,大家都應該吃過很多,至於日本撈麵呢?

在友人的Facebook看到,有間來自東京的撈麵店,進駐灣仔軒尼詩道,好奇之下,先行上網搜尋一下,2013年才在東京開店,短短一年已經拿下有關飲食的獎項,然後極速擴充,在亞洲與及北美洲開分店。

「Kokoro Tokyo Mazesoba」,成為全港第一間日本撈麵店。

2021年10月17日 星期日

榕基滷水專門店1992:大埔同路滷水鵝


大埔朋友A先生,不時推薦這間在廣福道,上年由年青人接手打理的「榕基滷水專門店」,我一直記住,但最近入大埔,始終與它擦身而過。

趁這晚要在沙田新城市廣場買點東西,然後坐72號巴士,向廣福道進發,試試這間同路的潮式滷水店。

去到門口,外面有不少人正在等候,但大多是外賣,只是等了不到十分鐘,在我前面有兩張籌沒有出現,入座之前,店員提醒鵝肉剩下很少,到時未必有,生意真的好到不得了,時為未夠晚上七點。

2021年10月14日 星期四

Q1第一郡:相逢未晚蟹糕番茄湯檬


以前想吃越式三文治,第一時間會想起佐敦「添記」,但已經差不多八年沒訪了。

在荔枝角道開業好幾年的「Q1第一郡」,經常在這一帶出沒的我,竟然未曾光顧這間同聲同氣的食店,反而隔離的「康瑞」,今年已經光顧過兩次,真神奇。

2021年10月13日 星期三

同一餐室:德昌回歸土瓜灣


多年前,「德昌魚蛋粉」仍是一間在土瓜灣北帝街投注站隔離的小店,及後被食評家推上雜誌專欄,自此平步青雲,細舖變大舖,搬到去同一條街欣榮花園,後來被「翠華」取代其位置。

當時我覺得它們的魚蛋,老舖年代叫做食得過,價錢經濟,去到大舖年代,與茶餐廳無異,第一次去,覺得差過以前,最後一次去,又好像止跌回升;個人覺得大埔好幾間魚蛋檔,出品更佳(可惜有一間被網民證實為藍店)。

變成大舖再擴張向外發展,開到去天后、北角、九龍城,又一個搏到單車變摩托的例子;差不多十年前,首訪(應該是唯一一訪)九龍城店,吃碗魚蛋魚片河,似乎已還我本色。

上個月,德昌以「同一餐室」之名,回歸土瓜灣北帝街,看看店內的裝修,大約是走年青路線。

2021年10月10日 星期日

白鬚旗艦店:下雨晚上食碗粉


今個月有幾日會在西貢,以往我一年最多入去一次,加起來已經是過去數年的總和。

廿年前到訪過區內的有名車仔麵店,藉此想回味一下,但是不開晚市,咖啡店例牌去到六點就打烊,一個人又沒可能去「六福」食海鮮。

當中有兩日,我在「白鬚」晚餐,然後才乘坐小巴回市區。

2021年10月6日 星期三

文華廳:The Glenrothes 威士忌之夜


今年與米芝蓮一星中菜「文華廳」特別有緣,上個月尾,受到Wine Luxe Magazine的社長邀請,得以半年之內,第三次到訪。

這晚是以威士忌作主題,由即日起至10月,The Glenrothes與飯店合作,推出「Beyond a Culinary Gem」,由行政總廚黃永強師傅,精心設計的六道菜餐單。

疫苗氣泡之下,飯店實行分三級制,有齊B/C/D,照顧不同客人的需要,當晚飯局四一人枱,填紙仔便可。

2021年10月4日 星期一

麗姐廚房:好齋生日飯


灣仔譚臣道的「麗姐廚房」,是不少同路人吃中式素菜之選。

日前在此來個三人飯局,慶祝友人A君生日,保險起見,早一個星期訂位,包無失拖。

飯店行B區,負責人問我們選擇填紙定安心,我們一律是前者,有不少人對於填紙/安心的次序很著重,如果一間黃店首先要求客人嘟安心,而非填紙的話,黃極有限。

我就沒有這種苛刻的想法,搵食啫,犯法呀?但兩樣也不做的話,就真的犯法喇(行A餐嘅例外)。

2021年10月2日 星期六

HAKU:新人事新菜單


數年前,曾經到訪過當時開業不久,由懷石料理大師與阿根廷星級名廚合作,位於海港城的HAKU,那時為朋友慶祝生日,在此品嚐了一頓精緻的午餐,由海膽多士配茄子蓉,到主菜的鹿兒島A4和牛,一西一日,擦出了火花。

早前,餐廳換了新主廚,來自美國的Rob Drennan,從他的出生地Oklahoma開展其事業,及後成為挪威米芝蓮三星餐廳Maaemo,擔任研發菜式工作,兩年前回到美國,輾轉來到香港,接掌這間城中著名的西日料理。

月前慕名而來,一試其創作的Tasting menu,另外加配sake pairing,我在IG看到該餐廳最近的照片,發現有不少坊間比較罕見的清酒,包括以法國米、法國水、法國酵母釀製的法國手工清酒Wakaze。

2021年9月30日 星期四

軟庫飯堂:予約不能的飯局



上環孖沙街的「軟庫飯堂」,它的名字在報章雜誌的名人版見得多,但一直給予外間神秘的感覺,因為只招待老闆的朋友,就算你吃餐飯一擲千金,也未必能夠踏足飯堂半步。

友人N小姐設局在此,問我有沒有興趣,我即刻二仔底死跟,機會實在難逢,隨時可一不可再 ,今時今日做人最緊要及時行樂。

這般的飯堂,菜單一早已經安排好,有不少是懷舊手工菜,絕對是令人引頸以待,我就坐享其成,飲住Krug等開飯。

2021年9月29日 星期三

祥仔:粟米斑塊加強版

 


二十年前,看過飲食雜誌報導,一間中菜館賣三百幾銀一碟的粟米斑塊,即刻與三位朋友慕名而來,當時年紀小,吃罷的感覺,的確是與別不同。

地點在佐敦的「新兜記」,即是「新斗記」的前身。

城中名廚Ricky Cheung(就是經常穿花恤衫的那一位),年前開設走高級茶餐廳路線的「祥仔」,一直想試試其粟米星斑飯,與兩日兩夜羅宋湯,上年二月,相約在長沙灣工作的朋友午飯,本來一起去永康街,偏偏碰上餐廳因為避疫而暫停營業,結果轉戰「Pici」。

現在祥仔已開分店,尖沙咀K11地庫,對我而言是非常方便。

2021年9月27日 星期一

鮨中本:吃在加價前



這間由日本師傅主理,位於中環的「鮨中本」,又未去到予約困難的級別,我在兩個星期之前預訂午餐,也能享受一人鮨境的寧靜。

此一餐Omakase,是今年四月尾發生的事,當時仍是收$900 + 10%一位,去到五月就加價至$1180 + 10%,加幅可不小。

當日我是訂了中午的第二輪,13:30準時到達,上一輪的客人準時離座,無須在外面再等一會,不安心的話,可以填紙仔。

2021年9月22日 星期三

海老名:止癮蝦汁番茄沾麵


四年前在東京新宿的「五ノ神製作所」,吃過其番茄蝦湯沾麵,直到今天依然回味,沒有疫情的話,飛過去四日三夜大吃大喝,並非難事。

新常態的生活,就算日後回復正常,也未必像以往率性而為,想飛就飛了。

既然不能外遊,只能在本地找些接近的出品止一止癢,香港可以吃到類似五ノ神製作所的出品,長沙灣美居中心的「海老名沾麵」,是唯一的選擇。

2021年9月20日 星期一

富東閣:一鴨兩食窮L價


早前晚市禁堂食期間,沙田瀝源邨的酒家「富東閣」,推出外賣片皮鴨,惹來不少人跨區團購,反應出乎意料地熱烈。

價錢便宜是其一,同聲同氣是其二,艱難的時刻,要撐,都要撐自己人先,無論路途有幾遠,照撐。

今年中秋做節,再訪瀝源廣場的平台,上次是來飲茶,今次吃小菜,晚上七點,整個大廳差不多滿座,當很多酒家紛紛轉行C區,這裡仍維持4人一枱。

2021年9月19日 星期日

Bâtard:予約困難酒鬼天堂


回到今年復活節假期,某天下午來到西營盤,另一間予約困難店「Bâtard」,當搞手N小姐召集之時,正是晚市禁堂食的日子,所以選擇訂午市。

今日不知明日事嘛。

這間與西環「Bistro Du Vin」同系,被譽為酒鬼天堂的餐廳,早已放進我的飲食名單裡面,一等就等了三個月,人活著就是等待,尤其是現在未能外遊,個個留港與高級餐飲困獸鬥,形成不少Omakase或一些有名氣的新餐廳,變得一位難求,經濟不景氣?好像與它們無關。

當日早到,人未齊,先在餐廳外面的酒舖揀酒,價錢的範圍很廣闊,最便宜百多元有一瓶,最貴就萬萬聲啦。

2021年9月16日 星期四

天鮨:予約困難午市Omakase


剛剛搬舖,午市與晚市已經爆到下年九月,要等到下年三月,才開放稍後時間的訂位。

頂替了以前「廚魔」的位置,從銅鑼灣搬過來的「天鮨」,如非清酒界朋友W的安排,我也未能夠佔上一席,在此謝過。

早三個月前召集,早一個月前申請定假期,飯局當日的中午,準時到達,同行的美女朋友L,姍姍來遲,她說要我們食住先,怎知原來她不是最遲到達的一位。

這裡行B區,可以填紙,最怕來到才知道是行C,不安心的我,到時就真的不知怎算好。

2021年9月12日 星期日

齋啡Vego Coffee:路過喝一杯咖啡


疫苗氣泡實施了一段日子,近日有不少食肆紛紛轉行C區,尤其是酒店的餐飲,意味著堅持不安心的話,就不能踏進這類食肆的大門。

但是,仍有不少行A區,不一定是立場問題的堅持,主要是一些小店,例如茶餐廳冰室,像我常去的土瓜灣「一冰廳」,新蒲崗「肥仔銘」,它們一向不做晚市,影響可能只限兩個人坐一枱。

有時候下班與晚飯之間的空檔,找個地方,打開電腦寫文,並不容易,因為大部份咖啡店,去到黃昏六點就鳴金收兵。

上年中在尖沙咀柯士甸道開業的「齋啡」,很近我上班的地方,久不久路過會買杯咖啡,由最初的一間舖,發展至現在租埋隔離舖位作堂食,每天一到六點便拉閘,維持二人一枱。

2021年9月10日 星期五

黑窗里:蘇波榮延續



以自由定價為名,油麻地的素食店「蘇波榮」,已經在年前結業,最近它們在深水埗大埔道,以「黑窗里」之名東山再起,位置介乎北河街與桂林街之間,與嘉頓遙遙相對。

見到店名,很自然聯想起它們昔日的所在地 - 德昌里;我是未曾So Boring,總是沒有緣份,想約朋友去但對方沒有空,就此擱置,然後朋友有空,又再沒這份興致。

晚市開六點半,第一輪通常不用排隊,我到訪兩次,早五分鐘到達,稍等一會便由店員安排入座,當然首先要量體溫與填紙仔。

2021年9月5日 星期日

今年夏天某一夜包場食日本料理



一間在飲食網站、只得兩、三個食評,在IG打不到卡的日本料理,若非受邀來到這裡晚飯,也不知道其底蘊。

兩個月前,炎熱的晚上,拿著兩瓶雪到冰凍的白酒Rose赴會,搞手叫得自攜酒水,當然不收開瓶費,我較原定時間早到,打開門口,已經見到友人V兄,正在享受威士忌。

坐定,拿起杯,無恥地斟了他帶來的Gordon & MacPhail,台灣包桶Caol Ila,講下女人傾馬經。

2021年8月30日 星期一

友利冰室x勿當奴:莫失莫忘明太子



每年的8月30日,是香港重光紀念日,過了七十多年,這段3年零8個月等待黎明的悲壯,漸漸地被遺忘;就算打開社交網站,也絕少人提起。

或許時間真的沖淡一切,人人生活如常。

或許身處低壓氣候,一切只能放在心中。

對上一次到訪長沙灣D2的「友利冰室 X 勿當奴」,時間尚早未開門,只見到老闆爆炸頭,寒暄兩句,說過多幾個星期再來。

結果我又食言,拖了數個月,又是藉著去D2買些家居用品,順勢來吃個early bird晚餐。

2021年8月26日 星期四

程班長台灣美食:思念

 



荔枝角的「程班長」,於七月某個星期一,為了慶祝台灣代表在東京奧運有好成績,全單九折。

若非小戴在羽毛球女單決賽功敗垂成,隨時八折埋單都似。

也很久沒來過,大約有兩年時間吧,我就不會為了優惠而特別前來,隔兩日要到D2買東西,順路上來吃碗牛肉麵。

2021年8月23日 星期一

麻辣風雲(銅鑼灣):三人麻甩麻辣聚


在刀削麵一文提過,有極端YC網民批評,做得中國菜的餐廳,黃極有限,我當然不同意,撇除粵菜,外省菜一樣有同聲同氣。

荃灣的「麻辣風雲」,是其中之一,最近在銅鑼灣開分店,友人S先生約飯局,連同麻辣狂人E先生,促成了三人麻辣/麻甩聚。

晚飯時間限一個半小時,遲到的話就要吃得快一點,當晚場內的食客,年青人佔大多數。

2021年8月21日 星期六

Bistro du Vin:城西酒館周五夜


友人JL相約在西環尾的「Bistro du Vin」晚飯,這間小酒館,上一次來,是2012年10月,亦是唯一一次。

再上飲食網站翻看該餐廳的食評,原來我是「首名入球」,即是為它寫第一篇食評的人。

記得是為了參加網站的有獎遊戲,大獎是iPHONE一部,條件是文章數量加上編輯推介,當時我很勤力,差不多天天都更新網誌,於是一雞兩味,將網誌的文章轉載去飲食網站,最後竟然贏一條街。

那時剛開網誌,沒有太大包袱嘛,現在若有同類型活動舉行的話,我掛免戰牌了。

餐廳晚市分兩輪,友人訂了8:30,早到5分鐘,要在門外等一會,依然食B餐,4人一枱,晚上10點就要走人。

2021年8月18日 星期三

常麵館:在尖沙咀吃一碗車仔麵



尖沙咀漆咸道近百利商場,有間開業不到一年的車仔麵店「常麵館」,記得這個舖位,上手是賣牛雜麵,再之前的沒有一間做得長。

平時經常去附近的「三餐冰室」,一直忽略這間麵店,今個月初首訪,純粹想下班吃一碗車仔麵,區內當然不止一間同類型的食店,最出名是香檳大廈,那間由新界開過來的名店,不過你懂的。

在網上看有關該店的評價,發現數年前曾與我一起在利物浦遊玩,在清酒界頗有名氣的友人M先生,也大讚這裡的出品,心裡自然有所期望。

店內擺了不少聖鬥士星矢的模型,很奇怪,我想我是少數對星矢絕緣的70後雄性動物,極其量只聽過譚耀文主唱的主題曲,嘻。

2021年8月17日 星期二

黃明記粥粉麵:搬過去隔離街


在友人F先生的Facebook得知,九龍城的老字號麵店「黃明記」,因為重建關係,由啟德道搬往隔離的沙埔道,地鐵貫通九龍城之後,只會加速新舊交替。

近期吃墨魚丸,首選一定是新蒲崗「合利」,同聲同氣嘛;這間黃明記,已經有數年沒來,除了墨丸墨魚鬚之外,芝麻麵亦是我喜愛之物。

趁在區內飲完咖啡,行過來吃碗麵才回家,屯馬開通對我的唯一得著,就是多一條隧道,徒步直達傲雲峰後面,無需像以前要經過世運公園上上落落,我承認有時很懶,面對著迴旋處有如一水隔天涯,若在獅子石道附近,索性在龍珠商場外面,坐三個站巴士。

2021年8月16日 星期一

拾味山西刀削麵館:食字頭上一把刀


社交網站的群組,猶如公海,甚麼人也有,似是剛開始上網的大叔大嬸,不懂網路世途險惡,分享自己的野蠻生活習慣在群組,隨即被網民圍攻,似是而非的戶口,真心或假膠,總之很難相信他。

某黃色飲食群組,有網民批評賣中菜的食店,黃極有限。

原文如下:

//社運黃藍政見後

都選擇做大陸菜既新食店

黃極都有限//

我只覺得啼笑皆非。

我們的香港料理,絕大部份都是由這網民口中的大陸菜傳過來,如果真的要站在最高地的話,點心、雲吞麵、干炒牛河、粵菜等等,統統不能吃。

凡事去到太過極端的地步,與黐線無異,做甚麼菜也不要緊,最重要是做出來是有質素,好食是良知呀大佬。

灣仔道的「拾味山西刀削麵館」,路經多次也過門不入,這天到集成買酒,就來吃碗麵。

玻璃門貼上揮春,文盲見到都知佢咩料。

2021年8月11日 星期三

東坡豬骨粥:上海街正骨



流鶯亂舞的上海街,上年出現了一間粥店 — 「東坡豬骨粥」,當時看過傳媒的報導,上網又找不到其顏色立場,擇日來試試。

一拖再拖,上個月每個星期要到官涌檢測,順路來吃個午飯,這裡分B/C區,只要你肯安心,可以六人一枱,堂食直至晚上12點。

2021年8月8日 星期日

The Meat Co.:逸東Food Hall牛扒屋


很多人支持的逸東酒店,地庫Food Hall最近有三間新開的食店,黃店「鰹烏冬」,在此開設第三間分店,今次所介紹的是走平價路線,賣美國USDA安格斯Striploin的「The Meat Co.」。

近年香港出現了一些價錢較為親民的牛扒屋,「Top Blade」是當中的表表者,氣氛輕鬆,百多元一塊Flat Iron,薯條任添,經濟實惠。

這裡最平$138,200g牛扒,沙律加薯條,對我而言,起碼要吃300g,價錢就$198,另外加一罐可樂,$20,收現金亦收信用卡。

2021年8月3日 星期二

鮨燐:生日Omakase


又到八月,例牌請友人E小姐食一餐生日飯,今次終於衝出海港城二百米範圍以外的地方。

她提議去喜來登酒店隔離,H Zentre的「鮨燐」。

我問:(妳真係有時間行到咁遠?)

E:(穿地底行好快啫。)

現在有不少Omakase一位難求,有錢也吃不到,要雪地裸求大神帶上,這裡早一個星期致電訂位便可,當然是平日中午。

2021年7月31日 星期六

Fill In:後會有期



可能是唯一一間,開張當日,與及最後一日營業,我都有去光顧的食肆。

上年秋天才在紅磡海邊商廈開業的Fill In,生意開始上軌道之際,卻被業主大幅加租而結業。

回想第一次來的時候,鮮蜆香辣蒜蓉意粉,水準不亞於中環老外的出品,包個餐湯,飲品,甜品,只賣$128,兼不收加一。

這是令我一來再來的理由。

2021年7月30日 星期五

Delaney's(灣仔):Lunch time is Irish



今年香港在東京奧運,成績驕人,游泳一向是主要項目,小時候只會想起這是西方國家的天下,從沒想過香港可以在此分一杯羹;凡事無絕對,女泳手何詩蓓一舉拿下兩面銀牌,為港爭光,全城歡騰,是近兩年最快樂的時光。

她的愛爾蘭政治世家背景,惹來愛爾蘭總理在Twitter出文恭喜,更說希望香港不要介意,讓他分享這份喜悅給愛爾蘭人;愛爾蘭報章Irish Time,佔上一定篇幅報導。

居港的愛爾蘭人,在女子100米自由式決賽的早上,於灣仔Delaney's看直播,支持這位半個同鄉。

原本在盧押道的灣仔店已結業,後來搬往同區的粵海酒店地庫,即是以前全港唯一一間蘇格蘭酒吧 The Canny Man的位置。

2021年7月27日 星期二

Cordis Hong Kong:我在旺角流浪

 


實在很久沒有外遊,有時候真的要偽裝一下,以往在外地的感覺。

每次到蘇格蘭的格拉斯哥,只視其頭頭尾尾路過的地方,多年以來,只試過一次連觸停留兩晚;上一次只停留了大約九小時,驚鴻一瞥。

中午從Inverness坐火車南下格拉斯哥,到達時已經是下午茶時間,把行李放低在酒店,即刻跑去Pot Still飲兩杯,然後到附近的餐廳晚飯,第二天早上,先在咖啡店吃個早餐,中午又坐火車往利物浦。

這是我在四年前的經歷。

一個人在途上,我早已經習慣自得其樂。

見到Cordis最近推出的住宿優惠,那就訂一晚住宿兼晚飯,催眠自己我正在格拉斯哥流浪。

2021年7月25日 星期日

Hjem :荷李活道北歐之家


今屆歐國盃,丹麥先悲後喜,經歷過主將暈倒,連敗兩場,最後竟然奇蹟出線,一鼓作氣打到入四強,力戰到加時僅敗;雖然未能延續前輩在1992年的童話,但已贏得所有球迷的尊敬。

在這段期間,我在Facebook出過一個post,回到五年前我在哥本哈根的旅程,懷念這地的Smørrebrød與精釀啤酒,想起香港吃相若的東西,可能就在咖啡店裡面的多士。

住在丹麥的友人阿水,分享了一條有關餐廳開業的新聞,上環荷李活道,將會開一間北歐咖啡店,當中焦點在Smørrebrød。

咖啡店的名字叫做「Hjem」,意思是「家」。

2021年7月22日 星期四

Urban Coffee Roaster(將軍澳):夜跑後的晚餐



屯馬通車真的很興奮?

我就一定不是。

地鐵一通車,巴士減班次,有些經常乘搭的路線,更面臨被取消的危機,到時你教我怎樣直接去圓方?(不要跟我說要行到去浙江街坐小巴。。)

去某些地方乘坐屯馬綫,轉兩次車或以上,曲折離奇,例如去將軍澳,我不如乘坐796X,或者坐專線小巴,一程過又無須行上下落,很快就到。

跳上往康盛花園的小巴,在茵怡花園下車,跑去將軍澳南,經過天晉,撞到朋友,停低傾兩句,道別後,繼續跑,這條將軍澳南海濱長廊,閒日的晚上又幾好跑,最後湊夠7K收工,還需繼續努力,重拾以前很想跑的動力。

按停計時器,面前是藍塘傲的「Urban Coffee Roaster」,就地取材,索性在此吃個晚餐才回家,我一身大汗,還好未被拒諸門外。

2021年7月19日 星期一

回想第一次去英國


當時Oxford Street的維珍唱片,後來成為我每次到倫敦,必去的地方


回到起點,第一次去英國,時為1999年3月。

1)那時候仍未流行上網買機票訂酒店這回事,一係打電話去旅行社訂,一係親身上去旅行社,而我就選擇「學聯旅遊」。

2021年7月17日 星期六

妹記生滾粥品 :早起的鳥兒有魚吃


社會運動之前,我不時去佐敦「新興棧」,貪其開得夜,有時候當夜班收工行過來,吃一碗魚腩粥才回家,某年帶台北朋友來吃碗魚粥,我還帶瓶威士忌來配。

有網民報料,由老闆娘到廚房均是藍絲,雖然魚粥做得好,尤其薑蔥爆魚卜是天下美味,但為免吃魚腩吃到背脊骨落,從此不再光顧。

多年前我曾經在Openrice,寫過一篇有關旺角花園街市「妹記」的食評,提及到在旺角區吃一碗魚粥,這裡是不二之選。

看回當年的文字紀錄,上一次到訪,2008年7月,足足十三年之前。

2021年7月15日 星期四

澳門咖喱王新鮮腩:白加士街黃牛


最近經常來這間位於佐敦白加士街,以牛腩為主題的「澳門咖喱王新鮮腩」,一間同聲同氣的食店。

坦白講,我第一次光顧的時候,留下了一點不太好的印象。

2021年7月9日 星期五

Red Sugar:北歐夢飛行


香格里拉的C小姐相約Happy Hour,地點在紅磡嘉里酒店的「Red Sugar」,三個月前,我才到過隔離的中菜廳「紅糖」,與朋友吃點心。

上次來Red Sugar,全程站立飲Cocktail,今次正正經經坐低,酒吧剛開始分B/C區,我不安心,當然要坐B區,不過我們只得三個人,問題不大。

大熱天時,出外影張相還好,我怕熱,室內涼冷氣好了。

上個月尾開始,直至今個月24號,酒吧有個關於北歐的推廣,與芬蘭航空,芬蘭旅遊局合作,設計出一系列充滿北歐風情的雞尾酒與小吃。

我:(芬蘭今年歷史性打入歐國盃決賽周,可惜未能躋身淘汰賽階段。)

對著不看足球的C,她好像不明所以。

2021年7月6日 星期二

麵屋福:荃灣巷仔食沾麵


早前放假的日子,在荃灣搵外快,順便去享成街的「麵屋福」,試試其沾麵,有些人以隱世二字來形容,這間只有二十個位的拉麵店。

我見狀當然嗤之以鼻,又隱世?開在深山野嶺寺院裡面的嗎?

荃灣廣場外面的小巷,已經有三間黃色食肆,周小龍那間黃到金光燦爛的服裝店,就在拉麵店對面,應該很多人都知道,不用google;然而這間拉麵店,並沒有像鄰居一樣,表露自己的立場。

五月有一日,下班經過拉麵店,赫見整條街漆黑一片,原來遇上大停電,結果又要去路德圍搞掂。

2021年7月3日 星期六

牡蠣不如帰:蠔情拉麵之旅


四年前到訪過東京的「金色不如帰」,當時我還點錯了沾麵,那時說過遲些要再來收復失地。

當時沒料到,他們後來進軍香港開分店,而且越開越多,反而再沒有身在東京般興致了。

最近它們再下一城,在銅鑼灣百德新街,舊時J01(定係Blues Heroes)的位置,開設「牡蠣不如帰」。

與其它分店不同之處,這裡是以蠔是主角,看個店名已知一二。

2021年6月27日 星期日

辣蟹莊:跟大隊炒蝦拆蟹


又是與傳媒界前輩的一月一會,今次選址在觀塘工廠區裡面的「辣蟹莊」。

臨近下班時間的觀塘,例牌車水馬龍,隨著人浪去,會不會有點累?每日都聽到不少人對這區的「親切問候」,早下班就早點過來,又在唱片店跌錢了,行上去駱駝漆三期,又買了些啤酒。

來到飯店的廂房,我拿著剛買的冰凍啤酒,趁人未齊,先與朋友享受一下歡樂時光,哈哈。

2021年6月25日 星期五

紅伶飯店:老牌打冷重生


佐敦打冷老字號「紅伶飯店」,早前結業之後,其動向惹來不少同路人關注,上個月它們重開,地點在砵蘭街,以前「煊記」的位置。

同一位置,一個老字號的終結,另一個老字號重新開始。

2021年6月23日 星期三

回到2014:誰想得季殿軍?



當年我在蘋果日報的專欄,最後一篇文章,臨危受命添食,賺多一餐飯錢。

再見。

2021年6月22日 星期二

回到2014:Come on James!


當年我在蘋果日報的專欄,其中一篇文章。

寫的時候,從沒想過文章的主角,最終會效力我擁護的球會。

下季他還在利物浦市嗎?

2021年6月21日 星期一

回到2014:明日世界終結時

 


當年我在「蘋果日報」專欄的其中一篇文章。

Paper & Coffee:白露筍荷蘭正



每逢五、六月,是歐洲白露筍的當造期,身價不便宜,你在某間高級超市見到的法國白露筍,九十多元三大條,好粗壯。

往年香港酒店的「Cucina」,在這時段推出白露筍菜式,君悅酒店的「Tiffin」,更將白露荀放在自助餐任吃不拘,還有其他意大利餐廳,未吃過就不說了;似乎要在較為高級少少的地方,才能一嚐蔬菜之王。

早兩個月,浸大葉師傅透露,將會推出白露筍菜式。

我:(咁啱有位食素的朋友六月生日,留個名過嚟食個晏先!)

2021年6月20日 星期日

十六座車仔麵:芫荽加雞腸


有不少食店的佈置,以昔日的公屋作為主題,懷舊兩個字是永恆,說不定在若干年後,今日我們吃的東西,成為了未來的集體回憶。

旺角通菜街近小巴站,有一間名叫「十六座車仔麵」,聽個名都知與屋邨有關,當然它並不是第一間以此為主題,但是車仔麵與屋邨,的而且確息息相關,起碼對我而言,人生第一次吃車仔麵,就在元州邨外面的檔口。

2021年6月18日 星期五

金源至尊炸醬麵:久違炸醬麵


雖然住在附近,但是已經很久沒來,對上一次,應該是三年前的事,傲雲峰地下的「金源至尊炸醬麵」,我曾經在此讚過其炸醬麵,用上余均益辣醬,是重點。

2021年6月13日 星期日

水門雞飯(尖沙咀):身在尖沙咀,心在曼谷


第一次到尖沙咀金馬倫道的「水門雞飯」,那個掛海南雞的檔口,的確令人有如置身泰國的感覺。

又勾起我在兩年前的七月,坐在曼谷Silom路邊,吃海南雞飯的回憶,怎料到現在想快閃三日兩夜,是遙不可及的奢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