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6月30日 星期二

速報:Lady M has landed



有朋友說:(海港城是甜品霸權!)

我:(何以見得?)

朋友:(你睇下佢地,真係有本事,差不多將外地有名的甜品店盡收旗下!)

我:(係喎,Pierre Herme,Ladurée,Jean-Paul Hévin,Dalloyau。。。。)

朋友:(下一個,就到紐約的Lady M!)

紐約的藍血,也來分一杯羹,香港的甜姐兒,真有口福。

海港城分店,是M小姐的第十間分店。

2015年6月29日 星期一

Scarlett Cafe & Wine Bar:麻甩佬的歡樂時光,大戰Cheese and cold cuts meter board



在尖沙咀工作的一大優點,就是下班後,可以輕鬆地來個歡樂時光,我不斷地對朋友說:(得閒一齊Happy Hour啦!)

工作地點鄰近佐敦與尖沙咀交界,與近月大熱的西餐廳,Scarlett Cafe & Wine Bar,只是三分鐘腳程。

路過餐廳門口,見到水牌寫著,逢星期一,下午五時開始,一米長的cold cut cheese board,價錢$368,送一瓶House wine。

唔。係。掛?有咁大隻蛤蜊隨街跳嗎?

不得了,即刻在Facebook上打個status,召集各路英雄,有誰可以在下午五時,陪我去Scarlett?

結果,惹來L君,與F先生兩大猛人蒲頭,與我一起歡樂時光。

坐在半戶外的位置,充滿工業風格的樓底之下,Scarlett走的路線,是這種近年流行的casual dining,因為是酒店旗下的唯一一間餐廳,所以在早餐時段,已經開門營業。

2015年6月28日 星期日

鮨文:反樸歸真,$180 午餐Omakase



上個月到訪過元朗的高級壽司店 - 鮨文,一開始就來個最貴的$1300 omakase,無論是刺身,到壽司,均處於高水平,在元朗是難尋敵手。

後來為這間日本料理,在部落格撰文,結果反應非常熱烈,曾經成為本部落格之中,瀏覽次數最多的文章。只是不到一個月時間,便打破三年多前,日月星快餐店一文的紀錄。

不如,我以後專攻日本料理的omakase吧。

事隔一個月,食髓知味,再次來到元朗的鮨文門口,不過,今次是為了$180的午餐omakase而來。

2015年6月27日 星期六

權八居酒屋:夏日燒著了,唯有清酒與吞拿魚



不知去過銅鑼灣利園,權八居酒屋多少次,今次,餐廳的公關F小姐,說剛推出清酒與一系列吞拿魚菜式,叫我找個晚上來試試。

當我知道餐牌上,有白鶴上撰生雪舞酒,不得了,只能說六個字:(我好熱,好口喝!!!!)

智利Seña晚宴,品嚐James Suckling給予98分的2012年



兩年多前由葡萄酒世界,跳進威士忌世界,的而且確,現今我已少喝葡萄酒了。

不過,偶然還會受到一些Wine pairing dinner邀請,真的看得起小弟,像在我生日前夕,受邀來到上環The Space,出席近年在智利葡萄酒界上冒起神速,著名酒評家James Suckling更給予很高評價的Seña酒莊,其一系列葡萄酒,與美食的wine pairing dinner。

恕我膚淺,作為一名窮L,又想喝一些有品質的酒,智利酒是我其中之一的選擇,現實一點,起碼沒有法國酒般貴啦。

其背景有如電影醇酒醋男的情節,不過地點並不在美國,而是德國,向法國著名酒莊挑機,一起作Blind tasting。

2015年6月26日 星期五

單身威水瓶:日威夜威,響Japanese Harmony



日本威士忌的熱潮,有如海嘯,一發不可收拾。已關廠的輕井澤,羽生,我當然買不起,極其量只能在外地的酒吧,勉強地喝一杯最便宜的。

余市停產的消息一傳出,外面的余市,開始傳出炒風,20年陳的價錢升至接近一張來回歐洲機票的價錢,仍然有人接貨,真他媽的瘋狂,如果早前在日本免稅店買的話,只是花一張大牛多一點。

忽然之間,有點後悔開了瓶余市15年。年初與台北朋友R小姐,在吃煲仔飯的時候,用余市15年來配,她真幸福。

三得利的山崎雪莉桶2013年,贏得世界冠軍之後,一夜之間炒到天價,這些機會固然不是我的。

不過,同集團旗下的響Hibiki,較早時推出無年份,響Japanese Harmony。在台北逛酒專,本來目標是其他蘇格蘭威士忌,但給我看到響Japanese Harmony的價錢,便宜過香港很多,很多!

2015年6月25日 星期四

台北:巷弄的理想。時光,下雨天的一碗牛肉麵



早已成為台北地膽的D先生,知道我喜歡吃牛肉麵,他向我推薦一間,位於他工作地點附近的巷弄,咖啡館裡面的牛肉麵。

D先生:(真係估你唔到,你一定要試,不如,明天過來一起午餐?十二點半,捷運大安站等。)

我:(當然無問題!)

信義路四段30巷,理想。時光,咖啡館的名字,好像給我一點點希望。

2015年6月24日 星期三

亨通餃子店:龍蛇混集的餃子



我知道有些博客,當寫到一餐試食文,總會以例牌的開場白:(如果想吃乜乜乜,我就會想起去乜乜乜。)

以這樣的方式去寫,一開始說到那麼盡,假於下次再去同類型的餐廳,除非有很強烈的理據去推翻,否則,請不要再以這樣作開場白,被人抽後腳,可不是說笑的。

或者,像我輩無賴,誓願生菜當食飯,那就不同,沒錯,我經常說土瓜灣的巧興,是我最愛的餃子店,不過,我並沒有說到太盡,雖然是最愛,但不代表我不去其他餃子店。

像上兩個月前,在E先生的Facebook上看到,他推介一間小店,位於油麻地咸美頓街的亨通餃子店

2015年6月23日 星期二

大官廳:做一晚大官



月前在中環威靈頓街開業,走高級型格路線的中菜廳,大官廳,幕後是與隔離的來佬餐廳息息相關。

樓高三層,地下是酒吧,二樓與三樓是飯廳,對於一間中菜廳來說,很少附設酒吧區,除非是新派。

香港是國際都會,就是容得下這種中西合璧,型格化的中菜。

所以,連酒吧的女侍應,可以是外國少女,一句廣東話也不懂。

2015年6月21日 星期日

已消失的食店:土瓜灣貴記荳品



承蒙各方的厚愛,上星期發表的文章,寫在沙中線通車前幾年,我最喜愛的土瓜灣十間食肆,反應空前熱烈,實在始料不及。

當中提到,我最懷念的其中一間食店,貴記荳品,曾經,是我心目中,其中一間土瓜灣三寶。

身為土瓜灣人,由其是住上多年的老街坊,沒可能不認識貴記荳品,結業六年多後的今天,貴記荳品這四個字,早已成為了傳奇。有些讀者在社交網站上留言,流露出對貴記懷念之情。

好,不如將我當年在Openrice,為貴記寫過的食評,集結一起再編輯成Blog文,當作精選,或給自己作個紀錄。

2015年6月20日 星期六

東京アグラ Tokyo Agura:魚介依舊



以前在尖沙咀柯士甸路,東京Agura的豚骨魚介湯底,曾幾何時,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甚高,更稱之為當年三大新開拉麵店之一。

上年的年三十晚,別人興高彩烈地團年,而我卻獨個在Agura感Lonely,萬人共歡亦獨嚐沾麵。

不久,Agura的店主長谷川先生,把自己打來的江山,拱手讓給員工,其後改名為武士拉麵,當中雙方在往後的日子怎樣交惡,我大概知道背後的故事。

怎樣也好,赫見年初Agura的招牌,在灣仔重現,總算不負有心人。

2015年6月19日 星期五

勁回味:膽正命平下午茶




上一篇目利之銀次的文章,提到在社交平台上,有兩種食物,是最容易呃LIKE。

第一是與抹茶有關的食物,第二,是海膽。

日前在專頁上載了賣相澎湃的海膽手卷照片,惹來超過100個讚好。

有人問:(在那裡?)

尖東的勁回味靚靚車仔麵隔離的小店。

2015年6月17日 星期三

目利きの銀次Royal Grill Mekiki no Ginji - Royal Grill :三個麻甩佬戀戰沖繩



我知道有些人,飯局一定要有女相伴,而且越多越好,一拖十的感覺好不威風,成個錢國偉,威過威士忌啦!

這種姿態,並不是我會擺的,一來我不夠帥,二來我不會因為你生得標緻,而刻意去親近。

全男班的麻甩飯局,是最無負擔,起碼,我說黃色笑話也沒有顧慮,哈哈!

這晚,本來的五個麻甩飯局,可是K先生被困在上海,D先生說要加班,剩下S先生,與KL兄,連同我三支公,走到去旺角新世紀廣場,上星期才正式開幕的目利きの銀次

2015年6月15日 星期一

大安茶冰廳:如早春初醒,催促我的心



博客生涯原是忙,又要工作,又要應邀出席飯局。當沒有約會的日子,不是留在家中看電影,就是四圍走,去一些想去多時,但未去的地方。(口袋裡的這類地方,大抵寫滿我一本筆記簿吧!)

廣東道的大安茶冰廳,外表推斷,大約超過四十年歷史吧。個人愛這類冰室愛到死,可是上一次路過,冰室剛剛關門。

平日的下午,趁去百老匯電影中心之前,來喝杯奶茶。

2015年6月14日 星期日

台北:第一次去饒河夜市?不是嗎?



你們沒有聽錯,今次是小弟第七次到台北,之前去過士林寧夏師大,連一些比較小型的南機場景美夜市也曾涉足,竟未曾踏足過港人熱點之一,饒河夜市

情況像我仍未踏足上引水產咖啡弄Dazzling Cafe一樣地荒謬?港人必到喎。

為何之前沒去過饒河夜市,我真的答不到你。

相信台北朋友老許,也感覺愕然。

在臨江街夜市吃到七個一皮,散步片刻,轉戰饒河夜市,現今可以坐捷運到松山站,一出捷運,牌坊就在眼前。

步進夜市,即刻聽到廣東話。

2015年6月13日 星期六

寫在沙中線通車前幾年,我最喜愛的土瓜灣十間食肆



對於只懂坐地鐵的人來說,視去土瓜灣如畏途。沒有地鐵到達的地方,他們避得就避,沒必要的話,不去。

其實,土瓜灣的交通,去任何地方也是非常方便,有過海巴士到銅鑼灣,中環,港島東,南區。有小巴出旺角,有渡輪去北角,坐5號巴士出尖沙咀,交通暢順的話,不用十五分鐘。

正因沒有地鐵,土瓜灣顯得有點自成一派,一些已消失的地方,仍長存在大家心中,好像沒有離開過。時至今日,坐小巴偶然還會聽到。。

維他奶有落!
珠江有落!
夏巴有落!

今天,恐怕只剩下紅蘋果仍在。

近年土瓜灣除了原有的老店,更出現一些新面孔,美式西餐廳,咖啡館,大型連鎖茶餐廳,慢慢地新舊交替,與沙中線同步進行。

作為一個做了差不多二十年土瓜灣人,你要我推薦區內十間食店,似易,實難,因為數字的限制,有些心水食店,被逼割愛。

當五年之後,地鐵正式通車,土瓜灣可能面目全非,好,就寫在沙中線通車前幾年,十間我最喜愛的土瓜灣食店。排名不分先後,除了最尾介紹的三間。

以上食店,均位於維他奶以北,亞皆老街球場以南的範圍。

2015年6月11日 星期四

Fatty Crab:叛逆漢子



想看一個城市有幾國際化?就先看城中餐飲業的發展,是否百花齊放?有沒有舉世知名的餐廳?有沒有米芝蓮星星?

雖然,香港仍然是國際都會,不過在今天的政治氣候,所謂五十年不變只是中共的騙人技倆,前路看不見光明,只會不斷向後退,到時候,隨時上海趕過香港,也不出奇。(今年世界五十最佳餐廳,上海的Ultraviolet,第一年上榜,已經排24位,香港最高排名的Amber,排38。)

當然,香港曾被英國殖民統治百多年,衍生出不少像我輩,崇洋/崇優兼被西化的港英餘孽,我不知道其他人是否抱著同一想法。起碼,思想較那些食古不化的人開放得多。

蘇豪區的Fatty Crab,顧名思義,以蟹菜式掛頭牌,當我經巷仔走進餐廳,牆上的Graffiti,舊報章,與破落的水泥痕跡。併出一副破落中帶點破格,又或者,是一種叛逆的表現。

2015年6月10日 星期三

台北:行天宮的南法菜,Allson Kitchen三賀家



友人D先生,年前把事業由香港搬到去台北,早已成為半個台北人,今次台北三日三夜,總要爭取時間見面。

記得他早前去瞞著爹,說到要帶我去。不過,今次他更想帶我去一個地方。

D:(呢間賣南法菜的西餐廳,我未試過,好隱世,睇落幾掂!)

捷運行天宮站附近的巷弄,有這一間Allson Kitchen

台北與香港的文化始終不同,我們的西餐廳,除了酒店餐廳之外,大多只有外文名,沒有中文名。而這間標榜南法風味的Allson Kitchen,有個頗為日本風的名字,三賀家

2015年6月9日 星期二

Brasserie on the Eighth:萊茵河白露筍,在懷歐敘綻放美麗



 "始終,我是旅客,面對著色彩鮮艷的蔬菜,只能遠觀而不能褻玩,正值白露荀當造期,恨不得買一份,最多拿去餐廳,付油料費代烹調,哈哈!"

以上的一段,節錄上年我為巴黎Marché les Enfants Rouges,寫下的文章。

一年後,因緣際會,來到港麗酒店的Brasserie on the Eighth,M先生說:(而家餐廳做緊白露筍菜式,直到月尾 ,你得閒來試嗎?)

正呀喂!

莫非,上年五月巴黎之行的遺憾,終於有望在金鐘補中?

2015年6月8日 星期一

台北:在永康街,擁抱著小自由



2001年秋,第一次到台北,第一站,來到永康街的鼎泰豐潮聖。

2015年初夏,第不知多少次來到台北,永康街的鼎泰豐,門庭依舊,差不多全部是遊客,我還忍不住在個人專頁上,問問大家:(本地人,還會去永康街的鼎泰豐嗎?)

永康街,是否已經遊客化?作為遊客的我,不敢答。

永康牛肉麵,多年以來,從未試過,大隱酒食樂朋小館,是很不錯的地方。

今次來到永康街,先到酒舖買威士忌,然後,到區內有名的咖啡館,小自由,休息一會。

2015年6月7日 星期日

Le Port Parfumé:法國五月海鮮宴



每年的法國五月,堪稱城中盛事。這些年來,我也不知看過多少次音樂會,看過那幾場展覽了。

回到上年,對紅白藍旗下的五月感受至深。因為,五月尾,我人在巴黎,與小寶在街頭吃Pierre Herme馬卡龍,坐在河畔吃大蘿柚Dalloyau的甜品,再打開酒舖裡面,價錢最便宜的香檳,你眼望我眼,乾一杯恭祝友誼。窮遊巴黎,也要窮到如此地風流。

今年五月去不到巴黎,但在台北吃過一頓不錯的南法菜,實在始料不及。台北的西餐,一向被看低一線,不過近年開始有冒升之勢,這屬後話。

論文化,論環境,香港的西餐,仍較台北出色。起碼,一來我們仍算是國際金融中心,可容得下來自世界各地的過江龍。二來,曾經受過大英帝國之統治,西化程度亦遠勝後者。

法國菜而言,由以前的Fine dining作主導,到今天越來越多Bistro,再沒有以前的高不可攀,亦代表著香港的法國菜,漸趨普及化。

年前曾到訪西環的Bistro Du Vin,對其以本地海鮮為主角,做出的海鮮湯,留下極佳印象。我還口痕說:(香港仔海龍皇湯,不遜馬賽出品!)

上年,在九如坊開業的Le Port Parfumé,正是Bistro Du Vin的姊妹店。

2015年6月6日 星期六

台北:下雨天,穿越九千公里交給你



我在台北天氣晴,只限旅程的頭兩天,第三天,下大雨了。

還好,雨水,為大地降溫。五月的台北,三十多度的早上,實在吃不消。

與朋友午餐期間,台北的A小姐問:(有沒有去過一間咖啡館,名字叫穿越九千公里交給你?)

我:(哈哈,名字很有趣!)

D先生:(原來該咖啡館,與這裡同樣身處在文湖線。)

與他們道別後,獨自由大安站,坐捷運到中山國中站,由捷運站走過去咖啡館,九曲十三灣,幸好,google map幫到手。

2015年6月4日 星期四

台北:萬國酸菜麵



近日博客圈熱話,莫過於某位人氣博客,拿日本京都流傳數百年的漬物,以鹹酸菜來稱之。

雖然,此君一向戇鳩當有趣,早已見怪不怪,奇怪在還有很多人相信他,才令我大惑不解。

今次他以鹹酸菜來稱之,未免有點侮辱京都數百年的飲食文化,當事件被公開,網民差不多一面倒批評此君。。。。。不說太多了,費時又被人說我派花生。

上個月台北行的最後一個早上,走到去西門町一角,以萬國酸菜麵作早餐。

沒錯,是如假包換的酸菜,鹹不鹹?因人而異。

2015年6月3日 星期三

Rondavy's Artisan Kitchen:我想下午茶,夢一些野的夢



已經是第三次,來到銅鑼灣耀華街,商廈裡面的Rondavy's Artisan Kitchen

第一次,巴黎的好友小寶,幫我在咖啡館的油畫前,拍下側面照,其後成為我Facebook的profile相。

第二次,就來個反高潮,與S先生,J先生,三個麻甩佬,共享山渣蛋糕,咦。。。。

第三次,拉來了C小姐,一起來喝杯咖啡,吃甜品。

時間人物大不同,但每一次上到來,腦海裡面,永遠想起林憶蓮的一首歌:

(齊揮開灰塵,逃離鋼筋森林,夢一些野的夢。)

大抵,與店主R先生,是憶蓮歌迷有關吧。

2015年6月2日 星期二

空港居酒屋:一路順風鐵板燒



寫這篇文的一刻,我已在新公司上班。回想兩年多的機場範圍工作生涯,為我換來數次旅行經驗,或者,這是令我對舊公司,有點不捨的理由。

朋友們問:(咁你咪再無折扣機票優惠?)

我:(咁我又無可能做一世,見有更好發展,更高人工,仲唔走?)

四海之內未必皆兄弟,但與一眾鄰居同業們,總有點交情。上周五,是我在機場生涯的最後一個星期五,富豪機場酒店的A小姐,相約小弟,與東涌之友D先生,在酒店旗下的空港居酒屋,來個happy friday之鐵板燒之夜。

我:(哈哈,你替我farewell?真的開心也來不及!)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