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9月30日 星期五

昌記:沒有你 還是愛你


一年多後,再一次來到昌記,上次有妳在旁,今天,剩下我一人。





早上的跑馬地街市,人來人往,此一帶是高級住宅區林立的地方,特別多閒人,在平日的早上,大多人正在上班的時間,輕鬆地吃個早餐,這,就是跑馬地的日光。

飲食網站上的評價,近乎一面倒好評,劣評只有三個。雖然旁邊的檔口正在努力拉客,我仍是在昌記的檔口前,找個位坐下。



究竟,昌記有甚麼本事,能夠在飲食網站內,惹來過百個好評,甚至乎,被某些人稱之為心目中米芝蓮,雖則,將米芝蓮的帽子,放在熟食中心檔口的頭上,未免有點張冠李戴。

第一,是雪菜,這裡用的是新鮮雪菜,是日店員說:這一期沒有雪菜,只有榨菜,反正沒試過,便來個榨菜,併沙嗲牛肉通粉。

第二,是厚多士,尤其是油沙多。



沒有雪菜的日子,榨菜也可成為暫借的情人,爽口帶辣,肉絲有咬口得來,不是太過硬,有些地方做出來的肉絲,像塗上印度神油一樣,金槍不倒,吃著這樣的肉絲,苦了我的牙齒。沙嗲牛肉沒有九龍城樂園的好,但牛肉沒下鬆肉粉,質感粗獷得來夠自然。通粉是用上質感特強,帶有坑紋的通粉,吸汁力比光身的更強。




坊間有提供厚多士的地方,往往成為熱棒對象,昌記是其中之一,只是很簡單的厚多士,塗上牛油,耍上砂糖,已經是一頓很美味的早點,基本上,人人也有本事做得好,為何沒有很多後繼者?

沒有妳在旁的日子,沒有甜言蜜語,只有身邊的蘋果日報,馬經波盤豪情夜生活,唉,此時此刻,想Whatsapp在遠方的妳,上傳這一頓早餐相片給妳看看,但是,妳應該剛入睡吧。。

讓我全世界都也可以忘記,就是不願意失去妳的消息。



冰凍,帶點回甘的檸檬茶味道,回憶我倆曾在某天空,心裡曾夢。同樣這天空,到了今天只感到空洞。。

沒有妳,還是愛妳,同在這裡再呼吸這空氣。



昌記:跑馬地毓秀街2號黃泥涌市政大廈2樓1及5號

2011年9月29日 星期四

Goossens:貓屎先生



位於跑馬地源遠街,來自比利時安特衛普的朱古力品牌"Goossens",以手造朱古力為名,也是比利時皇室最喜愛的朱古力。就是其貴族的血統,身價亦比其他朱古力高。

一直也想試其Dark Chocolate,早前有幸受到店方之邀請,出席其朱古力,與Kopi Luwak之發佈會,真是與有榮焉。

店方說出席者衣著為Smart Casual,既然Goossens是來自安特衛普,如果身穿Martin Margiela或Dries Van Noten,應該非常貼切,但我衣櫃內的"Anterwerp six",以冬天衫為主,又沒有可能身穿大多人也有的MMM的AIDS tee吧。。。



來到與主辦單位打個招呼後,便聽他/她們介紹朱古力店之背景,和另一位主角Kopi Luwak。大家也會知道,Kopi Luwak是印尼的貓屎咖啡,身價不菲,在高級餐廳喝一杯,起碼二百塊錢以上。



說回這天的主題,是Goossens與Kopi Luwak crossover之作,未來日子更會舉辦Kopi Luwak tasting class。我有幸喝到頭淡頭,當然高興也來不及,但一直有看我食評的讀者,都知我一直不喝咖啡,這一次會不會"楚材晉用"?



是日給賓客品嚐的朱古力,有分Dark Chocolate,和咖啡朱古力兩款。首先說我比較喜歡的Dark Chocolate,單是可可豆產地有好幾個地點,包括巴布亞新畿內亞,剛果,科特迪亞,馬達加斯加,秘魯等幾個產地。

巴布亞新畿內亞的一款,除卻朱古力本身的苦味,還帶一點煙草味道。前名為象牙海岸,今天名為科特迪瓦,你是足球迷的話,一定會想起杜奧巴,或高路/耶耶托尼兩兄弟,至於其可可豆做出來的朱古力,又如何?就是很苦,但很醇,單一的朱古力味,苦味一步到位,對很多人來說或許會單調,但我非常之喜歡。非州島國馬達加斯加的一款,甜中結尾帶點Spicy,那種感覺悠長。剛果的味道很Complex,咖啡藍莓味渾然天成。秘魯則很重果味,尤其是啤梨味道。

以幾個非洲地區可可豆混合一起的朱古力,反而是最為平凡的一款。只是感覺比較圓滑,不及以上幾款那麼突出的個性。



在Dark Chocolate與咖啡朱古力之間,亦有些朱古力條,和一些黑漆漆的圖案形朱古力片。朱古力條內藏著橙皮,吃下去有一點點積及橙餅感覺。另一邊的朱古力,外表是太陽神圖案,我不期然想起同區的高級西餐廳AMIGO的金漆招牌。這塊太陽神朱古力,味道單一的苦,結尾悠長,而且很脆口。



咖啡朱古力比較適合一些,怕苦但又想吃朱古力的朋友,平心而論,各款的咖啡味不算太過突出,整體味道較為甜一點,尤其是內藏的焦糖軟心,香滑得甜到入心。



接下來的是店方為我們泡咖啡之時間,多年沒把咖啡放在唇邊的我,枉論喝過貓屎咖啡了。不久,店員將剛泡起的貓屎咖啡奉上面前,以專用的咖啡杯盛上,非常美觀。



與照燈黃油蟹一樣,現今的貓屎咖啡一樣可以做假,強行養殖來充當天然。這個Kopi Luwak,是印尼政府認可之出品。麝香貓在指定的田園內,隨意地吃咖啡豆,隨意地排洩。每年的產量不多,形成奇貨可居,物以罕為貴之現象。




首先,聞到濃香的咖啡味道,平衡的酸味,喝第一口,咖啡的香和酸度走在一起,繼後越喝越醇,但質感比想像中薄,喝Kopi Luwak,是無須加奶加糖,喝到最尾,杯底留下咖啡渣,這一刻,越來越苦,味道越來越厚,最後的Long lasting餘韻,歷久不散。

我不懂去說好喝不好喝,但口味是很個人,沒有絕對,尤其是喝酒和咖啡,最好的,未必是對自己口味。不過這一次貓屎初體驗是正面的。咖啡與朱古力的配搭,比起配紅白酒為佳。最後我一口貓屎,一口朱古力,逐點逐點吃,不知不覺也吃得叫飽。



在出席這發佈會之前,我心裡在想,會否喝貓屎喝上癮?事後店方更向每一位出席者,送上一包記念品。內有兩包貓屎咖啡,和數款朱古力。。。




待放假的日子,泡一杯Kopi Luwak,喝一口朱古力,唱盤上播放著古巴爵士之音,這個下午,應該會很美好。


Gosseens:跑馬地源遠街8號

2011年9月28日 星期三

飯桌上搞手的樂與怒



由十多年前玩新聞組開始,直至到今天,已安排超過一百場大大小小飯局,由多年前某灣仔酒店自助餐開始,轉眼間,十多年了。

多年前的往績不計,由五年前,開始在飯圈做搞手,我想,也應該有數十次經驗吧。最便宜的掃街局,到幾百銀一個人的高價飯局,由幾個人,到六十人大局,當中的背後,其實不是很多人知。

公開飯局之中,即是放出去群組公開報名之類,最怕就是被人甩底,而且更是一次過甩一圍,現今回想,不排除是集體惡作劇。




事後他/她總有一些理由來狡辯,又話在大陸趕不及回來,又話要加班之類,當然很多也不了了之,對著這些人,即刻放入黑名單,add了我Facebook者,即刻unfriend!

就算是自己朋友,經常性突然甩底,又如何呢?他/她的理由總是說突然要考試,要跟老細應酬,又說有個更重要的事去做,一次半次還可原諒,三番四次也是如此,x你又唔係,唔x你又氣難下,我不阻礙你發達啦。

不要少看這一個半個爽約者,如果這一餐,是預先寫好菜單,斷人頭收費,幾百銀一位,而且一早交訂金,數目不能刪減的話,要那些出席者幫你分攤費用,雖然眾朋友口口聲聲說不介意,你也感到不好意思吧。事後問你追討費用的話,盞大家沒趣。

有時候在社交網站,上載一些飯局相片,其中一些朋友見到,埋怨為何有局也不叫我?但你們又想一想,前前後後推卻我幾多次?約你十次推我十次,每次開event你就第一時間not attend,或者是沒有回應,包括那些朋友們的生日飯局,教我如何找個理由,再約你們飯局?

就算在同一張飯桌上,人人的口味未必相同,最大難題的是,在公開大局試過,有茹素者跟我們同桌,為了顧及他/她,唯有叫多幾碟菜。

好幾個經常遲到的朋友,我反而不大在意,他們自己知自己事,不會要求我們等她才上菜,銀兩亦給足,當然沒投訴。


幸好,我們飯局圈子之內,大多是甚麼都吃,不揀飲擇食,這樣就易話為好多。

有時,飯桌上的菜式水準未盡人意,作為搞手,理應付上一定的責任,好幾次因為味道失算而自責。不過大多人也會體諒,最痛心的一次,就是自己圍內的朋友,在另一邊廂的飯局,大數我們的飯局點樣差,點樣垃圾!

此舉像一個泛民中人,走到去建制派地頭,唱衰盟友,這種反骨的行為,簡直罪無可恕。

不要看吃完一餐飯,便甚麼事也沒有,事後亦收過朋友的訊息,內容是投訴某些人的行為,又說對方單單打打,起筷一定揀最靚的部位,慌死怕蝕底。。。諸如此類。



經常有酒友向我投訴,邊個邊個次次出來飯局也不帶酒,但又爭著來飲。正一菠蘿雞!下次我不要與他/她一起坐!

作為飯桌上的搞手,無錢賺,又要花時間與食肆傾菜單,價錢,而且又要承受出席者甩底,平均價錢提高,食物水準突然失準,令到一眾食友有所怨言之風險。

所以,是非常吃力不討好的一回事,唯一的得著,便是認識了一大班志同道合的好朋友。

2011年9月27日 星期二

Assaggio:藝術意味


份屬美麗華集團,位於香港藝術中心六樓的ASSAGGIO,初開業時候引來好評如潮,但近期看貴網的食評,差不多一面到是批評之聲,水準好像插水式下跌。

雖然近期身邊朋友吃罷每個也搖頭,其實,此店我已想試很久,乘著為友人James兄補回其生日飯,懶理網上的負面評價,便來此一起吃個午餐,他在附近上班,因利成便。



個人來到藝術中心,大多也是來看電影,記得多年前來過,是一間類似飯堂形式的餐廳,但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。而這間ASSAGGIO,店內環境氣氛優閒,服務生的裝束也是很重Street Fashion風格。友人說此餐廳前身的位置,就是詹瑞文的辦公室。

靠窗的長檯,令我想起倫敦Tate Modern內的cafe,感覺很相似,不同之處是Tate Modern對著的是泰晤士河,而我們面對的是維多利亞港。店內正好播著法國New Wave樂隊Nouvelle Vague的"Dance with me",Bossa Nova之美妙聲音,樂得在此沉醉一個下午。




正午十二點來到,食客還是不多,看看午市的餐廳,頭盤方面,有椰菜花薯仔湯和海鮮菜湯二選一,更可加$30,來個自助頭盤。主菜有薄餅,燒雞,麵條和意大利飯等選擇。我要了自助頭盤,和Risotto artichoke and shrimps。友人只要椰菜花薯仔湯,主菜選了Anchovy pizza Napoli style。



友人在我來到之前,先在頭盤陣打了個轉,說選擇不及Al Molo的多,我覺得多寡與否也不打緊,最緊要夠質素。當然不能少得只有寥寥數款吧。



沙律菜只有兩款,但夠新鮮,水牛芝士質素也不俗。蛋沙律雖然只得半邊煮蛋,但是蛋黃味道很香,還有一些醋的酸味,很有層次。




Fregola沙律是用上細粒的Pasta,來自意大利薩丁尼亞的Fregola,有點像中東的米飯,質感煙齦,涼吃伴以海鮮,是一道很開胃的沙律。其他的燒雜菜,豆沙律,味道也對辦。







凍肉有莎樂美腸,風乾牛肉,和Porchetta,Porchetta成薄片,質感軟熟,味道亦香,其他的凍肉質素一般而已。




兩道主菜一同分享,在這一類餐廳是沒甚大不了。友人的Anchovy pizza Napoli style,以鯷魚來做主角,這條小小的鯷魚柳,在意大利菜之中,是會經常見到的配角。其鹹香的味道,能夠為菜式提味。日前在Al Molo,和Jacomax吃過的薄餅,也做得不夠這裡的薄。薄餅底烤得香脆又鬆軟,面頭的芝士雖然舖得滿,但不是太過厚,茄醬味道酸甜得恰到好處,鯷魚下得頗多,令到這薄餅更加鹹香。




Risotto artichoke and shrimps的賣相又濕又杰身,很對辦。蝦肉爽口鮮甜,雅支竹已與醬汁二合一,所以肉眼是看不見雅支竹的蹤影。這個意大利飯入口也帶點硬,但未夠硬,可以做得更為硬一點。醬汁帶有雅支竹本身的清香,不算太過Creamy,友人說如果連同蝦殼一起去煮的話,味道會更加好。很多人怕吃意大利飯,因為個汁太過濃杰,此一道Risotto artichoke and shrimps,應該會合乎這一類人的口胃。

連同餐飲,價錢兩個人也是二百多,當然不貴。當大家吃了個多小時,店內的食客越來越多,可見此店雖然近期口碑一般,仍不乏捧場客的。



我只是第一次來,之前的水準無從比較,單說這一個下午之經驗,還是值得給予一記笑臉。或者,是知恥近乎勇吧?姑勿論點,也是好事。

ASSAGGIO:灣仔港灣道2號香港藝術中心6樓

銖記:人人得而銖之


我對朋友們:跑馬地黃泥涌街市熟食中心,只是來過吃早餐和午餐,從沒來過晚餐。

友人們:不是嘛?還沒去過?那就是你損失了!

這天晚上與多位朋友,出席在跑馬地馬場,舉辦的西班牙美食節,事後便拉隊入跑馬地晚飯,在沒有預先訂位之下,臨急臨忙,致電給黃泥涌街市熟食中心銖記,留下一張桌。

聽說這個熟食中心內,嫦記與銖記兩大人氣檔口,曾經為爭客而大打出手,火藥味十足,當我們步進熟食中心,兩邊人馬像地產經紀一樣,各自拉客。

用到足球術語來打個比喻,每一晚熟食中心,也是舉行黃泥涌打比戰。深層次一點去想,是曼市打比?北倫敦打比?馬西塞特郡打比?或是蘇格蘭Old Firm打比?

統統不是!這麼殺聲震天的一鼓怒氣,大約是倫敦工人階級打比戰:米禾爾對韋斯咸!



銖記的主廚,被冠以中國烹飪的傳奇 - 鮑魚王子,說實話,當被稱之為王子,一定有問題,先不說車路士那一位,網上某名Blogger XX王子,還是不便評論下去。。。。。希望這位鮑魚王子,不要令我們眾食客失望。

每人點一款菜,這類的雞煲翅最為有名,但席上有人支持環保,堅決不吃魚翅,便問店員可否以津白代替?店員說沒有津白。



如今之計,唯有來一碗芥菜魚頭湯。我在旺角富記,也經常點這個,一碗滾湯加一碗白飯,很男人的浪漫。

用魚來滾湯,一定鮮甜,加上芥菜本身的甘甜味,奶白色的湯底,非常濃鮮。




清湯牛腩以冬蔭公窩奉上,這個味道近似牛記的家常,牛腩做得軟淋,湯身清甜。



涼瓜瑤柱炒蛋白略為多了一點油,此涼瓜質素不錯,爽中帶甘甜,如果可減掉一點油份,便會更好。



經常吃砵酒焗蠔,今次轉一轉口味,由蠔換上魷魚,同樣以錫紙包著來焗,換湯不換藥,魷魚外脆內彈牙,與生蠔是截然不同的感覺。




另一道在小炒店常點的小菜  - 鍋貼小棠菜,銖記的做得很一般,外層不夠乾身,內裡的墨魚膠亦有點鬆散。




友人K說:銖記的地位,與北角渣華道 - 東寶不相伯仲,大家也有風沙雞,這道風沙雞皮脆肉嫩,面頭的炸蒜粒很惹味,難怪友人這樣說吧,原來也有其道理。



黃金蝦也很有水準,金黃的鹹蛋黃重重包圍蝦身,甘香惹味得連殼吞,蝦肉爽甜可口,不過每人一隻起,兩隻止,三隻則開始吃不消。



來到已沒有花甲,便轉投聖子皇懷抱,以蒜蓉粉絲蒸,最為突出其本身的鮮味,每隻聖子份量十足,肉質爽鮮,不含沙石,加上吸收蒜香的粉絲,惹味得令人回味,索價$35一隻,物有所值。



怎也要一碟蔬菜吧,金銀蛋莧菜,連著鮮甜湯汁,吃罷雞肉海鮮炸物,來一道湯甜菜滑的葉綠素,絕對錯不了。



豉油王炒麵做得甚佳,鑊氣十足,每一條麵條皆上色,不過,略嫌濕了少許,這一點,未夠東寶的做得乾身。當吃豉油王炒麵時,還會想到這裡會用甚麼辣椒醬?結果,是老朋友余均益

如果一碟炒麵水準平平,加上余均益辣醬的話,有如黃袍加身,即刻升級,一下子吃清碟。功力比甚麼SKII神仙水,更具功效。

不信?可以自己買一支來試試。

銖記:跑馬地黃泥涌街市熟食中心

2011年9月25日 星期日

自助餐桌上的人性大解剖



小弟對自助餐,一向沒有多大好感.這種能夠睇盡香港人之眾生相之平台,初出來社會做事時已吃得極多.由高級酒店,到三流港式西餐廳.全部統統無一倖免.覺得自助餐已是一切.包羅萬有,單是在頭盤上的次等生蠔,辣椒仔檸檬汁起勢地落,當年少有機會吃生蠔,不知道蠔原來有很多品種,一口氣一打無名氏生蠔,狂劈不知來自何方的三文魚刺身.年少無知的我,吃得非常開心.

最深刻的那一次,說到去十多年前在尖東某酒店吃罷自助餐,飽到與當年個異性朋友攬在一起入廁所,當然不是飯後飽暖思淫慾,即刻在廁格來個短兵相接啦,而是各自入男女廁,各自地嘔.

今日回想起來,當然是一段令人失笑回憶,現今的自助餐也不便宜,四百多五百塊銀一個人也視作等閒,拿著這個價錢,去其他西餐廳吃個散餐,不是更好的嗎?吃得更精,更加高興.人步入中年,飲食資歷比少年時更豐富,?已不再一味比一個價錢,來個all you can eat的年代,你估個胃真係如黑洞?



早前純粹抱著獵奇的心態,跟大隊去過某雪糕連鎖店,吃一頓雪糕自助餐.香港人,果然愛自助餐,吃到再沒有新意,連雪糕也可all you can eat!一向認為雪糕是淺嘗,慢慢享受之物,好像談戀愛一樣,放在一小時雪糕任吃的晚餐上,情況已不一樣了.本來與雪糕談情說愛,變成與雪糕發生粗獷性行為.蠟燭皮鞭樣樣齊!最後有人輕鬆吃二十球,亦有人吃到差點獲利回吐.究竟這是享受?抑或是為吃雪糕而去吃雪糕?如果要你一晚做五次愛,感覺會如何?



一個人在一次過可承受幾多"球"?一連串的問題,就是我吃勉強吃完十球雪糕,在腦海中產生的一串問號.




另外在一間高級酒店內的朱古力周日自助餐,同樣是"Dogfight"大戰.一連串的朱古力甜品,又甜又膩,實在令人吃不消.難得眾女生吃得津津有味,咀角沾滿朱古力漬,未及抹去便再出去甜品陣度鑽.個個吃到化身成為"戰狼三百",面目模糊的無名戰士.一邊吃,一邊流露著奸笑.莫非這就是港女的幸福星期日?回想這兩段甜品記憶,簡直是瘋狂,完全黐X線.



反而,周日的早午合併自助餐,沒有晚間的殺戮戰場氣氛,只有星期天的優閒心情.頭盤陣上的風乾火腿,沙律等等,排得井然有序,色彩繽紛,指定主菜則無須排隊去拿,大安旨意安座在位上,服務生在適當的時候奉上,此時候,吃著燒得恰到好處的羊扒,伴一口輕柔帶有果香的紅酒,不知人間何世.其後的甜品陣更令人目不遐給.一件起,兩件止,才是吃甜品,甚至乎對待食物之應有態度.



當然,付錢的是你,點吃就點吃,有你無你,明知自己吃不完,拿/搶回來先算,執輸行頭慘過敗家呵.事後一檯也是吃剩的食物,大家又有沒有想起,遠在第三世界的飢民呢?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