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2月29日 星期一

Nicholini's意寧谷:三月Hungry Tuesday預覽,$638四道菜!



四年一度的二月廿九日的晚上,又一次來到金鐘港麗酒店的Nicholini's

若是經常上Facebook的飲食男女,或會知道該酒店由今年一月起,與因航一樣,推出限時餐飲推廣之周二優惠 - Hungry tuesday。

早前推出過半價自助餐,五百元懷歐聚晚餐,簡直是賣大包之舉。

這晚應M先生之邀,率先試三月推出的Hungry Tuseday餐單。

2016年2月28日 星期日

鳴門魚市場居酒屋:香港有宵夜之十周年酬賓周,$98一碗三色海膽飯



上星期,見到Facebook某位朋友讚好一個帖,出現在我的動態裡面,內容是宵夜時段,$98一碗海膽飯!

地點是旺角染布房街,老點隔離的鳴門魚市場居酒屋

對於這個飲食牌子的印象,是多年前到過勝利道的鳴門魚湯麵亭,吃過魚湯脆米,事後覺得湯頭過鹹的經驗,只此一次。

今次,聽說是慶祝鳴門開業十周年,限時供應$98海膽飯,只限宵夜時段。

2016年2月26日 星期五

金蘭花泰國菜:五星連環



對於灣仔的金蘭花泰國菜,我是有種莫名的情意結,四年前的大壽,就在這裡包場,畢生難忘。

當時出席的賓客,大多仍是保持緊密的連線關係,有些久沒聯絡,亦有些起我尾注。。。。當然,善惡到頭終有報,多行不義必自斃,哎呀,說到至此,我很驚青呀!

兩年前,友人龍少爺在此擺下一圍,熱鬧非常,今天,輪到他做搞手,又一次打搞金蘭花,這晚的主題是:二月之星。

2016年2月25日 星期四

一蘭(尖沙咀):熱鬧過後



兩年多前,一蘭進軍香港,成為當年飲食大事件之一。

由中午排到晚上,聽說高峰時段,要等四小時,才能一嚐拉麵。說起上來,真的很誇張。

小弟在開業第二天的早上前來,直行直入無難度,$89的一蘭拉麵,豚骨湯並不是我最喜愛的味道,亮點是那一點點紅色辣醬,激活了整碗拉麵起來。

兩年多時間已過,一蘭的版圖由銅鑼灣,開拓至尖沙咀,差不多也有一年,但未有機會前往這間走屋台風的一蘭分店。

2016年2月24日 星期三

潮味居:酒過三巡



大伙兒在威士忌節喝個夠,差不多完場,同行的朋友問:(等陣一齊食飯啦。)

周末晚上,一行十多人,在尖沙咀即慶地找地方晚飯,難度沒有十級也有九級,就算茶餐廳也沒可能讓你直行直入。

D先生致電到某中菜館,臨急臨忙之下,竟然有張大檯。

而這間某某中菜館,位於柯士甸路的潮味居

2016年2月23日 星期二

Hugo's:傳說



尖沙咀凱悅酒店的Hugo's,對我而言,一直是個傳說。

由當年看過蔡瀾先生的未能食素專欄,已經對這間老牌高級西餐廳讚不絕口,可是當時年紀小,根本沒能力光顧。

十多年前,是香港經濟最差的時候,那時酒店有個推廣優惠,凡光顧Hugo's,送一晚酒店住宿,豈不是賣大包?

沒錯,當時開始有點能力上高級餐廳,但是,誰人陪我去?面對如此吸引的優惠,只慨嘆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。

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

麵檔:失敗細蓉



登龍街早已成為日本拉麵的英雄地,短短一條街,五間拉麵店,各自各精彩。

同一條街,上年開業,霓虹燈招牌在角落不停地閃,就是走本地麵食路線,店名簡單直接,麵檔

這天約了朋友在附近,反正對方遲到,而我又有點肚餓,便來吃碗麵。

2016年2月21日 星期日

海景軒:四年一度團拜飲茶記



也不知多少次到海景軒,說起上來,每次都是來晚飯,還未試過其點心。

由新聞組年代認識的朋友,可說是識於微時,近年各有各忙,聚會只能一年一度,甚至,兩,三年才見一次。

四年前,我們在欣圖軒飲午茶兼開年。今次,選擇在海景軒開年,其實是我出自私心,一來想試其點心,二來是遷就我,飲完茶就接著參加酒店舉辦的威士忌節。

2016年2月19日 星期五

麺匠真武咲弥:鹹得有沒有道理?



年初在灣仔開業的拉麵店,麺匠真武咲弥,坊間的評價頗為兩極,正方說是正宗北海道風味,反方說是鹹得無道理。

看看開飯網的食評,好評中性劣評各三,憑著此數據來推斷,成績談不上佳。

信別人不如信自己,就來試試其味噌拉麵。

2016年2月18日 星期四

中西∙環Centre Street Kitchen:每當西環變幻時



一直覺得,西環干諾道西,正街交界的港島太平洋酒店,只是接待大陸客的酒店,全沒意圖來這裡用膳。

D小姐說近月酒店餐廳進行改革,走老香港路線。而且有不少菜式,由主菜到甜品,以花膠入饌。

咦?那就不同說法。

本來要爽約的一夜,也要偷雞走出來,看看這間已改名為中西.環的餐廳,會變成甚麼樣子?

2016年2月17日 星期三

醬家:蕃茄拉麵,我來晚了



以自創蕃茄湯底打出個名堂,位於旺角上海街的拉麵店 - 醬家,開業接近兩年,一直與他無緣。

在網路上看過不少有關該拉麵的評價,著名部落客劍心,毫不客氣地批評,有些Openricer,則給予笑臉,亦有些覺得價格偏貴,有些覺得不正宗。

用蕃茄作湯底的拉麵,談不上正宗,美其名是創作。

新年過後的平日,街頭淡靜的下午,走進麵店,只得三數位客人,在吧檯前,低頭吃拉麵。

2016年2月16日 星期二

尖沙咀凱悅酒店咖啡廳:一字記之曰鮮



闊別接近一年,尖沙咀凱悅酒店的咖啡廳,聽說又有新意思,原有的波士頓不缺,在其他方面,實力有所加強。

難得受到年青貌美的E小姐之邀,無論有幾忙,也要來大快朵頤!

朋友,係要見的,尤其是美女。上年她送給我的生日蛋糕,甜絲絲的感覺,就是如此地難以忘記。

周一晚上,咖啡廳人山人海,雖然是整個星期,理應最淡靜的一天,依然坐無虛席。

平日成人價錢每位$578,小童$289,到底,與上年同期相比,咖啡廳的實力增強了多少?

2016年2月14日 星期日

Toolss:文具咖啡館



如果土瓜灣正處於新舊交替的時期,那麼,同樣是舊區的石硤尾,多年以來,好像沒多大變化。

以前在石硤尾讀中學,經常到屋邨吃午餐,七層大廈,當時還未完全清拆,每次例牌在點心店,一籠點心,一個盅頭飯,就是一頓午餐。

飯後娛樂,偶然走去白田商場逛,當時還有一些game舖,唱片店,還有專播日活院線的戲院,十八歲生日那個晚上,與同學們來作成人禮!

今天的白田商場,門面依舊,裡面沒精打采。

看似鳥生不出蛋的地方,附近卻孕育了一間文青/偽文青擁護的咖啡館,Toolss

2016年2月13日 星期六

新春之街坊小店,嗅到濃烈的牛氣



新年期間,市面很多餐廳食店,有些由年廿九已經收爐,直到新年後才啟市。

除了掃街,難道,只剩下連鎖店,大集團的快餐廳,茶餐廳,酒樓可以去?

也不盡然。

有些人覺得沒有所謂,新年嘛,輕鬆一點,不用太過認真啦,看看賭城風雲3,去老麥,大家樂,美心,翠華吃東西,才有氣氛。

(哈哈,我係新年期間先會睇呢啲戲,去呢啲地方!)

其實,我們會因應節日的氣氛,而降低自己的品味?

2016年2月11日 星期四

208 Duecento Otto:人來人往的荷李活道,眾裡尋她千百度



對香港歷史有一點認識的話,應該知道,一百七十多年前,英軍登陸港島,地點在今天的水坑口街,荷李活道,是香港開埠之後,第一條道路。

沒有完整的規劃,只是逼切地依山興建,形成九曲十三彎之勢。

一百七十多年後,這條曲折而不太離奇的道路,旁邊有不少充滿異國風情的西餐廳,是晚就來到開業數年的208 Duecento Otto

2016年2月10日 星期三

讓子彈穿過魚蛋



新年,理應和氣生財,今個大年初一,旺角街頭上演讓子彈飛一幕。

是誰破壞了新年的氣氛,是食環署?是被政府稱之為暴民的示威者?是警察?是政府?

這兩天,已看過不少有關這場由聲援小販,到演變成警民衝突的報導,在此我不說太多了,認識我的朋友,都知道我的立場。

當務之急,政府是否需要重新審視,對無牌小販的政策?

日威夜威:駒ヶ岳Komagatake Rindo



近年日本威士忌,在市場上大放異彩,全賴年前山崎2013雪莉桶,被威士忌權威Jim Murray評為世界第一,熱潮更推上一層樓。

炒家當然掩住咀笑,手上的日本威存貨,變得奇貨可居,總之是日本威,有你無你炒一餐。

苦了,是一眾飲家,為了日威,要捱貴酒,那麼,回到蘇格蘭威士忌懷抱啦。

市場上的日本威,最為人熟悉的Single malt,不外乎是山崎白州宮城狹余市秩父。(只計現役)反而駒ヶ岳,知名度相對不高。

上個月,收到這份駒ヶ岳剛推出的Komagatake Rindo的樣本,對我來說,又有得威。

2016年2月8日 星期一

楽壽司:楽聚壽司吧前



猴年第一篇文章,先祝大家新年快樂,身體健康。

第二次來到銅鑼灣耀華街的楽壽司,周三跑夜馬的晚上,與數位朋友,坐在壽司吧檯前,品嚐師傅為我們安排的時令菜式。

一直以來,Do師傅是楽壽司的靈魂人物,如今他蟬過別枝,由新師傅上任,仍不減我們的興致。

2016年2月7日 星期日

展望猴年



站在羊年的邊緣,當人人正在吃過團年飯,去行花市,看電影之際,我仍在當班,手指在鍵盤上健步如飛。

上一年最後一天,才灑了洋洋數千字,回顧2015年,那麼快又回顧?

今次,沒有花生,純粹作個對猴年的展望。

拍板小館:2016 繼續拍板



上年與家人團年飯局,地點在拍板小館,那時是第一次去。

今年與家人團年飯局,地點都是在拍板小館,今次,是第五次去。

經常說我不是一個喜愛短期內翻兜的人,既然一間飯店,令我在365日之內,光顧五次的話,原因可能有三個:

1)我幫拍板小館賣廣告

2)別人請客

3)價錢實惠,食物有水準,免開瓶費。

而我,就是(3)。

2016年2月4日 星期四

永香冰室:風燭殘年



新,是否不如舊?舊物,是否值得保留?

在一片保育之聲不絕於耳,集體回憶,好像是不容抹殺,每當有老店倒下,大家就走出來嘆息,趁未拔喉之前,去瞻仰一下彌留的面容。

我一直如是地想,四年前白宮冰室結業,我傷心欲絕。

今天,路過同區炮仗街的永香冰室,屈指一算,差不多十年,沒有踏足這間殘破不堪的冰室。

2016年2月3日 星期三

Lobster Central:偶遇龍蝦卷



對上三次去倫敦,最後一天的行程,無獨有偶,就是Burger & Lobster

三次都是原隻開邊龍蝦上,至於餐廳另一道招牌,Lobster Roll,從來與它欠缺緣份。

朋友J說過:(既然係同一價錢,當然揀龍蝦啦!)

說得也對,原隻龍蝦的感覺,好像更超值。

近年在香港越來越多,以Burger & Lobster作概念的餐廳,可惜,我還沒有機會試,本來有一晚遠征香港仔的Butchers Blub Deli,就是為了周五晚限定的龍蝦餐,只是友人臨時沒空而作罷。

日前偶然在Facebook上,看見有朋友打卡,地點在中環的Lobster Central

猛烈南瓜在Metro:稻菊@天婦羅名店的釜飯



鑑於稿擠,小弟在都市日報的專欄,暫停了兩個星期,今天(3/2)又再次與大家見面。

趁天氣還寒冷,不如,吃個釜飯?

稻菊,一向是香港高級日本料理的重要名字之一,十年前初訪帝苑酒店一樓,天婦羅吧的日本師傅,教曉我甚麼是真正的天婦羅。

2016年2月2日 星期二

獅子樓 Lion Rock:帝京招牌大晒冷



今時不同往日,除了部落格之外,還要兼顧報章專欄,每個星期,為了找新材料而煩腦。

上個月,看見帝京酒店大員,在Facebook上載韓國牛的照片,心想韓國牛剛解禁,香港是首個入口韓國牛的地方,如果早著先鞭,一定惹來很大迴響。

哈哈,約定日子之後,誰不知韓國牛暫時沒有貨,如是者,造就這一個寒冷下午,一行數人坐在獅子樓,橫掃酒店裡面各餐廳,近期推出的招牌菜。

2016年2月1日 星期一

義香荳腐食品:義無反顧地愛煎釀三寶



很難明白,為何不愛煎釀三寶?

以前在街邊檔的年代,不記得由幾多錢開始吃,只要見到紅紅綠綠,金黃加紫色,只要聞到陣炸油香,即刻走過去。

最喜歡是炸魚蛋,然後是釀青椒,簡單不過的紅腸,也是我的囊中物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