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0月31日 星期一

公利:深秋的黎明。



蘇豪上的異國風情,近年逐漸地向下移,在上蘇豪與下蘇豪之分水嶺荷李活道上,你可找到一些三不像之東南亞餐廳,畫廊藝廊,古玩店,甚至酒吧,同是亦會找到一些老舖頭,地檔,如此強烈的對比,只能在此找到。

蘇豪,就是如此地複雜,同時。亦是引人入醒之地方。

荷李活道的公利,正是其中之一個"舊派"之代表。其風行幾十年的蔗汁,湊大居住在附近的老街坊,同一條街老對手林記一早退下,可見公利之江湖地位。

公利這兩個字,你們會覺得,是新鮮蔗汁的代名詞。

對我來說,是一個加油站,每一次路過,總會放下數塊錢,乾一杯鮮甜蔗汁。而且,還有一些已經埋葬的點點回憶,曾經在這個擺花街,荷李活道上的交叉點,在感情線上的交錯發展,最後,還是捨得去剪。

人去茶涼,今天來到公利,難免有點落泊的感覺。



猶記得早年有事無事,一起路過總來飲兩杯,喝天然蔗汁比飲酒更有型,尤其現在社會的風氣,經常標榜健康生活。說起來,在另一個角度去看,在蘇豪腳下喝蔗汁,事實上又幾有型。



原支蔗汁一口過。記得她曾對我叮囑過:不要喝太多,很高糖份,吸收過多是沒有益處的。高蔗糖的蔗汁,新鮮榨出來,怎能沒有不好喝之理,好喝,就是如此簡單,記著,要即喝,賞味期限,是不會為你而延長。



可惜的是,全香港除公利之外,沒有其他了。難道做杯蔗汁,是如此地艱難的嗎?想起又是,現今香港食店大多急功近利,那有閒情逐碌蔗去同你搾汁?深層次一點去想,是不是昂貴的租金,扼殺了不少老店三代人的心血?



一直與蔗汁糕時晨八字不夾,這次終於能嘗到這樣公利的名物。口感如果凍,入口全是自然,無修飾,清甜的蔗汁味。吃罷未且高興,還感到有點點相逢恨晚。



天花上吊扇仍轉動。
電視上仍播著賽馬。
店內花貓仍舊每晚外出"留情"。

但身邊人不是她,就算杯中蔗汁怎樣甜,也敵不過心靈上的苦澀。



看著櫥窗內,深秋的這樣一個黎明,無限清醒在心底。你不必怕寂寞,因為,你身旁的林志美,已經陪著你數十年。

冷眼看著荷李活道上,喜愛夜蒲的一班癡男怨女,多年前,我也是其中之一份子。

憶苦思甜,抵達了人生的中游,但沒有發出風流,只是心態像蔗汁內的蔗糖一樣,沉殿了在心深處。



公利:中環蘇豪荷李活道60號地下

2011年10月30日 星期日

Felix:決戰半島之巔


上世紀九十年代中,香港正濃罩著殖民地的末世風情,在這個時候,半島酒店新翼頂樓的Felix,便在這個大時代出現,在那個年頭,是Talk of the town。



Felix為本港Fusion菜的始祖,當年的菜式是西方揉合日式的風格,餐廳的裝修由名師Philippe Starck主理。除了其前衛風格,與半島酒店內其他餐廳,帶有濃厚的傳統氣息完全不同。最重要一樣,便是坐擁高高在上,無敵維多利亞港海景,那時是很了不起的一回事。就算當年的麗晶(今天的洲際),旗下的餐廳如Plume,Steakhouse,Harbourside,也只是在地下,沒有那種高高在上,君臨天下之氣勢。



早年曾經光顧過兩次,第一次是當夜班後,與友人下班來喝兩杯,身穿Hoodie,Converse Jack Purcell的我,與餐廳環境有點格格不入,第二次是與朋友來晚飯,還記得是坐在大廳的雲石吧檯用餐,這個雲石長檯,有時候會被時裝界徵用來行Catwalk的。

的確,那些年來Felix,是時尚的象徵,不過身邊有些人光顧Felix之後,對食物水準有點意見,說菜式弄得有點誇張,很怪。。。



事隔十多年之後,是晚由半島酒店公關部之安排下,便聯同數位朋友,再次踏足半島酒店最高的位置。一起品嘗日本大廚Yoshiharu Kaji,精心設計的菜式。

Felix的dresscode不及Gaddi's的嚴謹,但是來半島用膳,你便會不自覺地,特意穿得正式一點,這是對半島的尊重。



餐廳環境與多年前沒有兩樣,還是那麼酷,大廳的餐椅背,依然是Philippe Starck下的人頭照,十多年來的潮流翻了幾翻,其時代感仍是歷久常新。圖中的人物,正是半島前總經理Felix Bieger ,這間餐廳,亦是以他為命名。


一行六人,安坐在貴賓位置,赫見窗前有塊百葉廉,將窗外的海景蓋著,酒店公關說,是因為想客人專注地用餐,不要被美麗的海景分散注意力,聽落,果然有點道理。



這晚的菜式全是餐牌上的選擇,沒有刻意的獨家試吃,對著花多眼亂的單點餐牌,實在難於取捨,最後,我點了一個Australian Promotion 的set menu,每一道菜更配一款酒,不用操心。其他朋友,全部散點。

以iPAD來點菜,在今天不再是新奇事,Felix作為半島最摩登的一員,自然懂得與時並進的道理。



最特別之處,是有一欄Mood Wheel,像一個幸運輪,當你轉到去那一方,餐牌便會自動為你挑選酒品。完全是靠自己的感覺,最適合一些有選擇困難症的人,包括我。

餐單的內容極之豐富,一共有五道菜。



Red Snapper Carpaccio with Tomato Dressing,Marinated Mushrooms and Sauvignon Blanc

以Red Snapper做成Carpaccio作生吃,一定要夠新鮮,魚肉鮮嫩帶彈性,味道鮮甜,酸甜的番茄茸,很醒胃,伴碟的磨菇,個性極強,菇味濃烈。

餐單上所有餐酒,也是出自西澳Frankland River的Alkoomi, 這道菜配搭White Label Sauvignon Blanc 2010 ,果香濃郁,感覺較輕,比較易入口。



Butter-cooked Australian Abalone Silce,Crustacean Consomme and Curry Oil

用牛油煮成的澳洲鮑魚,切成片,放在碟上,當一上桌,侍者才在食客面前注上清湯,再加上海苔碎。

鮑魚質感彈牙,因為加上海苔,令到清湯味道頗鹹鮮,配上Alkoomi Semilion Sauvignon Blanc 2009,這白酒的酸度,將清湯的鹹味中和起來。



Medium-poached Australian Beef Shabu-shabu,Beet-potato Veloute,Pickled Cucumbers and Orange Dressing

這個當然不是日式火鍋,只是以甜菜根加薯仔,做出來的濃凋湯汁,襯托著澳洲牛而已。牛肉片質素佳,入口鮮嫩,湯汁濃甜香滑,而且加上Orange dressing,味覺上多了一份酸甜感。



吃牛肉便喝紅酒,Alkoomi Cabernet Sauvignon 2007,帶點藍莓,香草的香味。

主菜二選一,Felix的日本大廚,擅長處理魚類,便點了Braised John Dory with Herb Bread Crumble,Simmered Lotus Root and Black potato Gnocci。



不是很多地方可吃到John Dory,大抵是這尾生活在深海的魚,肉質比較實,難於去處理,事實上大多人吃魚的口味,是要求嫩滑多過結實。

這道菜的John Dory,用上魚柳部份,肉質果然很結實,魚味相對濃郁。魚柳下的麵團煙韌可口,而且吸收了魚鮮,味道更好。配菜的炸蓮藕片,香脆而不油膩。



正所謂紅酒配紅肉,白酒配白肉,姑勿論是否絕對,但這晚的餐牌上,的確如此。Alkoomi Chardonnay 2009,偏甜而帶有熱情果的味道,結尾甜到底。




既然是澳州風味,甜品一於貫徹始終,來個Pavlova in a Cocktail,Yuzu Meringue,Passionfruit Custard Cream,Seasonal Fruit。這裡的Pavlova,是用雞尾酒杯上,賣相特別,旁人還覺得,我正在喝雞尾酒呢。味道酸甜得平衡,吉士醬極之香滑。

Alkoomi Late Harvest Riesling 2010配Pavlova,大家也是甜,但這杯Riesling清新怡人,結味清爽,誰也不搶誰的鏡。




另外是夜更開了兩支餐酒,半島酒店的自家品牌的Chablis,與加州Napa Valley Hall Cabernet Sauvignon。前者入口很Dry,比較適合男生的口味,後者帶有濃郁的果香,質感豐厚圓渾。

雖然獨食set menu,眼見其他朋友的菜式,忍不住拿一點來試,Duck liver wild mushroom with mango lassi, soft poached egg and toasted brioche。這個頭盤實在不得了,鴨肝本身濃郁甘香味道,與同樣濃烈的野菌,還有水煮蛋,撈勻地吃,那種甘香,濃厚的complex味道,真令人難以捨得吃完,伴碟的芒果lassi,是用來消滯。



Tuna and oyster, cucumber mousse and vegetable salad,慕絲下的生蠔,鮮甜飽滿,與清香慕絲的細滑感覺相對襯。碟邊的吞拿魚粒,肥美鮮嫩。

K兄的西冷牛扒,每一塊切得四四方方,肉色嫣紅,入口非常柔軟,味道濃郁,近乎入口即化,非常之Dramatic。

另一道與藍芝士配搭,塔斯曼尼亞三文魚,須知熟食的三文魚,一向很難做得好,如果一過火,肉質便很粗糙,食味全無。這裡的三文魚,外熟內嫩,魚肉鮮味十足,而且很肥美,藍芝士的濃烈味道,帶起整道菜的層次感。



很多人也會將Afternoon Tea,與High Tea兩者混淆,實際上全港的大大小小酒店,賣的正是Afternoon Tea。港人說成High Tea/高茶,只是覺得在酒店喝下午茶,是很High class。所以便張冠李戴,其實,是超錯!每一次聽見有朋友說High Tea,我例必撥亂反正一番。

不過,在半島最高層,喝一口伯爵茶,你說,High嗎?

這一晚實在是很棒的體驗,亦一改多年來,對Felix的菜式只是一般的印象,畢竟經營了十多年,餐廳的運作也漸趨成熟,做出來的菜式,已經調教得盡善盡美。



感謝酒店公關W與P小姐,日本大廚,餐廳經理,與餐廳眾服務生的招待。

Felix:尖沙咀半島酒店28樓

延伸閱讀:Gaddi's廚師之桌 http://foodie-smashingpumkins.blogspot.com/2011/09/gaddis.html

2011年10月28日 星期五

Clipper Lounge:文華快艇自助餐



在前文 :自助餐桌上的人性大解剖,曾經說過自助餐桌前,港人的眾生相。初出來做事的時候,很喜歡吃自助餐,是不變的事實,改不了。

活到今天,一年也吃不到超過三次自助餐。因為很難找到一間令人滿意,便宜的沒有好,貴價的,不如到中上級別餐廳,吃個單點。

文華東方的公關C告知,文華酒店的快船廊,其自助餐近月正在推廣上海 X 海鮮的crossover,挺具新鮮感,問我們有沒有興趣一試?



是夜連同我,一共四位男子組,由領班安排之下,坐在快船廊的一角。屈指一算,已是第三次來到快船廊,每一次的感覺也不同,十多年前是與當年的對象一起Afternoon Tea,上次一班人柴娃娃,來吃朱古力自助餐,玩味大過天,多過品嚐朱古力的滋味。



在自助餐桌上拍拍照之後,在眾食物陣之中,還是先挑生蠔來吃。這裡有兩大陣營,美國與紐西蘭,自助餐上的生蠔,十居其九是不新鮮,離檯三呎也聞到陣腥味。

文華貴為高級酒店,生蠔的質素絕不失禮,美國蠔不是巨無霸,大而無當的品種,而是肉身飽滿,入口感覺Creamy,鮮味濃郁。



紐西蘭的一邊,肉質偏爽,味道鮮甜。一口氣吃一打,也不成問題。



Cold cut方面,沙律菜,煙三文魚,燒青椒,黃椒,蟹子沙律,螺絲粉沙律等等,總有一款對你口味。




另一邊的海鮮桌上,吸引力多大,蟹腳,翡翠螺,凍蝦,聖子,蜆肉,瀨尿蝦。。。。。全部也是新鮮貨色,只要是新鮮,便是皇道。特別喜歡蟹腳,肉質鮮甜嬌嫩,凍蝦爽中帶甜,瀨尿蝦沒甚肉吃,聖子,藍貝肉質略為瘦了一點。



壽司,刺身的一邊,也是一些穩穩陣陣,港人喜愛的大路貨色。三文魚,吞拿魚,北寄貝,油甘魚,甜蝦等等,卷物,壽司也是加州卷,腐皮壽司,玉子,鰻魚,火焰三文魚之類,但整體上已比很多同類地方為佳,還是那一句:用料新鮮。

吃罷頭盤,便洗手喝羹湯,中西湯各一,前者是酸辣湯,後者是Califlower忌廉湯,我只喝了後者,Califlower打到溶化,與香滑的忌廉混合,味道清香,質感Creamy得來又不太杰,恰到好處。



這個自助餐更奉送每人一隻大閘蟹,十月是吃蟹公的季節,所有大閘蟹也是蟹公。



想起現今文華廳,與上海成隆行合作,推出矜貴大閘蟹,月前的一餐,回到至今,自助餐上的大閘蟹,當然不會出動到成隆行的貨色。話須如此,這隻大閘蟹的質素,還是不錯,蟹膏甘香,但未去到爆膏的級別。



一向喜歡Sunday Roast燒牛肉,即叫即切,想吃全熟,或半生熟,亦行。我要了五成熟,肉色嫣紅,入口嫩滑,沒有渣宰留下。淋些Gravy吃,更添惹味,吃到最後才驚覺,忘了下芥辣。



很少在自助餐吃擔擔麵,不過這期的自助餐,擔擔麵是賣點之一。

廚師的工作,只是幫你灼麵條,和注湯,其他的材料,如麻醬,豆辦醬,花生等等,全部要自己下手。哈,自己混出來的味道,是意料之外地好,香濃惹味,麻香與辣味兩者兼得,麵條吸汁能力強,實在好吃。





吃掉了大閘蟹,擔擔麵,燒牛肉之後,其他的熱盤,如炒麵,鴨胸,蓮藕釀糯米等等,統統吃不下了。不過沒所謂,我很少碰熱盤的。



甜品是快船廊最強的一環,可惜是吃得太飽,只是品嚐到其自家製雪糕。



有云呢拿,士多啤梨,朱古力。我選了士多啤梨,酸甜得沒有人造的死酸味,雪糕本身夠軟滑,不是實如石頭的那一種。心想,如果友人P兄來到,會否連下十多球才收手?



以一口伯爵茶作為終結,幾個麻甩佬吃一頓自助餐,也可以吃得如斯寫意。

始終,這裡是文華。

快船廊:香港中環文華東方酒店

上海 x 海鮮自助餐推廣期,直至十一月二十六日。

周一至周四,價錢為$408+10%。周五,六,日,公眾假期,價錢為$428+10%。

以上價錢為晚市。

2011年10月27日 星期四

中環小罅景:波記與水記



貴為全港心臟之中環,集合了金融界,美食界,旅遊界,甚至法律界,政府。。。。。。。試想想,如果有日中環突然之間,在版圖上消失,你們估計後果大約是如何?

在中環找吃當然沒有難度可言,只在乎你銀包內夠不夠金錢。人在中環其中一樣苦事,就是在中午時間用膳。

負擔得起可以去蘇豪,或是上酒店。但是並非每個在中環上班的打工仔,可以付得起過百一餐午飯。

想省錢,最佳方法是自己帶飯,否則,便要與其他人逼餐死。



嫌中環的茶餐廳貴?坐街邊吧!其中兩條小巷,士他花利街,與吉士笠街,有兩間大牌檔,在這兩條斜斜的小巷,默默經營了幾十年,見証著近代中環的發展。



士他花利街上的波記,以炒粉麵為主,之前到訪過好幾次,最深刻的印象,並非味道,而是速度,一分鐘炒起碟麵,快如閃電。



這個下午,來一碟肉絲炒麵,看著爐頭前,手瓜起展的師傅,三兩下手腳兜兩兜,鑊氣沖天,炒起一碟麵的時間,果然只是大約一分鐘。



不過,麵底是炸定,所以不夠脆,這是事實。麵上的肉絲味道頗鹹,反而菜心很鮮嫩,這碟炒麵,只是廿多塊錢,你我也絕對付得起。來波記,不求美味,只求便宜,快手快腳吃完。



另一條斜巷吉士笠街,有間賣牛雜的水記,不要小看這間小小檔口,也有不少名人光顧的。

牛沙瓜是最馳名,可惜限量發售,每天只賣兩碗,有心吃要一早預留,像我這類比較即慶的,吃一碗牛雜,已經很滿足。



只要牛肺和牛腸,牛肺滑得彈破,一大兜牛雜不斷地滾著,怎麼也能入味。



牛腸的內璧充滿肥膏,滿口是油脂香,簡直如魚得水。




幾十年老字號,也得與時並進,桌上的廣告,是本地一個以英文為主的飲食網站。一時之間,小小的老牌牛雜檔,與世界接了軌。

不斷的新陳代謝之下,中環每天也有新事物發生,有人來亦有人走,有初生之贖亦有人退休。

那邊在雪廠街,畢打街的銀行界,法律界,正在酒店的餐廳享受一頓星級午餐,我們的一邊,暴曬著吃牛雜,炒粉麵。



高貴與市井,兩者在中環含蓄並存,是最可愛的地方,過多數十年,還會是這樣子嗎?

我不敢說。

波記:中環士他花利街
水記:中環吉士笠街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