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7月30日 星期一

City'super之仲夏意大利之夢



身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,偏偏喜歡意粉多過飯,小時候每次吃到快餐店的意粉,總是喜氣洋洋,也許當時年紀少,不懂得甚麼是正宗甚麼是Al dente,那時候我的世界,樓下快餐店的肉醬燴意粉是天下美味。

品味是隨著年紀而增長,開始接觸到真正的意粉,到底是甚麼一回事,直到今日,我仍然視意粉為我的主食,有不少朋友對我說過:(你都唔嗅米氣嘅!)

近年已經很少去活動,上星期受到City'super之邀請,出席一個與意粉有關的活動,時間許可兼很吸引,對一個喜歡意粉像我的人,真的沒有推卻之理。

由即日起直到八月中,City'super在這段時間,舉行一個名叫 " 仲夏.意式滋味 " 的活動,在超市另僻一角開設意大利美食市集,有當地的芝士,松露,葡萄酒,即叫即製的意大利街頭小吃,與及本篇文章的主角:意粉。

2018年7月29日 星期日

大班樓:連開兩晚窮L局



想也沒想過,當我在兩個月前,在我的飯局群組開event,地點是今年亞洲五十大最佳餐廳,榜內排名最高的中菜廳 - 大班樓,反應熱烈得難以置信,高消費沒有令食友們卻步。

結果,開局一分鐘內旋即打爆兩圍,後補人數亦高達三圍!若然去過大班樓的話,也知道飯店的面積不算很大,最多只可擺兩張大檯。

為免令向隅的食友們失望,最終飯局要分兩晚進行,每晚兩圍,真不易為。

2018年7月25日 星期三

Arbor:逃離鋼筋森林,進入美食叢林



近年橫掃全球的北歐料理,以簡約但注重細節的姿態,成為了當今飲食界的新寵兒。中環新落成不久,集藝術與美食於一身的商廈 - H Queen's 25樓的Arbor,除了以法國料理的形式來演繹出日本食材的精粹,還隱約地滲出了一點點北歐風。

2018年7月24日 星期二

鮨豊:舊地重遊Omakase



第一次來到位於天后的日本料理 - 鮨豊,其實,這個位置的前身是鮨処光,四年前某一晚,我膽粗粗walk-in竟然可佔有一席位。

眼見格局沒多大改變,準時黃昏六點來到,時間尚早當然只得我一位客人,坐在吧檯前,跟師傅打個招呼,再交待個人的口味,任由師傅安排。

鮨豊的背景與豊洲水產,份屬同一系人馬,顧名思議,食材都是來自東京,築地市場的命運終於有定案,年尾將會搬往豊洲,相信好多人都已經得悉有關消息。

未去過日本的朋友,聽罷也大約有個概念,我曾到訪過兩次豊洲水產,銅鑼灣店與油麻地也去過,水準不錯,否則,我也不會應約來試菜。

2018年7月23日 星期一

八寶清湯腩:牛寶,乜腩都有



前幾日,我在我個Facebook專頁,分享了一張曾經是我最愛,現今已淪為遊客店,九記牛腩的門面相,人龍的長度直逼樓梯隔離的傢品店。

結果惹來極大迴響,一面倒是對九記的負面評價。

以我所知,很多台灣人對九記奉若神明,當日眼見有不少中,台,韓的來客,或者他們只跟著旅遊書走,難以接觸到一些本地人的心水食店。

有讀者在這個帖子裡面問:(仲有邊度可食到好嘅牛腩?)

我介紹了一間,位於土瓜灣的老店。

現今再介紹多一間,以前在蕪湖街年代,我曾經在OpenriceX到九彩;(也許當時唔識嘢,又或者當時真係水準差)相隔數年再訪,很高質;後來因加租而搬往同區的崇潔街,那個地段只旺中午,一直沒機會前往,待了數年,還是結業了。

真材實料始終是打不死,下一站:天后,八寶清湯腩,好久不見。

2018年7月22日 星期日

蠔得喜:天橋底下的蠔餅




一年兩度的青衣戲棚,早已成為另一個街頭小吃的兵家必爭之地,有不少人批評本來只為戲迷填肚之物,遠遠高於戲棚的本質。

最近兩,三年,亦有不少人說戲棚淪為劣食天堂,好地地的本土街頭小食,係都要夾硬加個韓式二字貼金,那些被新假期,港生活等劣質傳媒嚴重洗腦的港豬們,聽到韓式二字,頓時有生理反應,男嘅硬晒女嘅濕晒,有你無你一味鳩衝,至於好吃與否似乎也不大重要,打卡呃LIKE大過天。

五年前我曾在個人部落格,寫過一篇青衣戲棚的文章,亦是唯一一次,未來應該不會再去了,除非情況受控;若我再加一腳的話,恐怕成為戲棚淪陷的其中一個幫兇。

話說上一次提到,我在荃灣新之城的匯澄眼鏡,配了一副手造鏡,隔數天回去取貨,見時間還早,不如再去多次香車街街市的老闆娘,吃碗特辣米線?我對這裡的麻辣湯底,念念不忘。

忽然想起附近有一間賣蠔餅的小店,最近好像頗受歡迎,位置就在商場對面PCCW隔離,天橋底的蠔得喜

2018年7月19日 星期四

福岡:墮進威士忌夢鄉@Bar Kitchen



每次到外地,酒量特別好,粗略估計是香港的兩倍或以上,由早上喝到晚,面不改容。我在蘇格蘭,經常早上喝一杯威士忌,當日特別精神爽利。

這幾年來的遊歷,主要是圍繞著威士忌,去酒廠參觀,去威士忌吧喝兩杯,出席威士忌活動,似乎成為了生活上不可分割的一部份。

上次去東京,到訪目黑區的威士忌吧 - Mash Tun,喝過不少好酒,價錢亦相宜,兼得到女酒保Nao好好招呼,最後我還厚面皮加了她的Facebook。。。

福岡有沒有威士忌吧?久聞Bar Kitchen大名,出發前,已視其為非去不可的地方。

友人KH常說近年少喝威士忌,這晚也跟我前來潮聖。

2018年7月18日 星期三

肉料理‧廣:熊熊烈火飛驒牛




早十多年前想吃高級一點的壽司,選擇遠不及今天的多,千禧年代初開業的壽司廣,是其中一間表表者,當時的我只懂得叫個壽司set,根本不知道師傅發辦的概念。

今年它們踩過界,在銅鑼灣的渣甸中心,取代伊呂波的舊址,開設旗下第一間日式燒肉店:肉料理 . 廣。將日本和食與燒肉料理來個大融和,與一般日式燒肉店,只專注賣燒肉的不同。

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

福岡:潮區暗巷食野味@Nico Appartement



我與KH皆是重口味之友,喜愛吃Game meat,當他提議去食野味,當然舉腳讚成。

福岡市大名一帶,是潮流集中地,有不少日系時裝店,外國時裝店如Paul Smith,手造眼鏡專門店,古著店等等,亦有不少餐廳。

這晚KH帶我到位於巷內,主打野味的餐廳 - Nico Appartement

日本飲食網站Tabelog,以法式/日式小酒館來形容這裡,格局像一間拉麵店的Nico,開放式廚房內,只有主廚與其助手,面績雖小,但看見餐牌上的野味選擇就絕對不少。

主廚見我們非日本人,先奉上英文餐單,KH懂日文,只看牆上的餐牌,已經可以點菜。

猛烈南瓜七年之癢



俗語有云:(七年之癢),今日,是我的個人網誌七周年。

這七年裡面,我得到甚麼?

七年前,是一班Openricer紛紛跳出去開blog的熱潮,路遙知馬力,當初的一股滿腔熱血,今天還有幾多人仍在堅持著?

就由我網誌第一篇文章,大班樓說起。。

2018年7月16日 星期一

福岡:亞洲五十大的法日料理@La Maison de la Nature Goh



友人KH得知我訂了機票往福岡,他對我說:(如果你訂到La Maison de la Nature Goh,我跟機!)

他提及的餐廳,貴為本年度2018 Asia's 50 Best Restaurants,排名第48名的好漢,是榜內No.1,曼谷Gaggan的友好;而Gaggan將會在兩年後結業,搬往福岡繼續其事業,聽聞與Goh的主廚福山剛合作開餐廳,此消息一出,Goh的行情持續看漲,一直很難訂檯。

KH此話一出,轉個頭,他真的致電去福岡訂檯,出奇地,又給他訂到兩個月後的晚餐!

(搞掂,我等陣訂埋機票!)KH氣定神閒,一向淡定有錢剩。

喜歡吃的人,特別瘋狂,為了一餐飯而飛往外地,也視為生活的一部份;上年我與兩位氣質女生,就是為了一個三大主廚聯乘的餐單,專程到台北兩日兩夜。

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

Nepal Nepalese Restaurant:蘇豪老字號



在這裡寫了二千多篇文章,終於寫到尼泊爾菜。

港英年代,尼泊爾人來港當踞喀兵,當主權移交之後,有不少沒有回國,在香港落地生根。這段歷史我不會花時間多講,想了解一下,大可到錦田、元朗、佐敦兜一個圈。

(我以前的尼泊爾同事,就是住在我以上提及的地區。)

照計,香港有那麼多尼泊爾人,應該很多尼泊爾餐廳才對?實際上是相反,與鄰近的印度相比,後者大比數勝出。

以前佐敦道投注站樓上有一間,元朗亦有些尼泊爾小店,但說到最熟悉的,一定是位於中環蘇豪區的Nepal Nepalese Restaurant

2018年7月13日 星期五

雞匠:窮L包場局



尖沙咀金巴利道的雞匠,我不時來吃午餐,海南雞飯水準高,安格斯牛肉雞湯烏冬,值得一吃再吃。

友人SK(Facebook專頁 - 東主有喜的網主),是這裡的常客,有時他會在此搞局,我問他:(不如喺度包場搞一局,有無得諗?)

結果,當我在窮L飯局群組,出帖試水溫,一呼未算百應,也有幾十個吧。

揀好日子,跟SK說:(今次真係麻煩你喇。)

2018年7月12日 星期四

漁民麵館:真參膠黐埋一舊




荃灣路德圍一帶,大大小小食店林立,最近有復辟之勢的台茶店,近年上位極快的鹵味店,賣蠔餅的小食店,老牌茶餐廳,麵店,酒家等等,當然好吃與否是另一回事。

在葵芳起家的的日本拉麵店丸京,開到來這裡,見狀心思思想來碗低溫叉燒拉麵,但是隔離的漁民麵館,主打花膠麵,較日本拉麵更吸引。

即刻拿部電話,問問谷歌大神,(我是果啲不求人,只求谷歌大神果種人,因為做伸手黨,係唔受歡迎的。)原來該麵館的總店在元朗,短時間連開三間分店,這間是其中一間。

2018年7月11日 星期三

Ecriture:中環藝術商廈新法色




中環區的餐飲業競爭越來越激烈,最近又有一座新商廈落成:H  Queen's,集合藝廊與餐於一身,位於26樓的ECRITURE,是餐飲集團Le Comptoir的最新一員,揉合了日式風格的法國菜,從其裝修、佈局、配套,與及菜式的精緻度,擺明志不在小。

當一出電梯,餐廳門前擺放了不少有關藝術的書籍,洋溢著濃厚的書卷氣;踏進餐廳的大廳,開放式廚房內的廚師們,正在忙碌著準備午市,書架上陳列著由上世紀初的米芝蓮指南,一字長蛇陣排列,看到至此,大家應不難理解餐廳的目標吧。一些稀有的威士忌,放在餐廳最高處的架上,任人觀賞,此刻我很想喝一小口,如願足矣。

2018年7月10日 星期二

元朗鬼巴士(荃灣店):著住Comme des Garcons走去逼巴士




我真的很out!在元朗賣鹵味賣到起朵,繼而連開分店的鬼巴士,我一次都未(坐)過!

經過路德圍,發現鬼巴士的分店,時為下午五時多,一個客也沒有,抱著一試心態,就來一份細雜錦,為甚麼只是賣鹵味賣到滿堂紅?也是值得研究的話題。

2018年7月8日 星期日

Bakehouse:周五下午趕稿人




灣仔大王東街的Bakehouse,最近的風頭一時無兩,相熟的食友們,差不多個個都大讚這裡的牛角包。

在灣仔上班的朋友說,要一早去才能嚐到新鮮熱辣的牛角包。

我實在沒有太多閒情,早上專程走到去灣仔,我在尖沙咀上班的。

又有朋友說過,平日的下午茶時間,依然高朋滿座。

我是很難在家專心寫稿的人,這天放假,活動範圍在灣仔一帶,拿著部菲林機,在區內的橫街窄巷,見到阿伯阿婆就亂按快門,順便來到這間人氣麵包店,吃個下午茶,兼借WIFI。

2018年7月7日 星期六

鴻陞小食:九龍城宵夜泰高興



對上一次與朋友到九龍城吃泰國菜,要數到差不多六年前。

(果陣,仲係同當時我女朋友去,你話耐唔耐?)我對剛自立的氣質女生L說。

這晚相約她到九龍城,大家都方便,其實我首選並非泰國菜,而是一間新開不久的居酒屋。

但是該居酒屋,營業時間至晚上十一點,她要九點多才到,得知城南道的泰國菜館 - 鴻陞小食,差不多開通宵,臨天光才關門。

666 泰船麵:西環遊船河



踏入下半年,再給予自己更清晰路向,減少接受邀請試食之後,回顧上半年,的確多了時間,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記得以前剛剛寫食評,沒有人請我試菜,全靠自己去找,真的懷念當年與已移居海外的友人,與及一些食友們,嘻嘻哈哈去捐窿捐罅覓食的日子。

這年來,沒錯是很精彩,經常有人請我食飯,五星級扒房又有,米芝蓮三星又有,高級Omakase又有,外人看見我的生活,覺得我好風光。

明白這些根本是上流生活,我輩只能憑著在部落客界建立的名聲,吃了多年而累積的飲食經驗,得到各路英雄給予我面子,才有如此享受。起初當然覺得好過癮,日子一久,我不斷地反思:(呢種生活,到底要直至到幾時?)只是一個普通打工仔的我,面對著金光燦爛的誘惑,再加上健康大過天,遲早心理生理皆不平衡。

希望將生活慢慢地回到以前,甚至是進一步擴闊生活圈子,與非飲食的朋友打下交道。暫時仍未能完全cut off所有邀請,畢竟好些PR已經成為了朋友,只能選擇性地出席。

放假的日常,不是跑步就是拿著相機,四圍亂拍。這天的早上,下了一場雨,掃走跑步的興致,在家附近的粥店吃過午餐,便坐巴士過海到西環,拍完照便到附近的咖啡館,打開部電腦寫稿,喝過咖啡茅塞頓開,洋洋千字揮洒自如,鬆了一口氣,離開咖啡店,是時候吃點東西。

行到去屈地街附近,見到有間泰式船麵店,666,噢,原來就在這裡。

2018年7月5日 星期四

麵鮮醬油房周月(銅鑼灣):獨食唔叫



在我的生活圈子裡面,有一班年青人,經常說:

(是時候周月了。)

(唔叫!)

這晚,我中齊兩樣,與友人A君,來到銅鑼灣景隆街的周月,吃個沾麵。

當我一上載這裡的照片,群情洶湧。

華仔:(DIU!唔叫!)

馬田:(DIU!)

長跑好手泰利:(DIU)

周月黨榮譽會長蛋糕:(DIU!!!!)

年輕版蔡國權M仔:(唔叫。)

相識二十年的西支:(DIU DIU)

周月在他們心目中,已經成為生活上不可或缺的一部份,不定期即慶吹雞:是時候周月了。成為了我們的共同語言;帶有酸味的沾麵汁,像是我們共同的味道;雖然,有不少人真的嫌味道太酸,兼鹹到隨時腎衰竭。

2018年7月3日 星期二

蔡瀾Pho:勇記秘方,中環創先河



如有追看蔡瀾先生文章的朋友,也會知道他經常提及澳洲墨爾本的勇記越南河粉,更誇獎到天下第一。

直到今天,仍未有機會踏足南半球,未能証實蔡生的口中天下第一越南河,是否好食到飛天。(年年都話十一月第一個星期,過去睇墨爾本盃,不過一直都係得個講字,始終離不開歐洲的空氣。)

身邊有不少到過墨爾本/曾經在墨爾本生活的朋友,對蔡生的推介抱有懷疑。

E小姐:(喺墨爾本,好過勇記嘅越南牛河大有人在,你幾時去?我比個名你。)

K先生:(以前就好食,近年跌晒watt啦。)

S先生:(都唔係好有驚喜,我鍾意巴黎小越南果啲越南河。)

眾說云云,信不信由你,不過蔡生將勇記的秘方,帶過來香港,分享給大家,這是鐵一般事實;就在中環鏞記對面,翠華隔離的舖位,蔡瀾越南粉,本月五日正式開業。

2018年7月2日 星期一

老闆娘雲南米線:等,未必寂寞到夜深



每次見到年青朋友華仔,在其Facebook分享在荃灣香車街街市,吃米線的照片,我心裡想起兩個字:(唔叫!)

老闆娘雲南米線,數年前已經很有名,一直想去但營業時間比較難就,有次去到門口,竟然貼著是日休息的告示。

於網路看到有關該店的評價,首先在門口等差不多一小時,入座後,再等一會才有得吃;我實在不想花時間在一碗米線身上,所以,摸門釘後一直絕緣。

日前下班到荃灣新之城的匯澄眼鏡,終於找到副適合自己的日本手造眼鏡,而且價錢非常實惠,店長又好人,服務周到,驗眼過程一絲不苟。。。。。(下刪數百字)

店長問我:(等陣諗住去邊食飯?)我答無呀,直接回家。

離開眼鏡店,行到去往福來邨的天橋,剎那間泛起老闆娘三個字,不如去碰碰運氣?

2018年7月1日 星期日

楚撚記大牌檔:土瓜灣暗巷的本土撚



開業不到兩個月,土瓜灣暗巷裡面的小炒店 - 楚撚記,我已經去了三次,除了位置便利(我住土瓜灣),價錢還非常便宜,小炒見功架,難怪新開不久,已經晚晚爆場。

有一次獨個兒在太古城看電影,突然收到土瓜灣之友S的訊息:(今晚楚撚記宵夜,得唔得閒?)

(咁我搭116過來。)完場後才回覆他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