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

広尾うち津:東京米芝蓮二星天婦羅駕到



整個2020年,基本上已沒甚作為,武漢肺炎導致經濟大蕭條,政府有關不封,一到大爆發就拿某些行業埋單,飲食業首當其衝,三月尾開始的限聚令,照睇個勢,恐怕依然要維持一段時間。

怎樣看也是一個惡劣的營商環境,沒錯,有不少食肆退場,然而,有不少黃店生意繼續向好,分店開完一間又一間;亦有些外地的名牌,對於香港飲食業的前景充滿信心,選擇在這段時間進軍這個彈丸之地。

東京米芝蓮二星級天婦羅店「広尾うち津」,剛剛在今個月中開業,位於四季酒店,與「鮨.齋藤」為鄰,因為大家都是同一飲食集團旗下。

似乎,今年與四季酒店有緣,一來早前酒店推出折扣現金券,手痕買了幾千元,去了兩次龍景軒,一次Caprice;年中友人KH兄,說有辦法訂到「鮨.齋藤」的午餐,講得出果然做得到。

「広尾うち津」與鄰居一樣,也是一位難求,今次難得友人N小姐訂到枱,她問我有沒有興趣,看看日子,原來撞正我例假。

當然𦧲飯應啦!

午市只得一個時段,12pm - 1:30pm,大家都準時,遲到就未必等你了。

「鮨.齋藤」叫做有間房,「広尾うち津」就一眼睇晒,只得一張有10個位的吧枱,鑒於限聚令,餐廳不會收足客,可想而知,訂位的難度有幾高。

2020年11月20日 星期五

不忘:收工食餃子

 


這一年來,出現了好幾間賣石磨腸粉的黃店,其中一間在「小韓國」的金巴利街,名叫「不忘」。

記得之前看過屌總理的一條片,怒屌石磨腸粉為劣質文化,而我本身就好少吃此味,但現在由黃店賣這類腸粉,你們又屌不屌?

試過才知。

2020年11月18日 星期三

諸勝堂:最後一份叉燒湯意的幸運兒

月前見到Gphone在Facebook介紹一間,在上環的茶餐廳,名字叫「諸勝堂」,標榜用日本蛋,叉燒是自家製。

以往偶然會去附近的「孖沙茶餐廳」,三蛋叉燒飯最出名,但已被證實是藍店,有人聽到老闆說一些令人反感的說話,你還會去嗎?

趁去附近朋友新開的咖啡店捧場,順路來吃個午餐,然後才去試酒會, 過了中午最旺的時間,不用等位。

2020年11月16日 星期一

蘇格蘭:十月Tomatin酒廠行

 

往年十月,我都會飛往蘇格蘭,參加跑步比賽,順路參觀當地的威士忌,好景不常,武漢肺炎席捲全球,執筆之時,疫情仍未有減退跡象,完全不能動彈,想飛也飛不起。

現在只能憑以前拍下的照片回味,兩年前的十月,從阿姆斯特丹坐直航到蘇格蘭北部的Inverness,逗留兩天,才出發往Speyside,藉著空檔,到附近的酒廠一行,在Inverness市中心乘搭34X號巴士,車程大約45分鐘,下車後還要穿過叢林,步行大約十分鐘便到Tomatin Distillery

2020年11月15日 星期日

Hansik Goo:再戰人參雞risotto


友人KL說在Hansik Goo訂了一張枱,有個位多出來,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吃。

二話不說即刻應承。

現時城中最難訂枱的餐廳之一,起碼要早兩個月前,分兩個時段,她訂了第二輪,晚上八點半坐到尾,不用食到趕頭趕命。

2020年11月14日 星期六

第一蠔粉麵:路過太子食金蠔


以蠔來做主角的麵店,全港應該只此一家,太子聯合廣場對面的「第一蠔粉麵」,聽聞是流浮山蠔民第二代開設。

開業數月以來,不乏捧場客,很多香港人喜歡吃蠔,自助餐裡面,生蠔永遠最受歡迎,尖沙咀喜來登酒店頂樓的蠔吧,sunday brunch一位難求,疫情嚴重期間,在網店訂幾打,直送到府上,自己動手開,招呼朋友。

但是流浮山的蠔,生吃不能,用來放湯配米線,煮個粥,煎蠔餅,金蠔,酥炸,你可以在此找到。

問過谷歌大神,既不是黃亦不是藍,即是可以食用。

2020年11月13日 星期五

麵尊:請勿客氣加碗湯



以前我去登龍街,多數是為了新記的車仔麵,幾年前開始有不少拉麵店進駐,成為了「拉麵街」,但現在已過了最熾熱的時間,老大哥「豚王」再沒有人等位,對面「三田」亦然,那間東京米芝蓮一星拉麵,早已退場。

可能是經濟不景氣,可能是日子一久,水準未能維持而被食客嫌棄。

凡事總有例外,同一條街的黃店,人龍依舊,掛燈籠旗號賣滷味,排到去隔離舖;還有今日我介紹的車仔麵店 - 麵尊

2020年11月11日 星期三

Pheromone 2.0:士別三月


這兩年裡面,我經常光顧的扒房 - Pheromone,原定在今年七月中下旬,在此再包場,與窮L們聯誼一番,但人算不如天算,第三波來得太急,一時間殺個措手不及,晚市被禁堂食,飯局被逼取消,不久扒房因租約期滿而暫停營業。

士別三月,它們終於在同區找到舖位,就在蓮花宮西街,面積大過以前一倍有多,再不是以前的私竇格局;大廚兼老闆亦不再一腳踢,請了幾位員工幫手,若日後環境回復正常,餐廳同一時間,可容納超過四十人,應該更容易訂到位。

結果一來就起個孖,我連續兩晚到訪,第一晚是七月飯局的重賽,第二晚是為好友慶祝生日。

2020年11月10日 星期二

逸軒:黑松露給燒鵝的意義


朋友LHY日前在他的社交網站,分享了一段短片,介紹大陸廣東省某處的黑松露燒鵝。

我:(之前同窮L admin F先生喺沙田食過啦。)

外表黑到像焦炭一樣,未必人人會接受這般賣相。

把時間撥回至今年夏天的某個下午,承蒙年青公關朋友TJ之邀,連同F先生,再次來到沙田帝逸酒店,上次就頂樓omakase,今次是在二樓的中菜廳「逸軒」,來個三人午聚。

這裡是staycation的熱門酒店之一,上次經過頂樓泳池,見到好多少女擺晒pose影相,早前酒店更邀請不少部落客來渡過兩日一夜,但這些機會並不屬於我的。

2020年11月6日 星期五

一個味道一個故事:穿越肉骨茶


名符其實的巴生肉骨茶,因為呢度係巴生,從吉隆坡出發,坐火車的話,一小時就到。

一日之計在於晨,起身擦牙洗臉,靈魂未完全回到肉體的狀態,坐在餐枱前,這刻你想來一個太陽星晨的煎雙蛋?一杯熱咖啡?一碗白粥加條油炸鬼?一碟超高卡路里的早晨全餐?

我懶得自己弄,不如坐一小時火車,吃碗肉骨茶。

好了,從九龍區出發,去甚麼地方需要一小時火車?

在我們眼中,馬來西亞沒有四季之分,一月的早上,熱到出晒大汗,從火車站步往巴生港,身穿的利工民Henley shirt,濕到透點;來到熙來攘往的肉骨茶店,剛有食客埋單,我就即刻坐下,相信大家都是食完早餐就開工,趕頭趕命般似的。

熱騰騰的肉骨茶上枱,一大舊豬腩肉浸在茶裡面,肥瘦分明,沾些黑醬油,配白飯吃,再加條油炸鬼,喝到差不多,未夠喉的話,還可以添飲,飲到你唔飲為止。

2020年11月3日 星期二

大渣哥茶記:好黃的芝丼


前後到訪過數次,終於有機會寫下這間,由「渣哥」進化成為「大渣哥」的茶餐廳。

九龍灣冰室打比戰,每天在常悅道上映,大渣哥立場鮮明,相信大家都知,每逢黃金時間,惹來不少人支持,店外例牌大排長龍,好幾次因而被嚇窒,結果要過對面馬路,燒山的「時代冰室」,一祭五臟廟。

所以每次去大渣哥,我都是選擇off-peak時間前往,由開業不久直到今天,入場前要求出示身份證,但只須展示背面便可,如果不能接受這規矩的話,大可以不去。

2020年11月1日 星期日

泓一拉麵:紅磡一口雞白湯


以前在大圍的泓一拉麵,現在搬往紅磡,最近見到兩位朋友,不知道是否約埋一起,差不多相同時間,他們在自己的平台,發佈了這裡的龍蝦拉麵照片。

賣$138一碗,主角是開邊龍蝦,與及龍蝦湯底,還與隔離的漢堡包店合作,送多兩件龍蝦餅。

(只限今個月,過咗就無。)其中一位友人說。

趁在十月最後一個星期五的中午,過去拜訪這間連麵條都是自家製的拉麵店。

2020年10月31日 星期六

蘇格蘭:夢中走威士忌之路

六年前首訪艾雷島,難得遇上藍天與白雲,身處Ardbeg酒廠的海邊,飲住Alligator,望住個海,人生幾何。

前幾日受友人R小姐之邀請,參加一個蘇格蘭酒廠的online tasting,成軍五年的Isle of Harris,暫時未有威士忌面世,今次就試其氈酒,特別加入Sugar Kelp釀製,位於Isly of Skye以北的Harris島,天然資源隨手可得,因此以海草作為釀酒的原材料,味道的確有一陣源自海邊吹過來,帶著海水的風味,夾雜著水果與胡椒的甜與辣,bittersweet的結尾,與湯力水混合之後,似是喝著鹹檸七,妙哉。

期間還隔著電腦螢幕,由主持人帶領之下,參觀了該酒廠,人生第一次Virtual distillery tour,有機會的話,也想親身來看一趟,但首先要克服交通這問題。

今年只是在年頭飛過兩次,並沒有到任何一間酒廠參觀,上次已經是上年十月的Glenfarclas,雖然以視像形式試酒,是疫境之下的常態,但始終未能完全一解對蘇格蘭思念之情。

2020年10月28日 星期三

墨爾本:書中自有葡萄酒屋@Willows & Wine




一個人就在傍晚的墨爾本CBD街頭,走進超級市場,隨便買了一瓶價值$5澳幣的紅酒,獨自暢飲。 

坐在街頭,巧遇某威友,又碰見某公關朋友,原來兩個彼此都認識,我問他們:(不如一齊飲?)

寒暄了數句,他們並不領情,說聲再見,揚長而去。

手上的紅酒喝光,隨手把酒樽掟向半空,聽到玻璃碎聲。  

夢醒了,個頭好痛,就有點像宿醉的痛。 但我明明在前一晚沒有飲過酒,為甚麼會有此現象?大惑不解。吞下兩粒止痛藥,回到公司,沒事了。 

實在太想去旅行,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,思念到頭痛。

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

波記燒臘粉麵店:約足兩年叉燒瀨


難得在紅日放假,問問友人K:(得唔得閒去波記食晏?)

兩年前已經約定在波記,後來不了了之,有時我們在周末/公眾假期的中午,卻去了其他地方午餐。

心血來潮的一問,終於還了兩年前的心願,踏正中午十二點,波記門口見。

2020年10月25日 星期日

蘇格蘭:在Speyside跑步才是正經事@The Dramathon 2019



以威士忌為主題的跑步比賽 - The Dramathon,由三年前開始,每逢十月在蘇格蘭Speyside舉行,筆者在前年首次參加其10公里比賽,這是我人生中,第一次在海外參加跑步比賽。

當時雖然事前有做足準備功夫,出發前兩個星期還參加了一場比賽,純屬寓賽於操的性質,竟做出快時間(對我而言);但是去到比賽當日,秋天的蘇格蘭罕有地有接近20度高溫,加上前一晚下了場雨,天然路的賽道,遍地泥濘,而且我帶錯跑鞋,結果跑到未到一半路程,已感舉步維艱,最終也能完成全程,時間就較預期中慢。

2020年10月22日 星期四

康瑞甜品:專一仙草


深水埗一向被冠以草根形象,近年社區開始慢慢發展,海壇街一帶的新樓盤陸續落成,南昌街與荔枝角道有如楚河漢界,那邊的年青人,數十元買杯咖啡,享受他們的所謂慢活偽文青人生,這邊的大媽,繼續幫客人洗頭,區內的老舉,每日等待尋芳客上門;在醫局街流連的老同,腳步欄柵,目光呆滯面無血色,只求一小杯美沙酮上電。

Timeout所說的全球排名第三位的coolest neighbourhoods,或許就是如此有趣的樣子而入選。

昨天看過報導,有本地旅行團推出深水埗美食遊,原價$700,本地居民有優惠,也要$577一位,看過其行程之後,我心想:(不如等我帶,收半價,我揀嘅地方一定好過旅行團!)

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,隨便也想到幾間食店出來,而且全部是同聲同氣;甜品時間,當然也不乏選擇。

荔枝角道的康瑞甜品,多年來斷斷續續光顧了數次,雖然該店有不少選擇,但每次去都只吃特色仙草百配,忠心不二。

2020年10月19日 星期一

Caprice:臨急臨忙的一餐米芝蓮三星


當你們去一間米芝蓮三星級餐廳,通常在幾耐之前訂枱?

事前會有甚麼準備?

事前會否充滿期待的心情?

上星期,再訪闊別十年,中環四季酒店的Caprice,只是在一日前訂枱,臨急臨忙找不到適合飯腳,索性一個人獨食。

來這等高級地方,就算不穿blazer,起碼也穿件恤衫赴會,Pye或Paul Smith?後者啦,因為我一早燙定。

先前在社交網站,見到食友I小姐在此慶祝生日,特別叫餐廳大廚Guillaume Galliot安排菜單,一個人千幾銀,有點心動;但想起另一位食友N小姐,在欣圖軒飯局中,提及過有意年尾在此搞場白松露飯局。

那就留力吧,目標是四道菜午餐。

聽落好像很即興,其實今次再訪的原因,就是用埋我手上剩下的dining bond,原本上月尾到期,因早前晚市禁堂食之故,未用的現金券自動延期一個月,兼開放至午市可用。

2020年10月18日 星期日

逸東軒:疫市下的米芝蓮一星中菜



一場武漢肺炎,導致各行各業大蕭條,尤其是餐飲酒店業,被這場百年一遇的病毒推向深淵,沒有遊客,本地人亦面對著裁員減薪的危機,那有心情去消費?

同時間,對那些有一定經濟能力者,這段時間是執平貨的好機會,多間酒店不約而同推出優惠,有折扣現金券,有特價套餐,有不同主題的Staycation推廣,訂房送餐,或者是食飯送一晚房,總之是史無前例的海嘯價,回想沙士年代,也未致於那麼悲愴。

最近三個月,經常到佐敦逸東酒店的米芝蓮一星級中菜廳 -逸東軒用膳,除了是少數站在香港人一方的酒店之外,因為疫情而推出的救市優惠:中午飲茶各款點心$38,晚市七折,結果一下子其門如市,成為城中熱店。

2020年10月16日 星期五

金所KINTARO LAB:蠔之重擊

前身是宗像牛,現在是金所KINTARO LAB,都是拉麵陳旗下,改個名,賣的東西也不一樣。

仍未試過其白布烏冬,月前轉了以幾隻細蠔包在一起,炸成像拳頭一樣大,名字叫「拳之牡蠣」作為主力,推出後很受歡迎;上星期在拉麵陳的Facebook看到,此黃金重拳將會在本月尾之前退下來,暫時未知會推出甚麼新菜來代替。

晚市開門之前五分鐘抵達,店外只得兩位食客在等候,可能是平日的緣故吧,周末日的情況,應該要排餐死。

2020年10月15日 星期四

倫敦:夢中見,意念會自動浮現





雖然英國沒有封關,我們要飛過去,其實也可以。

但是,回來要隔離十四天,還有去到當地,球賽閉門作賽,演唱會暫停,大部份威士忌酒廠亦暫停開放給公眾參觀;加上英國現在的疫情仍然嚴峻,倫敦面臨封城,除非我現在連根拔起過去定居,否則,這兩年內應該未能踏足此地,就算半年內疫情完全消失,也需要一段時間才回復元氣。

今天看回這兩年我個Facebook「當年今日」,十月中例牌在歐洲,現在動彈不得,觸景傷情。

相信大部份人的心情與我一樣,想飛但不能飛,航空公司推出遊飛機河套餐,索價不便宜但捧場者大不乏人;連飛機餐也可以外賣,外地有些地方,甚至可以上飛機吃飛機餐,旨在一解不能外遊之愁,對我而言就真的不了。

以往在香港起飛,在香港降落的原因,不外乎是機件故障,或天氣惡劣而被逼折返;飛機餐的質素眾所周知,當然你坐開頭等就另作別論,心靈上打下飛機,事實上不能遠走高飛,千多元個多小時空中盤旋的體驗,也許像一杯美沙酮般頂癮,但hyper時間一過就好sad。

這段時間,你我也經常夢見自己身處外地,倫敦,始終是我喜愛的地方,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,翻看以前在當地拍下的美食照片,口水直流。

2020年10月12日 星期一

BEP Vietnamese Kitchen:匆匆一碗Pho


事隔超過一年,終於有機會入戲院,友人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看細野晴臣的紀錄片No Smoking,地點在K11 Musea,二話不說,即跟機。

晚上七點半開場,他們提議先在與戲院同一層的越南餐廳BEP Vietnamese Kitchen,吃個early dinner。

其名聽得多,但印象只限是一間有數間分店的餐廳,從沒意慾去光顧,上網google,一打黃藍二字,沒有任何表示,即是可以食用。

下班要先入觀塘辦點事,乘坐215X出來,姍姍來遲,先到的友人,已點了菜,我看過餐牌,即刻要碗pho。

2020年10月10日 星期六

欣圖軒:追月之夜


洲際酒店閉館大裝修,只剩下中菜廳 - 欣圖軒繼續營業。

屈指一算,已經有四年時間沒去,上星期追月之夜,友人N小姐約飯局,限聚令仍只限四個人一枱,人多怎樣安排?

很簡單,分四枱坐。

雖然我曾到訪數次,但有好些招牌菜式,依然未試過。

烤鴨是其一。

2020年10月4日 星期日

明記黑山羊專門店:重臨舊地,面目全非


我在觀塘東廣場地下G13A及15號舖,曾經留下過不少回憶。

由土瓜灣出發,跑到去觀塘,身水身汗食個意粉或沙律。

與好友在此撐枱腳,威靈頓素菜卷,成為了我們的其中一個美味的記號。

為剛回復自由的朋友洗塵,包場開素食party。

上年臨結業的兩天,又再召集朋友們來送別這間我喜愛的素食店 - Veggle Cafe

轉眼間,突然又已一年,重臨舊地,已經變成一間米線店 - 明記黑山羊

網民說這間是黃店,以前想起吃羊肉米線,很自然想起雲南老表,但可惜已被標籤為藍店,難得有間同聲同氣,那就支持一下。

2020年10月1日 星期四

喜惶點心專門店:牛肉四代情


以牛肉掛頭牌的點心店,可能就只有在女人街裡面的「喜惶點心專門店」。

而且是同聲同氣的食店。

這晚又去附近的唱片店出血,順便來試試,時間仍早未到黃金時間,點心店只得一、兩枱客人,直行直入。

2020年9月30日 星期三

第三波下的外賣自煮生活




自從武漢肺炎爆發以來,身邊多了朋友自己煮飯,包括我在內,去到第三波禁晚市堂食,情況更加嚴重。

有人講笑咁講過:(呢段疫情,將會出現好多廚神。)

還間接帶動一些烹飪Youtuber的點擊率上升。

下班沒節目,只有回家一途,若不外賣就要自己煮,你可以頹吃一餐好醜都係肉得過且過,也可以買靚料吃得精緻,廚藝肯定不及專業廚師,但自己煮就不會下味精。

遲些疫情一過,現在的生活,也許已成為習慣,還會經常外出用餐嗎?

有不少人想過這個問題。

2020年9月28日 星期一

倫敦:冷雨中的陽光@AIDA Shoreditch


英國又爆鑊勁,單日六千幾宗個案,我們親愛的政府,剛把英國列入高風險地區,越是想念這個地方,卻離我越來越遠。

很想在蘇格蘭的酒廠飲威士忌。

很想在愛華頓主場看台上,為球隊吶喊助威。

很想在當地的米芝蓮餐廳,吃一頓盛宴。

以上,本來是現實,現在竟變成夢想。

有些朋友對我說:(你算好彩啦,起碼今年大爆發之前,你都去到台北同歐洲。)

這樣地渾渾噩噩過了七個月,九月尾下雨天的晚上,懷念二月中灑著冷雨的下午,在東倫敦喝過的咖啡。

2020年9月27日 星期日

一個味道一個故事:一切由迴轉壽司開始



如果我是半張廢紙,讓我化蝶。

二十年前的Kenny,根本就是一張廢紙,中五會考只得兩分,出路只有兩條:搵工,繼續進修。

主權移交之前市道還好,讀書不成也能找到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,而Kenny在VTC讀了兩個月房務員速成班,即刻有一間四星級酒店聘用,時為人工八千多一個月。

一向沒甚異性緣的他,讀書時期沒有女生肯與他交朋友,他的長相並不差,但是比較不懂得說話,即是開口夾著脷,嚇怕了所有女同學。後來到酒店工作,職責是一日執成十四,五間房,當時仍有不少日本,美國客人,連同小費,加埋一個月人工過萬,以他的學歷與年紀,兼做正行,不去Nu Life做傳銷搵朋友笨柒,已經很不錯了。

畢業後與舊同學斷了線,Kenny的生活圈子,就只剩下這班爛飲爛賭的男同事,下班後不時一起去晚飯飲酒,同事果然三分親。

2020年9月26日 星期六

龍景軒:市道不景氣之下的米芝蓮三星



四季酒店旗下有兩間米芝蓮三星餐廳 - Caprice龍景軒,有麝自然香,無須做優惠已經一位難求;但酒店業不景氣之下,這段艱難時間,也不得不接受現實。

早前酒店推出折扣現金券,只限指定餐廳的晚市可用,門檻較高一點,所以外界反應不算熱烈,因為不少人選擇取午市捨晚市,皆因價錢便宜一截。

我買了面值$4000現金券,實際上付$2800,月前的晚上,訂了龍景軒晚飯,與家人大快朵頤。

當時限聚四人一枱,我們三個人坐四人枱,變得闊落,環境不多說啦,飯店安排窗口位給我們,純屬意料之外。

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

越發地道河內料理:奧巴馬撈檬更勝牛肉粉


有不少喜歡吃Pho朋友,對油麻地砵蘭街的「越發」推崇備至,尤其是香港人飲食group的網民,大讚這裡天上有地下無, 除了價錢合理兼有水準之外,重點是同聲同氣。

數個月前去到門口摸門釘,方發覺晚市開六點半,對我而言太晚了;上個月就找日下午六時一刻去,見到門外沒有人排隊,原來是食店提早開門,剛好滿座,推斷起碼要等超過半小時或以上,走人。

死心不息,選擇某日放假的下午前往,接近兩點,在我前面仍有兩位食客正在等候,幸好很快便入座。

入門口之前,先量體溫,後用搓手液消毒雙手,兩者缺一不可。

2020年9月22日 星期二

龍蝦吧:酒吧重開第一晚

 



酒吧剛剛在上周五重開,友人B先生急不及待,相約圍內的朋友出來飲兩杯。

原定去尖沙咀某間很型的酒吧,但是有人穿着短褲,有違酒吧的服飾限制,最後轉往港島香格里拉的龍蝦吧

仗著B先生的面子,一行數人沒有訂枱,依然有位坐,鑒於酒吧只限二人一枱,我們要分開坐。

2020年9月19日 星期六

安南:半價二人餐


早前托友人G小姐買了一些海味,趁我放假的日子,相約交收兼吃午餐,地點不是跑馬地就是銅鑼灣。

G:(銅鑼灣啦,我坐小巴出嚟。)

就在小巴總站附近,有不少餐廳選擇,利園內的安南,最近推出的套餐,價錢為$298一位,現在買一送一,看過菜單,差不多精銳盡出。

前一晚致電訂枱,只能訂到午市較後時間,沒所謂,反正我有空。

2020年9月16日 星期三

Page Common:為了Tiramisu



有好幾位朋友,曾經說過尖沙咀柯士甸路的Page Common,其Tiramisu水準之佳,全港數一數二。

不時去借wifi寫文飲咖啡的我,一直沒有為意,以往經常喝latte而已。


一到周末日的黃金時間,酒店門外例牌大排長龍,風雨不改,或許不只是這裡,差不多所有咖啡館也是如此。

(記得五一當日,經過大南街黃竹街一帶,多人到嚇死你。)

早上十一點前來,那就不用等了,但已經有不少客人,現在還好,限聚令放寬至四人一枱,否則,還是要等。

2020年9月13日 星期日

MONO:快樂不知時日過



疫情幾時會完?沒有人知,執筆之時,法國又爆一鑊勁,單日錄得過萬人確診。

以往說飛就飛,現在插翼難飛,new normal的日常,少了娛樂應酬,多了回家自己煮飯,看電影,重拾很久沒聽的唱片,很久沒翻閱的書,也許是在這段艱難的日子一點少少的得著。

還有,一直很難訂位的食肆,這段期間卻如入無人之境,月前在Sushi Saito的午餐,友人輕易訂到位;一行八人在天龍軒晚飯,臨急臨忙在前一晚訂。

預計今年度至明年頭半年,應該不能外遊,本來用作旅行的錢,變成振興本地高級餐飲業。

上月尾,友人N小姐在中環MONO訂了四個位午餐,問我有沒有興趣。

現時約人很容易,基本上除了上班的日子,其餘時間都有空,只在乎我有沒有興趣而已。

2020年9月10日 星期四

後生仔海南雞1998:女人街的海南雞


後生仔,又不一定要傾下偈,吃個海南雞飯也行,最近在女人街近登打士街的一段,有間新開的泰國菜館,掛著後生仔排頭,賣海南雞。 

「後生仔海南雞」,後面加了1998這四個數目字,大約推斷是這裡老闆的本命年? 屬實的話,果然後生可畏也。

2020年9月8日 星期二

Xuân:同舟人誓相隨食碗Pho



數個月前在某場公開活動,經友人KH介紹之下,認識了越南大廚John,當時他向我透露,將會開設新餐廳,到時希望我來試試。

不久,限聚令再度收緊,個半月時間晚市禁堂食,待稍為放鬆的日子,才再作安排。

Xuân,位於灣仔聯發街的越南餐廳,較早時間友人N小姐曾經到訪,在其Facebook大讚這裡的Pho,全港第一。

美女朋友KL見狀,即刻留言表露想試的意願,不如就一起吧?

2020年9月5日 星期六

隱居:村內居酒屋


難得約到超過一年無見的友人晚飯,原定我們在太子邊陲位吃潮州菜,但友人說計劃有變,晚上要回家開視像會議。

那就遷就她吧,入到去將軍澳,很多人說這區是美食沙漠,其實也不盡然。

差不多八年沒去過坑口村,裡面有不少選擇,但要優先揀同聲同氣的食肆;記得年前在Facebook見到某窮L朋友,介紹過村內的日式居酒屋,當時已記低在我飲食名單內。

從厚德邨穿隧道到對面富寧花園,再行入坑口村,於便利店前的小巷轉右,赫見大紅燈籠高高掛,就是我們晚飯的地方 - 隱居

2020年8月30日 星期日

New Punjab Club:旁遮普的下午



某位犯眾憎的政治人物,在她的社交網站推薦一間高級西餐廳,結果惹來黃絲們群起攻之,更說這間餐廳是藍店,又說要杯葛。

有人說,餐廳是無辜的,上年運動期間,整個餐飲集團根本無出過聲,我明,中高級餐飲集團,很難要在政治議題上take side。

亦有人說,店主邀請拍照,即是藍啦。

亦有人說,該餐廳的員工,絕大部份是外藉人士,就算知道此人是誰,亦未必知道她是如此地邪惡。

好了,黃絲們說要杯葛,但本身並不屬於該消費群,杯葛只是靠口講,不如嘗試去動搖到一班它們的主要客人,那些大罵示威者阻住他們去做瑜伽的expat、ABC、收入高的不問世事沉默一群,真的會睬你?

又有朋友見狀,隨即落井下石,說這個集團都有今日。

因為她曾在該集團旗下某餐廳,有過不愉快經驗,諗住有優惠去光顧,結果被當乞兒對待,自此沒再踏足該集團任何一間餐廳半步。

該集團的餐廳,計落原來我只去過兩間,一間牛扒屋,一間越南料理;有間是我心儀已久,疫情之前很難訂位,兼找不到合適飯腳赴會。

友人KH舊事重提,問我有無興趣一起吃個午餐。

New Punjab Club,主打旁遮普料理的米芝蓮一星,KH說認識大廚,想支持一下。

2020年8月29日 星期六

姨婆瑪麗:黃色芽菜雞



食過馬來西亞怡保的芽菜,回頭太難。

短小,茁壯的身段,吃下去爽甜多汁,這種美妙的感覺,平時吃芽菜是找不到的,混亂拉麵的幾倍份量芽菜,算是吃得比較過癮,但已成絕唱。

上年初在檳城,乘坐中午航班回港,臨出機場之前,在酒店旁邊的小店,吃碟雞飯之外,另外叫一碟淨芽菜。

焦點錯置在芽菜身上。

香港不是沒有,西環Hotel Jen的馬來一,來自檳城的老闆娘,特別引入當地的芽菜,一解居港馬來西亞華人之鄉愁。

月前我在Facebook專頁一個有關怡保芽菜的帖子,有讀者介紹我去一間位於北角的食店。

Ipoh Mari姨婆瑪麗,有芽菜雞固然可喜,另一重點,它是黃店。

2020年8月26日 星期三

嘉麟樓:周末半島大飲茶



懂吃的友人N小姐,她最近在Facebook分享在半島酒店嘉麟樓的飲茶經驗,說水準高過以前不少。

一記龍蝦湯龍蝦金魚餃,惹來不少人關注。

(找天要去試試,未試過喺嘉麟樓飲茶)我即刻強帖留名。

不久,收到美女朋友KL的短訊,說不如一起去飲茶。

難得遇上周末有假放,大家都有空,即刻致電訂位。

2020年8月23日 星期日

倫敦:沒有炸魚的薯條@Poppies Fish & Chips



二月中的星期六晚上,在Hammersmith Apollo看Explosions in the Sky演唱會,也很多年沒有聽他們的作品了,既然我在倫敦期間,遇上了他們,就趁熱鬧吧;可惜之後一日,抽不中BRITs Week together with O2 for War Child的門票,幸運的話,我就可以再次看到孟買單車俱樂部(Bombay Bicycle Club)演出。

離場之時,外面刮著大風,灑著雨粉,急急腳行去地鐵站,一條粉紅色線,直達Liverpool Street,當時,我還未吃東西。

Brick Lane附近不乏開得晚,甚至廿四小時營業的食店,Old Spitalfields Market對面有間食店,上網查過評價不錯,晚上十一點多才關門。

Poppies,賣炸魚薯條的虞美人,當地有三間分店。

2020年8月21日 星期五

鳩砌:認真地鳩



以前在土瓜灣下路,近榮光街的肥媽小食店,我曾經光顧過兩次,都是一些港式街頭小吃;最近改了一個啜核的名字:鳩砌

香港人才明白的意思,當你要說別人/自己做事求撚其,或者是做一件事根本沒有意義,很多時候,總會加個「鳩」字在前面,例如踢波,就叫鳩踢,無無聊聊,就叫鳩hea,胡說八道,就叫鳩噏。

那麼,鳩砌大約是一味耷低頭,盲目去堆砌。

做生意改得這個名字,鳩極有個譜。

事實上,其出品一點也不鳩。

2020年8月18日 星期二

留家廚房:食唔到晚飯就飲茶



政府一聲號令禁晚市堂食,打亂晒我嘅陣腳,好幾場期待已久嘅飯局,被逼取消。

除咗大坑扒房之外,仲有四圍留家廚房飯局。

明知晚市已經被禁,飯店職員依然打電話俾我,提醒一下,順便推銷佢哋嘅茶市。

(等我定咗時間再打嚟訂枱啦。)我咁樣回應。

靚女朋友KL突然話想食真真正正嘅灌湯餃,咁啱呢度又有,時間又夾得到,即刻打電話訂枱。

2020年8月13日 星期四

多多車仔麵:俾件豬扒我



疫情之下晚市禁堂食,只做外賣的情況下,收入沒可能與以前相比,無論是有集團撐腰,或者是小本經營,全城告急,不用大打矯情牌,大家都知道。

大埔朋友A先生,向我推薦區內他經常去的車仔麵店,他回憶上年外面打到閪冧期間,在此吃碗麵,老闆娘流露出為年青人擔心之情。

(水準就唔算超班,但聽聞佢哋就嚟做唔住,得閒就去支持下啦。)A先生還說,可以約我一起去。

我的時間比較難遷就,獨個兒去吃碗麵,亦無不可;曾經有段時間喜歡去大埔覓食,數到對上一次,已經是差不多三年前,與友人F小姐在已結業的蜆勁村撐枱腳。

從土瓜灣乘坐75X巴士,直達大埔超級城,行數分鐘,來到大埔廣場地下 - 多多車仔麵

2020年8月8日 星期六

The Steak Room HK:借身還魂



每年與E小姐慶祝生日,地點只限海港城,或附近一帶的餐廳,因為要遷就她上班。

1881年前再次變身,由富衛接手,名字改為FWD HOUSE 1881,酒店的餐廳亦改頭換面,最吸引我的,是扒房The Steak Room

因為其班底,是從洲際酒店的扒房過檔,曾幾何時,它是我喜愛的扒房之一,而我與E小姐,剛好在上一個鼠年,就在洲際扒房,享受周日的free flow葡萄酒,炭燒牛扒的時光。

十二年前的往事,踏進二樓的一刻,又再想起。

(都好耐無嚟1881喇。)E小姐道。

(記唔記得十年前,我哋喺一個地點食過晏,當時仲係St George。)我記性還好。

2020年8月4日 星期二

富東閣海鮮酒家:特價下午茶




昨天晚上,本來我在留家廚房擺四圍飯局,無奈世事多變豈可盡如人意,一個回力鏢中到應一應,上星期飯店致電提醒我訂位已取消之同時,還問我有沒有興趣來飲茶。

我:(一定會支持,到時再打嚟訂位。)

相約文青朋友YH飲茶,我給她三個地方選擇,留家廚房是其一。

YH:(我都想去,但沙田呢間似乎要更加支持。)

對上一次去屋邨裡面的酒樓,已不記得在何年何月,這天終於來到聞名而久,瀝源邨的富東閣海鮮酒家

2020年8月2日 星期日

布達佩斯:初到貴境瀟灑走市場一回@Nagy Vásárcsarnok



接近中午時間,順利抵達布達佩斯,從機場乘坐巴士到市中心,再行三分鐘便到旅館,剛好是check in時間。

擺低行李,洗個臉,行過隔離,當地最古老,最有名的中央市場,近在眼前。

上次我去巴塞隆拿,所住的旅館,與Boqueria只是數分鐘的腳程,對我這般初到貴境的旅客,行兩步就有好東西吃,方便到極。

平日的下午,市場地下的一層疏疏落落,主要是賣蔬果、乾貨、酒、肉類等等。

Loft 7:禁堂食之前的四人午餐會



上個月,光顧了大角咀Loft 7三次,親愛的政府在宣佈全面禁止堂食之前一個星期,與三位朋友來吃個午飯。

當時是只限四人同枱,我們安排坐在樓上的角落,見到有部黑膠唱盤,還有些我喜愛的唱片,放在sofa上面。

現時餐廳推出不少優惠,午市有折扣,開瓶酒亦然,或可選擇送一碟自選意粉;全日歡樂時光,單杯的酒品買一送一。

疫境之下,餐飲業首當其衝,抗疫不力卻要業界埋單,這邊舉手下禁令,那邊就扯貓尾做場戲扮晒成功爭取,把香港人玩弄於股掌之間;有智慧應該醒覺,沒智慧繼續盲目服從,該餐廳的老闆是有心人,可惜一個緊急法,卡住了扭轉劣勢的大計。

七月的下午,熱到出煙,特別想飲香檳,沒有特別原因,就地正法也只是四百多元一瓶,外面的餐廳,開一支無年份的毛澤東,幾多錢心照不宣啦。

2020年7月30日 星期四

素年 The Park by Years:汝州街的一點白



大南街一帶,已經成為了文青的樂園,有人拿它與紐約的布魯克林相提並論,未去過紐約的我,覺得這裡像台北的赤峰街。

這邊是咖啡店,那邊是車房,優閒風與草根並存,最近兩日在Facebook,看到中學同學I小姐,她的家人在大南街開設的金屬廠,剛剛結業,更打趣地說讓路給文青們。

我:(而家我不時去呢頭飲咖啡。)

不遠處的汝州街,以前我就在附近的鐵皮檔吃牛腩麵(即是後尾搬入舖的漢發麵家),現在有間門面與裝修皆簡約,主打素食的餐廳,就是近年擴充甚速的素年,執筆之時,荃灣分店剛開張。

2020年7月26日 星期日

格拉斯哥:快閃蘇格蘭釀酒狗@BrewDog



這頭蘇格蘭釀酒狗,數年前曾經在香港出現過一段短時間,位置在荷李活道,來去匆匆。

今次只逗留格拉斯哥九小時,中午參觀威士忌酒廠,然後行去格拉斯哥流浪主場的外圍,兜個圈拍拍照。

球場旁邊有地鐵站,可直達市中心,一出地面,哈,右邊是格拉斯哥流浪的精品店;此刻想起一位在香港工作的Glaswegian的朋友J,他是捧格流,在他面前提起些路廸,總是擺出一副不屑的表情。

下午三時一刻,未吃午飯,就來到BrewDog在Merchant City的分店,借個位飲杯啤酒,與借個WIFI打開電腦做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