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8月4日 星期二

富東閣海鮮酒家:特價下午茶




昨天晚上,本來我在留家廚房擺四圍飯局,無奈世事多變豈可盡如人意,一個回力鏢中到應一應,上星期飯店致電提醒我訂位已取消之同時,還問我有沒有興趣來飲茶。

我:(一定會支持,到時再打嚟訂位。)

相約文青朋友YH飲茶,我給她三個地方選擇,留家廚房是其一。

YH:(我都想去,但沙田呢間似乎要更加支持。)

對上一次去屋邨裡面的酒樓,已不記得在何年何月,這天終於來到聞名而久,瀝源邨的富東閣海鮮酒家

2020年8月2日 星期日

布達佩斯:初到貴境瀟灑走市場一回@Nagy Vásárcsarnok



接近中午時間,順利抵達布達佩斯,從機場乘坐巴士到市中心,再行三分鐘便到旅館,剛好是check in時間。

擺低行李,洗個臉,行過隔離,當地最古老,最有名的中央市場,近在眼前。

上次我去巴塞隆拿,所住的旅館,與Boqueria只是數分鐘的腳程,對我這般初到貴境的旅客,行兩步就有好東西吃,方便到極。

平日的下午,市場地下的一層疏疏落落,主要是賣蔬果、乾貨、酒、肉類等等。

Loft 7:禁堂食之前的四人午餐會



上個月,光顧了大角咀Loft 7三次,親愛的政府在宣佈全面禁止堂食之前一個星期,與三位朋友來吃個午飯。

當時是只限四人同枱,我們安排坐在樓上的角落,見到有部黑膠唱盤,還有些我喜愛的唱片,放在sofa上面。

現時餐廳推出不少優惠,午市有折扣,開瓶酒亦然,或可選擇送一碟自選意粉;全日歡樂時光,單杯的酒品買一送一。

疫境之下,餐飲業首當其衝,抗疫不力卻要業界埋單,這邊舉手下禁令,那邊就扯貓尾做場戲扮晒成功爭取,把香港人玩弄於股掌之間;有智慧應該醒覺,沒智慧繼續盲目服從,該餐廳的老闆是有心人,可惜一個緊急法,卡住了扭轉劣勢的大計。

七月的下午,熱到出煙,特別想飲香檳,沒有特別原因,就地正法也只是四百多元一瓶,外面的餐廳,開一支無年份的毛澤東,幾多錢心照不宣啦。

2020年7月30日 星期四

素年 The Park by Years:汝州街的一點白



大南街一帶,已經成為了文青的樂園,有人拿它與紐約的布魯克林相提並論,未去過紐約的我,覺得這裡像台北的赤峰街。

這邊是咖啡店,那邊是車房,優閒風與草根並存,最近兩日在Facebook,看到中學同學I小姐,她的家人在大南街開設的金屬廠,剛剛結業,更打趣地說讓路給文青們。

我:(而家我不時去呢頭飲咖啡。)

不遠處的汝州街,以前我就在附近的鐵皮檔吃牛腩麵(即是後尾搬入舖的漢發麵家),現在有間門面與裝修皆簡約,主打素食的餐廳,就是近年擴充甚速的素年,執筆之時,荃灣分店剛開張。

2020年7月26日 星期日

格拉斯哥:快閃蘇格蘭釀酒狗@BrewDog



這頭蘇格蘭釀酒狗,數年前曾經在香港出現過一段短時間,位置在荷李活道,來去匆匆。

今次只逗留格拉斯哥九小時,中午參觀威士忌酒廠,然後行去格拉斯哥流浪主場的外圍,兜個圈拍拍照。

球場旁邊有地鐵站,可直達市中心,一出地面,哈,右邊是格拉斯哥流浪的精品店;此刻想起一位在香港工作的Glaswegian的朋友J,他是捧格流,在他面前提起些路廸,總是擺出一副不屑的表情。

下午三時一刻,未吃午飯,就來到BrewDog在Merchant City的分店,借個位飲杯啤酒,與借個WIFI打開電腦做事。

2020年7月25日 星期六

瀟瀟灑灑的給我瀟灑的上機之前



有航空公司最近推出外賣飛機餐,為機場與東涌人服務,插翼難飛,也可以嚐到飛機餐,只售$40。

本來一向覺得難食之物,但因為疫情而未能外遊,或會令大家懷念隨意地飛往天上的自由自在;該航空公司的long haul經濟艙飛機餐,味道如何是眾所鳩知的。

很多時候,我會選擇吃飽才上機,然後戴上眼包與滅噪耳筒,倒頭大睡,近年香港國際機場禁區美食廣場大變身,早前試過Gordon Ramsay Plan food to go,今年初就分別試了另外兩間。


2020年7月21日 星期二

倫敦:終於獨食鹹牛肉@Beigel Bake



今次過倫敦海關,可以用長驅直進四個字來形容,我乘搭的航班,於早上9:25降落,過關不用排隊,問兩句便放行,去到行李輸送帶前,拿起電話用app訂當日的午餐,作實了,行李便出現。

施施然行去Heathrow Express,乘搭早上十點的快車,月前訂機票時順便訂定車票,早鳥優惠真的便宜得發笑。

十五分鐘便到Paddington站,再轉tube往Liverpool St,去到今次下榻位於Brick Lane的酒店,仍未到早上十一點;擺低行李,拿住背囊就去東倫敦飲咖啡,但經過一個數年沒到的地方,忍不住停下,放下5鎊,吃個早餐。

那就是賣鹹牛肉beigel賣到街知巷聞,開廿四小時的Beigel Bake

2020年7月19日 星期日

布達佩斯:獨自鳩飲@Tokaji Borozó



是晚舉行F1匈牙利站賽事,那就借勢分享一下數個月前,我在夜店一個角落裡,獨坐以葡萄酒作伴侶的點滴。

人在旅途飲酒時,一個人上酒館也不會覺得尷尬,或許我早已習慣,反而挺有種回家的溫暖。

就像我每次到格拉斯哥的The Pot Still一樣,酒保沒可能認得我這位兩年才會到一次的傢伙,但裡面的氣氛,加上有如催化劑的生命之水,倒卻令我墮入閉門一家親的親切。

酒保拿著注入威士忌的酒杯給我。

(見字飲水!)

坐直,深呼吸,精神,乾一杯,身體健康。

晚上的布達佩斯,二月初的天氣,未算寒冷到舉步維艱,但涼意撲面也不禁顫抖;聽聞市內有間位於地庫的小酒館,清一色提供匈牙利葡萄酒,價錢更便宜到發笑。

即刻惹來我這位酒鬼垂涎,Tokaji Borozó,近多瑙河畔,坐地鐵再轉輕鐵,為了一杯酒,路途幾迂迴也難不到我。

2020年7月17日 星期五

天龍軒:斜陽無限,但願捉緊這一息間燦爛



一個晚市禁止堂食的限制,搞到陣腳大亂,食肆方面當然炒媽拆蟹,霎時間又要停業或要變陣做外賣;好像我們的食客,其後已安排的飯局,統統取消。

本來下個月中的圍內富貴飯局,因為這個原因,臨時臨急推前至禁令死線之前一晚,話就話晚市關閉七天,但我預料肯定會延續到不知何時;主持人N小姐,由召集到訂枱,不消十分鐘,很有效率。

在我口袋已久,麗思卡爾頓中菜廳 - 天龍軒,是全球最高處的米芝蓮星級食肆,狗急跳牆之下仍能訂到八人枱,是難得;而且是廚師之桌的廂房,更加難得。

我最早到,黃昏時間坐擁窗外居高臨下的景色,紅日西斜,霓紅折射,喝著普洱,懷著焦急等著赴約者。

香港其實真係好撚靚。



2020年7月12日 星期日

糖水雄:渡船角宵夜好地方



以前在佐敦文匯街的堂記,無人不曉,腸粉與豬骨粥受到夜遊人追捧,香港沒有宵夜?只是一個某過氣飲食部落客口中的都市傳說而已,旁邊的糖水店,亦受惠於堂記的人氣,吃罷腸粉再整一碗糖水,彷彿是渡船角宵夜的指定動作。

數年前再訪,水準回撚晒塘,不久,結業了,自此渡船角再沒有腸粉,但出現了一間同樣由晚上營業至凌晨的食店:糖水雄

顧名思義,這裡應該是甜品店,但我來過三次,從未吃過甜品。

那還有甚麼可以吃?

可多了。

2020年7月11日 星期六

粵軒:夏日菌情




接近八年,沒有踏足過灣仔六國酒店粵軒半步,今次是收到傳媒界前輩C小姐與陳圖安先生的邀請,再次來到這間港島區歷史最悠久的酒店二樓,人少少的四人飯局,品嚐時令的菇菌菜式。

對大部份人來講,粵軒最出名的,是叉燒,我每次來都要吃的一味,年前推出的黯然銷魂飯,惹來不少人上門,成為一時佳話;但今次晚飯的菜單,清一色是用菇菌入饌。

難得不用費神點菜,我就不客氣了,坐在廂房裡面,先飲杯氣酒為敬,飯店主廚馬師傅更親自出來打招呼,非常大陣仗也。

2020年7月7日 星期二

混醬坊:理直氣壯豬腸粉



在深水埗出沒的日子,有時經過合益泰,肚餓了,就算不坐下吃碟豬腸粉,也會買串燒賣邊行邊吃,慢慢地習慣成自然。

遊客必去的食店之一,它在台灣人心目中頗有名氣,當來到該區尋幽探秘,已經建立了一條美食路線圖,這裡是其中一站,維記的膶牛麵,也包括在內。

自從上年中,已再沒踏足半步,原因你們懂的,可能食店本身沒有甚麼立場,但請著目不識丁,口沒遮欄的新移民,真的倒米,工作時間,還是少說話,多做事,盞趕客。

行遠少少,長沙灣道與黃竹街交界,找到它的代替品:混醬坊

2020年7月5日 星期日

台北:決戰前夕生日飯@JE Kitchen



台北友人R小姐在一月生日,適逢今年是台灣總統換屆,我問她:(妳會唔會返台北投票?)

R:(會呀。)

我:(我會過去觀戰,順便一齊食餐飯,預祝妳生日。)

都算是臨急臨忙的約會,當地的米芝蓮星級餐廳,已不能奢望可以訂到位,那就向米芝蓮推介的餐廳打主意。

JE Kitchen,國父紀念館捷運站附近,走北歐風格的料理,看看其網上的評價,全屬正面;打開IG看看該餐廳的帖,菜式賣相不錯,NT$1780一位的晚餐,我不知道台北人覺得如何,但作為香港人而言,價錢是相宜的。

R:(好呀,呢度都近我公司。)

2020年7月1日 星期三

break:可否衝破



友人P小姐在飲食界大展拳腳,與數位志同道合的朋友,選擇在落成不久,位於牛頭角的商廈The Quayside,開設主打早/午餐的咖啡店 - break,能夠進駐甲級商廈,不簡單。

牛頭角一帶吃午飯,基本上只有茶餐廳的選擇,對於在這裡上班的中高層一族,想找個地方吃個比較精緻的午餐,並非易事,或者可以選擇去最近的如心艾朗酒店,但步行距離也需要大約十分鐘,根據P小姐解釋其經營理念,就是打破午餐劣食文化,以用心做的宗旨,提供一頓精緻的午餐給食客,在繁忙的日常take a break。

餐廳的英文名,說明了一切。

五月尾的最後一個星期五,要去觀塘海濱借個草地拍照,順便來支持一下朋友,我沒有預先訂位,於中午的黃金時間,竟然可以找到一張高枱,當然要搭枱啦。

2020年6月30日 星期二

阿木台灣麵:相思之麵



以前跟朋友說去廣華街,對方總會問:(乜你玩氣槍㗎咩?)

自從十年前,添好運在此發跡,開始出現不少食店,最近一年,黃色經濟圈興起,這裡成為另一條黃店街。

最好生意的一間,莫過於阿木台灣麵,每次經過,不論是中午或晚上,門外大排長龍,插針也不入。

不止一位朋友,向我推薦過這間由台灣人開設,傳承著父母手藝的食店,其牛肉麵走眷村風味路線,在香港算是少有。

甚麼時間可以避開排隊人龍?就是平日的黃昏前,下午五點九入座,雖然直行直入,但接近全場爆滿,門外負責接待,為食客探熱,說國語的女子,應該是該店的老闆,我一個人坐二人枱,無須與其他食客搭枱面對面。

2020年6月28日 星期日

熊拉麵:慷慨魚油撈麵



佐敦白加士街的熊拉麵,對上一次到訪,是四年前最寒冷的時間,吃一碗熱呼呼的豚骨拉麵。

月前疫情最嚴重的日子,索性關門,四月中重開,上環分店就繼續營業,最近聽到住在附近的友人飛神兄,不時推介這間拉麵店;另一位友人辣椒,跟著他的飲食路線圖,吃罷之後亦不禁給它一個讚。

早上十一點半便開門,門外只貼上小小的米豬蓮,與登記飲食界選民的貼紙,店內文宣欠奉,相比對面的開餐Dine in,是較低調的黃店。

2020年6月26日 星期五

倫敦:幾度蠔情Borough Market



始終也忍不住,再來這個倫敦的旅客熱點 - Borough Market,原因是:我想食生蠔。

當日早上在東倫敦Dalston的咖啡館吃早餐,然後跳上往Borough Market方向的巴士,如果一味靠地鐵的話,也不知要轉幾多個站了;我一向喜歡坐巴士多過坐地鐵,除了可以看風景,最重要是沒有地鐵的那陣異味。

二月中,武肺在香港大爆發,歐洲依然生活如常,市場依然人山人海。

2020年6月24日 星期三

馬來一菜館:吃著馬拉菜,憶起檳城艷



不能外遊的日子,仍要維持一段時間,這時候,經常回看之前旅行拍下的風光,更加懷念以往想飛就飛的任性。

上年初,曾經到過檳城一遊,終於踏足這個美食之地,好像回到我出世之前的老香港,眼前的兩層高舊樓,路邊的燒臘檔,雖然身處的不是吉隆坡,但我說廣東話依然暢通無阻。

有一刻想過,退休之後的日子,不如移民在此,馬來西亞與香港沒有時差,言語又通,生活指數低,兩球已經買到個大單位,馬來西亞菜又合我口味,只是要克服一月也曬到我甩皮的熱天氣。

然而檳城始終我不是首選,蘇格蘭才是我最理想安享晚年的地方,且看看到時的環境才作決定吧。

插翼難飛,想隨心飛往當地吃一頓馬來西亞美食,已經是不可能的任務,留港消費的選擇,其實也不少;西環Hotel Jen的馬來一,是水準較高的星馬餐廳。

2020年6月21日 星期日

Burger B:牛下重現黃色漢堡



光顧過好幾間賣漢堡包的黃色架步,慶幸全部都有一定的水平,中伏的機會率,遠較那些冰室、Cafe為低。

暫時吃過最好的,西營盤的Electric Ave,想再去多次,但次次都不了了之。

尖沙咀的嘉寶,是我最常去的黃色漢堡包店,因為就腳。

這天在九龍灣,行入去得寶商場,記憶所及我有沒有來過?

裡面有個牛下新城,極力營造昔日牛頭角下邨的情懷,讓大家感受以往香港屋邨的生活;曾經有人批評過海洋公園,那一條老大街,販賣老香港貧窮生活情懷,是極之荒謬的一回事。

我沒有在牛下生活過,只曾光顧過邨內的食店,報紙檔,臨拆之前,於金利來連開五圍窮L飯局,記得每人好似不用一舊水。

對它的印象,僅此而已。

橫顧場內多間食店,有一檔賣漢堡包,擺放了PEPE公仔與一些文宣,名字叫做Burger B,建於優先幫襯黃店的信念,就以漢堡包做晚餐。

2020年6月18日 星期四

鮨.齋藤Sushi Saito:三人包房Omakase



一切是誤打誤撞,才催生這場飯局。

在炮台山時代冰室吃罷早餐,我與友人K先生,乘坐燒山千金YY的順風車,去中環吃拉麵,不知是誰提起,城中很難訂位的高級壽司店,米芝蓮二星的鮨.齋藤

(一直喺我飲食名單裡面,但係又話要咩咩大代VIP先訂到。)我慨嘆。

(其實又唔難訂嘅,我有辦法。)K先生。

(幾時?我有興趣!)YY附和。

定好日子,訂位的任務,就交由K先生負責,數天後,他說訂位作實,要預先收一半訂金。

(到時千祈唔好放飛機呀!)K先生千叮萬囑。

2020年6月17日 星期三

光榮冰室(尖沙咀):浩氣長存



以前想到三隻太陽蛋的碟頭飯,一定想到上環孖沙街的孖沙茶餐廳

可惜,這間茶餐廳是藍色的。

只要上網一google「孖沙茶餐廳 藍」,你就會看到網民說過,老闆與員工曾經用粗口罵示威的年青人。

你還吃得下嗎?我就不了。

近年擴展甚速的黃店 - 光榮冰室,是爆發武肺之時,最早表態拒絕接待操普通話的客人,及後有左膠上門踢館,黎明來到並不是要光復這香港,而是批評其歧視大陸人,純粹茶杯裡面一粒花生而已,很快大家已不當一回事。

懂得與時並進,借勢抽水,惹來食客會心微笑,開心浩園餐,作為香港人,應該知道是甚麼意思吧。

2020年6月16日 星期二

半路咖啡:借來的空間,借來的咖啡



數年前開業,在上環東街的半路咖啡,以我們熟悉的萬壽無疆杯碟作為餐具,中西合璧的懷舊氣息甚濃,不久便成為Instagrammer的打卡熱點;它們的Latte,的確會令我經過此地之時,在此停一停,飲杯咖啡。

生意好到不得了,結果是兩年前擴充營業,在不遠處的摩羅上街,開設分店,及後再下一城,去到登打士街尾,日前出現第四間分店,地點在何文田梭椏道。

摩羅上街分店,記得開業不久時去過,同一條街的酒吧飲酒之前,先來喝杯咖啡,打開剛買下的電影書籍;一不小心,咖啡打翻了,幸好已飲剩四份一,不經意的失手,竟組成一幅有趣的圖畫,即時用相機拍下記低。

炎熱的下午,再次路過此地,恰巧要找個地方,打開電腦做事,見到摩羅街店的客人不多,便坐下。

2020年6月15日 星期一

禤師傅小廚:在曾經生活過的地方,吃一頓海鮮盛宴



土瓜灣街坊J先生,經常在他的Facebook,分享自己的飲食生活,有一次,壯碩的瀨尿蝦,惹來圍內窮L朋友垂涎,不如搞局。

地點是長沙灣的禤師傅

雖然我未曾光顧過,但對於這個地方絕不陌生,因為在四份一世紀之前,同一個舖位,就是我家人經營的洗衣店。

兼善里,廿幾年如一日,懂架步的就自然往裡鑽,否則不會貿然行過這條小巷。

2020年6月13日 星期六

〇de▽鯛白湯らーめん:全港獨有鯛魚清湯



近期風頭最勁的拉麵店,非新開不久,位於中環鴨巴甸街的的〇de▽鯛白湯らーめん莫屬。

與座銀同系,都是由大阪開過來,市道低迷依然夠膽在這個彈丸之地插旗,開業短短數天,雖沒有廣泛宣傳,已經惹來很多人在店外排隊。

五月某天早上,與一眾人在炮台山時代冰室吃早餐,差不多到午膳時間,便與其中一位朋友K先生,乘坐順風車到中環,試試這間以鯛魚為主題的拉麵店。

2020年6月9日 星期二

復仇者餐館:陪我去黃店飲茶



久沒見面的A君,在她的Facebook得知,在疫情爆發得最嚴重的時間,真的能夠足不出戶,留在家中工作,一日三餐自己煮;待現在緩和一點,我說是時候見面了。

A:(補返你餐生日飯。)

乜咁客氣呀,都已經過了三個月。

A:(搵間黃店先。)

我:(妳中環返工,就復仇者餐館啦。)

沒錯,就是上個月被蘋果急救,事後惹起軒然大波的黃店,賣$128的All day breakfast,因為用超市香腸而被狠批。

網上對這間餐廳評價不一,有些說水準不佳,亦有些聲音是為它辯護,黃店指標 - Gphone說過,並非想像中的差,立場博客更寫了一篇好評。

還是試過才能定奪,既然A君約食飯,不如順水推舟。

2020年6月8日 星期一

川流:回到疫情之前的三人午飯聚



前美麗華雲陽閣大廚德哥,轉戰至灣仔川流,惹來不少昔日支持他的食客追隨,身邊亦有很多愛吃的朋友先後到訪,我曾經在上年剛開業時到訪,後來它們成為了著名填詞人 - 潘源良先生的音樂劇「生炒廣東話有辣有唔辣」,其中一個合作夥伴;文青朋友YH有份參與其中,她跟著大隊來吃一頓慶功宴,對這裡的出品讚口不絕。

相隔一年再來,今次是與兩位霸氣朋友午飯,時為一月的農曆新年前夕,相聚在疫情爆發之前。

2020年6月7日 星期日

嵐屋:街坊黃色居酒屋



慈雲山蒲崗村道一帶,近年少涉足,上網一查,原來有不少黃店。

友人S先先即興約食晚飯,我提議去黃店,他選擇了一間日式居酒屋 - 嵐屋

從土瓜灣出發,一程5C巴士,下車行一分鐘就到,就在樓梯的旁邊,上面是區內的有名煲仔飯店,隔離是燒山的時代冰室

2020年6月4日 星期四

都柏林:愛爾蘭威士忌之行



很多人認為蘇格蘭是威士忌發源地,其實愛爾蘭早在十五世紀初,已經有威士忌的文字記載,較蘇格蘭早了九十年,兩地的威士忌迷,總是為這個問題而爭論不休;但有一點是無可否認,由上世紀至今,蘇格蘭威士忌的取得壓到性優勢,愛爾蘭威士忌酒廠的數目,一度跌至個位數字,也許是近年威士忌的熱潮帶動之下, 正在慢慢地復甦,有不少新建的酒廠出現,對喜歡威士忌的朋友而言,絕對是一件好事。

2020年6月1日 星期一

Rosewood Hong Kong一夜遊@彤福軒 + DarkSide




上年本地酒店界最矚目的事件,莫過於尖沙咀的Rosewood Hong Kong,於年初開幕,我曾經到訪過倫敦的Rosewood,旗下的Gin bar,收藏超過四百瓶gin,價格出奇地相宜,酒吧環境帶有英式古典氣息,更有爵士樂手駐場演奏,值得再來的好地方。

香港的Rosewood,我的焦點當然放在其餐廳身上,月前有幸來到中菜廳 - 彤福軒晚飯,主打順德菜;在其他高級中菜廳裡面,也偶然品嚐到順德菜,但不會是主角,這與酒店集團主席,為了紀念祖父鄭裕彤有關,皆因順德是他的家鄉。

2020年5月30日 星期六

布達佩斯:米芝蓮推介酒館@Fricska Gastropub



布達佩斯的米芝蓮推介酒館,只提供匈牙利葡萄酒的Fricska Gastropub,在出發之前,已經放在我的飲食名單上。

上網預訂,不久便收到電郵確認,由煙草街會堂沿路步行大約十分鐘,隱身在地庫裡面,準時到達,已經有很多食客就座,有點像身處在洞穴尋幽探秘,那邊的白色牆身,畫上大魚圖案;那邊就讓磚頭赤裸裸展露,餐廳的盡頭,橫放的葡萄酒樽作擺設,既有那份原始,同時亦不失時尚感。

2020年5月29日 星期五

蒙麵:花甲車仔叻沙



上年尾收到某公關朋友的訊息,她向我推薦紅磡的蒙麵,是一間比較低調的黃店。

未搬之前去過一次,當時覺得普普通通,沒有甚麼個人之處,由必嘉街搬到差館里,店子依然不大,我在黃昏時間前往,就算在限聚令下,影響並不大,因為未有太多客人。

沒有連儂牆,亦沒有文宣,只見到貼上鄺葆賢關家倫兩位黃埔區議員的海報;上年政府實施反蒙面法,因與麵店名字的發音相同,老闆接受記者訪問,大罵政府不是,剛剛的527,在其Facebook專頁公告當日休息。

2020年5月25日 星期一

甘棠燒鵝:窮L台北之友燒鵝聚



圍內的窮L台北米芝蓮團友,見疫情稍為穩定下來,終於可以來個遲來的「開年局」。

知性又時尚的GH,提議去南華會的甘棠燒鵝,眾人贊成,因為除了她之外,沒有人去過。

限聚令只可以一枱八人,本來我們有九人,要分兩枱坐,但GH作為始作俑者,當晚竟然未能出席,最終我們一枱過,不用麻煩。

屈指一算,已經有二十年沒踏足過南華會半步,甘棠燒鵝位於二樓保齡球場內,入場先要量度體溫,再填張健康申報表;這間飯店由鏞記的後人開設,特別請來當年飯店的燒味師傅坐陣。

他的名字叫馮浩棠,而鏞記創辦人姓甘,所以稱之為甘棠燒鵝。

2020年5月22日 星期五

友利坊:黃色燶邊叉燒



前文提過,新蒲崗是舊區,理應一定藍到黑,但原來有不少黃店林立,最近又多一間熱狗店在該區插旗,已經記低留待日後跟進。

以前去康強街,得龍是首選,已結業的它們,轉戰同一條街的巷仔,顏色不詳;而今次介紹的食店,可能是全個東九龍,唯一一間黃店,有高質的燒臘,有不錯的燉湯。

友利坊,前後光顧了三次,終於可以寫到篇文。

2020年5月18日 星期一

逸東軒:真係得閒飲茶



近日很紅的米芝蓮一星中菜廳 - 逸東軒,中午推出每款點心$38,率先在餐飲業冰河時期割價,只限平日供應,結果大收旺場之效;一來價錢便宜了很多,二來是它們被外間視為黃店,惹來不少同路人支持。

當時我還想,應該未必有時間來試,這兩個月內,反而來過兩次晚市,一次是N小姐請我食生日飯,一次是Gphone飯局;上月尾,窮L朋友K說訂到午市,當時仍實行四人限聚令,名額有限,看看日子,難得撞正放假,二仔底死跟。

2020年5月17日 星期日

Top Blade Steak Lab:終極漢堡一夜



自從大坑Pheromone開業之後,很少去其他扒房,以往曾經到訪過兩次,主打平價Flat Iron的Top Blade Steak Lab,上一次去,已經是兩年前的赤口,一行四條麻甩佬,在Tap the Ale Project飲完酒,行過去食牛扒。

今次就不同了,身旁的換上三位女生,一起去拜訪門神新開的酒吧,晚飯時間吃甚麼好?這次約會可說是意料之外,事前根本沒有想過會有四人飯局。

我:(Top Blade啦,妳哋試過未?)

JL:(初初開果陣想試,但日日都咁多人,就無去了。)

闊別兩年,依然門庭若市,價廉加上是黃店,自然有人氣。

以前可以用開飯網的APP,遙遠控制拿位,現在沒有了,親身前往排隊,接近第一輪晚飯時間完結時到達,等候時間大約半小時。

2020年5月16日 星期六

芳華絕代:三位大叔掃黃記



今次與另一位部落客朋友YFL,擔任D100電台節目「來自星星美食」的嘉賓,當晚大家都沒事做,不如一起吃晚飯,節目主持人陳兄,提議去小店,尤其是黃店。

在數碼港乘搭970巴士,去到太子下車,左轉界限街,一見到「芳華絕代」四個字,我就想起這間餐廳的老闆,是否梅艷芳的歌迷?

傍晚六時一刻,我們膽粗粗walk-in,幸好有位,平時晚上經過,見到有不少人在等候,始終這間是黃店,光顧的應該大部份是同路人;擺在門口的光復香港,時代革命的模型,藍絲見狀可能會掉頭走。

2020年5月13日 星期三

金寶冰廳:奶茶三代黃



新蒲崗老字號的金寶冰廳,早前被外界誤認為藍店,不知是否藍絲定分化L的所為,最終要出動到冰廳第三代出來澄清,大家是站在同一陣線。

這類舊式冰廳,而且在比較藍的地區,也敢於表態,隨時得失以往經常在此打躉的藍絲客人;就算數年前我在此吃過一頓麻麻地的早餐,因此而再度上門支持一下。

門面與裡面都是很舊,只是多了一些文宣,又好像多一點生氣。

2020年5月12日 星期二

新記芝士麵:隨著歲月而變黃



十九幾年前在加拿芬道,金巴利街口,賣芝士麵的小店,後來越做越旺,搬往隔離的性地 - 香檳大廈,大量明星效應,更惹來遊客上門,又在其他地方開分店;但水準越來越差,數年前我曾經寫過一篇文,與它割蓆。

這間就是新記芝士麵。

大半年前開始的抗暴運動,遊客量驟減,那些遊客店首當其衝,大叫救命,新記也不例外,有時在香檳逛二手相機店,經過又真的沒有很多客人。

但真的想也想不到,擁有不少強國遊客擁躉的新記,選擇在政治上作出表態,站在黃色的一邊。

時窮節乃見,我知道它們變黃,重新上門光顧,沒有遊客的日子,水準竟好了不少。

2020年5月11日 星期一

地道館:黃店六餸麵



當初覺得新蒲崗很藍,應該沒有太多黃店,誰不知原來也有不少,魚蛋粉、燒味小炒、火鍋店、飲品店、咖啡店、西餐廳、麵包店、外賣便當等等,有些已經曾在此發表過,有些已到訪過,但要去多一兩次才能寫篇文。

怎少得車仔麵呢?

崇齡街的地道館,是區內的黃色車仔麵,除此之外,較早時間已在愛民邨開分店。

2020年5月8日 星期五

尚上下夏 - 養生雞煲火鍋:滾在限聚令之前



友人飛神召集的火鍋飯局,本來我們去渡船街的那一間,有個鴨字的火鍋店,聽聞轉了手,再不是黃店,充滿了疑點之下,臨時臨急改地點,黃色火鍋店,又不是只此一家。

尖沙咀山林道的尚上下夏,與火鍋撚楚撚記同集團,黃店不特止,地點對我來講更加就腳;有時經過該店,聞到陣藥膳香味,早已紀錄在案,但怎也料到,就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到訪?

金槍六十成為四歲三冠當日,政府仍未實施限制令,火鍋店已經嚴陣以待,在每張座位加了透明膠版,人與人之間,叫做多一重保障。

我們一行七人,那時候也稱得上是死士?我認為是邊爐家族一事,把打邊爐污名化而已,只要是但一個有事,吃甚麼也中招啦。

2020年5月7日 星期四

香港仔一品魚蛋王:五一午餐



新蒲崗另一間黃色魚蛋檔,位於大有街頭段的萬迪廣場,香港仔一品魚蛋王,有好幾間分店,但好像只有這間表態撐示威者。

五.一當日的中午,從土瓜灣出發,乘坐巴士往新蒲崗,九龍城迴旋處沒有交通擠塞,很快便到。

剛過去的黃金週,有不少人跨區消費,用手上的金錢去支持自己的心水黃店(當然我有些朋友選擇去酒店或高級餐廳);疫情似乎穩定下來,大家也踴躍出外,眼見大家也做足安全措施,個個都戴口罩或豬咀,那些站在道德高地,大罵外出的人對不起醫護的網民,見到也應該無聲出吧。

2020年5月3日 星期日

富記麵家:高質霸氣黃



在黃色經濟圈剛剛開始之時,收到一位讀者給我的訊息,向我推薦一間在灣仔道的粉麵店 - 富記麵家

一拖數月,最近才有機會前往,現在我不像以前經常更新網誌,除了多了時間在家中自己煮之外,獨個兒去吃得不多,也不想隨便只吃一碗粉便寫,同一間食店先後去過兩至三次,才能夠試得真,寫一篇文出來。

去附近酒舖買匈牙利酒(我諗大家都應該知係邊間,幫襯咗好多年),順路來吃個午餐,當時已經開始人數限制,入門口前先量體溫,是非常時期必然動作;店內外貼滿文宣,表面黃到金,食落去是否如此?

2020年5月1日 星期五

Paper and Veggle:西班牙黑毛豬Show me your love



以前在觀塘東廣場的Veggle Cafe,是我喜歡的食店,上年八月尾因業主大幅加租而結業,在臨尾的兩日,我曾經在此包場搞個Farewell飯局。

其後,老闆葉師傅與Brew Note合作,在浸大的飯堂開設Paper and Veggle,但好景不常,去到上年十一月,浸大被圍,繼而宣佈停課,生意大受影響;因為該次事件之後,外人要進入校園,須要在門外登記,如光顧裡面的餐廳,需要餐廳職員到門口迎接才能進內,非常費時,連少少的街外客也因此而流失。

自稱良心經濟圈,擁有數間分店的冰室,最近因蝕過百粒而告急,相比之下,這間在校園裡面的餐廳,情況嚴重得多,上年臨近聖誕,經過蘋果的報導,餐廳轉營做外賣到會,一呼百應,頓時反彈,記得當時葉師傅報了名參加我的窮L飯局,但因為要忙於應付訂單而未能出席。

我說:(好事來的。)

日前看他的社交網站,公告五一黃金周期間,於晚市時段營業三晚,我即刻舉手留名。

2020年4月27日 星期一

盛記麵家:疫境圍爐



有不少黃店最近打告急牌,赫見沙田瀝源邨的盛記,在告急名單裡面。

有眉精眼企的網民說過,如果是一間出品有質素,而價錢又親民的小店,根本不愁沒客上門,看看某幾間黃店,在疫境期間的生意,一直沒有跌,只是政府限制令一出,才受到影響而已。

但火鍋店就真的沒有辦法,月前邊爐家族連環爆,惹來公眾恐慌,霎時間火鍋店門堪羅雀,紛紛要變陣求存,外賣火鍋生料,湯底,是疫境逼出來的方法;然而並非每個人的家,有地方可招呼親朋戚友上來烚下烚下,始終要到火鍋店才過癮。

上周六的中午,收到友人S先生的訊息:(今晚盛記嚟唔嚟。)

我:(好,幾點?)

2020年4月25日 星期六

台北:赤峰街黃色架步(二)@心地日常



最近很多人在Facebook講,疫情之後,第一時間與某某做甚麼,與某某去那裡旅行。

有不少人說想去台灣。

歐洲美洲元氣大傷,就算疫情可以在今年Q3受到控制,恐怕仍需要一段時間復元;亞洲呢,也好不了多少,相對抗疫方面做得比較成功的台灣,或會是最早解封的地區(個人認為)。

有網民說到,第一時間要去保護傘開設的餐廳,支持手足。

有網民覺得,做到出面,不怕統派/中共/香港藍絲上門搗亂嗎?看看林榮基也被淋紅油。

記住,這裡是台灣,銅鑼灣書店異地重開,蔡總統送上花籃,動用數百警力來保護,光明正大站出來,唔到你哋班仆街亂嚟,你再郁手,台灣政府不會跟你客氣的。

短短一條赤峰街,有好幾間黃店,繼上次介紹過的共樂,今次輪到心地日常

這是前英皇三小花之一 - 蔣雅文,開設的精品兼甜品店。

2020年4月21日 星期二

老馮茶居:元朗國飲茶時間



也很久沒有踏足元朗國半步,看回上一篇寫元朗餐廳的blog文,差不多三年前了。

我喜歡的咖啡店 - Accro,又搬新舖了,這天放假沒事幹,專程來捧場,當然順道找間區內黃店吃午餐。

未發生抗暴運動之前,已經記低了老馮茶居的名字,最初是被它們的仿舊式公屋的裝潢而吸引,後來表明了立場染黃,更加受到同路人支持。

平日的十二點多,老馮門外,已經有不少人等位,限制令之下,食店固然做少了生意,客人等候的時間亦較以往的長,在我前面有三枱客,結果等了大約二十分鐘,方能入坐。

2020年4月17日 星期五

肥仔銘茶餐廳:滿肚腸肥



上次寫過新蒲崗的老字號粉麵店,有讀者在我的帖子裡面留言,推介一間同區的黃色茶餐廳 - 肥仔銘

他叮囑我記得試試其XO醬炒飯。

很多人也會覺得驚訝,像新蒲崗的舊區,何來有黃店?

若抱此想法就大錯特錯,除了我介紹過的粉麵店,以我所知,起碼有五間以上,有間的肥叉與蒸魚,已記低在我的飲食名單裡面。

這個星期裡面,趁有幾天假期,中午坐四個站巴士,到肥仔記吃午飯,因為它們只開早上至下午茶時段,晚市休息。

2020年4月16日 星期四

倫敦:臨急臨忙食粒星@Lyle's




今次倫敦五日四夜,只到訪過一間米芝蓮星級餐廳(早前介紹過的St John,並非有星的一間),而且是匆匆忙忙地訂枱,慶幸仍執到雞。

由布達佩斯乘坐早機往倫敦,在行李輸送帶前,等待行李的時間,即刻用電話經O字頭的訂枱app,留名當日中午一位,因為當時武漢肺炎的影響之下,很多事情變得不肯定,我是有點擔心可能未必入到境。

臨急臨忙才下的決定,終於來到這間又在我飲食名單已久,位於東倫敦的米芝蓮一星級餐廳 - Lyle's


2020年4月15日 星期三

布達佩斯:異地一口咖喱湯@Bors GastroBar



匈牙利物價便宜,在酒吧飲杯酒,可以便宜至港幣$4一杯,外超市買瓶喝得過的Tokaji甜酒,價錢大約$60,特別買了一瓶回來,即刻與朋友分享,用來配鵝肝炒飯,不亦樂乎。

走過橫街窄行覓食,這間在當地人心目中有良好聲譽,曾經留學瑞典的友人甜仔推介過的小食店,主要是賣法式三文治與湯,室內佈置以Star War為主題,鄰近煙草街食堂的Bors GastroBar,一到晚上時間,店內擠滿客人。

2020年4月13日 星期一

開餐Dine Inn:白加士街最新黃店



有次無意間發現,某位一直好撐黃店的飲食專欄作家,在她的即時動態,慨嘆現在去黃店,是一種考驗。

我想是她到訪過的黃店,水準實在太過參差才出此言,如果是一名普通網民,或許不會太過在意,但出自這位吃過不少好東西的專欄作家把口,那就有說服力喇。

香港人飲食group的網民,凡見到黃店的帖子,就留言大讚特讚,逢黃必撐兼非常包容,八成都可以讚到十成好食,甚至那些黃色港式西餐廳,未有社會運動之前,在Openrice的評價係ok以下的級別,好了,表態之後,生意多咗,評價亦180度逆轉,有不少網民留言大叫好食到俾心心,比比皆是。

話就話百貨應百客,但現在只停留在某個層面,只限小店、咖啡店,極其量是連開分店的冰室;根本打動不到一些走中高級路線,相對實力較雄厚的餐飲/酒店,如果可以令到它們變黃,站在我們的一邊,這場經濟戰就有得打。

條路怎樣行落去?我可以做到的,繼續支持有質素的黃店先,含淚去一間沒水準的黃店,非我個人消費的選項。

最近在佐敦白加士街,新開了一間茶餐廳,名字很簡單,兩個字:開餐,聽說是由一名有工運背景的珠寶商人開設,以前賣黃金,現在經營的茶餐廳,門面黃到金,果然一脈相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