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7月31日 星期五

Piccolo Pizzeria & Bar:人生薄餅



只是三年多的時間,以薄餅為主打的Piccolo Pizzeria & Bar,由西環爹核士街分店開始,發展到今天,已經連開四間分店。

最新一員,在中環九如坊,與同系的Le Port Parfumé唇齒相依。

年前曾到訪過西環與大坑分店,薄餅做得出色之外,他們的Aglio olio,同樣吃得眾人交口稱譽呢。

2015年7月30日 星期四

東園:黑暗時代煎豬扒



偶然也收到讀者們,或朋友的詢問:(請問在乜乜區,吃乜乜,有甚麼好推薦?)

我通常會追問:(價錢?人數?甚麼類型的乜乜菜?)

日前,台北網友私訊我:(尖沙咀的港式餐廳,有甚麼推薦?)

噢,一時間,真考起我,酒店中菜廳隨口說出數間,茶餐廳?遊客區的茶餐廳,如果我推薦,感覺會很流。

沒可能要我介紹翠華吧?

2015年7月29日 星期三

愛丁堡:記一次All day Scottish breakfast的經歷



只有幾度的早上,人在愛丁堡的大街上,還未吃早餐,茫然不知去向。

雖然身上的外套能夠抵禦寒冷,但是迎面而來的冷風,還是冷得我騰騰震。

路過見到有個招牌,位於巷子裡面的小店,有全天候早餐供應。

即刻走進去看過究竟,畢竟,我很肚餓。

2015年7月28日 星期二

Kettle Black:Man in black



黑白分明,一向是我做人的宗旨,喜歡的,就喜歡,不喜歡,就不喜歡,沒有中間位。

或者,正是我一大缺點,這類人在你虞我詐的社會上,永遠是最蝕底。

不過呢,在時裝世界裡面,白恤衫因你變耀眼,配黑色西裝,像Karl Lagerfeld長生不老。

近日在中環,有間新餐廳的主題,與我的性格頗為相似,位於威靈頓街尾,新建成的商廈地下,名字為Kettle Black,就是這樣黑白分明。

2015年7月27日 星期一

Tiffany's New York Bar:威士忌夢劇院



第一次踏足海景嘉福酒店的Tiffany's New York Bar,是在海景軒飯局前,想喝一杯酒。

近年威士忌的熱潮,有如其釀製的第三個步驟,不斷地發酵。由其是越來越多年青人,開始迷上琥珀色之液。

坐在充滿古典,優雅格調的酒吧一角,可會想起上世紀初,美國的禁酒令?

我只是第一次來,以前酒吧的歷史是怎樣,我真的不大清楚,不過,今天酒吧的擺設,一切以威士忌為主。

2015年7月26日 星期日

鳥華亭:拉麵不死鳥



四年前,主打雞白湯拉麵的鳥華,在尖沙咀河內道開店,得知消息後聞風而至,一嚐其充滿骨膠原,雞味濃郁的湯底。

在豚骨當大的市場上,此雞白湯的確是一股清泉。連電影明星奇諾李維斯,來港的時候,也要到銅鑼灣分店吃拉麵。

無奈地,相隔一年再訪,驚覺退步神速,雞肉叉燒粗糙得難以入口,湯頭亦淡出個鳥來。

不久,市區兩間分店亦隨之結業,自此,剩下屯門V City分店。

月前,鳥華低調回歸市區,選址亦不起眼,位於灣仔交加里,即是以前京都戲院的舊址。

店名為鳥華亭

2015年7月25日 星期六

Yayakiya:赫德道的博多風味串燒



聽聞在赫德道新開的日式串燒店,Yayakiya,由前田舍家的日本大廚助陣。

我第一時間想到,虎落平陽這四個字。

上年去過田舍家晚飯,好吃,但好貴,格調與這間Yayakiya相比,真的是天與地之分,畢竟,田舍家在ICC的101樓,Yayakiya身處在龍蛇混集的赫德道。

D小姐相約在此晚飯,她推薦的餐廳,一定錯不了。這個周一晚上,三五成群,喝啤酒,吃串燒。

2015年7月24日 星期五

聚友:睽違四年的窮L飯局



小弟在當年金融海嘯下,衍生出來的Facebook群組,窮鬼飯局,目的是希望聚集一班人,一起去吃大牌檔,小炒店等價廉物美的地方。起初,總算辦得有聲有色。曾經,群組有過千位成員。

自從四年前,開了專頁,blog,成為飲食博客之後,再沒有時間打理,群組像荒廢的土地,雜草叢生。

不時聽到有朋友問:(你幾時再搞局呀?)

我的標準答案:(好忙呀!)

首先,我不是因為要向著人氣博客之路進發,而去將以前的窮鬼形象洗底,而是,我真的沒有時間。

群組的會員,不知在幾時突然全部消失,變成無兵司令,不如,散班吧。

上年尾忽然有個念頭,與其解散,不如再搞過?不如去得更盡?更市井,改名為窮L飯局。

有朋友私訊我,既為飯局群組重出江湖而欣慰,但亦為了群組的名字而擔心。

我:(哈哈,我又不是從事商業活動,只是圍喂喂一班人飯局,去的只是地道的地方,也不用搬個名出來去講數,不用擔心。)

經過一輪重整,終於,群組的會員數目,回到以前高峰時期的三份一。

一切準備就緒,睽違四年的窮L飯局,昨晚在長沙灣的聚友,重新出發。

2015年7月22日 星期三

拍板小館:泥煤威士忌,與廣東菜的對壘



半年之內,去了一間飯店四次,我也覺得自己磁能線。

佐敦的拍板小館,就是這樣磁能線。

第一次去,與家母,家弟團年。

第二次去,與朋友們開年。

第三次去,與識於微時的朋友飯局。

好了,上星期,第四次,這一次,大能鑊了。

在威士忌的群組裡面,人稱所長的J先生,召集各路英雄飯局,主題為泥煤威士忌。每個人必須帶一瓶,價值不少得某個數目的泥煤威士忌出席。

我是泥煤威狂人,怎能錯過?

2015年7月20日 星期一

The Walrus:非常夏日蠔情之旅



熱到噴煙的日子,你會想吃甚麼?

生蠔?不是嘛?從來也沒想過,生蠔是消暑佳品,而且夏天的生蠔,北半球非當造。雖然,一年四季北半球都有生蠔供應,但不及秋冬時期的鮮美。

南半球?很多追捧北半球生蠔的老饗,是帶有偏見的。

其實,南半球也有佳作,澳洲塔斯曼尼亞,非洲納米比亞生蠔等等,亦是妙品。

我們不能隨時飛去原產地,即開即吃生蠔,但可以在香港的蠔吧,遇上不同地方的新鮮,肥美的生蠔,是一種幸福。

蘇豪區新開的蠔吧,The Walrus,這間以英國經典兒童文學,愛麗絲夢遊仙境裡面,其中一首詩,The Walrus and The Carpenter命名的蠔吧,主要以六款自家製醬汁,與多達二十種不同的生蠔體驗,風格有別傳統的蠔吧。

2015年7月19日 星期日

Bar Ginger:威士忌酒吧,也有Omakase?



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的網主T先生,最近私務繁忙,原來,他與朋友們合資開威士忌酒吧。

事前他沒有透露太多詳情,只知道地點在上環九如坊,大班樓附近的一角,酒吧名為Bar Ginger

格拉斯哥:Auchentoshan Distillery遊記



三月中的格拉斯哥,寒冷得有點舉步為艱,只怪我出發前有點托大,並沒有預備足夠的禦寒衣物。

在這個蘇格蘭大城市第二天的早上,吃過美味的All day Scottish breakfast,喝杯熱呼呼的茶,抱著溫暖的身軀,向Queen Street火車站進發。

早班火車的目的地,為Auchentoshan Distillery

2015年7月17日 星期五

老三油渣麵:一生拉勻計,總會遇上油渣



一生拉勻計,飲用鉛水低於世貿標準,就不會明顯威脅健康。

真係吊佢老味,這個社會越來越崩壞,那些高官,與建制的政棍們,為了保障國企的名聲,近日鬧得滿城風雨的鉛水事件,看見他們怎樣辯護,沒有更荒謬,只有更荒謬。

如果,一生拉勻計,只是殺過一個人,要填命嗎?

如果,一生拉勻計,遇上幾個出賣過你的人渣,你會一笑置之,你會抱憾終生?

如果,一生拉勻計,吃幾碗油渣麵,那些某些身矯肉貴的離地中產/港女,又會否說濕濕碎?

我強調,豬油一向較植物油健康,但是現代人,聞豬油色變。

2015年7月14日 星期二

Cafe Kool:海鮮放題加強版



轉到去尖沙咀區工作,是時候找一些同區工作的朋友見面,借頭借路,飲兩杯也好,吃餐飯?最好啦。

半年沒見C小姐,自從友人D先生,在某場合稱她為XX桂綸鎂之後,一言驚醒繆騫人夢中人,不得了,不得了,要快點見面!

很多人都知道,小鎂是我的女神。

欲速不達,要待我轉戰尖沙咀,才有機會見面,她說:(就去Cafe Kool啦。)

2015年7月13日 星期一

唐閣:米芝蓮二星佳餚,遇上斯洛文尼亞美酒



斯洛文尼亞,對大多港人而言,是一個陌生的角度。

懂時事,旅遊者,這個位於巴爾干半島的小國,廿多年前從南斯拉夫分裂出來。

懂足球者,就是知道該國曾經打入歐國杯,世界杯分組賽,或者,是當年的球星,沙豪域

所以,我堅持足球學地理,是有用的。

那麼,與這篇文有甚麼關係?你們沒看標題嗎?

朗廷酒店的米芝蓮二星級中菜廳,唐閣,由今個月開始,推出一個以斯洛文尼亞葡萄酒為主角,再配以中菜廳的招牌名菜的六道菜餐單,每位$1988,十人起。

斯洛文尼亞有出產葡萄酒的嗎?相信普羅港人,心裡會有此疑問。

2015年7月12日 星期日

One Little Room:還是會寂寞



舊同學久別重逢,得知小弟依然單身,無兒無女無樓在手,大感驚訝。

沒錯,去到我這個年紀,舊同學們早已成家室,生兒育女,為磚頭而繼續打拼,總之,跟著這條人生方程式去走。

同學Y與A個女,今年九月將會升上大學。想當年男方讀書不成,初中未讀完被趕出校,之後由洗頭仔做起,做到今天已成為髮型師。女方因為珠胎暗結,上不到中六,結果,今天由女兒為媽咪圓夢。

很多時一開始被批死的一對,最後卻是關係最長久的一對。

早前,與幾位中學同學的飯局,話題不離湊仔經,我搭不上咀,其中一位同學說:(既然個個家長都係咁,你就要跟著這個風氣去走。)

她說的是幼稚園前的學習,是必須的。

2015年7月11日 星期六

台北:誠品The First的一夜



三日三夜的台北之行,想去的地方實在太多,這晚與台北美食家朋友,美食家自學之路的網主E小姐晚飯,她帶我去一間心水餐廳。

E小姐:(我很喜歡這間餐廳大廚的出品。)

我當然信任她的選擇。

地點在誠品生活松菸店裡面的The First

下著大雨的晚上,由市政府捷運站行過來,幾經辛苦過了幾個交通燈,狼狽不堪,來到餐廳,已經遲大到,真的抱歉。

高級餐廳的格局,是日晚上食客不多,氣氛卻是很熾熱的,因為坐在我們後邊的一檯客人,正在高談闊論,連帶我要提高聲線,說不純正的國語,與E小姐交談。

2015年7月10日 星期五

沙田18:江湖再會



上一年,我為沙田18寫過的文章,節錄在個人著作,麻甩浪漫食堂裡面,標題為還是覺得你最好。

上個月,從第三者口中得知,酒店公關F小姐將會今個月離職,尋找理想去。於是者,催生了這場博客飯局,或Farewell局?

無論如何,我提議大家不如帶酒出來,啤啤佢!

K先生:(我帶Pinot Noir出來,你記得留番兩滴余市比我!)

S先生:(咁,我帶支巴黎之花來啦!)

忌廉苗:(當然,我一定帶甜酒,Moscato如何?)

結果,各位善長亦慷慨解囊,不吝嗇地帶酒,可能是出席多場大大小小博客飯局之中,自攜酒品最多的一役。

2015年7月9日 星期四

樂天皇朝:繽紛色彩小籠包



翡翠拉麵小籠包一樣,樂天皇朝的背景,來自新加坡,年前進軍香港,憑著其七種不同顏色的小籠包,成功引起注意。

有些朋友覺得很特別,有姿態有實際,亦有人批評不外如是。對我而言,遲了一大步才試,未免有點跑輸大市。

這晚與F先生的晚飯,來到銅鑼灣利舞台的樂天皇朝,未夠七點來到門口,已經有很多食客在門外等候。步進飯廳裡面,還未坐滿。

F先生:(而家無咁多人啦,初初開果陣,呢段時間已經坐滿晒。)

2015年7月8日 星期三

肥哥車仔麵:火熱動感車仔麵



上個月某天,蘋果日報的副刊,大篇幅介紹車仔麵。其中一間,在我以前中學附近,石硤尾的肥哥車仔麵

當年放午飯的時間,不時走過來福田大廈一帶的商場,雖然是很街坊,一樣逛得津津有味。

而這間肥哥,我想在我畢業之後,才出現吧。

2015年7月7日 星期二

Fish & Meat:怎樣在型男索女包圍之下,而不失霸氣?



Maximal Concepts旗下的餐廳,全部都很有型,就算是中菜的Mott 32,以上世紀三十年代的環境,造出如此型格的氣息,其他的Blue ButcherStockton,同是懷舊但不失有型的路線,Brickhouse更像工廠區裡面的荒廢樂園。

第三次來到Fish & Meat,黃昏時間的吧檯,企滿正在喝酒的外藉型男索女,照推斷大約是模特兒。

友人K先生與我年紀相若,他滿有自信,說要保持不敗之身,才能在中環立足。

2015年7月5日 星期日

Foxtail and Broomcorn:老外的狐狸尾巴



上年尾在蘇杭街開業的Foxtail and Broomcorn,由老外主理,主打東南亞風味的麵店。

肯定又是老外騙老外的玩意啦,吃叻沙,我為何不去星馬餐廳,吃米線,求其一間都得啦,拉麵?香港拉麵店如恆河沙數,到底這條狐狸尾巴,憑甚麼作賣點先?

裝修夠潮,但簡潔,起碼感覺光鮮,就算是潮,也不致身處夜場般九唔搭八。

鑑於麵店有多種不同東南亞風味,恕未能一鎚定音。於是,這半年來,斷續地光顧了四次。

抱著的心態,沒可能試四款,四款都差。起碼,都有兩款ok卦。

沒錯,當初我是抱著懷疑的態度。

2015年7月2日 星期四

Jamie's Italian:海港城的占美



上年中全港首間Jamie's Italian,進駐銅鑼灣,掀起一段全城搶位的熱潮,小弟亦曾經到訪,為了做功課,請友人陳真,一起來晚飯。

外面的評價不一,有些人覺得名大於實,我覺得以這個價錢來衡量,差不多了。後來到英國旅行,一個人在曼徹斯特的晚上,想不到吃甚麼,便去Jamie's Italian。

廿多鎊一個人的消費,與香港的水平相若,水準蠻不錯,所以大多人對占美的批評,可能是他的名氣,所以寄望甚殷,倒頭來卻雷聲大,但雨點小。

占美開設Jamie's Italian的初衷,不是想大家能夠以一個經濟價錢,去接觸意大利菜嗎?

若然你用意粉屋的角度來評價,那就一定大叫很貴,但是,意粉屋有沒有手造意粉?

上月尾,香港第二間Jamie's Italian,在尖沙咀海港城開業,日前在Lady M一文,提及過海港城是甜品霸權,如今Jamie's也收歸旗下,果然有辦法。

2015年7月1日 星期三

Boomshack:新美國快餐車



剛在中環和安里開業,賣美式Food Truck風味的Boomshack,有一個明星老闆,就是李燦森。

對於快餐車的回憶,都是在倫敦的日子,有一次夜蒲到接近天光,氣溫只有十度左右,身穿帶著煙味的薄身hoodie,肚皮正在打鼓,夜場門外的快餐廳,傳出香噴噴的炒洋蔥氣味,憑著熱辣辣的漢堡包,救了我一命。

相比之下,Boomshack的小吃,較我在倫敦吃過的精緻得多,其實,應該說是更精彩,由炒洋蔥釋放出來香氣,變為一系列的新美國菜。

甚麼是新美國菜?

還不是原本的美國風味,再加上墨西哥,與韓國料理的特色。難怪像Jungsik的韓式西餐,成為今年The World's 50 Best Restaurants其中之一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