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7月17日 星期三

曼谷:他鄉遇故知@Harrods Tea Room



二十年前,第一次去倫敦,出發前先記低,當地有甚麼名勝是必去:

大笨鐘
St Paul大教堂
西敏寺
白金漢宮
大英博物館
Oxford Street
Bond Street
Selfridges
Harrods
Harvey Nichols etc。。

頭四個地點,機票連酒店住宿的套票,包括半天倫敦名勝遊,一個上午走馬看花,在景點拍照留念;其他的,不難,當時我去英國兩個星期,來回Oxford Street不知幾多遍,維珍唱片店是我的精神食糧;Bond Street名店林立,我膽粗粗走進G字頭的時裝店,買了一對當時很hit的sneaker;Harrods,都市傳說,連大笨象也買得到。

我最後空手而回,不過在其Food court,吃了半打Belon,以前經常吃的是自助餐貨色,殊不知天外有天,那股強烈的金屬味,連帶著鮮味,第一次吃靚蠔的感覺,是震撼的;當時見識少,回港便向身邊的朋友炫耀一番。

十多年前,英鎊還處於高位,再次走進Harrods,只能買些最便宜的朱古力與餅乾,作為同事的手信,卻沒有給自己的一點留念。

最近幾次到倫敦,沒有踏足武士橋半步,這次在曼谷Siam Paragon,漫無目的地閒逛(其實係涼冷氣),見到Harrods在此有零售店與Harrods Tea Room餐廳,頓時有種他鄉遇故知之感。

2019年7月16日 星期二

曼谷:米芝蓮推介煎蠔餅@Nai Mong Hoi Thod



三年前摸門釘,三年後今日,終於得償所願,曼谷Chinatown的煎蠔餅店 - Nai Mong Hoi Thod,最近兩年皆得到米芝蓮推介。

由下榻的B&B前往,步行大約10分鐘,早上十一點開門營業,當日是星期六,正值午飯時間,無須等位便能入座。

2019年7月15日 星期一

曼谷:路邊的雞偏要採@Silom Complex後面路邊檔



十多年前第一次去曼谷,首站是Silom附近的Patpong夜市,印象已經很模糊了,三年前一日遊,特別來到這一帶,吃碗蟹肉撈麵,再去附近的咖啡館飲咖啡。

今次住在Chinatown附近,出入例必乘搭MRT,Hua Lamphong是尾站,而Silom站是必經之地,尤其是轉乘BLT到其他地方。

趁有時間,閒逛一下附近有甚麼好地方,商場就沒多大興趣,外圍的路邊檔口,才是我的目標。

時間來得有點晚,下午兩點多,Silom Complex後面的熟食中心,差不多打佯,惟有沿著條路,看看其他路邊的檔口,遇到心水的,便坐下。

2019年7月14日 星期日

曼谷:一落機就食Pad Thai@Thipsamai



相隔三年,終於再訪曼谷,上次只是停留了三十小時,今次時間多一點,可以去多一點地方。

下班後直接出機場,乘搭晚上往曼谷的航班,當地時間十點多到埗,我沒有行李寄艙,過了海關,一個箭步去到機鐵站;接近零時,抵達我下榻的B&B,就在Chinatown附近。

放低背囊與手提袋,即刻用Grab叫車,動身去食宵夜。

為了一嚐被當地稱之為最佳泰式炒河粉,更炒到入皇宮,Thipsamai鬼門炒河粉。

2019年7月13日 星期六

海港薈:感情到老



上個月,突然收到遠在德國的她,傳給我的短訊:

(我就返嚟,出嚟食餐飯?)

記得上年我在阿姆斯特丹的時候,她好像有心靈感應,知道我在歐洲,收到她的訊息:(又話嚟搵我?)

我們差不多六年沒見面,老實說,她約我食飯,我是有點緊張,擔心久沒聯絡,難免有點生疏。

即是:(唔知講咩嘢好。)

我說當日可能有事做,她說希望我能出席,晚一點也沒有問題。

開了個whatsapp group,拉了我入內,裡面的,也是很久不見,份屬同一個圈子的朋友,有人已經安排好晚飯地點。

康怡廣場的海港薈,我想這不會是我決定要去的地方,既然少數服務多數,我默默地跟大隊。

2019年7月11日 星期四

嚐.千碗:大廚出馬車仔麵



最近在我的Facebook裡面,曝光率甚高的車仔麵,九龍城龍崗道的嚐.千碗,聽說麵店由酒店級別總廚主理,見到它的專頁,有不少我認識的名廚、前飲食專欄作家讚好,似乎來頭真的不小。

上網問問谷歌大神,發現早前飲食男女曾經訪問過麵店的主理人,希望藉著一碗車仔麵,來道出粵菜的燜、燉、扣,三種不同烹調方法的滋味。

2019年7月9日 星期二

華記小廚:努力後的酸菜魚



兄弟爬山,各自努力,我參與遊行,從來不約朋友一起行,見到就見,是我一直的想法。

上周日由尖沙咀行到去高鐵站,離開之時,收到S先生的短訊:(我哋都係啱啱行完,等陣去深水埗食飯,一唔一齊?)

荔枝角道的華記小廚,隔離是老牌扒房:飛鷹,不時經過這裡,但沒有意圖去試。

S先生的選擇,理應錯不了,一行四人各自努力後,帶著沾上雨水與汗水的身軀,坐在一起晚飯。

星期日的晚市,生意好到不得了,預早訂位是必須,飯店外面已經聚集不少等候的客人。

2019年7月8日 星期一

倫敦:在倫敦豪華酒店,尋找大衛寶兒@Hotel Cafe Royal



筆者每年都會到倫敦起碼一次,今次有幸在倫敦市中心的中心,Piccadilly Circus,位於名店林立的Regent Street`,擁有百多年歷史的豪華五星級酒店 - Hotel Cafe Royal,住了兩個美好的晚上。

說起該酒店歷史,實在帶著一點悲愴,十九世紀六十年代,法國人Daniel Nicholas Thevenon因避債而渡過英倫海狹,在這個倫敦最旺的地帶經營咖啡館,後來得到在法國的親戚之助,將高級葡萄酒文化引入倫敦,從而成為流傳百多年的經典,惹來城中不少名人赴會,多不勝數;大文豪王爾德,當年是該店扒房的常客;永遠的皇妃戴安娜、玉女到玉婆的伊利沙伯泰萊、二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,也曾在此留下過足跡。

由Cafe Royal變成Hotel Royal,就只是這十年內的事,2008年用上二億英鎊大裝修!(這個銀碼數目,可以買起一隊英超中型班了!)並改裝成為五星級酒店,踏入酒店的旋轉門,身穿Trench Coat的帥氣服務員笑臉迎人,步進華麗的酒店大堂,清幽的花香氣味,由服務員帶領我到下塌的套房,懷舊的升降機,古典美洋溢的旋轉樓梯,是這一個美好旅程之序章。

2019年7月6日 星期六

太古廣場飲食指南



不管外面怎樣刮起大風,下著無情的大雨,令人摧淚的煙霧,沒有號碼的速龍正在步步進逼,太古廣場,彷彿是金鐘的守護神,站在手無寸鐵的市民一方。

年青的時候,特別喜歡逛西武百貨,對當年零用錢不多的我,衣架上的名牌,只能遠觀而不可褻玩;UA金鐘,我第一次與女生單獨看電影的地方,記得看的是Show Girl;以前西武地庫的美食廣場,有間走廉價路線的意粉店,出品不錯的。

由少年變成阿叔,對PP的情感,可能是到地庫買酒,可能到Harvey Nichols,趁特價才入貨;可能到Zara買衫,可能坐在大堂的長櫈,拿個免費WIFI,打開電腦涼住冷氣寫文,連星巴克一杯沙冰的錢也省回。

這年來,光顧了不少商場裡面的食肆,價格屬於中等至中上,(不計樓上那四間酒店的餐廳,也不計算星街小區在內)有些更與某訂枱APP合作,在指定時間光顧,真係平L到嘔。

2019年7月4日 星期四

添財記:炸兩加葱花,要碗粥嘛?



以前久不久都會去九龍城的添財記,吃碗粥,加油炸鬼,再加碟炒麵,是一頓豐富的早餐。

坊間大部份的粥麵店,油炸鬼一早炸定,賣到收檔為止;炸兩整定備用,已淪為濕水炸兩,根本不會響,我曾經寫過一篇有關炸兩的文章,慨嘆當今世道,走精面的大把人,認真去做的,已成為稀有品種了。

當然,你可以在落單前要求:(我要即整嘅炸兩,唔要整定嘅。)店員又不會斷言拒絕,最多聽罷只會本能地「JIP」了一聲。

九龍城之友C小姐,看過我的文章,提議我到添財記。

說起上來,搬了新舖之後,仍未去過。

2019年7月3日 星期三

The Leah:兒童樂園內的英國Comfort Food



小時候一聽到電視傳來的歌聲:耀眼陽光,充滿歡樂。。。即代表暑假的來臨,每一位小朋友最期待的日子,身為父母,最忙碌的事情,莫過於為小朋友安排暑期節目。

從倫敦開過來香港淺水灣,受到不少中產與外藉家庭歡迎的私人家庭會所Maggie & Rose ,上年尾再下一城,進軍銅鑼灣鬧市的利園二期,取代了昔日米芝蓮星級餐廳的位置,減去了星味,卻多一份稚氣,洋溢歡樂的氣氛。

2019年6月29日 星期六

墨爾本:舊拍賣行的早餐@Auction Rooms Cafe



這次墨爾本之行,有好幾間咖啡館早已記低,納入一定要去的系列,地膽KH向我去推薦這間,昔日是舊拍賣行,今天已活化成咖啡館,當地很有名的Auction Rooms Cafe

從下榻的旅館出發,跟著Google map走,只是大約十分鐘;星期六的早上九點多,咖啡館人頭擁擁,有不少是一家大細,像我們上酒家飲茶一樣理所當然;亦有些像我一樣是墨爾本過客,打開書本,拿起舊相機拍照,自得其樂。

2019年6月27日 星期四

翠亨邨(利舞臺店):川粵私房菜單



美麗華集團旗下的老字號中菜館 - 翠亨邨,已不再只限粵菜,年前我曾經在此介紹過它們的北京料理;最近其銅鑼灣利舞臺店,推出一個揉合四川與廣東菜,六位起的私房菜單,每位$888 + 10%,由總廚梁業遠師傅主理,當年他帶領駿景軒,連續多年成為米芝蓮一星級食肆;然而,他在阿翁鮑魚工作數年的粵菜背景,造就出精緻的川粵之味。

2019年6月26日 星期三

酒肉.朋友:清酒之夜



清酒界的朋友,數個月前約定的飯局,選址在鰂魚涌芬尼街的酒肉.朋友,一間由本地人主理的居酒屋。

每位出席的食友,規定帶一瓶酒,款式不定,清酒為佳;我自己就以白酒與清酒應戰,酒,是要來分享,通常我也不吝嗇分甘同味。

預算大約$600一個人,我懶得去想,就交由搞手安排,三位清酒界代表,帶備重型軍火赴會;連同其他食友的酒,排出一字長蛇陣,洋洋大觀。

2019年6月24日 星期一

墨爾本:我這晚熱辣辣@Straight Outta Saigon



五月的墨爾本,夜涼如水,只得十一,二度的氣溫,吃罷一碗Pho,整個人卻慶恰恰。

到附近的酒吧飲酒之前,先行吃點東西打底,只求快上快落,始終都是想到越南牛肉粉,Russell Street的Straight Outta Saigon,與我之前介紹過的越南餐廳不同,這裡的風格較偏向西式。

像一間酒吧,多過一間粉麵店。

2019年6月23日 星期日

墨爾本:雙截龍漢堡包@8bit.



我第一次接觸的電視遊戲機,就是美版任天堂,(俗稱灰機),而我第一部擁有的電視遊戲機,就是日本版的任天堂(俗稱紅白機),當時的遊戲機,包括世嘉的Master System,都是屬於8bit世代。

現時回看當年的遊戲,畫面與音樂的質素,遠不及今天;但是論遊戲性。絕不下於現在;起碼我有時都會打開來玩,回味一下小學年代的歲月;雖然我家仍保留不少舊遊戲機,說到要玩的話,以模擬器代勞吧。

80/90年後或千禧世代的人,看在眼裡覺得低能的舊遊戲,然而在上一輩人來說,是集體回憶;孖寶兄弟打爆機不難,怎樣一隻不死/最快時間去打爆機,這是另一個挑戰;現在的FIFA像真度極高,我還是記得以前打任天堂的足球遊戲,對著空門而不入,嬲到掟控制器。

上個月在墨爾本的唐人街附近,發現這間名叫8bit.的漢堡包店,頓時感到好奇,見到店內放置一部遊戲機,連logo都是8bit的風格,毫不猶豫停下腳步,食個漢堡包。

本來我計劃去附近的pasta bar的。

8bit,的確裝載著我這些細細個打機,打到荒廢學業,已屆大叔之齡的Kidult,一種莫名的情感。

2019年6月20日 星期四

Kuro Shabu:吃掉鹿兒島一頭牛



有沒有想過,日式火鍋也可以交由師傅發辦?

今年四月在上環荷李活道開業的Kuro Shabu,專賣由日本鹿兒島Nanchiku農場飼養的黑毛和牛,更曾經在相關的比賽得到冠軍,質素不用懷疑;除此之外,其黑豚、黑薩摩雞,也出現在這裡的餐牌上,換句話說,差不多將鹿兒島的名物,完全移植過來。

2019年6月19日 星期三

一個味道一個故事:車仔麵的核心價值



車仔麵,相信大部份香港人都食過,除非你是初來報到,連廣東話都未識講的新香港人。

平民小食,往往在生活最艱難的時候,窮則變,變則通的民間智慧衍生而來;推著車仔,賣豬紅、魚蛋等配料,連埋麵條湯汁倒進袋裡,餵飽了不少人,久而久之,成為了香港的代表平民美食,亦成為不少香港人的集體回憶。

2019年6月17日 星期一

玩具屋:陰差陽錯飲清酒



聞名已久的玩具屋,卻在沒有準備之下,與文青朋友YH,來此晚飯。

她一直認為,我們當晚會去大坑的扒房,還說會遲到,叫我不用等她,先開始;我聽罷感覺有點不對路,說明這晚並非去扒房,原來,她記錯日子,扒房局是一個月之後。

我:(既然出到嚟,帶妳去一間我想去好耐嘅居酒屋啦。)

以前在九龍城的南國酒處,與玩具屋同系,也是在我的口袋名單內,可惜已結業;這一場誤會,竟造就了我首訪玩具屋。

2019年6月16日 星期日

2019年6月12日,這些食肆正在做甚麼?



一場反送中的示威,再次看清身邊的人真面目。

有些朋友,我一直認為他是和理非非的左膠,原來是敢於走上最前線的勇武者。

有些朋友,我一直認為他不問世事,貪圖享樂,原來也會行出來,大叫反送中。

有些朋友,始終喚不醒,以往經常在社交網站大晒幸福,去那裡吃米芝蓮星級餐廳,這個星期,沉默不語;連講句香港加油,換個頭像,也沒有做。

以上的並非這篇文章的要點,上星期三,本來是惡法二讀的日子,後來發生甚麼事,大家都知,傷了幾十人,不少義士被捕,才換來暫緩的局面;當日除了大批市民召集在政總抗議之外,民間亦發起在二讀當日罷工一天,有不少食肆響應,沒有罷工的,亦會以其他形式去支持。

2019年6月13日 星期四

Trattoria del Pescatore Hong Kong:太平山下之米蘭風情




上年五月進軍香港,來自意大利米蘭的Trattoria del Pescatore Hong Kong,於上環太平山街,為食客帶來充滿薩丁尼亞風味的意大利菜;開業於1976年,創辦人Giuliano Ardu,一直以媽媽的烹調手法,炮製出不少海鮮菜式,贏取不少米蘭人歡心;多年來只此一店,堅持專心一致保持高品質的出品,直至上年香港有心人打動了其芳心,把該米蘭受歡迎的餐廳引入。

2019年6月11日 星期二

六.九,BEYOND,1989,預言,今日香港



上星期日,六月九,我早上如常地上班,收到瓜母電話,說今晚到我家煮飯,煎牛仔骨,煎大蝦,一年都唔知食唔食到兩餐住家飯。

酒櫃有瓶平平地的法國隆河Syrah,配黑椒牛仔骨實無死,但即開即飲,明顯好生硬;瓜弟吃了很多煎大蝦,而我就包辦了大半煎牛仔骨,好送酒嘛。

吃了兩碗飯,即刻去沖個涼,我說要出去,瓜母問我去邊。

(去遊行呀!)我老實地答。

瓜母聽罷,問我去嚟做乜,話我人云亦云,我只簡單去解釋:(唔行唔得!)

我都四張幾,不再是十八廿二,瓜母當然奈我唔何,出門口前,她還給我一瓶自己煲的涼茶,叫我一邊行一邊飲。

2019年6月10日 星期一

Pici(中環):即慶午餐



端午節前一天,友人KL問我有沒有空,相約午餐,我在公眾假期放假的日子,特別清閒,當然沒有問題。

既然那麼即慶,我提議了數間港島區的餐廳,大多是不設訂位,最終選了中環PMQ隔離的Pici;兩年前在灣仔進教圍開業,走輕鬆路線的pasta bar,因價格相宜兼出品有水準,在短時間走紅,成為了熱店,今天,已經連開數間分店;尖沙咀、沙田、荔枝角,與及這篇文章所介紹的中環店。

2019年6月8日 星期六

墨爾本:克林頓話要食兩碗@湄江牛河屋 Mekong Vietnamese Restaurant



在墨爾本的一個星期,到訪過湄江牛河屋兩次。

到埗第一天的晚上,參加Whisky Live Melbourne,當然飲了不少威士忌,雖然其規模遠不及英國,新加坡,台北,甚麼香港,但亦有一點驚喜,澳洲威士忌文化漸趨成熟,其出產的單一麥芽威士忌,已非吳下阿蒙,遲一點我會在雜誌專欄,分享這次的所見所聞。

乘坐輕鐵回到市中心,時為晚上十點多,去到唐人街附近下車找點吃,各式食肆依然燈火香盛;我的目標很明確,就只是一碗Pho,湄江牛河屋,已放進的口袋名單內。

2019年6月7日 星期五

金碧酒家:約定



今年第一個星期日,與一眾威友在彩虹邨的金碧酒家,圍埋飲威食蛇羹,相隔四個月,好幾位窮L朋友提議去金碧食餐飯,我當然放低$1跟機,難得自己不用上身,坐享其成,哈哈!

以前我在此搞局,一開就四,五圍,左顧右盼難以專心,感謝K小姐的安排,又要先付訂金又要預先寫菜,訂了一張八人枱,我最先到達,把守櫃枱的負責人,遙指沒有人的大枱,先行坐下。

(其實頭先我一早到咗,但係老闆娘唔比我入先。)K小姐說。

(係咩?我無嘢呀。)我帶點疑惑。

2019年6月6日 星期四

越之味:紅磡巷仔牛肉粉



在墨爾本短短一個星期,已吃了幾碗pho,雖然我還是喜歡在巴黎吃過的那一碗,但是整體上大致滿意,除了有一間的水準明顯比較遜色之外。

有朋友見狀,叫我快點去越南,我說希望今個夏天成行,畢竟已經拖延了很久。

隨即,她向我提及一間位於紅磡巷仔,賣越南牛肉粉的小店 - 越之味,水準不錯兼價錢相宜。

也有一段時間,未曾在香港吃過一碗稱心滿意的牛河,就聽她的推薦,下班後來到黃埔新邨的小巷內。

2019年6月5日 星期三

SHKB1963:漢堡包本土派



年前的一場時新風暴,兄弟因財而鬩牆,老死不相往還,老二拿了店名在黃埔,重現時新漢堡包;上年老大就在同區的蕪湖街,SAV酒店地下,開設SSHKB1963

誰是誰非,恐怕只有他們才知道,一個話被逼害,一個話時新二字被盜,繼而採取法律行動,場外的人,食花生嘅食花生,而我就比較期待總有一天,能夠再吃它們的漢堡包。

2019年6月2日 星期日

台北:數載冀待還心願@鮨十兵衛



整個台灣最難訂枱的日本料理,應該是今年再進一級,成為米芝蓮二星級餐廳的鮨天本,聽說要等一年。

日前與幾位朋友,在飯局上飲大兩杯,帶著酒氣勾手指尾發誓,今個秋天組隊去台北,為了一間很難訂枱的西餐廳,我們人多,反而比較容易訂到。

專程坐個多小時飛機,豈能只此一餐?我提議不如加插一餐Omakase,鮨天本,碰不碰運氣?食友G小姐致電餐廳,長期沒有人聽。

(不如訂定下一年,我們再組團去啦。)

到時我們應該會去另一間,台北的高級壽司店多的是;月前一個人快閃台北,臨急臨忙給我訂到一處Omakase的午餐。著名威士忌酒吧,後院對面的鮨十兵衛,長期放在我的口袋名單,數年前已計劃前往,某次的情況與今次一樣,時間太倉促,訂不到位。

今次卻非常順利,一個星期之前,經whatsapp訂位,我認為最繁忙的星期五午市時段,得到即時確認。

2019年5月31日 星期五

墨爾本:心思思就想食@Nando's



在墨爾本長大的友人KH,自稱曾經吃過Nando's超過一千次!

有數得計,當你每天都吃,一天一次,不出三年就可達成這個創舉;攤長來計,住上超過二十年,每年50次已經達標,這個應該不難。

晚上沒有計劃,索性換上跑步裝束,跟著Google map去跑,兜足十公里,按停手上的Garmin,慢行回到Southern Cross站,經過見到有間Nando's。

我好不爭氣進了去,明知吃罷一餐烤雞,本利歸還有突。

畢竟超過一年沒有吃,總是心癢癢,慾望戰勝了理智。

2019年5月30日 星期四

KALE:中環小巷的羽衣甘藍



數年前,有一位二十出頭的女生,仍是大學生的時候,在咖啡館做兼職,去到畢業時已儲起一筆錢;她沒有找工作,而是選擇創業,與她的另一半,在上環商廈開設食店,名字叫KALE,即是羽衣甘藍;年前遷往中環現址至今,身處利源西街的小巷,惹來不少在中環上班,尤其是追求健康的一族上門。

2019年5月29日 星期三

興發麵家:重新認識



長沙灣保安道的興發麵家,記不起第一次去是何年何月,當時我還住在發祥街,就讀的中學在蘇屋邨,這間麵店的位置,就在我上學的路途上,久不久都會來吃碗麵。

搬走之後,廿多年來,偶然路過該十年如一日的麵店,始終沒有停下來;這晚空著肚走到過來,再沒有藉口與它擦肩而過。

以前我吃過甚麼?大約是餃子吧,其招牌豬扒呢?我真的不記得。

2019年5月26日 星期日

墨爾本:走進Footscray只為一碗雞牛河@Pho Chu The



在墨爾本最後一天,下午專程從市中心,乘坐巴士到Footscray,目的只為一碗Pho。

月前在澳門朋友M的Facebook見到,他大力推薦這間名叫Pho Chu The,主打雞牛粉的越南餐廳;最後他更說不枉駕車過來。

我在他的帖子上留名,他叮囑我,到時記得吃兩碗細份量,試多一點。

下午接近四點來到,客人只得三數個,只賣雞牛河粉,小吃也沒有,當我點餐的時候,忘記了澳門朋友的忠告。

2019年5月23日 星期四

滝壽司:交由朱師傅發辦




四年前,在銅鑼灣Cubus開業的滝壽司,今天已成為不少城中名人喜歡的高級壽司店,曾經在區內的有名鮨店工作過,滝壽司的朱師傅,憑著其手勢,贏得影帝,名模們的支持。

主打Omakase,不時不食是一大法則,最近朱師傅因應季節,引入了時令的刺身,北海道帆立貝肉厚味鮮,吃的時候先在鹽磚上擦兩下,來提升其鮮美; 鱈魚的白子,是屬於冬天,立魚白子,初春時份登場,味道較鱈魚白子更甘香,以晶瑩通透,口感爽中帶脂香的天鯛刺身卷著同吃,舌尖上的滿足感油然而生。

2019年5月22日 星期三

開瓶費呢樣嘢。。。



開瓶費呢樣嘢,長期成為被討論的對象,昨天在Facebook某群組,見到有網民分享在尖沙咀北京樓的不遇快經歷。

話說這位網民,自攜三瓶酒在飯店開,沒有看餐牌沒有詢問飯店,最後見到賬單才知道被收取每支$300開瓶費,一共$900大元,然後心有不甘,企圖上網公審取暖,結果被其他網民笑返轉頭。

(自攜酒水,事先問定飯店是常識。)

(明碼實價寫喺餐牌上,你自己唔睇無得怪人。)

慨嘆common sense not so common nowadays,竟然有人和議該網民,說飯店應該主動提醒客人,又話並非每位客人,到飯店前會先上Openrice查看,又話而家食飯做乜要講求潛規則,企圖將自己的無理行為合理化,其實,這就是其中之一類西客。

2019年5月21日 星期二

墨爾本:一日之計在於焗蛋@The Hardware Société



剛抵達墨爾本,乘坐機場巴士出市中心途中,收到大班樓老闆葉生的訊息,作實我的訂枱。

我:(謝謝,我而家喺墨爾本。)

葉生:(這裡的咖啡與早餐,從不令人失望。)

這七日七夜的旅程,身處這個被很多人稱為世界最佳咖啡之都,每天起碼喝一杯咖啡;早餐,要吃得豐富一點。

身邊有不少到過墨爾本的朋友,皆對這間The Hardware Société讚口不絕,位置便利,Hardware Street處於電車免費區域,某天早上十點來到,人山人海,剛好有一個位。

2019年5月20日 星期一

墨爾本:Yarra River好風光@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



每一年都會去倫敦,但一直與他無緣。

上年秋天是黃金機會,可惜遇上閉門裝修。

想不到,我們要等到在墨爾本才能相遇,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,是這次墨爾本之行,唯一一間出發前已訂位的餐廳。

2019年5月19日 星期日

墨爾本:還心願@勇記Pho Dzung



第一次到墨爾本,有間食店我一定要去,雖然近年有不少人認為,水準不如以往。

就是蔡瀾先生經常在其專欄提及,上年更把它引入香港,他口中的天下第一河:勇記

市內有兩間,一間在Victoria St,一間在Russell St,前者是老店,要去就要去這間,從市中心坐電車,大約20分鐘便到。

出發之前,有朋友叫我無須花時間去,因為較它出色的大有人在。

有朋友說勇記今非昔比。

可是,不到黃河心不死嘛。

Cucina:米芝蓮一星名廚五月天




經常請來世界各地名廚客串數天,香港酒店的意大利餐廳Cucina,這幾天的客席廚師,意大利的Paolo Barrale,年前在意大利Sorbo Serpico附近的Marenna擔任主廚之時,為餐廳拿下米芝蓮一星之榮譽。由即日起至後日,他會駐守餐廳,為食客帶來意大利西西里風情,上星期五晚應酒店之邀,再次來到這個熟悉的地方,卻品嚐之前未試過的菜式;當日剛好由澳洲回港,時間啱啱好。

坐下不久,先喝一杯酒店的標緻飲品:伯爵葡萄冰茶,用Riedel的天鵝醒酒器侍奉,是不凡的氣派,有時候在尖沙咀要借個位,打開電腦寫文,坐在酒店大堂旁邊的酒吧,一邊喝冰茶,一邊工作,然後坐船過海,某程度是反映著我工餘時間的生活。

2019年5月16日 星期四

ROOTS:法國廣東混合體



主張沿用在地食材的西餐廳,近年在香港漸漸成為一個飲食潮流,除非是牛扒等肉類,海鮮,蔬菜,醬料,全力本土化;像這天我為大家介紹,位於灣仔日街的ROOT,標榜French-Cantonese料理的餐廳,女主人Stephaine是在外國長大的香港人,從事銀行業的她,愛上了烹飪,後來更放棄其事業,遠赴法國學藝,回港後走進城中某五星級酒店的廚房工作,發展到今天,終於擁有自己的小天地。

充滿著Rustic風格,餐廳牆上沒有塗油漆,任由水泥色調赤裸裸地呈現,掛上藝術畫,與及開放食廚房,店子不大,只能容納二十人左右,連同牆前的吧檯,揉合了當代餐飲的時尚格調。

2019年5月15日 星期三

蘇格蘭:Glenfiddich酒廠之行



深秋的蘇格蘭Speyside,天氣時好時壞,我參加的跑步比賽當日,陽光普照,高達17度的氣溫之下,應付崎嶇不平的賽道,耗掉不少氣力,好不容易跑到終點 - Glenfiddich Distillery

隔日再訪這間位於Dufftown的美麗酒廠,天有不測之風雲,早上下了一場雨,不穩定的天氣,民宿主人並不建議我騎單車前往;當日正值星期日,沒有任何公共交通工具前往,結果我沿著前一日跑過的路,徒步前往酒廠,行了我一個小時,鞋未踏破但沾滿泥濘,踏進酒廠的Visitor Centre時,地磚還留下我的深啡色腳印;我參加了每日只得一場,中午十二點開始的Pioneers Tour,時間剛剛好。

2019年5月13日 星期一

新輝記茶餐廳:暗巷湯渣當道



羅宋湯,應該大部份人都飲過,你們人生的第一碗羅宋湯,是甚麼樣子?

正式的俄羅斯,甚至是東歐風味,加入酸忌廉同吃,香港的俄羅斯餐廳,還會找到這種羅宋湯,但不會是普羅港人的羅宋湯初體驗。

我們是經過茶餐廳,豉油西餐扒房,甚至是家人的洗禮,味道酸甜中帶辣,蔬菜牛肉取代紅菜頭,流傳到香港的羅宋湯,演變成這樣子,大家早以既定這是羅宋湯的面貌。當長大以後,接觸過正宗的羅宋湯,那就是另一回事,並不代表我要否定陪伴我成長的味道,所謂正宗,不一定是你最喜歡;被改良過,也並非一無是處。

最近到土瓜灣的浙江街,暗巷裡面的茶餐廳,嚐到一碗我覺得是近年最好的羅宋湯;你在開飯網找到此店,卻顯示已結業的紀錄,新輝記茶餐廳,每日只開早上至下午,公眾假期休息。

2019年5月11日 星期六

一君士多:極速擴充



前藝人鄧一君,於砵蘭街開設的一君士多,只是短短數月,已經再下一城,在尖沙咀的堪富利士道開分店,真犀利。

上個月與文青朋友在東南樓飲咖啡,已經想一試其車仔麵,但是時間太過緊逼而作罷;砵蘭街店只得兩個位,而尖沙咀店就大很多了。

下班後經過見到,有點驚訝,一君真有本事,短時間已經連開分店,反正沒有飯局,終於有緣一試。

2019年5月9日 星期四

嘉麟樓;初夏茗茶晚宴



全港歷史最悠久的酒店:半島酒店,旗下的中菜廳嘉麟樓,有越戰越勇之勢,連續三年成為米芝蓮一星級食肆。

由即日起直至本年6月30日,半島酒店集團的中菜餐飲顧問 - 鄧志強師傅崔護重來,與嘉麟樓的點心主廚卓師傅,飯店的茶藝師,合作推出美食與茶配對的餐單;價錢是酒店的開業年份,$1928 + 10%一位。

於半島酒店集團服務超過三十年的鄧師傅,在東京半島酒店的起鳳臺,擔任行政總廚期間,於2008及2009年,贏得米芝蓮一星美譽;及後遠征至巴黎半島酒店莉莉中菜廳,年前來到上海半島酒店逸龍閣,旋即拿下米芝蓮二星,全憑鄧師傅的功力,與及領導有方,絕非僥倖。

2019年5月7日 星期二

漢發麵家:貨如輪轉豬膶一丁



近期很多人推崇的豬膶麵,以前在汝州街鐵皮檔,賣牛腩起家,現今已入舖,於大南街找到安身立命之所,漢發麵家,未到中午十二點,已經要排隊等位。

這裡的豬膶麵,在不少人心目中,已經超越深水埗的某間老字號;到底憑什麼去贏得食客們的歡心?趁當夜班的日子,中午來一試虛實。

2019年5月5日 星期日

台北:臨急抱佛腳,一位能求@Longtail Restaurant & Bar



由買機票到出發,只是一個星期時間,台北的米芝蓮星級餐廳,一向很難訂枱,RAW,永遠爭不到位;MUME,發現仍有枱,心大心細,轉個頭,就滿。

位於六張犁的Longtail,也在我的口袋名單裡面,幸好仍有位,不過要到晚上九點才有。

當晚下著滂沱大雨,衣衫鞋襪盡濕透,由南機場夜市坐小黃直達門口;見到Longtail的大字,照亮了深啡色的木牆身;打開大門,裡面熱鬧非常,前一晚是米芝蓮放榜的日子,這裡繼續保持一星榮譽,吧檯坐滿人,有本地人有外國人;我早了五分鐘到達,因上一輪客人剛離坐,仍未及清理,稍等一會,腳踏著濕到扭出水的鞋襪,坐在飯廳的一角。

2019年5月2日 星期四

三餐冰室:在漆咸道南食足三餐




猶記得早十年八年前,冰室是飲食界裡面的文化遺產,若結業的話便少一間,留下來的,也有好幾十年歷史的老字號。

近年有不少新開的茶餐廳,打正冰室的旗號,當然再不是以前冰室的格調,只提供一些簡餐之類,發展至今天,冰室的餐牌選擇,可謂包羅萬有,除了大家習以為常的套餐,還賣起鐵板扒起來;畢竟年代不同,很難用以前的標準放諸今日。

尖沙咀漆咸道,以前的東京過江龍咖啡店已結業,現址變成剛剛在上月尾開業的三餐冰室

台北:匆匆飲,匆匆寫@Mikkeller NanXi



去過哥本哈根的Mikkeller Bar,包括它們的拉麵店,東京的Mikkeller Bar也去過;我卻沒有為以上的經歷,用文字紀錄低。

兩年多前,藉著Whisky Live到台北一轉,某個晚上與台北朋友老許,專程到大稻埕的Mikkeller Bar,來個Happy hour,喝過甚麼已不太記得,只記得飲完酒,跳上小黃,往延三夜市。

上個月快閃台北兩天,乘坐夜機回港,中午仍有一點空閒時間,當日在信義區吃過午餐後,乘坐捷運到中山區,本來,我是想找一間咖啡館,借個WIFI,打開電腦寫稿。

不如,FIKA FIKA

諗諗下,去Mikkeller Bar,飲住啤酒寫文?

問問谷歌大神,酒吧要到下午四時才開始營業,再細看,原來台北有兩間Mikkeller Bar。

另外一間在捷運中山站出口,誠品地下的Mikkeller NanXi,規模遠不及大稻埕總店,風格較像一間外賣店。

2019年4月29日 星期一

合益泰小食:隨心所欲混你個醬



拿下了米芝蓮推介之後,深水埗的合益泰小食,名氣更上一層樓,未有米芝蓮的時候,已經是城中熱店;納入了紅簿仔之後,多了一班慕名而來的遊客,揚名海外。

近年多了不少台灣遊客,來吃個豬腸粉,興高彩烈地混醬,大叫好吃;對於不少港人而言,豬腸粉是由細吃到大的平民美食,早已見怪不怪,今日卻與米芝蓮扯上關係,相信很多人也想不到。

沒錯,合益泰的腸粉是好吃,但真的值得專程而來?

2019年4月27日 星期六

土瓜灣四月,我最常去的食店



已不止一次,以土瓜灣的食店為主題寫blog文,數年前曾寫過自己心目中的土瓜灣十間最喜愛的食店,後來再寫多一篇,加埋一共20間,有些仍在,有些已結業。

為何我又寫一篇?因為在今個四月,有好幾間區內的食店,光顧已不止一次,可以說是,我懶,懶到連跑步也提不起勁,沒有約會的日子,下班後總是想快點回家,閱讀兼聽下黑膠唱片。

就算有約,我都選擇在土瓜灣。

2019年4月25日 星期四

萬豪中菜廳:天際精緻中菜



座落亞洲博覽館旁邊的天際萬豪酒店,轉眼間已經開業十年,對不少人來說,乘坐機鐵到尾站,不外乎看演場會,(包括我)開場之前,總會來酒店的酒吧飲兩杯,畢竟場館裡面提供的啤酒,選擇非常之少;酒店旗下的中菜廳 - 萬豪,與金鐘的姊妹酒店中菜廳同名,我未曾到訪前者,未能評論,數年前曾經專程來吃一頓Wine pairing主題的晚餐,當時以順德菜作主打,生啫魚雲煲,大良炒鮮奶等菜式,水準不比城中著名順德菜館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