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12月31日 星期二

邊緣回望2019



今年的回顧,不堪回首,總之由六月開始,真的很難過。

反修例運動,本來只是要求撤回惡法,結果引發一連串抗爭,警察濫捕濫暴,無日無之,行街隨時被克警施襲,坐坐下地鐵,隨時命都無。

這不是笑話,而是正正在香港發生過的事情。

2019年12月30日 星期一

à nu retrouvez-vous:迷人景致試菜夜



最近幾年,Wine Luxe雜誌都會找我去一間餐廳,試其wine pairing menu,由餐酒到菜式,配套,逐一評分。

今年抽中了海港城的à nu retrouvez-vous,東京過江龍,於當地屬於米芝蓮一星級餐廳,走西日路線。

時間緊逼,找飯腳也是一個難題,你知臨急臨忙,未必約到適合人選與我一起赴會,幸好美女朋友KL捨命陪君子,無言感激。

2019年12月29日 星期日

金苑粉麵:土瓜灣下路有宵夜



從土瓜灣街坊口中得知,下路有間粉麵店,一直都黃。

(要係土瓜灣街坊,或者曾經喺土瓜灣生活過,才會明白咩叫上路下路。)

經過門口,見到貼上反送中,與及社區反大陸旅行團的文宣,心想應該錯不了。

金苑粉麵,主打潮式路線,有墨魚丸、牛丸、還有我喜歡的魚麵。

2019年12月28日 星期六

Meal of the Decade:某年生日在Chez Patrick Deli



一個年代就過,這十年裡面,到訪過超過一千間食肆,你要我揀2010年代,有甚麼美好的餐飲體驗?

這裡必佔一席位。

當年的生日前後,不太好過,好友小寶在我的生日正日,請我食一餐飯,無言感激。

那時我們沒有想到,未來的日子,能夠一起走遍倫敦巴黎利物浦?

以下的文章,節錄當年我在Openrice,該餐廳的食評,略作修改。

當時我仍未開blog的。

中環卑利街的Chez Patrick,向來消費不便宜,當灣仔月街的分店結束後,大廚Patrick Goubier選擇在灣仔星街開設Chez Patrick Deli,實行將品牌年輕化;美洲其菜式與氣氛較總店更casual,價錢更親民,而且更有出售凍肉的櫃枱,來自法國的地道雜貨,喜歡者可外賣回家,來到Chez Patrick Deli,名正言順又食又拎。

生日正日來到與自己同名的餐廳用膳,挺有意思,我一向不介意別人知道我的名字,反正大多Openrice朋友都知道,這個中午是與友人小寶一起前來。

2019年12月26日 星期四

淺談兩間在今年八月尾結業的食店



今年下半年的飲食業市道,因為這場逆權運動而步入寒冬,以往很難訂位的餐廳,現在直行直入也有位;身處黃色經濟圈的食店,憑著自己人撐自己人的信念,生意還好過以前。

有兩間我自己的心水食店,在暑假完結之前選擇結業,原因並非與這場運動有關,作為支持者,始終感到可惜。

就趁在結業前,再搞一場飯局,當作farewell party。

2019年12月23日 星期一

ZUMA:紙醉金迷型棍聚



一聽到很久不見的男公關朋友A先生,約我去中環置地廣場的ZUMA食飯,我的本能反應,就是要穿得光鮮一點赴會。

全男班的場合,兼且與著名旅遊達人,又型又靚仔的袁學謙同場,我應該穿甚麼裝束,才能不失霸氣?

周五晚上七點,ZUMA的酒吧區,場面如賓墟,先飲一杯以冰凍的日本伏特加,調製出來的雞尾酒,作為這晚<<紙醉金迷型棍聚>>的序幕。

2019年12月21日 星期六

逸東軒:暗黃米芝蓮一星冬至飯局



又有不少人問:(有邊間酒店係黃?)

半島?嘉道理登過報,支持年青人的。

海逸?很多人覺得誠哥是最強黃絲。

還有佐敦的逸東酒店,早在612醞釀罷工之時,酒店管理層不反對員工參與罷工,就憑這樣被大眾歸納為黃色的一邊。

旗下有間中菜廳 - 逸東軒,新一年度米芝蓮放榜,順利蟬聯一星,曾經到訪過兩次,都是與朋友茶聚,日前與家人吃冬至飯,則是第一次在晚間時段前來。

墨爾本:魔性流露Dirty eggs@St Ali



再次乘搭往St Kilda方向的輕鐵,於South Melbourne站下車,South Melbourne Market分兩次去也不夠,奈何我時間真的有限,墨爾本的咖啡館星羅其佈,其咖啡館文化聞名遐邇,七日六夜的時間,去得幾多得幾多。

朋友們推薦的St Ali,就在South Melbourne Market附近,這天早上的行程,先在這裡吃個早餐,再回市場吃生蠔。

咖啡館的環境,像寄居在荒廢多時的建築物,私竇內開派對的隨性,人頭擁擁的早上,我一個人也不難找到位坐。

2019年12月19日 星期四

隱家拉麵工場:新裝初訪



光顧黃色架步,真係要有點耐性,像這天中午十二點多,來到西九龍中心美食廣場,好幾間黃店皆大排長龍,賣叻沙的一間,要等半小時。

但我真的趕時間,下午兩點要回到公司,對面那間藍到黑的牛肉飯,空無一人,也不代表我要屈就。

走到下一層,再訪拉麵陳的隱家,很久沒有來了,早前麵店裝修過,增設了自助首票機,與日本的拉麵店看齊。

2019年12月18日 星期三

2019最難忘的米芝蓮星級餐廳體驗



埋單計數,今年一共飛了六次,打破以往的記錄。

集中火力振興外地經濟,變相減少在香港消費,今年只曾拜訪三、四間香港的米芝蓮星級餐廳,昨天放榜見到有些新星,很陌生。

澳門呢?今年未曾踏足過。

撇除檳城與墨爾本(兩地沒有米芝蓮),我在台北曼谷倫敦三地,加埋一共摘了11粒星。

2019年12月17日 星期二

米芝蓮2020馬後炮:經典新星



亂局之下的香港,還有多少人關心新一年度米芝蓮星級食肆名單?

我想更多人會對黃色食店比較著緊,現在約朋友食飯,對方可能會反問:(間嘢係黃定藍?)

或者調轉,你問朋友同一條問題。

米芝蓮進軍香港,已經踏入第十二個年頭,由當初的期待之情,到今天被廣泛認為是死亡之吻,小店一旦被拉入紅色米芝蓮體系,隨時由喜變悲,一夜之間突然有大量食客慕名而來,霎時間未能應付而導致水準下跌;業主見到租客生意興隆,還不加租?慢慢地形成惡性循環,最終踏上結業之途。

除非,好像添好運,吸引到財團注資連開分店,但是在現實上,有幾多丫頭變鳳凰的例子?

所以坊間有不少人,希望米芝蓮不要再搞小店,走高級路線,便好。

(當然我不會談論添好運現在的出品質素,大家心中有數,深水埗店,又保持住一粒星啦。)

看看新一年度的三星名單,都是熟口熟面的餐廳,富臨飯店(係阿一鮑魚,並唔係福建幫)登頂,廚魔由三星降級至兩星,數目維持七間。

橫顧二星級食肆,不見洲際酒店中菜廳 - 欣圖軒的名字,新一年度被降至一星。

2019年12月16日 星期一

墨爾本:晨早瑪莉一口咖啡@Proud Mary



在墨爾本最後一天的行程,沒有特別編排,只要我在晚上九點多去到機場便可。

好幾位朋友皆推薦這間名叫Proud Mary的咖啡館,鄰近墨爾本博物館,從Southern Cross Station附近乘坐輕鐵,便可到達,附近亦有些唱片店,有不少當地的獨立樂隊出品,但是我的行李裡面,已經有七、八瓶葡萄酒,再沒有空間容得下了。

優閒的星期四早上,咖啡館客人亦不少,相信只得我是墨爾本的過客。

2019年12月15日 星期日

白禮頓:不幸運的早上@Lucky Beach Cafe



早上臨出發往倫敦之前,先跑去Brighton海邊,拍照兼吃個早餐,天氣與前一天相反,刮起涼風,灑著毛毛細雨。

(記得去Gay bar。)友人陳真知道我去Brighton,例牌衝出來搞gag。

我期待的賣Jellied eels檔口,沒有準時在早上十點開門,難免有點失望;不遠處有間咖啡館,已經開門營業,名字叫Lucky Beach Cafe,於當地的TripAdvisor,排名在前列。

平日的早上,還下著雨,我真的想不到在這個海灘,會遇上甚麼好運?起碼,沒有穿比堅尼的美女,在我身邊擦過。

現實歸現實,吃過早餐,再算。

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

火鍋撚:深夜到訪黃色架步



(粗口諧音玩食字,大打本土牌的食肆,理應不會是藍絲吧。。)

以上只是我的想法。

土瓜灣的楚撚記,上年剛開業時,去過四次,後來聽到土瓜灣群組的街坊們,說其水準下跌,我亦沒有再去了。

(楚撚記是黃定藍?)有網友問過。

如果你知道旺角的安安燒,屬於黃色經濟圈的其中一員,而楚撚記就是與安安燒,隸屬同一集團,你覺得會是甚麼顏色?

還有火鍋撚

雖然要到上個月大三罷的時候,才在其Facebook表態支持學生,難免會被人批評扮黃,但我覺得只要你肯表態,就是自己人,這方面我是比較寬容對待。

2019年12月10日 星期二

Pheromone:感恩節眾肉橫流



上年八月開業至今,我光顧這間位於大坑書館街的扒房 - Pheromone,一共六次,有五次是我包場的窮L飯局,一次是與美女朋友KL,臨時執雞成功。

瘋狂嗎?

出品質素高,一次過可以試不同產地,部位的牛扒,有些部位更是坊間罕見;沙律菜、餐湯、薯條任添,開瓶費全免,不收服務費,試業時每位$380,今日就$480,難怪訂位難過登天。

每次我包場,埋單之時,順便打開飯店的訂位簿,見到有日子輪空,就寫我的名字上去,習慣成自然;每隔三至四個月,一眾窮L們,又再在大坑的一角相遇,當中有些與我一樣食過翻尋味,就算不是參與我的飯局,也會在其他日子,與他/她們的朋友前來;訂到位,真的幸運。

上次飯局正值美國獨立日,揭開訂位簿,揭到去十一月尾,其中一日仍是空白,寫上我的名字。

1128,造就了這場感恩節飯局,當我在窮L飯局群組開event,例牌未夠五分鐘,20人名額已滿,後補名單也足夠我開多一晚包場。

每次如是。

2019年12月9日 星期一

Electric Ave:好人一生平安



早前傳出西營盤的漢堡包店 - Electric Ave,面臨結業的消息,有讀者send message給我,叫我快點去試。

雖然老闆是外國人,但與港人同行,(有很多外國人或所謂的ABC,是抱怨示威者阻住他們去飲酒,上瑜伽,城中某位意大利廚師兼餐廳老闆,因在其社交網站講錯嘢,而被網民群起攻之,當然,此意大利人平日惹下不少仇家,說不定這次是比人做,我作為旁觀者,食花生好了。)曾經推出過兩款漢堡包來揶揄藍絲,結果被攻擊;在其Facebook專頁看見老闆最近遇上一些不快事,有網民呼籲去支持他。

難得的一次合法遊行,無風無浪,去到終點,民陣負責人著大家離去,我選擇繼續向前行,去西營盤一試Electric Ave的gourmet burger。

收到友人S的訊息,問我在那裡,她說不如一起晚飯。

我:(妳過嚟西營盤搵我。)

S:(等我。)

2019年12月8日 星期日

光復澳牛



維持了半年的逆權運動,現在已推至上國際層面,侵侵簽了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,其他國家亦正在計劃加入制裁行列,耿爽應該繼續不爽,上至高官,下至克警,我們正期待他們將會接受制裁,到時又要召喚小鳳姐開香檳。

光復香港的長路漫漫,然而香港其中一間著名食店,澳洲牛奶公司(簡稱澳牛),於日前的下午時段到訪,門外少了遊客等候,清一色是本地人。

網民所說的光復澳牛,似乎已成真?

2019年12月7日 星期六

台北:快閃之壓軸好戲@RAW



今年五月的一場飯局,因為在座所有人談論這間餐廳,最終催生了一行十三人的快閃台北美食行。

米芝蓮二星,台灣名廚江振誠旗下的RAW,由開業至今,一直是飲食圈裡面的話題,經常聽到有朋友抱怨,訂位難過登天;亦有到訪過的朋友,說見面不如聞名。

餐廳只開放兩個月內的訂位,當時間一到,即刻上官網鬥快,事實証明,人多的話就越容易,反而二人或四人枱就爭崩頭。

即訂即付全數,恕不退款,準時六點去到RAW門口,餐廳工作人員剛剛briefing完畢,隨即拉開白色的厚廉,抱著非常期待的心情,步進餐廳門口。

當晚我與另一位朋友,乘搭夜機回港,事前已經向餐廳要求,上菜速度可否快一點?沒辦法,我們在台北的兩晚,其中一晚碰上餐廳被包場,只得這天的晚上開放。

(無辦法,個個都心急,四個月前已訂晒機票,無得改。)

2019年12月6日 星期五

台北:窮L私了米芝蓮三星@頤宮



全球有五間中菜,榮獲米芝蓮三星,全部都是走粵菜路線;兩間在香港,兩間在澳門,一間台北。

剛過去的台北美食快閃之行,當地的米芝蓮三星 - 頤宮,早已納入了我們的行程裡面,一行十三人,預早個多月訂位,難度遠較RAW低,只須先付訂金,確定人數,包廂的最低消費,不難達到。

感謝美女朋友KL的安排,我們得以在周日的中午,安坐在頤宮的華麗堂皇房間,品嚐美酒佳餚,風花雪月;開瓶費只是NT$500一瓶,有朋友自備紅酒,白酒,你在香港的差不多級數的餐廳,可能都是收相同銀碼的開瓶費,不過換轉成港幣。

2019年12月5日 星期四

東京食堂:隱閉本土鰻魚飯



尖沙咀柯士甸路,連至山林道一帶,不乏黃色架步,走進天香樓對面大廈的天井,有間小店的鰻魚飯,早前曾被推過上飲食男女

東京食堂,相對其他黃店,顯得比較低調,其Facebook專頁自從六月中起,再沒有更新;然而,他們最近在其IG,分享過兩張相,可見其立場非常明顯。

每逢中午時間,這一帶的食店,差不多被聖馬利的女學生佔據,拉麵店、漢堡包店、雞腸麵、快餐店,逼得水洩不通;反而大廈裡面的東京食堂,店子不大仍可以找到位坐。

當日真倒楣,遇上沒有飯供應,店主解釋電飯煲突然出了問題,只能提供烏冬或辛辣麵。

既來之則安之。

2019年12月4日 星期三

小食糖:紅燒牛肉麵小時光



近日在一些Facebook群組,有關黃色食店的話題,爭辯得面紅耳熱,有人說不分化,亦有人擔心不少扮黃的混水摸魚之輩,更有人要求提高黃店門檻。

再說,我不是死撐,難吃也不割蓆的人,如果想壯大就要自強,感情用事不是長遠之計;風水佬呃你十年八年,食物質素呢,做得差,還可以給予多一次機會,再沒改進的話,祝你好運。

觀塘的文青Cafe - 小時光,未形成黃色消費圈之前,坊間風評比較普通;其分支在尖沙咀美麗華商場賣牛肉麵,名叫小食糖,屬於黃色經濟圈其中一員。

見到食店貼滿文宣,更受到黃色米豬蓮認證,已經不存在真黃與扮黃的問題,只在乎好吃不好吃。

2019年12月2日 星期一

鮨政:在鴨巴甸食壽司



有事要到香港仔一趟,順便在該區吃個午餐,才回公司上班,出發前,我問問南區地膽黃之鋒:(南區有無黃色食店?)

黃:(鮨政。)

位於香港仔大道,行兩步就是過海巴士站,非常方便;至於怎樣証明是黃店?外面貼著該區的泛民準區議員的海報,IG有人post過該店,貼上寫著「兄弟爬山,各自努力」的告示。

當然,既然得到之鋒認證,應該無人會質疑。

正午十二點去到,一個人沒有訂位,坐枱或坐吧枱,任我揀。

2019年12月1日 星期日

程班長台灣美食:金光燦爛牛肉麵



每逢朋友約食飯,提議去一個我不熟悉的食店。

我劈頭第一句,不是問有甚麼人腳,而是:(間嘢黃定藍?)

出外消費,立場先行,已經是當今社會氣氛下的常態。

慶幸,我喜歡的台灣牛肉麵店,屬於黃色的一邊,而且是黃到金;每逢打開麵店老闆的Facebook,十居其九都是有關這場逆權運動的消息;並非只是空頭說白話,更身體力行撐年青人,詳細就不多講喇。

程班長,經歷過不少風雨,身處大時代,感受至深,為人仗義執言,不愧我一直撐他。

2019年11月30日 星期六

我在格拉斯哥流浪



本來的行程,由都柏林直飛Inverness,但是機票價錢一直高企,連行李要過百英鎊,把心一橫,試試其他地方。

又要打搞壞人航空了,一張往格拉斯哥的單程機票,連行李費也只是29歐羅;再計埋格拉斯哥北上Inverness 的火車票,加埋也不用五十鎊,便宜了超過一半。

沒錯時間就是金錢,現在卻變相來個格拉斯哥半天遊,早上八點多到埗,乘坐巴士到市中心,與都柏林一樣地清涼,十度八度左右,但灑著雨,多一份寒意。

2019年11月29日 星期五

水門泰式海南雞飯專門店:謝絕代支



曼谷的水門海南雞飯,有分綠色與粉紅色。

香港的水門海南雞飯,是黃色。

我所指的是深水埗西九龍中心、上環禧利街、與及元朗共和國的分店。

一個Food court,其實是社會的縮影,有黃色架步,亦有撐警的藍店,各自表明立場,食客亦都有選擇權,你撐我杯葛,反之亦然。

當然,黃色店的生意興隆,撐警藍店的門堪羅雀,對比非常強烈;可見現今的消費群,黃絲是團結,藍絲是自撚私,沉默的大多數呢?

所以,光顧黃店,真的要有耐性,上星期因時間緊逼,去到西九龍中心8樓,見到幾間想試的黃店,不是大排長龍,就是整碗叻沙也要等半小時,結果最後落下一層,找拉麵陳吃沾麵,反正裝修之後未曾上過門;雖然拉麵陳沒有表明政治立場,但我不會割蓆,只是並非放在消費優先位置。

擇日再來,下午兩點,理應過了午飯時間,水門雞飯檔口外面,仍有不少人正在等候。

2019年11月25日 星期一

一個味道一個故事:開心,就開香檳



對大部份人來說,香檳,是代表歡悅,是慶祝一些事情。

君不見一級方程式車手,站在頒獎台之巔,拿起香檳四濺激射;馬主拉頭馬之外,還會收到一瓶香檳,作為禮物嗎?

生日,要開香檳。

周年紀念,要開香檳。

見到一些壞事做盡的仆街,我們樂於見証著這些人仆街,值得開香檳,幸災樂禍。

當然,那些毅進仔,為了一名年青生命的消逝,高呼今晚開香檳慶祝,這是滅絕人性的表現。

他朝君體也相同。

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

台北:九月的雨水@Fika Fika Cafe(伊通街店)



與友人KL在匠壽司吃過午飯,外面天陰陰,正灑著雨粉,找個地方喝杯咖啡,城中最有名的咖啡館之一 - Fika Fika Cafe,就在附近。

兩年前我與兩位氣質女生,曾經到過其內湖區的分店,渡過了一個懶洋洋,洋溢著北歐風的下午。

Fika一字的含意,是咖啡,當你看到店名寫著Fika,代表是咖啡店;我在倫敦去過一間位於Brick Lane,同樣以Fika為名的咖啡館,我喝的卻是北歐啤酒!

曾經在哥本哈根,到訪過兩,三間咖啡館,對於北歐風的咖啡,大約有個概念;我道行尚淺,除了喝入口的咖啡之外,還要顧及周圍環境的氣氛,簡約的格調,大約是這樣吧;現在的文青,似乎最愛這種。

當日下午兩點多,咖啡館已經有不少人正在等候入座,並非全部是我口中的文青,有些是家庭客。

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

徐記廚房:點心同路人



根據網民報料,這間在旺角警署後面的點心店,雖然外面只貼了一張泛民候選人的區選宣傳海報,但被認證是黃店。

前身的一點心,曾經拿過米芝蓮一星,現已搬往對面繼續經營,為廣大的遊客服務;這個位置由徐記廚房取代,倒也有種打對台的意味。

各有各做而已,這裡的客人主要是本地人,近日應該多了不少黃絲來撐場,就這天的中午,客人不多,可能時間尚早吧。

2019年11月15日 星期五

都柏林:當地最佳Food Shop@Fallon & Byrne



在都柏林參加了一個Fab food trails tour,由當地的領隊帶領下,遊走城中大街小巷,品嚐當地人推薦的美食,花了一個早上,不亦樂乎。

經過一間大型超市,領隊對我說:(這是都柏林最好的Food shop。)

本來不屬於該美食遊的行程,也花了少少時間進內打個圈,Fallon & Byrne,集合超級市場、餐廳、酒館於一身。

2019年11月13日 星期三

最近去過的黃色架步



黃色經濟圈漸漸地成形,很多人開始有個習慣,只會去支持示威者的食肆/商戶,杯葛藍絲,那些撐警大集團,我們無須動手去裝修,不讓它們賺我們一分一毫,已經可以做到和理非的表態。

這兩個月,再沒有像以前地經常更新網誌,一來很忙,二來最近到訪的食肆,有不少是再訪,不久之前寫過,又或者只吃過一,兩味,難以用數百字去形容。

老實說,自從黃色經濟圈開始發展,有些我曾推薦過的街坊小店,因被証實是藍店,已經與它們割蓆,餃子有幾好吃,魚皮有幾爽滑,咖啡有幾價廉物美,在強烈的意識形態之下,唯有說一聲再見。

2019年11月9日 星期六

Involtini:黃到發光生日飯



好友A君生日在九月,在妳又忙我又忙的情況下,(其實而家香港人係好忙!)要到十一月才能補祝她的生日。

她與我的立場一致,覺得我們會去那裡吃晚飯?

唔使問阿貴,當然是黃色架步啦。

銅鑼灣廣場隔離,開業三年的意大利餐廳Involtini,得到米芝蓮推介,應該是被外間認證的黃店裡面,級數最高的一間;若一直有追看我的讀者,應該記得在它們開業初期,我已經推過上報,今年六月的逆權運動剛剛爆發,有一天中午,與好友小寶在此午飯,後來我把當日的飲食紀錄,寫上去我在立場新聞的專欄;上個月更拋頭露面幫果籽拍片,介紹這間撐義士的餐廳。

參加過罷工,講到明盡量提供工作機會,給一些曾經因參加過抗爭而被捕的義士,今個月2號,更把當日的收入,扣除開支之後捐給星火,對於大集團,一萬幾千只是用來點煙,用來裝修也不夠;對於這類規模的餐廳,已經是一個不小的數目。

真正黃到發光,身體力行,並不是在單據上打句香港人加油,侍應很窩心叫你慢慢食,不忘叫聲加油,這樣的門面功夫既然餐廳出錢又出力撐到行,我們又怎能不支持?

2019年11月7日 星期四

都柏林:綠地旁邊的新酒店@Marlin Hotel Dublin



在都柏林的三個晚上,住在Stephen's Green購物中心旁邊,今年八月尾才開業的新酒店 - Marlin Hotel

位於Bow Lane,外型呈三角形船頭,帶著濃烈工業風的酒店,是Marlin酒店在都柏林的第一炮,總共花了兩年多時間,耗費大約五千多萬歐羅建造而成;坐擁三百間客房,聘請了一百名員工,走時尚精品路線,當你踏入酒店大堂的一刻,外表像馬槽的咖啡店,對出的長枱有插座,擺放在大堂的Vespa綿羊仔,復古電話亭,假樹連接天花,下面的皮革梳化;旁邊的玻璃室是佈置充滿活力的工作間,與及有如機場的自助check in櫃枱,藝術與實用並重,沒有高級酒店的華麗堂皇得令人窒息,當今YZ世代的旅客,最受這一套。

就算我屬於Generation X,先留下一個好印象。

2019年11月6日 星期三

墨爾本:深秋的蠔情@South Melbourne Market



今年墨爾本盃的賽果,已經塵埃落定,恭喜韋紀力終於一嘗心願,當然還不及數年前,女騎師佩妮寫下歷史,成為首位捧起墨爾本的女騎師般興奮。

計劃下年或後年,相約幾位馬迷朋友,快閃五日四夜,觀賞賽馬,去Yarra Valley酒莊,甚至是Four Pillars酒廠參觀,吃一餐萬壽宮。(唔係講笑,呢間當地Good Food Guide拿兩頂帽的中菜廳,一早袋咗喺我飲食名單裡面好耐。)

一切言之常早,況且我在半年前的墨爾本之旅,仍有數篇遊記尚未發表,趁我還有記憶之時,希望踏入2020之前,可以寫好。

墨爾本最有名的市場,Queen Victoria Market,擠滿了不少遊客,驚鴻一瞥,吃過生蠔海膽,僅此而已。

位於南面的South Melbourne Market,一星期只開放四天,較為local的市場;五月天的星期日,當日中午訂了Heston Blumenthal的午餐,趁時間還早,由Southern Cross站乘坐往St Kilda方向的輕鐵,在South Melbourne站下車,從月台沿著樓梯行上去,面前就是South Melbourne Market。

2019年11月4日 星期一

倫敦:秋風起,在吧枱上食野味@Leroy



最後一天的上午才訂枱,中午就向著東倫敦的方向進發,從Liverpool Street站步行大約十分鐘,來到當地其中一間米芝蓮一星的餐廳 - Leroy

上年中開業,短短數月已經摘星,旋即成為當地飲食界的新貴,其實他們前身叫Ellory,也是米芝蓮一星餐廳。

以Wine bar的格調示人,酒吧有個黑膠唱盤,藏碟量豐富,明亮的色調,加上開放式廚房,人在東倫敦,感到特別輕鬆;而事實上,雖然近年Hackney一帶,漸漸成為了當地的潮人蒲點,帶動了租金上漲,但計落條數,仍便宜過市中心的,所以這區出現不少有個性,兼甚具質素的時裝店與餐廳。

2019年11月2日 星期六

柱仔記:街坊小店食撈丁



寫一間在我家附近的小店。

很多人消費分顏色,非黃不可,中立也說可免則免,當然藍色就一定杯葛,然而,黃色架步在土瓜灣,這個被譽為深藍區域,到底有多少?

鄰近牛棚的柱仔記,沒有貼過有關反送中的文宣,但藉著他們以下的舉動,大家自行決定他們是否黃店:

紅土遊行,請人飲水。

反蒙面法示威當晚,有女生在對面公廁外面,被淋腐蝕性液體,食店負責人即刻幫手治理。

門外貼上該區的區議會選舉,候選人的海報,是民主派。(同區對手有兩位,一個工聯會,一個自稱獨立民主派)

食店的電視,長期播著ViuTV。


2019年11月1日 星期五

倫敦:午飯後的熱朱古力@SAID dal 1923



年青朋友威爾遜,說每一次去倫敦,都要喝杯熱朱古力。

地點就在蘇豪裡面,我喝酒就喝得多,朱古力呢,不會刻意去碰。

一行三人吃罷午餐,由他帶著我這位大叔,沿著Broadwick Street的方向進發,途經Bao London,有位身穿背後印著大大隻Comme des Garçons招牌外套的年青人,截停我們,要求我們幫他拍照。

想起以前還是二十多歲的我,刻意打扮在街頭影Snap。

來到SAID dal 1923門口,從外面隔著玻璃門看到裡面,全場坐滿客人,而門外亦被攔著,自行推門進內,會被店員請回出去的。

2019年10月31日 星期四

倫敦:相逢在烤雞店@Cookhouse Joe



準備由Brighton坐火車北上倫敦,打開Facebook,發現年青朋友威爾遜,正在前往倫敦。

我想他已到埗,即刻pm他:(食唔食晏?)

威爾遜:(好,蘇豪區啦。)

地點由我揀,最好每人20鎊以下,食牛或燒雞?

身在火車的我,即刻打開電腦,問問Google大神,輸入" roasted chicken in london soho ",即刻彈出好幾間餐廳出來。

排頭位的Cookhouse Joe,Google得分4.5,TripAdvisor排265(倫敦有一萬六千幾間餐廳),地點在Berwick Street,即是當年OASIS的大碟 - (What's the story) morning glory,封面的拍攝地點。

(等我去到倫敦安頓好晒啲嘢先,預我兩點左右。)一言為定。

因為餐廳在Oxford Street的一邊,所以要在Oxford Circus下車,再行五分鐘。

2019年10月30日 星期三

倫敦:Covent Garden最新美食集中地@Seven Dials Market



最後一日在倫敦,與好友小寶在Holborn的咖啡館見面,環境比較嘈吵,難以傾談。

他提議不如出外逛逛。

我提議不如行去Covent Garden,去St John Bakery吃doughnut,順便買瓶酒回港;數年前我曾在Maltby Street Market試過其doughnut,念念不忘。

趁餅店臨關門前達陣,Butterscotch doughnut成為了我們的美味回憶,買了瓶紅酒,總算有收鑊。

經過Earlham Street,見到有個Seven Dials Market,之前從未見過,在電話上問google大神,原來是上個月才開業的美食廣場。

我當晚要乘坐夜機回港,小寶亦有飯局,我倆抱著好奇的心態進來,結果差點樂而忘返。

2019年10月29日 星期二

倫敦:鄰近Paddington車站,方便走人@Park Grand London Hyde Park



最後關頭才訂房,有利亦有弊。

心儀的酒店,可能已經一早爆滿,但其他酒店卻割價傾銷,推出last minute優惠,今次與上兩次一樣,期待東倫敦某hip hotel大減價,可惜事與願違,價錢依然高企。

還是向Paddington附近的酒店打主意,我拿著廿幾公斤行李,兼一早訂了Heathrow Express車票,(早訂有著數,只須七鎊多一程)到時回酒店拿著沉重的行李,行去車站也不遠。

經過一輪搜尋,發現車站附近的Park Grand London Hyde Park,即日訂的價錢,連稅價105鎊一晚,符合我的預算,一錘定音。

倫敦:米芝蓮一星酒館慶生夜@The Harwood Arms



又一次在外地,慶祝好友小寶生日,上次臨急臨忙,即日只能訂到蘇豪區的海鮮餐廳,今次一早約定,那就好辦事了。

心儀已久,受到友人K先生大讚的The Harwood Arms,可能是全球唯一一間有米芝蓮星的Pub,賣的不是尋常的Pub food,而是Modern British。

經Opentable訂枱,先給信用卡號碼作實,如果在廿四小時之內取消,或者放飛機的話,每位扣25鎊,合情合理,當日我們漫遊東倫敦,直接由Bow Road站乘坐District line到Fulham Broadway站。

你捧車路士的話,也知道Stamford Bridge就在Fulham Broadway站隔離。

2019年10月28日 星期一

白禮頓:周日借宿一宵@Travelodge Brighton Seafront



Travelodge,去過英國的朋友,相信有不少人聽過其名字,甚至住過,都是一間連鎖酒店,格式大同小異,設施簡簡單單,價錢或許較其他有名的酒店便宜。

出發前看看倫敦的Travelodge價錢,市中心的當然最貴,差不多200鎊一晚也有,倫敦zone 3以外的,最便宜亦要六,七十鎊一晚。

選擇在Brighton住一晚,發現海邊的Travelodge,連Wifi也只需30.99鎊,咁當然是Standard room的saver rate啦。

2019年10月26日 星期六

倫敦:米芝蓮一星三人行@St.JOHN



今次倫敦的三日兩夜,時間緊逼,竟然與窮L美女朋友GH,同一時間在倫敦。

(既然咁啱,約埋一齊食飯啦。)我提議。

那就去我比較熟悉的地方,之前到訪過兩次,米芝蓮一星級餐廳 - St JOHN

今年剛好踏入開業廿五周年,餐廳創辦人Fergus Henderson,主張由頭吃到尾,from nose to nail的概念,一頭豬物盡其用,在當年的英國飲食文化,是不可思議之舉;自此,扭轉了傳統英國菜給予大眾悶蛋的觀感,及後更拿下米芝蓮一星。

年前Fergus Henderson曾數度來港,在Blue ButcherRhoda(兩間已結業)擔任客席廚師,千幾銀一位的套餐,差不多把St.JOHN移植過來,惹來不少食客聞風而至,當時有朋友問過我:(有無興趣?)

我:(我會選擇去倫敦食。)

GH負責訂枱,我早了十分鐘到,先行坐下,餐廳差不多滿座,熱鬧非常。

2019年10月25日 星期五

白禮頓:海邊食海鮮@Riddle & Finns



由蘇格蘭北部到倫敦的航班,於Gatwick機場降落,適逢星期日,不如索性坐火車再南下,在Brighton停一晚。

早上十點到達,時間還早,先在酒店放下行李,走到海邊吹吹風,雖然當日的氣溫大約13,14度左右,但只穿一件長袖針織衫的我,也不覺得很冷,感覺挺舒服;天空一片蔚藍,清風添上了浪漫,喝著剛買來的Brighton Gin,望著海一片發呆,聽著海浪聲,懶洋洋的上午,如此地過。

前一晚在蘇格蘭,本來以海鮮來慰勞自己,跑完比賽給個籍口吃好一點,可是我太不爭氣,於回程的火車途中,吃了一個從超市買回來的沙律,結果我竟然吃得飽,再吃不下晚飯。

留待在Brighton補中,位於海邊的Riddle & Finns,主打海鮮的餐廳,在TripAdvisor裡面的評價頗高,有人或覺得這裡是很遊客的地方,我早看過該餐廳的菜單,價錢合理,應該不會被劏到一頸血。

2019年10月20日 星期日

Dalloyau(中環店):情意結之外的傳統法國菜



認識我的朋友,或會知道我對好幾個飲食牌子,是帶有情意結。

法國的Dalloyau,俗稱大蘿柚,月前在中環娛樂行開分店,與金鐘太古廣場的路線相若,但有好幾道菜式,只有這裡有。

再講多一次,為何我對大蘿柚情有獨鍾?回到五年前的巴黎,我與好友就在當地的Dalloyau,買了兩件糕點,再到附近的酒舖買了瓶香檳,坐在河邊,享受我們的下午茶。

難以忘懷的回憶。

收到該集團的公關邀請試菜,時間許可,當然沒有推卻之理由。

2019年10月18日 星期五

台北:免收開瓶費的Omakase@匠壽司



臨急臨忙仍訂到枱的Omakase,代表著水準不濟的嗎?當然不是,但面對著其他強勁的對手,難免比下去。

出發前四天,經Facebook在目標的高級壽司店留下訊息,得到即時回覆,兩位坐吧枱。

我問:(收不收開瓶費?)

店方:(不收。)

即刻準備定白酒,當日早上與窮L美女朋友KL會合,一起坐捷運到松江南京站,正午十二點三十分,來到匠壽司門口。

2019年10月17日 星期四

台北:瘋狂的宵夜@大腕燒肉




應該是我一生人之中,最瘋狂的宵夜,沒有之一。

今次台北快閃美食之旅,除了最多星的一間,比較容易訂枱之外,其餘兩間是要鬥搶,似乎近年台北的部份米芝蓮餐廳,都有這種情況出現。

窮L美女朋友KL真的很有心,幫我們安排到一行十三人,米芝蓮一星級日式燒肉 - 大腕,晚上十一點半的宵夜時間。

先在The Malt飲兩杯,再乘坐小黃前往,全場爆滿。

真的一位難求?我有朋友獨個兒前往,竟然有位,但像我們的一大班人,當開放訂位就要與其他人爭。

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

Gordon Ramsay Plane Food To Go:起飛前也要見一見地獄廚神



因唔知係咪經營不善,近年在英國蝕錢蝕到入肉的Gordon Ramsay,努力去開拓海外市場,上年在海港城開業的Maze,身邊十個朋友吃過,有九個都屌晒鬼。

包括我在內。

新鮮滾熱辣,今個月他殺到入香港機場禁區,開設Plan food to go,主要賣漢堡、意粉、飯,還有可帶走的沙律,小吃。

又放長假,又早了入閘,見沒有太多人排隊,就在此吃點東西,假若再次瀨嘢,也就只此一次而已。

2019年10月12日 星期六

三才魚蛋粉麵:同舟共濟魚蛋粉



渣甸坊裡面,有一間黃色的魚蛋粉麵店,最近被飲食group表揚,三才魚蛋粉麵

很多人覺得,這類街坊店,大多都是藍色,或者是中立不表態;像大埔的蔡潤記,被大埔街坊證實了是藍色,而同區的街市熟食中心,有好幾間魚蛋檔,以前我曾經撰文讚過,但無法考証他們的立場是甚麼。

2019年10月10日 星期四

台灣:米芝蓮推介台灣好食材@一號糧倉




三日兩夜的行程,早已編得密麻麻,中午到壽司吃個Omakase,深夜時間與窮L團友們宵夜,晚飯就自由活動。

相約穿梭港台兩地的友人錢兄,再拉埋窮L美女朋友KL,三人聚會,選址在一號糧倉。

日治時期留下的建築物,前身的確是一座糧食倉庫,近年被活化,地下的一層,集合台灣當地出產食材的市場 - 樂埔匯農,我忍不住買了一瓶鵝油,一瓶雞油,與米酒;還有數款台灣米,包括池上鄉米。

店員:(等陣你哋在餐廳會食到池上鄉米。)

2019年10月5日 星期六

加藤屋:牛丼與你風雨同路



起初吉野家一記獅子狗,抽盡撕連儂牆的警察水,惹來網民們熱烈讚好,誰不知過了數天,吉野家自製公關危機,形勢頓時大逆轉,成為眾矢之的,網民呼籲杯葛光顧。

與吉野家路線相若的加藤屋,選擇站在示威者的一方,曾參與過數次罷市,如是者,惹來大批食客用港幣來懲罰。

最近在討論區,不時見到有人上載吉野家的照片,有些分店依舊生意興隆,忍不住批評年青人沒有骨氣。

我這樣去想,年青人未必像我們,可以為一餐飯而跨區光顧,他們可能但求方便,價錢便宜也是一大因素,對仍在求學的年青人而言,慳得$1得$1;只有五間分店加藤屋,規模遠遠不及吉野家,最近我家的,不是在慈雲山,就是在深水埗,要坐巴士才能前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