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8月31日 星期三

無私分享?等價交換?



近年的飯局不知由幾時開始,變成品酒大會,出席者擁躍地自攜酒品,紅酒白酒氣酒,甚至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最時興的烈酒,如威士忌,白蘭地。。。。。



幾十人大局,酒陣排成一字長蛇陣,屢見不鮮。

作為其中一個飯局搞手,看見這樣地熱鬧,也得樂在其中。的確,在初期的飯局,大家也是無私分享,喝得很盡慶。。。

後來,久而久之,問題便出現。

飯局之前,曾經聽過一些朋友對我說:我不要跟他坐!

我問:何解?

朋友:他經常黐酒飲,自己又不帶酒來!

後來,接鑊有關這類的投訴,越來越多,投訴的一方,大多是喝酒的一班,還是喝靚酒的一班!

其實,我在這三,四年內,大大小小飯局上觀察過,有些出席者,真的未見過他們會自備酒品,或者是十次,只得一次,但也要爭著飲埋一份。

我本人非每次帶酒,十次也有六次吧,沒有帶酒的日子,可能是飯局搞手之關係吧,很多時候也是別人給我面子,敬我一杯,哈哈哈。




我自己花不起喝貴酒,極其量是三四百的中價貨色,對我來說,只要是好喝,百幾與幾千,也是一樣。所以,我樂得與眾同樂,但你請我喝Fine Wine,我當然不客氣。

本來享受是無私,為何會變得斤斤計較?我不是苦主,當然不知,試用另一個角度去看,你自攜一支過千的名酒赴會,別人兩手空空,或者只是廉價超市Table wine貨色,你會不會跟他分享一下味道?

聽過有人因為在不知情之下,斟了別人的貴價貨,結果被X到仆街。大局上難免會跟一些跟自己生活水平不同的人並坐,因層次的相差而產生的誤會,又可否避免?

與其說是誤會,倒不如,說成為階級觀念,始終抹不掉。最直接的解決方法,就是規定出席者帶一支價值不少過某個價錢的餐酒,另一個方法,就是不帶酒,不喝別人的酒,不用煩。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2011年8月29日 星期一

Le Moment:附庸風雅


像我這輩在末世殖民年代長大,還能沾上一點點大英帝國餘暉之人,在九十年代初還未盛行互聯網,連有線,衛星電視也沒有,要得到外國的音樂消息,只能靠聽電台,或看音樂雜誌。

Chichung choices,豁達音樂天空等電台節目,是我們的寄托,音樂殖民地,豁達音樂志向等雜誌,是我們的精神食量。。。還有,位於尖沙咀清真寺對面商廈二樓的Music Union,一間有碟借,有樂手表演的會所。。。

當年身份是一名中五學生,不時上過去吸收靈氣,對一位喜愛音樂的年青人,看見面前CD櫃上過千隻唱片,如劉姥姥進入大觀園,令人留連忘返,最為可惜的是,一個沒有收入的學生哥,何來拿錢交過千銀會費?

當初出來社會做事,MU便在香港回歸大陸之前結業了,慨嘆生不逢時。。。





這天小弟受到香港國際爵士音樂節主辦單位之邀請,在中環卑利街的Le Moment出席這個以爵士,美酒為主題的Blogger Gathering。當年MU的創辦人,正是現今知名酒評人Ronny Lau,十多年後的今天,輾轉在這個場合相遇,因為他是這個午餐會其中之一個嘉賓。

有看過小弟的食評的話,也會知道我喜歡用歌名為題,也經常引用歌曲內的歌詞,加插在食評上,而且更在食評內上載MV,令大家一面看我食評,一面聽歌看MV,以音樂帶出食評上內容,留點空間給讀者思考。漸漸成為了我的個人風格。近期開始發現有些Openrice食評家,模仿我用歌名來起題,得出來只有形,沒有神,題不達意,吃個麵包真難想像到"晚晚禮拜六"?

所以,是日以Jazz為主題,將爵士樂融入在美食上,別人或覺得有點抽象,對我而言,一拍即合。其實,當大家到餐廳用膳,不時會聽到音樂,美妙,輕柔的旋律之下,心情也會更輕鬆愉快。




十多年前開始接觸爵士樂,那是是抱著附庸風雅的心態,覺得聽爵士樂是很型的一回事,於是便學人聽Louis Armstrong,Mile Davis扮型。。。。。很多事,也是由當初的附庸風雅開始,到今天已成生活的一部份。

是日午餐會有三道菜,頭盤為帶有希臘風情的Spinakopita,是一道希臘式的餡角,包著混合了橄欖油,洋蔥,大蒜,羊芝士碎的菠菜餡,味道香濃得來帶清新。




除了爵士樂之外,每一道菜更配一款餐酒,小弟經常一邊聽著音樂,一邊喝酒,久而久之便養成出一個習慣,當我聽Oasis,BLUR,PULP等英倫搖滾,總會喝著麥啤,Joy Division,Franz Ferdinand等後龐克,雪櫃內的伏特加是最佳朋友,當唱盤上播放著爵士樂,Bossa Nova,古巴Salsa之音,一杯純芽威士忌,走不了。但絕少以紅白有氣酒來邊聽邊喝,最大原因,是烈酒可以保存多年,餐酒開了之後,只得最多一兩天壽命,我一個人,實在很難一口氣喝光一整瓶。

此道菜配上意大利TERRE di GER的Pinot Grigio,帶有清新的花香,初入口比較酸,但喝下去則果香與酸度兩者之間取得平衡。




主菜是紅莓醬蘋果配鴨胸,以薯仔,燒黃椒,青瓜片作配菜,紅莓與蘋果混合的醬汁酸甜,配以肥膩的鴨胸是非常配合,但鴨胸的肉質老了一點,不夠嫩滑,鴨味方面則很濃郁。對一間座位不足二十個的小店,一次過上十多位客人份量的菜式,水準難免有所偏差,這一點,不能夠太過苛求。



主菜喝的餐酒,是來自西西里道的紅酒,較為年輕,聞下去味道不算十分突出,喝下去先辣後柔,果香味重。







甜品為提拉米蘇,香濃軟滑,以味道偏甜的汽酒襯托,是一個不俗的結尾。

以美酒,爵士,美食來穿梭這個多小時午聚,期間與Ronny Lau,爵士總會主席Peter,在餐酒,音樂上文化交流,期間得著不少。


我沒有天文數字身家,喝不起價值連城的Fine Wine,但是有名樂手的唱片,只是百多塊錢。。。音樂與酒,兩者共融,濃情化不開。




非常感謝有關方面之邀請,順帶一提大家,香港國際爵士音樂節2011,將會在九月二十五號,至十月二號舉行。期間的多項活動詳情,可觀看以下網址 :http://www.hkijf.com/zh/

Le Moment:中環蘇豪卑利街55號

新南苑海鮮飯店:仁愛圍的Blue Monday

昨天對北倫敦來說是黑色星期日,兩隊北倫敦球會不約而同被曼徹斯特雙雄狂數,當中阿仙奴最為慘烈,八個兩皮的比數,連非球迷也對此比數議論紛紛。。。上一次單場被數八粒,那時曼聯還是叫作紐頓希夫。

無獨有偶,同是來自曼徹斯特,英倫殿堂級樂隊New Order的名曲" Blue Monday",對昨夜的阿仙奴球迷,絕對是一記狠狠的耳光,眾阿迷或會對雲加說:How does it feel to treat me like you do,When you've laid laid your hands upon me,and told me who you are?

這星期第一個工作天早上,走過來觀塘"新南苑"喝個早茶,在藍色帳篷下,果然是一個Blue Monday。。。。

仁愛圍重建在即,新南苑也命不久已,環境懶得去保養,外面的衛生程度頗為惡劣,隨時有老鼠走過也不稀奇。

此店大清早已經有點心吃,早上顯得老態畢露,晚上則是賣小菜,不時見食客擔著口煙,拿著骰盅三個三,四個二,高腳七,一個大頭六。。江湖味很濃。

九點多點心剩下不多,有甚麼便吃些甚麼,鮮竹卷獻汁頗厚,餡料尚豐富,比較油膩是意料中事。

鵪鶉蛋燒賣的春蛋黃頗甘香,燒賣肉質鬆化。

蝦餃皮厚但易破,蝦肉不算新鮮。

這個棉花雞的有趣地方,是用米粉代替魚肚,淪至不倫不類。

鳳爪未至甩皮甩骨,做得頗為入味。

時代不斷地進步,新舊交替是理所當然,正在倒數當中的新南苑,面對著區內大規模重建,又真是沒甚麼可以做,唯有在剩下的日子,盡力地做好每一晚的角色,待觀塘街坊留下一段回憶。

想著觀塘,又想到阿仙奴,沒有法比,拿斯尼之後真是打碌 _ ,面對著球隊大規模重建,新舊交替,不知道雲加先生在這一場敗仗之後,還會不會繼續執迷不悟,用高價來買甚麼張伯倫,祖爾金寶,贊堅臣這些有潛質,但未有實績支持的"幼齒"?

新南苑海鮮飯店:仁愛圍8號華義樓地下A&B號舖

2011年8月27日 星期六

潮文回憶:明將破地獄2009

節錄兩年前,小弟在Openrice的經典食評:陰陽路十二之生化壽屍,內容略作修改。

http://www.openrice.com/restaurant/commentdetail.htm?commentid=2026340





三年前眾神風敢死隊,偷襲大久保一役,到今日仍為人津津樂道。今次的目標,輪到受一眾深旺系潮童愛戴,位於西九龍中心的明將。剛好是日七月十四鬼節,在此"做節"是理所當然。

外間對明將的印像,一方面以四十幾銀可任吃壽司,當然受到那些用千幾銀買件tee,之後再無多餘錢去吃飯,但仍要"是日本人"的潮童歡迎。另一方面,受到一些對吃有一點要求的人唾罵,說這些壽司根本不能入口。

小弟從沒去過明將,單憑網上的食評,相片,很難一口去批死,要親身落場才能証實。但是,身邊的朋友一早被明將的名字嚇怕,慨嘆在這個生活圈子之中,找人陪你去見城壽司廣就容易,一說到要去明將,慘撚過去問人借錢。

是夜七月十四,連同小弟,只得三位朋友,化身成生化危機上的戰士,勇闖西九龍破地獄。小弟先到,鬼節的晚上,門外亦有幾班如"棒棒堂"的人馬召集,快上快落,不消一會便能入座。

果然,四周圍的果然大多是"潮童",男的是Comme Des Garcons。。。。。且慢,不是Homme Plus,亦不是Garcons shirt,而是最便宜的系列"Play",還加上一撻明顯的黃漬,下身配條刻意拉低腰的牛仔褲,目的無非是想show off腰上的綠紅色Gucci罷了,背著個Gucci Monogram,好一個西九潮童。隔離的女生,又是另一個倒模出來的B貨版Angelababy。




坐下不久,店方便奉上芥辣,茶包。曾經在網上看見此店的芥辣相片,水汪汪如正在溶解的綠茶雪糕,今次是一小碟上,整到好像一件綠茶餅仔。將茶包放在杯內,再放在水龍頭注水,水流弱過小便,忽然想著"弱水三千"其中一段:(三千春江水 暫住寂寞天空)友人尚未到,面前的迴轉帶,就是我的寂寞天空。

迴轉帶上一具具面目模糊,燕瘦橫肥的喪屍,你教我怎下手?手上的筷子,就是最愛煞的殺人兇器,一於空手入白刃。



久問紅豆壽司大名,真是不得不佩服明將藝高人膽大,連紅豆也可用來做壽司,幾時會輪到叉燒,豬潤,午餐肉,豆豉鯪魚。。。甚至乎珍珠奶茶的珍珠壽司?見到迴轉帶上的紅豆壽司,懶理擺了多久,即刻先下一城。

面頭的紅豆,有點似珍珠奶茶的珍珠,更有點似霉菌,賣相的確"驚喜"。入口一刻,成劈野之中,忽然有咬口,因為紅豆好硬。配上一點醋味也沒有,味如白飯的壽司飯,與受潮到淋的紫菜,心想是否吃著三流的份子料理?這個"三差激"組合,可不是講玩,小朋友吃之前,記得要PG家長指引。



另一樣名物,是細小得可用來餵龜的甜蝦,正確一點去說,是甜蝦毛。賣相實在令人忍俊不禁,再一次佩服明將,可以長期有此種沒有味道的蝦毛供應,別處保証吃不到,各位巴打/絲打,如果見到明將以外的地方有此蝦毛的話,不妨單聲,薄酬。


兩位友人陸續到步,看見條迴轉帶,來來去去也是那些,便要落order。傳說中明將的壽司飯,是熱的,即叫即做才見真章,不過在証實這個傳聞之前,再在迴轉帶上,取來一些軍艦壽司。蟹子壽司之前在迴轉帶上見不到,應該是剛剛才放上迴轉帶。如果是即做的軍襤,紫菜一定仍然帶脆,可惜這個蟹子壽司,外圍的紫菜,淋過濕紙巾,面頭的蟹子,似是染色體,一點味也沒有。




吞拿魚軍艦更加"精彩",面頭的吞拿魚如嘔吐物,成劈泥一樣,相信小弟吃罷罐頭吞拿魚碎之後,嘔回出來的也是如此樣子。蛋沙律壽司更有一陣怪味,不是吃蛋沙律,也吃著臭蛋咁大鑊丫嘛?




正值青春期的直男生,對女性胴體開始充滿好奇,在八十年代,到九十年代頭長大的男生。那時還沒有鹹網,相信大多也去過鴨記,老廟等舊書店買二手成人刊物。未成年膽粗粗去買,得手之後便帶著期待的心情,拿回家去慢慢欣賞,但當一打開,大叫:(仆你個街,點解黐埋左架?) 遇著上一手"紙上談兵"的痕跡,怎不教人英雄氣短呢?

回到面前的八爪魚壽司,當我夾住一件壽司之時,壽司上的紫菜,與旁邊的一件壽司的紫菜黐在一起,正是我之前所講的二手書經驗,S小姐見狀不忍,唯有留待我與S兄在壽司上談兵吧。



與八爪魚一樣,螺肉是低風險之物,因為是來貨,不是自家製,四件螺肉壽司拍埋一起,其中一件面頭只得一粒螺肉。終於等到order的三文魚與鰻魚壽司,見到三文魚的色水曖眛,吃下去味道更加盡在不言中,友人更說三文魚會變色 ! 至於壽司飯是否如外間所說的熱?結果完全相反,是凍的,凍冰冰的凍。鰻魚吃落不似鰻魚,肉質同味道皆似鯇魚,如果自創一客鯇魚片壽司,會有人吃嗎?

當大家一同將紅豆壽司吞下肚,義薄雲天,一舉而盡,從此,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。好一個紅豆壽司,比滴血為盟,燒黃紙更加熱血。

服務方面,收碟速度快,值得一讚,因為是任吃嘛,吃幾多碟也是一樣,無須埋單時計數。



好了,夠了,再吃下去與玩命無異,夠鐘回到凡間"溝貨"去也。無錯,四十多塊錢任吃是便宜,但起碼也要入得口,如果不能令到人開口,幾平,甚至免費也沒有用。事後有些朋友看罷食物相,未吃已說倒胃口。這個價錢在外面,可以去同區的泰潮,吃到海南雞飯或豬髀飯,甚至在劉森記來兩碗雲吞麵,甚至上去連鎖快餐店吃個冬瓜盅套餐。(拿住四十幾銀想食日本野?食撚懵你呀。)

我們這晚在明將的經驗,有如Discovery channel內的獵奇節目,只不過節目內的主持人吃蟲,天竺鼠,我們面對著的,是各式各樣的生化壽司,說起也有點異曲同工之處。

平心而論,明將的壽司,無論賣相同味道,也是值得一個劣評,但相比劣食殿堂級的大久保,,還是有一段距離,我吃過大久保,最為清楚,未上檯已經散的壽司飯,疑似的刺身,發臭的醬油等等,已經令到結業多時的大久保,成為一個不朽的傳說。


明將迴轉壽司:深水埗欽洲街37K西九龍中心6樓612-613號舖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2011年8月26日 星期五

Berliner German Bar and Restaurant : 德心應手



現今素人勢力抬頭,到餐廳試菜,上報章推介美食亦不再是傳統食家之專利,相信是因為飲食網站之興起,和多了很多人寫飲食BLOG所致。於是,便衍生了"網上食家"之名詞,實際上,我只視自己為好食之徒,或是食評人,稱不上甚麼食家,"家"這個字,太重了。

上周的某個下午,應太陽報記者之邀,來到奧海城三期的Berliner German Bar and Restaurant,作個訪問,實際上是來試菜。



很少來到這一帶,原來奧海城的版圖,延伸至第三期,餐廳陸逐地開幕,這間Berliner German Bar and Restaurant,是其中之一。

看個店名Berliner,已經知道是賣甚麼菜,由Cafe Deco集團打理的柏林人,是全個旺角區之中,唯一一間德國餐廳。說到德國菜,在香港的佔有率沒有法國菜,與意大利菜多。但平均的水準,也是不俗,由連鎖的King Ludwig到Weinstube,很少令人失望。

老實說,德國菜的變化還不及英國菜,後者還好有Modern English,德國菜在味道上,款式上變化不大,但勝在實際,與其日耳曼民族一樣地,機動性強,但沉悶。



餐廳在商場地下,樓底高營造出空間感,外面的陽光折射到入來,感覺柔和而不侷促,如非身處奧海城的話,還認為自己正在赤柱呢。



炎熱的中午,喝一口冰凍啤酒,白天一向不會喝得太重,便來一杯Erdinger白啤酒,清爽而不太過濃,絕對適合中午喝。



相比其他在尖沙咀的德國餐廳,柏林人的選擇明顯不多,不過定價方面,則較為便宜一點,夠兩三個人分的燒豬手,只是賣$169。

因為只得兩個人,而且這次採訪形式,是以神秘顧客方式進行,沒有任何餐廳公關,經理過來交流。點菜方面,全部一手包辦。



第一道頭盤是鮮蘆筍伴香草火腿荷蘭汁,很開胃的頭盤,德國的煙火腿素來有水準,軟滑帶鹹香,露荀鮮嫩爽口,入口沒有渣,伴碟的荷蘭汁,味道比較搶了一點點,微調一下或者會更突出兩種食材的個性。



牛肉湯Goulash本身是匈牙利名菜,流傳到其他地區之後,不再是匈牙利的專利了,這個牛肉湯以洋葱,雜椒,牛骨,牛肉去熬,味道對辦,濃香又帶點辣,但牛肉的份量,實在少了一點。



燒豬手是德國餐廳之實力指標,這店的燒豬手原隻上,外表烤得金黃,用刀叉切下燒皮時,已經感受到那種清脆利落,豬皮香脆不硬,像我們的燒肉皮,肉味很重,帶鹹香,入口鬆化,還帶有一點肥膏,令到味道更為甘香。

吃豬手除不能缺少啤酒,更不少得酸椰菜,道理日式吉列料理上椰菜絲一樣,用來消去主菜的肥膩,差點漏了薯蓉,打得香滑也保留薯茸的質感。



蘑菇釀腸肉是將腸肉切碎,再釀入肥美的磨菇內同焗,腸肉帶有強烈的香料味,完全吃不到腸肉原本味道,磨菇飽滿有菇香,但有點點水汪汪,略為失色一點。



甜品沒有黑森林,有蘋果卷配雲呢拿雪糕,以酥皮包著新鮮蘋果肉,再加上雲呢拿雪糕。

蘋果肉有很香的玉桂味道,同時間亦不失蘋果肉的鮮甜味,外層的酥皮表面鬆化,細吃之下還差一點點。與雲呢拿雪糕交叉地吃,有如在口腔內上演一幕冰火二重奏。

奧海城地理環境一向不就腳,或者是這個原因,整個下午不是太多人,電視轉播的隔夜球賽,顯得氣氛懶洋洋。



旺角有水準的西餐廳不多,由其是德國菜一向從缺,看看這位柏林人,又會不會打破悶局?

Berliner German Bar and Restauran : 奧海城3期地下

延伸閱讀:太陽報之報導 http://the-sun.on.cc/cnt/lifestyle/20110826/00479_004.html?facebook=y

補充:報導內說成我對德國菜很熟,與朋輩慶祝一定要試德國菜,有新店即刻去試。。。。其實,我對德國菜有基本認識 ,但不算大熟的級別,也不是一定以德國菜來慶祝,更不是新店一開就即刻去試,原因是甚麼?

體諒記者要交差,如果不是老作得天花龍鳳,對自己的形象有負面影響的話,我也得過且過了。

2011年8月25日 星期四

好旺角麵家:在旺角中心呼喚愛



如果有人對你說:你好旺角!不用多想,十居其九是貶意,由十多年前開始,大約是"古惑仔"電影當紅的年代,那些一身古惑LOOK的男女,排骨版浩南漲爆版山雞,B貨版細細粒,被外間評這班人的打扮為:旺角LOOK。

曾幾何時,我也很討厭這班打扮標奇立異,沒性格兼很賤格,下巴顎高四十五度角說X你老母是很型的事。簡直是影衰香港,破壞香港街頭自然生態的怪物。。


任何人和事,只流於表面,沒型沒神的話是不會活得長久,反之具備內涵實力者,則不受此限,像位於旺角中心對面,四十年歷史的老店 - 好旺角麵家,就是見証著旺角四十年來的興衰。

我不是那些旺角牛屎飛,不過也常在旺角出沒,買球衣,唱片,DVD,遊戲碟,相機用品,甚至三四仔,一一在此區解決,所以,也不時來到好旺角,吃碗粥,吃碗麵。



同區除了富記,妹記之外,好旺角的生滾粥同是高水準,雲吞麵,豬手撈也好吃,但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,今次我要說的,就是店內之一大名物 - 京都炸醬麵。



炸醬麵份量分碟和碗裝上,份量當然是碟裝多,但另外上的炸醬,則是劃一。不論你點碟裝,或碗裝,奉上的炸醬,也是一樣。

京都炸醬絕不是甚麼北京風味,也不是大家在雲吞麵店吃到的紅色辣炸醬,這個京都炸醬,味濃得如甜醬,內裡包含著肉絲,與北京的免治肉,又是不同表述。



好了,究竟正宗與否,重不重要?有時候將地方美食改良,並非甚麼彌天大罪,只要做得好,大家也會接受。正如這個炸醬,也可說成港式炸醬吧,配搭著廣東粗麵,是理所當然吧。

與吃肉醬意粉一樣,好似炸醬麵這般重口味,一定要配比較粗的麵才夠突出。所以,我點了一碟粗麵。

濃甜豐厚的炸醬身,鬆化的肉絲,一口氣與爽勁,而不含鹼水味的粗麵撈勻,炸醬與粗麵兩者,像天命所歸,早註定天生一對,想已是一切完美。



另外的一口清湯,大地魚的清香,鮮而不濁,像做愛完事後,那種甜蜜的餘溫。又或者,是女伴在你耳邊的嬌嗲聲音。



就算沒有三四仔,也可以上網D/L,沒有了信和,我可到灣仔188,但是,絕不能沒有這間好旺角,若果因為租金上升而要光榮結業的話,我一定同你死過!

好旺角麵家:旺角西洋菜街146號

2011年8月23日 星期二

海龍王餐廳:水底樂園




上一次到海洋公園,是年前的公司旅行,十年的萬聖節一夜,兩次皆是被逼到訪,最懷念的,反而是我在二十歲生日的那天,與當時的對象同遊。。。

日前收到海洋公園之邀請,前來旗下樂園內的西餐廳 - 海龍王餐廳試菜。品嚐餐廳的主打菜式。

位於樂園內的餐廳,當然要買票入場,我們只是取道正門旁邊的商務通道便可。如果是一般客人,想在此用餐的話,亦可選擇一個價值五百多的套餐,當中已包入場費,和餐廳的菜式。


我們被安排在VIP房內進餐,有於置身水底樂園,眼前水族館內的魚樂無窮,比亞視凌晨的那一個更具可觀性,置身其中進餐堪稱賞心樂事也。但是在貴賓房用餐的價錢絕不便宜,最低消費為$800一人,近乎高級餐廳價錢。
 




有關方面早已將餐單安排妥當,進餐之前,先喝些MOCKTAIL,是夜有四款,全部沒有酒精成份,人人也可以喝,對我這個酒徒而言,難免有種隔靴搔癢的感覺。
 

顏色像用力嬌調出來的粉藍- 綠海龜,帶有一點椰香,亦有點甘苦味道。
 



另外的EAGLE RAY,用新鮮藍莓,優格,奶,BLUE SYRUP調出來,實在太甜,甜得有點漏。
 





餐前麵包切片上,上桌時已不熱,食味當然差一大截,與經理反映過之後,便奉上原條新鮮出爐麵包,味道便好得多了。有誰不愛新鮮?你不會喜歡吃隔夜油炸鬼吧。
 



頭盤為帶子火箭菜沙律伴柚子汁 -Warm Scallops with Rocket Lettuce Salad and Citrus Pomelo Dressing。最欣賞是帶子質素上佳,先醃後煎上四五成熟,後冷凍過再煎,帶子的鮮甜味得以緊緊鎖著,難得內裡還是很嫩。柚子的酸甜和沙律菜的新鮮,味覺上多元化,同時亦取得平衡。
 




另一道頭盤是香芒松葉蟹棒沙律Crab Legs and Mango Salad,松葉蟹腳鮮甜,底部的沙律酸酸甜甜,不過味覺上則嫌單調一點。
 



餐湯為黑松露上素豆腐羹Black Truffle, Tofu and Imperial Vegetable Broth。湯身與外面的上素羹沒兩樣,所謂的黑松露,我吃不出箇中玄機,因為吃不出其香味,本來一道豆腐羹,加了黑松露便可抬高身價,可惜此個湯羹,身價與實力不成正比,形在神亡。




另一款田螺清湯Escargot Consommé with Tio Pepe,Consomme是用雞煲出來,隔渣之後變成清湯,是法國佬經常會做的一味。湯頭清香而鮮甜,每一口是雞肉的香,田螺的作用,其實不大,只是作點綴,沒大相干。
 



是夜主菜有魚有肉,但魚肉只是三文魚,未免過於單調,但當你知道海龍王餐廳之理念,只沿用可持續發展的海鮮,即是珊瑚魚不用,藍鰭吞拿等不用,三文魚現今大量生產,自然難逃一劫。焗太平洋三文魚柳伴珍寳磨菇 Baked Pacific Salmon Fillet with Portobello Mushroom,就是是日魚類主菜。
 

我一向也說,三文魚刺身如非破地獄,否則不會碰,煙三文魚還是信名牌如Balik等等,熟食的話,最好是慢煮,一見到這道是焗三文魚,心裡涼了一大截。相信大家也吃過飛機餐上的又老又無味的貨色。
 
 
果然不出所料,三文魚肉質又老又粗,像一個老人的皮膚般了無生氣,要鑽到最中心點,才感覺嫩一點點,味道還帶點腥,珍寳磨菇味如浸著開水,非常之水汪汪,為何不用牛油來煎?實在不明白,如斯水準怎也說好吃?別人請客並不是讚得上天之理由,別人只會覺得你打假波。
 

烤澳洲大骨西冷Grill Australian Tomahawk Steak,說到Tomahawk,便想起新開不久的扒房"MANZO",這條大骨西冷是澳州牛,沒有甚麼Dry aged Wet aged,只是現成的一塊牛排。至於此牛是用甚麼飼料,他們也不清楚。
 



餐廳說是medium,但上檯時一看,明顯是過熟,起碼是七成熟。控制生熟程度還未夠火喉。肉質還是軟淋,可是肉味不夠香,如非有醬汁相伴,便味如嚼蠟了。

店方還將剩下的大骨上的肉,連同肥膏分甘同味,這個部位,味道特別濃郁。
 

幸好,最後的甜品蘋果酥皮包伴夏威夷果仁雪糕,Apple Parcel with Macadamia Nut Ice Cream。其酥皮香脆,入口清脆利落,熱香的蘋果肉,與旁邊的果仁雪糕,爭回了不少分數。
 


飯後還有餘慶節目,水池的激光中,和參觀海洋水族館,非常豐富,但對激光表演還是要賣廣告,有點大剎風景。

日前與友人JT閒談,她知道我在海龍王試菜,她說上次兩個人去,吃了一千銀多,也吃出不知甚麼味來。如果說價值$800,我會覺得過於進取。又或者,景觀值五六百,食物水準只值二三百,如果想令人感到物有所值,請不要再用三文魚,牛肉的質素亦要改善之必要。否則,價錢是有下調之必要。
 



最後感謝兩位公關的招呼,安排,兩道沒水準的主菜,絕不是兩位之過失,希望餐廳方面,能夠細心聽取兩晚的出席者之批評,意見,再針對性改良一下,可望未來此店的食評,會是讚美居多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