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12月31日 星期二

邊緣回望2019



今年的回顧,不堪回首,總之由六月開始,真的很難過。

反修例運動,本來只是要求撤回惡法,結果引發一連串抗爭,警察濫捕濫暴,無日無之,行街隨時被克警施襲,坐坐下地鐵,隨時命都無。

這不是笑話,而是正正在香港發生過的事情。

2019年12月30日 星期一

à nu retrouvez-vous:迷人景致試菜夜



最近幾年,Wine Luxe雜誌都會找我去一間餐廳,試其wine pairing menu,由餐酒到菜式,配套,逐一評分。

今年抽中了海港城的à nu retrouvez-vous,東京過江龍,於當地屬於米芝蓮一星級餐廳,走西日路線。

時間緊逼,找飯腳也是一個難題,你知臨急臨忙,未必約到適合人選與我一起赴會,幸好美女朋友KL捨命陪君子,無言感激。

2019年12月29日 星期日

金苑粉麵:土瓜灣下路有宵夜



從土瓜灣街坊口中得知,下路有間粉麵店,一直都黃。

(要係土瓜灣街坊,或者曾經喺土瓜灣生活過,才會明白咩叫上路下路。)

經過門口,見到貼上反送中,與及社區反大陸旅行團的文宣,心想應該錯不了。

金苑粉麵,主打潮式路線,有墨魚丸、牛丸、還有我喜歡的魚麵。

2019年12月28日 星期六

Meal of the Decade:某年生日在Chez Patrick Deli



一個年代就過,這十年裡面,到訪過超過一千間食肆,你要我揀2010年代,有甚麼美好的餐飲體驗?

這裡必佔一席位。

當年的生日前後,不太好過,好友小寶在我的生日正日,請我食一餐飯,無言感激。

那時我們沒有想到,未來的日子,能夠一起走遍倫敦巴黎利物浦?

以下的文章,節錄當年我在Openrice,該餐廳的食評,略作修改。

當時我仍未開blog的。

中環卑利街的Chez Patrick,向來消費不便宜,當灣仔月街的分店結束後,大廚Patrick Goubier選擇在灣仔星街開設Chez Patrick Deli,實行將品牌年輕化;美洲其菜式與氣氛較總店更casual,價錢更親民,而且更有出售凍肉的櫃枱,來自法國的地道雜貨,喜歡者可外賣回家,來到Chez Patrick Deli,名正言順又食又拎。

生日正日來到與自己同名的餐廳用膳,挺有意思,我一向不介意別人知道我的名字,反正大多Openrice朋友都知道,這個中午是與友人小寶一起前來。

2019年12月26日 星期四

淺談兩間在今年八月尾結業的食店



今年下半年的飲食業市道,因為這場逆權運動而步入寒冬,以往很難訂位的餐廳,現在直行直入也有位;身處黃色經濟圈的食店,憑著自己人撐自己人的信念,生意還好過以前。

有兩間我自己的心水食店,在暑假完結之前選擇結業,原因並非與這場運動有關,作為支持者,始終感到可惜。

就趁在結業前,再搞一場飯局,當作farewell party。

2019年12月23日 星期一

ZUMA:紙醉金迷型棍聚



一聽到很久不見的男公關朋友A先生,約我去中環置地廣場的ZUMA食飯,我的本能反應,就是要穿得光鮮一點赴會。

全男班的場合,兼且與著名旅遊達人,又型又靚仔的袁學謙同場,我應該穿甚麼裝束,才能不失霸氣?

周五晚上七點,ZUMA的酒吧區,場面如賓墟,先飲一杯以冰凍的日本伏特加,調製出來的雞尾酒,作為這晚<<紙醉金迷型棍聚>>的序幕。

2019年12月21日 星期六

逸東軒:暗黃米芝蓮一星冬至飯局



又有不少人問:(有邊間酒店係黃?)

半島?嘉道理登過報,支持年青人的。

海逸?很多人覺得誠哥是最強黃絲。

還有佐敦的逸東酒店,早在612醞釀罷工之時,酒店管理層不反對員工參與罷工,就憑這樣被大眾歸納為黃色的一邊。

旗下有間中菜廳 - 逸東軒,新一年度米芝蓮放榜,順利蟬聯一星,曾經到訪過兩次,都是與朋友茶聚,日前與家人吃冬至飯,則是第一次在晚間時段前來。

墨爾本:魔性流露Dirty eggs@St Ali



再次乘搭往St Kilda方向的輕鐵,於South Melbourne站下車,South Melbourne Market分兩次去也不夠,奈何我時間真的有限,墨爾本的咖啡館星羅其佈,其咖啡館文化聞名遐邇,七日六夜的時間,去得幾多得幾多。

朋友們推薦的St Ali,就在South Melbourne Market附近,這天早上的行程,先在這裡吃個早餐,再回市場吃生蠔。

咖啡館的環境,像寄居在荒廢多時的建築物,私竇內開派對的隨性,人頭擁擁的早上,我一個人也不難找到位坐。

2019年12月19日 星期四

隱家拉麵工場:新裝初訪



光顧黃色架步,真係要有點耐性,像這天中午十二點多,來到西九龍中心美食廣場,好幾間黃店皆大排長龍,賣叻沙的一間,要等半小時。

但我真的趕時間,下午兩點要回到公司,對面那間藍到黑的牛肉飯,空無一人,也不代表我要屈就。

走到下一層,再訪拉麵陳的隱家,很久沒有來了,早前麵店裝修過,增設了自助首票機,與日本的拉麵店看齊。

2019年12月18日 星期三

2019最難忘的米芝蓮星級餐廳體驗



埋單計數,今年一共飛了六次,打破以往的記錄。

集中火力振興外地經濟,變相減少在香港消費,今年只曾拜訪三、四間香港的米芝蓮星級餐廳,昨天放榜見到有些新星,很陌生。

澳門呢?今年未曾踏足過。

撇除檳城與墨爾本(兩地沒有米芝蓮),我在台北曼谷倫敦三地,加埋一共摘了11粒星。

2019年12月17日 星期二

米芝蓮2020馬後炮:經典新星



亂局之下的香港,還有多少人關心新一年度米芝蓮星級食肆名單?

我想更多人會對黃色食店比較著緊,現在約朋友食飯,對方可能會反問:(間嘢係黃定藍?)

或者調轉,你問朋友同一條問題。

米芝蓮進軍香港,已經踏入第十二個年頭,由當初的期待之情,到今天被廣泛認為是死亡之吻,小店一旦被拉入紅色米芝蓮體系,隨時由喜變悲,一夜之間突然有大量食客慕名而來,霎時間未能應付而導致水準下跌;業主見到租客生意興隆,還不加租?慢慢地形成惡性循環,最終踏上結業之途。

除非,好像添好運,吸引到財團注資連開分店,但是在現實上,有幾多丫頭變鳳凰的例子?

所以坊間有不少人,希望米芝蓮不要再搞小店,走高級路線,便好。

(當然我不會談論添好運現在的出品質素,大家心中有數,深水埗店,又保持住一粒星啦。)

看看新一年度的三星名單,都是熟口熟面的餐廳,富臨飯店(係阿一鮑魚,並唔係福建幫)登頂,廚魔由三星降級至兩星,數目維持七間。

橫顧二星級食肆,不見洲際酒店中菜廳 - 欣圖軒的名字,新一年度被降至一星。

2019年12月16日 星期一

墨爾本:晨早瑪莉一口咖啡@Proud Mary



在墨爾本最後一天的行程,沒有特別編排,只要我在晚上九點多去到機場便可。

好幾位朋友皆推薦這間名叫Proud Mary的咖啡館,鄰近墨爾本博物館,從Southern Cross Station附近乘坐輕鐵,便可到達,附近亦有些唱片店,有不少當地的獨立樂隊出品,但是我的行李裡面,已經有七、八瓶葡萄酒,再沒有空間容得下了。

優閒的星期四早上,咖啡館客人亦不少,相信只得我是墨爾本的過客。

2019年12月15日 星期日

白禮頓:不幸運的早上@Lucky Beach Cafe



早上臨出發往倫敦之前,先跑去Brighton海邊,拍照兼吃個早餐,天氣與前一天相反,刮起涼風,灑著毛毛細雨。

(記得去Gay bar。)友人陳真知道我去Brighton,例牌衝出來搞gag。

我期待的賣Jellied eels檔口,沒有準時在早上十點開門,難免有點失望;不遠處有間咖啡館,已經開門營業,名字叫Lucky Beach Cafe,於當地的TripAdvisor,排名在前列。

平日的早上,還下著雨,我真的想不到在這個海灘,會遇上甚麼好運?起碼,沒有穿比堅尼的美女,在我身邊擦過。

現實歸現實,吃過早餐,再算。

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

火鍋撚:深夜到訪黃色架步



(粗口諧音玩食字,大打本土牌的食肆,理應不會是藍絲吧。。)

以上只是我的想法。

土瓜灣的楚撚記,上年剛開業時,去過四次,後來聽到土瓜灣群組的街坊們,說其水準下跌,我亦沒有再去了。

(楚撚記是黃定藍?)有網友問過。

如果你知道旺角的安安燒,屬於黃色經濟圈的其中一員,而楚撚記就是與安安燒,隸屬同一集團,你覺得會是甚麼顏色?

還有火鍋撚

雖然要到上個月大三罷的時候,才在其Facebook表態支持學生,難免會被人批評扮黃,但我覺得只要你肯表態,就是自己人,這方面我是比較寬容對待。

2019年12月10日 星期二

Pheromone:感恩節眾肉橫流



上年八月開業至今,我光顧這間位於大坑書館街的扒房 - Pheromone,一共六次,有五次是我包場的窮L飯局,一次是與美女朋友KL,臨時執雞成功。

瘋狂嗎?

出品質素高,一次過可以試不同產地,部位的牛扒,有些部位更是坊間罕見;沙律菜、餐湯、薯條任添,開瓶費全免,不收服務費,試業時每位$380,今日就$480,難怪訂位難過登天。

每次我包場,埋單之時,順便打開飯店的訂位簿,見到有日子輪空,就寫我的名字上去,習慣成自然;每隔三至四個月,一眾窮L們,又再在大坑的一角相遇,當中有些與我一樣食過翻尋味,就算不是參與我的飯局,也會在其他日子,與他/她們的朋友前來;訂到位,真的幸運。

上次飯局正值美國獨立日,揭開訂位簿,揭到去十一月尾,其中一日仍是空白,寫上我的名字。

1128,造就了這場感恩節飯局,當我在窮L飯局群組開event,例牌未夠五分鐘,20人名額已滿,後補名單也足夠我開多一晚包場。

每次如是。

2019年12月9日 星期一

Electric Ave:好人一生平安



早前傳出西營盤的漢堡包店 - Electric Ave,面臨結業的消息,有讀者send message給我,叫我快點去試。

雖然老闆是外國人,但與港人同行,(有很多外國人或所謂的ABC,是抱怨示威者阻住他們去飲酒,上瑜伽,城中某位意大利廚師兼餐廳老闆,因在其社交網站講錯嘢,而被網民群起攻之,當然,此意大利人平日惹下不少仇家,說不定這次是比人做,我作為旁觀者,食花生好了。)曾經推出過兩款漢堡包來揶揄藍絲,結果被攻擊;在其Facebook專頁看見老闆最近遇上一些不快事,有網民呼籲去支持他。

難得的一次合法遊行,無風無浪,去到終點,民陣負責人著大家離去,我選擇繼續向前行,去西營盤一試Electric Ave的gourmet burger。

收到友人S的訊息,問我在那裡,她說不如一起晚飯。

我:(妳過嚟西營盤搵我。)

S:(等我。)

2019年12月8日 星期日

光復澳牛



維持了半年的逆權運動,現在已推至上國際層面,侵侵簽了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,其他國家亦正在計劃加入制裁行列,耿爽應該繼續不爽,上至高官,下至克警,我們正期待他們將會接受制裁,到時又要召喚小鳳姐開香檳。

光復香港的長路漫漫,然而香港其中一間著名食店,澳洲牛奶公司(簡稱澳牛),於日前的下午時段到訪,門外少了遊客等候,清一色是本地人。

網民所說的光復澳牛,似乎已成真?

2019年12月7日 星期六

台北:快閃之壓軸好戲@RAW



今年五月的一場飯局,因為在座所有人談論這間餐廳,最終催生了一行十三人的快閃台北美食行。

米芝蓮二星,台灣名廚江振誠旗下的RAW,由開業至今,一直是飲食圈裡面的話題,經常聽到有朋友抱怨,訂位難過登天;亦有到訪過的朋友,說見面不如聞名。

餐廳只開放兩個月內的訂位,當時間一到,即刻上官網鬥快,事實証明,人多的話就越容易,反而二人或四人枱就爭崩頭。

即訂即付全數,恕不退款,準時六點去到RAW門口,餐廳工作人員剛剛briefing完畢,隨即拉開白色的厚廉,抱著非常期待的心情,步進餐廳門口。

當晚我與另一位朋友,乘搭夜機回港,事前已經向餐廳要求,上菜速度可否快一點?沒辦法,我們在台北的兩晚,其中一晚碰上餐廳被包場,只得這天的晚上開放。

(無辦法,個個都心急,四個月前已訂晒機票,無得改。)

2019年12月6日 星期五

台北:窮L私了米芝蓮三星@頤宮



全球有五間中菜,榮獲米芝蓮三星,全部都是走粵菜路線;兩間在香港,兩間在澳門,一間台北。

剛過去的台北美食快閃之行,當地的米芝蓮三星 - 頤宮,早已納入了我們的行程裡面,一行十三人,預早個多月訂位,難度遠較RAW低,只須先付訂金,確定人數,包廂的最低消費,不難達到。

感謝美女朋友KL的安排,我們得以在周日的中午,安坐在頤宮的華麗堂皇房間,品嚐美酒佳餚,風花雪月;開瓶費只是NT$500一瓶,有朋友自備紅酒,白酒,你在香港的差不多級數的餐廳,可能都是收相同銀碼的開瓶費,不過換轉成港幣。

2019年12月5日 星期四

東京食堂:隱閉本土鰻魚飯



尖沙咀柯士甸路,連至山林道一帶,不乏黃色架步,走進天香樓對面大廈的天井,有間小店的鰻魚飯,早前曾被推過上飲食男女

東京食堂,相對其他黃店,顯得比較低調,其Facebook專頁自從六月中起,再沒有更新;然而,他們最近在其IG,分享過兩張相,可見其立場非常明顯。

每逢中午時間,這一帶的食店,差不多被聖馬利的女學生佔據,拉麵店、漢堡包店、雞腸麵、快餐店,逼得水洩不通;反而大廈裡面的東京食堂,店子不大仍可以找到位坐。

當日真倒楣,遇上沒有飯供應,店主解釋電飯煲突然出了問題,只能提供烏冬或辛辣麵。

既來之則安之。

2019年12月4日 星期三

小食糖:紅燒牛肉麵小時光



近日在一些Facebook群組,有關黃色食店的話題,爭辯得面紅耳熱,有人說不分化,亦有人擔心不少扮黃的混水摸魚之輩,更有人要求提高黃店門檻。

再說,我不是死撐,難吃也不割蓆的人,如果想壯大就要自強,感情用事不是長遠之計;風水佬呃你十年八年,食物質素呢,做得差,還可以給予多一次機會,再沒改進的話,祝你好運。

觀塘的文青Cafe - 小時光,未形成黃色消費圈之前,坊間風評比較普通;其分支在尖沙咀美麗華商場賣牛肉麵,名叫小食糖,屬於黃色經濟圈其中一員。

見到食店貼滿文宣,更受到黃色米豬蓮認證,已經不存在真黃與扮黃的問題,只在乎好吃不好吃。

2019年12月2日 星期一

鮨政:在鴨巴甸食壽司



有事要到香港仔一趟,順便在該區吃個午餐,才回公司上班,出發前,我問問南區地膽黃之鋒:(南區有無黃色食店?)

黃:(鮨政。)

位於香港仔大道,行兩步就是過海巴士站,非常方便;至於怎樣証明是黃店?外面貼著該區的泛民準區議員的海報,IG有人post過該店,貼上寫著「兄弟爬山,各自努力」的告示。

當然,既然得到之鋒認證,應該無人會質疑。

正午十二點去到,一個人沒有訂位,坐枱或坐吧枱,任我揀。

2019年12月1日 星期日

程班長台灣美食:金光燦爛牛肉麵



每逢朋友約食飯,提議去一個我不熟悉的食店。

我劈頭第一句,不是問有甚麼人腳,而是:(間嘢黃定藍?)

出外消費,立場先行,已經是當今社會氣氛下的常態。

慶幸,我喜歡的台灣牛肉麵店,屬於黃色的一邊,而且是黃到金;每逢打開麵店老闆的Facebook,十居其九都是有關這場逆權運動的消息;並非只是空頭說白話,更身體力行撐年青人,詳細就不多講喇。

程班長,經歷過不少風雨,身處大時代,感受至深,為人仗義執言,不愧我一直撐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