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2月28日 星期三

逸東軒:舊朋友,新面貌



貴為米芝蓮一星,逸東酒店的中菜廳 - 逸東軒,上年中開始閉門裝修,最近才重新開業。

一班識於微時,以前在新聞組結緣的老朋友,每年都會相約來個開年茶聚,上年就在這裡,今年重臨舊地,面目卻全非。

(講到油麻地佐敦嘅中菜,都係逸東軒最好。)W小姐說。

沒錯,講派頭體面,逸東軒在區內,確實無人能及。

2018年2月27日 星期二

六両三:憶台灣思牛肉麵



尖沙咀宜昌街,上個月有間台灣牛肉麵店開張,名字叫六両三

當時已經想試,但聽回來的評價只是普通,雖然新張期間有九折優惠,最終還是不搶頭啖湯,靜觀其變。

農曆年過後,藉著去附近的HMV買唱片之便,就過來吃碗麵,正值中午時段,竟然不用等位,店員指示我,坐在吧檯的一角。

2018年2月26日 星期一

Fresco Hung Hom:天橋下的黑毛豬梅排



十年寒窗無人問,一舉成名天下知,我不敢講以下介紹的餐廳,是否已經成名,但最近在網路頻頻曝光,某個網媒的專欄作家,為這間餐廳撰文,結果惹來不少人專程走上門,一試其精心炮製的出品。

紅磡蕪湖街近大酒店的那邊,有間開業兩年的西餐廳 - Fresco,如非近期看過有關報導,我也不知道,原來是一名低調高手呢。

有一天收到很久不見的F小姐,傳來的訊息,說想約我在此晚飯。

我提議不如叫多兩位朋友,最終這場四人飯局,坐在小店的TinTin圖畫之下。

2018年2月25日 星期日

Amber's Table:紅磡灣的琥珀之桌



由酒店業跳出來,開餐廳做老闆,是否一定信心保証?

不一定,但是在業內學到的知識,甚至是建立的人脈,就能夠在這時大派用場。

黃埔最近有間新餐廳,班底來自文華東方酒店集團,名叫Amber's Table,單憑文華二字,足以給予大眾信心。

(咦?Amber個名,難道是向那間米芝蓮二星餐廳致敬?)我問約我來這裡的友人S。

(其實,Amber係老闆娘愛女個名。)S如是地說。

Veggle Cafe:大叔也能食素



踏入今年,除了要多跑步,還要吃得有營。首先,要開始改變一下以往根深蒂固的大魚大肉飲食習慣。

向來沒有甚麼Green Monday的概念,去到上年重拾跑鞋的一刻,才開始醒覺,方知道健康飲食的重要,所以很多時跑完步,都會選擇吃得清淡一點。

一向覺得在觀塘工廠區覓食,不是上樓的餐廳,就是比較街坊的粉麵店,中高級的餐廳只佔少數。在偶然的情況之下,發現了這間位於東廣場的素食餐廳 - Veggle Cafe

2018年2月23日 星期五

牛肉拉麵:紅磡窮L牛肉麵



我說過今年將會減少接受邀請試食,介紹多一點比較平民,大家都負擔得起的美食。

有讀者見我介紹千九幾銀一個晚餐,說只能得個看字,根本非他們能夠高攀。當然,我不時都有機會食好西,但自己的真正身份,就只是一條窮L。

就像日前介紹過,女人街的手造意粉小店,便宜得令人難以置信的價錢,起碼個個吃罷都不會肉赤。

早前已聽朋友說過,紅磡明安街,三河屋斜對面有間牛肉麵,水準好兼價錢非常便宜,該店的名字簡單直接:牛肉拉麵

2018年2月21日 星期三

泰海鮮:三聖海鮮盛宴



上世紀七十年代末,是筆者剛剛開始接受教育,對那時的記憶根本難以記起,以往的一切,都是由家人告訴給我。

當時,我住在屯門,三聖邨落成不久,順理成章,在邨內的幼稚園就讀。後來,這條本來是為了安置當地漁民的屋邨,卻成為日後的其中一個城中品嚐海鮮的熱點。相比起鯉魚門與西貢,同樣是吃海鮮的地方,三聖邨沒有過度被遊客化,裡面的海鮮檔價錢較實惠,依然受到不少街坊愛戴。

在海鮮檔買的海鮮,既可以帶回家自己煮,也可以交給附近的飯店,付油料費代為加工,乾淨俐落。

其中一間飯店 -泰海鮮,數年前曾經到訪,其烹調芝士焗龍蝦的水準,絕不下於附近的那間數十年老字號。食髓知味,月前再訪,先在海鮮檔關財記準備定海鮮,然後交給飯店發落。
這裡的油料費,白灼與清蒸就最便宜,平日價錢為$48一斤,周末,日,公眾假期為$56一斤。果皮蒸、豉椒炒、豉油皇、紅炆、泰式冬蔭功湯煮、砵酒、炒球等等,星期一至日收$56一斤。

2018年2月19日 星期一

Foodo:女人街的手造意粉



最近,(真的是最近)聽聞女人街內有間由TVB女藝員打理,以手造意粉作招徠的小店,價錢非常便宜,兼堅持以手工麵條奉客,絕不用外來貨。

Foodo,近登打士街的一邊,第一次登門拜訪,卻被請食閉門羹,因為沒有開門營業。

再看看它們的Facebook專頁,原來店主生病被逼休息。小店的弊處,就是有甚麼頭暈身慶就口停手停,專程來光顧的客人見狀又掃興,經營成本高而請不到員人,這是小店長年解決不到的困局。

相隔一段時間,選擇在中午到訪,我成為當日第一個客人,暫時未到繁忙時間。

2018年2月17日 星期六

盛記盆菜&盛記麵家:二月十四火鍋夜



今年的情人節臨近歲晚,與其收埋食自己,不如約朋友來個團年聚,這個有異性無人性的晚上,連同我一行四人,在老地方盛記,圍住爐取暖,不亦樂乎。

2018年2月16日 星期五

名門私房菜:簡單的團年



大年初一,循例祝各位讀者新年快樂,身體健康。

(身體健康真係好重要,事關一向自問身體好鬼堅嘅我,喺呢次流感難以獨善其身,感冒持續幾日未斷尾,應該破晒我有生之年紀錄,就算到而家,我都係帶住病去寫文,因為我喺最近呢五年裡面,未試過連續三日沒有更新部落格。。。)

抱恙在身,但團年始終避不過,始終我不是與老母同住,這次瓜弟拿主意,選擇在灣仔名門私房菜,作為我們一家的團年飯地點。

2018年2月13日 星期二

聯合興食館:團年打冷局



對上一次到樂富聯合興,已經數到去十五年前,即是沙士肆虐的那一年,與球迷朋友們來打冷,當時經濟衰到貼地,每人消費不過$100。

相約數位朋友團年,鑑於其中一位朋友華仔,要打理他在摩士公園的年宵檔攤,所以選址最好在樂富一帶。

記得上次與阿禎打冷,她說打冷最正。

自然地,想起這裡。

2018年2月11日 星期日

聚興家:窮L的米芝蓮



一向廣受城中名廚愛戴的小炒店,太子砵蘭街的聚興家,上年尾成為了米芝蓮推介,隨即火上加油,有次我試圖致電訂位,長期沒有人接聽。

上個月的蛇局前夕,先到蛇店交訂金,然後慢步到太子,經過聚興家,突然心血來潮,問問負責人二月某日的訂位狀況。

本來,只訂一圍,與相熟的窮L朋友飯聚,但是當我一開帖,反應熱烈是意料之外。隨即拿多一圍,數天後在窮L飯局群組開event。

更誇張的事件便發生,開局頭五分鐘,兩圍已爆,破盡以往飯局的記錄。

結果,我要加多圍才能應付,三圍是極限,多一圍也沒有。

2018年2月10日 星期六

Top Blade Steak Lab:等了又等Flat Iron



三年多前的秋天,剛到達倫敦的晚上,辦理好入住手續,即刻動身前往Carnaby Street外面的Flat Iron,以10鎊一份的Flat Iron牛扒,作當時人在旅途的第一頓晚餐。

這一刻,我沒有想過,此概念將來會在香港出現。

上年中下旬,何文田梳椏道出現了一間,主打Flat Iron的小店,Top Blade Steak Lab,聽其名已想領教一下,到底有幾鋒利?

約了文青朋友YH在此晚餐,人算不如天算,十月的星期日,竟掛上八號風球。後來我們的飯局順延一周,當晚來到門口,店員說要等兩個多小時!!!

附近沒有事可做,最後走去旺角喝精釀啤,本來一邊喝一邊等,結果到了入座時間,我們選擇留在酒吧晚飯。

(遲啲擇日再來!)我對YH說。

結果,相隔四個月,終於得償所願,人約黃昏,應該不會等餐死吧?

2018年2月9日 星期五

La Table French Brasserie:由頭到尾黑松露



坊間有不少標榜松露的菜式,甚至套餐,但大多只是下兩滴松露油,塗些松露醬,便成。

算不算是欺世盜名?極其量只是取巧,的而且確,松露味猶在,可是又怎能夠與真正黑松露相比?

上個月,千禧新世界酒店,轉了新裝的la TABLE,推出五道菜的黑松露餐單,每位價錢只是$688 + 10%,供應期直至本月尾。

2018年2月7日 星期三

立鮨:香港立食壽司初體驗



立食壽司在香港不成氣候,年前在香港站曾經出現過一間立食壽司,不過來去匆匆,早已被遺忘。

小弟的立食壽司初體驗,就是在台北的阿吉師,站在吧檯前,只須向師傅說出預算,與有甚麼不吃,任由他發辦,前後去過兩次,皆飽到七個一皮,兼很美味。

上年秋天,獨自站在東京站地下街的函太郎,吧檯前面雞同鴨講,最終嚐了五件壽司,如非較早前已吃掉一碗沾麵,否則隨時失控,連下十幾件。

最近香港出現了一間立食壽司店,位於尖沙咀金馬倫道的立鮨,標榜海鮮由築地直送,其實在航空業發達的今天,早已不是新聞。

收工沒有約會,一心想到La Vache!吃塊牛扒才回家,但我一時想不起,餐廳要到黃昏六點才開門營業。掉頭經過這裡,眼見沒有太多客人,本能地走進去,反正我一直有興趣試。

2018年2月6日 星期二

拍板小館:男兒志在拍板



沒想過那麼快,再次來到我其中之一間飯堂 - 拍板小館。全因月前在窮L飯局上,友人V兄問我:(我生日搞飯局,你有無興趣?)

我不假思索,即刻應承,定了日子再通知我,反正今年說過,要留多一點時間,與部落客以外的朋友相聚。

最終,他選擇在拍板小館,擺下兩圍。

2018年2月5日 星期一

旺仔婆狗仔粉:偶遇狗仔粉




是晚友人的生日飯局,要到晚上八點才開始,但我一早已下班,就趁這段空檔,拿部剛購入的相機,隨意地拍,浪費菲林。

由尖沙咀走到去油麻地,剛好用盡了菲林裡面的三十六格,行累了,本來想去美都坐一坐,吃件西多士喝奶茶。

經過永星里與廟街交界,驚覺以往賣雞雜粥的明記,幾時與香港仔魚蛋粉結盟?對面有間其貌不揚,賣狗仔粉的小店,名字叫旺仔婆

2018年2月1日 星期四

Cucina:醇酒醋男



本來為了備戰渣馬,在比賽前三個星期,謝絕一切飯局邀請,但是這一餐實在吸引,沒有推搪之理,結果我食言了。

香港酒店的Cucina,開業接近十年,已經到訪過不下十次,它們經常找來世界各地的名廚客串,上月中,這裡舉行了一場The Pride of Modena之夜,以美酒佳餚來此向這個引擎之都致敬。

Modena,除了是Maserati的所在地之外,更是世界著名男高音,已故的巴伐洛提的誕生地,還有一隊足球會,年前曾經升上意甲,可是上年因財困而解散。當然不少得頂級黑醋,對美食家而言,Modena等於黑醋,腦海裡早已設定彼此秤不離陀的親密關係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