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0月31日 星期四

順興隆桂記荳品廠:豆腐文明淚



上周日晚,我在Facebook的個人專頁,上載了一張永康街路牌的照片,難道,我又去來台北?

其實,香港也有永康街,在長沙灣的邊陲位,亦即是我的出生地,明愛醫院的所在地,所以,我敢說自己是根正苗紅的長沙灣人!

你是八十年代:Rainy days, never say goodbye



日前晚上的飯局,突然興起回帶一番,年青的食記J,熱愛他還未出生的年代,八十年代初的文化。

談到阿倫,說到愛的根源,我說:(三年班的時候,我已經識背碟內所有作品,包括觸電舞!)

J:(欠了你都好正!)

我:(還有我愛雀斑!)

2013年10月30日 星期三

文鼎壹號:鼎天立地



還記得數個月前,在灣仔文鼎酒家,為兩位朋友慶祝生日,當晚的菜式,有數道令人大失所望,當中遇上韭黃多過鱔肉的鱔糊,經理更諸多解釋,似乎當我們是菜鳥,並不懂得吃之流。

席上有朋友之前到訪過,說紅燒肉做得不錯,但是那一晚的紅燒肉,質素普通,吃不出令人大讚的玄機。最穩陣的,是招牌菜文鼎十八斬,吃得眾人交口稱譽。

2013年10月29日 星期二

劉森記麵家:水餃升城皇



今次受Openrice之命,帶領一班台灣傳媒,品嚐地道美食,地點交由我去決定,首要條件,就是在香港有名氣,而台灣人又不知道,即是,那些九記牛腩麥奀金華冰廳,統統出局!

還有,位置要近地鐵站,不用坐的士,說到符合以上條件的廣東麵店,腦海一閃,出現了劉森記三個大字。

2013年10月28日 星期一

大中華飯店:冰凍的女人



在長沙灣(或者,是荔枝角),福榮街與福華街的尾段,中間有一條環境欠佳,四圍都是裝修舖,五金舖,電單車行,名叫兼善里的暗巷,對大多人來說,應該聽也沒聽過,對我而言,印象猶深,因我在二十年前,曾在這條巷內住上三年之久。

近年,這條小巷突然間熱鬧起來,全因巷頭的食店,大中華,近年成為名人們的飯堂,惹來食客們蜂擁而至,平地驚一聲雷,爆紅起來。

2013年10月27日 星期日

Marco Polo German Bierfest 2013



每一年的十月尾,除了大閘蟹當造,三蛇肥之外,少不得德國啤酒節,當中以馬可勃羅香港酒店的規模最大,今年踏入第二十二個年頭,久而久之,成為十月份其中一項城中盛事。

2013年10月25日 星期五

HMV Kafé :His Master's Kafe



我還不知道,自己算不算是HMV擁躉,但是,我與他的緣份,由十八年前的元旦日,在銅鑼灣皇室堡店買下的Nirvana "Unplugged in New York"開始。。。

以前的HMV,有儲蓋印的咭,每消費滿$100,可換取一個蓋印,集齊一定數目,可換取不高於某個價錢的CD乙隻,我曾經為了換隻CD,而去HMV狂買CD!

蟹麵膳:雲吞魚蝦蟹



月前看到友達K先生,在面書上的相片,得知中環新開了一間,以蟹肉入饌的雲吞麵店,位於租庇利街,喜訊大廈商場內的蟹麵膳

他對該麵店的評價只是一般,後來另一位朋友A小姐,亦給予遜於期望的評語,不過,對我喜歡吃雲吞的傢伙而言,用上蟹肉作雲吞,湯底更以不同的蟹熬製出來,挺有新鮮感,恰巧這晚出席中環某餐廳的開幕派對,趁還未吃東西,不如先走過來看看。

2013年10月23日 星期三

新大光燈:燈光重現



我曾經在其他的食評上,提及過我其中一間最喜愛的雲吞麵店,位於紅磡曲街的大光燈,由擺街檔到正式入舖,一直是紅磡街坊的深宵食堂。

他們的雲吞,我也讚過不知多少次,當現今大多雲吞麵店,主力鮮蝦雲吞之際,大光燈依然以半肥豬肉,半蝦肉雲吞饗客,麵條雖不是大碌竹打出來,但質素甚佳,撈麵堅持下豬油,還有桌上的醃蘿蔔。。。。。。

Cucina:在維多利亞港前被菌綁



對於之前四訪馬可勃羅香港酒店,旗下的西餐廳Cucina的經驗,每一次都是愉快的,難得坐擁著開揚的海景,價錢實惠,食物水準甚佳,尤其是中午的半自助餐,堪稱是城中最超值的酒店午餐之一。我曾在飲食網站,與個人部落格內向讀者們推薦。

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

林記小食:同學愛新鮮,混醬大過天



初中時期,還住在長沙灣青山道,後面順寧道有一間小店,早上專賣豬腸粉,偶然家人會打包會家分享,平平無奇的豬腸粉,當沾上甜醬之後,頓成為天下美味!


其後才知道,吃豬腸粉的奧妙,在乎於混醬,甚麼麻醬,甜醬,辣醬,豉油四味紛陳,從而成為香港其中一道獨有的味道。其實,沒甚板斧可言,你有隻手就可以自己來,人人也能夠做到。

2013年10月21日 星期一

文記傳統車仔麵:煎釀三寶血淚史



小時候的口味,永遠是最純真,最懷念,當你想起小時候的味道,又再想起那些年,無牽無卦的時光。

也不知由幾時開始,與煎釀三寶結緣,大約,由中學時代說起吧。沒錯,就是黃金廣場外面繁華盛世的光輝歲月,那邊我在篤魚蛋,吃炒螺肉,而同學仔們在另一檔買來數件,剛炸起的煎釀三寶,懶理熱氣不熱氣,吃了才算,然後轉個身,將褲袋僅餘的輔幣,買一杯崩大碗,噢,那陣青草的味道,正代表著在昨日青蔥歲月,分擔失意,分享笑聲。

2013年10月20日 星期日

the Bellbrook Bistro Oz by Laris:最緊要好玩



上年進軍香港的澳洲名廚David Laris,在中環雲咸街77號的二樓,開設以自己為名的餐廳,走摩登風格路線,那時候我在附近上班,一直將他放在口袋裡,但始終沒有機會前來。

今天,David Laris將自己的餐廳改頭換面,變成一間Casual中帶點型格的Bistro,餐廳名字由他的名字,改為他的父母成長的澳洲一個小鎮名字,Bellbrook

2013年10月19日 星期六

亞順芽菜豆腐:大隱隱於街市



我在長沙灣長大,當年最常去保安道街市內的圖書館,與熟食中心,反而,去街市的次數,一隻手可以數得清,蓋小弟不大喜歡陪家人逛街市。

早已搬離長沙灣,基本上,再沒有理由來逛街市,早前,看見土瓜灣之友S小姐,介紹過一間在街市裡面,賣豆腐的檔口,其豆腐花的水準甚高。。。。

而這間檔口,名叫亞順芽菜豆腐,在街市地庫。

2013年10月18日 星期五

新香園堅記:民間傳奇蛋牛治



我深信行行出狀元,不論你是專業人仕,抑或是從事掃街,洗廁所的厭惡性行業,只要做好本份,總會有出頭天。

但是,有些東西,在大多人眼中,只抱著:(不用太過認真,一認真,你就輸了。Hea住來做,就得㗎喇。)難怪,王維基數年來的苦心孤詣,仍不敵其餘兩間表現不大活躍的對手,莫非社會的價值觀,是否崩壞到這個地步?真的掉那媽!

2013年10月17日 星期四

福來居牛記:港台海鮮群星會



上星期,收到Openrice老編的訊息,他想我介紹一些,位置近地鐵站,而且不要在台灣太過出名的地方。因為有台灣貴賓會在下周來拍飲食節目。

其中一個項目,就是推薦市區的海鮮飯店,基本上,吃海鮮要入西貢,流浮山,鯉魚門等地方,已經是港人,甚至遊客們之通識,不過,小弟近年只到過西貢吃海鮮,流浮山已有十多年沒到過,上一次去鯉魚門,那時候我還是一名中二學生!

2013年10月16日 星期三

翠亨村:秋意中等大閘蟹



每年一入秋,大閘蟹旋即成為老饗的寵兒,個個磨拳擦掌,準備化身為戰狼三百內的戰士,拿起剪刀,蟹鉗,炒媽擦蟹喇喂!

昨天晚上,受到朋友C邀請,到銅鑼灣利舞台,老牌粵菜館翠亨村,品嚐一系列的大閘蟹菜式。

2013年10月15日 星期二

Edo & Bibo Oyster & Steak House:廿八樓的斧頭幫



一直認為,在香港吃西餐,不是吃最貴,就是吃最便宜,走中間路線,顯得有點尷尬。因為近年來,實在領教過不少沒甚個性,味道平庸,人云亦云,倒模賣同一樣東西的中價西餐廳,真的怕怕。

尤其是現今公私繁忙,寧可付多一點,也不願與那些只賣三文魚他他沙律,安格斯牛扒的西餐廳糾纏,時間即是金錢。所以,之前收到那些標榜酒店出身的大廚主理,身處商廈樓上的私房菜西餐廳邀情,我一律拒絕,預計味道沒甚特別之處,你教我怎向讀者們推介?

當友人相約在銅鑼灣澳門逸園中心Edo & Bibo ,我猶豫了一會,才答應出席,記得身邊有朋友早前到訪過,遇上日本近江牛斧頭扒!

2013年10月14日 星期一

華嫂冰室:幾角關係菠蘿油



以前的交通,沒有現在的四通八達,九龍人絕少過香港,而香港人亦很少過九龍,北上新界,更加大陣仗,鐵路沿線一帶的還算方便,如果,是元朗,屯門一帶呢?偶然聽到前輩們想當年,還未有屯門公路的年代,由九龍入元朗,只靠那段九曲十三灣的青山公路,除非郊遊,否則沒有理由入新界。

今時今日的鐵路系統,覆蓋本港多個地區,去那裡也不是甚麼難事,就算是一些以前被視為隱世的地方,現已不再是一回事了。

元朗屏山一帶從未涉足,這天,為了一間冰室,便走過來,他的名字叫做華嫂

2013年10月12日 星期六

食棧:風乳同路



數年前,我曾經問過朋友們一個假設性問題:

 ( 如果你正在減肥,一周有六天食水果,麥皮,清菜,剩下的一天,可以放肆地吃自己喜歡的東西,你們會吃甚麼?)

有人答馬糞海膽

有人答孖沙茶餐廳的三春叉燒飯

有人答西多士

有人答豬油撈飯

有人答燒乳豬飯,甜醬任點

2013年10月11日 星期五

蛇王如:秋風起,三蛇肥



正所謂不時不食,秋風起的下一句是甚麼?當然是三蛇肥,兩者有如連環扣,不可分割。

為何秋風起,蛇就會肥?因為蛇會冬眠,之前要作好準備,儲肥個身體過冬,道理非常簡單。

2013年10月10日 星期四

阿妹小館:吃著切雞飯,追憶逝水年華



十年前,是小弟人生中,最低潮的時期,年初因任職的公司轉型而被裁走,期間只能做兼職,因為那時本港經濟還不太好,難以找工作。。

到了初春,愛情路上摔了一交,不久之後,沙士爆發,連兼職都沒有了,本來抱著一點正面思想:(過一排就無事㗎啦!)結果選擇去英國旅行,希望在明天,回來後就一切正常,誰不知,沒有變好,只有變差,沙士越來越凶狠,看著每天電視新聞,主播報導著染病,死亡人數。。。。究竟這種生活,還要維持到幾時?

2013年10月9日 星期三

老三油渣麵王:漏夜趕科場



我自認中坑,自認喜愛想當年,口味偏向老派,懷舊,當看到一些瀕危的小吃,我會毫不猶豫去試。

像油渣麵,市面已沒有太多地方,打正旗號賣油渣麵了,深水埗的那一間?絕不像樣,徒具油渣麵之名矣。

想吃一口真真正正的油渣麵?不是沒辦法,但不算是光明正大的一回事,要老遠走到去上水,火車站隔離的走鬼檔,才能尋回昔日風味,如果碰著執法人員冚檔,就無啖好食了。

2013年10月7日 星期一

Tapas Bar:One night in Turkey



我沒到過土耳其,對他的認識。。。。。不外乎

一個連接歐亞兩州的國家。

首都不是伊斯坦堡,而是安卡拉

足球方面,土耳其足球國家隊,曾在日韓世界杯拿下季軍。

當中的球星哈根蘇古,被稱為土耳其皇帝。

加拉塔沙雷費倫巴治等勁旅,是歐洲賽常客。

那麼,說到土耳其,大多人第一時間,就會想起卡巴,還有呢?

青葉海鮮酒家:禾旱冚珍豬



我與R先生的認識,一切由酒開始,那時候他還任職公關,現今雖然已經轉戰另一行業,但一直保持聯絡,久不久都會出來飲兩杯,今年小弟的生日飯局,他亦是坐上客。

好了,今次輪到他生日,一聲號令之下,如果我推卻邀請的話,未免太過份,有違我做人一向有來有往的原則了。

地點是他其中一間飯堂,位於荃灣路德圍的青葉海鮮酒家

2013年10月6日 星期日

Classified:婀娜多芝




芝士,在老一輩人的眼中,只是番鬼佬腐乳,對它們的認識,只是個性同樣地強烈,極其量,是我少時候最常起的卡夫芝士。

長大之後視野擴闊,上餐廳也會吃到不同類型的芝士,記得十多年前,某個在倫敦的晚上,在Covent Garden某間法國餐廳晚飯,數道菜的晚餐,以芝士拼盤作結尾,最深印象是吃中一件羊芝士,個性強到不得了,當年的我,不太喜歡。

2013年10月5日 星期六

猛烈南瓜大鬧Haagen-Dazs



早前收到個活動邀請,朋友S提醒我:(這個活動好啱你,你一定要去!)

就是Haagen-Dazs的活動,心想:(我不算是那些甜魔,上過Youtube做過一陣子紅人,而且又不算年輕,靚仔更加無我份。。。。有幾啱我?)

友人說:(因為呢個活動的主題,是與萬聖節有關!南瓜喎,仲唔啱你?)

2013年10月3日 星期四

友麵館:回憶,總是哪渣的



我喜歡吃麵,當發現一些較有特色的新麵店,總會有興趣去試試。灣仔軒尼詩道上,有間新開不久,以牛骨湯作招徠的車仔麵店,友麵館

2013年10月2日 星期三

IL Milione:紙醉金迷



路過中環和記大廈地下,那一道金色大門,重門深鎖,由外面從餐廳的窗口看,神神秘秘,我正在想:(這是一間Members only的會所嗎?)

後來上網google一下,原來這間IL Milione,名字取自十三世紀,馬可勃羅的遊記,而餐廳的大廚Marco Gubbiotti,來自意大利Umbria,在彼邦曾拿下米芝蓮星級榮譽,來頭絕對不小。

2013年10月1日 星期二

稻庭養助:三百多年歷史的烏冬



紅磡民泰街一帶,與土瓜灣北帝街一樣,經常新舊交替,多年以來,好像只得美國寶遊戲機中心,仍舊屹立不到。(一笑)

這數年間,此街出現過不少餐廳,有雞煲,台灣料理,米線店,泰國菜等等。。。漸漸演變成為另一條食街。

最近進駐的新成員,不是甚麼二打六,而是來自日本,三百多年歷史的稻庭烏冬,佐藤養助

聚友:舊雨新知,食血為盟



早前在友人J先生的面書中,看見他上載了一張台山黃鱔飯的相片。。

我問:(在那裡?)

J先生:(在長沙灣順寧道,一間新開不久的小店,聚友。)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