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1月16日 星期三

GLOW- Oyster Bar & Grill :和安里蠔情之旅



以前一說到去中環和安里,十個有九個都吃拉麵,當年那間拉麵店,間接令到這間鄰近蘭桂坊的小巷,受到大眾注視。

多年來,在這裡出現過的餐廳不計其數, 各式其式;海鮮固然是很多人喜歡的菜式,韓牛亦是近年大熱之選,如果可以兩者兼得呢?小巷裡面的Glow - Oyster Bar & Grill 店子不大,但是包含了優質的生蠔、海鮮、黑毛豬與韓牛,一次過滿足了兩個願望。

香港人很喜歡吃生蠔,對我而言,每次到歐洲旅行,例必在當地的蠔吧,與市場吃個夠本,這裡跟根據季節而供應最時令的生蠔,每天有五款選擇。

らーめん漁場台風・つけめん漁場台風:想念煮干之味



第三次來到旺角快富街的漁場台風,中午只供應沾麵,晚上只供應湯麵的拉麵店,這晚在Zoo Records買唱片(沒錯,我又買碟),然後,一個人吃甚麼好?

行到去小巴站,想吃碗拉麵,而且是一碗煮干拉麵。

見到台風門口沒有人,推開大門,裡面只得數位客人,坐在吧枱,目標明確無須三心兩意,煮干就煮干!

2019年1月12日 星期六

新香園:麻辣蛋牛治



以前我在深水埗,一個人掃街,合益泰不一定要吃腸粉,燒賣也好吃;冬天轉入鴨寮街,忍不住到蛇王協吃碗蛇羹,年來我亦在此搞過兩場蛇局,大受食友歡迎;新香園堅記,沒可能不吃蛋牛治。

時至今日,我依然喜歡掃街。

經常在此區流連的我,竟然走漏眼,一直沒有察覺汝州街有間新香園,有說是桂林街新香園堅記的分店,亦有說是分家,道理與佳佳甜品相若。

這天到附近買黑膠唱片,順便來吃個蛋牛治,隔離的馬來西亞餐廳生意興隆到要等位,新香園則有不少空位。

2019年1月11日 星期五

南海小館:海洋公園旁邊吃河鮮



海洋公園旁邊的萬豪酒店,下個月中才正式開業,現在已經運作中,上年尾曾到過這裡的扒房,於禁令之下,光明正大地喝酒,吃牛扒。

旁邊的南海小館,主打順德菜,這晚應麗新的公關F小姐之邀請,與眾食友一起品嚐順德菜。

正所謂食在廣州,廚出鳳城,順德菜是廣東菜其中之一大派系,資源豐富,有魚米之鄉的美譽;尤其是河鮮,其身價絕不比海鮮下去,撇除順德的不談,馬來西亞的忘不了,假若找到條足兩公斤重的話,四張金牛才能一嚐所願。

2019年1月9日 星期三

都爹利會館:重拾正軌米芝蓮一星級中菜



到訪過中環都爹利會館的朋友,都知道這裡是集藝術與粵菜於一身,既可觀賞當代的藝術品,亦可一嚐米芝蓮星級中菜的好地方,於本地外國人圈子裡面頗受歡迎,年前更進軍倫敦開分店,可算是為香港的中菜爭光,月前我在倫敦的時候,曾計劃與旅居當地的好友,在此吃一頓飯,可惜時間太過倉促訂不到位。

往年是米芝蓮二星級食店,上年中時任行政總廚蟬過別枝,結果在米芝蓮放榜之日,少了一粒星,今年繼續保持一星,其實是得來不易。

現今為飯店主持大局的行政主廚,Jacky Wu鄔師傅,於本年中才走馬上任,在他剛接手之時,正值是飯店最混亂的時刻,班底一下子改頭換面,需要時間去磨合,在他的領導之下,飯店的表現回勇,實在功不可抹。

2019年1月8日 星期二

Goolo 咕咾:扮老虎食豬



自從韓風冷卻,金巴利道/柯士甸路一帶,再不是韓國菜的天下,我之前也介紹過好幾間在此街的食店,有老店,有新店,百花齊放,好事也。

以咕嚕肉來擔大旗的食店,相信只得尖沙咀金巴利道尾,新開不久的Goolo咕咾

老外最喜歡的中國菜之一,酸酸甜甜正中下懷,記得廿年前,於倫敦唐人街的Mr XX,陪著當時身邊的她,吃一頓中菜自助餐,暖暖她的中菜胃。

咕嚕肉,放在自助餐桌上任拿,最受歡迎;這是我人生吃過最難吃的咕嚕肉,擺放了一段時間,過了最佳狀態,炒過但仍未完全上色,不得不佩服廚師的神乎其技。

幾鎊一個人,任吃,放諸今天,值得擺上去劣鳩飯堂,讓大家鑑賞一下。

2019年1月6日 星期日

叁去壹點心粉麵飯:周末地踎大飲茶



很難得放周六,日,而且沒有出外(通常我放呢兩日的話,十居其九都不會在香港),相約友人KL飲茶,我提議去西營盤的叁去壹,估不到她第一時間答應。

(呢間想去好耐!)住在附近的她,一次都無去過,反而我住在九龍,曾經來過數次。

不過對上一次,已經是六年多前的事。

2019年1月4日 星期五

倫敦:屬於紳士的一杯Latte@The Gentlemen Baristas



十月最後一個星期六的早上,倫敦只得七,八度,辦理好退房手續,把行李寄存在酒店;吃過午餐,去Borough Market附近一帶拍照,周末的市場人頭湧湧,這次與生蠔擦身而過,只顧拿著相機,按下快門,記錄人生百態。

外面的Monmouth Coffee,人龍從不間斷,走過隔離街,Paul Smith旁邊有間小小的咖啡館,名字吸引了我。

The Gentlemen Baristas,屬於紳士的咖啡,字面上我應該沒理解錯,當日我身穿深灰色西裝外套,啡色Tassel皮鞋,也襯得起其形象吧。

2019年1月3日 星期四

Grand Cafe:始終最愛海南雞飯



灣仔君悅酒店Grand Cafe,年前改裝之後不久,旋即成為城中另一個自助餐熱點,當時我曾經來試,款式或不及其他同級自助餐的多,勝在做得夠精;今日我已戒掉自助餐,無緣再嚐。

如若再訪的話,當然是為了其海南雞飯,也是很多人心目中城中最佳的海南雞飯。

當然,坊間的反對聲音亦不少,影帝黃秋生曾經批評到一文不值,惹來不少網民認同。

連加一要三百大元的海南雞飯,很多人說太貴,外面吃一碟海南雞飯,幾十元而已;而很多有份批評的人似乎忽略了一點,君悅是五星級酒店,你在此喝杯可樂,也要四,五十元呢。

2019年1月2日 星期三

蛇王濤:寫一碗街坊蛇羹



橫顧整個土瓜灣,好像只得一間蛇店,就是益豐大廈地下的蛇王濤

我只是光顧過一次,已經是十年前,覺得不過不失,個人始終喜歡蛇王協的出品,擺明用新鮮蛇,你不信的話,可以找一次訂圍蛇宴,只要你開到聲,即刻比條活蛇你玩。

當日下班沒有節目,回家途中,心血來潮想吃碗蛇羹,早兩個站下車,來到這間闊別十年的蛇店。

2019年1月1日 星期二

金鶴拉麵:特價雞白湯拉麵



從大阪開過來的拉麵店 - 座銀,主打雞白湯拉麵,最初在跑馬地,價錢不便宜,連加一服務費,索價百五大元一碗;有時在社交網站,見到朋友不時光顧,我只說了一個英文字:(Rich!)

及後在中環開分店,每次路過皆見到有不少客人,與旁邊的周月各自各精彩。

要我用這個價錢吃一碗拉麵,真的不了,相等於在日本吃兩碗拉麵(仲有找)的價值,只能慨嘆香港的經營成本太高,當然租金是佔上重要位置,這也難怪有不少人,寧願平時死慳死抵,留待放假去振興外地經濟,也不願留港消費。

佐敦閩街,廖孖記腐乳旁邊,開了一段時間的金鶴拉麵,與座銀一樣,以雞白湯拉麵掛帥,在網上看其拉麵的賣相,的確於座銀很相似;除了拉麵,更提供燒物,鰻魚飯等料理。

見到開飯網有優惠券下載,午市時段,雞白湯拉麵七折,原價$98,要收加一,計落仍然便宜過座銀不少。

星期六的早上十一點半開門,我成為第一個客人,拿著優惠券,直指吧檯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