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

東京:滂沱大雨的築地



出發往東京之前的一個晚上,收到正在東京曾經與我在倫敦一起吃過龍蝦的友人J小姐訊息。

(記得帶遮,而家東京好大雨。)

凌晨上機,大清早到埗,出到市區,仍耍著毛毛雨。

乘坐地鐵往築地吃個早餐,一出站口,就下大雨。

撐著雨傘也只是避免頭頂被淋濕,可是我的背囊已經濕到滴水,又要拿著相機拍照,一手拿著雨傘,好不狼狽。

2017年10月29日 星期日

永年士多:元朗過九龍



網上對元朗的人氣車仔麵店 - 永年士多,評價頗為兩極。

讚美它的網民,大多是非元朗人,見乜鳩假期乜撚港生活推介過,人云亦云,就tag幾個朋友一起鳩衝。

當你入去Facebook食在元朗的群組,十個元朗人一提起永年,差不多一面倒怒屌。

空穴來風,並非無因,相信其水準,應該是元朗人最為清楚,否則又怎會屌得那麼激動?

(年前我去過新裝修的永年,覺得水準只屬普通,但未去到喪屌的級數。)

月前永年衝出元朗,在尖沙咀香檳大廈開店,區外人就拍手掌,元朗人就食花生。

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

The Madhouse Taproom:飲酒晚飯直落的一夜



約文青YH飯聚真的很難,她是大忙人,差不多年中無休,上次見面已經是三個多月前,我以觀眾身份看她表演話劇。

(妳生日呀,啤啤佢啦,幾時得閒?)我問她。

人算不如天算,我們約會當晚,碰著十月風暴,八號風球的日子,留在家中休息吧。

延遲了一周才見面,本來我是請她吃牛扒的,但是目標餐廳不接受訂位,晚上七點前去到,要兩個半小時後才有位!

我心裡登時屌了一聲。

結果臨急臨忙找地方Happy Hour,似乎走不出Tap The Ale Project的五指山。霎時間想起,附近有間新開不久,主打精釀啤酒的酒吧,作為貪新鮮的我,就來拜會一下。

The Madhouse Taproom,入夜後的酒客還不多,與Tap The Ale Project的人山人海,形成強烈對比。

2017年10月26日 星期四

來佬餐館:航空母艦鐵板扒



一個大衛,也能夠打敗巨人歌利亞,那麼,五個大衛呢?

理應游刃有餘吧。

以前在中環的豉油西餐廳 - 來佬餐館,月前搬往同集團的上海佬舊址,繼續賣其老香港式西餐。

2017年10月25日 星期三

荔園茶餐廳:誰可相依糯米烤雞



屬於我輩生於七十年代的老鬼回憶,荔園遊樂場必佔一席,消失了接近二十載之後,年前曾經在中環海濱作短暫回歸,現今荔園由昔日的遊樂場,化身成為茶餐廳,長駐在尖沙咀。

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

標記雲吞麵:窮L雲吞麵



$10一碗雲吞麵,曾經是某些麵店的最大賣點,那間在中環以拳頭打出頭的沾仔記,是當年$10店的表表者。

有人覺得沾仔記終於做了好事,抵食夾大件,但是惹來喜歡傳統雲吞麵的老饗鄙視,批評它顛覆了雲吞麵的自然生態。

正所謂百貨應百客,沒有甚麼對不對,至於自己接受與否,則是另一回事。

今天的物價不斷飆升,$10碗麵早已是為絕響,價格已經升了一倍,差不多是最便宜了。

這天出席在灣仔萬麗海景酒店舉行的清酒節,喝得有點多,晚上獨自走到去灣仔道,路過標記雲吞麵,抱著隨便吃一餐的心態進去。

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

The Pond 魚塘鴨子:圓方魚鴨聚



以前美心集團的中菜,大多人的想法,不外乎:

(都係果啲嘢啦。)

(穩穩陣陣,但就無乜驚喜。)

近年集團開始推出不同主題餐單,懷舊粵菜潮州菜福建菜等等推廣,慢慢撇除之前的stereotype。

沒見一整年的美心集團公關S小姐,上星期相約晚飯,她選址在圓方的The Pond 魚塘鴨子

我:(乜呢間都係屬於美心旗下?)

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

何蘭正:兩條棍的歡樂時光



上年何蘭正開業初期,憑著他的粗口諧音名字,風頭一時無兩,我曾在其開幕派對,無恥地飲了很多啤酒,不久,相約兩位友人前來,把酒言歡。

主打本地精釀啤酒,本土菜的何蘭正,數款on tap啤酒絕對是大多啤友的心頭好,其菜式如椒鹽鮮魷,亦做到大牌檔般風味,可是,價格偏高,一杯啤酒索價$80,小炒索價接近一百,典型中環價錢。

日前友人K先生,找我歡樂時光,他說:(何蘭正啦!)

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

阿一海景飯店:我拿青春賭明天,給我一杯軒尼詩



尖沙咀的阿一海景飯店貴為米芝蓮一星級食肆,年前在銅鑼灣開設分店,最近他們與軒尼詩干邑合作,一同重新發現港滋味,在兩間分店皆推出粵菜與干邑作配對的餐單。

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

Fang Fang:Fang Fang咁嘅聲




華洋雜處的香港,中材西用/西材中用這些概念,在香港的餐飲業來說已不是新鮮事,由此可見,香港依然是一個國際都會,而非只是中國其中之一個城市。

月前中環蘭桂坊的LKF Tower,進駐了一間走新派亞洲路線的餐廳,Fang Fang

如果熟悉倫敦餐飲的話,沒理由未聽過Hakkasan的大名,沙頭角移民在彼邦打出個名堂的故事,現今成為當地米芝蓮一星食肆,其後在海外連開分店,成就斐然。而主理Fang Fang的大廚,新加坡藉的Kent,曾任Hakkasan Mumbai行政總廚,來頭不小。憑其背景大約推斷到餐廳的路線,大約是怎樣。

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

東京:南青山的凍咖啡@Blue Bottle Coffee



近年美國炙手可熱的咖啡牌子 - Blue Bottle Coffee,已經衝出美國本土,進軍東京。

來回在表參道走兩遍,南青山店就在附近,平日下午三點多,咖啡店人頭湧湧。

正值要找個地方,打開電腦做事,(只怪我未能在出門之前,能夠清理所有稿件,這是我一向的壞習慣)想起這瓶藍色咖啡,不如順便坐下,喝杯咖啡。

地點在南青山的橫街,只要見到藍色瓶圖案便找到。

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

貴州遵義黔營羊肉粉:得意羊羊



數年前曾經北上深圳,於某間中菜館品嚐過一頓豐富的全羊宴,除了羶香十足的烤全羊之外,連羊睪丸也可以吃到,簡直是羊癡的美夢。

這是我對上一次,踏足大陸的紀錄,自此,我的所謂回鄉卡,一直沒用過。

得知女人街裡面,新開了一間專賣羊肉米線的麵店,趁這天下班沒飯局又不用跑步,就來拜會這間名叫貴州遵義黔營羊肉粉的麵店。

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

一個味道一個故事:做人,要有骨氣



路遙知馬力,日久見人心,在今天禮樂日漸崩壞的社會,已經越來越少時窮節乃見,高尚情操之輩。

現在的社會越撕裂,很多見利忘義之輩一一湧現,本來的大狀黨政客倒戈相向,走出第三條路;有些為了利益,而站在高牆的一邊,我們要發展,你們班年青人,不要霸住條路,好嘛?

好了,不談政治,就算是同個生活圈子,一樣有這種情況發生,誰惡就得天下,人人買他怕,沒有人夠膽與他對立,比方I君以前一直被K打壓,但是現今I竟為了共同利益(又或者為免被欺凌)而選擇投敵。

If you can't beat them,join them,這番話卻出現在I身上,實在令我大感意外。你以前不是很憎他的嗎?為甚麼要為五斗米而折腰?

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

Stockton:來自日本的靚仔調酒師,只此一晚



近年因為飲威士忌,認識了不少新朋友,本地之外還有台灣的威士忌之友,更甚者,去東京的威士忌,與日本女生搭起訕來,連Facebook都add埋。。

這晚應Whiskies & More的H小姐邀請,來到闊別三年,某些人覺得隱世,中環雲咸街的Stockton。

她說有個來自東京的bartender,在此客串一晚,以她公司的酒,來調配各款雞尾酒,問我有沒有興趣來飲兩杯。

2017年10月11日 星期三

泰麵膳:尖沙咀遊船河



泰國是大多香港人的後花園,尤其是泰國美食更成為不少人的心頭好,你可以在曼谷品嚐到亞洲五十大餐廳之首的創作印度菜,同時亦可以來一碗船麵。

以往在香港想吃一碗泰式粉麵,首選必定是九龍城,畢竟九龍城與泰國菜,早已形成等號。月前在尖沙咀開業的泰麵膳,除了提供地道泰國風味的粉麵之外,每逢晚上九時開始,更以$12一碗粉麵酬賓,難怪開業不久已成為熱話。

2017年10月10日 星期二

東京:相逢在居酒屋



這次東京之行,順道探望一下,在東京工作的老友K先生。

由上世紀認識至今,當時他仍是港大學生,今日已經成家立室,而我仍是獨身。不過每個人的生活方式不同,難以比較,人比人,比死人。

他斷斷續續在日本生活多年,現已在東京安頓下來,我出發前跟他說:(到時搵你飲酒。)

相約在澀谷的Mikkeller酒吧門口等,他帶我去一個只有當地人去的居酒屋。

和記廚房:小試牛刀



來到香車街街市,並非為了一碗米線,而是與家人做節。

目標是老四,但每逢星期一休息,結果轉戰同場的和記廚房

幸好一早訂了位,當日是公眾假期,黃昏時段已經有不少客人。

2017年10月8日 星期日

肥公車仔麵:平靚正六餸車仔麵



通漲如洪水猛獸,人情薄過紙,一百蚊紙再不值錢,是今天香港的寫照。

吃碗車仔麵作晚餐,消費過百隨時有可能,某間在銅鑼灣,我曾經喜愛的車仔麵店,近年加價幅度遠高於我人工升幅,慨嘆我吃不起了。

庶民風味再不是蔗渣價錢的時候,便走味了。

車仔麵的精粹在於嗱喳,太過精良的就不是車仔麵,很怕那些走新派創作路線的車仔麵,搞到鬼五馬六三不像,與其本身的草根背道而馳,既然如此,我不如去吃碗蟹肉伊麵?

年來我在這裡也介紹過好幾間,在俗世洪流之下依然堅持信念的車仔麵店,卻一直無視這間,位於太子邊陲位置,鴉蘭街的肥公車仔麵

2017年10月7日 星期六

凱悅軒:當一晚主席



現在回憶起九月某個晚上,在尖沙咀凱悅酒店,旗下的中菜廳凱悅軒,品嚐了一頓主席盛宴,心情仍然雀躍萬分。

除了當晚坐在我身旁的,是一名美女之外,來自深圳君悅酒店的主廚徐師傅,與他的團隊,炮製出一道道巧手佳餚,由頭到尾絕無冷場,惹來同桌所有人擊節讚賞。

這次名為主席盛宴的推廣,由即日起至本月尾,當晚吃過甚麼?一切由頭盤說起。

2017年10月6日 星期五

Cafe East:全新面貌自助餐,即時入會有七五折



千禧新世界酒店的Cafe East,早前閉門裝修數月,終於在上個月尾重新開業。

我對這裡是有一份莫明的情意結,平生第一次的酒店自助餐經驗,就是在這裡,當時酒店名字還是叫日航,當時香港仍然由英國佬管治,當時與我赴會的,是當年我喜歡的女生。

一切皆往已,無謂問過去,上星期與數位朋友,來到新面貌的咖啡廳,看個究竟。

2017年10月5日 星期四

東京:感謝祭Omakase@銀座久兵衛



今次東京之旅,難得與友人水晶撞個正著,不如相約吃一餐高級壽司。

時間太過倉卒,すきやばし次郎是沒有可能訂到,另一間Sushi Saito亦然。

最終,我們約在東京老字號,銀座久兵衛的大門前見。

訂了早上十一點半兩位,時間尚早,先在附近閒逛,路過信濃屋,心痕又手痕,膽粗粗入紙申請購買秩父將會推出的限量版威士忌,厚顏到要借酒友的日本地址與電話一用,至於抽不抽得中,就交給上帝了。

Bao Bei:絕頂菠蘿雞



上年曾經在此介紹過這間位於雲咸街,大玩創作中菜的Bao Bei,相隔一年多再訪,與兩位朋友前來午餐,發現主廚已經將餐單改頭換面,憑他的無盡創意以各地食材來貫通中西。

2017年10月4日 星期三

雙喜燒臘飯店:燒肉想旅行



當我每次說再興的叉燒好吃,總有人說同區的雙喜燒臘飯店,其燒味水準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說起也慚愧,光顧了再興接近二十年,但從未踏足過雙喜半步。

趁這天早上要到灣仔交收,終於有機會來到這間區內另一間老字號,其實,它並非我當日首選。

壹級日本料理:大圍屋台日本菜



活化古蹟,是將舊物的生命繼續延續下去的方法,大牌檔文化不死,但礙於牌照制度,終會有一天會隨著時光流逝,完全消失在市面。

近年屋邨的冬菇亭,再不是以前的污煙瘴氣,經過裝修之後,外表大致保持,裡面的環境與餐廳無異,乾淨光鮮又有冷氣,一改昔日冬菇亭的形象。

你會想像到可以在冬菇亭,品嚐到日本料理嗎?以前或許是天方夜譚,現今是絕對有可能,位於大圍美林村冬菇亭的壹級日本料理,正道出甚麼是價廉物美的屋台日本料理。

2017年10月3日 星期二

東京:晨早流流吃沾麵@六厘舍



三日三夜的東京之旅,一共吃了五碗拉麵,連我自己也覺得有點兒那個。

晨早流流跑到去東京車站地下街,目標非常清晰,為了的是拉麵街的六厘舍,那碗濃厚豚骨魚介沾麵。

抱著不到黃河心不死的心態,出發前已下定決心,就算要排長龍也在所不計,皆因吃這裡的沾麵,是整個旅程之其中一個重點。

2017年10月2日 星期一

兩合海鮮火鍋飯店:五缺一麻甩飯局



一期一會的飯局,上次吃烏克蘭菜,今次就平民一點,原班人上熟食中心吃小炒。

以前去過紅磡街市的熟食中心,但只在早餐時段飲茶,這次心血來潮,就想起這裡最有名的兩合。

假期前夕的晚上七時,差不多已經全場爆滿,利害!

2017年10月1日 星期日

東京:表參道的粟米雪糕@Dominique Ansel Bakery



與友人C在東京銀座的伊勢丹閒逛,赫見這裡也有Dominique Ansel counter,大家同時想起另一位朋友,較早前曾試過其粟米軟雪糕,上載至社交網站,兼欺騙了很多讚好。

C:(呢度無雪糕食,惟有留返去表參道啦。)

趁這晚約了在東京工作的朋友在澀谷晚飯,時間尚早就先去一去表參道,目的只是為了一條燒粟米軟雪糕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