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5月30日 星期六

布達佩斯:米芝蓮推介酒館@Fricska Gastropub



布達佩斯的米芝蓮推介酒館,只提供匈牙利葡萄酒的Fricska Gastropub,在出發之前,已經放在我的飲食名單上。

上網預訂,不久便收到電郵確認,由煙草街會堂沿路步行大約十分鐘,隱身在地庫裡面,準時到達,已經有很多食客就座,有點像身處在洞穴尋幽探秘,那邊的白色牆身,畫上大魚圖案;那邊就讓磚頭赤裸裸展露,餐廳的盡頭,橫放的葡萄酒樽作擺設,既有那份原始,同時亦不失時尚感。

2020年5月29日 星期五

蒙麵:花甲車仔叻沙



上年尾收到某公關朋友的訊息,她向我推薦紅磡的蒙麵,是一間比較低調的黃店。

未搬之前去過一次,當時覺得普普通通,沒有甚麼個人之處,由必嘉街搬到差館里,店子依然不大,我在黃昏時間前往,就算在限聚令下,影響並不大,因為未有太多客人。

沒有連儂牆,亦沒有文宣,只見到貼上鄺葆賢關家倫兩位黃埔區議員的海報;上年政府實施反蒙面法,因與麵店名字的發音相同,老闆接受記者訪問,大罵政府不是,剛剛的527,在其Facebook專頁公告當日休息。

2020年5月25日 星期一

甘棠燒鵝:窮L台北之友燒鵝聚



圍內的窮L台北米芝蓮團友,見疫情稍為穩定下來,終於可以來個遲來的「開年局」。

知性又時尚的GH,提議去南華會的甘棠燒鵝,眾人贊成,因為除了她之外,沒有人去過。

限聚令只可以一枱八人,本來我們有九人,要分兩枱坐,但GH作為始作俑者,當晚竟然未能出席,最終我們一枱過,不用麻煩。

屈指一算,已經有二十年沒踏足過南華會半步,甘棠燒鵝位於二樓保齡球場內,入場先要量度體溫,再填張健康申報表;這間飯店由鏞記的後人開設,特別請來當年飯店的燒味師傅坐陣。

他的名字叫馮浩棠,而鏞記創辦人姓甘,所以稱之為甘棠燒鵝。

2020年5月22日 星期五

友利坊:黃色燶邊叉燒



前文提過,新蒲崗是舊區,理應一定藍到黑,但原來有不少黃店林立,最近又多一間熱狗店在該區插旗,已經記低留待日後跟進。

以前去康強街,得龍是首選,已結業的它們,轉戰同一條街的巷仔,顏色不詳;而今次介紹的食店,可能是全個東九龍,唯一一間黃店,有高質的燒臘,有不錯的燉湯。

友利坊,前後光顧了三次,終於可以寫到篇文。

2020年5月18日 星期一

逸東軒:真係得閒飲茶



近日很紅的米芝蓮一星中菜廳 - 逸東軒,中午推出每款點心$38,率先在餐飲業冰河時期割價,只限平日供應,結果大收旺場之效;一來價錢便宜了很多,二來是它們被外間視為黃店,惹來不少同路人支持。

當時我還想,應該未必有時間來試,這兩個月內,反而來過兩次晚市,一次是N小姐請我食生日飯,一次是Gphone飯局;上月尾,窮L朋友K說訂到午市,當時仍實行四人限聚令,名額有限,看看日子,難得撞正放假,二仔底死跟。

2020年5月17日 星期日

Top Blade Steak Lab:終極漢堡一夜



自從大坑Pheromone開業之後,很少去其他扒房,以往曾經到訪過兩次,主打平價Flat Iron的Top Blade Steak Lab,上一次去,已經是兩年前的赤口,一行四條麻甩佬,在Tap the Ale Project飲完酒,行過去食牛扒。

今次就不同了,身旁的換上三位女生,一起去拜訪門神新開的酒吧,晚飯時間吃甚麼好?這次約會可說是意料之外,事前根本沒有想過會有四人飯局。

我:(Top Blade啦,妳哋試過未?)

JL:(初初開果陣想試,但日日都咁多人,就無去了。)

闊別兩年,依然門庭若市,價廉加上是黃店,自然有人氣。

以前可以用開飯網的APP,遙遠控制拿位,現在沒有了,親身前往排隊,接近第一輪晚飯時間完結時到達,等候時間大約半小時。

2020年5月16日 星期六

芳華絕代:三位大叔掃黃記



今次與另一位部落客朋友YFL,擔任D100電台節目「來自星星美食」的嘉賓,當晚大家都沒事做,不如一起吃晚飯,節目主持人陳兄,提議去小店,尤其是黃店。

在數碼港乘搭970巴士,去到太子下車,左轉界限街,一見到「芳華絕代」四個字,我就想起這間餐廳的老闆,是否梅艷芳的歌迷?

傍晚六時一刻,我們膽粗粗walk-in,幸好有位,平時晚上經過,見到有不少人在等候,始終這間是黃店,光顧的應該大部份是同路人;擺在門口的光復香港,時代革命的模型,藍絲見狀可能會掉頭走。

2020年5月13日 星期三

金寶冰廳:奶茶三代黃



新蒲崗老字號的金寶冰廳,早前被外界誤認為藍店,不知是否藍絲定分化L的所為,最終要出動到冰廳第三代出來澄清,大家是站在同一陣線。

這類舊式冰廳,而且在比較藍的地區,也敢於表態,隨時得失以往經常在此打躉的藍絲客人;就算數年前我在此吃過一頓麻麻地的早餐,因此而再度上門支持一下。

門面與裡面都是很舊,只是多了一些文宣,又好像多一點生氣。

2020年5月12日 星期二

新記芝士麵:隨著歲月而變黃



十九幾年前在加拿芬道,金巴利街口,賣芝士麵的小店,後來越做越旺,搬往隔離的性地 - 香檳大廈,大量明星效應,更惹來遊客上門,又在其他地方開分店;但水準越來越差,數年前我曾經寫過一篇文,與它割蓆。

這間就是新記芝士麵。

大半年前開始的抗暴運動,遊客量驟減,那些遊客店首當其衝,大叫救命,新記也不例外,有時在香檳逛二手相機店,經過又真的沒有很多客人。

但真的想也想不到,擁有不少強國遊客擁躉的新記,選擇在政治上作出表態,站在黃色的一邊。

時窮節乃見,我知道它們變黃,重新上門光顧,沒有遊客的日子,水準竟好了不少。

2020年5月11日 星期一

地道館:黃店六餸麵



當初覺得新蒲崗很藍,應該沒有太多黃店,誰不知原來也有不少,魚蛋粉、燒味小炒、火鍋店、飲品店、咖啡店、西餐廳、麵包店、外賣便當等等,有些已經曾在此發表過,有些已到訪過,但要去多一兩次才能寫篇文。

怎少得車仔麵呢?

崇齡街的地道館,是區內的黃色車仔麵,除此之外,較早時間已在愛民邨開分店。

2020年5月8日 星期五

尚上下夏 - 養生雞煲火鍋:滾在限聚令之前



友人飛神召集的火鍋飯局,本來我們去渡船街的那一間,有個鴨字的火鍋店,聽聞轉了手,再不是黃店,充滿了疑點之下,臨時臨急改地點,黃色火鍋店,又不是只此一家。

尖沙咀山林道的尚上下夏,與火鍋撚楚撚記同集團,黃店不特止,地點對我來講更加就腳;有時經過該店,聞到陣藥膳香味,早已紀錄在案,但怎也料到,就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到訪?

金槍六十成為四歲三冠當日,政府仍未實施限制令,火鍋店已經嚴陣以待,在每張座位加了透明膠版,人與人之間,叫做多一重保障。

我們一行七人,那時候也稱得上是死士?我認為是邊爐家族一事,把打邊爐污名化而已,只要是但一個有事,吃甚麼也中招啦。

2020年5月7日 星期四

香港仔一品魚蛋王:五一午餐



新蒲崗另一間黃色魚蛋檔,位於大有街頭段的萬迪廣場,香港仔一品魚蛋王,有好幾間分店,但好像只有這間表態撐示威者。

五.一當日的中午,從土瓜灣出發,乘坐巴士往新蒲崗,九龍城迴旋處沒有交通擠塞,很快便到。

剛過去的黃金週,有不少人跨區消費,用手上的金錢去支持自己的心水黃店(當然我有些朋友選擇去酒店或高級餐廳);疫情似乎穩定下來,大家也踴躍出外,眼見大家也做足安全措施,個個都戴口罩或豬咀,那些站在道德高地,大罵外出的人對不起醫護的網民,見到也應該無聲出吧。

2020年5月3日 星期日

富記麵家:高質霸氣黃



在黃色經濟圈剛剛開始之時,收到一位讀者給我的訊息,向我推薦一間在灣仔道的粉麵店 - 富記麵家

一拖數月,最近才有機會前往,現在我不像以前經常更新網誌,除了多了時間在家中自己煮之外,獨個兒去吃得不多,也不想隨便只吃一碗粉便寫,同一間食店先後去過兩至三次,才能夠試得真,寫一篇文出來。

去附近酒舖買匈牙利酒(我諗大家都應該知係邊間,幫襯咗好多年),順路來吃個午餐,當時已經開始人數限制,入門口前先量體溫,是非常時期必然動作;店內外貼滿文宣,表面黃到金,食落去是否如此?

2020年5月1日 星期五

Paper and Veggle:西班牙黑毛豬Show me your love



以前在觀塘東廣場的Veggle Cafe,是我喜歡的食店,上年八月尾因業主大幅加租而結業,在臨尾的兩日,我曾經在此包場搞個Farewell飯局。

其後,老闆葉師傅與Brew Note合作,在浸大的飯堂開設Paper and Veggle,但好景不常,去到上年十一月,浸大被圍,繼而宣佈停課,生意大受影響;因為該次事件之後,外人要進入校園,須要在門外登記,如光顧裡面的餐廳,需要餐廳職員到門口迎接才能進內,非常費時,連少少的街外客也因此而流失。

自稱良心經濟圈,擁有數間分店的冰室,最近因蝕過百粒而告急,相比之下,這間在校園裡面的餐廳,情況嚴重得多,上年臨近聖誕,經過蘋果的報導,餐廳轉營做外賣到會,一呼百應,頓時反彈,記得當時葉師傅報了名參加我的窮L飯局,但因為要忙於應付訂單而未能出席。

我說:(好事來的。)

日前看他的社交網站,公告五一黃金周期間,於晚市時段營業三晚,我即刻舉手留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