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年7月15日 星期一

倫敦:周日市場吃焗薯@Herne Hill Market


六月第一個星期日,人在倫敦天氣晴,攝氏二十多度,終於可以輕裝上陣,短衫短褲出門口,夏天真的來了。

從旅館行過對面St Pancras車站,乘坐Thameslink,到當日早上的目的地,只在周日開業的Herne Hill Market。

一條直線不用轉車,市場就在火車站外面,未到中午,已經很熱鬧,當然不能與Borough Market的絡繹不絕遊客相提並論,絕大部份是當地人(我想應該是吧)。

2024年7月14日 星期日

走青加底:突然三人行午餐


上月中收到好友訊息,他竟然身在香港,回來辦理一些私務,問我有沒有時間見面,與他的家人一起吃個午飯。

我:「好,地點就你同你屋企人,我過嚟康山都得。」

好友問我有沒有提議,我就話不如試試新店。

「走青加底」,一個走青,一個加底,香港人才會懂的飲食術語,加埋就是賣本地住家飯,點心的食肆,位置前身是日本料理,都是份屬同一個集團;隔離有間「走青」,主要賣粥粉麵。

2024年7月2日 星期二

倫敦:Whisky/Gin Live London 2024半日遊


今年三月又再飛去倫敦,適逢Whisky Live舉行的日子,作為威士忌之友,當然不能錯過盛事,連同今次,已經是第二次參與倫敦Whisky Live。

地點在London City機場對岸的Woolwich Works,如果簡單一點去介紹這個地方,就是英超球會阿仙奴原本的所在地,當從地鐵站行去會場途中,可見到一支一支大炮,正是兵工廠的標誌。

2024年6月30日 星期日

Nocino:即興即有


歐國盃十六強第一場,瑞士技術性擊到意大利,後者黯然出局,很多人覺得是爆冷賽果,但是現在的瑞士已非吳下阿蒙,反而意大利就沒有昔日的光采矣。

大坑有間開業不久的西餐廳,是意大利與瑞士的結晶,名字叫「Nocino」,取代了以前賣朱古力的「Chokohood」位置。

在FB見到酒友大鈞分享該餐廳的相片,他說不會推介給接受不到太濃味芝士的人,言下之意,即是很濃味,亦即是說,應該合我口味。

剛好要去一去大坑扒房,找老闆打點日後的飯局,臨近黃昏經過該餐廳,聽說是預約困難店,見裡面仍有空枱,於是碰運氣問問有沒有位。

「晚上七點前要離開,可以嘛?」店方問我。

當然沒有問題,早起的鳥有蟲吃,早吃晚飯的人就有雞執。

2024年6月17日 星期一

安特衛普:教堂下的米芝蓮兩星@The Jane


三月歐遊十天裡面,只有一餐是在米芝蓮星級餐廳,就是在比利時安特衛普的「The Jane」,意大利有氣礦泉水贊助的World's 50 Best Restaurants榜單裡面,今年排第36名,而它是當地的米芝蓮兩星級餐廳,訂位也不太容易。

我預早五分鐘到達,大門仍然鎖上,準時六點恭候,趁未有其他客人,先拿出相機,拍下如此華麗的環境,以教堂改建而成,圓拱型的天花好像甩油,帶出很raw的格調,吊燈的一串串圓型燈膽,玻璃窗的圖案與原有教堂的形象一脈相乘,配合開放式廚房,復古之餘亦不失新穎。

餐廳創辦人兼主廚Nick Bril,將美食轉化成宗教狂熱的野心,顯然易見。

2024年6月11日 星期二

倫敦:重遊舊地Sunday roast@Fallow


數年前,我與數位朋友,在Haymarket的「Duck and Waffle Local」晚飯,不久之後就結業,同一地方,現在已變成近年受到不少倫敦人熱捧,米芝蓮推介餐廳 - 「Fallow」。

適逢周日在倫敦,聽聞這裡的Sunday roast很有水準,出發前一個星期訂定位,看完音樂節就過來晚飯。

晚上八點半,周圍的商店已關門,這裡卻熱鬧非常,亞洲面孔佔不少比率,可能與唐人街在附近有關?我訂了吧枱位置,觀看著忙個不停的廚師們。

2024年6月9日 星期日

倫敦:市場內早餐@Maria's Market Cafe


六月一號的早上,與好友坐火車南下Epsom看賽馬之前,獨自去找地方吃早餐。

因為我們在London Bridge上車,所以又來到這個廣受遊客歡迎的Borough Market,記得市場裡面有間「Maria's Market Cafe」,提供英式早餐,但我從來沒來過。

始終來到這裡掃街,吃生蠔等海鮮,不夠喉可以吃個磨菇飯,那個西班牙大L鑊飯就敬謝不敏了,然後到場內的酒舖,買罐啤酒,或者到Cider專門店,不喝酒就來杯鮮榨果汁,這才是正路嘛。

一個早餐,隨時打爆quota,但今次純粹想吃早餐,終於有機會入去坐低。


2024年6月4日 星期二

倫敦:四年一度炸魚薯條@North Sea Fish Restaurant



航班在黃昏時間到達希斯路機場,坐Tube出到去King's Cross,剛剛踏正晚上八點,放低行李之後(今次我又是住在這一帶),連衫也不用換,直接去餐廳晚飯。

五月尾倫敦的晚上,就算只是身穿在香港的短衫短褲裝束,一樣應付得來。

廿多年前,去過一間名叫「North Sea Fish Restaurant」,堂食又試過,外賣又試過,貪其就腳嘛,當時我所住的Hostel在正後面。

今日它仍在,依然是一邊外賣,一邊堂食。

2024年6月2日 星期日

台北:車站後面吃早餐@嶼木


每次去台北,都會選擇住在衡陽路的旅館,平平地但求一宿無投訴,可惜這間旅館,在疫情期間已經結業,附近我常去的咖啡店,亦難逃結業的命運。

今次三日兩日,不如在台北車站後面落腳吧,反正我要乘坐早機回港,行去坐機場捷運,只是咫尺之遙。

早上經過京站威秀後面的華陰街,見到在舊樓群之中,有間外表雪白,簡約的裝修,寫住「Islandwood Breakfast」,中文名是嶼木。

既然未吃早餐,在門口看過餐牌之後,就行入去。

2024年5月29日 星期三

Cafe Bau:生日2024


今年友人K小姐的生日飯,地點二選一,最後她選擇了上環「Mora」,一個月後,這間餐廳拿下米芝蓮一星。

另外一間,就是輪到我餐生日飯,廚魔的副線,以本地食材為主力的「Cafe Bau」。

在網上看過餐廳的每位$998+10%菜單之後,心裡的期待感大增,雖然已聽聞過廚魔想身體力行,用自己的方式去支持本地食材/牌子,但看看他做出來的菜式,會是甚麼樣子。

2024年5月28日 星期二

倫敦:生日大晒@La Mia Mama


三月中在倫敦,我對好友說:「諗住請我食咩先?」

擺明要他補足我生日。

他全無頭緒。

我:「想食意粉,上年同你去過Bancone,今次想去其他地方。」

雖然上年他生日,我請他去「The Ledbury」,但我沒理由要求相同待遇吧,嘻嘻。

不久,他說訂了位,地點在車路士,沒有透露餐廳名字。

他:「係一個拿坡里人介紹比我。」

然後我上網google,Chelsea區南意菜的餐廳,彈出了幾個名字。

他說在英皇道King's Road。

原來是「La Mia Mamma」,上年我坐飛機時看過Stanley Tucci的飲食節目「Searching for Italy」,其中一間有介紹過的餐廳。

2024年5月25日 星期六

鮨本 Sushi Moto:獨樂樂的中午


又一次季後的Omakase(英超球季已完),今次就不用吃驚風散,總之有甚麼事,下季才算。

疫情期間大家飛不得,有錢無掟洗,造就了不少餐廳訂位非常困難,Omakase是其中一個競爭激烈的戰場,甚至是吹捧了不少「神店」,在這些地方出入自如的,就稱之為「大神」,在社交網站群組出個post,這個羨慕那個求帶上,此起彼落。

今時不同往日了。

有些神店的主理人,早已離開香港,有些亦已經結業,現在想吃一餐Omakase,無須預早一頭半個月去計劃,好像早前我在銅鑼灣「鮨本」的午餐,在前一晚經網上訂位。

準時12:00到達,只得我一個人。

2024年5月21日 星期二

倫敦:在消防局午飯@The Old MillWall Fire Station Restaurant


在Whisky Live London day one的早上,從布魯塞爾乘搭Eurostar回到倫敦,首先到旅館放低行李,今次又是住在Brick Lane的「Hub by Premier Inn」,之後到附近由香港人主理的咖啡店,飲杯咖啡吃個甜品,已經是一個很好的早餐。

約了友人高達兄午飯,他帶我到Isle of Dogs,一間由消防局改裝成為餐廳的「The Old Millwall Fire Station Restaurant」。

差不到二十年未坐過DLR,去到Island Gardens站下車,行兩三分鐘便到。

2024年5月19日 星期日

LA EAT 嚟食:長洲賓客肉骨茶



月前的放假日,入到去長洲踩單車,第一站吃碗沙牛米通,再去近張保仔洞的咖啡店,臨近黃昏,吃埋晚飯才坐船離開。

年前曾到過一間西餐廳「Chocoduck」,現在已不見了,同一位置變成賣新加坡料理的「LA EAT 嚟食 」,見到門外的餐牌,有新加坡肉骨茶供應,即刻摺埋部車,在戶外的位置坐下。

對上一次到新加坡,已經是2015年11月的事,當時是為了Whisky Live,專程飛過去飲飲食食。

2024年5月18日 星期六

馬德里:梅開二度@Casa Toni



有一間餐廳,在我的馬德里之行的五日四夜裡面,連續兩日中午光顧。

就是很受遊客歡迎的「Casa Toni」,只要在YouTube搜尋,有關該餐廳的短片很多,知名美食YouTuber Mark Wiens,也曾在此留下過紀錄。

第一晚在馬德里,專程而來卻摸門釘,結果去了斜對面的「La Oreja De Jaime」,都是吃相若的料理,感覺也不錯呢。

既然「Casa Toni」特別受到眷顧,自然有個人之處,兩日後的正午十二時一刻到達,在我前面已經有人在等候,因為餐廳的開門時間為12:20。

2024年5月15日 星期三

大圍小館(元朗):糧倉下的生日飯


大圍的「大圍小館」,曾經到過三次,飲過茶吃過晚飯,但元朗分店就未去過。

現在家庭飯局,因為要遷就家人,通常要入到去大西北,今年的生日飯,終於有機會來到順福糧倉地下。

準時黃昏六點到達,已見到有不少在外面等候的客人魚貫入座,現在訂位不難,早一個星期在網上搞掂。

2024年5月10日 星期五

倫敦:周日濃情朱古力@Italian Bear Chocolate


數年前曾在倫敦蘇豪區的「SAID dal 1923」,喝過一杯很濃郁的朱古力,那時是四人下午茶,原本想要個甜品試試,但當晚我還要去「St John」,需要留力,與朱古力蛋糕擦身而過。

可惜在兩年前已經結業。

當然在倫敦喝朱古力的地方,並不只得它,月前與好友的周日下午茶,就在「 Italian Bear Chocolate」,位於Fitzrovia的分店。

2024年5月7日 星期二

馬德里:在始創地庫想念炸魷魚圈包


馬德里其中一樣代表性的小吃:炸魷魚圈包,行過大廣場附近的橫街窄巷,梗有一間喺左近。

當中「La Campana」是比較有名,位置就在廣場外面,晚上去到門口,裡面坐滿人,外面等候的人亦不少。

那就索性外賣,雖然餐牌全是西班牙文,但一看Calameres就知是魷魚,而且店員也能說英文,溝通是無難度,總之一個炸魷魚圈包,兩三個硬幣的代價,一邊行一邊吃。

2024年5月5日 星期日

馬德里:立食Gambas@La Casa del Abuelo


晚上十點的馬德里,街上人來人往,大廣場依然熱鬧非常,這才是真正的夜繽紛。根本不用強行販賣遊客價的街頭小吃,來引人出夜街消費。

步行回旅館途中,經過這間有120年歷史,賣蝦料理的「La Casa del Abuelo」,記得出發之前看過有YouTuber介紹過,原來近在咫尺,與我之前在此寫過的「La Oreja de Jaime」,只是在對面而已。

2024年4月30日 星期二

馬德里:人在旅途的安樂蝸@Casa Amadeo Los Caracoles



數年前「果籽」曾經介紹過一間馬德里的酒館,由上世紀四十年代開始經營至今的「Casa Amadeo Los Caracoles」,它的位置與我下榻的旅館,只有百多米之遙,所以出發之前已留名跟進。

如果與我之前介紹過的「Botín」,「Chocolatería San Ginés」等過百年老店相比,八十多年歷史,實在不算甚麼,但是酒館的創辦人,剛剛度過95歲生日的Amadeo Lázaro,直到今日仍未言退,而且他的兒子與孫子,也在酒館工作,三代同堂家族式經營,也是難能可貴。

因為近水流台,所以這次在馬德里的四晚,有兩晚來這裡吃晚飯。

2024年4月28日 星期日

海街丼:天空爆炸海鮮丼


九展的命運,終於在日前作實,將會在今個上半年最後一日結束營運,未來將會重建四座商廈。

每次來這裡,不外乎看演唱會或看電影,當年Fatboy Slim來港搞party,有幸玩埋一份,由深夜到第二日黎明前才散場,乘坐的士回家,穿過舊機場隧道,快過打針,然後沖涼換衫上班去,年輕才有如此充沛的精力。

恭碩良、LMF、Manic Street Preachers、Sigur Ros、Placebo等等,曾在此開過show,我亦是座上客;偶然有電影節的電影,只限這裡公映,以上是我到九展的理由。

事隔多年又來看演唱會了,上個月Explosions In The Sky再次來港,雖然四年我在倫敦已經看過,但喜愛的組合不妨一睇再睇,慶幸吾道不孤,身邊有朋友也會聽他們。

我早下班,先到會場,友人仍未到,先在九展裡面找個地方吃晚飯,行上去美食廣場,烏燈黑火但仍有食肆開門營業,見狀興致大減,老麥就當然不了啦。

地庫有間日本料理,數間分店的「海街丼」,其九展分店在晚上時間靜得可怕,除了我之外,只得一枱食客。

2024年4月24日 星期三

Moxie:梅花間竹生日飯


E小姐請我吃生日飯,現時她在中環上班,上年她的生日,我帶她到安蘭街的「Arcane」,今次就去了它的副線,歷山大廈的「Moxie」。

可以說是純屬巧合,其實地點是我揀,一早知道這間餐廳的背景,由開業至今,一直擺在我的飲食名單裡面,藉著生日的理由前來,總算出師有名。

午市三道菜menu,看看裡面的內容,感覺較大佬Arcane健康一點,它們由早上八點開始營業,直至晚上十點,走相對比較輕鬆的路線。

2024年4月23日 星期二

盅你個頭飯



因為學業成績欠佳,所以完成了第三年中學生涯,被逼轉校(其實是被踢出校),最後在新學期開始之前兩個星期,才找到落腳地。

竟然是一間級數更高的中學,不過代價是二進一。

學校位於石硤尾,每天坐小巴或6D巴士,夏令時間就可以放學回家才吃午飯,其他日子就要在外面用膳了。

九十年代初,大約四百元一個月零用錢,有時索性留在學校小食部,吃個即食麵便算,想外出行個圈,向大坑東方向行走,有「大力水手」,相反就到屋邨一帶。

當時仍有七層大廈,就是在石硤尾街近巴域街一帶,有間點心店,每次經過門外,見到有個阿叔在拉客,又每次都在此坐低,最常吃是一個點心,一個盅頭飯,沒記錯消費大約十多塊錢左右。

應該是我人生第一次,擺脫家人去吃盅頭飯。

味道如何?已沒有印象了,只要填到肚便可。

2024年4月21日 星期日

馬德里:全球最老的餐廳@Restaurante Botin


在香港開業超過三十年,已被稱之為老店,反之在歐洲,隨便也找到一間百年老店。

只要Google「Oldest restaurant in the world」,隨即彈出一個名字:

「Botín」。

1725年開業,下一年便踏入300周年,當時香港仍未開埠,清朝皇帝是雍正,橫跨四世紀的歲月,早已寫入Guinness World Records。

這裡成為今次馬德里之行,唯一一間需要預訂的餐廳,但出發前兩星期才想起,晚飯時段只剩下23:00,就當吃宵夜吧。

2024年4月18日 星期四

金園茶餐廳:回到青山道散步


中學的頭三年生涯,住在青山道近發祥街,學校在蘇屋邨,來回都是步行,難度最高是那條幾層高,海棠樓旁邊的樓梯。

所以絕大部份時間都是回家午飯,不時招呼同學仔來我家打機聽歌;偶然也有在外面吃午飯的機會,通常到保安道市政大樓,元州邨的車仔麵,屋邨裡面的茶餐廳。

匆匆一餐,爭取時間去附近的機舖打機,雖然法例是未滿十六歲,身穿校服不準進內,但根本形同虛設,夏季的恤衫,校章是扣上去,可以除下,冬季的校褸,用牛皮膠紙黐住個校章,輕易地蒙混過關;女同學就去唱片店流連,那個年代長沙灣有不少唱片店,即日上市的專輯,午飯時間已經買到,同學拿回課室,即刻放在walkman耀武揚威,好幾次我好厚面皮,即刻問他們借回家錄帶,用快dub功能,很快搞掂。

當時有間茶餐廳不時會去:「新華」,對面有三間機舖,午飯一條龍,隨便吃個快餐,燴意粉最常吃,家人有時會在此買出爐蛋撻,陪伴了我數載青山道人生。

最近十多年,斷斷續續光顧過三幾次,但對上一次也大約是數年前了,反而在我搬離此區多年之後才開業,隔一個街口的「金園」,就在這兩年裡面到訪過幾次。

2024年4月13日 星期六

馬德里:排長龍吃Churros@Chocolatería San Ginés


回到上個月的生日飯,友人R小姐說想吃Churros,所以選擇在「Bayfare Social」,慶祝我又大一歲。

因為她在餐牌上面,見到有這款西班牙甜品。

我視為馬德里之旅前哨戰,有樣學樣,去到我又要吃Churros。

上網問問Google大神,好幾間目標食店,都是在Plaza Mayor外圍,非常方便,包括這間當地的有名Churros店「Chocolatería San Ginés」。

真正百年老店,1894年開業至今,一星期開足七日,其中有四日開足廿四小時 根據Google的資料,中午時間去到門口,在我前面,起碼超過十個人在排隊,至於外賣的就不計其數。

2024年4月11日 星期四

布魯塞爾:路過口痕吃薯條@Friterie Tabora


今次的比利時快閃之行,只會在布魯塞爾停留大半天,基本上是沒有任何計劃,沒有訂餐廳吃午飯,隨心而行,去到黃昏時間才北上安特衛普。

乘坐Eurostar早上到達南站,跟著Google map去走,先喝杯咖啡,再回到昔日光顧過的魚湯店,味道依舊;去到中午時間,在大廣場附近閒逛,經過一間炸薯條店,外面有不少人排隊,再上網看看,也是當地有名的炸薯條,在Tripadvisor名列前茅的「Friterie Tabora」。

七年前首訪此地,我是沒有吃到薯條,算是一個小小的遺憾,對於歐洲的炸薯條回憶,就只是在阿姆斯特丹,那邊的店員正在切薯仔,這邊的店員就不斷地炸薯條,新鮮熱辣,多款沾醬任君選擇,大人小朋友很輕易陷入不知如何取捨的難題。

2024年4月7日 星期日

BluHouse:恍如隔世



與友人JC沒見一年半左右,但感覺就是此篇blog題目的四個字。

終於等到她回來,原本之前約定晚飯的餐廳,今日到訪的興致已減卻。

我:「地點最好尖沙咀,近我返工。」現在我通常當中更,晚飯時間很難相就,午飯就比較容易。

今年生日正日,我在Rosewood的「Bayfare Social」,友人為我賀壽,相隔一個月,又再踏足這間酒店,這次在地下的「BluHouse」。

疫情期間無處可逃,形成不少食肆爆場的局面,聽聞這裡的周末日,當時是一位難求的;現在不能同日而語,市道有幾差單眼佬都知,我們光顧的那天中午,入座率一半也沒有。

2024年4月2日 星期二

馬德里:初到貴境的晚餐@La Oreja De Jaime



早上從倫敦出發,兩個多小時的航班,中午時間到達馬德里,當地的交通算方便,機場坐地鐵出市中心,轉兩條線,四十分鐘左右到達,只是我拿著廿多公斤行李,上落有點點吃力而已。

放低行李在旅館,跟著google map四圍行,發覺旅館一公里範圍,有不少不錯的餐廳,隨即記低在我的飲食名單𥚃面。

晚上回到旅館,首先是要拿衣服去洗,放進乾衣機之後,就外出晚飯,想去的餐廳,到達門口卻碰正休息日,對面有間都是賣相若料理的「La Oreja de Jaime」,用電話翻譯外面的西班牙文菜單,好,就行入去。

2024年3月31日 星期日

倫敦:命中注定燒Brill@Barrafina Coal Drops Yard


與上年三月一樣,今年春季的歐洲之行,都是坐早機直飛到倫敦,十三個多小時的旅程,到埗時間為當地時間下午三點左右。

過海關排長龍,可能見我經常過來,關員循例問兩句便放行,去到行李帶,我件行李已出現,然後與友人J先生一同乘搭Elizabeth Line出市中心,第一件事是拿對鞋去專門店修補,兩個月後回去取。

然後才到旅館,沖涼換衫,隨即出外與好友見面。

因為第二日大清早,我要坐Eurostar前往比利時,所以在倫敦第一晚,我住在火車站對面的旅館,晚飯地點最好要方便我,所以選擇在King's Cross後面的Coal Drops Yard,西班牙餐廳「Barrafina」。

2024年3月28日 星期四

安特衛普:我來晚了@Hotel Indigo


沒錯,我真的來晚了,差不多足足二十年。

小寶:「你去安特衛普,都係為了時裝。」

說對了。

為何我說遲了差不多二十年?因為在2004年秋天,我在倫敦跌了護照,本來第二日準備坐Eurostar到布魯塞爾,結果改去領事館。

原定的比利時之行,就此打住。

這二十年裡面,我的Dries Van Noten外衣已穿不下,小寶成為了它的新主人,他穿得很好看;我的Martin Margiela球鞋,個底已經甩埋;以上的名字,似乎與我越離越遠。

但在月前看到窮L酒谷主人J先生的遊記,重燃了我到訪此地的決心,於是在今年歐遊1.0裡面,預兩晚給比利時。

上網看當地的酒店,布魯塞爾的四星級,最便宜要千幾銀一晚,相反安特衛普就便宜一半,不如先在布魯塞爾玩一個下午,然後坐火車上去安特衛普住兩晚。

我最後選擇在中央車站外面的「Hotel Indigo 」宿兩宵,始終是洲際集團旗下,經A字頭旅遊網站預訂, 兩晚加埋千五港幣左右,的確好抵deal。

抵埗當日,在FB看到Dries Van Noten宣佈退休的消息,一切好像是整定。

2024年3月15日 星期五

Mora摩:豆品新星


上個月請友人K吃生日飯,我開了多間餐廳名字給她選擇,她絕大部份都去過。

生日嘛,當然是想去一間未去過的餐廳。

剩下有兩間,兩間都是名門開設的副線,最終我們在微雨的晚上,坐在摩羅街的「Mora摩」。

疫情期間時開業,聽說當時很難訂位,現在就不同了,可能是平日的晚上,餐廳得不到一半客人入座。

2024年3月13日 星期三

華記士多:蛋包飯回歸西灣河


聽聞在西灣河賣蛋包飯,賣到街知巷聞,但在年前搬往南區的「華記士多」,已經回歸該區。

數年前曾慕名而來,當時我的評價:「不枉跨區過來吃。」

2016年夏天,連凍飲賣$35,抵到爛。

日前要去一去康怡,順便行過來大石街,回味一下。

2024年3月9日 星期六

逸東餃子:炮台山的一碗番茄薯仔魚湯


也很久未踏足過蜆殼街了,大約是「俺之沾麵」與「Sushi Mori Tomoaki」結業之後吧。

月前經過此地,見到有間店名很熟悉,賣餃子為主的食店,由大埔渡江過來開分店的「逸東餃子」。

當然與「逸東酒店」沒有半點關係,純粹名字雷同。

2024年2月29日 星期四

倫敦:誤打誤撞飲杯酒@A Bar with Shapes For a Name


同一條街,包含社區的草根與時尚,那邊有雜貨店與二手店,這邊有間很有型的Cocktail Bar。

與好友吃過埃塞俄比亞素菜,沿住Kingsland Road向南行,經過一間賣Reggae音樂為主的黑膠唱片店,停下來看一看,好友與店主傾到興起,我在唱片架上找到些合我心水的唱片,但想到行李容量有限,還是慳回廿多三十鎊,名符其實搞搞震無幫襯。

天已入黑,沒有目的繼續行,見到有間門牌只有圖案,沒有名字,在外面看入去的格調,感覺很有型,於是即刻拿起電話問問Google。

原來是一間酒吧,而且是在World's 50 Best Bars,排名第35名的好漢,在它前面的,是香港四季酒店的「Argo」。

以圓型,三角形,正方形組成的三個圖案,背後的名字就是「A Bar with Shapes For a Name」。

2024年2月26日 星期一

倫敦:埃塞俄比亞素菜拼盤@Andu Cafe


疫情爆發之前一個月,我還可以在倫敦自由自在,在東倫敦Dalston飲完咖啡,就跟著「Timeout」的推介,想一試區內的非洲菜。

去到門口卻碰釘。

三年多後,與好友在此區閒逛,再次來到這間非洲餐廳門口,終於一嚐所願了。

並非是像米芝蓮兩星「Ikoyi」的級數,只是一間走價廉路線,賣埃塞俄比亞素菜的「Andu Cafe」。

2024年2月12日 星期一

寿司鱼がし日本一:三拖漁夫丼


今年上半年的飛行路線圖,暫時有兩張來回歐洲機票在手,中間可能加插一程三日兩夜東南亞,仍未有計劃去大部份港人口中的「鄉下」- 日本。

上年尾在台北「瞞著嗲」吃過日本魚生丼,算是叫做止一止癢,現在又要「搽藥膏」了,這天要去AIRSIDE買點東西,造就再訪「寿司鱼がし日本一」的機會。

2024年2月3日 星期六

久両菜:中環古蹟潮



兩年前在中環美利酒店的中菜廳「紅棉」,品嚐名廚邵德龍師傅的川菜,現在他亦是同集團,位於中環街市的潮州菜館「久両菜」的顧問。

可能是香港唯一一間,身處在法定古蹟的潮州菜。

2024年1月31日 星期三

愛丁堡:愛丁堡新酒廠之行@Holyrood Distillery


三月份的蘇格蘭,氣溫只得兩、三度,由倫敦坐火車到達愛丁堡的時候,冷雨沒暫停,幸好我身上的外套禦寒力強,未致於凍到舉步維艱。

同時亦冷卻不到我對威士忌的熱情。

放低行李之後第一件事,冒雨沿著Royal Mile,行去成立只有四年的Holyrood酒廠參觀,跟著google map行,大約15分鐘。

2024年1月30日 星期二

兩姊妹涼皮有限公司(黑布街):堂堂正正坐低食涼皮


經常聽到甚麼米芝蓮是死亡之吻,魔咒等說話,凡一間食店得到飲食榜認證,外界總會覺得是悲多過喜。

尤其是小本經營,一下子未必應付得到突如其來的人潮,業主見狀就加租,好像走不出此惡性循環,其實也不盡然,有些食店早以打破「魔咒」,生意蒸蒸日上,連開分店,更得到財團垂青,邀請進駐到旗下的美食廣場。

在太子賣涼皮的「兩姊妹涼皮有限公司」,年前得到米芝蓮推介,早前在旺角黑布街開分店,我光顧過本店數次,不是行去附近公園吃,就是打包回家,現在可以坐低慢慢食。

除了米芝蓮,牆上更掛了TImeout頒發的獎狀,有這兩個重量級飲食榜支持,又多了一班客源,再不只是同路人,大約是中產ABC外國人之類吧。

2024年1月22日 星期一

Gotthard Base:小試午餐



北角堡壘街的「人人和平」,光顧過好幾次,對面的姊妹店「Gotthard Base」,與它始終欠緣份。

有些不算是foodie的朋友(在我心目中是平時對飲食沒有高要求,好一餐唔好又一餐的朋友),若說要請我食飯,這間餐廳一直在我名單裡面,她們對同聲同氣的地方就好清楚。

不過就從未揀到這間,因為要過海(十居其九住在九龍新界),一水真的隔天涯。

上星期在附近交收,就來吃個午飯,平日的下午未算爆場,始終百多元一個午市套餐,在此區未必會受歡迎。

2024年1月20日 星期六

潮成園手打魚蛋大王:俗擱大碗



旺角先達小巴站,有間走價廉路線的粉麵店,在百物騰貴的今日,魚蛋粉賣$23一碗,我不敢說是全港最便宜,但應該不遠矣。

凡是經濟不佳之時,這類食店應運而生,以前就沒錯,現在就漸漸被兩餸飯店蓋過,疫情三年多,大大改變了不少人的生活模式,下班後沒有聚會的話,買個飯盒,早點回家。

所以搞甚麼夜繽紛,嘥撚氣,夾硬開個夜市,就能夠重現昔日的豪情夜生活,此想法未免太過天真。

有不少食店,索性早點關門,反正都沒有生意,晚上九點多的「潮成園」依然生意興隆,準備行入去,就有食客離座,個個都快手快腳食完走人,貨如輪轉。

2024年1月14日 星期日

Wanaka:藍屋素味


去過幾間「素年」分店,以環境來說,最靚就是灣仔藍屋的「Wanaka」。

上年中開業,一直未有時間前往,這天原定去「新景園」吃個午飯,去到門口老闆娘已經截龍,把心一橫,食素去也。

常去的黃埔店與汝州街店,餐廳裡面放置了一些黑膠唱片作擺設,相信店主是喜歡Hip hop,後者隔離的精品店,還可以買唱片。

2024年1月3日 星期三

麵屋丸京(深水埗店):習慣成自然



上年好幾次外遊之前,例必到深水埗一趟,去鴨寮街買電話卡,去「發達鳥」兑外幣,雖然匯率未必夠重慶大廈抵,但我只是兑幾千左右,其實相差也不太大,畢竟三日兩夜又真的用不著太多現金,去歐洲就主要用卡,但點都要兌少少傍身。

搞定瑣碎事,就要食碗麵,每次都去荔枝角道的「丸京」。

就算現在受到外遊/北上熱潮影響,這裡依然坐無虛席,繁忙時間仍要排隊,我當然選擇在平日正午十二點多左右前來,有時不用等,有時只等五分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