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4月29日 星期三

周記點心+茶餐廳:西營盤中出西多士



近月城中最火紅的小店,非西營盤的周記點心茶餐廳莫屬。

何解?全因其流沙西多士,被推到上報,其後惹來大班人潮聖,連一些學生哥/妹,也跟著潮流,把西多士拍下流沙的一刻,然後上載至社交網站,一百幾十個LIKE,証明自己的存在感。

我輩老頭,也想來看看,流沙西多士,到底是甚麼花款?

平日的下午,店外逼滿等候的食客,真難想像假日的話,應該擠滿整條行人路吧。

2015年4月28日 星期二

澳門:再訪皇冠小館



上年同一時間,小弟曾經在此撰文,評論澳門皇冠小館,麵條好,蟹粥好,但價錢則很貴。

當澳門朋友P先生見狀,對我說:(下次你過來,我帶你去皇冠的新店,吃小菜!)

事隔差不多一年,在生日周的澳門兩日一夜遊期間,C小姐在澳門銀座分店,安排了一頓午餐。

2015年4月25日 星期六

石籬粉仔:與時並進



地道小吃幾近式微?地道小吃賣不到錢?近年,一些專賣懷舊風味的小店,大打爭氣波,十八座狗仔粉,兩年前在佐敦開業,終於打出個名堂,連開分店。

近日,葵涌有一間豹隱十多年的粉仔店,以新形象重出江湖,石籬粉仔

我不是在石籬一帶長大,只能根據雜誌上的資料,得知他們當年在石籬一帶,擺檔賣粉仔起家,後來入舖,直到千禧年左右結業。

一別,十多年,由昔日檔主的下一代接手,選擇在大隴街重新起步。

利物浦:The Penny Lane Hotel - 與披頭四一起吃早餐



眾所周知,傳奇樂隊,披頭四的出身地點,在英國利物浦,正因如此,外間對這個城市的認識,不是足球,就是披頭四。

成名之後,披頭四對其成長之地,好像沒有甚麼回報,反而利物浦市,卻為此四子而自豪。一些他們表演過的酒吧,曾經出沒過的地方,皆成為了樂迷潮聖熱點。

市中心有間Hard Days Night Hotel,利物浦的機場,更命名為John Lennon機場,可想而知,披頭四早已超越娛樂大眾的範疇,成為了整個城市的文化象徵。

除了Hard Days Night Hotel,市中還有一間酒店,以披頭四名曲來作主題。

就是位於Penny Lane,The Penny Lane Hotel

2015年4月24日 星期五

利物浦: Johnny English Traditional Fish & Chips - 特務戇J的炸魚薯條?



又回到利物浦,目的,當然是看球賽,起碼,身邊十個去過利物浦的朋友,十個都是球迷。

數次到訪這個英格蘭西北城市,其實,對他還不算太熟悉,每一次,來去匆匆,今次因為碰著己隊晉身歐霸杯十六強,原有主場對紐卡素的賽程,順延一天,得以看多一點。

市中心外圍的Bold Street,咖啡館,餐廳,潮店林立,是我一直走漏眼的。

其中一間食店,名字叫Johnny English,登時想起Mr Bean,年前的一部電影,特務戇J,你們應該聽過吧。

2015年4月23日 星期四

百樂潮州酒樓:五十年老字號





近年飲食博客的質素,成為外間的詬病,全因現今甚麼人也在開飯網寫食評,自稱飲食博客,藉此向有關方面爭取試食機會。

好些公關朋友向我吐苦水,不時遇上這些不知他/她是誰的博客自薦,我只能慨嘆,欲速不達,未學行先學走,咩料呀你?

一開始就部署搵著數,可見這些充滿機心的博客,寫出來的文章,一定不會好得去那裡。小弟寫了十多年,今天總算略有小成,如果給這些四,五流一步登天,我仲使出嚟行?

哈哈,所謂的小成,無非都是多了出席活動的機會,像這個晚上,承蒙友人M先生看得起,選中小弟,為他將推出的清酒書,客串一小部份。

不是以文字來表述,客串寫序或寫一,兩版,而是來試飲試食,葡萄酒與清酒的對決。

有關此詳情,不宜說太多,試酒的飯局地點,位於銅鑼灣希慎道的老牌潮州菜館,大抵有五十年歷史的百樂潮州酒樓

2015年4月22日 星期三

雞皇一:時代曲



廿多年前的電視劇,大時代,日前重播,成為熱話,深宵時間播出,依然有四十萬觀眾。

撇除丁蟹效應,一套1992年的電視劇,連同收費電視,重播過多次,還可以成為話題,更說要拍電影版。

是這套劇太經典?是今天的電視劇太廢?

好像,任何事都新不如舊,廣東歌?今天的我不懂,女人?今天的所謂女神,倒模一樣,一點氣質也沒有。電影?再沒有以前的精彩了。

食物呢?

魚有魚味?雞有雞味?今天不是必然,請不要再笑麗梅姐。

2015年4月21日 星期二

群記清湯腩:今非昔比的牛湯



大約七,八年前吧,首次光顧大埔大明里的群記清湯腩,吃罷覺得港島有九記,新界就群記,可想而知,當時我給予這間清湯腩很高評價。

那些年,不論是九記,與群記的牛腩,與湯頭,水準的是一級棒。希望那些憎九記憎到入骨的讀者們,不要小我。

四年前再訪,驚覺湯頭的味道很淡,而且不止我一個這樣說,異口同聲:(群記今非昔比了。)

四年後,路過群記,死唔信邪,乖乖在門外排隊。

2015年4月20日 星期一

伙食工業 Fooody:咖啡,畫筆,牛肉麵,1983



以前曾經說過,咖啡館在香港並不盛行,更說麻雀館多過咖啡館的事實。

事隔數年,咖啡館終於在香港遍地開花,除了旺區之外,連一些你我也估不到的地方,也可以找到個性鮮明的咖啡館。

如果你說火炭也有咖啡館,是否痴人說夢?

如果是三,四年前,我會當你鳩噏。

今天,人在工業城,也可以喝一口單品咖啡。

記著這名字:伙食工業 Fooody

2015年4月19日 星期日

Quayside Harbour Front Restaurant & Bar:海旁大合唱



上年尾,才與朋友來過灣仔分域碼頭,裡面的西餐廳,Quayside,享受一頓周日燒烤午餐。

士別三個月,餐廳換了大廚,聽說新大廚把菜式改良不少,趁這晚與數位朋友,受邀來試菜,看看這間餐廳的新風格,去到那一個地步。

愛丁堡:米芝蓮一星級午餐 - The Kitchin



愛丁堡一共有五間米芝蓮星級餐廳,全部都是一星。既然難得來到蘇格蘭首府,起碼,也要摘一粒星才心息。

隨意地,選了在碼頭附近的The Kitchin

大廚Tom Kitchin來頭不小,曾經是最年輕米芝蓮星級大廚,年前餐廳開業只有半年,旋即拿下一星,震驚世界,直到今天。

2015年4月18日 星期六

拍板小館:三度拍板



一班識於微時,久沒見面,十多年前在Newsgroup年代認識的朋友,其中的W小姐,說是時候要聚一聚了。

飯局地點,又把重任交給我,不如,去一間我近期喜愛的飯店?

佐敦的拍板小館,連同今次,三個月內,三度光顧。

對我而言,短短三個月內,令我可以再三前來,這間飯店,殊不簡單。

2015年4月16日 星期四

灑家:人約中午後的一碗細蓉



當S小姐相約小弟,到APM的灑家午飯,當初我是有點猶豫的。

雖然是名門之後,正斗的副線,聽聞評價只是一般,價錢亦不太便宜。

不過,朋友,還是要見的,某個平日的下午,除了S小姐之外,還有大忙人O小姐,來個三人飯局。

論輩份,何洪記是阿爺,正斗是阿爸,灑家,就是兒子,以這樣來形容彼此的關係,大家也會明白。

2015年4月15日 星期三

東方之珠宵夜人生



宵夜,是我們香港人的其中一個核心價值,尤其是所謂獅子山下的拼搏精神作崇,經常加班工作,往往要到差不多很晚才下班。

或者,與朋友們玩得夜,最後一站,往往是去宵夜!

我不敢說自己吃宵夜吃到大,不過,它曾經是我生活的一部份,尤其是十多年前,經常當夜班的時候。

你在歐洲,難以找到營業到天光的食店,畢竟像倫敦Brick Lane的Beigel店,鳳毛麟角。

在香港,宵夜地點,隨意也找到一間,好吃與否,是後話。

好了,就藉著此文,分享一下小弟心目中,十間宵夜好地方。(未必是通宵營業,不過營業時間起碼過午夜十二點。)

那些連鎖如翠華麥當勞,當然不在此列,廢話!

2015年4月14日 星期二

らーめん漁場台風 ・つけめん漁場台風:旺角拉麵之風



兩年前在荃灣,突然刮起一股台風,我所指的是拉麵台風,每晚門外大排長龍,那一記骨膠原,女生們趨之若鶩。

今天,這股台風,由荃灣吹到去旺角快富街,名字略有點不同,漁場台風。 

2015年4月13日 星期一

泰園:男人的浪漫,生醃蟹配威士忌



當你光顧尖沙咀,金馬倫道的泰園之前,首先,撇除一些根深蒂固的前設。

泰國菜只是很廉價的味道,不能夠賣得貴。

泰國菜一定要在九龍城吃,才地道。

舖租,是重點。尖沙咀的租金,不能與九龍城相比,很難賣得便宜,但是,租金成本上升,是否一定轉介給食客?

沒錯,九龍城是泰國菜的聖城麥加,大大小小泰國菜館林立,那麼,其他地區的泰國菜,是否一定不及九龍城?

是晚L君相約晚飯,兩條麻甩佬,就上來這裡,把酒言歡。

倫敦:蘇豪上的夢美人 - Flat White



在港人,台灣人眼中,蒲咖啡館,是真文青/偽文青/過氣文青的專利,好像懂得去咖啡館,代表很有文化,內涵,大約如此。

在外國,咖啡館,並非小眾專利,是生活的一部份,這個存在多時的誤解,我想是東方與西方文化差異?

對我而言,無論去到那裡,我也要去咖啡館。今次在倫敦的四日三夜,沒有刻意去找咖啡館,只是路過見到的話,覺得OK,就入去坐坐。

最後一天在倫敦的早上,依舊寒冷,隔晚的蘇豪周末狂熱,早已被這一把只得幾度的天氣冷卻。

走到去Berwick Street,唱片店,水果檔,書店時裝店林立的一條街,當年OasisWhat's the story morning glory大碟封面,背景就是在這條街。

給我發現一間以咖啡命名的咖啡館,Flat White

2015年4月12日 星期日

倫敦:Burger & Lobster之三度龍蝦誘惑



不要噓我!不要噓我!第三次為Burger & Lobster寫文,你們可能會覺得:(收咗錢定喇。)

在倫敦有數間分店的人氣餐廳,怎會識我這個無名小卒?而且,Burger & Lobster的生意已經好到應接不暇,平日晚飯時間,等候時間起碼一小時,還需要傳媒/博客們來火上加油嗎?

至於為何我會為他寫第三篇文,因為,今次英國之行,最後一餐,與之前兩次英國行一樣,都是以龍蝦為終結。

今次有點不同,時間在黃昏,地點不再在蘇豪店,而是在Oxford Circus附近的Little Portland Street,我說是小砵蘭街的分店。

2015年4月11日 星期六

粵來順:大廚出馬舖舖順



豪哥吹雞飯局,地點在旺角(或油麻地?)登打士街的粵來順

粵來順的出現,只是上年尾的事,名字的由來,大抵與其中一位幕後主理人,東來順的顧問,陳國強先生有關吧。

聽說,當粵來順開業不久,已成為酒店大廚們的宵夜熱點,我想,是大家給予陳師傅的面子?

實情是,飯店的大廚譚師傅,就是在飲食節目,大廚出馬拿下若干獎項,繼而與陳師傅結緣,識英雄重英雄,最後譚師傅成為粵來順的大廚。

飯店位置在登打士街頭,即是近渡船街的一邊,很少走到來這一帶,只對某大時鐘酒店有點印象,哈哈哈!

2015年4月10日 星期五

麥文記麵家:雲吞火拼炸醬



數個月前曾經有個念頭,推出一本以雲吞麵作主題的書,名字大約是如果我們的語言是雲吞麵。

作為香港人,沒有理由未吃過雲吞麵吧,除非,你扮高貴,吃雲吞麵也難以宣之於口,的確,很多這一類人,在他/她們的社交平台,只會上載高級餐廳的相片,那些地道小吃,絕無僅有。

或許,是提升自我形象的一種吧,不論是Blogger,或Instagramer,恕我小人之心,如果不斷上載街頭小吃相,或寫一些小店的文章,在商業角度而言,便與那些走高級路線的博客差一大截了。難怪某些本來草根,習慣上羅湖河以北的一帶找吃,也要充大頭,拍住一些勁人去酒店,高級餐廳試菜。其實,他/她們可能連餐牌上的英文也看不懂呢。

2015年4月8日 星期三

和食亭:拉麵Champion的雷神?



很久沒到恆豐中心地庫的拉麵Champion,與兩年多前的開幕陣容相比,今天已面目全非。有人對於它仍未結業,感到驚訝。

再沒有開業初期的墟陷,不過,場內也不少食客,在場的六間拉麵店,我只吃過昆沙門零。其他的,認識不深。。。應該是毫無認識才對。

左邊的一檔,名叫和食亭,有一道招牌拉麵,雷神拉麵。

即時想起,馬場上的莫雷拉,他被外間稱之為雷神。

2015年4月7日 星期二

林昌記:香港良心



香港酒店入住率大跌?

零售業進入寒冬?

這幾天,有關旅遊業的負面消息,不絕如耳,我是行內人,所以對這個話題特別敏感。

十多年前金融風暴,沙士一役,酒店業一片愁雲慘霧,每天打開報紙,經常看見酒店裁員的消息,那時候,是最艱難的年代。

今天,我反而覺得,沒甚大不了,只是一時之間,撥亂反正而已,近年酒店集團大興土木,甚麼乜薈物逸,都是與香港旅遊業一樣,主要應付龐大的426客。近年的歐美,甚至日本旅客,越來越少,俄羅斯除外!

現今香港窮得只剩下錢,一味起埋倒模一樣的商場,旅客來港目的,就是Shopping,Shopping,還是Shopping。每當見到海港城的財大氣粗的大陸人,在名店門前排隊,還要擺pose selfie,高消費卻低品味,真令人作嘔。

2015年4月5日 星期日

L'Entrecôte De Paris Restaurant:學無前後



上年秋季,港島區連續開了兩間法式扒房,一間為法國老店Le Relais de l'Entrecôte,在灣仔的分店,另一間為中環的L'Entrecôte De Paris Restaurant

兩者的店名相近,難免令人混淆,實際上,彼此是絕無關係,後者是由兩位外國人打理的法式扒房。

縱使,Le Relais de l'Entrecôte是法國過江龍,但是,L'Entrecôte De Paris Restaurant先上岸,早一點開張。

有說這間位於雲咸街的法式扒房,純屬混水摸魚,借勢上位。在不設任何偏見,兼未試過之下,我不評論,就算真的是乘風而來,只要做得好,一樣可以贏取食客們的掌聲。

2015年4月4日 星期六

倫敦:市中心的廉價住宿 - SoHostel



食得招積,住得求其,是我旅行的左右銘,我不介意花數百元喝威士忌,數百元吃一頓午餐,說到住宿呢,十多年來,都有個預算,說出來,不要罵我寒酸。

平均每天的房租,預算三十鎊,多少少也問題不大,唯有在其他地方的住宿省一點點。

畢竟,我並不像其他人,可以拿一瓶陳年威士忌,或一對Paul Smith皮鞋的價錢,只求一晚安睡。

上年中,經Airbnb找到一間,在倫敦zone 2的單人房,只是三十多鎊一晚,距離最近的地鐵站Stepney Green,步行大約六,七分鐘。

食髓知味,上次已經想再住,很可惜,房東已封盤,其他的選擇,大多在Zone 3或以外,市中心的又不便宜,不如,我住回Hostel啦。

旅程的頭兩天,因為要遷就我坐火車北上,選擇住在Russell Square的Hostel,15鎊一晚,九人同房。

在倫敦的最後一晚,選擇住在位於市中心,蘇豪區裡面,開業不到一年的SoHostel

2015年4月3日 星期五

格拉斯哥:由Nando's的Peri Peri chicken,引發出的一連串迷思



兩個多月前,寫過一篇有關吉隆坡,Nando's的文章,提及過Nando's沒意思進軍香港,令到一眾粉絲們,只能憑著Peri Peri汁止癢。

我份人很賤格,外遊途中,當我看見一些人和事,想起一些朋友,便上載相片至Facebook,然後tag他們。

我在倫敦街頭,拍下Nando's的相片,再tag一些曾在英國生活過的朋友,結果。。。。

有人露出一臉不悅。

有人想爆粗罵我。

有人說下周就去,好彩!

有人說很掛念。

可想而知,Nando's在一些曾經放浪英倫的朋友,佔上重要的位置。

2015年4月2日 星期四

花園酒家:國際威士忌日飯局



上周五,原來是國際威士忌日,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的網主T先生,在油麻地花園酒家設宴,三圍酒友,一同慶祝這個屬於我們威士忌之友的大日子。

事前,T先生叮囑每位出席者,必須帶一瓶威士忌,價錢不限,但最好特別一點。還有,自備酒杯。

有權利自然有義務,既然是酒局,BYOB是正常不過,記得年前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,有關酒局上的菠蘿雞,一味靠黐。時至今日,此情況依然存在,某位開飯殿堂食家,還是在飯局上,喝別人的酒為樂,而自己卻一毛不拔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