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月31日 星期五

單身威水瓶:Deanston 12 years


馬年第一篇文章,猛烈南瓜先祝各位讀者,馬到功成,馬運亨通,飲龢食德,開心飲勝。

新年流流朋友聚頭,難免飲多兩杯,葡萄酒早已成為主流,由超市貨色到Fine wine,不同階層也喝不同的酒。

那麼,喝威士忌的風氣,則遠遠不及台灣,會不會因為政府高官因為喜愛葡萄酒,實施零酒稅,反而烈酒則沒此優惠,想買便宜的威士忌,唯有打人情牌:(你去日本會不會買威士忌?可否幫我買支回來?)

2014年1月30日 星期四

鮨森:拖羅的高潮



當你定了未來的路向怎樣走,難免要犧牲一點點。

近年開始認真地去品酒,不論是葡萄酒,或者是威士忌,為免影響味覺,我戒掉了噴香水的習慣,那些年最喜愛的Calvin Klein EternityEmporio Armani的清爽氣息,與Paul Smith的成熟男人味,已經距離我越來越遠了。

還有,吃壽司也一樣,香水的氣味,絕對會左右大局,所以,又多一個理由,與我最愛的香水說聲再見。

2014年1月29日 星期三

Angelini:寫寫意意



上年與九龍香格里拉酒店頗有緣份,由年初與朋友們,在酒店的中菜廳香宮,擺一圍團年飯局。繼而初夏的某個晚上,來到闊別十多年的Cafe Kool吃自助餐,那一記波士頓龍蝦的震撼,還是記憶猶新。

其後更有機會到Tapas Bar品嚐各式土耳其小吃,雞尾酒,早前還披起戰袍,走入酒店廚房學習怎樣去烹調豆腐。。。

蛇年將盡,酒店大員C小姐問我:(得唔得閒過來食餐團年飯?)

團年飯不一定要中式,所以,這個下午,來到酒店旗下的意大利餐廳,Angelini

2014年1月28日 星期二

鳳城酒家:今晚阿SIR請食飯,隨便坐!



今晚阿SIR請食飯,隨便坐!

在這間公司任職差不多一年,工作環境算不錯,今年花紅也叫人滿意,加薪幅度呢。。。。。。不過,最令人鼓舞的是,將會實施五天工作,終於等到了這一天的來臨了。

工作方面還是不說太多,總之,經理請客,慰勞一班下屬,問我晚飯地點有甚麼建議。

結合多種因素,選擇了差不多六年沒來過,太子的鳳城酒家

2014年1月27日 星期一

殷悅:快閃團年飯



正所謂團年大過天,但家母在年三十晚沒有空,所以今年的團年飯,要提早一星期。

沒辦法,家母總是要求荃灣,或者是深井區的飯店。。。我提議:(不如入三聖村食海鮮啦!)

差點忘記,我當天還要上班,難道買海鮮的粗重功夫,要勞動到她?下班入到去三聖,預計差不多八點,到時甚麼海鮮也買不到。最後,把焦點放回荃灣區。

2014年1月26日 星期日

Ringerhut:長崎地獄



九龍灣淘大商場,有朋友說其為劣食天地,年前的阿牛哥,是經典,宅麵,亦是差不多,細蓉記?哈哈哈。五右衛門?未吃過,恕難評論。

比較像樣的一間,大概是吉豚屋罷了。月前場內多了一名成員,來自日本長崎的Ringerhut拉麵店。

2014年1月25日 星期六

金雞去骨海南雞專門店:一雞死,一雞鳴



近年經常被人說我有眼無珠,不帶眼識人,導致引狼入室,被人過橋抽版起尾注,造反,而且不止一次,是三番四次。

有朋友建議:(你快啲配過副眼鏡啦!)

哈哈,的確,數年前配的眼鏡開始變黃,又有藉口去換鏡,趁剛出了花紅,走去九龍城上目,反正,Yellow Plus有款眉鏡,我由上年開始虎視眈眈,恨到流口水。。

2014年1月24日 星期五

Gogyo:五行欠打



兩年多前一風堂進軍香港,曾被視為價廉物美之拉麵店代表,(近期推出的限定拉麵,價格越來越貴。)創辦人河原成美再下一城,把京都的Gogyo帶來香港。

Gogyo的中文為五行,並非五行欠打,而是金,木,水,火土。麵店的招牌,為焦香拉麵,全港獨有。

2014年1月23日 星期四

猛烈南瓜在U Magazine:珠江寶氣重口味


小弟成為今期U Magazine的客席飲食Blogger,介紹一些不算廣為人識的地道飯店,思前想後,便想到曾經來過數次,位於太子荔枝角道的珠江酒家

雖然,珠江酒家在飲食網站上,已經有六十個食評,但並不代表他很有名,身邊還有很多朋友,不知道這間飯店的存在,飲食傳媒報導亦不多。。。

每一次在珠江開局,總有朋友說不懂怎樣去,始終飯店位置遠離港鐵站,對大多只靠港鐵維生,不懂坐巴士的朋友,的確有點難度,我沒好氣地說:(你地知唔知雷生春在那裡?)

南龍冰室:冰室再發育



有些老牌冰室,在原有的地方經營數十年,結業後連根拔起,在另一區以嶄新面貌示人。

位於銅鑼灣邊陲敬誠街,新開不久的南龍冰室,早已在數十年前,在筲箕灣營業。

2014年1月22日 星期三

單身威水瓶:響 17年調和威士忌



近年在飯桌上,見過不少因酒失義的例子,有人沒有帶酒,但拿著別人的貴酒自斟自飲,結果飯後酒主在面書上,向該人發炮。

這個世界,你黐下我,我黐下你,世界就和平,人人有酒喝,當然,我都是有付出,才去黐酒飲,哈哈。

像我這輩窮鬼,想喝靚酒,唯有厚著面皮做菠蘿雞,一味靠黐!

2014年1月21日 星期二

已消失的味道:觀塘仁愛圍的黑白森林



某天乘坐101號巴士回家,不自覺地在車上睡著,一醒過來,原來已身處觀塘總站。

下車後,有如置身廢墟,丟空的舊樓有待清拆,面前的一列仁愛圍的舊樓,令我腦海回帶至數年前的晚上。。。

早已聽聞在觀塘仁愛圍的森記大牌檔,有各式魚腸菜式供應,月前與在獅城的友人S傾開,她說回來渡假時,一定要吃個夠。於是日前她回港之後,就與她來到這個觀塘的"森林",另外同行亦有三位朋友。

牌檔位置很隱秘,要在巴士總站上,沿住招牌,經陰深的後巷行,入到去牌檔。內裡原來別有洞天,幾十張檯,幾十檯客,殺聲震天。

2014年1月20日 星期一

bs burger house:待用漢堡



外國有些咖啡店的客人,喝咖啡之餘,會付多一杯咖啡的價錢,不是給小費,而是買多一杯,留待有需要之人享用,這種咖啡文化,便是大家之前所聽過的待用咖啡。

我想這不是潮流,而是文化,當傳到來香港,會變成甚麼樣子?香港人會接受這種文化嗎?還記得以前的香港人,為善不甘後人,年年捐錢給所謂的強國,無奈地,強國人在我們的地方處處留情,留下遍地"黃金"。。。。。到底這是文化差異,是恩將屎報?為何我們要包容?昔日港人的優越感,去了那裡?

單身威水瓶:The Glenrothes select reserve



日前的午餐局,坐在旁邊的K先生,得知小弟計劃到蘇格蘭一遊,參觀威士忌酒廠,他說:(我也想去蘇格蘭,尤其是Speyside地區。)

我人生第一口的單一麥芽威士忌,Glenfiddich,正正就是出自該區,當然,Single Malt中的勞斯萊斯,The_Macallan,是Speyside區名氣最大的酒廠,就算不喝威士忌,也會聽過麥記的大名,有些人更視為喝麥記,是品味的象徵,值得拿出來眩耀。

沒錯,老麥是出名,但也無須經常向一些不懂酒的女生說:(飲威士忌梗係飲Macallan啦!)莫非,飲老麥就是溝女成功的一半?

2014年1月19日 星期日

金蘭花泰國菜:龍咁威



兩年前的生日前夕,一眾朋友們為我擺壽酒,地點在灣仔金蘭花泰國菜,包下整間餐廳,好不熱鬧,當時的情境,仍然歷歷在目。

兩年後,身份由主角變為賓客,今次,輪到友人 - 為食龍少爺坐正,在同一地點,十多位朋友與他慶祝生日。

2014年1月18日 星期六

勝記海鮮酒家:豪情飲勝



西貢的勝記海鮮飯店,在今年拿下米芝蓮一星之榮譽,不讓同區的六福專美。

昨晚,德高望重的朋友F先生,在這裡包下整層三樓,連下五圍的圍內朋友之團年飯局,因他平時對一眾博客們照顧有加,所以大家亦擁躍出席。當F先生一聲命下,不論是超人氣超霸氣的博客,或者像我的搞事份子,眾人還會怠慢?強將手下無弱兵,大約是這個意思。

2014年1月16日 星期四

權八居酒屋:權宜之計



位於東京的權八居酒屋,曾經在電影Kill Bill內出現過,除了有此背景之外,聽過日本通朋友F先生說:(前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,也喜歡來這裡。)

數個月前,權八空降銅鑼灣利園,小弟有幸被邀請出席開幕派對,有酒喝,有小吃,任飲任食,不論是串燒,天婦羅,皆令人回味,當然,在人來人往的派對上,難以慢慢品嚐。

上星期的某個中午再訪權八,終於一見真章,我與成熟端莊的F小姐,與霸氣的L先生,再次聚首一堂,唯獨欠了才女子A。。。

2014年1月15日 星期三

單身威水瓶:Tullibardine



人的思想,喜好,是隨著年齡,經歷而轉變,當你三十多歲的想法,與你在二十歲的時候,有很大出入。

有些事物,年青時代是不懂得去欣賞,像威士忌,二十多歲的時候,極其量是喝黑牌,芝華士這些Blend whisky。。。。。。還要加綠茶,死未!

到三十多歲,才喝人生第一口純麥芽威士忌,誤打誤撞在倫敦免稅店,買了支Glenfiddich 18年,自此,打開了另一個世界。

身邊的朋友,大多喝葡萄酒,很少會喝純麥芽威士忌,想找個人陪我喝也難。。月前在網上發現了一個Facebook專頁,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

2014年1月14日 星期二

新書預告:麻甩浪漫食堂



有留意小弟的Facebook專頁的朋友,大約也知道,我將會推出首本飲食文集,名為麻甩浪漫食堂

當我在數個月前,收到集思出版社的邀請出書,我既驚又喜,默默地在網上胡混了十多年,終於有人看得我上眼。

自問文筆與傳統作家,還有一點距離,但總算有自己的風格,起碼朋友們看到我的文章,異口同聲地說:(一睇就知係你條仆街寫㗎啦!)

Can.teen:$108的鰻魚飯



快餐店的定位,最緊要是快,價錢要便宜,大多人也能負擔得來,食物美味與否,則見仁見智。

但是,一間快餐店,如果不是賣燒味,賣盤菜,賣蘿蔔糕,一人份量的堂食出品索價過百,聽罷,會否覺得有點超現實?

美心旗下的Can.teen,是美心快餐店的升級版,分店在中環與金鐘兩個黃金地段,這又難怪,在甚麼地方,就開甚麼餐廳,那怕只是平民的快餐店?只要包裝好一點,便可以賣多幾個錢。

2014年1月13日 星期一

博多一幸舍:轉場再戰



前年年尾,拉麵Champion由新加坡,開到過來香港,在佐敦恆豐地庫,另辟戰場。

以前是採取淘汰制,過了一段時間,成績最差者便要執包袱,由另一間拉麵店補上。在拉麵Champion揭開戰幔不久,我已經試了場內五間拉麵店,整體上只算平均,價錢亦貴。

剩下沒有試的一間,就是名氣最大,在新加坡拉麵Champion拿下桿位的博多一幸舍。不久之前,他們亦退出了拉麵Champion。原因不是成績差,而是場內的配套,並不合乎預期,所以便主動提早終止合作。

博多一幸舍從此撤出香港?非也非也,原來另覓地方再戰,本月初,進佔了銅鑼灣登龍街,頂替了以前舞心拉麵的位置。

2014年1月11日 星期六

大福屋:自求多福



人稱日本村姑之旅遊達人,林慧美旗下的拉麵店,中環閣麟街的大福屋,由上年十一月開店至今,外界對這麵店的評價,偏向負面居多。

2014年1月10日 星期五

Bao Wow:刈包熱潮



近期經常聽到的四個大字:(文化差異)當每一次出現香港與大陸人的衝突,那些保皇派,總會搬出這四個字,為親愛的同胞們開脫。

原來,一句文化差異就大X晒,可以隨地大小二便,可以打尖,可以徒步行紅隧,可以收錢打假波。。。。社會的風氣,可以崩壞到這個地步,也要包容拿錢南下,打救我們的土豪,唉,真的掉那媽。

不過,正面一點去看,文化差異亦可成為一個潮流,一個商機,當一些亞洲美食,落入外國人的手中,隨時會成為一種時尚。

2014年1月9日 星期四

Unar Coffee Company:大坑愛慢遊



寧靜的大坑,還未完全被銅鑼灣的旺氣攻陷,所以,很多人怕了銅鑼灣的繁華,自由行打橫行,走過來大坑,呼吸一口清新空氣。

區內越來越多充滿外地風情的西餐廳,與咖啡館,一些建於戰前,帶有點點Art Deco味道的舊樓,成為了大坑的重要資產。

2014年1月8日 星期三

富記粥品:肥叉二份一(下)



接上集。。

當子軒得知有朋友,認識在富記遇上的她。。一時之間,身體狀況有如回到青春期年代的興奮,下一步,當然是向認識她的朋友打量,可否介紹認識,此舉未免太過唐突了。

子軒:(可否給他的Facebook我看看?)

2014年1月7日 星期二

The Salted Pig:We are the pigs,we are the swine



中環The L Place有兩間同集團的西餐廳,ShoreThe Salted Pig,前者為扒房,主攻牛扒,後者的名字,已經表明是以豬肉為主角,兩者涇渭分明。

這頭鹽豬,早前轉換了大廚,由前The PawnAnthony Fletcher走馬上任,我曾經有幸在The Pawn品嚐過其手勢,以Modern British的風格,怎樣去把一頭豬,由頭吃到尾?

2014年1月6日 星期一

竹壽司:再訪竹壽司



元旦日仍要上班之故,與御節料理無緣,事隔兩天,趁放假的日子,再次踏足銅鑼灣,Cubus的竹壽司

已經第二次來到這裡,作為開年第一餐午飯。兩年前首訪,價錢不貴,份量足,質素佳,留下一個良好印象,而且那年的運氣算不錯。。

2014年1月5日 星期日

Mango Tree:只談風月三層架



聖誕兩天的假期後,別人上班,我就放假,暫且在這個人棄我取的檔期,沾上一點點節日的懶洋洋氣氛。

這天下午,四個不同個性的人,一同坐在圓方商場內的泰國餐廳Mango Tree。。

一個是美貌與智慧並重的才女。

一個是成熟,端莊的公關。

一個是霸氣逼人的博客。

一個是不苟且笑,自我的博客,這個就是我。。。

到底,大家會擦出甚麼火花?

2014年1月4日 星期六

華姐清湯腩:殺入西營盤



天后的華姐清湯腩,繼九記之後,早已成為另一間人氣清湯腩店,她比九記更優勝的地方,就是價錢便宜得多,而且可以要求爽腩配麵/米粉,無須單點一碗淨爽腩,今時今日九記的爽腩價錢要百多元一碗,稱不上平民美食了。

月前,華姐在西環皇后大道西,近正街一帶,開設第一間分店。

2014年1月2日 星期四

手拉麵小廚:寒風中 孤單中 必須更自強



六年前的某個寒冷晚上,獨個兒來到新蒲崗的手拉麵小廚,一記羊肉湯麵,有如雪中送炭,熱騰騰而帶有騷香的羊肉湯麵,為這個麻甩佬,在冬日添上一點溫暖。

那時候,這間小店還未廣為人識,後來我在開飯網,為他寫下第一個食評。(詳情按此)

一別六年,今天的手拉麵小廚,雖未受到傳媒報導,但廣受網民力撐,現已成為熱店,每次路過,門外總有很多人等位。

2014年1月1日 星期三

廣島 ばつけ麵本舗 ばくだん屋:沾麵再爆發



前年年尾,廣島つけ麵本舗 ばくだん屋進軍香港,在銅鑼灣駱克道開店,那一記200倍辣沾麵,成為勇士們挑機之理由,若然你成功征服200倍,店方會為你立個紀念碑,流芳百世。

後來有朋友成功挑機,上載相片至社交網站,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樣,我曾光顧過兩次,分別是兩倍與十倍的辣度,相比之下,只是隔靴騷癢而已。

不久之前,路過駱克道,廣島爆彈不見了,那麼快便結業?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