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0月31日 星期三

The Pawn:在正紅旗下,喝著維多利亞式下午茶



三,四十年前,香港沒有保育這一回事,當城市要發展,就算幾有價值,外型有多美的建築物,也難途一劫,大家知道以前的郵政總局香港會有多美嗎?

近年,集體回憶當道,人人都說要保育,剩下來的舊物,便成為香港最重要的資產。

莊士敦道的和昌大押,建於十九世紀末,見證著這個維多利亞的變遷,是二級歷史建築,比同區的鬼屋南固臺,藍屋低一級。數年前,化身成為The Pawn,以另一個面貌示人。

2012年10月29日 星期一

澳門:8 The Eight



自從澳門開放賭權之後,這一點,有好,亦有不好。

以前我們過去找吃,主力專攻小店,到今天,變成光顧米芝蓮食店。有人說因為賭權的開放,變相吸引澳門人一窩鋒去賭場工作,有誰還會願望在小店淥麵?

2012年10月28日 星期日

楓林小館:人在黎明




這一晚,人在大圍站邊緣,原因,只有一個,就是在楓林小館擺陣,為友人K兄慶祝生日。

一共四圍人馬,聚集在楓林的二樓,沒有英雄本色內的Mark哥,在花槽拿起槍血洗楓林閣,只有熱鬧賓墟的場面,在大日子當前,任你怎忙也不可推搪。

2012年10月27日 星期六

Pret A Manger:目光的偶遇



對一個地方的喜愛,自然愛屋及烏,連帶當地的事物,文化,也一一照單全收,像這個法國名,英國心的三文治店Pret A Manger,正是我其中一個至愛的飲食品牌,每一次光顧此連鎖店,腦海總回想起多年前,在倫敦Carnaby St分店的點點回憶。


實此段回憶不甚特別,只是某一個早上剛下機,即刻放下行李,來吃個早餐而已。你可能會覺得有點誇張,但如果喜愛一件人和事, 什麼傻事也做得出,當然,殺人放火,姦淫擄掠,除外。

2012年10月26日 星期五

Godiva:此時此刻




在小學的年代,也是很多,很多年前吧,那時候家庭環境不大好,對一個來自草根家庭的朋友,吃朱古力像今天上高級餐廳用膳,一樣是大件事。

所以,每一次與家人逛超級市場,看見零食架上,林林總總的朱古力,只有不斷地流口水,只可以拿上手摸一摸,然後放回原位,聽說,太理想的戀愛都不可接觸?朱古力,也是一樣的嗎?

2012年10月25日 星期四

一壽司:我的初夜



近十年的迴轉壽司界的生態,由當年的元祿獨大,演變成今日的板系為全港第一大迴轉壽司店,反而在差不多時間出到的峰壽司,越做越縮,連白沙道的老店,亦一早關門大吉。

高級一店,可以去千兩,最差的明將,是地獄級別,那麼走中間路線,又怎樣去找自己的定位?

好知味:凌遲紳士雞




在飲食圈之中,不乏一些住在小弟附近,或者在區內長大的朋友,我稱他們為土瓜灣之友。通常大家都會選擇在同區的食店,聚首一堂,如果碰著有特色的飯店,當然更好,我們愛吃,亦愛嚐新。

月前的晚上,召集了一眾土瓜灣之友,與幾位區外朋友,一同來到土瓜灣浙江街的中菜館好知味

2012年10月22日 星期一

鑽石冰室:重新出發



曾經,彩虹邨內的鑽石冰室,成為城中奶茶痴的潮聖地,我是其中一份子。

數年前的鑽石,其奶茶的水準的確傲視同群,奶茶味道均衡,茶身香滑順喉,結尾的茶甘,餘韻悠長,停留在口腔歷久不散,有沒有那麼誇張?信不信由你,這就是當年我的感覺,沒有吹水。

近一,兩年到鑽石,奶茶的水準很飄忽,時好時壞,好起上來就保持水準,相反,便慘不忍睹,雖然當年的白宮,奶茶的水準或不及鑽石,但大致上保持穩定,沒有時價之弊。

2012年10月21日 星期日

牧羊少年咖啡.茶.酒館:旅行的意義




作為一個飲食博客,尋找新餐廳去嚐新,是博客生活其中一部份,如果我來來去去寫某幾間餐廳,讀者們肯定大罵:(又係呢間,悶唔悶啲呀?)

相信大多人,對地區與地區之間,也有心目中的界線,那條界線可能是正式,亦有可能是自定。簡單一點去舉個例子吧,興發街是銅鑼灣與天后的分界線,登打士街就是分隔旺角與油麻地。不知道你們認同與否,我心目中把尺,就是這樣的。

2012年10月20日 星期六

蘭芳園:愛的根源



今年,蘭芳園踏入第六十個年頭,時至今日,由結志街的小小檔口,發展為數間分店的飲食品牌,可以說是成功。
  
自從他擴充發展後,外面的評價,單憑飲食網站上,眾網民的表態,似乎越偏向負面,有人說開了分店以後,水準沒有以前的好,亦有人說,現今的蘭香園,只有遊客才會去。

2012年10月19日 星期五

華姐清湯腩:清湯腩萬歲



熟悉我朋友也知道,我是九記忠心不二的擁躉。如果有朋友問我那裡吃牛腩好,想也不想,說出九記二字,完全是出自本能反應。
不過,有很多人批評,九記沒想像中的好,有點名大於實,多年以來,我每次去九記的經驗,也是愉快的,除了偶然要等位,與價格越來越貴。

2012年10月18日 星期四

鮨福助:福至心靈



作為普羅大眾的我,上正宗日本壽司,吃一餐壽司,只能選擇在中午前往,因為價錢比晚市便宜一大截。消費大約二百多元,與晚市的千多元消費,相差實在太遠了。

周日與女友在Island East Market閒逛,事後便到銅鑼灣吃午飯,本來首選是那一間近期火紅的秀殿,原來,周日是休息的。

結果,來到澳門逸園中心,想去的今村,也休息,最後來到樓下的鮨福助

2012年10月17日 星期三

22 Ships:New tapas bar in town




現今人人都說Social Media威力強大,究竟,有幾強?

第一天Soft opening的餐廳,沒有飲食雜誌報導,只是透過飲食網站Wom Guide的Facebook專頁,與這間餐廳的飲食專頁,不斷地上載有關該店的消息。。

結果,第一個營業的晚上,餐廳外面已經大排長龍。而這間餐廳,就是位於灣仔船街,由來自英國,米芝蓮餐廳Pollen Street Social的大廚Jason Atherton,主理的Tapas Bar - 22 Ships

有米芝蓮大廚坐陣,當然是一大賣點,另一樣殺著就是,頭三天的Soft opening,所有食物,一律半價!難怪眾人在社交網站看罷報導之後,一窩鋒擁至。所以,到今天還依賴飲食雜誌介紹的話,接收的訊息恐怕會比人慢幾拍。

2012年10月16日 星期二

Cafe Deco:周日山頂好峰景



上帝創造第七天,最初的原意,絕對不會是為了大家在假日,吃一頓豐富的午餐吧。

除非,你是喜愛夜蒲的人,否則,星期天的中午,與家人,愛人,朋友相聚,飲茶也好,去酒店,餐廳吃個早午餐,是繁忙的生活一大緩衝。



上周日,我與女友一起到山頂,不是扮遊客,而是到Cafe Deco,來個Sunday Brunch。

2012年10月15日 星期一

杜鵑茶餐廳:日落杜鵑





說到全香港,英倫味最重的地方,並非充滿維多利亞年代色彩的半島酒店,美利樓,九龍塘一眾以英國地方命名的街道,而是長沙灣蘇屋村,英文名為SO UK,還不夠英?

依山興建的屋村,每層樓穿插在樹叢之間,與其他屋村相比,更多一份清幽的感覺,吸一口氣,是新鮮的,絕不溝任何有害物質。

2012年10月14日 星期日

Watermark:血染的風采


多年前看過一本書,名叫101 Things to do before you die,即是在死之前,要做的101件事。如果,轉做飲食版本呢?101的數目比較大了一點,將它濃縮為10,相信大家都很容易選擇。
吃一餐懷石料理,去全球知名的三星餐廳,吃一頓晚餐,或者,與心上人,到自己喜愛的餐廳?
在我心目中,十樣在死前要到的餐廳/要吃的東西,其中一樣,就是吃血鴨。

時新快餐店:時勢做時新



接上文的約克郡布甸,社會氣氛越差,人便會越懷緬過去常陶醉,甚麼也是以前的好。

近年多了一個名詞:集體回憶。我們開始重視保育,同時亦重視昔日老香港的味道。

幾年前,在飲食網站上,紅磡的時新快餐店,忽然備受網民門追捧,旋即火紅起來。直到今天,該店在網站累績了數百個好評。

2012年10月13日 星期六

Yorkshire Pudding:Good old day



香港回歸大陸十五年,社會上的怨氣越沸騰,港人越是懷念昔日,港英年代的美好時光,當然,包括我。
有朋友說過反對殖民主義,亦有某藝人說懷念港英的人,在微博大罵這些人是賣國,但是,香港有今日的成就,英國佔上絕大部分的功勞,這一點是無可置疑的。
英國人帶給我們的民主,國際視野,音樂,電影,時裝,獲益不淺。說到飲食方面呢,大多人的答案:敬謝不敏!

2012年10月11日 星期四

中國冰室:Silence is easy




再次來到近乎被街市埋沒的中國冰室,無可否認,很多人因為PTU這套杜Sir作品,才懂得摸上門。

當走到樓上閣樓,一步一步好像走進時光隧道,稍加一點點幻想力,眼前的景像,可能回到六十年代,面前的是一對梳騎樓裝,亞米茄頭的少男少女,正在拿著剛買下的披頭四滾石的唱片,熱烈地討論米積加,抑或保羅麥卡尼有型?

2012年10月10日 星期三

Bistro Du Vin:城西上的Bistro





港人一向視法國菜為Fine Dining的象徵,與High class形同等號,隨著港人的眼光越來越擴闊,此觀念亦逐漸地改變。

近年在香港開了一些以Bistro形式的法國餐廳,如雲咸街的Pastis,伊利近街的Bouchon Bistro Francais,還有鴨巴甸街的Libertine等等。。。。

城中最新的Bistro,名叫Bistro Du Vin,剛進駐在西環爹核士街,取代了小甜谷的位置。與隔離的Piccolo份屬同一系,當然一個法國,一個意大利,兩者風格迴異。

2012年10月9日 星期二

得龍大飯店:唔似貓,唔似狗,師奶淫得很



多年前星爺的電影新精武門,有一幕是瀟洒哥在酒樓推車賣點心,大叫著:(唔似貓,唔似狗,師奶淫得很。。。。)

那位很淫的師奶,並不是甚麼淫娃蕩婦,而是鮮蝦銀針粉,是我小時候,與家人上酒樓飲早茶,最喜愛的其中一味,到今天還應不應該,將它歸納入點心類別?

2012年10月8日 星期一

鼎泰豐:始終是小籠包




十年前第一次到台北旅行,到步之後,先去酒店放下行李,第一站就是由西門町乘坐小黃,向著永康街進發。。。

鼎泰豐三個字,曾是未到過台北的人,一個夢想之地,當年很多人都說:(去到台北,一定要鼎泰豐吃小籠包!!)

2012年10月7日 星期日

金峰靚靚粥麵:無限風光在金峰



早上吃一口粥,從來都覺得自在,但是,鰂魚涌的金峰,則有所不同。

第一次到訪,在數個月前的平日早上,沒有特別異樣,周末日早上來,便見真章了。

2012年10月6日 星期六

公利:明日公利終結時




當老店活了幾十年才開分店,原因不出一個:為未來舖路。

喝了多年,在中環荷李活的老字號蔗汁店 - 公利,早前在灣仔修頓開設分店,老店身處的舊樓不是甚麼一級歷史建築物,早晚都會難逃拆卸,被重建的命運。

2012年10月5日 星期五

店小二(東寶):人生,就是不停的戰鬥



渣華道街市的東寶小館,一早已成為民間傳奇,現今坊間某些小炒店,或多或少受到東寶影響,更有些小炒店,如天后的仔仔,觀塘街市已結業的阿叔小廚,正是由東寶出身,說其為少林寺,也不為過。

以雪凍的湯碗來喝酒,便是在十多年前,由東寶帶起此股風氣。其影響力,是驚人的。

第一次來到東寶,已是上世紀最後一年,這十三年內,斷斷續續來過七,八次,對上一次到訪,數回四年前的開年飯局了。

2012年10月4日 星期四

蘭香麵家:古道熱雞腸



小弟在將會推出,聯邦四十周年特刊撰文,內容是說到今天鮮雞難尋,雞有雞味,再不是必然。

以前的垂手可得,今天如鳳毛麟角,時代進步,食材則反道而行,鮮雞減少,連相關的食材,像雞內臟,如是。

2012年10月3日 星期三

Openrice足球場?




偶然在Openrice,看看其他所謂食家的專頁,在其中一個食家內,看到一大段簡介:

記得當初在網上寫「食評」的原因,是想借飲食之事,撰寫一點東西,既能滿足於自己之餘,亦希望令各方的讀者,帶來一些正面的迴響。

2012年10月2日 星期二

馬來一:西環馬六甲




世紀海景,到仁民飯店,被香格里拉收購之後,變成今日的盛貿飯店

以往很少聽到有朋友來到這裡用膳,就算是住在西環,亦過門而不入,今天,飯店改了名,餐廳亦不再是千篇一律,公式化的自助餐,搖身一邊成為星馬餐廳馬來一

金華冰廳:早安,晨之美



女友經常嚷著:我們幾時一起去金華冰廳吃菠蘿油?

因大家的上班時間,作息時間存著落差,我隨時可以去金華冰廳吃個早餐,對她而言是不可能,平日的早上會在旺角出現。

2012年10月1日 星期一

我們也是這樣長大的



時光,是否一定以前的好?味道,則一定比以前的好。

對一個七十後的中坑,掃街,是成長的其中一部份,黃金門外,美孚橋底的繁華盛世,記憶猶新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