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2月31日 星期六

Dicken's:雙城故事(三)All together now



如果說光顧得最多的酒館,一定是Dicken's雙城吧。早前利物浦市打比大戰,一眾球迷朋友,再一次聚集在此,一同譜出雙城故事。




說起也是奇怪,來到季中次循環,利市兩隊竟然各自為護級而戰,真是近廿幾三十年難得一見之奇景,昔日紅軍之氣焰,去了那裏?

一班藍軍球迷嘻嘻哈哈,互相握手祝新年快樂之後,便坐下談談近況。不論是足球,家庭,音樂等話題,未開波前便暢談一番。



雙城吧的啤酒一向多選擇,生啤方面有很多是外間沒有的,好像是夜我喝的Greene King,來自英國Suffolk的麥啤,Suffolk在那?即是英冠球會葉士域治所處的郡。而Greene King亦是現今英格蘭欖球國家隊之指定啤酒。

很容易拿其他Ale,與自己常喝的Boddington作比較,Greene King的感覺比前者更清爽,味道不太濃,很易入口的級別。連加一$70一杯,其他朋友有些已戒酒,有些並不好杯中物,Coke light,Coke zero,雜果賓治此起彼落。另外亦有朋友喝喜力,Stella Arotis,各式其式。基本上大家來慣來熟,連侍應也記得好幾位朋友之喜好。因為怡東是與文華東方同一集團,該集團之文化,就是要求員工記著客人之喜好,不論是前堂部,房口部,餐飲報,他們有一個資料庫,是記錄客人之喜好。



每一次看打比戰,總是氣氛幟熱,沒有拿著打氣棒亂拍,不懂足球趁墟之仕,每一位也是真心擁護自己球會的人,熱情,笑聲,歡呼聲,歌聲,噓聲,正好代表我這一群,亦是雙城吧內,其中之一種文化,空氣。

每一次也有人說,如果你另一半是local rival球迷,怎辦?哈哈,多年前在利物浦旅行,看到市內報紙Liverpool Echo之頭條,正是報導一對半熟男女,與其初生兒子合照,女方身穿利物浦球衣,男方是愛華頓球迷。証明利/愛是可以一家親,但我自己就寧願另一半不是球迷,也不要是利物浦球迷。

好了,回歸現實,先落後,後來憑碧福特反超前,最後被古積特的十二碼,逼和二比二,手上的啤酒喝清光,大家還是繼續為護級而戰,哈!哈!哈!



今季對著同市宿敵,一勝一和,雖不及黑池般"雙殺",總叫保持不敗,也可說飲得杯落矣。

Dicken's:銅鑼灣告士打道281號香港怡東酒店地庫

延伸閱讀:

雙城故事(一)Darts of pleasure

雙城故事(二)Take me out

2011年12月30日 星期五

龍也:龍紋身的拉麵


這一年來,日本拉麵店開完一間又一間。豚王達磨開分店,一風堂進軍香港,半年來已經有兩間店,以雞白湯作主打的鳥華,還有受到米芝蓮推介,但外間反應不一的拉麵。。。

臨近新一年,仍有新店趕搭尾班車,其中一間,就在銅鑼灣的邊緣 - 大坑京街的龍也

現今食客的飲食知識越來越高,尤其是日本料理,由日本人主理,是最基本。但這裡的店主,是本地人。在京街這樣僻靜地段開店,一定信心不小。當然,租金沒有外圍如浣沙街,銅鑼灣道的貴,這是事實。

麵店面積不大,最多只能坐十多人左右,新開不久,還未廣為人知,中午來到,只得三個食客在內。




拉麵一共有三款,有白龍,黑龍,赤龍,白龍是原味豚骨湯,黑龍是加了黑蒜油,赤龍是辛辣。其他小吃有秘製豬肚,枝豆,明太子薯蓉沙律等等。



來一碗最基本的白龍,$79一碗,配菜每天不同,是日的配菜為凍甜番茄,很重的麻油香味,番茄味道鮮甜。



另外還有三款不同的配料,有芝麻,紅姜絲,泡菜。



原來,這個九州長浜風味的拉麵,是食之有序,一開始吃甚麼也不下,吃到20%便加芝麻,40%下紅姜絲,60%便加辛子高菜。



吃拉麵之首要,一定是喝口湯底,味道帶有豚骨的鮮,質感頗薄,沒有太油膩的感覺,與同區的達磨濃得起膠,是南轅北轍。倒也有點像一風堂的風格,為了遷就女生的口味,便將本來應該很油的豚骨湯底,調教至清淡一點。



店主說: (我們不下味精,所以味道比外面的淡一點。)單憑這一點,已經可吸引另一批食客前來。中立一點去評價,如果你喜歡一風堂的豚骨湯,應該會喜歡這個湯底。但是吃得油膩的我,還是豚王比較合我口味。



麵條是用上幼身麵,可要求軟硬度,我選了硬,麵條彈牙帶有嚼勁,沒有鹼水味。糖心蛋是用日本貨色,夠流心,蛋味香濃。



叉燒則比較失色一點,烤得不夠香,幸好,肉質還鬆化可口,如果多一點點脂肪位,食味會提升。



另外點了秘製豬肚,$25一小碟。每一片豬肚切得像煙肉般薄,入口爽脆,將面頭的醬料伴勻,之後,辣度幾可級數提升,舌頭幾乎麻痺,但很刺激,令人吃個不停口。

我問店主:你加了甚麼下去,為何這樣辣?

店主:是柚子辣椒,只是加了少許。

該店原來尚未正式開幕,現今是試業當中,下星期便正式開業。

龍也:大坑京街16號C鋪

Dicken's:雙城故事(二)Take me out


月前又來到雙城吧,在非球賽日前來Happy Hour,而且,只有一個人來,史上首次。

沒有買一送一,只有特價,這天想喝得輕一點。來杯不是啤酒的啤酒Strongbow。用Old Speckle Hen的杯盛上,感覺很奇怪。

店內其實有Strongbow專用杯的,雖然沒有甚麼大不了,啤酒不同紅酒,用不同的杯會有不同效果。不過個人覺得,飲那一隻生啤,就應該配回相同的原裝杯。這些無聊到極之執著,身邊之朋輩一定說我黐撚線。



屈指一算,上一次在酒吧喝Strongbow,已是數到多年之前,在倫敦Brixton Academy內的酒吧了,那時是獨自看Franz Ferdinand演唱會,之前百無聊賴,一人在此飲酒。獨個兒去看演唱會,感覺蒼涼。

而在酒吧內,比我遇上頭髮及肩,單眼皮大眼,身穿灰藍的運動外套,深藍低腰牛仔褲,來自韓國的她。。

大家也是因Franz Ferdinand,而老遠來到Brixton,大家因口喝而來到酒吧飲酒,同樣地,大家也喝Strongbow,而且,大家也是東方人面孔,自然有點"親切感",同樣地,大家也是獨個兒來看演唱會,亦好自然地搭起訕來。。

她手持的門票是企位,我就坐位,不能順勢約在一起看,唯有相約完場後在門口等。之後大家用有限公司之英文,由Brixton傾到去Oxford St,這一夜,兩個在異鄉寂寞的心,在這個晚上一拍即合。



So if you lonely,you know i,m here waiting for you。




宵夜過後,她跟我坐Tube到Kensington Olympia站,回到小弟下塌的酒店,彼此也不再埋沒潛在的原始本性,有如脫韁的野馬,一發不可收拾。

未天光已醒,轉身一望,身邊的她不見了,沒有留下任何聯絡方法,留下的,只是枕頭面的洗頭水香味,遺憾也來不及,好像,發了一場夢,醒來甚麼也撲空。

這天還要到愛華頓主場,觀看對阿士東維拉的賽事,小弟要趕時間梳洗,趕路去Euston站坐火車上利物浦,在北回歸線的車卡上,帶著昨夜的絲絲甜蜜,而短暫記憶。。



同是天涯淪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識,也許不必知道我是誰。

把最後一啖的Strongbow乾掉,將2004年的時光扯回到今天,感到回頭已是百年身,教人英雄氣短。

現今又會偶爾地想,不知道她現在如何?最後有沒有實踐她的承諾,去到東歐走走?仍愛聽Franz Ferdinand嗎?又嘗試在Facebook上找她的蹤影,但小弟連她的名字也記不起,怎去找?我覺得,這一刻,我像個痴漢。

女人如衣服,如在fitting room內的倒影,霎眼會覺得很正很型,但將件衫買下來的時後,才發現不是自己心中所想。

算吧,還是將最好的一面記住。一剎那浪漫,總比完全的擁有興奮。




Auf Achse - Franz Ferdinand

You hear her
You can't hold her .
You want her
You can't have her。。

Dicken's:銅鑼灣告士打道281號香港怡東酒店地庫

2011年12月29日 星期四

Dicken's:雙城故事(一)Darts of pleasure


鄧小平說過五十年不變,回歸只不過十四年,人心已變,物事人非。左派勢力迅速抬頭。連港人也淪為"港燦",漸比大陸的人和事逐漸同化。

身為舊大英之殖民地的香港,現今存著英倫味濃的酒館,已經不多。這間位於怡東酒店地庫的Dicken's雙城吧,是其中之一間,不過回歸過後,酒館就開始漸漸美國化,一眾運動球衣作為裝飾物,有如美帝的運動吧之味道。

與小弟同樣是眷戀著殖民年代的友人,這夜首次搭足已漸褪色的雙城吧。雖然已成"英美混血",論到硬件,如梳化,木檯木凳,仍滲進一點點英倫味道。

小弟向她推介之Old Speckle Hen,她喝罷一口,再用舌頭沾沾咀角地說:(有點點似Kilkenny。)再看店內的一角,牆上有飛鏢靶。正宗的英倫酒館。一定會有些Pub game供玩的,除Pool之外,當然亦有飛鏢。

友人向Bartender拿取一些飛鏢,就走向鏢靶面前,擺起姿態準備擲飛鏢。我說:(你看到你腳下有幾條界線嘛?你身為女子。企在七呎六條線擲,我就企在八呎六,OK?)

邊擲邊懶熟悉對她說道:(你知嘛?在英國那邊。擲飛鏢是可以出大場面,每一年的酒吧飛鏢王大賽,連電視也會有轉播。) 話口未完,可能酒精上腦之關係,連擲兩鏢都出界。



當她專心地擲飛鏢時,小弟再一隻手Tetley,s,一隻手嘉士伯。她身為利物浦死忠球迷,嘉士伯當然是屬於她。身為利物浦宿敵愛華頓球迷的我,飲著嘉士伯像飲尿一樣,真係不是味兒。她大笑: ( 係你Bitter而已,哈哈!) 猶言在耳,大抵手上的啤酒注得很滿,突然之間手震,點點啤酒滴在我新買不久的FCUK jumper上,本能反應地說了一聲:FUCK !



不談波只談風月,大家共享一大碟墨西哥粟米片,邊吃邊問:(幾時一起過英國遊玩?帶你去劍橋康河撐艇仔。好過你去威尼斯人坐人做貢多拉。)乘著三分酒意,再說下去:(又或者去Flea Market尋寶,之後上利物浦,帶你去完Beatles再去晏菲路。。。。)

她:(遲一會才決定吧,新工上任不久,還沒有假期,而且英鎊高企。待儲夠彈藥才想吧。)

耳邊傳來酒館的鐘聲,意味著Last order,在死線之前,我:(還要不要啤酒?) 她:(夠了,今天狀態不好,三杯過後,已經有點暈頭轉向。)說罷,她穿回其Fred Perry運動外套,說:(夜了,不如回家吧。)

回到東角道,步行到地鐵站,不知道是否酒精上腦之關係,我說:(是不是搭Tube呀?) 她:(你Tube甚麼?)

似乎,有些東西,像與生俱來,一早滲進在骨子裏,怎樣洗,也洗不掉。



雙城吧:銅鑼灣告士打道281號香港怡東酒店地庫

Posto Pubblico:冬日浪漫



早前,曾經與台北的朋友漫遊一轉蘇豪區,談到兩地的文化差別,我問:台北好像沒有中環蘭桂坊,蘇豪區的老外蒲點?

她說沒有,並覺得有點奇怪,為何香港大多西餐廳的餐牌,沒有中英對照,只有英文,而且服務生更是菲律賓,尼泊爾人。。

我答:因為香港是華洋雜處的社會,曾被英國管理過,所以比你們的台灣更為西化。你會在街上見到一大班黃面孔,但互相交談是用美式英語。。蘇豪區是香港的老外消閒熱點,既然你來光顧這裡西餐廳,便有心理準備說英語,就算致電到餐廳訂座,也是要用英語應對。。。。

這一帶的餐廳,大多是西風打到東風,顧客十居其九也是外國人,當我們進去,便覺得有點異國風情。

其中一間表表者,是伊利近街的Posto Pubblico



是晚受到餐廳的公關G之邀約,與數位朋友,一同來到試該店的新菜式。

赴會之前,已經對該店的Homemade Burrata,充滿期待,自家製的Burrata,在香港的,或者只有Posto Pubblico會做,其他的只是來貨。



這裡的Burrata有兩種味道,原味和黑松露味,將外表如布袋的Burrata切開,可見內裡的軟心流出,質感非常香滑細膩,很對辦,原味的芝士香極為濃郁,但另一邊的黑松露,多一份黑松露的香氣,更加吸引人。這是我在香港,吃過最好的Burrata,這是不容置疑的。



Homemade Mozzarella with Organic Tomatoes,除了Buratta,Mozzarella也是自家製,質感軟綿香滑,帶有很濃的奶香,充滿生命力,配以有機番茄,清甜,自然,像復古番茄的鮮甜味,是那些基因改造不能比擬。



Veal Meatballs用上牛仔肉,鬆軟而不散,濃烈的肉香,與酸甜有致的番茄醬同吃,是必勝之組合。



Eggplant Rollantini是具層次感的一道頭盤,以茄子包著芝士焗,連同茄醬一起吃,三種不同的個體走在一起,合作愉快。




Straw & Hay Tagliolini with Peas & Pancetta同系人馬的Linguini Fini,以創作意粉打出名堂,Posto Pubblico也不輸蝕。



第一道意粉Straw & Hay Tagliolini with Peas & Pancetta,是兩種顏色的麵條撞在一起,綠色的是加進小麥草汁。以忌廉汁,煙肉來配搭,你說是否與卡邦拿娜相同?那又不盡然,起碼這道意粉,還來得清新一點。



Bombardoni Pubblico with Veal,pork,beef,個性強得多了,以三種肉混合一起,味道更加強烈,簡單一點說,Bombardoni是Penne的加大版本,吸汁力更強,用來配以味道強烈如茄醬,深慶得人。



Roasted Pepper Risotto,質感略為軟了一點,否則就更好。




如果你是重口味之人,Cacio e Pepe一定對你口味,只是用芝士,黑椒來作材料的Cacio e Pepe,那種騷香的芝士味道極之濃烈,G先生打趣說是為我而設,說我喝了很多酒,吃這個有助解酒之作用。



主菜也是大堆頭,Grass Fed Tenderloin,顧名思義,此牛扒是用上草食牛,肉質軟淋,味道濃香,配菜是大磨菇,菇香清幽,鮮甜多汁。



Chicken Fra Diavolo的做法,與德國人做牛仔肉一樣,將肉身耷到扁,然後加些香料煎,便成這樣子,香口惹味,同樣亦不失雞肉本身的彈性。



在英國的時光,很多機會吃到鱈魚,因為炸魚薯條通常也是用鱈魚,這道主菜Pan-Fried Atlantic Cod,鱈魚來自大西洋,外層微微煎香,已經將魚肉的鮮味緊鎖著,肉質鮮嫩,魚肉下的白菜苗,感覺有點點中西合璧,但不要緊,最重要是好吃。



在頭盤,意粉,主菜之後,當然少不了甜品,但已太飽了,我只是一名正常男子,絕不像女生般,天生有兩個胃,還是留待給其他朋友享用。



曾有人向我抱怨過,說在香港吃一頓西餐,除非是高級地方,否則,不吃也罷,中價的西餐廳,大多是假洋鬼子店。尤其是蘇豪一帶,最多這類餐廳,間間也是千篇一律,賣同一款牛扒,同一款鵝肝,同一款甜品,倒模一樣,沒甚特色可言,但價錢也是一樣地不便宜。。

當你來Posto Pubblico之後,這種想法,一定會改觀。

Posto Pubblico:中環蘇豪伊利近街28號地下

2011年12月27日 星期二

台北:台北,早安!阜杭豆漿




作為不夜城的台北,大大小小夜市,宵夜食店,廿四小時誠品。。。

人在台北,最難的一件事,就是早起床!

所以,之前三次來台北,還沒到過阜杭豆漿

這一次,終於立下決心,要一嚐台北最有名的蛋餅,鹹豆漿。難得台北友人小V,也犧牲睡眠時間,肯早一點起床,陪我一起吃。

小弟下榻的酒店在漢口街,與位於善導寺站的阜杭,只是一個捷運站之遙,大約是旺角,與油麻地之距離,在新光三越門口,跳上一架東行的公車,幾分鐘便到。



阜杭在華山市場之內,每天大清早已開門,賣光便關門,有朋友說過,中午來到所有東西已賣光。



早上七點多,已經有大約十個八個,正在店外排隊等候。因為流量大,所以很快便輪到我們,實際上不是等得太久。



在另一邊的廚房,看見多名員工,正忙於炸油條,一間小小的豆漿店,竟用上多名員工,假約在香港,絕對是不可思議。

我們點了厚燒蛋餅,鹹豆漿,與焦糖甜餅。



鹹豆漿的豆味很香,很濃郁,質感香滑,與我在香港的上海小店,吃到的有點點不一樣,這裡的豆香,更為突出。



厚燒餅夾蛋的外表像很硬,其實餅身既熱燙,又鬆軟,還帶一點點燒烤的香氣,中間夾著的蛋,滑溜而帶濃甜的蛋香。



小V強烈推介的焦糖甜餅,果然令人驚艷,外表有點兒像煎堆的甜餅,包著的是香甜清香,而且不膩的焦糖餡!吃了一口,回想對上三次台北之行,為何不來吃個早餐呢?



離開市場的時間,還只是八點多,但這段是尖峰時間,上班族陸續到達,人龍已排到出樓梯,所以,想吃,要趁早。

來個假設性譬喻,如果我是台北人的話,相信我每個星期,到阜杭吃早餐的次數,會與我到勝香園吃茄牛麵,上環生記吃個豬心粥一樣。



可惜,如今只能與她,建立一段兩地情,要久不久才能相聚,莫非,遙遠的距離感,從來都是引人入"性"?

阜杭豆漿:台北市忠孝東路一段108號2樓(華山市場二樓)

2011年12月26日 星期一

MIST:Last Christmas


當大多朋友,也是五天工作,放紅假,作為服務性行業的我,每周工作六天不特止,大時大節更眼白白看著別人狂歡。。。。慨嘆自己當初入錯行。

之前兩年的平安夜,因為她,身上穿的是燙得畢挺的恤衫,西裝外套,頭髮也塗上髮蠟修飾一番。才與她的美麗,Stylish相配,如今,一切已成過去。。

本世紀最冷的平安夜,只是一件T - shirt,再披上件Karrimor算,任由頭髮縫鬆便出門口。

平安夜晚上,本來想試在銅鑼灣霎西街的新拉麵店,無奈地來到已經關門。結果轉到去新會道,米芝蓮一星級拉麵店MIST。實在始料不及,在這個情況之下,來到這間我一直想光顧的拉麵店。

眾多人也在這個晚上,趕著去酒店,吃個挪威三文魚/無味火雞聖誕大餐,或者上西餐廳,吃個比平日貴一倍,還是平日吃的那一件鵝肝/牛扒的套餐來應節,堂堂一間星級拉麵店,平安夜晚只得三檯食客。深信好些港女的心態,假若在大時大節,男方只是帶她來吃拉麵的話,一定全程黑面,事後再上She.com討論區,大數男方不是,說怎樣怎樣孤寒,為何其他人去那些big name如Petrus,Caprice,而我只能吃拉麵?

火鍋是屬於群體,拉麵是屬於個體,就算一個人來,感覺不致太過難堪。



與其他拉麵店作比較,MIST的格局像一間西餐廳,多過一間拉麵店。相信,他們的一粒星,或多或少在這裡爭回來。





除主打拉麵之外,亦有一些料理,價錢方面一早有心理準備,最便宜的拉麵為$110,加隻蛋便多付$20。湯底有數款可揀,鹽味/MISO/醬油,或一些季節限定,如雞白湯/豚骨湯,可是這一晚,沒有季節限定供應。



抽屜內的單張,說明店方沿用食材之源頭,待大家可以吃得安心,年初日本核電洩漏危機,很多食店即刻與日本劃清界線,MIST的肉類,海鮮,穀麥,調味料,依然堅持用日本貨。



餐前小吃是Mozarella與番茄,在日式拉麵店吃此味,未免有點不可思議,如果在MIST,似乎又理所當然。



近期吃得豚骨湯拉麵多,今次便來個MISO拉麵吧。拉麵內,有辛蔥絲,筍絲,叉燒。



湯身濃厚,湯面帶點油光,日本拉麵應該如此。味道甘中帶點甜,沒有一味死鹹,很有層次,面頭的辛荵,有提味之妙。




叉燒入口鬆化,肥膏位甘香味美,論烤功或者秀拉麵會好一點,但是說到叉燒的質素,MIST贏一條街。麵條用上日本麵粉,在工場自家製,不像豚王/一風堂的幼身,粗身吃落更有質感,更能掛汁,當然沒有討厭的鹼水味。$110一碗拉麵,當然不便宜,但絕對稱得上物有所值。



一碗拉麵當然不夠,另外點了麵店其中一道名菜,香焗那霸甜薯豬腩。
瘦肉部份有點過實,肥肉位則非常甘香味美,燒皮香脆,豬腩肉上的醬汁酸甜得開胃,每件燒腩之間,更夾著不同蔬菜如露筍,椰菜仔,蘿蔔等,賣相與店內環境一樣地像西餐。

曾經為香港的日本拉麵店,以英格蘭足球聯賽體制來分級,MIST與豚王,函館一樣,在我心目中,是英超級別。

平靜的平安夜,一個人嫌冷,擁抱著MIST的MISO拉麵,尚未晚。吃得一臉滿足,表面上是笑臉,咀角上還是滲出一點哀愁,心裡無盡空虛。



站在店外門口,任風沙吹我面,獨我闖,追趕風中,誰伴上路?

Last Christmas I gave you my heart
But the very next day you gave it away
This year
To save me from tears
I'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



MIST:銅鑼灣新會道4號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