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11月29日 星期二

柴石燒:日日食最後的時光


將軍澳Parkside裡面的「日日食」,是全港唯一一間旗幟鮮明的美食廣場,我曾經在此吃過牛腩與花甲粉,水準不錯。

身處美食沙漠,能夠在集團式經營重重圍困之下,以價廉物美殺出條血路,開業兩年多,受到街坊們歡迎,甚至有不少人專程跨區光顧,絕非倖至。

可惜,明天(30/11),就是這個美食廣場的最後營業日。

有想過約住在附近,以往經常在此打躉的友人Y,一起來吃個晚飯,當是作個告別戰,但是她現在不能堂食,原因你知我知。

2022年11月27日 星期日

曼谷:第一站之碼頭美食廣場@Terminal 21



長達兩年零九個月不飛之生活,終於在上星期終結。

當0+3消息一出,即刻上旅遊網站,看看機票價錢,剩下年假不多,只能打亞洲主意;適逢日本開關在即,個個爭住搶,加上航班少,還貴過疫情前去歐洲。

再想一想,原來我仍儲落一點飛行哩數,嘗試碰運氣,結果日本搶不到,曼谷就有機位。

出發前並沒有久罕逢甘露,興奮到失眠的心情,我乘坐下午出發的航班,當日早上才執行李,與之前一樣,瀟瀟灑灑的給我瀟灑的上機。

一場「正義迴廊」的時間,由香港飛往曼谷,只有背囊跟身的我,從機場乘坐鐵路到Makkasan站,再轉一程地鐵到Sukhumvit站,然後轉BTS到下榻的酒店。

只有背囊跟身的我,選擇先在Terminal 21稍作停留,在5/F Food Court「Pier 21」來一記下午茶。

2022年11月24日 星期四

文華廳:未來見。


數年沒有見面的美女朋友M,這個月來她在社交網站,不斷分享與朋友同事聚餐的相片,舉動有點太不尋常。

因為之前她有一段時間沒有更新,再看看她的留言,我大約估到是甚麼事。

我Whatsapp她:「妳轉工定係移民?」

她:「移民。」

那就要約個時間聚餐了。

請朋友吃好一點的中菜,通常我會選擇自己熟悉的地方,正因如此,再次來到「文華廳」打擾黃永強師傅了。

2022年11月21日 星期一

一喜食堂:飛越童真


有晚在天悅廣場對面的舊書店尋寶,經過長沙灣營盤街的「一喜食堂」,見不用等位,順便吃個晚飯才回家。

門面並不起眼,裡面別有冬洞天,不少日本卡通模型作擺設,加上播放的音樂是日文舊歌,感覺好像回到那個已不屬於我的童真歲月;我在中學年代住在這區,若當時有這類食肆,或會儲埋幾日零用錢來吃一頓晚飯,現在當然不用啦,拉麵只需$58起,免加一服務費。

是街坊也負擔得來的價錢。

2022年11月20日 星期日

鳳城酒家:大龍鳳之下話當年


上星期北角鳳城茶聚,大龍鳳之下話當年。

「上次嚟就係同你哋飲茶。」

「十幾年前你喺度搞過一場大龍鳳,我都有去。」

這場大龍鳳,當時我找譚老先生寫菜單,開了四圍,有蟹鉗有金錢蟹盒,免開瓶費,每位二百頭。

多麼美好的時光。

早在兩個月前,臨別在即的K兄,約定圍內朋友,兩個月後的其中一個周末,再在北角鳳城相聚,另外還有dress code規定:

所有出席者要穿著球衣。

2022年11月17日 星期四

愛文生:臨別秋波


終於來到K兄飯局系列的最後一餐,上星期五晚,我們來到石硤尾街的「愛文生」。

超過十年沒來過這間大牌檔,對面的「天祥」,反而去過幾次,總覺得出品較佳,但是名氣就不及前者,看看兩者的入座率,已經說明一切。

不設訂位,我在晚上七時十分到達拿籌,差不多等了五十分鐘才能入座。

2022年11月16日 星期三

Pici:大閘蟹粉意式形態



憑著合理價錢,水準不錯的手工意粉打響名堂的「Pici」,由灣仔進教圍第一間店開始,發展至現在有九間分店,漸漸地成為大眾吃平價意粉的首選。

今個月限定推出大閘蟹粉手工圓麵,只限晚市,並且不是所有分店同期進行,而是每間輪流供應,為期1-2天。

得知此消息,即刻去試。

2022年11月15日 星期二

新匯聚餐廳小廚:重遇牛下老朋友


在北角保壘街吃過生煎包之後,下一站是土瓜灣,純粹在經典電影場景拍個照留念,乘坐106巴士,上鄉道下車。

而我就先回家休息一會,晚上再戰。

臨時加插的觀塘飯局,成業街的「新匯聚」,原來是以前牛下「金利來」的班底經營。

2022年11月14日 星期一

麥記美食:再度來麥記,咀邊輕帶笑微微


一眾人在北角「鳳城」飲完茶,再去馬寶道吃豆腐花,然後行到和富薈飲咖啡吃甜品,最後一路向上,繼今年夏天的「人人和平」飯局之後,原班人馬再踏足保壘街。

下一站:麥記美食。

2022年11月13日 星期日

日升美食店:臥虎藏龍


以往去花園街熟食中心,只懂去「妹記」吃碗魚粥,後知後覺同場的「日升美食店」,並非等閒之輩。

有天在Facebook見到某食友介紹,炒麵的水準很高,趁放假的日子上去食個午飯,肉絲炒麵的芡汁厚薄適中,麵條酥脆不硬,只嫌辣醬不是余均益,連碗例湯喝得出是精心熬製非揸流攤行貨。

相隔一個月後再訪,干炒魷魚河沾滿鑊氣,條理分明不太油膩,當時已欽點這裡將會是未來開局的地方。

月前友人K兄其中一場飯局,提議拉隊來此吃小炒,晚市不用訂位,直接行上去便可。

跑馬日的晚上,接近七點才到達,沒有人趕得及在街市買到海鮮拿去加工,唯有地莊上陣,檔口有甚麼就吃甚麼。

2022年11月10日 星期四

Ami/Wood Ear:Gordon & Macphail威士忌與五道菜的配搭


以前每次到蘇格蘭Speyside區,一定會經過Elgin這個小鎮,因為我前往Aberlour、Glenfiddich、Glenfarclas等酒廠,要在當地轉乘巴士。

著名獨立裝瓶牌子Gordon & Macphail,總店就在車站附近,是另一個我在這小鎮短暫停留時,必訪的地方,當然亦會放下一點銀兩,帶走兩瓶威士忌,很難想像入到寶山空手回的無奈。

2022年11月6日 星期日

前座飯堂:霓虹裡模糊裡昏暗燈光


大坑的「前座飯堂」,三年前已記低在我飲食名單內的食店,當時是看到酒友大鈞Facebook的好介紹,大讚其手撕雞,而且是同聲同氣。

但要拖到上個月才作首訪。

復古的中式門面,貼上英文告示,還掛上一塊滑版,推開門,裡面最搶鏡是「倩女幽魂」、「為你鍾情」電影海報,老闆應該是哥哥的fans。

2022年11月5日 星期六

Radical Chic:101/F的雨後陽光




回顧六月有一個星期,經常下著雨,當約了美女朋友在ICC 101/F的意大利餐廳「Radical Chic」午飯,會否大煞風景?

2022年10月29日 星期六

Loft 7:老酒約會的必要



老酒約會的必要。

第一:不要期望一定是好酒。

第二:有心理準備中伏。

第三:就算中伏也要保持好心情。

月前某個晚上,大角咀「Loft 7」老闆G先生約晚飯,主題就是老酒,他說最近找來兩瓶六十年代的紅酒,想與大家分享一下。

2022年10月26日 星期三

Duet Cuts & Cups:理髮咖啡二合一


在紅磡南道夾在「火夫」與「素年」之間的「Duet Cuts & Cups」,集Salon與Cafe於一身。

現在我理髮通常去Barber shop,很久沒有上Salon,而我光顧這店的原因,當然是飲杯咖啡。

2022年10月25日 星期二

和順記(天后):電氣道梅開二度


多年前曾經寫過兩篇有關雞髀的Blog文,皆錄得不錯的點擊率,就是九龍灣的「日月星」,與及禮頓道「丹麥餅店」,藉著這陪伴著我這一代人長大的港式小吃,來串連一些在八十年代發生過的故事。

憑著特大炸雞髀打響名堂的「和順記」,疫境期間仍有力擴充業務,分店已經遍佈港九新界,但直至上個月,我仍未曾到訪過。

對上一個星期,有兩晚在天后,因利成便,光顧了電氣道店兩次。

2022年10月22日 星期六

家後:Coolest Dumpling


聽到「家後」二字,台語的意思是老婆,亦是台灣女歌手江蕙的名曲,我不懂台語也聽過這首歌。

在香港就是一間在深水埗賣餃子的小店。

但這裡並非賣台灣風味,除了餃子,還有日式飯團,芝士蛋糕,風馬牛不相及的組合,卻令到這裡每晚門外大排長龍,氣勢直逼隔離的大牌檔。

每次經過見到有如賓墟,等到天荒地老的場面,即刻掉頭去找「番茄師兄」或「素年」,日前黃昏六點多,在大南街買唱片之後行過來,竟然沒有人等位。

2022年10月20日 星期四

橋田臺灣牛肉麵:遲來的緣份



最近才知道,紅磡青州街有間台灣料理「橋田臺灣牛肉麵」,其紅燒/麻辣牛肉麵的評價不錯。

自從「老許」結業之後,再沒有踏足這條街半步,所以一直沒有為意,就算我住在同一區,錯過就是錯過,正如有緣的話,千里一樣能相遇,反之,幾近也好,無緣就是無緣。

2022年10月19日 星期三

富東閣:這次季候風,吹得格外兇



打風不成,換來的不是三日雨,而是吹得格外兇的季候風,拿起雨傘也吹反,索性淋著微雨好過。

掉轉地去想,終於有點涼意了,很舒服。

昨晚又是與移民在即的友人K先生飯局,地點在沙田瀝源邨「富東閣」,連同今次是第三次到訪,除了是僅有的同聲同氣的酒樓之外,價錢相宜,出品也不俗,上年與家人在此做節,又片皮鴨又椒鹽鮑魚等菜式,所費無幾。

2022年10月17日 星期一

麵屋丸京:單刀直入


很難得在晚飯時間,經過深水埗的「麵屋丸京」,門口竟然沒有人。

再望望裡面,仍有空位。

這是甚麼一回事?每次見到都是大排長龍,不論是中午或晚上,平日或假日。

會否與香港0+3有關?

我沒有深究這個問題,既然不用等位,單刀直入去食碗麵。

2022年10月15日 星期六

好湯好麵(銅鑼灣):初會佛跳牆

 


大圍的米芝蓮推介食肆「好湯好麵」,在今年夏天擴充營業,過海來到銅鑼灣名店坊開分店,頂替了以前「美味廚」的位置。

它們的多款麵食,用料精良,湯底精心炮製,惹來口碑載道,所以開業數年已經受到米芝蓮青睞,絕非意外。

上年光顧過本店多次,我亦曾經在此寫過一篇詳文介紹,棉花雞、好頭好尾、海龍皇,是我心目中的頭三位,但總有些漏網之魚,趁日前晚上經過銅鑼灣店,見不用等位就補中。

這就是佛跳牆。

2022年10月10日 星期一

老厝邊:雙十食碗台灣牛肉麵


台灣將會在今個星期四(13/10)放寬入境限制,0+7不用強制隔離,但是港人暫時未能受惠,除非你探親、奔喪、從事商務活動,以上皆非者,又要繼續等待。

兩年多沒有踏足寶島,當然想念它們的美食,威士忌活動,可望下年能夠飛過去,與久違的台灣朋友見面,飲杯威士忌。

如今只能留港吃一餐台灣料理,止一止癢。

是日雙十節,中學年代在李鄭屋邨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海,現在已沒可能重現,但是來一碗台灣牛肉麵,還是可以的。

行到來大角咀埃華街的「老厝邊」,在台語的意思是老鄰居。

2022年10月7日 星期五

民聲冰室:大坑鹹蛋高高掛



對上一次在大坑「民聲冰室」吃肉餅,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。

當時它們一記肉餅山,惹來慕名者眾,在飲食網站成為熱話,多年後的今日,依然受到不少人支持,同聲同氣嘛。

枱頭見到橙色圓圈招牌,我在想這是代表肉餅上的鹹蛋?

畢竟民聲與肉餅的關係,密不可分。

2022年9月30日 星期五

志光麵檔:醉雞豬膶好拍檔


上年春天在佐敦德成街短暫營業,賣豬膶米的「志光麵檔」,現在已搬到大角咀角祥街,聽說水準好過當時,但始終未能抽空一嚐。

遲人一步總好過無到,從大南街行過來,穿過兩間大牌檔,過埋港灣豪庭,其實不太遠。

2022年9月29日 星期四

紅眼Flight憂憂的看著這孤城



現在算叫做通關,回來不用隔離三晚,相信大家都已經蠢蠢欲動,準備計劃外遊。

搶了機票沒有?

但是航運業的元氣,並不能在一時三刻恢復,在供遠過於求的情況下,機票的價錢亦較疫情前貴不知幾多,慶幸還有一些哩數,又給我兌換到,兩年多的不飛生活,可望在今年第四季終結。

從前一年飛幾次,只要有三日連假就快閃鄰近地區,時間分秒必爭,下班直接拖住行李出機場,回港直接到公司上班,絲毫不差,起碼未曾過因航班延誤而遲到。

有好幾次因為貪平機票,乘搭深夜出發的航班,俗稱紅眼Flight,你話坐夜機去歐洲/澳洲,路途遙遠,戴住滅噪耳機加眼罩,通常都瞓到七個小時的話,問題不大。

Sofi Coffee:長洲哨牙刀在九龍城


九龍城正在蛻變,不再只是泰國料理或火鍋店的代名詞,咖啡店有越開越多之勢。

最常去是迴旋處的「慵懶生物」,不遠處的「Sofi」,亦是久不久會去的地方。

2022年9月28日 星期三

Testina:米蘭前哨戰


正在計劃下年歐遊的路線圖,意大利米蘭是我的射程範圍之內。

有間餐廳早已放進我的飲食名單裡面,以牛內臟為主角的「Trippa 」,在當地是屬於米芝蓮推介級數,當然現在一切言之尚早,最快都要在下年春天的事。

現在先去它在香港的姊妹店,中環擺花街的「Testina」。

這座商廈的餐廳,每到兩年就翻一翻,是該飲食集團的風格也,「營致會館」已經是最老資格的一間。

2022年9月25日 星期日

鄧記川菜Deng G:維港川流


又是一月一度的臨別秋波飯局,友人高達提議去尖沙咀K11 Musea的「鄧記川菜」。

可算是久仰大名,灣仔店未曾有機會組隊/跟隊去,移師尖沙咀,面臨著維港夜景,是絕對的優勢。

我們一行五人麻甩佬,有沒有海景也沒有所謂,最重要是它們的出品如何。

2022年9月18日 星期日

米気:紅磡南道嗅米氣


每次經過紅磡南道的「米気」門外,例牌墟陷,年青人佔多數,與對面是理工宿舍,或多或少有點關係。

這間賣日本家常料理的餐廳,有甚麼吸引力?

最近到訪過三次晚飯,終於明白它們長期生意興隆的原因。

2022年9月14日 星期三

鳥酌:夏日燒著鳥



元朗國的「鳥酌」,走Omakase路線的燒鳥店,以本地農圃雞做主角,店子不大,要預早訂位。

我致電詢問店方最快幾時有位,也要等一個星期,相比起那些預約困難的壽司店,似乎又不太難。

位置在鳳琴街,在雞地賣雞果然是常識。

2022年9月11日 星期日

Heima Heima:夏日的懷念


五年前到長洲,行到去近張保仔洞,有間咖啡店的名字很熟悉,取自冰島樂隊「Sigur Ros」的一套紀錄片名字「Heima」。

時為七月,借個位飲杯咖啡,看書,消磨了兩個小時,似乎是一個美好的避世之地。

但是我始終未能定期到此小島一遊,一別就五年,今年夏天的下午,又再行到過來。

2022年9月5日 星期一

三一餃子(女人街):從過去到現在


從白田到中環,走創作路線的「三一餃子」,最近在旺角女人街開分店,就在經常排長龍的「一生懸麵」隔離。

從白田的玫瑰餃子,到「阿布泰」都可以買到的蒜芯豬肉餃,有姿勢有實際,沒有為創作而創作得出來的三不像。

新店的面積較中環店大,某晚在門外見到裡面仍有位,即刻行入去。

2022年9月1日 星期四

鮨悟:Omakase的覺悟


予約困難的Omakase,已成為一般人的迷思。

除非你很有恆心,不斷上網捕住鮨店的訂位網站,或者你身邊有位朋友肯帶上,否則就只是一個都市傳說。

「係咪真係咁好食?」

「收成二千幾三千一位都訂唔到,啲人係咪有錢到咁?」

沒錯,很多香港人的確有錢到咁。

疫情不能外遊兼有錢無掟使之下,造就這兩年的Omakase開極都有,我到訪過好幾間,慶幸都是滿意地付鈔離開;有時在Omakase群組見到不少網民分享一些中伏的經歷,似乎已經去到接近泛濫成災的地步。

越容易訂位的鮨店,就越大機會出事,有網民這樣認為。

其實也不盡然,只是當某幾間成為了風頭躉,其他鮨店相對被冷落,像今年夏天的某天中午,到訪過尖沙咀的「鮨悟」,其$800+10%的Omakase,出品對得起這個價錢。

2022年8月27日 星期六

炭火Dining炎:夏日炎炎燒鳥夜



日式燒鳥店提供Omakase菜單並不是新聞,數個月前在元朗國的叫雞經驗,仍未動筆在此分享,現在讓上個月到訪過的新開燒鳥店捷足先登。

就在灣仔謝斐道,富士大廈後面的「炭火Dining炎」。

聽個名都知是用炭火,主理的日藉師傅,曾經效力ICC的「田舍家」。

Omakase菜單每位$788+10%,並不只是燒鳥,還有其它海鮮與肉類,到訪當日仍免收開瓶費,趁有時間在附近買了一瓶法國sake赴會。

2022年8月25日 星期四

鳥久:梳打不鳥


一行五人在石硤尾晚飯後,有人提議去另一個地方再吃。

好像很久未試過一連走兩場了。

十多年前,友人阿火離開香港前數月,不斷到大大小小食肆,一間駁一間,午飯緊接下午茶,晚飯再宵夜,我就是他身邊的其中一份子。

當時三十出頭,食力還好,樂於奉陪。

現在不能同日而語了。

我們當晚的話題,就是提及當年以上的瘋狂歲月,席上所有人,都是阿火的朋友。

最近圍內常見面,皆因友人K將會在秋天移居海外,只要他想去那裡,我是二仔底死跟的。

行到去荔枝角道,目的地是拉麵陳的新店「鳥久」。

2022年8月21日 星期日

天丼てんや(黃埔):大雨晚上的天丼


疫情期間不能自由自在地飛,造就了不少日本料理生意興隆,貴價與平價皆成為了贏家,予約困難的Omakase,到日本平價連鎖店,各有各捧場客,藉此一解「鄉」愁,食咗就當返鄉下,吊住癮先。

我從不視日本為「鄉下」,歐洲對我的吸引力遠高於日本,只是我喜歡吃日本料理而已。

數年前日本的「天丼てんや」,進軍香港市場,最近開到去黃埔,周末經過例牌見到外面有不少人排隊,我未曾到過其他分店,不是在將軍澳就是在元朗青衣,以上非我常去的地區。

有晚下著大雨,想去「泓一」碰運氣,看看是否仍要排到天荒地老。

無論天氣幾差也好,也阻不了一眾人吃拉麵的熱情,在我前面起碼有十幾人,打消了念頭,行過去必嘉街,又看看天丼的情況。

情況是完全相反,門外沒有人等,直行直入坐窗口。

2022年8月18日 星期四

火夫:虎虎生威


最近在我的Facebook裡面,有不少人談論位於紅磡黃埔,賣日式串燒的「火夫」。

同一條街的「素年」,已光顧過好幾次,早已留意旁邊的它存在,但並沒有衝動去試,直至看到有人分享這裡的虎蝦湯麵,即刻食指大動。

放假前夕,下班來獨食,黃昏還好,不用等位,沒有吧枱的「火夫」,一個人佔二人枱。

2022年8月15日 星期一

新奇香冰室:唯願你看見,請你燴意


較早前在土瓜灣新開的「嘉樂冰廳」,吃過名不乎實的燴意粉,我把相片分享在IG story,有人問這是用清水來燴意?

花了我數十元事少,最無奈是浪費了我的quota。

想溝貨都有心無力呀。

這類港式燴意粉,很多地方也能吃到,至於好不好吃是後話,以前最常去是何文田勝利道的「奇香冰室」,千禧年開始光顧,斷斷續續吃了十多年,但最近數年未曾踏足過半步。

2022年8月13日 星期六

碧儷苑·精點粵菜(長沙灣):新人事新作風?


繼上一次「人人和平」飯局之後,原班人馬減一半,友人K兄提議去長沙灣「碧儷苑·精點粵菜」飲茶。

在羅氏地下,取代了「鴻星」的位置,聽說是其原班人馬經營,我也有很多年未到訪過這個飲食集團任何一間分店了;在新人事經營之下,會與以前有甚麼不同?

訂了周末中午十二點,食客絡繹不絕,附近飲茶的選擇不多,相信客源主要是來自四小龍的住客,我們四人是例外,三個土瓜灣,一個沙田友,嘻。

2022年8月12日 星期五

Bifteck:和牛海鮮與氣酒一起飄浮沉溺的周末


灣仔QRE食廈裡面,走西日路線的扒房「Bifteck」,上年尾開業初期時來過一次晚飯,令我留下最深印象並非牛扒,而是紅蝦意粉。

今個月初受到試菜邀請,周末日推出的Brunch,每位$598+10%,額外加$208,可享用兩小時free flow氣酒/有氣Rose,於是問問有一段時間沒見的友人T小姐,還有興趣與我一起吃個飯嗎?

友人T反過來說,慶幸我沒有忘記她。

別來無恙就最好,這個年頭,平安是福。

2022年8月10日 星期三

陸羽茶室:飲大兩杯的約定


別人十年磨一劍,我就十年去一次。

所說的是「陸羽茶室」。

看回文字紀錄,上一次在中環士丹利街飲茶,已經是2012年春天的事,十年人事幾番新,倒是沒錯,當時與我一起飲茶的同伴,今日不知所終。

也應該這樣說:「老死不相往還。」

今年寒冷的二月周末,原本有機會重遊舊地,當日要去找達叔修理相機,無奈地遇上第五波疫情,茶室暫停營業。

上星期即興地問問年青朋友W:「我聽日放假,起唔起到身一齊飲茶?起到就陸羽見。」

當時隔著電腦螢幕飲大兩杯,隨便說說而已,但年青朋友肯陪我這位大叔癲,放假日照舊早起身,準時九點二樓恭候。

2022年8月7日 星期日

蘇媽.蘇媽馬來西亞茶餐室(尖沙咀):快閃檳城



在The One看電影之前,先找個地方快手快腳吃晚飯,一剎那閃起想吃碗「阿夫利」拉麵的念頭,但再想起它是「I.T」旗下,還是不了。

差點忘記隔離有間「蘇媽.蘇媽」,近年冒起甚速,連開分店的馬來西亞料理,地點遍佈港九新界。

只曾在三年多前,到過深水埗基隆街店,當時已經是該條街的人氣店,不久之後,社會運動爆發,惹來不少人爭相支持,原因你知我知。

晚上的加連威老道分店,酒吧區與用餐區皆熱鬧,但一個人也是不用等位。

2022年8月3日 星期三

嘉樂冰廳:搵笨實燴意粉


上個月有間老牌名店進軍土瓜灣,就是在荃灣賣蛋治賣到街知巷聞的「嘉樂冰廳」。

地點在九龍城道,新落成的屋苑「UPLACE」地下。

作為街坊,最常去附近的「一冰廳」,既然有新店進駐,而且是熟悉的名字(其實上一次去已經係十年前),放假的早上,行過來試試土瓜灣店是甚麼一回事。

2022年7月31日 星期日

京おでん-まさKyoto-ODEN:深宵關東煮


「深宵」二字,在今日的新常態之下,時間由凌晨提前至晚上十點開始。

近排有不少朋友去過這間位於銅鑼灣,關東煮料理「京おでん-まさKyoto-ODEN」,看看地址,原來前身就是上年才結業的「廣島沾麵本舖爆彈屋」。

預先在網上訂位,一個人晚上十點坐吧枱。

2022年7月30日 星期六

快樂餅店:一個快樂的傳說


灣仔老字號「快樂餅店」,將會在日內結業,多年以來,我只係幫襯過一次。

當年喺Openrice,寫個蝴蝶酥都寫到天花龍鳳,因為當時有個食評比賽,邊個有最多推介食評就有$5000獎金。

呢篇文最終得唔到編輯的青睞,最終輸短馬頭屈居亞軍,人生。

時為2009年1月。

由聖佛蘭士街出走,大家行兩步,來到對面的「快樂餅店」撲蝶,因為此老牌餅店其中一樣最廣為人識的名物,是蝴蝶酥。

幾個人圍住間餅店,在櫥窗看不到蝴蝶酥的蹤影,店員聽到即刻拿起一大盤蝴蝶酥出來:「嗱!呢度呀!」

2022年7月27日 星期三

溯Sow By Loft 7:摩羅追溯夜


摩羅街早已不只是賣古董的專利,近年有不少餐廳,咖啡店進駐,慢慢改變了這條街原有的面貌。

當大家的目光,放在米芝蓮星級女廚師,新開的副線身上,隔離有間名叫「溯Sow」,同樣是新餐廳,走本土創作西餐路線,其背景就不再多介紹喇,見到Loft 7知佢咩料啦。

上月尾請友人紫晴食生日飯,首選地點當然是支持自己友,兩年前我們去過「Loft 7」,今次就一起來試試它們的新餐廳。

2022年7月24日 星期日

Pop Street:臨別第三街在即




友人J兄突然約晚飯,作客他的地頭,他的愛店,

「呢間同路店就嚟唔做喇。」J兄加一句。

西環變幻時,正街的老店閉門數月,仍沒有重開的時間表,傳聞索性結業;行上去爹核里,以前「余均益」的廠房,現已成為咖啡店。

第三街的「Pop Street」,就是J兄的愛店。

2022年7月22日 星期五

人人和平小飯店:仲夏夜叉鵝之夢


移民之前有甚麼食肆想去?已經是不少人心目中的問題。

友人K兄離別在即,圍內的朋友最近多了聚餐,平均一個月一次,總之他開到聲想去那一間食肆,我們就奉陪到底。

日前就拉大隊去到北角保壘街的「人人和平小飯店」。

2013年中曾經受邀來試菜,當時名為「和平小飯店」,一別就九年,現在已加上了「人人」二字,是少數同聲同氣的中菜。

今次一行八人,及早訂位無失拖,亦預留了好幾道菜式,其中一位朋友更帶了葡萄酒赴會,開瓶費$100一支,我兩手空空,加上前一晚喝得有點多,還是飲茶好了。

2022年7月19日 星期二

犇Ushidoki:一人和牛之境


並非所有日本料理過江龍,皆來自日本,這間新開的和牛料理「犇Ushidoki」,是來自新加坡,當地的「Ushidoki Wagyu Kaiseki」,得到米芝蓮推介。

與隔離同系的「希鳥」拍住上,一個牛,一個雞,後者已開業一段時間,聽聞訂位狀況非常緊張,暫時未有緣份到訪。

上星期放例假的中午,獨自來吃和牛,這樣自得其樂的生活,我早已習慣,根本不是稀奇。

2022年7月16日 星期六

一日三餐:時光可變,鹹蛋蒸肉餅不變


「一日三餐」開業初期,曾經有個念頭,相約圍內幾位食友,在此開局吃悅和豉油雞,與及其它小菜。

四人一枱,分兩枱並不難,吃到晚上十點,無問題。

世事多磨,開個日子出來,這個不行,那個又不行,但又不開多幾個日子等大家夾夾,最後當然不了了之。

現在就算舊事重提,原班人馬再沒可能聚首了,有三位已經移居外地開展新生活,另外又有位已經沒有與我聯系已久,總之就好無奈啦。

剩下我一個人,黃昏六點半不用排隊直接入內,沒錯,現在是不用排隊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