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2月28日 星期六

韓珍:八色豬五花



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有能力,用鍵盤去捧紅一間餐廳,但是,某些博客,當正自己為名人,有點石成金之本領。一間他介紹過的餐廳,其後大紅的話,便沾一分光:(原來,我真的幫到間餐廳!)

當然,有時候寫文,要擅足讀者的心理,而且,早著先鞭就有優勢,像Openrice裡面,第一個為該餐廳寫文的人,我稱之為首名入球!

數個月前為新假期作韓燒評審,其中一間候選餐廳,是臨時加插上去。當時連Openrice也未有紀錄。位於尖沙咀寶勒巷的韓珍,是全港第一間(不知道是否唯一一間),有近年韓國大熱的八色豬五花供應。

如果當時我即刻在Openrice寫,肯定佔盡先機,編輯推介十拿九穩。不過,記者叮囑,比賽結果未出,一隻字,一張相也不能洩漏!

2015年2月27日 星期五

吉隆坡:茨廠街掃街記 (下)



每個圈子,總會有些神憎鬼厭,犯眾憎的人,像那位英文名Initial為LT的飲料,我們稱他為blogger界小強。

他的所作所為,實在不勝枚舉,出甜品書拿別人的相來用,當自己所有。於某間名叫瓜字頭的餅店扮試食,向台灣酒店爭取試住失敗,事後還說到像被邀試住,目的是甚麼?自抬身價,就是這樣簡單,製造錯覺,令到外間認為他很受歡迎,從而爭取試食試住機會!這些下三流,無恥的技倆,或者可以騙到入世未深的無知少女,但騙不到我們。

好了,今日又說自己受到某旅行社邀請,與他們一起去馬來西亞考察!不知情者,可能認為真的受邀去馬來西亞,好威呀你!

2015年2月26日 星期四

U Magazine:廟街的虹吸式咖啡 - Studio Caffeine



龍蛇混集的廟街,很難想像會出現一間,文青們熱愛的咖啡館。

新開不久,由兩位年青人開設的Studio Caffeine,選擇在廟街落腳,不能不說藝高人膽大,也可以說是俗流中的一股清泉。

蒲咖啡館的主旨,未必在於咖啡本身,氣氛亦是很重要的一環,當然,Studio Caffeine的咖啡種類可不少,最吸引我的,就是虹吸式咖啡。

2015年2月25日 星期三

吉隆坡:茨廠街掃街記 (上)



當我們香港人,拿著在香港賺的錢,在吉隆坡消費,好像用極也用不完似的。

當然不是叫你去巴比倫購物中心血拼,我指的,是掃街。今次吉隆坡之行,乘著住在China Town之便,怎能錯失茨廠街的地道美食?

沒有刻意安排,事先亦沒有做功課,誤打誤撞之下,走到來唐城小食中心

2015年2月24日 星期二

自助山:全城熱戀自助餐



近月最熱門的自助餐,非灣仔合和中心,六十二樓的自助山莫屬。

年前港人過大海,葡京的自助山,是其中一個餐飲熱點,對我而言,去澳門吃自助餐,未免有點浪費quota,所以只久聞其大名,直到結業,也沒有來過。

好了,當自助山渡江,來到合和中心,取代上一手的西班牙餐廳,將昔日的R66旋轉自助餐體驗重現。

自助山一出,誰與爭鋒,不久,已經晚晚爆場,訂位的電話永遠很難接得通,要親自到樓下接待處訂座。

Pizzeria Jacomax:威士忌與薄餅的親密關係



上環的薄餅店,Pizzeria Jacomax,差不多四年前剛剛開業的時候,曾經到訪過,記得當時因為身邊有位朋友,批評該店的薄餅,引來店主反擊。

好奇之下來試試,感覺不錯,薄餅味道對辦之外,肉醬意粉亦不錯。

相隔四年,L君對我說:(這間餐廳的老闆,是威士忌愛好者,你們應該認識一下。)

久別的Jacomax,面目全非,由昔日的快餐店格局,變成今日有於身處於酒吧,水泥的灰調顯得頹廢,但天花上的吊燈,凸顯了那種媚態。

2015年2月23日 星期一

Sticky House:對一碗糯米飯的執著,就是成功之母?



記憶之中,好像沒有地方,是專營糯米飯的菜式,大多賣糯米飯的小店,不是像灣仔強記,賣豬腸粉,中式甜品的小店,就是吃蛇羹的蛇店,總會有掛名生炒糯米飯作配角。

是否與糯米飯太過單調,不是糯米飯,就是糯米雞,沒有白飯的無限發展可能性。或者,是太過容易吃滯,難以獨當一面有關?

月初偶然在朋友,羊家兄妹的部落格上看到,太子的邊陲位置柏樹街,新開了一間專賣糯米飯的專門店。

其名字直接了當,Sticky House

2015年2月21日 星期六

談風: VS: 再說:酒逢知己



陳百強的經典作品 - 等,有一段歌詞,很發人心省。

(莫道你在選擇人,人亦能選擇你。)

當然,如果我選擇的,別人也選擇我,不用說太多,那就交個朋友,一起吃個飯吧!

不過,有些個性獨特的餐廳,我不會隨便相約朋友前往,要找,就要找一些同樣有個性的朋友。

像牛頭角廠廈裡面的談風 VS 再說,在我心目中,以下三類人,一定會喜歡這裡。

2015年2月20日 星期五

Steak Frites by The Butchers Club:蘇豪上的屠夫



黃竹坑的The Butchers Club,近年動作多多,在音樂會擺檔,另外開設了Butchers Club Burger,月前更在中環開設分店。

猶記得上一次在黃竹坑The Butchers Club Deli,美味的牛扒令我飽到死去活來。

G先生說:(The Butchers Club在中環開了新餐廳,你一定要試!)

可能黃竹坑店的牛扒薯條之夜,實在太受歡迎,連帶新餐廳的名字,稱之為Steak Frites by The Butchers Club

2015年2月19日 星期四

楽壽司:眾人皆醉我獨醒



羊年第一篇文章,先祝大家新年快樂,身體健康。

大約是兩星期前吧,當我在Facebook看見幾位酒友,在銅鑼灣的楽壽司午膳,看得我心癢癢,暗地裡埋怨著:(你班友仔,飲酒吃壽司兼有美相伴,做乜唔叫我?)

說實話,楽壽司我想去已久,酒友K先生經常光顧,對這裡的壽司讚不絕口。

求人不如求己,唯有食自己!即日訂即日的午飯,還來得及。

2015年2月18日 星期三

金紫荊粵菜廳:團年飯局



挨年近晚,大大小小的團年飯局一餐接一餐,你說是人氣的表現?我只覺得,都是各路英雄,給我一點點面子而已。

歸根究底,全賴上年在飲食博客界的成績,叫做不錯啦。出過下書,客串過寫專欄,風格依舊不折衷,並沒有迎合主流而收斂,正如朱咪咪話齋:(乜嘢都咁隨便,仲邊會有人俾面?)

這晚,應邀回到小弟的英雄地,灣仔會展。當然不是再搞甚麼簽書會,而是與其他博客們,在新翼的中菜廳,金紫荊,吃一頓團年飯。

2015年2月16日 星期一

拍板小館:豪吃花膠扒



今年新年來得晚,未到正月初,大地已經回春,當家母見到我只穿薄薄風褸,短褲,她大為緊張。

我:(成二十度氣溫,我出汗呀!)

當然,明白家母的關心,那就,以花膠來孝敬她。

一直想試佐敦偉晴街的拍板小館,目的是為了那一大塊,足夠四個人分,價值只需二百多元的花膠扒。

2015年2月15日 星期日

麵屋.黑琥:過江的,未必是猛龍



又一間日本拉麵過江龍進軍香港!似乎,大家對拉麵過江龍一詞,早已麻木。

如果,是標榜日本拉麵大賽冠軍呢?

中環士丹利街的麵屋.黑琥,正是挾著金賞之名而來。

2015年2月14日 星期六

新羅寶:韓國菜的啟蒙老師



說到本地高級韓國料理老字號,怎能不提新羅寶

十多年前,沒記錯是千禧年吧,當時小弟與數位朋友來到美麗華店晚飯,見識到甚麼是真正韓國料理,與任叫任食的漢陽苑,完全是兩個世界。

那個年頭,韓風沒有今天的盛,著名的韓國料理,來來去去都是那數間,直到今天,新羅寶在香港,仍是兩間分店。

The Point:三分鐘出爐薄餅



登龍街轉角位的火鍋店早已結業,取而代之,就是以薄餅掛帥的The Point

賣薄餅的餐廳比比皆是,到底The Point有甚麼殺著?

就是火山石焗爐,300度高溫,三分鐘出爐薄餅。通常只有酒店,或者比較高級一店的餐廳,只會採用火山石爐。

這天晚上,與數位朋友來飯聚,一試虛實。

2015年2月12日 星期四

Velocity Bar and Grill 天翔吧:演唱會八折優惠



上星期,我曾經在Facebook出過一段status:

" 如果,你遇上一個,喜歡飲威士忌,聽Belle and Sebastian的女生,那就要保持聯絡,不要讓它斷線。"

事實上,今次Belle & Sebastian首次來香港開演唱會,我只想與兩位女性朋友一起看。

小寶在巴黎,沒辦法啦。

較早前才與A君一起下午茶,喝巴黎之花,還約定當晚機場博覽館見。可是,開show兩天前,她說有朋友剛分手,眾人搞個派對逗他開心,就算B & S也沒面比!

噢,突然獨身也得要看演唱會,反正,去到場內,總會撞到朋友,出發前,先到隔離的天際萬豪酒店,吃點東西。畢竟博覽館的餐飲,實在難以給我信心。

2015年2月11日 星期三

上海美華菜館:一夜夫妻百二蚊,濃油赤醬獅子頭



蘋果日報記者又Whatsapp我,都是問問我對一些坊間飲食新聞的意見。

(銅鑼灣一品香將會結業,你點睇?)

(吓?你講真㗎?)

雖然我對該店的感情不深,但總算光顧過數次,其將會結業的消息,意味著坊間的老牌上海菜館,又少一間。

像大牌檔一樣,這類上海菜館,再沒有新血,任由自然淘汰。現今剩下的,我不知可以數得出有多少間?

起碼,有一間在土瓜灣美善同道裡面,上海美華菜館

2015年2月10日 星期二

港島香格里拉酒店大堂酒廊:巴黎令我多麼入神,香檳彷彿四邊激射



承接上次的Ardbeg漩渦一文,文青朋友A君,陶醉在深不見底,琥珀色的巨大漩渦之中。

本來,想再約她晚飯,飲威士忌。不久之後,雨傘運動開始,她走上旺角街頭,風雨不改。在我這位鍵盤戰士看在眼裡,只感到自慚形愧。

臨近年尾,我問她:(是時候見下面了。)

她:(哎呀,當晚我有朋友生日,或者,再約?)

一拖再拖,相隔半年,才再次見面。今次不飲威士忌了,她說港島香格里拉酒店,近日推出了以Perrier-Jouët,巴黎之花香檳作主題的下午茶,只限二月供應,想拉我去試試。

2015年2月9日 星期一

三田製麵所:登龍街的沾麵



沾麵在日本,已經超過五十年歷史,不過,香港第一間沾麵專門店,要到三年前,西九龍中心隱家的出現,這股熱潮才正式在香港開始。

今天,又多一間沾麵店加入戰團,銅鑼灣金朝陽中心,Jamie's Italian隔離的三田製麵所,在日本擁有十九間分店,台灣亦有五間分店,來頭可不小。

上周收到該麵店的公關邀請,恰巧其中一天的中午有空,便來看看。來到麵店門口,又給我碰到很久不見,剛學成歸來的年青朋友Y小姐,相見不如偶遇,就一起試沾麵吧!

2015年2月8日 星期日

坤記煲仔小菜:一煲何求



闊別差不多七年,終於再有機會,來到西環桂香街,坤記煲仔小菜,兩年多前去的是德輔道西分店,水準不似如期。

這天由中午,到下午,都是在上環活動,因利成便,數天前,試試打電話到坤記碰運氣。(之前經常打不通電話!)

好了,終於接通電話,聽筒傳來的聲音,卻是沒好氣的:(貴姓?幾點?哦,好,係咁!)

外間覺得坤記的傲氣逼人,並非無因。

2015年2月6日 星期五

單身威水瓶:Ardbeg Corryvreckan - 來擁抱著我,形成漩渦



深信能夠與我談得來的女生,都是有一點怪。

好聽一點,大約是有個性吧。

所以,普羅港女不太喜歡與我交往,可能,我不屑做觀音兵,亦不懂時下娛圈秘史,韓劇韓星,瘦身事業,名牌手袋啦。

很簡單,她們亦不會/不屑與我飲威士忌。(黑牌,芝華士可能會飲過,不過只限卡拉OK溝綠茶。)

2015年2月5日 星期四

大都淮揚:法國與烤鴨



在今天的達人門檻越來越低,甚麼人也足以成為某個級別的達人,像某個音樂頒獎典禮,濫發豬肉獎一樣,慨嘆這兩個字,越來越不值錢。

上年一共去過四次旅行,如果照今天的準則來說,別人過大海,北上深圳河都可以被譽為達人,那麼,我一年兩次Short Haul,兩次Long Haul的經驗,豈不是成為旅遊殿堂級達人?哈哈!

不知是否與上年那兩次英法之行有關,日前收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邀請。就是Jetour的公關,邀請小弟出席Jetour的貴賓盛宴!

心想:(哈,寫得雲開見月明,原來我的遊記,是真的有人看!!)

地點在灣仔會展的大都淮揚,對此品牌不陌生,年前K曾到訪K11的大都烤鴨,價錢相宜,烤鴨水準佳,當時更說鹿鳴春有對手了!

2015年2月4日 星期三

百樂小館:男人的浪漫,威士忌配鵝頭



繼上次美麗華商場,食四方的亞來金河飯局後,不久,又再來到這裡,今次就走去隔離的百樂小館

一個有數十年歷史的飲食界老牌子,身處這個彈丸之地,總不能墨守成規,因應市場而開拓新餐廳,吸引新一代客人,才算是與時並進,當然,食物水準要保持,否則,一切也枉然。

百樂小館走年輕,親民路線,沒有百樂潮州酒樓的傳統包袱,當然,價錢更便宜啦。

Linguini Fini:舌尖再現



也不知去過幾多次,寫過幾多次Linguini Fini了,數個月前結束在L Pleace的本店,原來,並非結業,而是搬遷。

早已進駐蘇豪伊利近街,以前Nico's的位置,不過,閉門造車了數個月,要到上年尾,此舌頭才重新開業。

2015年2月2日 星期一

一宝:低調大阪天婦羅名店



有些餐廳,未開張已經大鑼大鼓宣傳,用盡所有Social media渠道,務求先聲奪人,在網絡上搶灘。

不過,亦有些餐廳,沒有動用記者,公關公司的幫忙,近乎零宣傳,低調得沒人知。

鴨巴甸街的斜路上,就是有這間門面低調的一宝。不知情者,可能視其為一間高級日本料理。

沒錯,一宝的確是高級日本料理,而且,是來自日本大阪,由1850年代創立的天婦羅老店,說起上來,只是遲過香港開埠數年而已。發展至今天,日本的三間一宝,皆摘下米芝蓮一星。鴨巴甸街分店,是第四間分店。

如此大的名氣,來到香港,竟然沒太多人知曉,上年某日,看過蘋果日報副刊,才知道這間老店,在香港落戶的消息。

2015年2月1日 星期日

吉敏‧吉列豚:來自埼玉縣的吉列盛豚



台北的杏子,其TORO里肌的滋味,令人夢縴魂繫,信不信由妳,我反正信了。

曾經說過,在香港是找不到像這般級數的日式吉列店,道理很簡單,豬隻的質素,完全無得鬥,台灣有養殖黑豚,是一大優勢。

多年來,香港的吉列店,還是Tonkichi領導群雄,勝博殿也不錯,但還欠一點點。廉價一點的吉列店呢?吉豚屋其實不差。

上年年尾,九龍灣德福廣場的赤丸不見了,取而代之,就是來自日本埼玉縣,只有短短十多年歷史,但已經發展到三十分店的吉敏。吉列豚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