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9月30日 星期日

高高酒家:窮L GO GO GO!



八月的窮L大局,連開數圍,導致飯店有點不勝負荷,作為搞手亦感吃不消,今次的九月飯局,不敢托大,只開兩圍;太子荔枝角道的高高酒家,是城中另一間廣受名廚歡迎的小炒店。

我就是在數個月前,看過蘋果日報的介紹,得知這裡有不少米芝蓮星級中廚支持,定時定候來宵夜聯誼 ;與同區的聚興家一樣,只是沒有後者的米芝蓮推介而已。

2018年9月29日 星期六

十大碗粥麵專家:我是為柱侯牛腩而來



在食友JL的Facebook看到,有一間在太子界限街之前的汝州街,主打廣東粥麵的十大粥麵專家,可以嚐到柱侯牛腩,看罷即刻記低,擇日上門光顧。

這天藉著在附近拿點東西,想起這裡,再上飲食網站一看,壓到性優勢,大比數好評,一個劣評也沒有,開業不到半年,累積三十多個笑臉,你們會否想到是否大部份都是試食?

首先撇除不肯定的前設,抱著食友推薦的期望來臨,老實說,我一向相信他的口味,起碼我跟過他幾次的飲食路線圖,未試過中伏。

2018年9月26日 星期三

茶.米:味嘗亞洲情,一店嘗盡亞洲風味



金鐘太古廣場的餐飲,一向走中高價路線,自從美食廣場結業多年,好像沒有一些價錢比較大眾化的食店進駐,最近麗新餐飲集團,在昔日Dan Ryan's的位置,開設Sun's Bazaar茶.米,主攻亞洲美食;其英文名或許會聯想起同集團的老巴剎,但是茶.米較為平易近人,吃一餐無須每人數百元落樓。

為茶.米主持大局的行政總廚周智偉,由同集團已結業的Tang2過檔,實行將高檔餐飲平民化的風氣延續下去;當然兩者是有明顯的分別,Tang2以粵菜為主,像前一段所說,茶.米是亞洲菜,包括東南亞風味。

2018年9月25日 星期二

拍板小館:長拍長有



已不知來過拍板小館幾多次,不過今次比較特別,值得再次在此分享。

第一次經E字頭的訂檯APP,訂了三位,與家人再來吃中秋飯。

我真的大意,原定的飯局日子,當日中午才發現,我訂了另一日,於是即刻補飛,取消原有的訂位;幸好當日還可以訂到即晚的檯。

早吃早享受,皆因平幾舊,訂檯APP專屬的七折優惠,作為消費者,當然歡迎。

2018年9月23日 星期日

富豪酒家:罐頭鮑魚之華麗變身



第二次來到米芝蓮一星級飯店,以阿翁鮑魚聞名的富豪酒家,這晚承蒙食友I小姐之邀,一嚐餐牌以外的菜式。

這晚我們不是吃甚麼吉品鮑,而是他們自家的罐頭鮑魚。

主理人翁先生,與食友I認識,想她召集一班部落客朋友,來試試以罐頭鮑魚烹調的佳餚,給予一點意見,頗為新鮮的概念。

2018年9月22日 星期六

東京:日威夜威在新宿@Zoetrope



在新宿吃過蝦湯沾麵,再到Tower Records買唱片,未想太早回到下榻的住宿,於是便來到這間名叫Zoetrope,當地頗有名的威士忌酒吧,先喝兩杯。

得到Whisky Magazine的認證,成為其中之一間當地最佳威士忌酒吧,主攻日本威士忌,我輩喝不起已關廠,價值早已升價十倍的輕井澤威士忌;拿著二,三千日元,望著酒吧陳列的各款日本威士忌,總會找到心頭好。

2018年9月20日 星期四

畢打行之解碼軒尼詩



飲水思源,飲酒亦然,想去了解手上杯中物的來由,最直接的方法,就是到酒廠/酒莊一遊,查根問底;當然,你需要的是時間與金錢。

所以我每年的大假,花紅,皆進貢給我的威士忌之旅。

最近,干邑老牌子軒尼詩,進駐中環畢打行5/F,讓大家親身為這個二百多年歷史的酒廠解碼,直至本周日(23/9)。

2018年9月19日 星期三

Veggle Cafe:素食人生



男人四十,開始要好好管理一下自己的身體,多些做運動,無論生活有幾忙碌,我也盡可能抽少少時間,跑得幾遠得幾遠。

最近經常去一間位於觀塘東廣場,一間小小的素食店,每次當我由土瓜灣跑到去觀塘作終點,例必來吃一頓素食;Veggle Cafe,漸漸地成為我這位大叔,生活的一部份。

2018年9月18日 星期二

一個味道一個故事:周末最期待的肉醬意粉



小時候最期待的美食,快餐店的肉醬意粉必佔一席。

家境不好,童言無忌不知家人搵錢辛苦,厚面皮大叫要吃一盒肉醬意粉,當時我每天零用錢,有時沒有,有時只有$2一日;我就讀的小學,距離我家只是五分鐘腳程,起碼不用負擔交通費;學校小食部篤一串魚蛋,五毫子而已,買一本港漫,沒記錯是$3.5。

某年聖誕節,死纏我老母買一副LEGO機場給我,當年已經賣到$800一盒,任天堂紅白機,$600一部,是三十多年前的物價,後來得知當時我老母每個月的薪水,對以前的任性而內疚,有經濟能力之後,盡我能力去補償一切。

乒乓城 Ping Pong 129 Gintoneria:I'm feeling supersonic,give me gin and tonic



近年Gin酒蔚然成風,繼威士忌之後,掀起另一鼓烈酒熱潮,說起我這位大叔,以前是喝Gin先。

廿歲的那一年,第一次去蘭桂坊,記得是在Milk Bar,與當時我喜歡的女生,喝過兩杯之後,坐的士到筲箕灣打冷,記住,真的是打冷,沒有其他;當然我很想有進一步發展,你說有位一身戰鬥格,塗上Calvin Klein Escape香水的少女在你身旁,怎能不心動?

那時喝的是Gin and Tonic,酒保問我喝些甚麼?腦海即時想起OASIS的一首歌:

(I'm feeling supersonic,give me gin and tonic。)

不管你是姓甚麼,也許當時年紀少,Gordon加玉泉,足以成為我的快樂藥,數年後接觸過Bombay Sapphire,又好像是另一個層次;近年經常喝威士忌,偶然也會喝Gin,因為自己的身份,接觸到不少Craft Gin,方知天外有天。

這年來,香港出現了兩,三間Gin Bar,中環置地廣場的一間最有名,但價錢與商場的格調相對;喝一杯Gin and Tonic,好比我在倫敦Rosewood酒店裡面的Gin Bar。(熟悉酒店行情的朋友,該知道Rosewood是甚麼級數)

西營盤的乒乓城,年前改造成為一間Gin Bar,鍛鍊身體四個大字,經常在社交網站上出現,Ping Pong 129 Gintonería,成為了不少型人,尤其是老外,飲兩杯的熱點之一。

2018年9月15日 星期六

Hungry Elephant:天后泰西之味



相約在天后工作的友人午飯,無事不登三寶殿,性質接近江湖救急級別,我提議不如行遠少少,北角碼頭新酒店Hotel Vic,它們的Cruise有個新張大酬賓的推廣,商務午餐不用二百一位兼不收服務費。

友人:(唔太方便行咁遠呀。)

坐車時經過,英皇道近水星街,有間環境頗為開揚的Cafe,名字叫Hungry Elephant,在開飯網看看其食評,有泰菜亦有西餐,當然西餐是加入了泰國料理元素。

(呢間OK㗎,就呢間啦。)友人是泰菜狂人,出自她口中,應該錯不了。

2018年9月13日 星期四

東京:一個人的威士忌@The Mash Tun



看回Facebook的當年今日,上年的九月十三日,我就在東京的威士忌吧 - The Mash Tun,一個人在吧檯前,與威士忌共同渡過了兩小時。

吃過拉麵,跳上山手線的列車,來到目黑站,根據google map的指示,The Mash Tun與JR站的距離,不到二百米,走到酒吧所在的小巷,沒有門牌,但枱頭一看二樓的玻璃窗,高掛蘇格蘭旗,便是了。

2018年9月12日 星期三

鼎爺私房菜:男人七十問鼎高峰



由打功夫去到揸鑊鏟,臨近演藝生涯尾聲,憑著烹飪天份而找到事業的第二春,李家鼎(人稱鼎爺),絕對是近年娛樂圈的一個異數。年屆七十的他,年前主持電視節目-阿爺廚房,反應非常熱烈,由以往給予外間的剛烈形象,變成大眾心目中的烹飪高手。

上年開業的鼎爺私房菜,旋即成為城中飲食界之熱話,訂位狀況一直緊張,一檯難求;消費不便宜,每位連加一差不多$1000起錶,吃的是講求功夫的粵菜,全部都是鼎爺之心血結晶。

今個月初某一夜,有幸成為鼎爺私房菜的座上客,自然抱著期待心情,我還天真地問搞手:(鼎爺今晚喺唔喺度?)

(放心,佢等陣會出嚟!)搞手說。

2018年9月11日 星期二

翠園(星光行):新裝粵菜滋味



近年美心集團旗下的中菜,因時令而推出不同的推廣,慢慢地洗去以往在大眾心目中,那一股"美心味",尖沙咀星光行的翠園旗艦店,開業四十七年,剛剛完成翻新工程,以全新面目示人之餘,新任蔡偉平師傅,是同集團的粵菜食府翠玉軒,連續七年贏取米芝蓮一星殊榮的最大功臣;他除了保留一些傳統菜式之外,更創作不少新派的手工粵菜,不一定要破舊也可能立新,與時並進。

換上新裝的的星光行旗艦店,當踏進大門,眼前的是裝載著翠園起源,當年的開幕剪綵的舊照片之展示牆,分享其誕生的故事。

2018年9月10日 星期一

PICI(尖沙咀店):Blue Monday 一小時意粉聚



主打手造意粉,走親民路線的PICI,由灣仔進教圍開始,不到兩年時間,已經連開兩間分店,最新一間在尖沙咀赫德道,取代了以前西班牙餐廳Alzina的位置。

月前路過,見到仍在裝修當中,圍著寫住PICI的木板舖位,我已經與友人小鎂約定,到時一開業,就要約定來此午餐。

當中班的日子,早上跑完步,出了一身汗,回家梳洗,坐巴士出尖沙咀,中午十二點三刻,餐廳只得三幾枱客人,與入夜後大排長龍,是截然不同的光景。

驟眼所見,尖沙咀店大過灣仔店,友人未到,我先拿位。(呢度係唔接受訂位)

侍應問:(大約幾耐到?)

我:(十五分鐘之內。)

如果是繁忙時間,可能要人齊才能入座也不定。或者這裡午市沒有想像中旺場,得以網開一面。

2018年9月9日 星期日

阿姆斯特丹:尋找喜力根源@Heineken Experience



下個月又會再去阿姆斯特丹,不過今次只屬stopover性質,純粹取道轉機往蘇格蘭。

十多小時驚鴻一瞥,已安排好節目,當地的一些心儀餐廳,這次要掠門而過,極其量在早上,找一間咖啡館吃個早餐而已。

上年四月,我在此地停了三晚,有些地方應去卻沒有去;像電影古惑仔裡面,蔣天生被殺的地方,陳浩南跳落去的運河(笑);梵高博物館安妮之家,見到館外排隊的人龍,我被嚇呆了。

反而,想也沒想過就無心插柳,已不喝喜力啤酒多年,以前年少無知經常喝,到長大之後見識漸廣,原來啤酒有分不同種類,認識我的人都知,近年我常喝精釀啤酒,自然地對這些商業啤酒,千篇一律的味道不屑一顧。

路過街頭的旅遊精品店,見到有一些景點的入場門券發售,喜力體驗館亦包括在內,抱著一去無妨的心態,打開這個曾陪伴過我不少歲月,開心時會喝,不開心時會喝,劈酒時會喝的啤酒,背後藏著的底蘊。

2018年9月8日 星期六

方榮記沙嗲牛肉專家:龍城地標火鍋戰




方榮記三個字,如雷貫耳,紮根九龍城超過六十年,無人不曉。

以前去九龍城打邊爐,方榮記是大多人之首選,後來選擇多了,長江後浪推前浪,沒錯其風頭不如以往,可是地位依然穩於泰山,起碼,他們克服了租金上升地壓力,現時的三個舖位,都是自置物業。

第一次來,是上世紀最後一年的夏天,我膽粗粗在當時的飲食新聞組搞飯局,召集一眾網友到方榮記打邊爐,有人鯨吞了一碟雞子,成為了當時朋友圈內的花生熱話。

$16一碟炒牛河,我也吃過兩,三次,午市的窮人恩物;當然那個年代,我還未能去到中午與朋友打邊爐的地步,對上一次來的時候,剛剛十年前,土瓜灣之友K兄生日圍爐取暖。

上星期六,年青朋友宗澤,在他的Facebook公告,即慶地約打邊爐,地點為方榮記。

想了一會,然後我留下兩個英文字:(LM)

2018年9月7日 星期五

一個味道一個故事:紫醉金迷Diamond Black



踏入九月,告別暑假,波馬亨通,學生們復課,對我來說是非常遙遠的舊事。

有年青朋友在其Facebook,說到學生年代飲Jolly Shandy,我隨即搭嗲:(樂怡仙地喺我中學年代已經好興㗎喇。)

年青朋友:(我果陣都興。)註:我與這位年青人,中間起碼隔著四個Generation gap。

我:(有無飲過Diamond Black?)

年青朋友:(有!)

忽然腦海浮現一段歌詞:(都是你的錯,比粒Fing頭我,再來半打Diamond Black今晚high到盡。)

時代曲,果然是反映一個時代,無論歌詞被惡搞也好,Diamond Black,就是屬於那個年代。

2018年9月5日 星期三

和幸創作鐵板居酒屋:清酒與Gin and Tonic的和食配對




兩年前的冬天,與一眾酒友們在銅鑼灣謝斐道的和幸,享受了一頓盛宴,不久之後,和幸結業了;後來它們搬往同區,天樂里的南洋酒店,來自日本的泊谷師傅,繼續為食客們帶來一連串的精彩日本料理。

近年Gin and Tonic的熱潮,不亞於威士忌,坊間亦出現了三數間Gin bar,但是在日本料理裡面,絕少以Gin來擔大旗,今次和幸以數款來自日本,蘇格蘭,比利時的手工Gin,與日本料理來作個配對,絕對是破格之舉。

2018年9月3日 星期一

利物浦:二人行之街頭秘魯菜@Chicha - Peruvian Street Kitchen



秘魯菜繼北歐,西班牙菜之後,另一個近年在世界飲食界備受注目的菜系,作為所謂國際都會的香港,暫時未成氣候,以前有間Chicha,在蘇豪區的卑利街,開業初期曾成為話題之作,但這股勢頭未能承接下去,早在年前結業。

中環H Queen's將會出現一間秘魯餐廳,暫且觀望,回想之前我在英國利物浦,與朋友品嚐過一頓挺有趣的秘魯菜。

位於市中心,昔日潮流集中地的Bold Street,名字同樣叫Chicha,球賽前夕的晚上,沒有訂位抱著撞彩的心態walk-in,最終餐廳沒有給我一個失望的答案,剛好有張二人檯。

2018年9月2日 星期日

福岡:住宅區的高級Omakase@ すし 六香 Sushi Mutsuka




上年我在個人Facebook,出過一個status。

(如果下年我去福岡鮨行天,有無人跟我去?)

熟悉福岡的朋友KH,見狀即刻衝出來,事隔數月,我真的去福岡,KH亦與我一起去,但不是為了鮨行天,而是另一間亞洲五十大最佳餐廳榜內,排名第48的GOH

(鮨行天訂唔到,不過我搵到另一間高級壽司店。)KH說。

すし 六香 ,位於赤坂的住宅區裡面,遠離地鐵站,門面其貌不揚,連招牌也不甚顯眼。

真的要識途老馬才能摸上門,幸好有KH的關照,得以一嚐高水準的壽司午餐。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