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21日 星期四

福岡:瀟瀟洒洒的給我食埋碗拉麵先上機@ラーメン滑走路



最後一天在福岡的早上,本來想行到中州的拉麵店,吃碗麵才出機場,但是被谷歌大神老點,寫著早上九時開始營業,去到仍然漆黑一片。

不如出機場才吃吧,從中州川端站坐地鐵到福岡機場,不用十分鐘,真的方便。

上年尾才開業的拉麵跑道 ラーメン滑走路,集合日本各地,一共九間的名牌拉麵店,於國內線Terminal三樓。

2018年6月20日 星期三

倫敦:世界50大之英國No.1@The Clove Club



The Worlds 50 Best Restaurants最新一年的名單,剛於日前在西班牙畢爾包公佈。(到底在座有無人會關心?)

上年排名24,成為名次最高的香港代表Amber,今年跌出頭五十,於亞洲五十大裡面成為最高排名的中菜廳 - 大班樓,衝出世界卻榜上無名。

兩個月前在倫敦,曾經到過當時排名26的The Clove Club,(緊隨Amber與巴塞隆拿的The Ticket),執筆之時已跌至33,依然守著英國排第一的餐廳。

(貴為米芝蓮二星的The Ledbury,也在其之後,三星的肥鴨The Fat Duck,排74,我去過兩次嘅米芝蓮一星餐廳St John,排84,所以話,每個飲食評鑑嘅準則,或者有點不同,信不信就由得你。當然你可以狂妄地高呼:我條脷就係米芝蓮。但係,你去過幾多間米芝蓮級數餐廳?)

放在我口袋名單多時的The Clove Club,上年因太遲訂檯而客滿見遺,今次就真的有點巧合。威士忌之友N兄,得知我與他在四月某一天,同樣在倫敦,他提議不如一起到高級餐廳晚飯,而這間位於Shoreditch的米芝蓮一星級餐廳,是他的首選。

(哈,呢間我想試好耐喇,訂到檯話你知!)難得有人陪,當然高興。

預訂是必須,兼且要先付全數,一個仙也不能少。

(嗱,我訂咗檯兼比晒錢。。。。。)我對N暗示,不要甩底。

從Russell Square出發,坐巴士最方便,去到Shoreditch Town Hall站下車,過對面馬路便是。

到達餐廳門口,仍未開門,除了我與友人N之外,還有數位食客在門外等候,一到下午六點,餐廳準時開門,笑臉迎人的餐廳經理,帶領一眾食客進內。

福岡:在屋台吃河豚@ふぐちゃん亭



屋台,是福岡的主要飲食文化之一,單計日本的屋台,福岡佔上大部份。作為愛吃之人,來到此地,怎不能感受一下?

簡單地去形容,屋台與香港的大牌檔有點似,坐在小小的檔攤,品嚐地道美食,而其命運亦相若,當地政府已不再發屋台新牌照,持牌者亦不得轉讓,只能以世襲形式相傳。亦即是執一間就少一間。

與友人KH在Bar Kitchen喝過威士忌之後,他帶我來到天神站附近的屋台。

(呢間屋台,專食河豚,敢唔敢試??)KH兄企圖拋我。

(點會唔敢?人一世物一世。)我早已豁了出去。

晚上十點多,街頭的屋台燈火香盛,來到我們的目標:ふぐちゃん亭,坐無虛席,當然要等位。

2018年6月19日 星期二

福岡:一夫當關雞白湯拉麵@麵道はなもこし



今次快閃福岡,自然不放過吃拉麵的機會,整個旅程之中,最終吃了五碗!

沒錯,最代表福岡的拉麵,一定是豚骨,但這次吃過的五碗拉麵當中,有兩碗是非豚骨系。

昨天介紹過的大重食堂,七節拉麵,是其一。

今天介紹的麵道はなもこし,雞白湯拉麵,是其二。

友人KH說這間拉麵店,曾拿過米芝蓮推介,豚骨當道的福岡,其中之一道清泉。

早上十一點多,來到藥丸大通站,過馬路轉個彎便到,距離麵店開門營業時間仍有十五分鐘,在我們前面,已經有五個人排隊。


2018年6月18日 星期一

福岡:虹吸式七節拉麵@大重食堂 Big Heavy Kitchen



早前在酒友黃大鈞的Facebook,見到他在福岡,到過一間以虹吸形式來煮湯的拉麵店。

我見狀即時留名,記錄在案。

這間位於藥院大通站附近,名叫大重食堂的日本料理,聽聞拉麵只限於午市供應,晚市是居酒屋。

友人KH:(呢間我都去過啦,呢個拉麵攞過世界冠軍㗎。)

這天中午,我倆來到食堂門前,一個人都沒有,直行直入,仍有位。

2018年6月17日 星期日

福岡:炭燒牛舌做早餐@たんやHAKATA



出發前問問谷歌大神:(福岡邊度食早餐好?)

第一版就顯示某台灣部落客的文章,標題寫著:(福岡必吃超值早餐。)

就在博多站的一番街裡面,名叫たんやHAKATA,以炭火燒牛舌,成為了日本某電視節目,甚麼全國早餐no.1之選。

通常這些地方,應該是很遊客化,但畢竟位置太方便,而且,我只是首次踏足福岡,理應去看看。

早上九點多來到,餐廳門外已經有不少人排隊,當同場已開門營業的食店,依然未坐滿的情況下,顯得這裡人氣沸騰。

福岡:只限男性入住的Hostel@Cabin Hotel Hakata



今次福岡四日三夜,住宿一如以往,抱著求其的心態,但求有瓦遮頭便可。

有人覺得,去到我這個年紀,還要住Hostel,未免有點太委屈。既然有經濟能力,為何不住好一點?

(每個人嘅需求都唔同,我寧願用多啲錢去食,多過用喺住宿上面。)

我每次到歐洲旅行,用在住宿上面的費用,平均一晚盡可能不多過50鎊。(有時住下Hostel,有時住下精品酒店,有時住下廉價酒店,有時住下Airbnb,咁樣嚟拉返勻條數)

上年在日本住膠囊,租金$200一晚,今次在福岡,選擇在博多站附近的Cabin Hotel Hakata留宿 ,三晚加起的租金不用$600。

2018年6月16日 星期六

福岡:老派豚骨拉麵@久留米大砲



從福岡機場坐巴士到市中心,就算司機hea住來駕駛,也只須大約十五分鐘便到博多站,等於以前的啟德機場到紅磡,差不多時間。

與友人KH先各自到下榻的旅館check in,休息一會,黃昏時間在博多站集合。

當晚已預訂了餐廳,不過要到晚上八點才入席,趁時間還早,當然不放過品嚐當地美食的機會。

本來我們到KITTE地庫吃點串燒,但要排隊,心想第一輪才剛剛開始,不如轉到其他地方?

有間拉麵店,在出發前已經bookmarked,久留米大砲,我曾經問KH:(我哋去唔去久留米食大砲?)

KH:(其實福岡市中心有分店的。)

其中一間,就在KITTE的九樓,上到去,沒有人排隊,裡面只得兩,三位食客。

2018年6月15日 星期五

Beef & Liberty(機場):門神壯行色



短短四年間,Beef & Liberty發展甚速,由灣仔本店(已結業)開始,到今天入到去機場禁區,離境之前也可以一嚐其漢堡包,好過去老麥。當然兩者的價錢,是兩個不同級別,吃過的自然會知。

這天乘坐早機到福岡,見時間還早,先過來吃個早餐。

填肚固然重要,借個地方打開電腦,是另一重點,我要在起飛之前,寫定下星期出街的稿件,才能玩得安心。

2018年6月13日 星期三

公和荳品廠:豆花當年情



深水埗的公和荳品廠,光顧了超過三十年。

(我食果陣,你都仲未出世。)

對著未過三十的年青朋友,我總是這樣地說,是凸顯了我的老,是凸顯了他們的年青?

小學年代與我老母行街行到深水埗,有時會路過公和,停下來,吃碗豆腐花,喝杯豆漿,埋單,再向前行。

三十年後,小學生都變大叔,公和的兩個紅色大字,與隔一條長沙灣道的梁國英,屹立不倒。

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

沙田18:一期一會之豬油撈麵



沙田凱悅酒店的中菜廳 - 沙田18,開業將近十年,大多人對它的印象,還是停留在烤鴨階段。

第一次到訪時,友人拋下一句:(沙田18只係得隻鴨。)

我同意。

後來再訪多次,烤鴨之外的菜式,感覺上好過我首訪吃過的,鴨,依然如是;餐單,定時會轉。

最近幾次來,已沒有吃烤鴨,包括今次,與酒店公關們一期一會的飯局。

2018年6月11日 星期一

Cucina:德國黑森林白露筍一日遊



每年一到四月,便是白露筍當造的季節,最近尖沙咀香港酒店,我去過不知多少次的Cucina,由上個月開始供應白露筍菜式,直到下個月初。

承蒙酒店公關A的邀請,上星期五的中午,仍掛著風球,雨勢時大時細,坐在餐廳的窗邊,冷眼面對香港雲起時,最近的一連串新聞,委實令人洩氣,這個世道要做一個好人,很難,做一個能夠改變當前形勢的人,是不可能。

例牌以天氣來打開話題,(呢樣我真係好英國人!)公關A早已為我準備好當日的午餐,一共有頭盤,湯,與及主菜,皆以白露荀擔任主角。

2018年6月10日 星期日

留家廚房:窮L干邑局



對上一次到留家廚房,已經是上一個狗年的舊事,當時仍在天后清風街。

他們已搬到去灣仔好一段日子,未曾有機會組隊來吃一餐飯,只怪城中的新餐廳太多,舊有的又好像未輪到他們。

於Vinexpo再與Asia Euro wines & spirits的G小姐見面,她即刻拉我到Larsen Cognac的攤檔,請我喝杯干邑。

(你啲飯局好難報呀,好多時一開局無耐就爆。)G小姐說。

(哈哈,我都唔想。)很多事情都是我難以控制的,托賴大家支持。

(不如咁,下個星期搵晚搞一場飯局,我公司贊助每檯兩支酒,點睇?)G提議。

(咁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)接下來的星期,我只有一天晚上有空。

(得啦,我辦事你放心!)

一個星期後,三圍人,坐在留家廚房的廂房裡面。

2018年6月9日 星期六

一個味道一個故事:大叔牛扒進化論



1996年9月的某日,我如常地工作,當時收到個order,有客人要求即刻執房。

(咦?美國客喎,即去!)

客人要多瓶Hermes洗髮露,沒問題。客人想換過件浴泡,沒問題。客人要多碟生果,沒問題。

張床舖得靚一靚,打理到一塵不染,最後客人給我$200小費。

下班後,到投注站買馬,拿$100買條連贏位,行運行到腳趾尾,贏了大約$1500。

翌日,我對某志趣相投的同事說:(尋晚我贏咗馬,收工得唔得閒陪我去旺角買啲嘢?之後我請食飯!)

沿著彌敦道行去旺角,途經逸東酒店樓下的Kitterick,買了兩件上衣;去到信和買了兩張CD,再買了三,四隻日本三仔,又小澤圓又小室友里,所費無幾。

2018年6月7日 星期四

酒佬日記:干邑愛的故事@中國會



早在三月尾,Asia Euro Wines & Spirits的負責人G小姐,已經約定我五月尾某一晚。

我:(兩個月之前約定我,好大單嘢?)

G:(飲干邑,一個干邑的Gala Dinner。)

地點在中國會,干邑是Larsen。

一直都知道中國會是嚴格執行Dress code的地方,寫到明要Proper attire,我當然要盛裝出席。(起碼都打條呔吖!)

長話短說,Larsen干邑對年青一代,未必知道是甚麼。(話就話飲干邑嘅潮流,喺近年開始復辟,但係只限某幾個大牌子。)其實,它的標誌是帆船,大家見到可能即刻想到:(原來係佢!)

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

酒佬日記:優雅的阿根廷人@Grand Hyatt Steakhouse




上星期是Vinexpo的大日子,連我這個不太相干的人,也收到不少有關酒局的邀請,大抵是今年最忙碌的一個星期吧。

Vinexpo最後一天吹雞完場之後,便到隔離的君悅酒店,旗下的扒房,出席由MHD舉辦的葡萄酒晚宴,以阿根廷的Cheval des Andes,這個位於阿根廷西北部,鄰近智利的酒莊,三款不同年份的紅酒,配以扒房的菜式。

我對這間扒房當然不陌生,之前去過兩次,上年在此試過美洲野牛,其狂野奔放愛自由,重口味之友必定喜歡。

2018年6月5日 星期二

車仔麵之家(北角):孤單的人吃麵,想起一班朋友



周日下午,一個人到北角,看號外500期封面展覽,拿著八十年代的舊雜誌,慢慢地翻閱,細嚼當年的文字;欣賞那個年代的靚人靚衫,你就會覺得當時的香港,是多麼的美好;今日的香港,經濟無疑是好過以前,但靈魂已經敗壞。

有沒有想過生不逢時?希望早出世十年,完全感受到八十年代的朝氣,被英倫電子音樂,新浪潮電影洗禮的好日子。

參觀完展覽,無邊的空虛突然湧上心間,為今日我城而悲哀;為幾位義士的命運而擔憂,漫無目的沿著七姊妹道走,就算肚餓,也不知吃些甚麼?

想起那一間賣肉骨茶的小店,去到門口,沒有營業,隔離的青藏牛肉麵,全場滿座,見狀掉頭。

車仔麵之家?不就是灣仔晏頓街的那一間嗎?幾時在北角開了店?

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

龍圖閣:寫在二零一八六四的晚上



寫在六。四,今年的心情特別沉重。

鄰國的傻婆大鬧法庭,當法官撚狗咁撚,判七天監禁。

五位在自己工作地方作抗爭的人,判四個星期監禁,荒天下之大謬。

我已沒好氣說法治已死的說話,當前的形勢大家有眼見,並不是講一兩句口號就可以改變,政府的態度越來越強硬,到底我們還有多少空間,去為香港做點事?

月前與游蕙禎晚飯,我談到這個可能性,她似乎已經有心理準備。

就在前晚,我特別約了一圍圈內朋友,包括她,大家一起食餐飯。有食友認識Baggio(梁頌恆的洋名),我提議不如你搞一圍,我搞一圍。

連同今次,第三次來到尖沙咀龍圖閣,預先找飯店經理說出預算,他就會為我安排妥當,不收開瓶費,是重點。

2018年6月3日 星期日

倫敦:市場旁邊的一口咖啡@Monmouth Coffee Company



如果去過倫敦Borough Market的朋友,應該對外面的咖啡店 - Monmouth不會陌生。每次經過,永遠見到店外有條人龍,每位顧客井然有序地排列,為了就只是一杯咖啡而已。

正因如此,一直未能抽時間光顧,三年前的初春,我與好友小寶在Borough Market,熟悉的海鮮檔,吃過香嫩的烤帶子之後,本來想到此一遊,借個位喝杯咖啡,但是正在等候的客人實在太多了,結果我倆過隔離的酒吧,他喝的竟然是Mulled Cider!

四月天的倫敦,早上只得十度八度,於市場內吃到蠔氣干雲,見到咖啡店的門外,等候的客人不多,終於還了一個小小心願。

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

成都老碼頭火鍋:高溫派對



中午收到土瓜灣之友S傳來的短訊,問我當晚有沒有節目,不如一起食麻辣?

成都老碼頭,塘尾道。)S兄說。

我沒有約,欣然答應。

這間由成都開過來的麻辣火鍋,是當地有名的食店,於大陸差不多有過百間分店的成都老碼頭,S兄說曾經在當地吃過,覺得很出色。

(只有成都裡面,與及武漢兩間分店是直營,其他省份嘅分店,都係外判。)S兄補充。

因為交通擠塞而姍姍來遲,晚上七點半才到達,只見朋友們已經打得火熱,整間食店亦告爆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