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

倫敦:Camden Town的Cheese Wheel pasta@KERB Camden



以前到倫敦,例必到Camden Town,最近幾次,我沒有望他一眼。

闊別了四年,再踏足這潮流之地,始終想起Amy Winehouse的聲音,高呼著Camden Town Ain't Burning Down,可惜她早走一步。

約了友人在此午飯,一來他在附近,二來我想試試這裡的美食廣場,名叫KERB

時間尚早,先在市場內行個圈,雖然不少潮流人說Camden Town再沒有以前的引人入勝,但是場內的古著店,手飾檔口,皮具店等等,依然有不少人駐足觀看,而我竟然在此買了一瓶氈酒,蒸餾廠就在市場裡面,試了一小杯,放下35鎊。

2018年4月24日 星期二

利物浦:我們一起吃過的烤雞@Nando's



前一晚,我與友人在利物浦Penny Lane附近吃Tapas,最後我搶著埋單,留下一句:(聽日請我食烤雞。)

第二天早上,準時十一時離開下榻的Airbnb,坐二十分鐘巴士到市中心,先往火車站寄存行李,然後跟著披頭四的足跡而行。Mathew Street的John Lennon銅像,他雖走得早,但青春不老,我們走進樂隊發跡的地方 - The Cavern Club,感受一下昔日利物浦,與及披頭四的黃金歲月。

往Albert Dock的披頭四博物館之前,吃個午餐先。

我說要吃烤雞,當然是Nando's,別無他選。

2018年4月23日 星期一

倫敦:獨食龍蝦扁麵@Theo Randall at the InterContinental



英國名廚Theo Randall來港開餐廳,於尖沙咀海景嘉福酒店的地庫,把原有的意大利餐廳The Mistral,改名為Theo Mistral,是今年的香港飲食大事件之一。

某天酒店駐店經理,相約小弟到酒店的酒吧傾談一下,有關威士忌嘉年華的事宜,順便到Theo Mistral參觀,赫見Theo Randall本人,正在準備著晚餐。

酒店公關C問我幾時有空來試菜,我答:(等我去完英國先。)

我所指的,是倫敦的Theo Randall本店。

今次在倫敦的四日三夜,有兩晚是與朋友們晚飯,剩下的一晚是自由活動。既然Theo一早在我名單上,不如就趁沒有約的日子,獨自來試這間,曾被譽為全倫敦(甚至是全英國)最佳意大利餐廳。

2018年4月22日 星期日

倫敦:Borough Market再度蠔情



口口聲聲說倫敦Borough Market,已經被遊客化。(很多人對遊客化這三個字,是比較負面來待之)

身體始終是很誠實,只要有時間,便會抽空一遊,目的,為了即開的新鮮生蠔。

十多年前首訪時,已對當時的英格蘭生蠔念念不忘,重點是價錢非常便宜,不到1鎊便有一隻,還有燒帶子,同樣令人回味。

結果,慢慢成為一種,每次來到倫敦,必定來簽香油的約定俗成。

利物浦:Merseyside Derby後的Tapas@Neon Jamon



對於愛華頓/利物浦球迷來說,現場看馬西塞特郡打比,是死前要做的事之一。

捧了拖肥(愛華頓別稱)超過三十年,終於有機會一嚐心願。今次的旅程,本來以西班牙巴塞隆拿作首站,然後直接在當地乘坐廉航到利物浦,但是公司人手問題,我要求的假期,只能給我清明節之後的日子。

結果,只能齋去英格蘭,而這段期間,撞正打比大戰。愛華頓主場的門票一向不算太難買,只要你買了球會的會籍,便可優先購票。不過打比戰除外,在開放給公眾發售之前,所有門票已sold out。最終還是要投靠Stubhub,價格是正價的一倍,而且,我要兩張成人門票,更貴。

千里迢迢來到利物浦,終於再與他見面,一個由香港過來,一個在倫敦坐兩個多小時火車。

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

曼徹斯特:曼聯名宿的餐廳@Rosso Restaurant & Bar



曼徹斯特最為人知的,莫過於足球與音樂。該市有兩隊英超班霸,相信也不用多作介紹。上世紀七十年代中開始,曼市孕育出不少著名樂隊,隨口也說得出Joy Division、Happy Mondays、The Smith、The Stone Roses、當然最受人熟悉的,一定是OASIS。

這次純屬路過,只在曼市停留一晚,饞嘴的我,自然不放過到訪當地的高級餐廳機會。

由Piccadilly行到去OASIS主音Liam的時裝牌子 - Pretty Green的店,我差點在此跌錢,幸好理智戰勝慾望,我不想加重行李負擔,反正倫敦也有分店。

對面的意大利餐廳 - Rosso,才是我這個中午的目標。

為何我揀中它?因為該餐廳的老闆,是前曼聯/英格蘭國家隊後衛,里奧費甸南。

曼聯迷朋友C先生,年前曾慕名而來,最終吃閉門羹,他說一定要訂位。

出發前先在Opentable app留名,一位沒難度,準時十二點到達餐廳,我成為當日第一個客人。

2018年4月18日 星期三

Dining at Murasaki:Simon Rogan設計餐單重現




今年三月中某個星期五晚上,有幸成為銅鑼灣西日料理 - Dining at Murasaki的其中一名座上客,全因是英國著名大廚Simon Rogan,在這段時間擔任餐廳的客席廚師,當晚試了不少由他設計的菜式,由頭盤的南瓜葉 Pumpkin Leaf開始,到主菜的Dry Aged Duck,驚喜一浪接一浪,拍案叫絕。

錯過了三月的盛宴,現今有機會可以重溫,由即日起至今年五月六號,餐廳將會在當時的十一道菜的餐單裡面,挑選五道菜來作限時推廣的餐單,每位價錢為$1280,另加一服務費。

2018年4月17日 星期二

曼徹斯特:Unknown Pleasure@Burger & Lobster



最近幾次去倫敦,總不能走出Burger & Lobster的五指山,不過,我最想去的一間分店,並非在首都裡面。

猶記得上年四月,我與友人M先生在利物浦,觀看愛華頓主場對車路士的球賽,同一日,公關朋友H小姐,本來與她的男友身處曼徹斯特,坐在奧脫福的一角,看著紅魔鬼對史篤城。

出發前,我說不如完場之後,即刻坐火車過來曼市,一起到Burge & Lobster食餐飯。結果,她的工作突然有變動,最後要延期出發,以上的約會,淪為空談。

為何我特別想來這間分店?當你看看餐廳開放式廚房上面的霓虹燈,你或會明白我的意思。

2018年4月16日 星期一

曼徹斯特:剛到埗的English Breakfast@Linda's Pantry



今次去英國,乘坐某中東三寶航空公司的航班,由香港到曼徹斯特,皆因我先去利物浦看球賽。

一大清早便到埗,八點半左右已經到達市中心,先把行李放在酒店,再去附近的TK MAXX買些東西,再找地方吃個早餐。

拿著手機,問問谷歌大神:(曼徹斯特邊度食早餐好。)

得出來的結果,加上我身處Picadilly站,Linda's Pantry,不二之選。

在Trip Advisor裡面,整個曼徹斯特餐廳的排行榜,它排12位。就在Picadilly火車站旁邊,步行數分鐘便到。

2018年4月15日 星期日

倫敦:窮L瞓床位@Generator Hostel



這間位於Russell Square站附近的Generator Hostel,我在二十多歲之時已經住過,轉眼間又十多年,由以前的年青到今天的大叔,去到倫敦依然住Hostel。

今次在倫敦停了四晚,有兩晚就住在這裡。

晚上由利物浦坐火車南下,接近凌晨時份到達,拿著行李,不如揀一間近近地,而且價錢又要便宜的住宿,最終,選了這間闊別十多年的Hostel。

2018年4月13日 星期五

澳門:生日午飯@皇廷閣



生日正日的中午,澳門鳳凰天空雜誌社長A,在我下塌的英皇娛樂酒店,旗下的中菜廳皇廷閣,訂了一桌。

今次是第二次到訪,上次是受邀來試當時以黃飛鴻作為題材的推廣菜式,非常有意思。這趟就沒有大鑼大鼓的姿態,只有我倆來試試飯店主廚林師傅,在今個春天推出的菜式。

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

新滬坊:人少少春茗局



會展公關相約小弟晚飯,我拋頭一句:(唔好食自助餐,我已經講過唔再食。)

對上一次來到新滬坊,差不多是兩年前的事,當時接待我的公關,已不在其位,亦沒再有任何聯繫,人去茶涼,正常不過。

2018年4月10日 星期二

澳門:偷閒加油站@Communal Table




與社長吃過午飯後,一個人在澳門街遊走,拍了不少照片,相機的菲林用完了,是時候找間咖啡館坐坐。

年前到過禮記附近的Single Origin,今次一早鎖定目標,美麗街的Communal Table

出發之前,詢問一下谷歌大神,澳門街的咖啡館,這間名列前茅,不論真真假假,只要相信他。

2018年4月8日 星期日

Tapas Bar:歡樂時光,係任何人都需要的



九香的C小姐,(沒錯,就是我經常叫她做小鎂的那一位!)相約我這位大叔飲酒食飯,說起上來,是我們今年第一次的約會。

有一段時間沒來過酒店的Tapas Bar,記憶所及,上次來是差不多三年前,與美人L小姐來個歡樂時光。

一杯葡萄酒,晚上七點前,一律買一送一。

這晚我們七點過後才入坐,沒所謂啦,反正C小姐會安排。

2018年4月5日 星期四

鏞記酒家(機場禁區):燒鵝廿載情



我與鏞記的緣份,應該由1997年夏天說起,當年資訊沒有今天的爆炸,只是經常見到蔡瀾先生,大讚中環的鏞記燒鵝,就趁當時我的心上人生日,便請她到此吃一餐飯。

兩個人沒有訂位,被安排坐地下大堂,區區叫了三數款小菜,當然不少得一碟例牌燒鵝,水準很好。(又或者廿許當時年紀少,舌頭未完全開發,吃過公認好的,就叫好。)不過服務真的麻麻,年長的侍應,好像看不起當時還是二十出頭的我們。

那時候的例牌燒鵝一碟,沒記錯的話,價錢為$100

廿年後,我在機場禁區內的鏞記,打開餐牌,見到例牌燒鵝的價錢,已升至$250。

見到玻璃窗內的明爐燒味,我只能吞口水,不如轉場過隔離吃個漢堡包便算?

想起已很久沒吃過其燒鵝飯,既來之則安之。

2018年4月4日 星期三

Gough's on Gough:Sunday Sunday Sunday Roast




" Sunday, Sunday, here again in tidy attire
You read the colour supplement, the TV guide
You dream of protein on a plate
Regret you left it quite so late
To gather the family around the table
To eat enough to sleep
Oh, the Sunday sleep  "

當我在星期日的中午,踏進著名設計師 Timothy Oulton旗下的英國餐廳 - Gough's on Gough,腦海總是想起這首Brit pop樂隊的名作。

大家對Timothy Oulton,可能是那一張,曾經在中環蘇豪區某英國餐廳裡面,那一張印有英國Union Jack旗的皮梳化,或者是以前歌賦街的同名皮具店,而事實上,Gough's on Gough的位置,即是Timothy Oulton的舊址。

沿著旋轉樓梯行上餐廳二樓,設計的色調以黑白兩色為主,再加上點點金光,揉合了時尚與工藝的氣息,窗台前的邱吉爾像,與御林軍制服模型,名符其實地英氣十足。

2018年4月2日 星期一

利東邨美食滙超級街市:霸權下的飯焦



酒友Y吹雞,召集一眾窮L,來到利東邨街市晚飯,條件是每人帶一瓶價值不少於$300的葡萄酒。飯局地點就在利東邨街市,亦即是領匯旗下。

領匯有幾仆街,大家都知,怎樣瘋狂加租逼原有的小店結業,繼而引入千篇一律連鎖食店,再沒有以前的獨特,變相將全港屋邨一體化。

沙田的陳根記,正面對同一命運,先撇除其水準大不如前,若然想繼續經營下去就要入鄉隨俗,昔日的市井風味不復返,兼價錢亦較以前的高。 美其名與時並進,實際上是漸漸把老香港文化洗掉,當年有份罵鄭大班、盧婆婆的人,今日有沒有後悔?

2018年4月1日 星期日

Cô Thành:獨醉於九如坊街頭,以順化牛肉粉解寂寥



復活節長假期,相信有不少人外遊,平日很熱鬧的地方,彷彿只剩下強國人,而強國人未侵佔的地方,就變得更寂靜。

在中環新開的咖啡店,巧遇英國朋友,吹水吹不停,不自覺地喝了數瓶啤酒,開始有點不勝酒力,識趣地先行告退。

差點忘了吃晚飯,日前我在網誌發表豚王一文,有人推薦九如坊的拉麵店,其實我早在數年前去過,不如就去回味那一碗,很多人心目中香港No 1的豚骨拉麵。

帶著醉意總是胡思亂想,恐怕再嚐此拉麵,我會觸景傷情,因為當時我與昔日的另一半,今日的前度,一同吃拉麵。

事隔多年,舊史不怕說出來,反正又不是誰是誰非,性格不合是最大理由,我沒有宏圖大志,她卻好高鶩遠,令我有點吃不消。分開之後,各有各生活,我有我放眼看世界,她就不久後嫁人兼生仔,一切已none of my business。

經過上年才開業,備受城中外國人,ABC追捧的越南餐廳Cô Thành,沒有太多客人,反正一直想試,帶著醉意坐在吧檯,幸好我掩飾得好,否則店員肯定踢我這個醉貓出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