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2月18日 星期六

Yardbird:情未鳥



大伙兒在李好味晚飯後,型男B提議去另一個地方,延續周五狂熱。

最初,我提議去置地廣場,新開的以氈酒為主題的酒吧。

想起當晚我穿得不夠proper,身處Landmark Men未免有點格格不入。

型男B說:(去Yardbird!)

五年前,Yardbird剛開業時,已經放進我的wish list。但一直沒有緣份,年前台北美食家朋友E來港,也特意來光顧,記得當時我在倫敦,只好接受,這叫沒緣份。



帶著少爺啤的氣味,走到上去必列者士街,走型格燒鳥屋路線,曾經在2014年成為亞洲五十大餐廳之一的Yardbird,席上的客人,西風壓到東風,全場爆滿,我們一行九人沒有位坐,只能立食。



型男B是熟客,只見他與侍應打個招呼,不久,他說已經安排好。



一大瓶清酒,人人有份永不落空,懶理是純米吟釀大吟釀,在如此的氣氛之下,最重要的是高興,飲杯!



鑑於已吃過晚飯,只安排了少許招牌菜,炸粟米球非常好吃,好吃,好吃,因為很重要,不好意思,說了三字來欺騙字數。

香脆,不油膩之餘,每粒粟米仍然香甜多汁,沒有炸到乾巴巴,可以的話,我吃夠一碟,再來一杯清酒,人性的貪念,全因炸粟米球而起。



免治雞棒是每逢上燒鳥店的A must,聽說師傅用雞脾肉,與雞胸肉混合而成,烤得陣陣炭香不特止,入口爽而帶嚼頭,佐以生蛋醬油同吃,是一貫的吃法。



燒雞腎面頭耍上蒜片,焦香加蒜香,爽脆的雞腎變得不平凡,此時,又喝了一杯清酒。



紫蘇豬腩卷,像冶艷的魔鬼天使,清香的紫蘇有如其純情的本質,卻掩不了其魔鬼身材,鮮香肥美的腩肉,帶著紫蘇香與炭香,加上本身的肉香,果然魔鬼的誘惑,以炭火做。

一大瓶清酒,九個人輕易地乾掉,型男B再來一瓶,本能地遞上酒杯,再來一杯。



千杯酒已喝下去都不醉,何況秋風秋雨?熱鬧的氣氛背後,始終敵不過內心的寂寞,步出餐廳門外唞一口氣,微涼的晚上,身上只穿薄薄的T- shirt,酒氣猶在,想念著她,越是逃避但越是想念。

難分醉醒,換世就容易,如果要我獨醉之後才能見到她,我寧願一生不醉醒。



我們在凌晨之前離開,埋單大約每人三百多,如果來吃正餐,肯定不止此數。

型男B意猶未盡,高呼去飲啤酒。

哎,第二天仍要上班,只能在士丹頓街與伊利近街交界道別。

Yardbird:上環必列者士街 33 - 35 號地下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