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0月31日 星期六

一個味道一個故事:追憶煎蝦米腸



任職酒店某部門經理的Zack,這天下班後,獨個兒到公司附近的通宵營業點心店宵夜,甫坐下,店員例牌奉上一壺濃如墨汁的普洱,這是他的習慣。

點心隨傳隨到,先來一籠蝦餃,外皮厚薄適中,餡料的蝦肉與豬肉份量不相伯仲,還有筍絲作點綴,$18一籠四件,在今天的物價來衡量,不錯了。

剛剛煎起的蝦米腸,麻醬與甜醬另上,只見外表煎得焦脆的腸粉,熱力與油粉將蝦米的香氣,完全釋放出來,這才是蝦米腸的精華所在。

當Zack正在享受著煎蝦米腸的快感,眼尾一瞥,相隔兩檯之遙,坐著兩對男女。

他的目光,對著短髮,有點像郭采潔的女生。

忽然間,時間一轉,回到1996年。

那時候,Zack只是一名剛好二十出頭的年青人,在某間五星級酒店做散仔,生活圈子狹窄,一星期六天,每天工作九小時,都是對著年紀較大,嗜好不是打麻雀,賭馬,就是放假北上尋花問柳的同事。自問是憤怒青年的他,當然牛頭唔搭馬咀。

大酒店的員工飯堂,雖然不設劃位,但是早已有不成文規定,每個部門都有所屬位置,前堂與前堂,房口與房口,工程部與工程部,餐飲部與餐飲部,楚河漢界,涇渭分明。

某天,Zack在飯堂,拿著在HMV買的The Face翻閱,不久,有位應該是新入職不久,年輕,束短髮,任職前堂部接待員的女生,在他對面坐下。

竟然,她先行開口:(咦?Ewan McGregor!)她指著雜誌封面,對著Zack說。

Zack:(哈哈,係呀,佢有套Trainspotting,就快上映,好期待!)

不知是否平日沒有太多機會接近女色,新同事突如其來的搭訕,令他節奏大亂。

女同事:(你好,我叫Chloe。)

(你好,我叫Zack,希望你不介意我是一名room butler啦,多多指教!)

大酒店一向充斥著階級觀念,前堂部看不起房務部,覺得他們只是洗屎坑!

而房口部班老屎忽,覺得前堂部的同事,眼角生在額頭上,倒頭來,還不是被客人當眾X到狗血淋頭,而且不斷say sorry的箭靶?

打開話題之後,方知道大家都是熱愛英倫文化,Zack說出十個自己喜歡樂隊/歌手的名字,Chloe中七個!

他/她也愛Oasis,也愛Stone Roses,也愛New Order,也愛Pulp,也愛Elastica,也愛Duran Duran,也愛Suede。

唯獨是Blur。

Chloe:(我捧Oasis,當然好憎Blur!)

Zack:(我無呢種包袱,正如我作為阿仙奴球迷,對熱刺係無咩感覺。)

Chloe:(我捧利物浦的!所以我好憎曼聯,愛華頓!)

由此所見,她是一個愛恨分明的女生。

短短一小時的午飯時間,雖未至一見鍾情,但有種他鄉遇故知的熟悉。

離開飯堂時,Zack與Chloe已經交換電話,與ICQ號碼。

Z:(下星期五放工,不如一起看Trainspotting?)

估不到,Chloe爽快地應承。

完場後,他們繼續為電影的劇情喋喋不休,由利舞台傾到去灣仔堅拿道,驚覺原來大家還未吃晚飯。

Zack:(不如去食迴轉壽司?)

Chloe:(我帶你去一個地方。)

馬師道的強記,生炒糯米飯,加條潤腸,除了邪惡到極點之外,還有他們的煎蝦米腸,不能錯過!

C:(我非常喜歡這裡的蝦米腸,煎得香脆,裡面腸粉還是很滑,而且用煎的方法,更加突出蝦米的香氣!)

這是Zack第一次到強記,當吃過Chloe推薦的蝦米腸之後,不知道是人云亦云,或者是出自真心,總之,從此愛上。

我說的是蝦米腸。

日久未必一定生情,不過經過數個月的發展,Zack與Chloe已成為一對無所不談,早已超越同事關係的好朋友。

話須如此,你話沒有感覺,就是假的,尤其是兩個都是單身。

好景不常,當Zack準備向Chloe表白之際,可是,在公司不見她,致電給她,只聽到留言信箱,ICQ?沒有online。

一天,下班回家,打開電腦,聽到ICQ的噢噢一聲,是由Chloe傳過來。。

Zack,

其實,我有件事一直無同你講,早在上個月,我已經遞信辭職,聽日我會去歐洲,唔知幾時返。

在我認識你之前,早已計劃好這個行程,雖然,很高興認識到你,不過,也阻擋不到我到歐洲流浪的決心,趁後生時出去看看這個世界。

對不起,Zack,有緣的話,我哋會再見。

Chloe  

電腦前的Zack,一時之間呆若木雞,良久未能說話。

果然,第二天,Chloe的手機已停止服務,而ICQ亦再沒有online。這一次不辭而別,對於Zack來說,是一大打擊。

由1997年5月1號開始,Chloe在Zack的世界上,從此消失。


Slide away and give it all you've got

My today fell in from the top

I dream of you and all the things you say

I wonder where you are now
Hold me down all the world's asleep
Need you now you've knocked me off my feet
I dream of you and we talk of growing old     -  Oasis





鏡頭一轉,回到2015年,由當年腳踏Jordan 11,手帶G-Shock的小伙子,到今天腳下卻是Loake的中坑,直到今天,依然單身,仍未放棄尋找Chloe的下落,任由年前ICQ曾經短暫地復刻,在Facebook,Instagram以Chloe Yxxx搜尋,也找不到她。

樂觀一點去想,她可能在歐洲某個角落,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,正過著美滿的生活。

悲觀一點去想,她可能已經在另一個世界。。。。

噢,唯有繼續借煎蝦米腸,來追憶這位在人生中,念念不忘的過客。

隨著隔離枱的短髮女生離開了,Zack一揮衣袖,深呼吸一口氣,走到櫃檯結賬,眉頭深鎖,步出食店,在茫茫的人海中,不知去向。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