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

倫敦:轉角遇到咖啡館@FIKA London



又一次在Brick Lane,又一次二人共享一個鹹牛肉Beigel,旁人看在眼裡,似是很sweet?

其實,只是我與小寶不太肚餓,一人一個Beigel有點吃力,就是而已。雖然,我都想整個畫面,變成我心目中所想。

離開Beigel店,發現隔離有間名叫FIKA的咖啡館。

當晚,我會去在Old Street附近舉行的Whisky Live,小寶亦有約,如果我倆在Brick Lane的盡頭轉左,沿著Shoreditch方向慢行,半小時之內便到達目的地。

我:(趁仲有時間,不如入去再坐一會?)

小寶答應。




FIKA是瑞典文,代表咖啡時間。台北有間FIKA FIKA,一直在我口袋裡,看看藉著今個星期尾到台北之便,能否拜會來一杯咖啡?這是後話。

Brick Lane的FIKA,完全是無心插柳,一直沒有為意這間咖啡館的存在。

以紅磚牆加Marimekko圖案咕臣,營造出帶著暖意的氛圍,操流利英語的北歐女生,問我們想要甚麼。



小寶要一杯棉花糖凍朱古力,我只要一瓶芬蘭啤酒,沒有其他。

因為我們吃罷Beigel,實在太飽了!

只有七,八度的氣溫,凍朱古力沒有冷上加冷,粉紅的棉花糖,把小寶映照得更年青,活潑。



對芬蘭啤酒存著好奇感,始終我之前未喝過芬蘭啤酒,啤酒花味不強,質感偏爽,挺易入口。

我:(哎,今日之後,下次我們會幾時再見?)

小寶:(看緣份吧。)

剛巧有一對法國人坐在隔離,小寶以流利法語搭訕,又交到朋友,似乎,我真的要向她學習一下,怎去與不相識的人打開話題。



(歡樂的時光,真係過得特別快,聽日早上就離開倫敦,坐火車北上利物浦。。。不如,妳跟我一齊去睇波?)

以上的對白,我沒有宣之於口,只埋藏在心裡。

時間差不多了,我倆離開咖啡館,照原定計劃步行到目的地。



最後,在Old Street站前一分鐘抱緊,道別後偷偷回望她的背影,我們,幾時會再見?

答案:半年後。

FIKA London:161 Brick Lane, London E1 6SB, UK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