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月24日 星期六

單身威水瓶:Royal Salute 21 years的新貌



日本大文豪,村上春樹,在其著作 - 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之中,曾經提及過,艾雷島的人,只喝單一麥芽威士忌,對於調和威士忌嗤之以鼻。

回到身邊的圈子,又有些懂喝威士忌的品味之仕,大聲疾呼只喝單一麥芽威士忌。

調和威士忌的地位,幾時變得這樣低微?

大家還記得,平生第一口喝的威士忌是甚麼?十個有九個,都會答:(黑牌,紅牌,芝華士!)

而九個之中,亦有八個會答:(我們在K場,溝綠茶,可樂飲的!)


就是如此,調和威士忌在普羅港人眼中,得出如此印像,既然用來劈,地位當然不會高級到那裡。

包括我,以前都抱著這種想法。但是,當視野漸廣,才發覺威士忌的世界,並非眼前的尊尼走路,芝華士的入門版。

皇家禮炮,我稱他為芝華士的大佬,因為彼此同屬Chivas Brothers旗下,而且,級數較芝華士的高。

單憑其背景,1953年英女皇伊莉莎伯二世登基,Chivas Brothers受皇室之託,釀製一款專供女皇加冕,與別不同的威士忌,而此威士忌的名字,叫Royal Salute。。。

可想而知,向皇室致敬的皇家禮炮,其藍血背景,顯出不凡之氣派。

上個月某個下午,有幸出席皇家禮炮21年的發佈會,主要目的,是向外公佈此瓶禮炮,將會轉新裝。

有如匠心獨運的藝術品,陶瓷製成的酒樽,送禮絕對夠體面,相信唯一缺點,就是看不到酒樽內,有幾多威士忌。



金黃,清澈的顏色,包含著蔗,蜜糖,拖肥糖,焦糖等氣味。

酒身頗滑,甜蜜的蜜糖,水果,雲呢拿,焦糖味道等作主導,結尾少去辣勁,餘韻中等至長,先爽勁,後圓滑。

然後,再加少少水,酒身更為柔順,木味得以彰顯。沒有令人窒息,刺喉的感覺,喝下去沒有負擔,很舒服,令人喝完一杯,再添一杯。

難得有機會,與品牌大使Murray Lang同場,我厚著面皮,一邊喝著威士忌,一邊向他提問。

我:(究竟,這瓶禮炮,用上多少款威士忌來調配?)

M:(二十隻左右。)

我:(我想,會用同集團旗下的威士忌吧,那陣水果味,我想起Glenlivet。)

雖然,我覺得自己有點明知故問。

我:(木桶方面,你會用幾多隻?)

M:(我們主要用波本桶,與雪莉Oloroso桶兩款。)

我:(其實,我是Islay擁躉,偏好重泥煤風味,不過,也喜歡這瓶禮炮,入口很舒服!最好與喜歡的女生一同分享,一邊聽著輕快的音樂。。。)

M:(調製禮炮的原酒之中,有一款是Islay出品,但我不會說是那一款。。。其實,我也不知道!)



哈哈,無論如何,喜得此皇家禮炮21年,在家中聽著喜愛的唱片,寫文時喝著如此美妙的藍血珍品。。

可惜,身邊欠了一個她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