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

The Steak House Winebar + Grill:美女與牛扒



驚覺我的洲際酒店餐飲會藉,在今個月尾到期,還有一些贈券未用。。。

說了多時,要到酒店的扒房,The Steak House Winebar + Grill回味一下,上次正正經經坐在扒房,要數到八年前,與E小姐來個Sunday Brunch。七年前只吃甜品,坐在酒吧的一邊,不設最低消費。可是情不比金堅,手上的腕錶已換了三數枚,那時一起吃心太軟的人,早已各散東西,老死不相往還。

就在臨近死線,隨口問問在尖沙咀上班,年輕貌美得有足夠條件選港姐的友人L小姐:(喂,係時候見下面,不如約鋸扒?)

大多人覺得,靚女很難約,她例外。

L:(好喎,去邊?)

我:(洲際扒房啦。)

L:(幾多錢一位?)

我:(講呢啲,得㗎喇。)




晚上七時,天色已入黑,晚間的扒房,挺有情調,訂位之時忘記要求坐窗口位,未能一覽漸漸褪色的維港夜景。

拿著發光的電子餐牌,L小姐全無頭緒。



作為一個大叔,最低限度,就是上餐廳,要看得懂餐牌。

(之前來都係食New York Strip,今次照舊,有無意見?不過份量好大下喎,18安士夠兩個人分。)循例問L兩句,基本上,她還是留給我作決定。

L:(OK呀。)

沙律吧的陣容依然豐富,連主菜$298一位,淨吃就$398一位。即是兩個人叫一塊牛扒,無論是14安士也好,或是32安士也好,而兩個都點沙律吧作頭盤的話,一個付$298,一個付$398。

人總是三心兩意,既然我試過這裡的沙律吧,今次就50/50,即是龍蝦湯與磨菇湯。L小姐亦一樣。

(咁大個女,第一次嚟呢啲高級扒房,其實,你未約我之前,已經有興趣嚟試。)L小姐如是地說。

(真的嗎?)我帶點懷疑的口氣反問她。

洲際餐飲會藉裡面,包一瓶免費紅酒,只限欣圖軒與扒房。

免費當然不會給你好貨色,身價不高的法國Merlot,勝在容易喝,丹寧不強,果香活潑,適合平時滴酒不沾的她。

L:(又幾好飲,啱我。)

喝酒非喝價錢,最重要自己喜歡,如果覺得上高級餐廳,點一瓶便宜的餐酒,而怕遭受白眼的話,這間餐廳,不去也罷。



餐前麵包吃完可以再添,為免未入正題就出事,淺嚐好了。





磨菇湯,龍蝦湯,各以小碗盛上。磨菇湯質感濃凋,菌香突出,只嫌其味道有點去不到尾,未能一氣呵成。



反而龍蝦湯就值得鼓掌,酒香與龍蝦的香氣平衡,滑溜得來亦做到濃而不膩的效果,爽甜的龍蝦肉亦不缺,其實我應該來個full portion,才叫盡慶。



洲際扒房的其中之一個特式:一字長鹽陣。來自世界各地的鹽,任君選擇。對我不以為然,皆因已來過數次。對於L來說,又是一個學習新事物的好機會。



自選餐刀時間,純靠感覺,沒有刻意去研究,見那一把美,就拿那一吧。



18安士的New York Strip,預先要求我要三份二,L要三份一。



芥辣陣同樣令人花多眼亂,蒜茸芥辣?未試過,要一點點。



色字頭上一把刀,凡事真的不能以貌取人,看似美觀的餐刀,面對著New York Strip卻一莫籌展,很難切得開。

轉用L小姐的餐刀,輕易而舉分開兩件,唉,這一回失策了。

(唔。。。我認真地考慮買把私家牛扒刀,實行BYOK!)我打趣地說。

L:(乜真係會有人咁做?)

我:(一向都有㗎啦,呢種對牛扒的認真態度,值得我去學習。)

外出晚飯自攜餐酒,自攜酒杯,甚至是自攜辣椒醬,都是一種對生活有要求的品味。以前年輕時我不懂,但是已屆大叔之年,方發覺這是基本。



炭燒一向是洲際扒房的殺著,誘人的炭烤香,不得了,手起刀落,嫣紅的肉色有如擋不住的風情,肉香與焦香同時夾擊,欲抱吧,高低今次由我定!



配菜點了烤露筍,我叮囑L:(食多幾條啦妳!)



龍蝦Mac and Cheese,香濃的龍蝦味,加上芝士,邪惡到極點。足以成為獨當一面的主菜,毫無懸念。

只不過,在扒房只吃Mac and Cheese,沒可能吧,這裡有最低消費的。

兩個人飽到連甜品也吃不下,再叫個心太軟的話,與自殺沒分別。



維港夜景並不見得越夜越美麗,扒房則越夜越多人,記得年前曾經拿過米芝蓮一星的扒房,近年聽過不少聲音:這裡不復當年勇,失去昔日的光采之類的批評。





怎樣也好,真金不怕洪爐火,這裡仍是城中最有class的扒房之一。

財散人安樂,要開始為來年打算,到底,我續不續會好呢?

The Steak House Winebar + Grill:尖沙咀梳士巴利道18號香港洲際酒店地庫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