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8月8日 星期一

哥登堡餐廳:二十年之癢



相信每一個土瓜灣之友,也曾在哥登堡餐廳裡面,發生過一些難忘的故事。

果占苗:(以前係我主場,而家返去土瓜灣剪頭髮,有時都會嚟回味一下。)

我:(老老實實,果陣你有無同協恩妹,喺哥登堡約會先?)

(邊有呀?)果占苗斬釘截鐵地說。

新手兄:(其實,讀書果陣我真係好少去。)

K先生:(真係好多回憶,果陣係四大天王當紅的時期。)

在土瓜灣區住上二十年的P先生:(我第一次去哥登堡果陣,係去偉恆昌果間,果次係同一個VTC同學去食午飯,原來,我都好幾年無見過佢。)

P先生,就是我。


那時,大約是湯寶如在電視裡面,由早到晚都叫著時間令痛苦都轉好,戀愛命運就樣感冒的日子。

二十年來,我患了幾場重感冒,藥石無靈,直到今天,依然是個自由人,偶然約不同的女生看電影,飲酒,吃飯。。

我老總說:(不知有幾多人羨慕你呢種生活,好似你呢個年紀,依然可以與不同的女生約會。)

X,你估我不想找個另一半,可是我的心上人,應該不為所動。

以前就話與女生上高級餐廳,是最大成就,年紀越大,就想返樸歸真,肯跟你去踎大牌檔,上豉油西餐廳的女生,你要好好珍惜。

台北R:(之前聽你成日講土瓜灣的哥登堡,果日搭巴士經過,就等你生日,請你去啦。)

(哈哈,其實食咩到好,不過我生日,只會去之前從未光顧過的餐廳。)

一待四個月,這天中午與她一起出席某個威士忌活動,地點在觀塘,剛好,哥登堡的位置,是我與她的中間點。

(正午十二點,哥登堡門口等!)

相隔二十年,再次有女生陪我去哥登堡!、


午餐吃甚麼,還須多說,當然是肉醬意粉。

這裡的肉醬意粉,是我最愛。不要看我經常上意大利餐廳,一說到肉醬意粉,哥登堡是我首選。

正所謂每個人心目中都有一個沈佳宜,或者是葉子楣,可能你會質疑我的口味,但是我把尺,又不是你把尺,很難去衡量喎。

(你要肉醬意粉,咁我要個雞扒螺絲粉。)台北R拿著餐牌猶豫不決,最終食螺絲。



一紅一白,我對白湯是有種莫名的情意結。

(我都唔記得,點解會咁鐘意飲忌廉湯,總之,一紅一白,我通常會投白票。)對著台灣人說港仔飲食血淚史,好像特別起勁。



肉醬加芝士,沿用多年的法則,成為了我的心頭好,麵條並非意大利的應有al dente,只是以茄汁燴過,再加芝士,肉醬去焗,你要拿意大利的味道來相比,是不公平的。有時候,滲入一些港式味道,絕非壞事,而且更會令人有所共鳴。



台北R的雞扒螺絲粉,看似有點遜色。

下次找個晚上,一起來吃鐵板牛扒,好嗎?

咦?其實,我們可以相約在台北大稻呈的波麗路。。。。

哥登堡餐廳:土瓜灣馬頭圍道440號地下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