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9月7日 星期一

一起果醬:Another sunny day



我與台北朋友R小姐,每次見面,總離不開威士忌。

就算與她一起brunch,我仍自攜威士忌。

今次,終於沒有威士忌在身邊。

我們,這個馬季開鑼的下午,一起果醬




由西貢開到出市區,身邊某些朋友,大叫:(好嘢,終於唔使老遠入去了!)

R小姐住在附近,而我公司又在附近,由開業之時說一起果醬,說了很久。

(幾時得閒一起果醬?)

其實,R小姐已不是我第一個被問的朋友,身處巴黎的小寶,她很喜歡果醬。我與她之間有位共同朋友W先生,工餘時間會自製果醬送給朋友,堪稱果醬達人。

小寶不時問我:(咦,而家W仲有無整果醬?)

好像,我與她對W先生的印象,只限於果醬。



正午十二時,炎熱並未後退,這邊的咖啡店也有超過一半入坐率,那邊的投注站,門外的大叔,踎著刨馬經。



兩者的極端形態,竟有種錯摸的相影成趣。



似乎,周六日在咖啡館,吃個全天候早餐才是皇道。R小姐曾經在英國生活過,不知道這個沒有黑布甸的All day breakfast,會否合她心意?



沒有套餐,飲品另外點,冰凍綠茶加果醬,感覺爽朗。如果時間,地點一轉,我們應該還是喝著威士忌。



我的主菜為賓尼迪蛋,配以Portobello磨菇,與Parma Ham,我嫌蛋汁太過水汪汪,蛋香亦不夠濃,幸而鹹香的火腿,與鮮甜的磨菇,能挽回一點失地。

$108一客,不甚便宜。想便宜的話,去茶餐廳吧。

時間較預期中過得快,偶然山林道與松山道的交界,有點交通擠塞,不耐煩的司機,不斷地響按。

(X!真係好撚嘈呀!)

坐在玻璃門前的我們,首當其衝。

常言道,去到這個年紀,想找一個頻道相近的朋友,已不容易了。

記得以前與同學們,在大牌檔吹到天花龍鳳,又話要改變世界,又乜又柒,最後,大家還是面對現實,腳踏實地打份工。

與蒲友們在酒吧吹到去中環翠華,話題來來去去三幅被,批判大眾聽音樂的品味,那時,我們罵得最兇,不外乎是Twins,容艾辛。但是,在電影層面上,我們的包容性很大,由尚盧高達到王晶,也說一餐。

某夜,Y在灣仔某酒吧爆出一句:(Travis是全宇宙最悶蛋的樂隊!)

我反駁:(唔係呀,首Sing,Flower in the window,常在我MD機裡面,陪足我一個夏天。)

鏡頭一轉,回到十多年後的九月天,杯中的綠茶,喝到只剩下未溶掉的冰,話題由她回台述職,到下年台灣總統大選。

我:(下年我不如過來趁墟?)



最後,應該離不開威士忌,視乎地點在台北的後院,或台南的酒吧。

一起果醬:松山道15-17號地下D舖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