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2月2日 星期四

Linguini Fini:初戀無限Touch



每個人身邊總會有一,兩個朋友,性格比較特別,簡單點去說,是與主流社會價值觀脫軌。

與哲浩這位沙煲兄弟,相識了十多年,當年雖然同校但不同班,我記得是因為一本由OASIS做封面的音樂殖民地,而開始我們的友誼,那些年一起去利舞台看迷幻列車,一起去伊館看Alainis Morrisette。一起在台下和唱You oughta know,更甚者,還一起上Salon,一起去Shopping,連去CK買底褲也在一起!旁人看在眼內,會認為我們大約是同志。

事實上,他在早幾年成家立室,但性格與十多年前,初相識是沒有分別,仍舊地敢愛敢恨,憤世嫉俗,對很多事情也不順眼,由政治民生到所謂娛樂圈,通通被他X得體無完膚!因為容祖兒做代言人而不光顧百老匯,因為周星馳為唐英年站台,憤而將家中的所有周星馳電影DVD,拿去垃圾站棄掉!寧願去小店吃個雲吞麵,也不願做連鎖快餐都奴隸!我為他起了個花名:百屌齋主。

而且,他對自我身分是極度執著,從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,只說自己是根正苗紅香港人,由他太爺的那一代開始,已在香港生活。他說他爺爺在幾十年前,在中環街市賣菜,絕對有資格說:I am Central boy!

有次與他在旺角行街,碰著兩三個自由行問路,粗聲粗氣問:(朗豪坊怎麼走 )他是懂得說兼聽國語,不過見他們沒禮貌兼蝗蟲格,便以廣東話回應: (你向前面行過兩個街口,再轉左落地鐵站,穿隧道行過去。)

自由行大叫:(我聽不懂!) 他冷冷地用廣東話回應:(呢度係香港,唔該你入鄉隨俗,多謝合作!)說罷,繼續向前行。那個所謂北大教授 - 孔慶東口中的王八蛋,哲浩一定榜上有名。

多年前某個晚上,與他上西餐廳晚飯,見到餐牌上只有英文,中文字一隻也沒有,他便發起嘮叨:(唉,雖然我喜歡外國電影,音樂,身穿的是外國牌子,英文亦講得兩咀,但作為華人的地方,沒有理由餐牌上只得英文,連中文也沒有!甚至連侍應,不是尼泊爾,就是菲律賓人,成何體統?如果客人不懂英文,怎算?)

這次到我冷冷地回應:(不懂英文的話,咪撚嚟,就是如此簡單。) 自此之後,再沒有與他上這類餐廳。

有一天,哲浩相約午飯,說想吃意大利粉,地點要在中環。我首先會想,那一間在中環的意大利餐廳,是有中英對照餐牌?

就是Linguini Fini



開業已經大半年的Linguini Fini,現今成為城中其中一間,火紅的新餐廳。其優閒不拘束風格,以本地農場直送食材,肉類全不含激素,價錢更非常便宜,每人平均消費$200左右。所以在短時間之間火紅,如今更將地下的Cantopop舖位,歸納其下擴充營業,不無原因。



此店之最大缺點,就是不設訂位,遲來一律要等位,我們為了避開中午的尖峰時間,便選擇在中午十二點半前入坐。

已經來過好幾次,我對這裡的創作意粉推崇備至,這次點了午餐,和單點了兩道菜式。



哲浩喜歡吃薯仔,由昔日一起去Wendy's吃牛油焗薯,利物浦National Express總站附近的Fish & Chips,也大叫好味,所以,他喝著質感濃凋,味道清香的薯仔豆燉湯,又是那句:好味!好味!沒有第三個字。



另一款頭盤是迷你肉丸,做得鬆軟可口,以Homegrown foods出品的番茄做出來的茄醬,酸甜得自然。



單點的頭盤是8 HOUR TRIPE,以八小時來煮牛肚,哲浩吃慣十三座牛雜,見到這道慢煮牛肚,有如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樣地好奇,我對他說:(意大利人和我們一樣,也會吃內臟的。)當然用上這麼長時間來煮牛肚,怎樣也煮得軟淋入味,如海綿一樣地質感,濃惹酸甜的醬汁盡收在牛肚內。



在飲食網站上的食評,對Salt Cured Egg genovese是兩極化,有人大讚有創意,亦有人彈得一文不值,大叫難食到極點。來自紐約的意裔大廚Vinny,得知外間對此味的評價不一,所以略為微調一下,這天的Salt Cured Egg genovese,並沒有那些臭腥味,和鹹得要命的味道,香草味道清香,鴨蛋黃碎帶鹹香,此店的意大利麵全是自家製,入口夠彈性,索汁力強,每條也掛上清香醬汁,碟上番茄的甜味,有平衡此味意粉之妙。

哲浩吃到雪雪聲,突然拉埋馬可勃羅下水,說到如果他活在今天,一定喜歡此道中西合璧之作,聽罷,我只報以莞爾一笑。



同樣地,Fragrant grass Goat cheese fonduta是最惹人議論紛紛的一味,有人說臭得不能入口,但有人愛到底。哲浩聽到我解說,即刻回應:(哈哈,臭西都有人肯X啦,有幾咁奇?)

旁邊兩位OL聽到,即刻轉身用鄙視的眼光,由頭射到我們落腳,就算這天腳下的是Tricker's,又如何?其實,她們只是用俗不可耐的FENDI monogram手袋罷了,射我?你有鳩的嗎?

當然,我沒有將這番話宣之於口,哲浩抵死地說:(或者,她們正對號入座,哈哈。)這一刻,忍笑忍得好辛苦。

的確,此臭草加羊芝士的意粉,是非常重口味,臭草味不算太強,但羊芝士的個性則很突出,自家製的麵條,煙韌有質感。個人而言,是很喜歡這種味道,可能我一向是重口味之友吧。



單點了一味Chitarra 茄汁肉丸意大利扁麵,早前來吃過,讚不絕口,以雞肝來作意大利粉材料,在香港真找不到另一間。這道意粉用上的麵條較粗身,質感更強,配以特濃的味道,深慶得人。雞肝的甘香油潤味道很驚艷,已全數被麵條接收,令人回味再三。

兩個男人老狗吃甜品,是很基的一回事,想到如果吃西餐不吃甜品,等於做愛沒高潮一樣,射出來的,不是完美的宣洩,而是例行公事的呆板。

甜品是檸檬橄欖油蛋糕,沒有矯揉造作的外表,亦沒有上載至Facebook,惹來萬人LIKE之本領,但穩定性打到一切。內裡包含的,是那種實實在在,不造作,如一位眉清目秀,挺有個性的女生一樣,內涵戰勝俗艷。蛋糕的檸檬芳香迷人,糕身鬆化,雪糕質感幼滑,奶香濃郁,是年青時代,吃過的純樸味道。好吃,就是如此簡單。

咀邊的雪糕跡未及抹去,哲浩又再一次偉論連篇:(真係好有種初戀的感覺!想起初中年代,我同隔離班心儀的女生,放學一同經過茶餐廳,見到新鮮出爐的蛋糕,食指與下體一樣地蠢蠢欲動,但兩個人加埋全副身家,只夠買一個菠蘿飽。。最後一個菠蘿包兩份吃,你一啖我一啖,好sweet sweet呢!雖然窮得連爆房錢都無,不過當時兩小無猜,真係好開心!)

我沒有那麼好氣,懶洋洋回應:(人細鬼大,咁細個就想爆房?你唔怕衰十一?)



哲浩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,抹掉咀角上的污漬後,便搶著埋單。

Linguini Fini:中環皇后大道中139號The L Place 地下及1樓

請不忘對我的Facebook專頁讚好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1 則留言:

  1. 我身邊喜愛葡萄酒,飲飲食食的人太少,希望在這裡想認識多一點紅酒和飲食的朋友!以下是我的blog
    http://redwineworld.blogspot.com/
    高興認識你

    回覆刪除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