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2月5日 星期日

日月星快餐:再見Puppy Love



初戀,是最美好,亦是沒有結果,起碼,對Fred來說,一提及他的初戀情人,總是帶點傷感,無奈。。

廿多年前的開學日,Fred升上中四的第一天,遇上了外來插班生 - 海恩。她那把長長秀髮,像雲落下似輕紗,水汪汪的黑眼睛笑態多親善。對她的注目禮,不只Fred一個,差不多所有男生也眼前一亮。

Fred為人較為慢熱,兼不夠主動,就算想與她攀談一下也不敢,直至那一年的聖誕聯歡會,有同學帶了卡式機回班房炸機,當大家將譚詠麟的"第一滴淚",與張國榮的"Stand Up"播完又播之後,海恩便將他帶來的BEYOND"永遠等待",放在卡式機上。

 (酷熱在這晚上,我披起黑皮褸,實在沒法抵抗,心中的猛火。。。。)

在當年班房上的主流品味下,不是阿倫就是Leslie,一播著這些不知是誰的噪音,與趕客無異,除了Fred,他好像找到了班房內,唯一一個知音人。。

Fred:(咦?你都會聽這類音樂?)

海恩:(哈哈,係我朋友介紹我聽BEYOND的,其實,我最愛的是Duran Duran,New Order,Depeche Mode,U2。。。你呢?)

Fred本身的音樂口味很雜,由MJ,娜姐,至Metallica。。也一一放入耳,唯獨是對香港流行音樂,一直存著鄙視態度,近期的樂隊潮流,令他也去聽太極,達明一派,小島樂隊等等。。

憑一盒"永遠等待"的EP,便開展他們的友誼。

每個周六,日,彼此也出來見面,看電影,逛街,聽唱片。。後來,日久便生情,成為一對戀人,這是自然定律。





因為她,Fred愛上了BEYOND,與她一起在高山劇場,看超越阿拉伯演唱會,台下的他們,與家駒一起高呼Rock & Roll。。

當一切看似很美好之際,在中五會考之後,海恩對他說:(我會移民到加拿大。。。。)弱小的心靈,怎能承受那麼大的衝擊?Fred扮作鎮定,若無其事,在她離開香港之前,保持現狀,直至離別前的最後一夜,終於忍不住大喊出來。以後未來是個謎,不必牽強說盟誓。。

沒有海恩之後,Fred升上中六,初時兩者還有書信聯繫,後來因為Fred搬過屋,海恩亦由東岸搬到西岸,自此,便與訊聯網絡一樣,失去聯絡。

將時空轉回到今天,年屆四字頭的Fred,事業不算有成,但未算餓得死,起碼雙親移民之後,剩下兩層樓給他,一層自住,一層收租。感情生活上仍是空虛,幾段情也不能開花結果。平日除了聽歌,看電影之外,最大興趣就是寫Blog。

某一天,他在執屋期間,打開床下底的廂,見到封了塵永遠等待的EP,一時之間,當年的所有回憶,有如電腦的資料回收筒內的資料,全部收復回來。

心血來潮之下,上Facebook找她,用她的名字搜尋一遍。。。結果,看到一張profile相,很像她,而且,是抱著小孩!

於是,便傳送訊息給她,問她是不是海恩。。。數天之後,她接受了交友邀請,回答:是呀!很久不見了,你好嗎?

單憑字眼,看不出海恩的心情,是平常還是激動,後來看她的Facebook,原來她已為人妻,過著中產的生活,十年前回流香港,兒子也上小學。。

Fred:(不如,約出來聚一聚?廿多年沒見了。)

海恩:(好呀,我任何時間也可以!)



結果,廿多年後,大家在九龍灣的日月星快餐店再會!!為何不在半島文華喝下午茶,而在一間小小的快餐店?

原來,他們相戀的時光,放學後經常一起來吃炸雞脾!

1988與2012,相隔二十四年,海恩的樣子沒多大變化,只是添上一點成熟味,可見她保養得宜。Fred的髮型由三七分界,變成Skinhead,腰圍由27發展到今天的34。

昔日樸素的她,今天的行頭非同日而語,右手的是愛彼錶,腳下的是Manolo Blahnik,手袋更是Bottega Veneta。相比之下,Fred雖然也不弱,但是波爾錶,Eastpak與名師Crossover的手袋,Paul Smith鞋,已經是低兩班。。。



店子還是很小,裝修廿多年如一,店外招牌上的電話號碼,還是七個數目字,可是,我們的變化甚多,海恩更很小心地,安置她的BV袋。雖然她的表情沒有異樣,心裡面可能嫌棄這個昔日喜歡的地方。

飲食網站上的食評,很多也是大讚這裡的雞脾,有說雞脾是生炸,又有人說是必修科,我只是覺得,炸雞脾是大多港人,由其是六,七十後的中年集體回憶,沒有甚麼必修科之類,吃一隻炸髀,用不著研究太多,好吃便是。



分開了之後,大家也沒有來過,Fred近年認識了一班飲食男女,不時四出找好東西吃,大小通殺,海恩不用多說了,出入的場所,不是酒店,就是高級食店,但是,他們偏偏沒有相遇過。



海恩要淨炸髀,與炸薯條,她吃著炸髀說:(味道還是一樣,皮脆,肉質嫩,還有陣香味!薯條是波浪,廿多年如一日!)



熟女忽然留著少年脈膊,隨著一杯可樂,盡忘懷一切失落?



Fred點了炸髀意粉,配白汁,加羅宋湯。Fred:(哈哈,意粉依然是一團糟,不過,這是少年時代的青澀味道!羅宋湯則酸了一點,雖然,長大之後才知道真正的羅宋湯,是紅菜頭加酸忌廉的一回事,偶爾喝這些港式羅宋湯,其實也不錯。)



海恩:(我看過你有篇Blog文,介紹半島Chesa,想到多年前我帶我個仔去,經理竟不讓我進內!有無搞錯?!)

Fred默不作聲,繼續聽她說下去:(我早前致電到文華Pierre訂檯,說兩大一細,對方說不歡迎小孩!唉。)

Fred又是沒有回應,問:(你還有沒有聽BEYOND?)

海恩:(偶然還會拿些舊歌廳,去到後期已放棄,家駒走的當天,我在加拿大哭得死去活來。)

Fred:(Duran Duran在下個月來港開演唱會,有無興趣?)

海恩:(其實,我無聽他們很久了。。。。)

其實,你與昨日的我,活到今天變化甚多。

海恩看看手上的AP,說工人放假,是時候要接兒子下課。臨走的一刻,見到一對身穿校服的情侶,前來吃雞脾,當Fred看著這對兩小無猜,像一塊倒後鏡,看回廿多年前的他倆。。

凝望妳含情眼眸,如今記起,情懷已舊。獨愛上昨日的妳,似水清不沾俗氣,人重逢,愛卻遠離,剩下的,只有重新開始的友情。。

天不做美,突然耍下雨粉,彼此攜同逝去了的夢,欣賞雨中的那對年青戀人相護送。。

海恩:(不如下星期,相約在Gaddi's晚飯?)

Fred:(無問題!不過,請先將你的孩子,交給工人托管,哈哈!)



日月星快餐店:九龍牛頭角牛頭角道15-19號嘉和園地下8號

請不忘對我的Facebook專頁讚好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4 則留言:

  1. I really enjoy your writing style! Although I no longer live in Hong Kong, I can relate to quite a lot of the things you say. It sounds like you, Fred, his first girlfriend, and I are of the same generation. Very incredible how food, music, and history can create so many great memories. I love your lyrics quotations from Tat Ming, Beyond. The 1980s were a defining moment for HK band music that I remember living through.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謝謝支持!一起高呼Rock & Roll!

      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