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月9日 星期六

Hillywood:在山林道上與手工啤酒的約會



自從在Ginger一起喝過威士忌之後,已沒有見台北朋友R小姐,較早前想約她看法國電影節,碰著她正與手頭上的工作搏鬥。

本來,我下星期會與她在高雄相遇,見証新一任台灣總統誕生,人算不如天算,到我因工作上的調動而未能請假,唯一安慰的是,我還未訂機票。

我:(反正我去唔成高雄,就約你飲啤酒啦。)

結果,她成為我在2016年,第一個見的朋友,地點在山林道尾的Hillywood

我在附近上班,她住在附近,相約在此,看似理所當然。其實,Hillywood在文化界圈子裡面,有口皆碑。

不是說他的食物水準,而是他們Craft beer的選擇甚多,立場新聞的朋友們,不時來這裡飲酒。




由門面到餐廳的裝潢,不期然想起十多年前,在柯士甸路的英倫味濃的酒吧,Chemical Suzy。由牆上的蜆殼石油的旗幟,Radiohead海報,隨意擺放的木結他,憑著片面的印象,每晚路過餐廳,門外都是文青/偽文青/過氣文青。。。


我一向自認是過氣偽文青,修讀中國文學台北R小姐,是如假包換的文青。




還未坐暖,便走到放滿craft beer的雪櫃前,面對著來自世界各地的佳麗,我不知怎算好。



上個月在九龍城書節,龐一鳴的攤位,買了兩瓶本地手工啤酒 - 麥子。對他們的蔗味啤酒,印象猶深。



最後,可能因為與台妹飲酒,本能地挑選了一瓶台灣手工啤酒,啤酒頭的Taiwan Tea Ale穀雨。

我嘗試去代入自己在四月,春天最後一個節氣,在沒有雨傘之下,躺在草地上冒著雨水,喝著這瓶帶有爽朗,充滿朝氣,結尾充滿茶甘的穀雨。



炸秋葵意粉,微辣的醬汁,沾滿煙韌的麵條,說到尾,炸過的秋葵,才是重點。與納豆一樣,秋葵是沒有灰色地帶存在,有如鼻涕的質感令大多人敬而遠之。炸過的秋葵更添香口爽脆,相對會比較容易接受。



芝士烤大磨菇是很出色,香濃的芝士融入了肉厚,爽甜多汁的portobello磨菇裡面,一客三件,我不客氣吃了R小姐的半件。



Carbonara水準平穩,醬汁夠濃夠creamy,便是了。



豈能只喝一瓶那麼少?Yestie Boys Gunnamatta的茶葉IPA,入口的感覺,真的很像喝茶,霸道的茶甘實在非常懾人。

我隨口問店員:(你地有無門神啤?)

店員:(無入呀,貴呀。)

上年大除夕,Hillywood場內的手工啤,買一送一,這些機會並不屬於我這輩單身寡佬的。

一入酒門深似海,坊間的大路商業化啤酒,再不能滿足到我們的要求,越飲越刁鑽,越飲越想去研究。如果,我連craft beer也涉足的話。



後果不堪設想。

Hillywood:山林道46至48號

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oodiesmashingpumpkins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