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月3日 星期二

魂:人魂亦魂



剛過去的一年,日本拉麵店突然在香港大爆發,開完一間又一間,無獨有偶,差不多全部都是豚骨湯系,似乎,香港人對豚骨湯底的拉麵,比較情有獨鍾。

前年在中環開店的豚王,是一個神話,月前在登龍街開設分店,一樣成為熱話。在不遠處的霎西街,另一間小小的拉麵店  - 魂,靜悄悄地起革命。

只怪自己後知後覺,極少上微博,早前在微博上已經瘋傳該麵店的消息,其拉麵很高水準,絕不遜於豚王。後來在飲食網站,陸續有不少好評出現,大多好評是出自高profile的食家。。

平安夜晚上來到撲個空,要到2012年第一個工作天,才有空前往。未夠十二點的營業時間,門外有十多人等候著。果然,人氣不遜於豚王。

小店只能容納大約十個位,所以很容易惹來大量食客, 站在店外的狹窄行人路上等候,有別於豚王的崛頭巷,其實,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,大吉利是一句,如果突然有部車失事,剷上行人路,那就。。。。。



魂只賣四款食物,魂,赤魂,太極,青龍,沒有任何小吃,只有額外加配菜,而且青龍只限在晚市供應,每晚三十碗。比坊間大多拉麵店,來得更加專注。



中午十二點來到,我排第十多位,幸好吃拉麵流量快,半小時左右便可入座。



坐在吧檯上,環境狹窄在所難免。一個人來,也沒有所謂,反正吃罷便離開,無須談情說愛。

手寫的餐單,更添一點點小店的人性化。麵條可揀軟硬度,這次,我要了太極,麵條要硬。



店內只有三個員工,侍應,知客一腳踢的貌美老闆娘,日籍師傅與女助手,但效率極快,雖然客人甚多,只是等一會,師傅便雙手將拉麵奉上。


太極即是墨汁豚骨湯拉麵,等同豚王的黑王,用上的材料有叉燒,玉子,筍絲,黑木耳,海苔,荵粒,更加上蟹膏,金箔。。完全想像不到,這兩樣也可以應用在拉麵身上。



豚骨湯上有一層油,沒錯,每個人的口味大不同,你喜歡清淡口味,我喜歡濃味,不過,始終有個廣義存在,正如意大利飯/麵份本身是要有咬口,上海菜是濃油赤醬,日本拉麵上的豚骨湯,是應該油膩的。大家去寫食評時,不要一味說不對我口味,如果當那一款菜式,本身的做法正宗,沒有問題的話。否則,便是不負責任的行為。

在未與墨汁伴勻之前,先喝一口湯,味道很濃鮮,充滿豬肉香,質感香滑,與墨汁伴勻後再喝,添上一份墨汁的甜,非常之有層次感,喝到最後一滴,質感還是這樣地厚,完全沒出現虎頭蛇尾的問題出現。


玉子的蛋黃呈然流心,香甜不糊口,是水準之作。



聽說麵條是由本地製作,用上粗身帶曲的麵條,煙韌彈牙,充滿麥香,一點鹼味也沒有,將濃厚的墨汁湯索盡,掛湯能力強。



叉燒質素亦高,肉質鬆化之外,更帶一點肉香,皮與肉之間的相連為,脂香十足,堪然回味,與APM的那一間拉麵店的叉燒,贏成條街。拉麵上的小小蟹膏,其鹹香有提鮮之妙,金箔只取其色,在官能上加點點趣味而已。也許,是與日籍師傅,曾做過懷石料理有關,將懷石料理的元素滲進拉麵,不要說那些顛覆,破壞傳統的說話,只要是好味,你想點就點。



吃拉麵最緊要把湯底喝清光,碗底朝天,是一份尊重,除非,這碗拉麵難吃得要命。可是還有很多食客,不明白此道理,喝多幾口也大叫好肥,最後剩下湯底,很浪費。

我經常說,去一間外國料理食店,等同吃掉別人的文化,入鄉要隨俗,否則,留在家中泡個麵罷!

不是誇獎,單憑這碗太極,與豚王的黑王單打獨鬥,絕對是叮噹馬頭,不處下風。令到我心癢癢,想再找個晚上來,吃一碗限量的青龍,但是,要在下午四點多來排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
看看有沒有機會吧。

魂:銅鑼灣霎西街18C號地下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