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月22日 星期日

東寶小館:那些年,我們在東寶小館的回憶



已經光顧了差不多十年,由廿歲頭到今日三張野,北角渣華道街市的東寶小館,仍然如此爆場,可說是香港其中之一個民間傳奇。

多年前的開年飯局,在東寶擺下龍門陣,總共有十多個人列席,非常熱鬧。東寶的大檯夠大,坐上十六個人剛剛好。如果多一,兩個壯男的話,就要逼到坐大髀了。

光顧了不知多少次,點菜方面自然駕輕就熟,沒有難度。一早致電來預留幾味招牌菜,來到再看著個菜單,即慶地點幾味,雞軟骨,田氏白肉,炸雙卜已沒有供應,本來其中一味心水吊桶春炒蛋,恰巧是日沒有吊桶春。



用雪到凍的湯碗飲啤酒之風氣,大約是東寶所創,其後亦引來同類的後來者跟風。回想當年第一次來東寶,感覺很特別。由乾杯變為乾碗,感覺更加豪氣干雲。當然去到今天,已不是新鮮事。但席上亦有朋友,也是第一次來見識見識。有女食友酒量雖淺,但入鄉隨俗之下,也乾埋一份。



兩巡啤酒之後,第一味上桌為炆狗仔鴨,身旁的J小姐問點解叫狗仔鴨?我扮專家地答:狗仔鴨即是用順德人炆狗肉的方法,來炆鴨而已。這道狗仔鴨味道濃烈,我左手邊的S兄說係濃就濃,但係濃得吃不出鴨味!不過,在鴨肉下的河粉,全是此缽鴨的精華。




十九幾年以來,炸豬手永遠是其中的一道鐵膽。事前J小姐強烈要吃此味,賣相十年如一,如無法可修飾的一對手。外皮炸得香脆,豬皮內滑溜,豬手肉鬆化,又是十年如一。




XO醬爆黃喉,黃喉即是豬喉嚨。伴以腰果,青瓜,藕片等一起炒,帶有XO醬的刺激,整體口感也偏爽。




十多年前吃過的炸茄子,闊別十年後再吃,味道也沒有兩樣。外層脆漿不厚,炸得香脆酥化,內裏的茄子仍保持著水份。



那麼大條的龍躉,當然是一味兩吃,一味用來炒球,一味用冬蔭功來炆龍躉頭。前者的炒龍躉球,魚味新鮮,龍躉肉爽口。



另一味的冬蔭功龍躉頭,老細露比哥事先講明:這個冬蔭功是不辣!吃落又真的不辣,只有冬蔭功的香,沒有冬蔭功的刺激度,果然樂而不淫。所以吃不到辣的E小姐,也能品嘗此道菜的滋味。不過,魚頭斬件過後,又真係沒有肉可吃,旨在享受啜骨的過程。



沒有墨魚咀之下,就換來墨魚丸。魚丸金黃香脆,爽口彈牙,味道濃郁兼而有之。



墨汁墨魚麵,此味又是個人之喜好。吃罷個咀永遠是松松姐姐之名作,烏卒卒,也在所不惜。




聖子兩味,炒同蒸之做法。炒就用川式去炒,E小姐就吃不到了。辣味太搶,不能認真品嚐到聖子的鮮味。



用蒜茸蒸就最好,簡簡單單才能吃得出聖子的真味。





年前在食評中曾提及過,東寶的豉油王炒麵,近乎城中最佳。今次再吃,仍舊出色。簡單地用豉油去炒,鑊氣十足。麵條幼細柔韌,每條均勻地沾滿豉油的香味,而且炒得極乾身,沒有多餘的油份。兩個人來撐檯腳,而要一味粉麵飯的話,這個豉油皇炒麵不可少。



又是每次來必吃的風沙雞,要吃就要一早預留。這店的風沙雞只用冰鮮雞,所以雞味不是很濃,但雞皮香脆,面頭的風沙香口惹味,也可以接受吧。



黃金蝦又是另一味長年的必吃菜式,鹹香的蛋黃沾滿著肉質爽甜的蝦,香口到連殼也在肚裏送。



澱粉質孖寶之一鴨汁荷葉飯,水準一向有時價之弊,吃過多次,有時候就過濕,有時就荷葉味不夠香。今次所吃的荷葉飯,已經有點回勇的跡像。每粒飯滲進荷葉的清香,飯粒不算過濕不糊口。但隔兩個位的W先生說:今次比我上次吃濕左一點。



聖子同龍躉每樣兩味,膏蟹也來兩味,小弟也是蟹迷,點此味一定不會失手。一味是蒜茸整,一味是蟹膏蒸蛋白。這個膏蟹也幾夠肉,而且幾鮮甜。



另外的蟹膏蒸蛋白,S兄又說:蟹膏不夠甘香。的確,今次比起上次的水準。又欠缺一點點。



除風沙雞之外,另一味雞菜式是荷葉花雕蒸烏雞,用荷葉包著烏雞,再加上花鵰,杞子來蒸。很有食療之作用,花鵰加荷葉的香味,兩味齊下,已經吃不出雞味了。雞下面的糯米,比起之前的荷葉飯,來得更好聲譽。

全夜菜式之中,蔬菜都沒有一條,最後追加金銀蛋莧菜同麵醬唐生菜,以示奉政府的甚麼"兩份肉一份菜"的呼譽。

致電寫菜之時,露比打蛇隨棍上,鬼鬼祟祟問:有沒有興興趣試我地的芝士蛋糕?正過Cova!



我心想:正過Cova?那就要試下!其芝士蛋糕賣相平凡,吃落也頗重芝士味。不過小弟一向不好芝士蛋糕,沒有任何preference,很難去比,姍姍來遲的P.J伉儷,也來得及試其Tiramisu。

臨到尾聲,人客漸少,店內亦開始播著一些Dance music,令到大家吃著小炒,也如置身"Fing頭場"的熱鬧。

這夜開年局,吃得有今生,無來世。大家拿住戰鬥碗,一起高呼Rock & Roll!

東寶小館:北角渣華道街市熟食中心

2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