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4月29日 星期五

宗像屋:拉麵陳的一丼三吃



人稱拉麵陳的Meter Chan,堪稱是本地日本拉麵界的重要人物,今天的豚骨拉麵店,在香港偏地開花,全因當年他在中環和安里播下種子,開設只能容納十個人,以豚骨湯作主打的拉麵店 - 豚王,其後的發展,大家有眼見。

接下來的故事,他有感豚王走得太快,與拍檔理念不合,於是退股,跑到去深水埗西九龍中心,將沾麵引入香港,成為另一個神話。隱家,除了成為香港第一間沾麵店之外,更打破西九龍中心,一向給予大眾,只有劣食的負面形象。(講來講去,都是明將惹的禍)

不久,在炮台山開設俺之沾麵,輕易地惹來大批食客們追捧。

這還未算,重口味的二郎系拉麵,又是他帶來香港,混亂拉麵,喜歡就喜歡,不喜歡就不喜歡,沒有中間路線。

全港獨有的蝦汁沾麵,位於長沙灣美居中心的海老名,都是拉麵陳的好事。

今次,他不玩拉麵,轉玩海鮮丼,將福岡宗像市的海鮮引入,創作出一個海鮮丼,三種吃法。

似乎他對長沙灣區情有獨鍾,位於青山道,英華對面,嘉頓隔離的宗像屋,就是拉麵陳的最新力作。

有關拉麵陳為甚麼會開海鮮丼店的問題,自行上網求google吧,在此不說太多,畢竟,我沒有親自訪問他。



平日的正午十二時一刻,到達這間只有十六個座位的宗像屋,時間尚早,無須等位,二話不說,一個箭步,衝到在吧檯前。

拉麵陳旗下的店,總有個既定格式:1)小店經營,座位最多十多個,2)只專注賣一種東西,3)只此一間,別無分店。



宗像屋的餐牌,只有四款選擇,梅,竹,松,特上。

最便宜的梅,價錢為$108,包含九種不同海鮮的丼。

竹,$148,陣容一樣,不過份量加大一點。

松,$198,多了一份蟹肉。

特上,最貴,$298,除了基本的九種海鮮,還有蟹肉及海膽。

幾大就幾大,特上二字,隨口而出。



吧檯前坐陣的一位日本師傅,一位本地師傅,以純熟的手勢,很快便將各種海鮮,堆到有如一座山。



先奉上的油甘魚片,浸著特製的胡麻醬汁,據問是由當地的居酒屋,青庵もり田的師傅傳授過來。

且慢,不要心急放入口,留有後著。



不消一會,師傅砌好了特上丼,奉上我面前。



吞拿魚,吞拿魚蓉,北寄貝,帶子,甜蝦,三文魚子,烏賊,油甘魚,鱲魚,蟹肉及海膽,十一種海鮮砌成的小山,氣焰逼人。



首先,倒適量的醬油在海鮮裡面,雖然建議是與wasabi與醬油拌勻,但我沒這樣做。



每一款海鮮,標榜由宗像市直送,所有海鮮切成碎粒,與飯粒,醬油拌勻後,大刺刺地放入口,無須理會儀態,一次過鯨吞十多款海鮮,那種鮮甜與醬油的鹹鮮,在舌頭上大混戰,最後,不捨得還要捨得地吞下,感覺痛快淋漓。

尤其是大大塊的海膽,你想一口過,抑或將它打散,與其他海鮮打成一片?又或者含著件海膽,再吃其他海鮮?




吃到一半,將海鮮丼放在紫菜片上面,然後卷著來吃,是另一種快感的表述。



最後,吃剩三分一,師傅注上由蝦,油甘魚熬製而成的湯,再加上油甘魚片,蔥花,以泡飯形式作終結。



由入座到吃清光,大約半小時,花掉了我$298。

不設加一,亦是拉麵陳的規矩,其實,理應如此。

眼見旁邊的女食客,吃著最便宜的梅,份量可不小,只是沒有蟹肉與海膽之分野。

$298的特上丼,值不值就見仁見智,他日再來的話,我想我要個最便宜的梅,已經足夠。

PS:逢周一休息,我第一次去的時候,正是周一的中午,結果碰釘。

宗像屋:青山道60號B地下

1 則留言:

  1. "有關拉麵陳為甚麼會開海鮮丼店的問題,自行上網求google吧,在此不說太多,畢竟,我沒有親自訪問他。

    - 好, 最愛這態度。坊間太多左抄右炒識少少扮專家的人。

    回覆刪除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